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番外 日子

嫡女风华 番外 日子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番外日子

    番外

    南宫胤看着眼前神色淡然的顾清苑,眼里闪过阴戾之色,沉声道:“怎么?抛不下这宫里的荣华富贵,舍不不你这皇后的位置,又让你的夫君去上朝了,不想离开了吗?”

    听到南宫胤那嘲讽带着质问的话语,顾清苑抿嘴笑,继而抬头,正色道:“不,父皇误会了,我们准备离开的,今天夫君就是上朝只是为了宣布这一消息罢了!”

    顾清苑话出,南宫胤猛然起身,脸色遂然一变,眼里漫过杀气,阴沉道:“真是不该留着你…”

    看着南宫胤阴冷的眼眸,顾清苑神色不变,仰头轻笑道:“不过,夫君说,如果父皇舍不得他离开的话。那,我们就留下,一切交由父皇做主。”

    此话落,南宫胤的脸上换过各种颜色,看着顾清苑的眼神莫测不定,真正没见过比她更加狡猾的女子了。南宫玦弈那个混帐会听他的?这天下间除了这个女子的话他听的进去,还有谁能左右的了他。明明就是她跟南宫玦弈说了什么,他才会继续坐着帝王的位置。却说什么听从自己的意愿,让自己做主,真是放屁!

    这种明显的哄骗之言南宫胤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是在给他台阶吗?想以此来减缓她那让人痛恶的祸水之罪吗?

    顾清苑看着南宫胤并没有变的好,反倒是更加阴沉的脸色,淡淡一笑,帝王的权威和他那强硬的秉性果然是成正比的,台阶可不是那么好送出去的。

    “父皇,好久没下棋了,要不要和臣媳下一局?”

    “哼!你以为讨好我,我就会抹去你犯下的祸国之罪了吗?”

    祸国?听到这个字眼,顾清苑忍不住笑了,真是好大的罪名。

    看到顾清苑竟然还笑,南宫胤眼里冒火,“怎么?感觉我治不了你的罪吗?以为有南宫玦弈挡在你的前面,我就不会动你了吗?”

    “不,臣媳可万万没有此等十恶不赦的想法,我就是没想到一不留神自己就犯了那么大的错,成了那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不过,现在臣媳已经知道了,以后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顾清苑神色严肃,语气诚恳道。

    南宫胤听着忽然觉得心口发闷,她没有否认,也没有口舌如莲的去脱罪,听着好似什么都认下了。可,怎么就感觉被她扭曲的不成样子了呢!她这,不会是在耍自己玩儿吧!

    想此,南宫胤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南宫胤神色的变化顾清苑看在眼里,叹气!看来,太上皇对她影响南宫玦弈太多,可是恼火的很呀!在他如此不快的心理下,自己是多说对错呀!

    “咿咿呀呀…。”

    垂眸,看一眼怀里幼儿吃着手指头说着鸟语的儿子。顾清苑忽而起身,看着脸色难看的南宫胤道:“民间有一种说法父皇可曾听过?”

    南宫胤没有回答,只是皱眉,她葫芦里在买什么药?

    “君子抱孙不抱子,这是民间流传的一种说法,父皇应该听说过。那,父皇要不也试试吧!”顾清苑说完,不等南宫胤有所回应,就把怀里的孩子递到南宫胤的怀里。

    在南宫胤怔忪间,对着小团子道:“宝贝儿,一会儿爹爹该回来了。娘去做饭了,你在这里跟皇爷爷玩儿会要乖乖的,知道吗?”说完伸手点了点他的小脸儿,转身走了出去。

    南宫胤回神,顾清苑已经走到门口了,南宫胤看着咬牙,“你就不怕我和南宫玦弈一样伸手掐死他?”

    闻言,顾清苑转身回眸,看着南宫胤轻声道:“父皇,小团子能听懂的,言传身教真的很重要呀!”说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离开了。

    南宫胤看着气恼,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眼里闪过一抹复杂,静默片刻,沉声道:“没心没肺的娘,冷血无情的父亲,你们像谁都那么不讨人喜欢。”

    听了南宫胤的话,麒肆低头,暗道:不讨人喜欢,太上皇在皇后昏迷,皇上沉寂的那段日子,还每天去看望小主子,还给取那么个名字,明显就是在意嘛!现在说这话,明显是口是心非嘛!

    南宫玦弈不再提离开,而南宫胤的心算是放下了,可对于让南宫玦弈生出离开想法的罪魁祸首顾清苑,南宫胤心里还是很不喜。不过,对于这个已是南宫玦弈软肋,逆鳞的女子,在明确她在南宫玦弈心里的地位后,也没有冲动到去除掉她的计划,虽然曾经那么想过。

    不过,不准备除掉她,每天却是少不了去凤栖宫教育她一番。南宫胤每次说的大义炳然的说着,什么是身为女子该有的本分,什么是身为一国皇后需要具备的大度能容。

    其实,潜在的意思不过是想告诉她,主动给南宫玦弈纳几个妃子来。

    顾清苑心里明了,可从来就是故作不明,太上皇既然打马虎眼。她就更加不介意装糊涂了。

    如此下来,每次的训导结果就是以南宫胤瞪眼,顾清苑憨笑结束。有时看南宫胤真的要恼了,顾清苑就赶紧把小团子或小圆子丢给南宫胤看着,她自己逃之夭夭溜掉了。南宫胤气得干瞪眼。南宫玦弈回来后他就冷着脸说顾清苑对孩子的不用心,说她是个不合格的母亲等等。不管顾清苑是否在跟前。

    南宫胤那副样子就如同一个给家长告状的孩子,顾清苑看着哭笑不得。

    而,南宫胤那副义愤填膺的正义之态,在南宫玦弈那里却是完全无用,而且,他的回应每每都让南宫胤更加的冒火。

    比如,既然太上皇对清儿这个做母亲的如此不放心,那就把孩子带回圣和殿自己照顾吧!

    在比如,既然那么恼火,为何还吃清儿做的午饭。心情那么愤慨,怎么还吃的那么多。是化愤怒为食欲?还是,每天不过借着训导清儿的名头来名正言顺的来这里用饭的?

    南宫玦弈那些话一出,南宫胤气的调教,怒吼几句混账,没出息,说句他才不稀罕什么饭菜,气哄哄的,横眉怒目的离开了凤栖宫。且第二天很有骨气,很有老帝王威势,尊严的不再去凤栖宫。

    只是每次喜公公有意无意的经过凤栖宫,很是有心的去给顾清苑请了安,然后,欲言又止,唉声叹气,很是担忧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着,垂首浅浅一笑却故作没看到,什么都不说。而后,不久圣和殿就会传出太上皇不舒服,宣召太医的消息。消息传到顾清苑的耳朵里,顾清苑很有做儿媳的自觉,马上准备了一大堆吃的,补身体的东西,然后抱上孩子带着奴婢去探望太上皇他老人家。

    当然,太上皇他老人家可不是一般人能见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见的。就算顾清苑是皇后,那也要看太上皇他老人家的心情。刚好,他老人家心情不好,只让人传话,心意领了,人就不见了。

    听令,顾清苑微微一笑,关切的问了几句就带着一众人回去了。

    圣和殿内,太上皇听到禀报说顾清苑等人已经离开了,冷笑一声,然后又很给面子的打开了顾清苑送来的吃食。打开后,脸就黑了下来,苦瓜,白粥…。

    顾清苑探病之后,太上皇马上就来兴师问罪来了,大肆的训斥一顿,然后就虚弱的走不动了,午饭自然也就顺势在凤栖宫用了。

    只是看着南宫玦弈那带着讽刺的眼神,太上皇嘴里的饭菜少了些滋味。心里暗恼,埋怨顾清苑,一个皇后就安分的做你的皇后好了,偏偏去做什么饭,做饭也就算了,为何还老是做他爱吃的。还有南宫玦弈那小子,老子不就是吃口饭吗?用得着那样不阴不阳的看着他吗?

    哼!不过他一个做老子,如果因为儿子看几眼就不敢来了,那还有什么做老子的威严,你不想老子来这里吃饭,老子偏要来。如此一想,太上皇本心里少有的不适,立马释然且越发的从容了。

    顾清苑照顾孩子,南宫玦弈管理朝政,每日下朝后批改一下奏折,不时的看一眼在他眼前逗弄孩子的顾清苑。而顾清苑感到他的视线,抱着孩子很顺势的在他唇上亲一下。顾清苑的举动,让南宫玦弈很满意,嘴角那浅淡的弧度显而易见。连带的对于那个占据顾清苑心神的无齿小儿,也觉得微微顺眼了些。

    不过,如果顾清苑能改掉每天都让他抱孩子的强硬态度,还有偶尔让他同沾童子尿的举动,他会更加满意。另外,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厚脸皮的太上皇,如果不经常出现在他们夫妻面前的话,他感觉会更不错。

    偏偏不识相的人太多,让他心情很不好。想着,南宫玦弈手里拿着奏折,人开始走神,或许,太上皇他该适当的出去走走才是。

    日子就在这样平淡,而不平凡的温馨中度过。转眼夏天来了,两个孩子已经七个多月了越发的有活力了。牙齿也跟着长出来了,顾清苑也开始喂他们吃各种他们现在肠胃能接受的东西。并且每天带着他们在宫中教他们认识不同的物件。

    偶尔祁逸尘,顾恒,南宫珉进宫的时候,会在宫外给他们带各种的玩意儿给他们玩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件事让顾清苑越发的肯定,也有些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