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13章 东皇之谋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13章 东皇之谋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13章东皇之谋

    阴阳家,星辰宫,东皇太一闭关之地。

    一身黑袍的东皇身躯猛然一震,双眼豁然睁开,爆射出两道锋锐精芒。”龙出九渊,一飞冲天!”

    八个字随着声音,缓缓显化成形,漂浮在殿中,回旋于东皇身边。

    猝然见,脸色一白,一股鲜血吐出。”龙气成形,滋味护体!””时也命也,想不到此子偏偏在此时此刻挣脱枷锁,难道真是事不可成?”

    扬起头,看着那高悬穹顶无数的星辰变幻,忽明忽暗,忽起忽落,陡然变得不再清晰可辨,模糊之景越发浓厚。”启禀东皇阁下,月神大人求见。””宣——!”

    厚重的石门缓缓开启,往日静逸出尘的月神,今日却略显得有些慌张,眼神中透着一丝焦急。

    疾步来到玉阶之下,微微欠身。

    “拜见东皇阁下!”

    “月神,你此来,蜃楼之事如何了?”

    “云中君以出海,但……”

    “但嬴政以察觉!”东皇接口道。

    “东皇阁下明察,蜃楼出航之后,属下面见李斯,李斯有言,嬴政泰山封禅之后将亲临桑海,守候蜃楼归航,到时……”

    月神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她眼中的忧虑之色却又浓了一分,此乃是阴阳家计划中的一部分。

    云中君亲自挑选精英弟子东渡扶桑,为阴阳家保存实力,而留在中原的阴阳家子弟则继续进行计划。

    甚至不惜以长生不死药为诱饵,借助帝国之财力,打造渡海巨轮,以为阴阳家所用。

    “无妨嬴政就算是有所察觉,但他已然挡不住不死药的**!”东皇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淡然而飘渺,不带半点情绪。

    “可是,嬴政若是举兵来犯我阴阳家,一切则为时晚矣。”月神依旧难以平静心绪。

    “骊山之下,乃是皇陵,自我阴阳家归附帝国,孤便以此为基,你难道参不透其中玄机?”

    “难道东皇阁下,为嬴政卜卦……乃是为了本门生机?”月神一声惊呼,终于领悟到了其中要点。

    原来,当年东皇在入主咸阳与嬴政会面之时,曾以一篇卦象为礼,献与嬴政,换得阴阳家落户骊山。

    其中就有提到苍龙七宿星宿衍命,地脉固本长延国运。

    这骊山之下,正是一处九品地脉所在。

    地脉可分九品从一到九,九为极致,得地脉则可镇万民之力绵延一家一姓之国祚。

    当年,周武伐纣,凤鸣岐山,正是一条九品地脉,其形如凤舞九天,九转而不绝,大周以此绵延四百年,后镐京背戎狄攻破,周平王迁都雒邑这正是地脉未绝国祚绵延看,凤凰浴火再度绵延四百载方有今日大秦。

    自古,龙凤齐名,东皇太一早已算定此地乃是九品黄龙地脉,与千年不遇之苍龙七宿遥相呼应,只要两者能结合,借天地气运之力,则可轻易塑造一个绵延千载的强势王朝。

    从古至今,帝王之位永远是是这茫茫红尘最大的**。而东皇所做一切正是——谋国!

    “定心静神,莫要慌乱,既然我族血脉以远渡他乡得以绵延,那我等便再无后顾之忧,不论成与不成皆可放手一搏。”

    “是,教主训诫,弟子谨记。”月神道。

    “如今之机却是有件事出乎孤之预料……”

    “东皇阁下也有未曾预料之事!”月神很是惊讶,在她看来东皇从来都是算无遗策,这样正是阴阳家多年来团结一心的原因,面对一个算无遗策的领导者任何诡秘心思都是玩火**。

    “五百年前,诸子合力演算天机,算知五百年后天下乱世再临,将有命运之子降临乱世,九州在归一统,重铸悠长国祚。”东皇说道这里,略微停顿继续道。

    “自此后五百年,时移世易,至今五百载期限将近,命运之子以出,恰好身怀我族血脉,原本孤以为复兴有望,却不想……”

    “当年家姐被上代教主委任掌御诸天星辰,故此有【星魂】之名……却不想‘情’之一字令姐姐不顾一切。”

    “生灭厅主事,掌御轮回,眼观星辰,却终究敌不过一个情字……但换言之若不是寻霜,今日命运之子也不会有我族血脉。”东皇似乎在回想往日记忆。

    “弘儿……他……”月神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被东皇打断。

    “此乃寻霜之命,自不可改……然命运之子也绝非任人摆布之木偶,今日冲破孤种下之【三魄离神咒】也是天数使然。”

    “那……属下斗胆,还请教主莫要为难弘儿!”月神猝然跪下,恳求道。

    “时也命也运也……孤并非残暴不仁者,若事不成则屠戮一方生灵不过是徒损气运而已……孤只想看看,能自行突破【三魄离神咒】那个孩子究竟成长到何种程度了。”

    “多谢教主!”月神再次恭敬行了一礼。

    “好了,你退下吧!”东皇摆了摆手,吩咐道。

    月神条件反射似地点了点头,身形却没有动作,只是眼神中的思索之色更深。

    “心无旁骛,心境才能圆满,当日寻霜便是毁于心境之上,你切忌莫要重蹈覆辙。”东皇告诫道。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担心,逸轩与弘儿……”

    “同室操戈?”东皇似乎淡淡的笑了笑,看透了月神心中所想“历来阴阳家掌教,都是如此,你我脚下何尝不是一片血海白骨之路,当年先祖以大毅力,大智慧脱离道家开拓阴阳,何尝不是一片尸山白骨,成败是非自有结果,功过荣辱自有后人定论,若真是有朝一日逸轩赢了,那弘儿一身气运自会落到逸轩身上,阴阳家依旧延续。”

    “可是……”月神再次跪下,双手以渗出了冷汗。

    “我知你们姐妹情深,你对那孩子自然视若己出,但你莫要忘了,若是你插手此事,便是坏了规矩。”可是……“月神欲言又止,门外却又有弟子禀报,少司命求见。

    月神与东皇皆是一愣,少司命此时不是应该在桑海,此来何事?”宣——“东皇诏令,石门再次开启。

    ‘少司命,此来何事?”东皇太一淡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