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32 调情

嫡女风华 第232 调情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陵城某处暗庄

    “你说,你刚开口说话就被人点了穴道?”黑衣人看着眼前的男子,皱眉道。

    “是,我鼓动那些老百姓的话刚说出来,就让人给封了穴道,再无发开口说话。”孙奇凝眉道:“在那个场合,能有这样功力的人除了那些护卫不会有其他的人。我在想,他们如此,是单纯的因为我那么些话是煽风点火之言,让他们不喜了,才点了我穴道的?还是,已经发现了我是大皇子的人才那么做的呢?如果是第二种的,那可就麻烦了。”

    黑衣人听了神色不定,眼神微眯,“你放心吧!现在他们不会妄动一个人的,就算发现你是主子的人,他们也不会在这敏感的时候动手的。”

    “可,我担心,他们会来个秋后算账呀!”

    “无需担忧,后路主子都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在事情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就会安排你们离开。那个时候他们就算是想动手,也没有机会了,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听了黑人的话,孙奇心里安定下来,他可不想有了财富,却没了命,那岂不是要冤死了。

    “不过,你刚才说,那些话是夏侯玦弈身边的谋士说的?”黑衣看孙奇面色缓和下来,眼里闪过什么,继续问道。

    “是,王烁和张勋是那么介绍的。”

    黑衣人听了神色不定,谋士?没听过夏侯玦弈身边有这样称呼存在呀?难道,是麒肆吗?

    “孙奇,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

    “瘦瘦小小的,很弱不经风的一个男人,不过,长的很是好看。如果没有胡须的话,说不定比女人还要美。而且,明明是那么纤弱的一个人。可那气势却是惊人的人。面对那些人的责问,谴责,那是完全的淡定,从容,始终不见一丝的怒,更不见分毫的畏。”

    “而,应对之时和也那些官员也是完全不同。他不会如窦文涛,荣林那样高高在上的安抚着老百姓,言语间却隐晦的威胁着。让人看着就完全无法信赖。但是,也不会如王烁,张勋那样一味的好声好气的安慰,劝导着,让人看着虽然可以信赖,可却没有安全感,无法放心的依赖。”

    “这个人,是完全正面的面对问题,他不逃避老百姓的每个问题,且坚定的给出他们每个答复。那气韵,那态度,不由的就让人从心底相信他!而且,把恩威并施做到了极致。”

    “总结下一句话。安稳的生活,会有!想要补偿,会给!想要继续抵抗,可以!但其结果就是死!屠城!这就是顽抗反抗的代价!”

    屠城!两字,让黑衣人脸色遂然大变,心里亦是猛然一震,转眸,紧紧的看着孙奇,“你刚才说,屠城?”

    “是,那个人说了,如果三天后,还有人顽固抵抗,就会屠城!用他们的血,给皓月所有人一个警告。告诫他们不要做昏官,可也不要做顽民。”孙奇说着,神色惶然,虽然他现在的立场和夏侯玦弈可以说的上是对立的。可是,他还是不由的为这个谋士的魄力,由心的感到一种沸腾,敬畏!

    “他给你了承诺,可如果你还要继续的话。那可真就是不知好歹了,说的大了,你可真的就是心存野心,无法教化了。这样的臣民,真的是不要也罢了!如此一来,他就算真的屠城,皇上也绝对不会降罪于夏侯玦弈吧!”

    孙奇叹息,杀伐果断,软硬兼施,恩威并济,如此一来,陵城的危机怕是很快就会过去了吧!毕竟没有那个人是傻子,有活路不走,偏要拿命去赌那个口,那可真的没有意义了。

    夏侯玦弈身边的一个谋士就如此的厉害,那,夏侯玦弈本人又是什么样的呢?肯定更加的深不可识吧!想着,孙奇心里闪过什么,他这条路是否选错了呢!

    孙奇那变幻不定的神色落入黑衣人眼底,眼眸中划过一抹森冷之色。

    “孙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背叛主子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相信你也不想那样吧!”

    黑衣人那冰冷的话出,孙奇脸色微变,心里一颤。抬头看着他冷硬的表情,郑重道:“统领想多了,小人从来没敢那么想过,自然也更加不会做出那样的蠢事儿来。”

    “如此就是再好不过了。”黑衣人面无表情道:“你在这里等会儿,还有事儿要你做。”

    “统领请吩咐。”

    “等下有人过来,你就把那个谋士的长相仔细的跟他描述一下。”

    “是,小人知道了。”

    黑衣人说完,转身离开,心里暗道:看来这件事儿有必要跟主子禀报一下,让主子查探一下那个人的来历。

    夏侯玦弈庄园

    “麒肆。”

    “主子!”

    “让影卫分散开来,看护好今天过府的那些老百姓。不要让暗中的人在这个时候生出事端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

    “嗯!”

    麒肆离开,夏侯玦弈亦起身往他和顾清苑的院子而去。

    走到门口,就听到顾清苑低弱带着一丝呜咽的声音传来。

    “呜…好痛…好痛…轻点儿,轻点儿…。”

    声音入耳,夏侯玦弈眉头瞬时走了起来,伸手推门,抬脚进屋。看到屋内的景象,夏侯玦弈眼里闪过一丝极快的不自然,疑是懊恼。

    只是凌菲,顾清苑全部注意力都在某件上,没有注意到夏侯玦弈进来,自然也没看到他那怪异的神色。

    顾清苑泪眼朦胧的看着凌菲,捂着下巴,道:“凌菲,揭胡子怎么比贴胡子还难呀!还没掉吗?”

    凌菲看顾清苑嘴巴周围都已经开始发红了,心疼道:“小姐,还是等会儿再揭吧!奴婢配点儿药来试试,这样强揭会伤着的。”

    “好…要是揭不掉,我就先和你家主子一样,学着刮胡子算了。女人刮胡子,我怕是第一人吧!”顾清苑说着,轻笑道:“我还真是期待呀!那感觉一定很奇妙。”

    凌菲听了嘴巴抽了一下。

    “本世子可是一点儿也不期待。”

    听到声音,顾清苑,凌菲转头,看到夏侯玦弈,凌菲微俯身,恭敬道:“主子。”

    夏侯玦弈轻点头,对凌菲抬手。

    凌菲会意,转身走了出去。她赶紧给小姐配点儿药物去!

    夏侯玦弈抬脚走到顾清苑面前,低头,看着她嘴边变得刺红的皮肤。凝眉,忍不住斥责道:“要装扮穿上男装就好了,你还沾什么胡子,现在有罪受了吧!”

    “我就是想阳刚一点儿!让人看着有魄力一点儿嘛!要不然说话没气势。说不定人家会说我,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所以,我就沾了些上去。”顾清苑说着,笑道:“而且,当时看着效果很是不错。”

    “那现在呢?”

    “现在看起来好惨!我没想到那个什么黏黏胶竟然这么厉害,当时我怕掉下来,还多涂了些现揭不下来了。”顾清苑哭丧着脸道。

    “不过,如果真的揭不下来的话。也不全是坏事儿,如果以后你家娘子不见了一定很好找,毕竟长胡子的女人还真是绝无仅有呀!夫君,你说,这也算是好事儿吧!”

    夏侯玦弈听了抚额,按了按眉心,这丫头给过他很多的惊艳,震撼,可同时也给过他多少无奈。明明就长了一颗玲珑心,可某些时候又迷糊的可以。圆滑的是她,冷厉的是她,清冷的是她,狡狤的也是她…能屈能伸,冷厉温暖,性子多变,变脸也快,完全让人捉摸不透,也很是让人操心…。

    他这性格单一的人,找了一个如此多变的娘子,这算是互补吗?想着,夏侯玦弈叹了气…

    “丫头,你是否忘记为夫是做什么的了?”

    顾清苑听了,眼睛一亮,脸上却带着一丝惊奇道:“夫君还能医假胡子?”

    “你说呢!”

    “还真是没想到呀!”顾清苑惊叹道:“我真有福气竟然找了个万能夫君。”

    “你才知道。”夏侯玦弈听了瞥了顾清苑一眼。

    看着夏侯玦弈的表情,顾清苑轻笑道:“我家夫君还真是不经夸。”顾清苑说着,眼里满是期待道:“夫君,我这次是不是立了功了?”

    “是!军师立了大功了。”

    “那,是不是有什么奖赏?”

    “有。”

    “真的?”顾清苑眼睛大亮,“那我可不可以…?”

    顾清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侯玦弈淡然打断,“奖赏无法自己要求,因为为夫已经准备好,不能更改了。”

    顾清苑听了挑眉,“准备好了?是什么?”

    “奖赏就是为夫的身体。”

    夏侯玦玦弈话出,顾清苑的嘴巴抽了一下。她犯了错的时候,就让她肉偿!她立了功,他夫君就用他自己的身体奖赏!惩罚和奖赏,都在床上完成,这…。可以说是一视同仁,还是对错不分呢!

    看着顾清苑沉默下来,夏侯玦弈正色道:“娘子,对着奖赏不满意?”

    “不是很满意。”顾清苑叹气,“既然是奖赏,却还要我出力,这很不划算呀!”

    听了顾清苑的话,夏侯玦弈眼眸微闪,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弧度,低沉道:“娘子确定你出力了?”

    顾清苑听言,神色不定的看着夏侯玦弈,怔怔的看着他,低声道:“夫君,你刚才是在说荤话吗?”

    “是说实话。”

    “夫君,你对床弟之事好像很得意。”

    “这要问娘子是否满意?”

    夏侯玦弈话出,顾清苑片刻怔忪,而后摇头,叹息:“男人呀!男人!某些隐晦的潜质夫君的身上竟然也有呀!唉!”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俊逸的面容,伸手把胡须重新捋了捋,郑重道:“这胡子我决定留着了。夫君如果给奖赏,就今天晚上颁发吧!”

    夏侯玦有听了挑眉,看着顾清苑唇上的胡须,低头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下,微笑道:“如果这是娘子的情趣,为夫自然乐意奉陪。”

    顾清苑听言,夏侯玦弈现在**的尺度是越来越大了。男人呀!唉…。

    陵城某处暗庄

    黑衣人看着那画好的图像,眼眸睁大,神色惊疑不定,竟然是她吗?

    “孙奇,你确定就是这个人吗?”黑衣人面色紧绷道。

    孙奇看着一直冷酷,不动如山的统领竟然露出紧绷之色,不由心里很是惊讶,不敢迟疑道:“是,小人确定就是这个人。”孙奇说完,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开口道:“统领认识这个人?”

    “素未谋面,可却并不陌生。”黑衣人眼睛微眯,莫测道。主子已经把那个人的画像送来,所以,虽然未见过那个人可对她的脸却是完全不陌生且熟悉的很呀!

    他们不止一次的听主子说起,那个人的特别,虽然是女子却不容小觑。要他们一定要谨慎对待。

    当时听了他还有些不以为然,一个女人能厉害到那里去!不过是借夏侯玦弈的势罢了!

    可现在看来,那个人是真是让人忌惮呀!

    孙奇听了黑衣人的话,有些不明,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不明白吗?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小人不敢探究。”孙奇虽然很是好奇,可却还懂得有些事知道的太多了还是没好处的,继而,也是一问,却是真的不敢探究太多。

    看着孙奇的表情,黑人嘴角扯起一抹冷硬的弧度,“你既然是主子的人,那有些事情自然该让你知道。”黑衣服说着,顿了一下,声音深沉道:“那个人,真实的身份可不是军师。”

    “不是军师?”孙奇疑惑,“那是谁?”

    “是夏侯玦弈明媒正娶的女人,他的世子妃!”

    黑衣人话出,孙奇大骇,眼眸睁大不敢置信道:“统领你是说…。那个人是夏侯玦弈的妻子?那他…他是个女人了?”

    “夏侯玦弈的妻子自然是女人。”

    “统领你是不是弄错,他…他怎么可能会是女人?不可能,女人怎么会有那样的,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孙奇无法相信道。

    “有些人,我是绝对不会弄错的,特别是伯爵府的主人,那更加不会弄错。”

    听着黑衣人肯定的语气,坚定的表情,孙奇惊疑不定,“竟然是女人?一个女人竟然有那样的气势…真是从未见过,更是从未想过呀!女人也是可以那样肆意,张扬的吗?”

    “别的女人或许不会,可这位世子妃的不同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黑衣人冷笑。

    孙奇听了沉默良久,开口道:“这样的女人算是聪明不凡,可却也太没规矩了,夏侯玦弈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呢?”孙奇说着,抬头看着黑衣人怀疑道:“不过,那些话或许根本就不是他想出来的,是夏侯玦弈早就策划好的,她只是代为说出来而已吧!”

    黑衣人摇头,“主子曾经说过,对于这位世子妃千万不要小看。能让主子给出这评论的话,就证明她是真的有不凡之处。所以,我倒是感觉,那些真的是她本人说出来的。”

    孙奇听了不敢再反驳,可是心底却是怎么也无法相信。

    黑衣人看着孙奇的神色就知道他并不相信,不过,他却没在多少什么。暗道:看来是真的有必要给主子报备一下了。

    顾清苑的言论一出,陵城就离时陷入了令一躁乱中。陵城百姓迅速聚集。而其地点就是姬家。

    姬林听着众人七嘴八舌传递着顾清苑的话,脸上的表情有激动,有兴奋,有期待,恍惚等各种复杂的神色。

    姬林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放松了下来,那种站在顶风的压力,心里的紧绷也终于得到了缓解。如果最后的结果真的会如那个谋士说的那样。那这结果比他最初预想的还要好,还要完善。看来,夏侯世子他是真的想要让陵城好,想让老百姓过的好。

    “姬大当家的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去了庄园的那个老人开口问道。

    老人开口,所有的人也瞬时沉寂了下来,都一致看向姬林。

    姬林看了一眼众人,没有回答,转而看着老人,正色道:“吴老,你感觉那个谋士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老人抚这胡须,若有所思道:“那人好的坏的完全不回避,而且态度也是同样的,如此倒是让我觉得他能相信。”

    姬林听了点头,“那么,我们就开城门。”

    “姬大哥,吴老,我们就这么开了城门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兆麟开口,接应道。

    “兆公子觉得不妥?”吴老问道。

    姬林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我只是担心,他们说的听着很是不错,可等到我们开了城门后,他们却不给我们兑现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们做什么可就真的难了。”兆麟担忧道。

    姬林听了,正色道:“兆老弟想的倒是也不无道理,从人心的方面来说,我们毕竟没和夏侯是世子打过太多的交道。且这事儿也是非同小可,容不得一丝疏忽,小心谨慎是对的。”

    “不过,如果从实际出发的话,夏侯世子既然是皇上派来平陵城之乱的,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在事情出现回旋的时候,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情来。毕竟那样一来,对我们没什么好处,对他也更加的无益,所以觉得夏侯世子他绝对不会反悔,冒这样的险来蒙骗大家。”

    吴老听了点头,赞同道:“我认同姬大当家说的。”

    兆麟听言,垂下眼帘,眼里溢出一抹讽刺,不过就是怕死罢了!说什么相信。看来他们这是被那句屠城给吓住了。兆麟想着,眼里闪过精光,那个谋士还真是敢说呀!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竟然有这样的手腕。

    吴老想起过往,长叹一口气,“两个月了,陵城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是呀!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姬林深有同感道。

    “既然姬大当家和吴老这么说,那我马上就组织一下群众去各家通报一下,明日我们就开城门。”一个年轻人,正色道。

    “好,就这么办吧!”吴老回应。

    “好,那我就去了。”

    “去吧!”

    “等一下。”兆麟看着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城门,立即开口阻止道。

    “兆公子可是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年轻公子神色带着敬重道。

    “不,我只是想问吴老一句话。”兆麟说着,看向吴老,郑重道:“吴老,那位谋士可有说过,事后绝对不会再追究我们这次反抗朝廷的刑事责任了吗?”

    吴老听了一愣,继而摇头,“这个,他倒是没有绝对的保证过。”

    闻言,兆麟神色凝重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他们秋后算账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兆麟话出,所有的人怔住。心里开始忐忑。

    兆麟看着他们的神色,正色道:“所以,我认为既然要开城门,那么就要先把很多事情真实的确定一下,能得到绝对的保障再开,不然,对我们很不利。”

    “兆公子有什么建议?”吴老问道。

    “我觉得等下我们几个人再去一趟夏侯世子那里,告诉他我们同意开城门。不过,我们希望在开城门的那天,他能当着全城老百姓的面给句,说:绝对不会再追究我们任何一个人的责任。同时,我们也希望在我们去开城门的时候,夏侯世子也能带着人开始履行他的承诺,开始给那些受到迫害的人补偿。”

    “我们双方同时进行,这样更为保险,也不会留下什么后患。你们呢觉得怎么样?”

    兆麟话落。有人已经点头,赞同道:“我觉得兆公子说的不错,这样更安全。”

    “我也觉得这样不错。”

    姬林看着一致赞同的众人,看了一眼兆麟,虽然他说的很是在理,而且,句句也好像都在替老百姓着想。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现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兆麟好像很不希望陵城的危机就这么快就解决了。

    他好像故意想拖延一些时间似的。姬林想着皱眉,是他想多了吗?还是,兆麟他早已存了什么不良的想法?

    “姬大当家你说这…?”吴老有些拿不定主意道。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我们等下就去一趟夏侯世子那里吧!”

    “如此最好。”

    刚决定的事情,因为兆麟的一番话,又开始了新的迂回。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