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25章 尔虞我诈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25章 尔虞我诈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幽静夜空染上一层浓厚的墨色,星光悄然隐没在浓密的乌云之下,点点细雨渐渐连成一片,咸咸的海风吹起高高的波涛,但那坚如磐石的蜃楼好似正用一种无声的嘲笑来证明它对大海的征服。

    昏黄的街灯,烟波的海面.浪滚动着,轻轻发出声声呼唤.呼唤中几分哀愁,几分苍凉.

    氤氲的雾气中,似乎有萤光山洞,抑抑的郁郁的闪烁着,在诉说着什么,低语着什么深深的沉默着曾经的无奈.

    走进那浑沌的蓝色波涛,似乎能托过它冷峻的外表而听到他深层里生命的喧嚣,它不同于真正的高原大陆,在高原大陆上,一切生命都是坦露无疑的;而在这里,一切都被那层混沌不透明的海水包裹着,内在的生命的冲动只是偶尔变幻称浪花翻腾一下有消失了;在这里,一切都是湿润的、松软的、细腻的和变化不定的……别人都无法真正的窥见他的内心,对他会产生一种渴望,向深入它、洞悉它复杂莫测的心理世界……

    灯火辉煌的巨舰深处,月神殿。

    那里的天空依旧星辰啥说,一弯晶莹剔透的银月就这么静静的挂在高空,好似永不坠落,银色的月光下,三道清晰的人影盘膝而坐,一道细腻的绢帛整齐的摆放在桌案上,三人以沉默良久。

    东君修长的手指在细腻的绢帛是频繁敲击,似乎在仔细的斟酌着什么,眼帘微微垂下,如同针叶一般眉毛时而放松,时而收紧,过来半晌才道。

    “想不到,想不到,夜帝一趟蜀中之行居然经历如此曲折,此刻更是身陷敌窟,蜀山的这些人真是越发不安分了。”

    “东君阁下说的是……你是不知阁下觉得应当作何打算。”月神微微侧过脸,看着一脸平静的东君,言语中似乎隐含着什么。

    东君对此却避而不答,眼神却是看向了与自己对坐的星魂道“说说吧,你怎么看?”

    “夜帝阁下,少司命两人换取虞子期和石兰,看起来好像是不错的提议只不过嘛……”

    “只不过什么,继续说下去。”

    “是东君阁下……我想说得是,那蜀山的蛊术诡秘莫测,若是他们在我阴阳家人身上种下蛊毒,让他们变作傀儡,反过来打入阴阳可就不好了。”

    话音落,房间里只是一阵静默,东君端起热腾腾的茶,放在鼻尖嗅了嗅,眉头略微舒展了些“你对石兰审讯这么多天,可有结果?”

    “呃……”星魂面色一滞后,面有愧色,没有接话。

    “那么你认为,我们阴阳家的功夫,比之蜀山如何呢?”饮下一口热茶东君又问。

    “自然是要高出许多!”

    “这不就对了,石兰都能够硬抗下你的讯问,而夜帝与少司命尽得我阴阳家真传,又怎会被人化作傀儡,简直荒谬!”

    平静的声音,听在星魂耳中却令他不自觉的升起一丝寒意,他知道东君对他的判断不满。

    “东君阁下说的是,不过阁下既然如此是,必定是成竹在胸,还请直言不讳。”一旁的月神却是适时的插话。

    “不……月神阁下恐怕是有所误会,本座并非成竹在胸,而是相信!”听到这里,月神接话道“不知东君阁下相信什么?”本座相信,以我阴阳家弟子之睿智,阴阳术之高明,一定能够凭借实力脱身,怎么……月神阁下不以为然吗?”。

    “嘶……”月神深吸一口气道“那么依照东君阁下的意思是,我们要见死不救!”

    “月神阁下此言差矣,我们并非见死不见,而是按兵不动,静待时机!”

    “既然如此还请东君阁下告知本座,你所说的时机何在!”

    “呵呵……”东君洒然一笑,似乎并没有看出月神面含愠怒“月神阁下不必操之过急,夜帝阁下乃是东皇阁下看中之人,本座又怎么会弃之不顾,为今之计以本座之见,此乃是蜀山之人所使的诡计。”

    月神听得眼中寒芒一闪,随即却又敛去,正如东君所说此时燕弘为东皇阁下所器重,就算东君想要做些什么也不敢操之过急,这才说道“却不知东君阁下所说的‘诡计’二字何解?”

    “依本座之见,若是蜀山之人真的将夜帝与少司命擒拿,那么他们必将第一时间来到桑海,甚至登上蜃楼,与我等当面对质,并且坐地起价与我等周旋,而不是如今日一般只是一纸帛书而已,不知月神阁下以为如何!”

    话音落下,室内再次归于寂静,月神只是微微磕上双眼仔细思量、其实正如东君所想,蜀山之人在燕弘二人脱险之后便严密封锁消息,紧接着立刻传讯与阴阳家,就是想浑水摸鱼,虽然东君恰巧言中了,但月神心底仍是把这看做一招精妙的借刀杀人之计,她不敢赌,也不能赌,这样的赌博如果输了,她无法承受后果。

    反之,她又必须赌上一把,因为此时此刻她自己无法从蜃楼脱身月儿的修炼一到了关键时刻,若是她此刻离开,难免会出现什么岔子,假设在她离开之时墨家人再次入侵蜃楼,从而唤醒月儿的些许记忆,那么对她此时纯净的心境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月儿的内功心法将永远无法达到大圆满的,这对月神来说是一个不愿见到的结果。

    “怎么样月神大人,想好了嘛……”星魂适时的催促道。

    “好,既然东君大人如此说,本座也别无他法,但还请东君大人,派遣能人往蜀中已做接应。”

    “没问题,如今桑海局势趋于平稳,我明日便令大司命前往蜀中如何?”

    “如此恐怕不妥。”思虑片刻月神道。

    “那依月神阁下之意何人更加合适?”东君反问道。

    “不如让湘君,湘夫人去吧。”

    听到此处,东君原本早已停止敲击的手指,再次跳动起来,一旁的星魂同样是眼神闪烁不已,月神还是放着她们一手啊。

    若是让大司命去蜀中看似两全其美,但若是东君半路上使绊子将大司命给坑了,那可就不好了,所以月神让湘君,湘夫人前去,你们自己人,总不会坑自己人了吧。

    “既然如此,就依照月神阁下所言,明日一早,湘君,湘夫人再次启程前往蜀山接应。”

    “如此就有劳东君阁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