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45章 顾清苑的泪

嫡女风华 第245章 顾清苑的泪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随着龙之影进宫,可去的却不是大殿,而是去了皇上的寝宫。踏入寝宫的刹那,就闻到一股扑鼻的药味,刺鼻的味道让顾清苑眼眸微缩。

    缓步进入寝殿,看到一众大臣恭敬的站在龙榻前,个个襟畏而立,脸上带着惶恐之色。皇后,南宫凌,南宫珉站在龙榻边上,看着半倚龙榻上脸色灰白的南宫胤脸,三人的脸上都带着担忧。

    喜公公端着一碗药,垂首站在一侧,寝殿上明明有很多人,可能听到的除了南宫胤微喘,沉重的呼吸声就在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殿里一众人听到脚步声,一致转头,看到缓步走来的顾清苑,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了一些变化。只是各有不同。

    南宫凌看着顾清苑,眼神微眯,除了脸色略微苍白了些,她还是一如以往每次看到她的时候一样。一样的平静,一样的淡然!一样的美丽,一样的令人忍不住想对她探究一二。因为她跟很多女子相比,甚至跟他见过的人比,她太过不同了。

    一个人在面对不同的事情时,总是会有不同的反应!当然,她也有,可她的反应却极淡,他从来没在这个女子的身上看到过慌乱失措,惊惧无措的样子。就连那个时候被劫持,面临生死也不见大悲大喜。那种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淡然,凉薄,寡淡,让人在心悸的同时,也不由的想打破她那平静的面容。

    不过,他也看到她哭过,但却是为那个男人而哭!由此,可见夏侯玦弈在她的心里有着怎样的地位,就是不知道现在夏侯玦弈人死了,她的最终反应会是什么样的?

    内心深处,南宫凌一点儿也不想看到她为夏侯玦弈要生要死的。因为他由衷的期待着,等待着她背叛夏侯玦弈,投靠自己的那天。想来,一定会很有趣!

    夏侯玦弈的东西他都要把它变成自己的,同样的,夏侯玦弈在乎的,在意的人,他都要让他们臣服在自己的脚下。然后,在他们彻底臣服的那天再毁了他们。

    而,顾清苑是他最为期待的一个。一来,因为夏侯玦弈对她足够的在意。二来;因为顾清苑本身足够的特别。

    越是难得到的,南宫凌就越是兴趣浓,因为花费了心思的,等得到的时候总是会令人特别有成就感!彼清苑,希望她不要让他失望才好呀!不要太快,轻易的就低头了!

    南宫珉看着走来的顾清苑,神色不定,为何这么平静?是不相信夏侯玦弈已经死了吗?

    顾清苑能感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那饱含各种探究之意的目光,她都能感受的到,可此时她完全不想探究。在她的眼里,只看到南宫胤手里那熟悉的衣服,那是夏侯玦弈的衣服,她记得,更加认得,可它却已染红,变得残破!看着让人从底开始发寒。

    “顾清苑。”南宫胤声音沙哑。

    “臣妇在。”顾清苑恭敬回应,声音却带着一丝飘忽。

    “上前来。”

    “是!”

    “看看这衣服可是玦弈的?”南宫胤把手里的衣服递过去,看着顾清苑沉声道。

    “是!”顾清苑双手接过,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看到,这个淡定,从容的女子双手在发颤抖。看此,众人心里暗道: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呀!罢才看到她那平静的样子,还以为她对自己的丈夫的死,完全的无动于衷,没有任何的感觉呢!现在看来她一点儿也不镇定,还很恐慌,害怕吧!只是她没显露出来罢了!

    顾清苑看着那猩红的血衣,一滴眼泪滑落。

    看顾清苑的反应,众大臣神色不定,南宫胤忽然响起一阵猛咳,听着沉重,痛苦的咳嗽声,南宫凌最先跪地,群臣看此,立即随着跪倒在地,南宫珉扫了众臣一眼,随着跪下,不做那突出的独特之人。

    “请父皇,保重身体。”南宫凌,南宫珉异口同声道。

    “请皇上,保重龙体。”群臣随着符合道。

    “喜公公赶紧宣太医过来。”皇后赶紧吩咐道。

    “是,老奴这就去。”喜公公急声应道。

    南宫胤对于眼前的众人的动静,就像是没看到也没听到一样,只是紧紧的看着顾清苑,在咳嗽稍微缓解后,喘息着开口道:“看清楚了吗?可是玦弈的衣物?”

    顾清苑抬眸,眼眶中盈满泪花,却极力的压抑着,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是,是夫君的衣服。”

    顾清苑话出,南宫胤脸色遂然大变,剧烈的咳嗽声再次响起。

    “皇上…。”皇后赶紧轻拍南宫胤背,满脸担忧,紧张道。

    然,皇后的话刚开口,就被南宫胤沉怒,暴躁的吼声打断,“都跟朕滚出去,出去…”

    帝王一怒,众人心里一颤,畏怯惊惧,不敢迟疑,敬畏称是,赶紧起身,疾步离开。

    众臣离开,寝殿只剩下南宫凌,南宫珉,皇后还有顾清苑几人。

    “你们也都出去。”南宫胤声带戾气,交叉着咳嗽声。

    “皇上,你这样身边怎么能离的了人呢?臣妾在这里…”

    “出去,马上给朕出去…”

    听着皇上强硬的语气,皇后脸上满是为难之色,可却不敢违抗圣意,叹了口气,恭敬俯身,“臣妾告退。”

    南宫凌,南宫珉起身也都面带无奈的走了出去。顾清苑抱着血衣走到最后。虽然看到不到南宫胤禛的表情,可是她能清楚的感到,身后的帝王身上那浓重的悲伤!

    顾清苑紧握手里的血衣,心口抽搐的发疼。或许,南宫胤这个不合格的父亲,在内心却是真的爱着夏侯玦弈这个儿子吧!或许,他也真的是爱着夏侯玦弈的母妃吧!所以,他才会对那个容妃盛宠有加,是因为心里沉重的思念吗?

    或许,帝王也是有心,有情的!所以,才会能对一个女子思念几十年。所以,才会对儿子的离开,感到极致的哀伤!

    他不能给心爱的女子名分,只是因为无奈。不能和儿子相认,只是因为时机未到吧!是这样的吧!应该是吧!

    顾清苑想着苦笑,是真的有心又有情吧!一切只是因为无奈才如此的。

    那么,他呢?夏侯玦弈他是否也因为无奈,因为有苦衷,因为时机未到。所以,才没有回来她的身边。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的布的局吧!

    他根本没有死,他不会死,他怎么可以死?说好,他会回来的,他不会失言的。

    大殿内,顾清苑他们离开后,南宫胤咳嗽带喘,声音暗哑,唤道:“龙影。”

    “皇上。”

    “你,率领所有的龙卫,给朕查,彻查,给朕查个清清楚楚。”

    “是,主子。”龙影领命,闪身消失。

    南宫胤面皮扭曲,表情阴冷至极,眼里却满是悲痛,“玦儿,你等着,朕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的,朕一定会给你报仇的,那些害你的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你等着,等着”

    殿外

    等在大殿门口的麒肆和凌韵,看到顾清苑随着皇后和两位皇子走出。两人顾不得什么规矩,也不记得什么礼仪,完全忘记这个时候该给皇后和皇子请安。疾步冲到顾清苑的身边。

    看着她手里的血衣,还有她白的几近透明的脸色,两人心口闷痛!麒肆眼睛发胀,凌韵伸手扶住彼清苑,声音发颤,“世子妃,奴婢扶你回去。”

    顾清苑没有说话,轻轻颔首,刚走出两步,看着眼前忽然停下的人影,顿住脚步,抬头,入目的是皇后那张沉痛的面容,还有从充满怜惜的眼神。

    皇后看着顾清苑,看着她手里的血衣,长长的叹了口气,叹的太长了拉成昆腔了!其虚伪的程度可见一斑。

    看着顾清苑苍白的脸色,皇后沉痛道:“世子遭遇这样的事情,真是太让人痛心了。不过,世子妃,你要好好保重。毕竟后面还有很多事儿需要你来打理,你可要节哀呀!毕竟,你要是再倒下了,有了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世子走的如何能安心呀!”

    听着皇后那明着关心,可暗在却更像是诅咒的话语,麒肆神色紧绷的厉害,凌韵扶着顾清苑的手微紧。

    顾清苑眼眸清亮的看着皇后,淡淡道:“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妇会好好保重的。”

    闻言,皇后脸色放松了下来,只是看着顾清苑在这个时候,依然清亮的眼眸,皇后心里盈满沉冷。

    “那就好,那就好…本宫也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一定不会有事儿的。毕竟以后的日子还很长。”说完深深的看了顾清苑一眼,扶着张嬷嬷的手转身离开。

    皇后离开,南宫凌面色沉重,温和开口安慰道:“世子妃,你不要太伤怀了。玦弈他也一定不想看到你难过,悲哀的样子。他希望看到你好好的。所以,你也要有信心,一切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说完,宽心道:“我和玦弈虽然不是兄弟,可情分却和手足差不多。所以,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让派个人去皇府说一声,能帮的我一定全力而为。”

    南宫凌对着顾清苑说着,眼里是满满的柔和,可心里却是满满的探究。然,一席话说完,却只看到顾清苑平静的眼眸,沉寂无波的面容,没看到他一丝想要的东西。

    “谢大皇子关心,夫君如果知道大皇子对他如此在意,心里一定很高兴。”顾清苑神色依然恭敬,感谢依然真诚。然,最后一句话却让南宫珉心里一跳。南宫凌眼眸暗沉,不过眨眼就已消失无踪,温和道:“不需要感谢,都是我该做的。”

    顾清苑听言,不再多说,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看着顾清苑的背影,南宫凌神色莫测,南宫珉看着南宫凌的表情眼里闪过什么,只是在南宫凌看来的时候已完全隐匿。

    “五皇弟现在准备去哪里?”南宫凌亲和道。

    “臣弟已无事,准备出宫。”南宫珉轻笑更加温和道。

    大皇子听了轻笑,“还以为你要去看看贵妃!”

    “娘娘身体不适正在静养,臣弟就不去叨扰了。”南宫珉轻笑道:“皇兄出宫吗?”

    “我先去看看母后。”

    “那,臣弟就先告退了。”

    “好。”

    南宫珉和南宫凌分开后,不知觉的加快脚步往宫外走去。走到宫门口正好看到顾清苑进入马车时最后一抹衣角,而后消失,马车驱动,离开。

    南宫珉停下脚步,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眼神微眯!夏侯玦弈真的已经不在了吗?而,这个女她会如何呢?

    大皇子府

    洪欣脸上带着闲适的笑意,心情极好的品着手里的茶,看着一侧的奶娘,笑意盈盈道:“奶娘,夏侯玦弈死了,这下可真的有好戏看了。”

    “小姐说的是,这京城怕是又要热闹一阵子了,肯定又要给小姐添不少乐子。”奶娘亦是笑容满面的回应道:“而小姐想看到的,可是马上就要如愿了。”

    “呵呵,坦白说,我可是很期待的。”洪欣说着,抿了一口茶,叹气道:“自从本妃处置了二姨娘后。这府里有趣的事情,可是越来越少了,日子过的还真的无趣呀!现在,终于来点儿让本妃高兴的事儿了,顾清苑这也算是做了一件儿有功的事情。终于让本妃顺心了一次呀!”

    奶娘听了笑道:“这怕是顾清苑现在,及其以后仅有的用处了。”说着嗤笑道:“夏侯玦弈死了,看顾清苑还拿什么来傲,看她还敢不敢和以往一样那么只以为了不起。从陵城回来,那么多人去求见,她愣是架子大的一个都没见,做作的样子没得让人感到厌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世子妃嘛!还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跟小姐你比她可是差的太远了。”

    “她拿着架子,倒是让本妃少了很多乐子。”

    “小姐,你等着看吧!懊有的乐子一个都不会少。俗话说:种什么因为得到什么果,京城的那些夫人可都对话典型的墙头草,而且,最熟悉做的就是扒高踩低之事。以往顾清苑那么傲气,想来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了。现在,顾清苑最大的依仗没了。那,踩她的人可是多了去了。好戏多着呢!到时候小姐一定会看的腻烦。”

    “那样可就更好玩儿了,真想看看顾清苑她吃瘪,哭求的样子呀!”

    “小姐,夫人交代要小姐不要自顾着看戏,顺带的在顾清苑受到围攻的时候,可以借机树立一下自己威信,岂不是更加两全其美吗?”

    “这个不用母亲交代我也会做的。”

    马车上,凌韵坐在顾清苑的对面,担忧道:“世子妃,你可还好吗?”

    “不,我感觉很不好。”顾清苑有些无力道。

    凌韵也知道这个时候世子妃她如何会好,如何能好!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安慰。主子亡,这样的消息对于她一个下人而言都不啻于塌了天。而对于世子妃意味着什么,相当于是毁灭性的消息吧!世子妃能坚持到现在还没倒下,已经很不容易了。

    只是,说主子就这么亡了,凌韵无法相信。想此,凌韵看着顾清苑,神色坚定道:“世子妃,奴婢不相信主子他会这么役了,奴婢觉得这其中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顾清苑听了抬眸,看着凌韵眼里带着一丝恍惚的笑意,“是呀!他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的。我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我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他布的局!他是故意为之的,其实他现在很好,没有受伤,也没有遇害!只是想到他是故意的,心里忍不住埋怨一句,为何不留下一点儿能让我安心的东西,哪怕是一句话也好,一个字也好!”

    “他什么都没留下,这种不确定感。让我也忍不住想,这不是他的局,而是别人设下的局,是为了阻止他回京的。他现在或许只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暂时无法回了,可是他很安全!说不定,过几日就会回来!”

    “只是,心里忍不住抱怨一句,明明平日那么精明,那么强悍的一个人,还有被困的时候,让我们为他担心。”

    “可是现在看着这鲜红的血衣,我也控制不住往坏的方面想去。虽然我很不想那么想,因为只要念头一出,我就就觉得心口好痛,很难受!可是,那种念却抑制不住的冒出来。”

    “忍不住想,他真的已经遇到了危险;或许,他真的永远都无法回到我的身边;或许,我永远也无法再看到他的脸,无法在听到他喊我丫头。无法再感受他的喜怒哀乐,无法陪着他一起慢慢变老,看着彼此头发变白,牙齿掉光。”

    “看着他俊美的面容长满皱纹,走路都开始晃动!那个时候我就可以笑话他一句,曾经风华绝代迷惑无数女子的夏侯世子,现在也成了个糟老头子。”

    “如果他真的已经不在了,他可知道,他给我留下的除了思念,还有太多的遗憾!”

    “我还没有对他说过一句‘我也爱他’,还没告诉他,我们有了孩子。他要做父亲了,我要做母亲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可他长的一定很好看。”

    顾清苑说着,看着手里的血衣,声音微颤,“夏侯玦弈,等孩子出生,你不想抱抱他吗?亲亲他吗?这样就离开,对孩子可真是太不责任了。”

    “而我,也想问一句,不是说好要相扶相持相伴一生的吗?为何一句话都留下就先离开了呢!你不知道这样让人很恼火吗?”

    “还是,就因为我曾经说过,就算是你不在了,我也不会追随而去,我会努力活的好好的!所以,他就放心的离开了吗?如果,是,那我收回那句话,你是否就能回到我身边了呢?”

    顾清苑说完,眼泪划过面颊,看着凌韵,眼底是满满的哀伤,“凌韵,你家主子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坏人是不是?”

    听着顾清苑的话,凌韵心口憋闷的无法呼吸,脸上挂满泪花,哽咽道:“世子妃,主子一定不会先离开的,他一定会回来,一定会的”

    而,马车外赶车的麒肆,听着马车里传出来的对话,喉头哽住,眼睛模糊,心口撕裂般的痛着,发出心底最深的悲鸣,主子他怎么忍心留下这样的世子妃离开,怎么可以

    夏侯玦弈役了,洪欣因能看到顾清苑倒霉,心情很是舒畅。而某人那可是极度的兴奋。

    二皇子府

    柳琳儿挺着大肚,听着耳边刺耳甚至带着一丝疯狂的笑声,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不过,却是瞬息就舒展开来,温柔的看着眼前笑的癫狂的南宫夜。

    成婚几个月了,第一次看到这个残废的男人笑,因夏侯玦弈的死而笑。他还真是悲哀!落得残疾的下场,明明知道是谁做的,可却连个头也不敢露,反而还躲着,憋着,如缩头乌龟一样的活着。那副孬种样看着就让人感到恶心。

    现在,得知人家死了,他也就只能大呼着报应,解气的狂笑一番,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南宫夜狂笑声终于缓了下来,柳琳儿赶紧起身,周到他身边体贴的给他倒了杯水,温柔道:“王爷喝点儿水。”

    南宫夜接过,一饮而尽,脸上带着扭曲的欢心,“哈哈哈哈,真是痛快,痛快呀!”说完,看着柳琳儿道:“你,现在马上去伯爵府一趟,去看看那位刚死了丈夫的世子妃去,看看她现在是否正在哭天抢地的哀嚎着,看看她那个悲惨样,然后回来禀报给本王,让本王再开心,开心。”

    柳琳儿听了抚了抚肚子,轻笑道:“王爷,妾身身体现在不便,所以…。”

    柳琳儿的话没说完,南宫夜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眼里满是戾气道:“本王的命令你不听吗?”

    看着南宫夜那喜怒无常的变态样,柳琳儿心里满是讥讽,脸上却是诚惶诚恐,赶紧道:“妾身身体不便,不过,妾身知道王爷对伯爵府关心,所以,已经派二姨娘前去探望了,一会儿等她回来,妾身就让她禀报给王爷听。”

    闻言,南宫夜脸上阴戾之气褪去,森冷一笑,“她还算是有点儿用处。”

    柳琳儿听了温柔一笑,很是赞同,她用处确实不小,也因为有她自己的日子可是好过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