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56章 红烛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56章 红烛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桑海城,将军府,三人各自散去,燕弘却是带着大司命进了自己独立的庭院。

    这一点帝国考虑的周到,星魂与少司命,大司命的院子是挨着的,其中大司命与少司命的院子又是相通的,只有燕弘的院子是相对独立的,这样既保证了安静,有彰显了燕弘的身份。

    两人入屋内坐定,大司命看着燕弘眉头深深的蹙起,眼底闪过一丝怜惜,不自觉的将食指轻轻按住燕弘的眉心,缓缓的揉动。

    燕弘却是被这从思绪之中唤醒,看着大司命难得的温柔,左手一抬,反握住大司命的手腕,将她整个手掌贴在自己胸口,轻轻放平。

    大司命只是这么任由燕弘摆弄着自己,手心就这么静静的贴在他的胸口,感受着其中强健的心跳声,大司命的双眸微微弯曲,成了美丽的月牙。

    另一只手,指了指燕弘,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心似君心,相视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直到这一刻两人才算是真正的坦诚相对。

    大司命几乎可以认定,燕弘并没有失去记忆,只是燕弘不说自己就不会去问,一个美丽的女子,会令男人感到赏心悦目,而一个聪明的女人却更容易让男人倾心。

    蕙质兰心,就应该懂得时机的把握,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该做,这样才能更好地握住男人的心。

    “你是在担心少司命?”燕弘问道。

    “是啊,这么多年的姐妹,虽然小司平日里不怎么言语,但对我却也是亲近有加。”

    “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漂亮女孩之间果真是比较容易成为朋友。”燕弘笑着打趣了一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大司命俏脸一板,狠狠刮了燕弘一眼。

    “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相比较于少司命的伤,我更在意的是回去之后,东皇,和始皇的应变之策。”

    “这……倒也无可厚非,东皇阁下若是能够出手,少司命的伤自然是不成问题,只不过这蜃楼,墨家,蜀山,道家人宗,在这桑海城盘根错节,少司命若是回到咸阳修养,阴阳家在桑海的实力也就相对处于弱势了。”大司命道。

    大司命轻轻捋了捋自己的秀发,将手从燕弘的掌心抽回,嘴角划过一丝温馨的弧度“依我看,那两位怕是要;来到桑海了吧。”

    “若你是指,湘君,湘夫人,那么恐怕你就真的想错了,在我们出发前往桑海的时候,东君就已经带着他们二人,去了巴蜀,恐怕是去寻找那两件东西了。”

    说着燕弘起身来到窗边,略带寒意的秋风让他感觉头脑为之一清,很是舒爽。

    大司命起身倚在他身侧,环住他的一条手臂,这才继续道“那两件东西,东皇阁下已然寻觅多年,虽说是巴蜀之地的传承之物,但却一直不见踪影,这一次也不一定会有结果,蜃楼起航在即,若是坏了帝国的大事了,对阴阳家不利。”

    “话虽如此说,但是东君此刻怕是已经身陷巴蜀之地无暇顾及其他了,还好桑海之中,有南公前辈坐镇,各家都要敬他几分,局势还算平稳。”燕弘心中不禁有想到那个丢鞋的白胡子老头。

    这世上燕弘最不愿意面对的人,应该就是楚南公了,因为他几乎触动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一个若是被另一个人完全看透了,就像是没穿衣服样,没有任何秘密,这样的感觉,换做谁都会觉得渗得慌。

    “怎么了,你有心事?”大司命见燕弘的脸色瞬间变了数变,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燕弘调整着呼吸,既然他避而不谈,大司命也就不再问了。

    ……………………

    黄昏渐近,绚烂的晚霞又一次染红了天际。

    晚膳自然有阴阳家弟子送进来。

    饭后,燕弘想到了今日在丛林中大司命提到过的一件事。

    问道“你今日在林中与我说,你与星魂,授东皇阁下传阴脉八咒,星魂付出的是生命,你付出的是时间,到底是何解?

    大司命听着燕弘这一问,居然有些愣神,避开燕弘目光,螓首低垂。

    燕弘一见,便知其中有些自己不知的门道,于是追问道“是否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们一起来解决。”

    大司命回过头去,看着燕弘的眼神有些闪烁,嘴唇蠕动了几次,却始终欲言又止。

    燕弘看着眉头一皱,脸色变得有些肃然,起身拉过大司命,便将她往内室领。

    进了内室,燕弘在不避讳,就这么搂着她绵软的腰肢,轻轻抚摸着她垂肩的长发,想让佳人的心安定下来。

    大司命没有防备,一个猛子被燕弘拉近怀里,身躯有些僵硬眼睛微微合上,长长的睫毛有节奏的跳动。

    片刻之后,大司命的娇A躯渐渐软了,燕弘与她对上,那一汪精致的秋水,在此刻显得极为柔美,平日的狠辣与果决,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记住,你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嗯。”大司命细细的回应了一声,在燕弘怀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这才继续说道“我与星魂同为阴脉八咒,我的六魂恐咒修炼之法,你已经知晓,这双手的赤红色,若是蔓延至心肺之处,那时候便是我……”

    最后一个‘死’字并没有说出来,但是看着大司命此时看似淡然的表情,燕弘的心不由得狠狠抽了一下。

    “难道东皇阁下没有告诉你解决的办法?”燕弘已经有些急了。

    “东皇阁下曾经说过,物极必反,这阴阳合气手印,配合六魂恐咒,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修炼者自己本身就是在与死神赛跑,若是不能在这剧毒的赤红色蔓延至心肺之前,将六魂恐咒与阴阳合气手印炼制融会贯通的大圆满境界,从而使得两者阴阳平衡的效果,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听了这个话,燕弘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在脑海中不断的搜错着治愈的办法,却又一个接一个的被否决了。

    “你不用焦急,这个赤色从指间看是,慢慢向上,我修炼了这么久,也有些心得了,我相信我可以的!”

    倒是大司命见燕弘沉默不语,反过来劝慰道。

    “你说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自然直。不过……今晚我要送你一件礼物!”燕弘眉头舒展,缓缓地说道。

    “什么礼物?”礼物,古往今来,对女人的杀伤力都不小。

    ——呜——

    大司命话为落音,却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下一秒已然是两唇相接。

    大司命心底猛然一个炸雷,脑海中想过千遍万遍,却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期盼,居然在这里实现。

    双手慢慢的缠上了燕弘的脖子,整个人就这般靠在了燕弘怀里,须弥之间却又感到自己身子一松,随即落在了松软的**榻之上。

    宽大的幔帐缓缓滑落,红烛摇曳之间,之见得幔帐之内人影渺渺,看不真切,那一件熟悉的长裙一点点的滑落,落入燕弘眼中的是足以让所有男人疯狂的美景。

    既然是与时间赛跑,那么他就不想再留下遗憾,今晚是他与她的洞房花烛,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但她已经不在乎了,这一刻她等候了太久,期盼了太久。

    当这一切即将成为现实,她已经醉了,脸上扬起美妙的红晕,曼妙的身姿随着燕弘手指的触摸而不自觉的扭动,自是一番美不胜收。

    掌风划过,红烛熄灭,红裙落落,人影绰绰,一声婉转的莺啼,一点绚烂的落红。

    心中千言万语,汇成那情意绵绵,花尽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