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3 提前送你上路

嫡女风华 第233 提前送你上路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233章

    姬林,吴老,兆麟,石林,刘钊及其几个老百姓,在决定后没有耽搁直接去了夏侯玦弈的庄园。

    庄园中,夏侯玦弈这次亲自见了他们。

    姬林几人已经见过夏侯玦弈,继而这次再见淡定了不少。但是,那些老百姓却是第一次看到夏侯玦弈。心里那种冲击可想而知。本满肚子的话在夏侯玦弈面前,却是一个也不敢说出来了。对他本能的感到敬畏,忐忑,不敢放肆一分。

    这次姬林也没率先开口,而是看了一眼兆麟。

    百姓的沉默还有姬林的眼神,兆麟看在眼里,心里溢出冷笑。看来,事到临头有人是畏惧了,而有人却是已经开始对他怀疑了。

    不过,就算是看出来了,兆麟却并不想隐藏,回避什么。本来他想要的就不是有些人的看重,当然,也不是为了某些人争取什么。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想此,兆麟上前一步,对夏侯玦弈恭敬行礼。继而把在姬林家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不卑不亢面色诚恳的看着夏侯玦弈,真诚道:“夏侯世子,我们现在不是在谈条件,也不是再提要求,更不是在为难夏侯世子,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安心罢了!请夏侯世子能够成全。”

    夏侯玦弈听了,抬眸淡淡的瞥了兆麟一眼,深沉的眼眸让人无法探究其中含义。然,清冷的表情,却是让人心里不由感到紧绷!直觉告诉他们,不要惹这个男人,他的怒火不是你可以承受的。心中的反射性的畏惧。让他们在兆麟说出那些话后,没有跟着附和,只是沉默站在一边等着他们的答复。

    沉默片刻,夏侯玦弈开口,“补偿一事,本世子已经派人下去各家核实。不用你们特别来提醒,该做的朝廷都会按照章程去做。”

    夏侯玦弈话出,除却兆麟其他人瞬时感觉心里松懈了下来,看来那个谋士说的都是真的了。倒是他们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由感到有些汗颜,可也真正的感到安心了。

    姬林上前一步,屈膝下跪,郑重叩首,“多谢世子恩惠。”

    其他人看到姬林如此,相互对视一眼,也跟着下跪谢恩。兆麟微顿了下才跪下。

    夏侯玦弈看着他们的举动,神色淡淡,“起来吧!”

    “谢夏侯世子。”

    几人起身,兆麟再次开口道:“那么,关于这次陵城百姓的动作,所引发的事由。夏侯世子能否给我们一句话,让我们能心安呢?”

    “陵城百姓无忧,领头之人会根据各自的行为追究其责任,最后的判处会交由皇上来定夺。”

    夏侯玦弈话出,姬林嘴角溢出苦笑,脸上没有一丝意外之色。兆麟的眼里极快的闪过亮光,其他几人怔在哪里!这…。夏侯世子的意思仍然要定那几人的罪吗?

    “夏侯世子,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会那么做是被逼无奈的,所以…。”兆麟脸上满是苦涩开口,然,话未说完就被夏侯玦弈,沉冷打断:“过往原由,本世子比你清楚,不需要再重复一遍。”

    “夏侯世子既然了解,那是不是应该谅解我们的作为呢?”兆麟正色道:“虽然我们是做了违反朝廷的事情,可如果我们没那么做的话,陵城的百姓现在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当然,小人这样说绝对不是在说自己有功。可,如果论过的话,小人这心里还真是觉得有些委屈…不过,如果朝廷一定要觉得我们有罪的话,我们也不会多说一句。任由夏侯世子发落我们听命。”

    兆麟那隐忍,成全大家自己吞并苦楚的摸样,让其他几人很是不忍。

    吴老压抑着心里的忐忑,忍不住开口道:“夏侯世子,姬大当家和兆麟他们真的是为了我们老百姓做事儿才会如此的,所以,可否夏侯世子能酌情办理,看在我们老百姓的面上,免了他们的刑事?”

    夏侯玦弈听言,淡淡道:“这世间所有的事情,无论是是何原由,是为何做下的?都不能越过那道礼法,规矩的线。一旦过了,就要担负责任,谁都一样。至于他们,会酌情,可却不能全部抹去。所以,该承担的还需承担。”

    “可是…。”吴老听了还欲说。

    姬林开口接过,正色道:“夏侯世子说的我明白,也接受!”

    “姬大当家…。”

    “吴老,你想说的我都知道。只是,这次陵城的事情确实是有我发动起来的。你们看着或许觉得我是为了老百姓才那么做的。其实,在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不公才会如此的。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大义,初衷更不是为了你们。”姬林坦诚道。

    “姬大当家的,你不能这么说呀!你为了我们老百姓确实做了很多事情,这我们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呀!”吴老正色道。

    姬林听了摇头,“吴老,凡事都有两面性,你们觉得我是大义。可如果站在朝廷的立场,我这样那就是谋逆,那是死罪那是铁定的。可现在,夏侯世子能给一句酌情处置,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已不求其他。”

    姬林郑重道:“吴老,你们不要多想,也不要替谁抱屈!朝廷有朝廷的难处,他们能只追究我一个人的刑责,而不牵连其家族,已经是最大的仁义。毕竟朝纲不能坏呀!”

    “而且,我开的可不是个好头,如果有人效仿的话,那我可就真的成了罪人了。所以,我很理解,也很感恩!”

    姬林话出,吴老等人眼里满是不忍,良心上更是觉得过意不去。

    “夏侯世子,真的就不能…。”

    “陵城之困仍在持续,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没立场苞本世子谈什么条件。”夏侯玦弈抬眸,淡漠的看着他们,“姬林最后结果如何,就看你们往后的表现再来给本世子讨论吧!”

    吴老听了一怔,而后瞬间了然,郑重道:“多谢夏侯世子,我们一定好好表现,不让夏侯世子失望。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夏侯玦弈点头,看着他们走出去,神色莫测!兆麟…。

    走出夏侯玦弈庄

    “姬大当家的,我们立刻开城门吧!让朝廷看到我们表现,到时候我们再向夏侯世子来求情,希望他免了你的刑责。”吴老正色道。

    姬林听了点头,“好!晚辈多谢吴老。”

    “不要说什么谢,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现在能帮你的却是不多,心里很是惭愧。”

    “姬大哥,吴老,万一我们开了城门,夏侯世子不能免了姬大哥的刑事该如何是好呀!”兆麟担心道。

    此话出,姬林的心彻底沉了一下,抬眸看着兆麟那万分担忧的面容,脸色刚正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事由我最先挑起。那么,担当责任是应该的,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曾觉得冤枉。我也会尽我所能向夏侯世子求情,不拖累到兆老弟。所以,关于我最后的结果如何,兆公子就不用再多说了。”

    兆麟听完,眼眸沉了下来,眉头更是皱的紧紧的,“兆大哥,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

    “兆老弟想说什么我明白。不过,夏侯世子能做的都在尽力给我们做。我如果不识好歹,不断的去给人家谈什么条件。那可就真的有些太过了。”姬林说着,看向身边一众人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使命,该做的夏侯世子都在做。所以,此事就此结束吧!这样困着对我们老百姓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去开城门吧!”

    姬林说完,大步的往城门方向走去。

    吴老叹了口气随后跟了过去,其他人亦是。

    兆麟站在后面,看着姬林的背影,眼里溢出讽刺的冷笑,这是已经开始防备自己了吗?

    皇宫

    御书房中,南宫胤看着从陵城发过来的密函。冷硬的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玦儿果然没让他失望,这么快就把陵城的危机给解除了还有那个谋士,应该就是顾清苑吧!

    想此,南宫胤神色莫测,那个女子还真是少见的大胆。不过,也确实有几分谋略。看来,弈儿那个时候坚持娶她为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站在玦弈的身边,她还算合格!

    而有一个可心的女子相伴身边,弈儿他也应该是高兴的吧!

    南宫隐胤想着,眼里溢出一丝恍惚,脑子里面出现一个女子的影像,可已经快要模糊了,模糊的他快要记不清她的身姿,她的音容相貌了。

    喜公公站在南宫胤的身后,清楚的感觉到了他情绪的波动。特别在看到南宫胤眼里那抹浅淡却清晰的思念时,喜公公瞬时出了一身的汗。急速垂首,有些事情他们这样的近身宫侍,那是死都不能探究的,连看到都是错,都是在自寻死路。

    不过,也就片刻,南宫胤就恢复平常神色,扫了一眼身后的喜公公,看他垂首规矩的站在那里。眼里闪过什么。

    “喜公公。”

    “老奴在。”

    “五皇子回来这几日都在忙什么?”

    “回皇上,五皇子每日进宫给皇上请过安后,就会去看看韦贵妃小坐一会儿。就直接出宫。这几日去了大皇子府一次,还去看望了伯爵府老侯爷,其余的时间就在二皇子府,帮着二皇子准备大婚的事情。”喜公公神色异的禀报道。

    南宫胤听了点头,转而问道:“朕记得前两日韦贵妃来禀报说,柳家那个女子有了身孕了?”

    “是的,皇上!”

    “派太医去诊过脉了吗?’”已经诊过脉了,也已经算过日子了,都没错。“

    闻言,南宫胤眼睛微眯,”是吗?这么说我皇家的第一个皇孙就要诞生了!“

    喜公公听了南宫胤的话,眉心莫名一跳,没敢答话。

    二皇子府”去掉,都给我去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都给本皇子扔出去,扔出去…。“

    南宫珉走进南宫夜的院子就看到,南宫夜坐在抬椅上,脸色阴沉的指着那些为他大婚而悬挂的红灯笼,红绸缎。声音满是戾气的对着小厮叫嚷道。

    小厮神色惶恐,惊恐不定的站在边上,丝毫不敢迟疑的把刚挂上去的东西,手忙脚乱的往下摘,一句话也不敢多讲。从南宫夜残了以后,那个脾气已经不能用暴躁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暴虐。稍有不如他意的地方就会立马被他打杀!而死还不是最可怕的,最让人心惊胆战的是那生不如死的过程,想想都让人感到心里发抖,二皇子他自己残了,人也跟着越发的变态了…

    南宫珉看了那个小厮一眼,抬脚走了进去,脸上带着淡笑道:”二哥在忙着呢?“

    听到声音南宫夜抬头,看到南宫珉连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甚至更加爱难看,”你来干什么?“”二哥腿不方便,臣弟自然是来帮二哥筹备大婚的呀!“南宫珉满脸的真诚道。

    然,说出的话却瞬时让南宫夜炸毛,”南宫珉,你给我滚出去,滚…。“”为何?二哥要臣弟离开总是要给个原因吧!“南宫珉看着南宫夜暴掠的摸样,挑眉道:”二哥可是对我布置的大婚场景不满意?还是…。“

    南宫珉说着看了一眼南宫夜的腿,正色道:”还是因为臣弟说你腿残了,你不高兴了?可是臣弟说的是实话呀!二哥的腿不能动了这是事实呀!我又没说错…。“

    一边的下人听着南宫珉神色自若的说出了,那要命的禁忌话题,身体不由的开始发抖。五皇子他说出这样的话,可真是要他们的命呀!二皇子一定会大怒的,可他就是再恼却不能拿五皇子如何!

    如此,他们说不定就会成为二皇子泄愤的工具,二皇子一定会狠狠的折磨他们的。

    下人们想着二皇子那变态的手段,身体抖的更加厉害,脸色而已开始发白,冒汗!”南宫珉,你给我闭嘴,闭嘴,你个该死的畜生,你个混帐东西,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南宫夜眼睛暴睁的,眼里的怒火甚至能把人给烧死,怒气烧到极致,身体都在轻颤,面皮都有些扭曲,那摸样看着就让感到瘆的慌,南宫夜叫着,拿起手边的东西,狠命的朝着南宫夜砸去…。

    看那挥动胳膊的力道,那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恨不得砸死南宫珉才解气似的。

    然,却被南宫珉轻松躲开了。看着南宫夜那暴怒,发狂的样子,南宫珉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未减淡。

    南宫夜看此,心里的怒火更炙,下人们抖的更加厉害,他们这个时候感到那笑眯眯的五皇子,好像也很可怕!”看来二哥火气很大呀!这样可是不好,马上要大婚的人了,要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不吉利!“南宫珉说着,看向那些小厮,温和道:”你们都下去吧!不要碍着二皇子的眼睛,还有顺便去厨房一趟,让厨娘给二皇子炖些去火的东西来。“”是,下人马上就去。“

    下面的小厮听了,赶忙起身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南宫珉看着挑眉,”二哥,你看他们这摸样就像是逃命似的,好像晚一步就要被你给吃掉一样。不过,二哥的表情确实不好看,也怪不得这府里面越来越清冷了。我想,如果没有强制性命令的话,恐怕连个下人都不想靠近你。“”南宫珉,你个畜生,你给我滚出去,滚蛋…。“南宫夜气得只喘粗气儿。”臣弟当然会走,不过在离开前有几句话,先提前给二哥打个招呼。“南宫珉脸上的笑容褪去,抬脚走到南宫夜跟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里满是凉薄,声音淡漠道:”南宫夜,你现在残了,腿已经废了。无论你再恼火,再恨!杀再多的下人!你还是站不起来了,永远都站不起来了。你最好马上接受这个事实,你闹得已经够久了,让人已经感到厌烦了。“

    南宫珉看着南宫夜,变得更加阴冷面色,还有那杀气腾腾的眼神,沉声道:”你这样一直闹腾,只会不断的提醒人们,你是因为做了什么事儿才会得到今天这个下场的。“”你在不断的提醒他们,跟那个作对后的下场。而你这个失败者除了在自己府冲着那些下人发火,再也没一丝用处了。你已经是个废物,再也付不起来的废物…。“”南宫夜你说,在皇家成为了废物后,最后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子的?我想,你这不算笨的脑子应该还能想的到吧!“”不就是一死吗?你不用用这个来吓唬我,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我没什么好怕的…。“南宫夜冷笑道。

    南宫珉听了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微微俯身,靠近南宫夜,轻声道:”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个结果提前吧!省的你受这样的折磨。二哥你说这样可好?“

    南宫珉说着,张开手放在南宫夜面前,风轻云淡道:”二哥,这里有一颗臣弟花大价钱买来的稀有药丸。只要你吃了它,你就再也不用受任何这样的折磨了。它会把你送到一个好地方,而且,过程一点儿痛苦都没有,你就像是睡了一觉样。等醒来后,你就回到一个没有痛苦,没有烦恼的地方,连你的腿说不定也会好。“”二哥,给你!吃了它吧!一点儿也不苦。“

    南宫夜看着南宫珉手里的药丸,嘴巴紧抿,”你要我死。“”你可以说是结束你的痛苦。“”南宫珉你真是个畜生!“”二哥你这话可就说的太伤臣弟的心了,为了结束你的痛苦,我也是冒了险的,你可不能不领情!,臣弟是看你现在对以后的日子已经不抱希望,对未来的日子也已经不再期待,活着就是个行尸走肉,除了痛苦,没有任何意义,既然如此就解脱自己吧!“

    南宫夜怔怔的看着南宫珉手里的药丸,脸色不停的转换着,片刻,猛然伸手拿起南宫珉手里的药,用力的扔了出去,咬牙道:”南宫珉你想让我死,不可能,我不会去死的,我的仇还没抱,我绝对不会去死,绝对不会…。“

    听言,南宫珉脸上溢出冷色,”二哥,看在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份上。我真心的提醒你一句,关于报仇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再提,甚至连想都不要在想。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南宫珉,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你以为我南宫夜一辈子就只能被人欺辱吗?“”我不是看不起你,而是事实告诉我。你的想法除了加快你的死亡外,没有任何成功的曙光。“”你…。“”如果你接受现实,安稳下来。或许还能得到父皇的一丝同情,赐你后半辈子做一个闲散,富贵王爷。要不然,你就只会成为一个被皇家厌弃的废物,结局不止是惨,而是很惨…。“

    南宫珉眼眸深沉的看着南宫夜,声音几不可闻道:”在皇家这个地方,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成王败寇,接受现实吧!不要再天真的以为你还有机会做什么!南宫夜,认清楚,你现在已经残了,就算你能做什么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所以,后半生如果还想有命在,就安分,隐忍,默默无闻的活着吧!“

    陵城”主子,事情有些变动。“

    闻言,夏侯玦弈挑眉,”说!“”前两日本已经谈妥的几户人家,今日在属下和王烁,张勋去派送银票的时候,他们忽然改口了,他们不要银子,他们想离开陵城,说陵城是伤心地,如果可以请主子带他们回京城,给他们安置一处宅子,让他们可以子京城生活。“麒肆面色有些冷硬道。

    夏侯玦弈听完,神色清冷,”可是,是兆麟对他们说了什么?“”是,昨天晚上兆麟去了那几户人家。“麒肆冷声道:”属下看,他是认定了主子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不敢动他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的。

    “开城十日,陵城一切可还顺畅?”

    “回主子,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很顺利。”麒肆说着加了一句道:“姬林在其中启到了很大的作用。”

    夏侯玦弈听了看了麒肆一眼,什么都没说。

    可麒肆看了,却是不敢再多说姬林一句,赶紧转移话题道:“主子,那个兆麟怎么处置?”

    “杀鸡儆猴!”

    夏侯玦弈话出,麒肆眼睛一亮,主子终于准备出手了吗?

    陵城街上,商人已经接到命令开始开放铺子,小贩也开始摆摊儿谋生,每个人都重是起以前的行业各自的忙活了起来。沉寂许久的陵城,重要褪去了那股阴霾迎来了渴望的稳定,祥和!

    虽然才开城门几天,可陵城却比过去一年都要热闹。心里那惶惶不安的感觉褪去。那种安定感,让每个人就像迎来新生一样,脸上都带着一丝放松,欢快的笑意。

    大街上人来人往,一派繁荣之象。而,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的忽然出现让本就闹热非凡的街道,更添了一丝火热,激动。

    百姓心情激动的看着那个绝美的男人,还有他身边那个纤弱却同样绝美的小男人。每个人都上前恭敬请安,虽然心里忐忑,可却不想错过那从未见过的风采,威仪。

    对于前来请安的众人,夏侯玦弈神色淡淡,只是微微颔首。顾清苑倒是笑嘻嘻的,十分温和的跟他们打着招呼,偶尔看到眉目慈善的老人,还会低声的说一句,夏侯世子人看着冷淡的很,可其实那是因害羞,不善言辞才会如此的。

    害羞?不善言辞?这样的形容老百姓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可心里却不由的对这位清冷,高贵的夏侯世子少了一丝畏惧,多了一丝亲近之意。

    有的老人壮着胆子拿起自己卖的吃的,或者用的,送给夏侯玦弈一些。

    夏侯玦弈看着他们那忐忑的热切,很是有些不适应,不过,却没有拒绝,都收下来。让身后的麒肆随后付了钱。老人们推脱,但是,该给的麒肆还是分毫不少的给了他们。

    一路下来,夏侯玦弈手里拿了不少的东西。让本冷漠不可触及的男人,看着瞬时温和了不少!那样子,让老百姓看着更加的亲切起来。有的已经敢走到夏侯玦弈身边,跟他感慨几句陵城现在的形式了。

    顾清苑跟在一边,看着夏侯玦弈那不适的摸样,顾清苑抿嘴一笑。直到夏侯玦弈投来警告的眼神,顾清苑才赶紧上前解围。一句夏侯世子饿了,累了,想休息一下了。让他们先各自去忙,才算把他们都打发走了。

    “世子,顾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小民这里用些吃的如何?”街边上的一个老人恭敬道。

    顾清苑听了看了一眼老人的摊位,买的是馄炖。

    “夏侯世子,顾公子,何伯的馄炖在陵城了称的上是一绝呀!百年老字号,味道很好。世子,顾公子不妨尝尝。”

    顾清苑听到声音抬眸,看着眼前人,嘴角一吹一丝笑意。等的人重要来了,看来他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个场地他们都很喜欢,而且有他在味道一定更好。

    “兆公子,好巧呀!”顾清苑轻笑道。

    “说不上巧合,小人的铺子就在前面不远处,听到往外面的人说世子和顾公子来了,所以,特别过来请个安!”

    “兆公子真是有心了。”顾清苑微笑,转头看着何伯的馄炖,笑道:“听兆公子刚那么一说,我觉得肚子更饿了,何伯这馄炖的味道更香了。主子,要不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用饭吧!”

    夏侯玦弈听了,看了顾清苑一会儿才点头。

    见夏侯玦弈同意,何伯赶紧道:“世子,顾公子快请坐,馄炖一会儿就好。”

    顾清苑点头,抬眸看着兆麟客气道:“如果兆公子如果不忙的话,要不要一起用饭。”

    听了顾清苑的话,兆麟眼里闪过一道极快的亮光,脸上却满是受宠若惊的笑意,“那,小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夏侯玦弈,顾清苑,兆麟三人坐定。何伯手脚快速的做着馄炖,一会儿就出锅了。

    兆麟看着起身,殷勤的为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端过去。

    “多谢兆公子。”

    “举手之劳,顾公子不必客气。夏侯世子请!”

    夏侯玦弈微微颔首。

    三人开始用饭,兆麟吃了两口,神色忽然变的沉重,感叹道:“夏侯世子,陵城那几家昨天跟我说,他们可以不要补偿的银子。就是,实在是不想在陵城待着了,想让我跟夏侯世子求个情,请夏侯世子能带他们离开此地,哪怕不是在京城,就是别处给他们安置个去处也行。夏侯世子你看…。”

    兆麟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可也不小,足以让四周特别关注夏侯玦弈和顾清苑的人听到。

    这些话出,让四周本喧闹的人群顿时沉静了下来。

    看来他们对于这件事也很是关注呀!

    顾清苑吃着馄炖,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这里果然是撒播传言的好地方。有听众,有观众。

    夏侯玦弈听了,放下手里的筷子,抬眸看着兆麟,“关于他们…。”

    夏侯玦弈开口,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屏住呼吸等待着夏侯玦弈的回答。就在这紧绷的时刻,只听“啪…。”的一声瓷器破裂的声响起…。

    众人一惊,抬眸看去,只见那位顾公子脸色发白,嘴角带着血丝,浑身抽搐的倒在夏侯世子的怀中。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里大骇,一时惊呆…。兆麟心里莫名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