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8一切才刚刚开始

嫡女风华 第238一切才刚刚开始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属下见过世子妃。”

    “起来!”

    “是!”

    顾清苑看着眼前一身铁血气息的影卫,直入主题道:“根据现在京城的形势,你手下的能动的影卫有多少?”

    “不足两千。”

    听到这个数字,顾清苑的眉头皱了一下,低头看着手里绘制的地图,抬眸看着麒肆和影卫道:“这是陵城到京城的路线地图,你们来看一下。”

    “是。”两人上前,看着眼前图形,两人眼睛一亮,很独特的描绘方法。极尽简略,可却又全面,详细,特别那几个敏感地方的地形,画的很是一目了然。

    顾清苑看着他们,正色道:“这几个地方人烟稀少,地形复杂却又是回京的必经之地,是最为凶险的地方。且每个地方相互间隔都在百里以上。如果一个地方遇到危机,就算用极快的速度赶去也要两个时辰左右,可谓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人力分散,力量无法集中,又无法确定确切的地点,各种不利的情况都在一起,对于这样的情形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直接赶去陵城,赶到主子的身边,那样是最保险的方法。”影卫凝眉道。

    顾清苑听了点头,“这是最现实的方法,可却是损失最大且最难实现的办法。所以,在我看来,这方法不能用。”

    “眼前的形式你们清楚,南宫凌的的计划是什么,你们也明白。”

    “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可是,他们却很清楚我们的位置。我们现在两千人,如果孤注一掷的赶往陵城,最好的情况要折损多少你们心里可有数?”

    两人听了沉默,难以估算。

    “更重要的是南宫凌在京城的暗卫,都差不多就和我们数量才不多。而,为了不影响堵杀的结果,南宫凌在你们出动的时候,一定会排出他的暗卫阻拦。南宫凌暗卫的能力如何,你们应该清楚。”

    “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我们的胜算并不多。或许,你们还没和真正埋伏的人对上,就已经殉没,剩下的力量也已启不到太大的作用了。这样的对持只有牺牲,可却对你们主子没有任何帮助,是一场没有任何意义的厮杀。”

    顾清苑话出,两人的神色越发的凝重。

    顾清苑看着他们,嘴角溢出一丝妖异的笑意,“不过,在明暗之间,利弊却是两面的。”

    顾清苑的话,让两人一怔,一时有些不明。

    顾清苑轻笑道:“南宫凌要做的事情注定无法放到明面上。可是,我们却可以。”

    顾清苑话落,两人的脑中迅速闪过一道亮光,可却一时不能抓住抓住。

    “世子妃,你的意思是?”麒肆有些激动道。

    “南宫凌越是想捂的紧,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顾清苑眼里盈出冰冷的笑意,“我们自然要闹大,闹得越大越好,不然我们很难有胜算。”

    “我不能拿你们主子的命来赌,以少胜多,赌的不是智谋,那是性命!所以,我不想赌,我要把夏侯玦弈身边最大的力量用上。”

    “世子妃,你指的是…”麒肆神色不定道。

    “军队。”

    “世子妃,这恐怕有难度。主子虽然掌控皓月一半儿的军权,有调动的权力,可如果想出动军队却必须给皇上报备,且必须有一个最够让军队出动的理由才行。”麒肆正色道。

    “理由?当然会有足够的理由。”顾清苑莫测一笑。

    麒肆和影卫相视一对看一眼,有些不明白顾清苑的打算。

    “影一,现在有事情要你去做。”

    “世子妃请吩咐。”

    “你去从那一千多名影卫中挑选出五百名武艺下乘的人出来。”

    听到顾清苑要武艺下乘的影卫,影一眼里闪过疑惑,可却没有迟疑,“是,世子妃。”

    “这些人随时等候命令,不要安排任务。”

    “是。”

    “另外在选五十名武艺精良的影卫出来,让他们即刻来庄园。”

    “是,世子妃。”

    “去忙吧!”

    “是。”

    影一离开,顾清苑转眸看着麒一道:“麒肆,你去请一个人过来。”

    “谁?”麒肆问,当听到顾清苑说出的人名后,眼里闪过什么,可却什么也没说,点头,飞身离去。

    麒肆和影一离开,顾清苑走出房间,看着坐在院子里的慕容烨抬脚走到他身边。

    “忙完了?”慕容烨温和的看着顾清苑,轻笑道。

    顾清苑点头,在他旁边坐下,轻声道:“我已让影卫选了五十名武艺精良的人出来,一会儿随着你一起离开。”

    慕容烨闻言,眼神暗下来,嘴角溢出一丝苦笑,“陌儿,你就这么急着让我离开吗?”

    “你来到皓月的事情南宫凌不久就会知道,所以,你不能待的太久,不然就会被困住。”

    慕容烨听了叹气,“是呀!我被困住了,对夏侯玦弈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动身。”

    “慕容烨谢谢你。”

    “不用谢我,从长远来看,我也不算是帮夏侯玦弈。也是为了我自己,毕竟在某些时候我和夏侯玦弈是一条船上的人,他好好活着,对我更加的有利。”

    顾清苑听着慕容烨那冷漠的语调,眼里溢出柔色,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容景,你某些时候还真是和夏侯玦弈一样的别扭。”

    慕容烨闻言,嗤笑,“本王可是比那厮强多了。”说着看了顾清苑一眼,“可却没有那个家伙的福气。”

    顾清苑白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道:“现在是敏感时间,南宫凌盯的比较紧。所以,无法让太多的人跟在你身边。免得引起南宫凌的猜疑。”

    “嗯!我知道。”

    “记得往与陵城相反的地方走。那样南宫凌戒心会小些,你们相对更安全些。”

    “我明白。”

    “一路上记得小心些。”

    “我会的。”慕容烨说着,看着顾清苑表轻咳一声,眼里闪过一抹心虚道:“不过,陌儿你这么关心我,我却好像对念陌下个一个不该下的命令。”

    顾清苑听了挑眉,“什么?”

    “咳咳…我那个,让念陌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去诱惑一下夏侯玦弈。”说完,眼神开始闪躲,不敢与顾清苑对视。

    顾清苑听了嘴巴抽了一下,“你还真是有心了。”

    “就是看夏侯玦弈那得意的模样,我心里不爽,所以…。”慕容烨有些心虚道:“不过,我已经交代念陌,如果夏侯玦弈敢上钩的话,就把我给她的那包药塞到夏侯玦弈的嘴巴里,让他半年不能人道。当然了,如果夏侯玦弈不上钩的话,就让她赶紧喊救命,省的被夏侯玦弈一怒之下给掐死了。”

    顾清苑听完,揉了揉眉心,无力道:“还真是计划周详,费了心思的呀!”说完,叹息道:“希望你把这多余的玲珑心思用到其他方面上,一定要安全到达大元知道吗?”

    看顾清苑反应如此平淡,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慕容烨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失望。也不由的有些好奇道:“陌儿,你真的就这么相信夏侯玦弈他不会被诱惑吗?”

    顾清苑听了淡淡道:“相信是最基本的。不过,心里还是抑制不住好奇他的反应。但是我现在却不想探究这个,我只想他平安回到京城。”

    “这么说,夏侯玦弈做了什么不重要,只要他平安就好吗?”

    “目前是这样。”

    慕容烨眼神微闪,“目前吗?那以后呢?”

    “以后的事情,只能以后说。”顾清苑淡淡道:“好了,准备一下,一会儿出发吧!”

    慕容烨点头,“你自己也要小心些,南宫凌此人不好对付。”

    “在京城他顾虑太多,我不会有事儿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呀!万事小心才好。”

    “嗯!我会小心。”

    顾清苑抬眸看着远方,夏侯玦弈,路不是只有一条,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一定要。大皇子府

    中午时分,南宫凌刚回到府邸护卫疾步走了低声禀报道:“主子,有动静。”

    闻言,南宫凌脚步微顿,“到书房说。”

    “是。”

    南宫凌在前,护卫在后两人脚步略微急切的往书房走去。在途径花园处的时候,一个女子的低泣声,伴随着一个心疼,且满是抱屈的声音出传来。

    听到声音南宫凌顿住脚步,抬眸看着不远处的背对着他的两个女子,眼睛微眯。

    “二姨娘,你怎么样了?手还痛吗?要不要奴婢求求皇子妃给你请个大夫过来?”一个身着丫头装扮的少女,带着浓浓的担心开口道。

    “不要去!”女子的声音带着惶恐,还有一丝惧怕,说完好像意识到不妥,赶紧轻声安抚道:“不过就是红一点儿,没有大碍的。我不是那么娇贵的人,这点儿红,两天就好了。而且,皇子妃那么忙,没必要为了这点儿小事儿去劳烦皇子妃操心,那样太不懂事儿了。”

    “二姨娘,这哪里是红了一点儿?这都起泡了,弄不好还会留下伤疤的。”丫头言语带着一丝哽咽道:“女人家的身体何等的娇贵,要是留下疤痕了,那可如何是好呀!还有,要是殿下看到了姨娘这受伤的痕迹,姨娘可该怎么说才好呀?”

    女子听了顿了一下道:“就说我自己拿茶水的时候,不小心打翻烫到了就好。其他的不要多说知道吗?”

    “姨娘…”丫头声音发颤,“明明就是有人看姨娘不顺眼,她们是故意为之的。不但有意的打翻了姨娘为殿下辛苦炖的汤,还狠心的把它撒到姨娘的手上才会变成这样的。可姨娘却还要瞒着。”

    丫头说着抹了抹眼泪道:“姨娘,奴婢说句大不敬的,你就是太好心了,才会老是被人给欺负的。”

    “铃儿,不要浑说。”女子厉声道:“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起,对谁都不许说,就当没发生过知道吗?”

    “姨娘…”

    “铃儿,只要能陪在殿下的身边,这点儿委屈对于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每天能看到殿下,我还求什么呢!我只是遗憾自己能为点殿下做的太少了,不能帮他什么忙。如此,我就更加不能再给殿下添乱,不能让殿下烦心,所以,我不想拿这点儿小事儿惊扰了殿下。”女子的声音里带着敬慕,坚定道。

    说完,声音染上一丝请求道:“铃儿,如果你真的当我是主子,就听我的话不要多说,好吗?”

    “好,奴婢不说,奴婢什么都不说…”丫头呜咽道。

    “真是好丫头。”女子温柔道:“好了,我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回去吧!”

    “好,奴婢扶你。”

    “嗯!”

    护卫看两个女子离开,转眸看了一眼前面的南宫凌,在看到他嘴角那抹笑意的时候,迅速垂首!

    主院中

    洪欣半倚在软榻上,看着眼前的丫头,面无表情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回皇子妃,奴婢说的句句属实,二姨娘和她身边的那个铃儿丫头就是这么说的?”丫头说着顿了一下道:“而且,当时殿下就在不远处,她们的那些话殿下肯定对听到了。”

    洪欣听了,眼里划过了冷色,脸上却是纹丝不动,淡淡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皇子妃。”丫头俯身,恭敬退下。

    洪欣起身,奶娘上前脸上扬起莫测的笑意,低声道:“小姐,果然不出你所料,那个低贱之人看有人开始比她受宠果然急了。这明显是在殿下的面前耍起小心眼来了。”

    “她不耍小心眼的话,本妃还真是要失望了呢!”洪欣冷笑道:“闹吧,最好闹起来,那样本妃才有好戏看。正好也让殿下看看,何谓侍宠陈娇。”

    奶娘听了有些担心道:“可是,殿下会不会怪罪小姐,毕竟人是小姐的引进府的。”

    洪欣听了淡漠一笑,“怪罪更好,那样本妃正好可以借此好好的惩治她们一番,然后,把该打发的人都趁此打发了。那样岂不是更好。”

    闻言,奶娘眼睛一亮,赞叹的看着洪欣道:“看来小姐是什么都想到了呀!老奴佩服。”

    “没什么值得佩服的。本妃当初能得到皓月第一才女的封号,那可不是徒有虚名,书本上的那些东西本妃能学会,这后院之中的事情,本妃自然也能比任何人都做的更好,学得更快。”

    “是,小姐说的是,小姐从下就聪颖过人,老奴也一直相信只要小姐想,小姐一切都会如愿的。”奶娘肯定道。

    洪欣听了脸上却没什么喜色,淡漠道:“她们早就是被捏在我手心里,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对付她们就算是赢了,也没什么值得让人开心的。”

    洪欣说着眼睛看向某个方向,眼睛微眯,“如果是让那个女子匍匐在我的脚下,让殿下看她对我臣服的样子。那时我才会真正的让我感到高兴。”

    奶娘听了,自然知道洪欣口中的那个女子指的是谁。

    “小姐,一定回会的,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我很期待。”洪欣说着,眼角溢出一丝阴沉之色,“我现在感觉,如果有一个人刺在了心口,要想拔去她。让她死并不是最理想的结果。理想的结果是要她向你求饶后再消失,只有那样才可以拔去心头刺而不留下痕迹。”

    “小姐有些事情也不要太过执着了,只要结果理想,其他的并不重要。”奶娘含蓄劝慰道。

    “你不懂,这不是执着,这是为了尊严。如果被比较的是一个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人那我还能忍受。可现在却是一个曾经与自己相比有着云泥之别的人,而被自己的夫君看低,这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呀!所以,这口气我一定要争。”

    洪欣眼眸阴沉道:“我一辈子的努力却比不得顾清苑一时的运气,奶娘你说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奶娘听了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心里却能理解,小姐一直都是骄傲的,现在却被顾清苑那个一无是处的人压制,心里难免过不去那个坎儿。

    沉默之时,守在门口的一个丫头疾步走进来,恭敬禀报道:“皇子妃,殿下的随身护卫求见。”

    闻言,洪欣的眼里闪过精光,这么快就来了吗?就是不知道自己这位夫君会如何对待此事?要护着那个呢?她还真是期待呀!

    “请他进来。”

    “是。”

    丫头走出去,一会儿护卫走进来,“属下见过皇子妃。”

    “免礼。”洪欣温和却不失威严道:“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是,殿下说…。”

    听完护卫的禀报,洪欣眉头轻挑,眼里闪过一丝冷笑,神色却无太大的变化,轻声道:“我知道了,你告诉殿下,我会处理好的,请殿下放心。”

    “那属下告退。”

    “好。”

    护卫离开,洪欣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看了一眼奶娘,道:“走吧!我们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们二姨娘去,不然,她可是要等急了。”

    “是,小姐。”

    书房

    “发现了什么?”南宫凌问道。

    “今日从夏侯玦弈的暗庄方向有大约四五十名的暗卫离开了京城。”护卫禀报道。

    南宫凌听了眉头皱了一下,“只有四五十名吗?”

    “是。”

    “往哪里去了?”

    “和陵城相反的方向,北上了。至于去哪里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闻言,南宫凌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出乎意料的方向,出乎意料的人数。

    “主子要不要拦下。”

    南宫凌沉默了一下,摇头,“这个时候不易生事,免得引起他们的反噬,惊动了父皇。先通知各处的暗卫监视着,发现异样随时禀报。”

    “是,主子。”

    “陵城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昨日接到消息,夏侯玦弈大概这几日就会押解着那几个官员离开陵城了。”

    南宫凌听了点头,“其他暗卫继续监视,发现大批游动立即禀报。”

    “是,主子。”

    “下去吧!”

    “是。”

    护卫离开,南宫凌转身看着窗外,温和的面容忽然扬起一抹阴沉且扭曲的笑意,呢喃道:“夏侯玦弈,我盼这天盼了很久了,你终于要消失了…。终于要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然,南宫凌那愉悦的心情只持续到晚上。就被一个消息给打破了。

    南宫凌面色深沉的看着暗卫道:“你刚才说什么?祁逸尘请求要去陵城?”

    “是,今天下午祁逸尘忽然进宫面见皇上。说接到夏侯玦弈传来的消息。陵城经过上次的暴动,闹得商人心里是人心惶惶的,很多商人都不敢再轻易的往陵城走动。造成了很多货物的短缺,物流不畅。所以,夏侯玦弈想用祁家在商界的影响力,先来带个头,稳定一下商人的情绪。”

    “父皇怎么说?”南宫凌问,不过结果他已经多少猜测到了。

    “皇上已经答应了。”

    “是吗?”南宫凌冷笑,“祁逸尘除了要求运货去陵城,还有其他的请求吧!”

    “是,祁逸尘说既然要带头,那就做个大的。所以,现在陵城短缺的他都准备一次性的运过去。准备的很充分。而,为了保险起见,让这个表率做的更加家的有实效,他请求皇上派人暗中保护,以防出了什么意外,启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闻言,南宫凌面色阴沉,“保护?他这是想名正言顺的给夏侯玦弈送援军吧?这想法可真是不错呀!没想到,中间竟然是祁逸尘来横插一扛,他这是要准备给本殿下作对了?”

    “主子现在怎么办?”

    “他有张良计,本殿有过墙体,想用这方法坏本殿的事情,他们可是计划错了。”

    暗庄

    祁逸尘看着顾清苑道:“皇上已经答应了。”

    顾清苑听了点头,“辛苦你了。”

    祁逸尘邪魅一笑,“小事一桩,凡事花钱能解决的事情,在本公子这里都不是什么事情。”

    顾清苑听言,轻笑:“祁公子这纨绔子弟的形象,玩转的还真是惟妙惟肖呀!”说着挑眉,“或许,本性本就如此?”

    祁逸尘听了摇头,一本正经道:“不要如此抬高本公子,纨绔一词本公子可是担当不起,本公子这是败家,败家呀!”

    闻言,顾清苑轻笑出声,“祁大当家,当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如此的不凡,想来祁家众人一定感动的哭了吧!”

    祁逸尘点头,“他们现在是真的很高兴,不过,我可以预想他们现在多高兴,等事发后就会有多大的哭声。想来以后对本公子一定会更加的崇敬有加的。”

    听着祁逸尘饱含无奈的话语,顾清苑笑意隐退,“暂时要让你受些委屈了。”

    祁逸尘摆手,“就算没这事儿,他们对本公子这个当家的也没见得多恭敬。翻来覆去的也就是那几句话,本公子都听腻了,多听几句就当是修炼了完全大碍。而且,损失些东西,对祁家来说并非坏事儿,毕竟想要从一个位置上下来,总是要让高位上的那个人看到才行。”

    顾清苑点头,而后正色道:“这次你不能跟着去,知道吗?”

    祁逸尘听了眼里闪过一丝喜色,瞬间又恢复平静,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放心吧!我已经选好了人。不会轻易的去冒那个险的。”

    “那就好。”

    看顾清苑放下心来的样子,祁逸尘觉得这样相处挺好,虽然心里觉得压抑,可是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她的身边守护她,这也很好,很好…

    “不过,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南宫凌他会如此轻易的就让我们如愿吗?”祁逸尘凝眉道。

    “他一定不会。”

    祁逸尘听了皱眉,“清儿可是还有别的安排。”

    顾清苑淡淡一笑,莫测道:“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祁逸尘看着顾清苑淡然,波澜不惊却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心不已的放送下来。

    是呀!不用担心,清儿她从来就是不同的,就算对方是皇子又如何,清儿她一定可以应付。而那个男人一定会平安,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