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74章 复苏的希望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74章 复苏的希望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蜃楼,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城市,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小桥流水蜿蜒曲折,可谓美不胜收。

    但此刻,天明,少羽,石兰,却来不及欣赏这美轮美奂的海上城市。

    因为天空中,公输家族的‘小蝙蝠’正来来回回游走与蜃楼的四周,几乎有将近百架。

    刚才零号白虎的坠落,直接导致了蜃楼进入全面戒备,一声声铿锵的甲胄碰撞之声,秦军已经开始了搜捕、蜃楼是国之重器,却不允许有半点差池,这是皇帝陛下的严令,若不然所有与蜃楼有关的人员,全都要株连九族!

    “呆在上面的话,很容易被发现,我们还是到里面去吧。”

    一处隐蔽的屋檐下,少羽小声的对身边的两人说道。

    “嗯、”天明答应了一声,眼神却显得有几分游离。

    这就是蜃楼吗?简直太大了,月儿就被那些坏蛋关在这里面,不管遇到怎么样的困难这一次我绝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等着我月儿!

    石兰小心翼翼的从屋檐上落下,身姿显得是那样的轻盈灵巧,回过身去,却看见少羽有几分呆滞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俏脸一红“你这个,干嘛老是盯着人家看!”

    少羽一惊,尴尬的挠了挠头,拉着天明顺着树干落下,却看见石兰面色有些凄迷的看着这四周茂密的‘树林’。

    没错就是树林,帝国在蜃楼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已经超越了人类想象的极限,每一处景观,每一方山水,在中原九州之间,你都能找到与之相符的地方、而在蜃楼上你所看到的就是那一片山水景观微缩百倍之后的形态、郁郁葱葱之间,山道蜿蜒,飞虹瀑布穿插其中,更有活水涓流潺潺而动叮咚作响,天明已经看直了眼睛,即使在墨家机关城的时候也不见这么美丽的景色。

    “你怎么了……石兰!?”

    少羽看着石兰面色不对,很是担心,大着胆子握住石兰的手,却发觉原本温暖的手心,居然有些微微发凉,一层细腻的汗珠密布其中,少羽心中更是感觉到一阵抽疼。

    “少羽……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石兰仿佛并未察觉少羽牵着自己的手,只是用那近乎空灵的嗓音说出了短短的几个字。

    “这里不就是蜃楼吗?还能是那里啊!”天明回过神来,对于石兰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子,别打岔,听石兰继续说。”。

    “天明,少羽,你们知道吗!这里的景色,和我小时候见到的一模一样,这里的花草,这里瀑布我都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但却又那样的陌生。”

    “石兰,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不太明白,什么小时候……熟悉啊……陌生啊,感觉好复杂。”

    “笨蛋,这里的景色正是取自石兰的故乡蜀山,你懂不懂啊!”少羽没好气的给了天明一个毛栗子。

    一旁的石兰却只是抿着嘴微微一笑,这哥两还真是一对活宝“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继续向前吧,天明你不是说一定要找到那位月儿姑娘吗?”。

    “对!月儿、”天明猛然惊醒,少羽也是神色肃然,显然这个名字是两人心中的一道疮疤,可是不知怎么的石兰看到少羽的脸色,心底里却有些微微酸涩、‘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奇怪……’少女之心,莫说他人,或许连她自己也不曾明白,若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或许情窦初开却是最贴切的。

    ………………

    桑海城外,密林之中。

    四方人马就这么静立于,墨家一众人,流沙,儒家张三,还有……夜帝、“想不到你也会来。”第一个说话的确是张良,而所指的对象却是夜帝、世间有太多想不到的事,你想不到我会出现,墨家诸位想不到碧血玉叶花会碎裂,而卫先生想不透韩非的死因……”

    一句话却已经直指要害,三方势力,三个困扰的问题。”哦,对不起逍遥先生,本座似乎把你给忘了,如果说你也有想不透的事情,那么应该是谁将这一次秘密聚会透露给了帝国,对吗?”。”难道,是你这个家伙!“大铁锤怒吼一声,显然这个浑人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呵呵……“此刻身为夜帝的燕弘有些无话可说,这样的心智居然可以在乱世之中存货到现在,实在是一种奇迹、天一境界的无上威压徐徐铺开,就像一波又一波巨大的海啸,不断的冲击这所有人的神经、卫庄无言,张良无言,一力降十会,任你巧舌如簧,这样绝对力量却可以压的你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迈开一步,转眼十丈的距离,此刻却已到眼前,盖聂的瞳孔骤然一缩,这就是传说中的‘缩地成寸‘!

    跨前一步,刚才还无往不利的木剑此刻却形同虚设,夜帝只是一笑,第二步已经来到了端木蓉身边、”你要做什么!“盗跖几乎用尽全力嘶吼一声,整个人如钉子一般定在那里,一副视死如归的摸样,四目相对只有一拳远。”若是我真要做什么,你们所有人都会类在这里!”

    缓缓的蹲下身,指尖轻轻捻起残破的花骨朵儿,一句话,确如同重锤,盗跖整个人瞬间萎顿。”逍遥先生。“就这么背对着众人,但所有人却都一动也不能动,恍若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武者,而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峰、”阁下有何指教?“逍遥子见是不可为,倒也平静下来,双手一抱拳道、’听闻道家天宗晓梦大师,精通移花接木之术,可否属实。”

    一句话,却如一道惊鸿,逍遥子面色一肃,这是我道家之秘,这阴阳家人如何得知,莫非我道家有内鬼,心中如此琢磨,面上却不动声色“阁下所言的确无误,但不知阁下为何有此一问?”

    “移花接木,猜天地之精华,汇草木之本源,十年可小城,而大成之日却要看个人之造化机缘,贵派晓梦大师二十五年便已融会贯通,距那大圆满之境仅有一步之遥,想来救活这一株花草不在话下!”

    ——轰——

    一句话令墨家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逍遥先生,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吗?”。

    一道残影,身后留下点点血红,盗跖却已经顾不得这许多,整个人死死地卡住逍遥子的肩膀大声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