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9章

嫡女风华 第239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陵城

    晚间时分,夏侯玦弈回到他和顾清苑的院子,踏入房间,入目的就是一副让人血脉贲张的美艳画面。女子身上只穿肚兜,亵衣仅仅遮住重要部位,外面轻纱罩体,尽显玲珑曲线朦胧之惑,香艳无边。

    美丽的容颜,香艳,年轻,玲珑的身体,这样一副美艳之色。冲击着男人的视线,挑动着男人的**。男人看了没几个能忍受的了的。

    夏侯玦弈看着狭长的双眸微眯,眼眸无底,幽深暗沉。面色却很是清冷,男人看美色身体冒火,而他好像开始溢冰。

    而引诱人的,眼里也有一丝魅惑之色,平静,淡漠。

    “你主子吩咐的?”夏侯玦弈开口,淡漠道。

    “是。”念陌坦诚,平静道。

    “把你脸上的面皮去掉,穿上你的衣服离开房间,从此不许踏入这房间一步。”夏侯玦弈清冷道。

    念陌点头,可却没有立即离开,看着夏侯玦弈,认真道:“主子让我问,夏侯世子现在什么感觉?在想什么?”

    “没什么感觉,在想我的丫头,想废了你主子。”

    夏侯玦弈话出,念陌的嘴角溢出一丝浅淡,干净的笑意,“夏侯世子的回答,和主子预测的相差无几。”

    “出去。”

    “是。”

    念陌动作十分迅速,瞬间整理好衣服,毫不迟疑的走了出去。

    夏侯玦弈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房间里陌生的味道散去,抬头看着京城的方向,静静的看着…。

    京城

    夏侯玦弈暗庄

    “世子妃果然没预料错,南宫凌果然向皇上建议了护送的人,且是自己的人。”麒肆正色道。

    顾清苑听了,问道:“是谁?”

    “兵部胡亮。”

    “让兵部的人来护送?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麒肆点头,深色沉重道:“是呀!只有兵部的人出动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呀!南宫凌的人还都在京城,我们还是会受到牵制。”

    “兵部的人还是有用处的,最起码事发的时候,他们可是有力的证人。”顾清苑说完,转头看着麒肆道:“麒肆,你现在就出去散播一条消息去。”

    “世子妃请说。”

    “就说,世子爷感念祁逸尘的帮助,已经下令让府中的护卫随行以确保祁家商队的安危。”顾清苑轻笑道:“南宫凌向皇上提议,不就是想防备我们会用自己的人,给世子送援军吗?既然如此,我们有何必隐瞒呢?大大方方的去做吧!”

    “属下明白了。”麒肆说着犹豫道:“可是这样一来,世子妃回来京城的消息恐怕难以隐瞒了。”

    “我本来就没想隐瞒,而且,就算是特别的隐藏,也隐藏不了太长的时间。说不定,还会被人个抓住话柄。让他们早点儿知道没什么不好。”

    “可是如此一来,世子妃可就要不断的应付各种问题了。”

    “那些问题是迟早都要面对的,早些,晚些没什么差别。”

    “只是传到主子耳里他一定会担心。”

    “听不到任何动静你家主子会更加不安,所以,听到些风声,让他知道我们最起码活平安的活着,也不错!”

    麒肆听了哭笑不得,世子妃着报平安的方法,一般人还真是吃不消。

    大皇子府

    那边麒肆的消息刚放出去,这边南宫凌就听到了消息。其身边的护卫看着南宫凌,神色凝重道:“主子,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往陵城送人了。”

    南宫凌倒是很平静,淡淡道:“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如果他们一直没动静,我倒是还要玦的不安,也好奇了!”

    护卫听了神色不定,“现在一批货物有皇上的人,我们的人,还有夏侯玦弈的人。这一路上要怕是要热闹了。属下担心,就胡亮那些人怕是无法牵制的了夏侯玦弈那些暗卫呀!而且,看动静,这次随着去陵城的暗卫怕是不少。殿下,要不要我们也派些暗卫跟过去?”

    南宫凌听了没有说话。

    护卫看此,担忧道:“殿下,如果他们只有小部分的人跟过去,对我们倒是没什么影响,可如果是倾巢而出的话。那,可对我们可就很不利了。要是让他们顺利到达陵城,后果不堪设想呀!”

    南宫凌眉头皱起来,“他们动,我们也跟着动的话,父皇看在眼里一定会察觉到什么的。那个时候对我们亦很是不利呀!”说完,若有所思道:“不过,本殿也很好奇呀!一直没有动静的暗卫,现在动作是越发的频繁了。这是夏侯玦弈在离开前就计划好的吗?”

    南宫凌话出,护卫心里惊疑不定,“主子是说,夏侯玦弈早就预料了一切吗?所以,也早已安排好了退路吗?”护卫说着皱眉,“属下觉得不可能,毕竟大元太子那里也是在机缘巧合下,他才肯伸手的。这根本就是无法预料的到的。所以,属下觉得夏侯玦弈他不会计划到这一步。”

    “毕竟,如果大元太子他要是早些伸手的话,我们早就可以动手了,根本就不必等到现在。等到让他可以搬援兵的时候。”

    护卫话落,南宫凌的深色略微好看了些,不过,如夏侯玦弈那样的人不除总是心腹大患呀!

    “赵虎,你派人去一趟祁家,告诉祁逸尘本殿在福贺楼那里摆了席,请他前去小酌一杯。”

    “是,主子!属下这就去。”赵虎领命,转身准备离开,就看到赵旉疾步走了进来。神色有些紧绷。

    赵虎看着不由顿住脚步。

    赵旉不等南宫凌询问,就率先禀报道:“主子,今日有暗卫在夏侯玦弈暗庄发现了顾清苑的踪迹。”

    此话出,赵虎眼睛睁大,南宫凌眼里瞬时溢出精锐之色。

    赵虎疾步退回,厉声道:“赵旉你刚才说什么?你看到了谁?”

    “顾清苑还有麒肆。”

    麒肆名字出,赵虎脸上随然大变,眉心直跳。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这…。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在京城?这…。”

    “属下也觉得不可能所以特别去查探了一下。”

    “如何?”

    “没错,就是他们。”

    赵虎心里惊骇,看向南宫凌,“主子这…。?”

    南宫凌眼里溢出阴冷之色,“看来,我们是太过关注夏侯玦弈,倒是把其他的人给忽略了呀!”说完,神色森冷道:“也是我错估了那个女子在夏侯玦弈心里的地位。在这生死关头,他竟然还要先护着那个女子,这深情真是令人感动呀!”南宫凌话落,手里的茶杯却应声而碎,鲜红血液滴落在地。

    赵虎,赵旉看此,两人心里一颤。主子发怒了!

    在南宫凌发怒的同时,一个院中的女子也处于极度惊惧的状态。

    二姨娘扶着玲儿的手回到自己院,坐在房间里垂眸看着自己红肿的手背,眼里满是恼怒,阴森之色,那个该死的贱人竟然敢对她下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她等着吧!自己一定要她好看。

    “姨娘,你累了吧!来喝点儿谁。”丫头玲儿这个时候在二姨娘面前,也没有了在院子里时,那轻松自在的模样,心里脸上满是敬畏之色。

    能让一个丫头露这样的表情来,看来这位娇柔的二姨娘并不如表面那么亲和呀!

    二姨娘完全无视铃儿那贴心的举动,淡淡的看着她道:“你确定刚才的那些话殿下都听到了吗?”

    铃儿闻言,赶紧道:“回姨娘,奴婢确定殿下是真的听到了。而且,直到我们说完离开的时候殿下还在,所以,奴婢肯定完全没拉下一点儿。”

    二姨娘听了点头,“如此就好。”

    “姨娘放心吧!凭着殿下对姨娘的疼爱,殿下一定不会放过伤害姨娘的人的。”

    听言,二姨娘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你这丫头倒是越来越会哄我开心了。”

    “奴婢是实话实说,这些日子以来外,看殿下来姨娘这里的次数就知道他对姨娘是多么的喜爱了。简直就是疼到心坎里了。”铃儿不失时机的赶紧恭维,讨好道。

    “你这丫头…。”

    二姨娘的话未说完就听到一个温和且言语带笑的声音传来。

    “这丫头倒是没有说错,殿下对二姨娘可真的是,疼爱有加无人能及呀!”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心里一禀,脸色微变,迅速抬头,就看到皇子妃洪欣端庄,威严,脸上挂着柔和微笑的站在门口。

    看她的表情,想起她刚才接应的话语,二姨娘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这是在偷听吗?不过,就算心里对洪欣那小人的举动不喜,她也不会去笨到去质问她什么!毕竟她就算再受宠,也是一个妾,明目张胆的去质问主母,那是自己找亏吃,她才不会那么傻在明面上被这个小心眼的女子抓到把柄,让她有机会惩治于她呢!

    二姨娘心里打着小盘算,脚下步伐却是一点儿不慢,疾步走到洪欣的身边,微俯身,脸上满是恭敬之色,“婢妾见过皇子妃。”

    二姨娘那变幻不定的表情,还有眉眼间自傲的神色,洪欣尽收眼底,嘴角溢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绊倒一个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一点愉悦之心都没有,真是完全扫了她的兴致。无法取悦主子的奴才,看着都开始觉得碍眼了!而,一个棋子到了这种地步,让人连利用她的心都升不起了!

    洪欣淡漠的看来二姨娘一眼,“起来吧!”

    “谢皇子妃!”二姨娘起身,热切道:“皇子妃请坐,奴婢去给你倒茶去。”

    “不用麻烦了,你不是伤了嘛!这些琐事儿就不要再做了。”洪欣淡淡道。

    二姨娘猛然抬头,惊讶的看着洪欣道:“皇子妃,怎么知道的?”

    看着二姨娘故作吃惊,那做戏的模样,让洪欣更觉得腻歪,神色越发冷淡下来,眼里的讥讽之色却是越来越浓,“是殿下特别通知我的。”

    “是殿下?”二姨娘脸上那似惊,更是喜的表情,让洪欣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是呀!殿下对二姨娘总是特别的关怀,二姨娘这受了伤,我都还不知道呢!殿下却已先一步知道了!还让人特别的来通知我,好好的照应下二姨娘呢!”

    二姨娘听了洪欣的话,脸上那惊喜,娇羞还有那如何都隐藏不住的爱恋眼神,那副完全坠入情网的模样,洪欣看着心里如吃了苍蝇般难受,同时又觉得极度的讽刺,或许,曾经自己也曾和二姨娘一样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看着,洪欣彻底没了看戏的性质,脸上的笑意褪去,神色淡漠道:“是,殿下说:二姨娘既然伤着了,那就什么都不要再做了,更不能让二姨娘一个病人来服侍他这个健康的人了。所以,殿下命我给二姨娘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好好的修养一段日子。等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洪欣话出,丫头铃儿完全惊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反应。

    二姨娘的脸上已经转了几个颜色,是惊,是不敢置信,是惶然无措,脸色青白交错,身体微微颤抖,心口剧烈的起伏着。使劲儿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殿下怎么会。?怎么会…这是要让我离开吗?不…不。殿下不会这么对我的,不会…。”

    说着猛然抬头看向洪欣,“这是皇子妃的注意吧!是你看我得殿下的宠爱,想打发我离开是不是,是…。”

    “放肆!你一个低贱的妾室竟敢这么对皇子妃说话,还胆敢信口雌黄的污蔑皇子妃,实在是无法无天了。”洪欣身边的奶娘,上前一步,戾声道:“就你这没规矩之人,只是打发了你,已是殿下仁慈。要老奴看就是直接杖毙了都不为过。”

    “如此,还是你们容不得我想要,根本就不是殿下的意思,根本就不是。”二姨娘激动道:“你们胆子太大了,皇子妃你真是太善妒了,像你这样的不容日人的女子,如何能做好这皇子府的女主子?”

    “古氏,你大胆…。”

    “闭嘴,你一个老奴有什么资格训导我?你不过就是皇子妃身边的一条狗罢了!而我,可是着皇子府正儿巴经的妾室,是你半个主子,你凭什么教训我?”二姨娘恼恨,说着看了一眼洪欣,“皇子妃你身边的奴才如此,也是皇子妃教导的吗?”

    二姨娘话出,奶娘的脸上溢满羞恼之色,这个该死的贱人,她真是…。

    洪欣神色却很是平静,“奶娘,你去叫人过来送二姨娘离开。”洪欣说完,转身离开。

    “是,皇子妃。”奶娘恭敬称是,阴冷的看了一眼二姨娘。

    奶娘的眼神,让二姨娘心口陡然紧缩,既而猛然出手推到奶娘,拔腿开始往外跑去…

    “啊…。”

    一惊呼声,伴随着一连窜儿重物倒地的声音,传到刚走出门口的洪欣耳朵里,脚步顿住,眉头皱起,转头就看到二姨娘速度极快的往这边冲过来。

    看此,洪欣急忙闪身,可却还是被二姨娘给撞的一个趔趄。好在身后的丫头及时扶住才没能摔倒。

    “皇子妃你没事儿吧?”丫头紧张道。

    洪欣听了没有说话,站稳,抬头看着那个奔跑的背影,眼里盈满戾气。沉声道:“护卫可在。”

    “属下在。”几个魁梧的护卫眨眼出现在洪欣面前。

    “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洪欣最后四个字,让丫头身体猛然抖了一下。

    护卫面无表情道:“是。”护卫领命,飞身向二姨娘而去。

    书房中

    沉寂良久,南宫凌才开口:“现在看来这些日子的动静,都是那个女子搞出来的吧!”

    “或者,两人是带了夏侯玦弈什么计划回来。”赵虎皱眉开口道。

    南宫凌听了没有回应,只是神色莫测道:“不过,那个活着也好,只希望夏侯玦弈泉下有知不要后悔才好。”

    赵虎听了,心微定,主子的心里已经有对策了吧!而且,他也不觉得一个女子能成什么大气候。就算是有夏侯玦弈的指示,可是事情往往都是瞬息万变的,夏侯玦弈哪里什么都能预料的到。而,那个女子就算是聪明,可这样的事情她也是应付不来的吧!

    “主子,那属下现在去祁家一趟。”

    “嗯!去吧!”

    赵虎离开,南宫凌抬手拿起一只笔,快速在纸上写下一行字交给赵旉道:“送去陵城。”

    “是,主子。”赵旉双手接过,瞬时离开。

    南宫凌看着手上的浅淡的伤口,抬眸,看来要进宫一趟了。

    伯爵府

    老侯爷脸色很是苍白的办坐在床上,眉头紧锁。才三个月的时间,可老侯爷整个人却是清减了很多,人看起来也很是虚弱。只有那双历经风霜的眼睛依然锐利,可眼底却潜藏了各种沉重的颜色。是惭愧,是心痛,是焦灼,是无奈…。

    可在听到一个声音后,眼里的情绪迅速全部隐没,变为一片淡漠。

    ------题外话------

    带女儿出去玩儿,回来开始经历断网,停电各种不顺,老天我这人品,是有多差呀!我哭…。今天少了些,希望娃子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