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43章 路已开、命无还,血铺垫

嫡女风华 第243章 路已开、命无还,血铺垫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血铺垫

    伯爵府

    南宫凌那边暗卫的动静,顾清苑知道后淡淡一笑,神色清冷。看来,南宫凌他对夏侯玦弈是抱着不死不休的心理吧!

    顾清苑思索间,一个丫头端着饭菜,轻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恭敬道:“世子妃该用饭了。”

    闻声,顾清苑转头,看着神态,举止和凌菲都很像的丫头。轻笑,准确的说灵韵现在应该和凌菲刚来的时候很像,只是现在凌菲跟自己后变的柔和了不少。

    “世子妃,奴婢先给您把脉。”

    “好!”

    顾清苑伸出胳膊,例行每天早饭前都要做的一道程序。

    凌韵给顾清苑探过脉搏后,点头,轻声道:“小主子很好!不过,世子妃每天能多用些饭,就尽力的多用些。小主子慢慢长大,世子妃身体也会跟着发生变化,也许不久就会出现不舒服的症状,那个时候世子妃会很辛苦。”

    顾清苑听了点头,轻抚小肮,抬眸看着凌韵,微笑道:“我会努力多吃。”

    凌韵看着顾清苑温柔的笑容,心里满是复杂。她没接触过世子妃,可关于世子妃的事情,她在来之前却已基本都清楚了!懊告诉她的,该注意的麒厮首领已经反复,仔细的交代了好几遍。

    看麒首领的态度,还有那些她已知道的,以及刚得知的事情,她就已经清楚,世子妃她是个怎样的存在!她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暗卫,影卫现在都是她在主导,指挥!她是他们现在所有人的主子,是必须服从的领导者。同时,她亦是主子心坎上的人。

    现在的世子妃和他们以前心里所想象的,是完全极端的一个对比。以前,根据主子的秉性,他们觉得主子就算是成婚了有了世子妃,那也不过是个为了替主子传宗接代的存在罢了!而他们这些暗卫也就期盼,世子妃是个安分的人就好,不要给主子添麻烦,不要拖主子后腿就好。

    可现在,她却成了所有人最关键的所在。让一个女人来领导所有的人,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也感觉无法接受吧!可此时,却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一个存在。

    或许,这就是因为她的不惊不惧,不骄不纵,因为她的淡定从容,谋略,心怀!

    还有她提到主子时,眼里沉重的担心!提到孩子时,嘴角温暖的笑容。

    不为权利而兴,不为危机而惊,不因孤寂而泣,不因承担太多而弃,这就是现在世子妃给他们的感觉,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值得他们追从的人。让他们打心底里对她感到敬重!不是因为她是主子的妻子,只是因为她,单纯的只是因为她!

    她掌控了很多,可同时,她背负的更多!特别她现在还怀有身孕,在这样让人但担惊受怕的时间里。她,全心的爱着肚子里的孩子。她,很不容易。

    顾清苑吃着手里的饭,感觉到身边凌韵看着她那复杂的目光,转头,正好看到她眼里的担忧,还有一抹浅淡的心疼。

    那意外的眼神,让顾清苑心里微微有些讶异,看着凌韵轻声道:“在担心吗?”

    “嗯!奴婢很担心。”

    “我会努力做到最好,我一定要让你们主子平安回来,也一定不会让暗卫的血白流。”顾清苑声音舒缓,却很是坚定道。

    听着顾清苑的话,凌韵的心里盈满悸动。其实,她只是一个奴才,这些话顾清苑完全没必要对她讲,她的命,还有那些暗卫命都是主人的,他们为其拼命那是应该的,是他们的本分,是他们的使命。

    只是,顾清苑的话,让她有一种被珍惜,被在意的感觉。被人在乎,从来没体会过感觉!还是被主人在意,更是从来没想过。

    凌韵眼里闪过一道水润,却立即被她极力的压抑了下去,垂下眼帘,低声道:“奴婢担心主子,也担心世子妃,还有小主子。”说完,抬眸看着顾清苑,肯定道:“但是,世子妃做的很好,一直都很好。”

    顾清苑听了,轻笑,“凌韵,谢谢你的信任。”说着脸上笑意褪去,神色有些凝重,叹气,“不过,我却没有信心,每天每时我都会担心,那些离京的暗卫可还安好,还是已经牺牲了?如果已经牺牲了,他们的牺牲是否就一定会能成就某个结果,我的决定就一定是对的?”

    “如果最后的结果,无法如愿!我是否辱没了他们流出的血,罔顾了他们的命?”

    顾清苑话出,凌韵的心里有感动,可也有迷茫,“世子妃,你不用觉得有负担,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主人生,为主子死,只要是主子的命令,最后结果如何对于那些我们都是一种光荣。”

    顾清苑听言,叹息,“你们的思想没什么不对,可以说你们学的很好。将有令,军莫敢不从!那是使命,是本分!可,担负着你们的性命,对于我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很大的责任和负担。一句话,定人生死,且还是一个无辜的生命,让我无法心安。”

    顾清苑说完,看到凌韵眼里那懵懂的眼神,摇了摇头,她或许不能懂得的吧!

    顾清苑叹了口气,开始继续用饭。

    凌韵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她却明白世子妃的压力好像很大,如此,这样对胎儿可是不好。也许,她该给麒首领禀报一下。麒首领应该懂得如何让世子妃宽心。

    片刻,顾清苑用完饭,起身,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看着凌韵道:“跟我去看看侯爷。”

    “是,世子妃。”

    凌韵扶着顾清苑刚走出屋子,麒肆正好迎面疾步走了,走到顾清苑面前,低声道:“商队事发了。”

    “影卫役了多少?”

    麒肆沉默了一下才道:“覆没!”

    闻言,顾清苑心口紧缩,压抑的有些难受。她从来不善良,从不热血,也从不会轻易心软。对待害自己的人也不会圣母的包容,原谅,留情!可,同样的她也不喜欢背负人命。

    凌韵看着顾清苑微变的面色,想起她刚才的话,渐渐明白了些什么。

    她和那些影卫并没有过多的接触过,不过,在听到刚才那句‘覆没’心里也不由的感到一股悲凉之意。

    那,现在,世子妃她是否也因为心里有着珍惜,因此而感到心痛呢!同时,也因为那个决定是她做出的,所以,她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心痛且觉得愧疚的话呢!

    想此,凌韵的嘴角溢出一丝浅淡却满足的笑意,或许,那些死去的暗卫,从来不知道他们现在也被主子那样的在意着。不过,主子有心,相信他们的灵魂会得到很好的慰藉。

    沉默良久,顾清苑才开口道:“南宫凌那边有多少人?”

    “暗卫死了几十个,围劫之人伤亡过五百。”

    顾清苑听了眼底溢出一抹湿意,五百人对两千多人,两方对持场面何等惨烈她可以想象的到。可,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一个人退缩,没有一人逃走。顽强搏杀对方五百多人,他们是绝对的军人。

    看到顾清苑眼中那丝水润,麒肆有些怔忪,“世子妃…”

    “麒肆,他们是最好的勇士。”

    “是,他们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他们没辱没他们的身份,他们是最好的勇士。”麒肆虔诚,铿锵道。

    “路已开、命无还,血铺垫。既然已经见红,那,就让更红些吧!这次,该换那些持刀之人了。”顾清苑声音低缓,却带着一股冰冷弑杀之气!

    顾清苑猛然转变的气势,让凌韵心里汹涌澎湃,虽然不能相信,可她确实真实的在她的身上看到,那睥睨天下的尊者之气,无法比拟的风华无双,冷绝且撼动人心。

    “麒肆!”

    “世子妃!”

    “带上暗卫去安葬我们的勇士,谁敢阻止,杀!送他去陪葬!”

    “是!”

    麒肆离开,顾清苑握着手里的东西,看向宫中的方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就看结果了!

    祁家运货送陵城,这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而官兵为其护送,夏侯世子暗卫暗中保驾,所有的官员都知道;至于,大皇子为了尽一份心,也派了一些暗卫保护,只有及个别的中心人物知道。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同样关注的人也很多。继而,在祁家商队出发三天就出事儿的消息,在顾清苑暗中推动下,也是极快的传到了很多人的耳朵里。

    祁家货物被毁,护送其官兵死伤严重,夏侯世子的暗卫全部覆没,大皇子暗卫也略有损伤。

    此消息,皇上和南宫凌最先几乎是同时得到,官员也相差无几。

    官员在听到这一消息后,均是惊骇不已,心里受到极大的冲击。惊骇的同时,亦开始了各样的猜测。相互交好的官员已经开始走动,互通消息,交流心中感想,亦思量是否马上进宫里马上面见皇上。

    皇宫

    南宫胤脸上满是震怒之色,看着眼前身上染血的龙影,沉冷道:“竟然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看来有些人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说完看着龙影,道:“可看清楚是那路的人了?”

    龙影摇头,凝眉道:“脸上蒙着黑巾,看不清面容,武功套路也很陌生,看不出是那路的人!”

    南宫胤听了冷笑,“如此到倒是正常了,在这京城之中,身边有大量暗卫的除了朕也就那么两三个了。那些暗卫朕知道他们的存在,自然也多少清楚他们的路数。而某些人想做这等忤逆之事,当然不会用自己的人了,不然,岂不是马上就会露出马脚了嘛!”

    龙影听着南宫胤的话,却完全不回应,他们听皇上令,然后如实禀报自己看到的,其他的他们完全不需要多问,也不需要知道。

    “在对持的其中,可有发现其他的?”南宫胤继续问道。

    “有异常!”

    “说。”

    “对持的过程中,那些人对夏侯世子的暗卫是绝对的厮杀。可,对大皇子的人却好似保有余地。”

    龙影话出,南宫胤眼眸猛然一沉,眼睛微眯道:“看的可清楚?确定吗?”

    “属下暗中跟了三天,所以,三天里谁是谁的人,属下看的很清楚。”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夏侯世子的近乎五百暗卫全部覆没,大皇子百余人却只损了一小半儿。而和属下同行的那几个龙卫也死了,属下被掩护逃过,可龙卫被杀,却有着杀人灭口的成分存在。”

    南宫胤听了嘴角扬起森冷的笑意。他生在皇宫,长在皇宫,从皇子做到皇位,又坐了几十年的皇上,这其中的经历让南宫胤不用深想就知道,有些人怕是等不及了,想在这个时候趁此生事了。

    大皇子府

    南宫凌面色狰狞的看着飞影,声音盈满戾气,“谁让你们动手的?谁准你们动那些人的?”南宫凌说着无法忍受心里的怒火,抬脚对着飞影的心口踢过去。

    飞影被踹到在地,闷哼一声,脸色青白,眼里一片灰寂,懊悔!

    “说,哑巴了吗?”南宫凌怒道。

    “是!是守在陵城的暗卫,他说夏侯玦弈已经出陵城了,要我们马上准备好。并且给属下拿来了主子的信函,上面写,让属下马上动手除掉,即将来陵城的夏侯玦弈的暗卫。不能等到他们和夏侯玦弈会和。所以,属下就…”

    “混账,这样的事情我会用信函来通知你们吗?还有,我的字难道你不认识吗?”

    “那上面确实是主子的字体。”飞影苦笑,“不过,现在来看应该是有人模仿了主子的笔迹,控制了我们陵城的暗卫,属下心急大意之下犯了这次的大错。”

    “信函呢?”

    “属下看过为了安全保险期间,跟以往一样已经销毁了。”

    南宫凌听了咬牙,“你做的可真是够干净,彻底的呀!”不过,关于是谁冒充了他的笔迹,是谁控制了他的暗卫,就是不看,不用深想,他也能猜到是谁。

    南宫凌想着觉得心口憋闷的很疼,该死的!如此一来,事情的变数看就又增加了。而且,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一定马上就会传到宫中。

    宫中的那位主知道了。那,他可就更加束手束脚了,说不定马上还会成为他怀疑的对象。

    现在他在除掉夏侯玦弈的同时,也该想想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还有,也要准备一个可以转移祸端的人。

    或许,要除掉夏侯玦弈他要冒次险了。

    “飞影。”

    “主子!”

    “现在本殿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如果你做的好,本殿可你饶你这一次。”

    飞影听了,眼里满是激动之色,“主子请说。”

    咳咳,明日回京之事儿就会有结果,不过,或许不是亲们想象的那样…。关于结局,不会太久了,大概下个月上旬就会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