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庶女贤妻最新章节 - 056 宠爱

重生之庶女贤妻 056 宠爱

作者:绝望的木屐书名:重生之庶女贤妻类别:穿越小说
    “对,佳丽,你怎么还站着,我都未曾注意,这里是自己家里头不用拘束。”沈老爷早已忘了站在他身后没有说话的薛佳丽,听到沈惜画的话立马记起。

    “这…”薛佳丽依旧有些不敢坐下,她只是个姨娘怎么能和王爷王妃还有老爷平起平坐呢。

    “岳母坐下便可。”墨青夜都发话了,薛佳丽也只好照办了。虽然依旧有些别扭。

    “你又没听到,你怎么知道颠倒是非?”那婢女看沈惜画根本就没有说话,很认真的听着她说话,以为又变回了原来的五小姐,因而胆子也壮大了起来,听到冬末嗤笑声后怒喝起了她。

    “哦?原来如此?那意思就是说本王妃是冒牌货?本王妃没有那个资格做王妃?”她微眯着眸子瞅着她。

    “冬末,是这样的吗?”到这儿沈惜画也懒得听了,敛动了眸子,看向冬末。

    “放屁,君儿的性格我会不清楚?我家王妃曾救过君儿,君儿怎么可能会说王妃坏话,恐怕是你们说王妃坏话吧?”冬末越说声音越响亮,那是一种大丫鬟的气势。

    毫无情面,顿时让人感觉寒冬腊月之际,身陷冰窖之中,那刺骨的冰冷触觉如此的撼动。

    沈惜画看着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划出嘴角,“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见过愚蠢的没见过这么愚蠢的。”

    “我们骂她不准说王妃坏话,她就是要说,所以我们看不过去就去打她了。”那名婢女看沈惜画没有任何动作,神色间也并未出现任何的不悦,更未曾偏向冬末,让她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她常常说王妃坏话,我们这才看不过去的。”

    “哦?我说你不是人了吗?你也确定本王妃说你愚蠢吗?”沈惜画看到送东西的进了画居,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那个捧着水果的,“给我就好,其他的放厨房即可。”她接过了丫环手中的盘,脸上依旧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王妃,我原本是吩咐人为画居添置点食材,可是没想到在后花园小径上遇见了她们在殴打君儿。”冬末狠狠的瞪着她们。

    “是该给本王妃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吧?”沈惜画慵懒的声音显示出了一股长居高位的气势,那几个婢女吓得跪了下来,心里却在疑惑着,这还是当初那个任她们欺负的沈惜画?现在说出来的话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力。

    “她…说…”她有些为难地看着沈惜画,又看看沈老爷还有躺在榻上的闭着双眸的安王爷,似乎外面发生的事情和他毫无关系般依旧安然的睡着。

    沈老爷在一旁也不由咂舌,他从前见过几次沈惜画,不过每回都是懦弱的躲起来,眼神都不会看他一下,如今完全是不一样了。难道是王爷改变了她?

    身她个有。看着脸颊红霞飞的沈惜画,墨青夜收回手依旧躺下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接下来呢?”沈惜画眼眸依旧未变,只是淡然道。

    “王妃,不是的,是因为君儿说王妃坏话,所以我们才打她的。”其中一个长得还算标致的婢女立马辩解道。

    沈惜画微眯着眸子看着说话的婢女,并没有制止冬末的话,她的眼神透露着不信。冬末以及大夫都说了君儿那丫头有些痴傻,试问一个痴傻之人哪会知道王妃是冒牌货,又抢了三小姐的王妃位子。

    “哦?说了本王妃什么坏话,本王妃倒是想听听。”她饶有兴趣的问道。一双眸子有些慵懒但又带着些许期盼的看着那名说话的婢女。

    沈老爷看着王爷对沈惜画如此爱怜肠子都悔青了,如果自己的书儿成了王妃做得绝不比画儿差,如今这王爷看似能走动,万一这冲喜就给冲好了,书儿岂不是飞上了枝头做了凤凰,沈家也能沾上贵气,说不定还能谋个一官半职平步青云。

    沈惜画没有开口,而是眼神稍许有些冷的看着那名说话的女子。一股无名的压迫力压迫着那名婢女。“君儿说王妃抢了三小姐的位子,这个王妃应该是三小姐的。”

    “就按王妃的意思去办吧。”墨青夜的目光至始至终未曾离开沈惜画,心里思索这女子不但处事精明老成,却也这般的心慈。有魄力能压得住众人,也善意无加害他人之心,心里顿时做了一个决定。

    而那双眸子却仅仅落在了沈惜画的身上,并没有在其他人的身上。

    沈惜画看墨青夜盯着她看,没有任何回答,她有一丝疑惑,难不成她脸上有脏东西?“王爷,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君儿怎么可能会说王妃坏话。”冬末听了她的辩解立即反驳道。沈惜画看着,心里思虑着冬末的性格还是太冲了。

    “没有,那王妃有何意见?”墨青夜高深莫测的模样,让沈惜画捉摸不透,那双深邃的黑眸根本就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墨青夜丝毫不理会她们的叫声,任由下人把他们给拖下去,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慢着。”

    “王爷,她们罪不至死。”沈惜画手中拿起了苹果,放到唇边,那娇艳欲滴的粉色唇瓣被苹果上的汁水给沾湿了,反而更显得水润,轻轻的合上合下,墨青夜看得有些痴迷。“王爷?”

    “赶出沈府就做罢吧。”沈惜画也不想计较太多,这样反而烦人,救人一命胜照七级浮屠。虽然说她从前混黑道的,但是对于人命,她还是珍惜的,

    沈惜画愠怒的瞪着墨青夜,刚才在众人面前含住她的手指让她感到难堪,如今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她,顿时羞红了脸。

    “咳咳。”沈惜画向墨青夜狠狠的瞪了一眼,大约的意味就是在和他说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这么不知羞呢。

    “冬末你说。”沈惜画拿了一杯茶轻抿了一口说道装似慵懒的手支撑着下巴,等着冬末的回答。

    墨青夜笑着拿了一块苹果喂给了沈惜画,沈惜画只得张开樱桃小嘴接住墨青夜喂过来的苹果,墨青夜顺势捋过沈惜画耳边的青丝,悴不及防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

    “王妃?”听到沈惜画的话,那名婢女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沈惜画,她的意思是骂她愚蠢?“你怎么可以骂奴婢愚蠢?好歹奴婢也是人。”

    “是。”那婢女点了点头,转而一想,发现不对,立马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不不不不是的,王妃这是那个君儿说的。所以我们才为王妃抱不平。”

    一旁的薛佳丽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着自己的爱女得到王爷的宠爱和信任,是这十几年来最开心的事,哪怕这个王爷是将死之人,薛佳丽也感到欣慰,至少女儿活的开心不再被人欺负。

    “哼,颠倒是非。”冬末顿时怒气冲天的瞪了说话的婢女,完全是睁着眼说瞎话。

    那几个婢女有些胆子晓得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王妃,你怎么能听冬末瞎说呢。”那名胆子比较大的婢女依旧不死心,还不怕死的说着。

    “这…”地上的比女无话可说了,沈惜画说的是事实,让她无法反驳。沈惜画拿了一个切好的苹果喂到了墨青夜的唇边,那薄唇自然而然的张开了,一口咬住了苹果,顺带着把她那白希的指尖含住了,一股幽香再次溢入他的鼻尖

    墨青夜看着她的模样,不由嘴角勾起,那张苍白的俊脸上此刻染上了一抹笑意,顺带着眼眸也变得温柔的起来,他的笑容俊美到让人误以为是被贬下凡的仙人。

    墨青夜装傻,故意没有理解她的含义,嘴角依旧勾着一抹笑容,慵懒的闭起了他的双眸。双唇微微开启,冰冷的犹如身在冰山中一般的声音从他的喉间溢出,“侮辱安王妃,不可饶恕,拉下去凌迟处死。”

    沈惜画给惊到了,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立马捂住嘴,迅速缩回自己的手指,那白希水润的小脸顿时染上了红晕,这里这么多人,他竟然直接把她的手指给吃进了嘴里,而且他的舌头还顺势舔了一下,饶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思想比古代。开放,可这样她还是害羞啊,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

    沈惜画心里嗤笑着,是这样吗?她当她沈惜画是个傻子吗?

    “这…那…”地上跪着的婢女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zVXC。

    “谢王妃不杀之恩!”几个婢女悲天跄地头如捣蒜连连给沈惜画磕头。

    “奴婢愿意做牛做马报答王妃!求王妃收留不要赶奴婢走。”其中一个婢女跪着爬向沈惜画,抱着沈惜画的脚在她面前磕头,另外几个婢女见状立马效仿。

    被王妃从沈府赶出去的婢女又能去哪里立足,就算嫁人也有个不好听的名声,怕是做妾也没人愿意要。

    “你们犯的可是死罪,王妃已经给了你们一条活路,还敢纠缠王妃?来人,把她们逐出沈府。”婢女们的动静把沈老爷的思绪拉了回来。

  (最好的全文字小说网:自在读小说网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