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44章 对赌赵高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44章 对赌赵高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桑海城外,丛林之中,胜七被已被六剑奴围住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燕弘运用凤髓之力一路尾随,不敢有丝毫大意,这里的八个人,都是当世一流高手,稍有不慎,吃亏的就只能是自己。

    “你一定是在奇怪,以你这样的身手,居然也没有感觉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你身边出现的!”

    飘渺的声音,完全无迹可寻,胜七看似没有动作但是燕弘却可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全身肌肉,在赵高的声音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可是,相对的,面对眼前的这六个嗜血的怪物,就连巨阙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他们的气息是融合在一起的,当你感觉到其中一个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深陷在六个人编制的罗网中了。”

    幽暗的森林中,一个个冷冰冰的字眼回荡在树荫之间,林中的云雾似乎也随着这一个个冰冷的字眼不停的变换,游荡。

    胜七一贯冰冷的双眼,似乎也敌不过这看似平静的话语,原本坚定的双眼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动摇,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什么人!傍我出来。”低沉的怒吼声,须弥之间胜七却觉得浑身一个激灵。

    冰冷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他的肩膀上,看似‘温柔’的举动,胜七却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脊椎骨升腾而起,直冲头顶,平生第一次他感到了一丝恐惧,如果刚才不是拍打,而是穿透自己的身体,那么此刻自己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是你!”暗红的长袍,修长的指甲,苍白的面容,胜七想不到赵高居然会亲自来。

    “罗网不是有传令的小楼喽吗?”

    “除了很重要的命令!”赵高继续说道。

    “我接受的命令就是杀人,没有重要不重要!”胜七却对此嗤之以鼻。

    “这就是我要亲自给你命令的原因!”

    “什么原因?”胜七对赵高的话,显然有些不解。

    “你一定要记住,在所有的命令中,我给你的是最重要的命令。”

    “罗网中会有不同的命令?”胜七继续追问。

    “也许会有。”赵高这一次显得有些不可置否。

    “你们这么兴师动众,就为了这一句话?”

    这是胜七的疑问,同样也是燕弘的疑问,以赵高如今的身份地位来寻找一位剑客,就为了这一句话,未免有些太过于兴师动众了。

    隐藏于暗处,燕弘的思绪仍在不停的旋转,胜七隶属于罗网,而如今的罗网隶属于李斯管辖,赵高这么做……难道他也动了歪心思?

    看来这个看似昌盛的帝国,已经有太多的人不甘寂寞啊。

    接下来赵高的回答却也简单,眼角瞥向胜七淡淡的说道“这是很重要的一句话。”

    “如果我不接受呢!”这一刻胜七似乎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他讨厌被控制的感觉,非常讨厌。

    “你可以提条件,但是不可以不接受。”赵高似乎退让了一步。

    “我的条件只有一个!”胜七似乎到了爆发的边缘,赵高从始至终都知道他想要什么,这样的问题不亚于在戏耍他。

    “找到你唯一的兄弟?”看似随意的问话,但是却但这微不可查的戏谑。

    “不错。”

    苍白的手指微微拿捏,微显血色的嘴角轻轻扬起,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如果你不接受,那他也许就会永远消失!”

    ——铿锵——

    一句话,就像是一个导火索,彻底点燃了胜七的怒火!

    然而就在巨阙发动的一瞬间,一张罗网却更快的锁住了黑剑士!

    六剑奴,六把传世名剑,六个性格迥异的剑客,在此刻却配合的天衣无缝,一张牢不可破的大网,将不可一世的黑剑士瞬间化作了阶下囚。

    反抗在这一刻成了异想天开,似乎连一丝一毫的挣扎都已经成了一种奢望。强硬如黑剑士最后却只能说“你还需要我,不会杀我。”这是否算是一种讽刺。

    “一把再好的兵器,如果不顺手的话也只好毁掉了,即使是排名第十一的巨阙!”赵高的话看似轻描淡写,却如重锤狠狠的砸在了胜七的心中。

    最终,无奈与妥协占了上峰,巨阙终究是死的,但巨阙的主人还不想死。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掌声,一个修长的人影从树冠上轻盈而下。

    “赵大人好手段,六剑奴完胜黑剑士,真是让本座大开眼界!”

    “你……”

    侧过头,赵高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人,原本放松的双手,此刻已紧紧握拳,六把剑重新回到了剑奴的手中。

    反倒是之前受制于人的黑剑士,嘴角划过一丝嘲弄的笑容,泰然离去。

    “这种时刻,你,选择离开。”赵高缓缓的说道,声音变得极为低沉,显然这是对胜七说的。

    “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胜七虽然四肢发达,但头脑并不简单,相反能在这乱世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相当聪明。

    “夜帝……哼哼,这个时候来找赵高,不知道有何见教?”

    罗网再次移动,渐渐原本置身事外的燕弘,却被围在了中间。

    斜着眼看了看渐渐靠近的六个人,眼底划过丝丝不屑“这,就是赵大人的待客之道?本座可不是巨阙。”

    “哦?看来夜帝大人对自己,很有信心。”赵高缓缓转过身来,与燕弘面对面,yīn鹜的眼神不断扫视这燕弘,急速的寻觅着破绽。

    “赵大人若是不信,大可以一试!”左脚向后,右脚微微向前,左手虚张,右手反握成拳背负在身后,嘴角却始终保持着一丝自信的笑容。

    “呵呵,来者是客,这些礼数赵高还是知晓的,却不知今日贵客驾临所为何事?”赵高左手负在身后轻轻摆了摆,六剑奴的手悄然松开剑柄。

    自此,谈判可以开始了。

    “既然赵大人如此好客,那本座也就直言不讳,不知十八世子近来可好?”

    “姬先生此话何意?”赵高到此时还在踢皮球。

    “既然赵大人不肯直言,那本座就再换一种问法,不知道赵大人是愿意一辈子随从十八世子,还是愿意亲自尝一尝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滋味。”

    静!死寂一般的静,绝顶?

    何为绝顶,在这个时代,皇权至上,绝顶便是至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向赵高描绘了另一条康庄大道。

    事实上,历史之中的赵高也是这样做的,虽未加冕,但是秦朝真正的掌控者就是赵高!

    “姬先生不为yīn阳家谋利,却为我赵高谋划,用意何在?”

    “赵大人错了,到时赵大人大权在握,只需善待我yīn阳一门,让鄙派香火绵延不断,这便是最好的回报。”

    “哦?姬先生想要的就是如此简单?”赵高上前半步,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

    “赵大人,此时此刻还不肯以诚相待?帝国对鄙派,恐怕也是心有芥蒂。”

    “恩?”赵高恍若未觉,只是有些惊讶的摇了摇头,奇道“竟有此事?恕我并未听闻。”心中却想着燕弘这句话的一丝。

    芥蒂?什么是芥蒂?可以说是猜疑,可以说是防备,但若是往深处想可不可理解成,他已经知道不久之后皇帝陛下要对yīn阳家发难?

    这一个念头一诞生起,就在赵高的心里不断扩散,猛然抬起头,yīn鹜的眼光中此时却满是锋锐,似乎要将燕弘整个人看透一般。

    穿过他的伪装,看透他内心的想法!

    但这一次,赵高失望了,他看到的依旧是那一张平静的笑脸,平静如湖水的眼神,没有一丝涟漪,沉稳如山岳般的微笑没有一丝破绽,最终赵高眼中锋锐收敛,右手轻轻握拳,又再度松开。

    顷刻间,六剑奴所编制的的罗网似乎也在缓缓散去。

    “还请姬先生为赵高解惑!”左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两人走进相距不过一尺而已,是战是和,都在这一尺之内决定。

    “既然赵大人愿意坦诚相待,那本座也不再藏私,赵大人且附耳过来。”

    “…………”

    一阵悄声耳语,赵高的脸上渐渐升起一丝罕见的笑容,片刻之后赵高回过神来。

    向着燕弘一抱拳“多谢!”

    燕弘泰然一笑,随即摇了摇头“些许薄礼,还望赵大人到时对鄙派拂照一二。”

    “姬先生放心,到时赵高自当尽力而为。”

    “如此,本座告辞了。”

    “请——!”

    ………………

    “大人,就这样放他离去。”真刚上前问道,夜帝的战力在他看来实在是个威胁。

    “偷天换日,指鹿为马,的确是一份厚礼。”

    两手在背后轻轻拿捏,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内敛,模棱两可的一句话,只留个六剑奴一个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