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26章

嫡女风华 第226章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26章

    李家

    顾清苑和夏侯玦弈来到李家,进门就感觉李家气氛很是凝重,可以说很是压抑。李谨,李智,李泓这个时辰竟然还都在家。看到她和夏侯玦弈过来有些惊讶。虽然努力做欢迎状,只是脸上的笑意很是勉强。而李泓却是一点儿笑意也有,甚至看到顾清苑的时候,眼里还带着复杂却清楚的阴霾。

    看此,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夏侯玦弈自然也看出了,可神色却是一点儿波动都没有,只是看着李谨淡淡道:“相爷可在?”

    “在,父亲在房,我带你们过去。”李谨应道。

    夏侯玦弈微颔首。

    房

    顾清苑进入房就看到李翼紧皱的眉头,还有同样凝重的神色。看此,顾清苑确定看来是出什么事儿了。

    “父亲,世子爷和清儿来了。”李谨进门开口道。

    “嗯!”李翼点头,收敛神色,看着顾清苑完好的样子,眉头松了一些,起身,“世子,清儿,坐吧!”说完,看着神色焦灼不定的李谨道:“你去忙你的吧!”

    “是,那儿子先去了。”李谨转头对顾清苑,夏侯玦弈微微颔首,继而转身疾步离开。

    “清儿,身体可还好吗?”李翼开口,关心道。

    “嗯!我很好外公。”顾清苑轻笑回应。

    “那就好。”

    看李翼神色沉重的样子,顾清苑凝眉,“外公,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闻言,李翼抬眸,沉默了一下,开口:“李雪不见了。”

    听言,顾清苑微怔,继而了然,是因为不想跟外公离开京城,而逃出李家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情?”

    “侯爷寿宴那天,你舅舅,你智表哥当值不在家,李泓也外出了。家里就剩下李雪一人,她就带着丫头出府了。现在已经四天了。”李翼面色冷硬道:“她房间里的钱财已经都不见了,看来她是早就准备好了离开李家。”

    顾清苑听完,若有所思,四天!一个女子带着一个丫头离开四天了,还没有找到其下落,踪迹!这代表什么?

    代表李雪应该还活着。只是怎么活着却让人心焦。最好的情况就是她隐匿的很好,目前还很安全。再一个,就是她是被人藏起来了,已经处于危机之中,或许已经遭遇每个人心里已经遭遇的事情了。

    夏侯玦弈听了,却是神色淡漠的很。李雪,那个曾经想伤顾清苑的人,他饶恕她一次已足够。其他,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

    夏侯玦弈那清冷,漠然的神色。李翼收入眼底,已经知道他是什么态度!心里叹气,虽然觉得对不住清儿。但是,他曾是真的想过请夏侯玦弈帮忙找寻一下李雪,凭着夏侯玦弈的能力他一定可以找到李雪的踪迹。

    只不过,李翼心里却也清楚,因为李雪对顾清苑做的事情,他是绝计不会出手的吧!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夏侯玦弈的态度,李翼明了,顾清苑也清楚!而就顾清苑自己而言,她确实对李雪会如何没有任何感觉!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李雪已经不小了。既然一切都是她自己决定的,那,后果如何就该有她自己承担。

    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沉寂。

    沉寂片刻,夏侯玦弈起身,神色淡漠道:“清儿过两天要随我去陵城,今天清儿特别来看望一下相爷。相爷如果没什么要对清儿交代的,我们就先告辞了。”

    夏侯玦弈说完,伸手扶起顾清苑,对李翼微颔首,转身往外走去。

    李翼看此,微愣,继而起身,唤道:“清儿。”

    顾清苑顿住脚步,转头,“外公。”

    “清儿,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李翼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一抹愧疚。

    “好,外公也好好保重!”

    “嗯!”

    李翼点头,顾清苑转身随着夏侯玦弈离开。

    李翼站在原地,看着夏侯玦弈毫不避讳其他,把顾清苑圈在臂弯中,那全然保护的姿态。还有他身后除了麒一,麒肆明显又增加的几名护卫。李翼叹息:韦家一族,除了宫里的韦贵妃,其他都已经消失无踪了,至于为何失踪,又去了哪里?他心里清楚的很,而京城的人也都心里有数吧!

    这,就是那些人伤害清儿要付出的代价!如此相比来看,雪儿在做出那样的事情还能完好无损,已经是那个男人最大的仁慈了吧!如此,他如何还能妄想他能帮助他寻找雪儿呢!想着,李翼苦笑。

    那个男人是注定的王者,手腕,能力,魄力,狠辣且冷酷他都不缺。杀伐果断,绝对不容挑衅,从不优柔寡断。

    他也从不掩饰他的狠辣,可却不会让人觉得暴戾。因为,他只要动手就一定会有缘由。继而他的铁血皓腕,除了让人越发的敬畏,却不会让人感到惊惧,惶恐不安。毕竟只要你安分,他一般很低调,低调到近乎神秘的程度。可,你一旦犯错,被他不容,那马上就会沦入地狱,绝地不会再有回旋的余地。

    如此冷清,冷心的男人,清儿却能得到他全然的守护,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奇迹吧!也希望清儿以后能过的幸福。

    夏侯玦弈和顾清苑从李翼的院子出来,就看到李泓站在门口,看到他们疾步走了过来。

    顾清远看着挑眉,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他们吗?

    然,李泓还未走到顾清苑身边,就被麒肆给拦了下来。

    李泓皱眉,转头看着麒肆,神色冷凝“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李公子如果有话在这里说就好,世子妃能听到,不需要再靠近一步。”麒肆面无表情道。

    闻言,李泓的眼里闪过冷色,脸色紧绷,“让开!”

    李泓那明显不满的模样,却没有撼动麒肆分毫。麒肆丝毫没有移动,就连脸上那客气的笑意都没减去一分。

    顾清苑看了一眼李泓,面色淡然,转头看着夏侯玦弈道:“走吧!”

    夏侯玦弈点头。

    李泓看顾清苑见到他被护卫如此对待,不但不阻拦,还完全的无视,更是连问都不问一句就打算那样离开。脸色瞬时沉了下来,咬牙道:“顾清苑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李泓那质问的口气,让夏侯玦弈眼眸暗沉,顾清苑倒是有些真的有些讶异了!转眸看向李泓看着她时,眼里那显而易见的谴责。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要质问,要谴责,恐怕还轮不到他李泓吧!她不是应该比他更有立场吗?

    他自说自话的向祁逸尘传递那莫须有的言辞,说什么她希望祁逸尘娶李雪为妻。这样的谎言近乎无耻。

    “二表哥想我说什么?问你为何向祁逸尘说那句无中生有之言吗?”顾清苑清冷道。

    顾清苑话出,李泓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可也就瞬间,而后就一脸刚正道:“这么说你都已经知道了。”

    “是!二表哥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没什么要说的,我是对祁逸尘那么说了。我也知道说那样的谎言不对。但是,我也是迫于无奈,我想要雪儿留下。”李泓理直气壮道:“虽然我是撒了谎,可是我觉得凭着雪儿,也不会辱没了祁逸尘。”

    听了李泓的话,顾清苑觉得她没什么需要说的了,点头,“既然李公子觉得没做错什么,那就继续按着你想的去做吧!你忙吧!我们不耽误你了,告辞!”

    顾清苑那淡然无谓的态度,没有来的让李泓感到难堪,比起被斥责几句,这样的无视让人更加难受,李泓神色越发难看,声音染上火气,“顾清苑你是在装糊涂吗?雪儿她已经离开出走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我还需要忙什么,我就是做的太多还有用吗?”

    顾清苑听了,转眸看了一眼麒肆,“麒肆,给他一刀,不要弄死他,留他条命!明日,带着他去王大人家,向王家二小姐提亲!”

    顾清苑话出,麒一迅速低头,夏侯玦弈眼里暗沉之色减淡,麒肆嘴巴剧烈抽搐,动作却是毫不迟疑,大声应是,迅速出手,手里的长剑急速向着李泓刺去。

    李泓眼眸睁大,被顾清苑那句话惊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刚欲说张口,却被麒肆凌厉的剑势转移心神,快速闪躲,大怒,“顾清苑你疯了…”

    看着李泓狼狈的闪躲着麒肆的攻击,顾清苑脸上扬起淡漠的笑意。

    跟麒肆的武功相比较,李泓只有闪躲的份,就那也是麒肆手下留情的条件下,要不然,李泓是一招也接不住。

    片刻,李泓已经只剩下喘息的份儿了。

    “麒肆。”

    顾清苑声音起,麒肆迅速收住。

    顾清苑看着气喘吁吁的李泓,淡然道:“明天去提亲吧!如果你没空的话,我可以派人先去王家代你定下。”

    “顾…顾清苑。你疯了,你竟然让护卫对付我?还有,我凭什么要去王家提亲?”李泓恼火道。

    “是呀!凭什么呢?”顾清苑轻笑道:“可遥想当初,李雪对我出手!李公子却能轻易的抹去,就算是记起也只是简单的一句抱歉而已!那么,为何现在对于我对你出手,就反应如此激烈呢!觉得我是疯了呢?这样对比,李公子你不觉有些不公平吗?”

    “还有,李公子让祁逸尘来李家提亲的时候,可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很,对于这种安排他人姻缘的事情,可是一点儿负担都没有。那,为何轮到你自己的时候,就要问一句凭什么了呢?李公子,你这样算是严厉待人,却宽容待己的最佳典范了吧!”

    顾清苑话出,李泓脸色开始有些青红交错,“顾清苑,你这是在记仇吗?”

    “记仇?不,我一般不会太记仇,因为只要有能力我一般当时就报了,绝对不会留着那股火气过夜!所以,我既然当时放过了李雪,我就不会再利用那件事儿追究她分毫!当然,她从此于我只是一个陌生人,不再存在任何情意一说。”

    “既然如此,现在你让你护卫如此又是为了那般?”

    “只是想告诉你一个句话,己不欲食勿施于人!你自己都无法接受的事情,凭什么要人家接受。”

    “你说的是祁逸尘的事情?”

    “你心里应该清楚。”

    “顾清苑你这么说不公平,那个王小姐如何能跟雪儿相比较。”李泓想起王家小姐那丑陋的容貌,嘴巴紧抿。

    “李泓,如果你要祁逸尘向李雪提亲,最起码你要问一句他是否喜欢,他可愿意?相信,这也是有人给你定亲前,你一定要的吧!”

    顾清苑淡漠道:“而且,现在你所谓的王家小姐比不上李雪之言,除了容貌上这样浅显的对比之外,也没有其他了吧?”

    “那么,想来你也不知道,她是否敢和李雪一样毫无理由的想杀掉他人。也不知道,她是否和敢李雪一样,敢无视家里所有的长辈离家出走,让家里所有关心她的人,日夜担忧无法安枕呢?如果,这些王家小姐都不敢做。那,你来告诉我,李雪和王家小姐到底是谁不如谁?”

    李泓听了一噎,哑口无言。

    顾清苑看了他一眼,“李泓,做事儿凭心,不要什么都想的太理所当然,没有人欠你。”

    顾清苑说完,拉着夏侯玦弈的手离开了李家。

    出了李家,上车直接去前往顾家而去。

    马车上,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的小脸儿,随意道:“怎么?还在为李泓让祁逸尘娶李雪的事情不高兴吗?”

    闻言,顾清苑摇头,“李泓希望祁逸尘娶李雪我没什么不高兴,我只是不喜欢他太过违心,也不喜欢他那样带着利用,胁迫的手段罢了!”

    夏侯玦弈听了挑眉,想到什么,神色变得有些莫测!

    顾清苑说完,看着夏侯玦弈忽然变得有些古怪的脸色,微愣了一下,继而想到什么,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随即隐没,脸上带着一丝感慨,叹气:“不过,人心是歪的,都是长偏了的。不自觉的就会偏私。就如我,很不喜欢李泓那样强迫性的做法。可是,对我家夫君那时坚持和我定亲的做法,却感到有一种男人霸气之感,像个英雄,特别令人折服,让人心动!”

    顾清苑话出,夏侯玦弈嘴巴歪了一下,看着顾清苑眼里带着一抹嗔怒,轻哼道:“说的倒是好听,那个时候不知道是那个千方百计的想逃离本世子的身边。”

    “那不是逃,那是情调,情调!”

    “娘子的情调还真是特别。”

    “因为夫君就喜欢我的特别呀!”

    “本世子可没这么说过。”

    “可夫君看起来就是这么想的呀!”

    “巧舌如簧的坏丫头!”

    “谢夫君夸奖。”

    看着顾清苑那巧笑倩兮的模样,夏侯玦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心里亦盈满感激,他从不信鬼神,天地之说!可现在他真的感激上苍,让她还能这样留在他的身边!

    伯爵府

    老侯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主院里,脸上褪去了以往嬉笑怒骂之色,带着一丝沉重,神色看起来还有些恍惚!院子里面静悄悄的,下人都被遣散下去,只有周麒一个人站在老侯爷身后。

    周麒看着老侯爷那沉寂的样子,想起驸马今早进府说的事,周麒的心里惊疑不定。郡主在公主府忽然失去了踪迹,已经两天了都没找到任何的影踪。所以,驸马特别找到老侯爷,希望老侯爷能派人一起帮忙找寻。

    郡主失踪,这怎么也算是一件大事儿!周麒本以为老侯爷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派人去找。然,让他意外的是,侯爷竟然无动于衷,甚至还提出让驸马和大公主他们一家人离开京城的话。

    这让驸马很是惊,也很是不敢置信!对着老侯爷就是一番质问,甚至连不容他的话都说出来了。

    同样的周麒也有些惊讶,他了解侯爷,侯爷看起来如老顽童般,可却很重情意。而侯爷看似对驸马很是冷淡,可在驸马不在京城的这些年,老侯爷对他却是颇为牵挂,只是侯爷从未表现出罢了!

    老侯爷如此,怎么会对郡主失踪的事情表现的那样反常的,还忽然提出了让驸马离京城的话。这很不符合老侯爷的秉性。周麒想着神色不定,难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周麒想着,心里过滤着各种可能性。

    听驸马的描述,府里的小厮,丫头他们都问过了几百遍了,没一个发现郡主离府的。而且,郡主房里的各种钱财,衣物也都在。如此来看的话,郡主绝对不是主动离家的。

    那么,郡主怎么会无故不见了呢?是被人给劫持了吗?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进入公主府劫人。而且,郡主才刚会京城不久,应该没结下什么仇家才是吧!包重要的是,公主府那么多护卫,还有暗卫,就算要劫持郡主,怎能连他们都没察觉到分毫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个人绝对不会无缘由的凭空消失的,可到底有谁有那个能力,能在那样戒备下无声无息的带走郡主呢?

    周麒想着,眉头紧皱。忽而,眼眸大睁,脸色遂然一变,眉心猛跳,心口紧缩,因脑子里忽然涌现的念头,浑身迅速冒出一身冷汗,腿有些发软!

    世子妃被人谋算差点儿失去性命,世子大怒。周麒早就想到了,世在大怒之下,有人一定要见血。果然不出所料,两天后,韦家一族被灭,二皇子忽然残疾。

    当时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他就觉得心头发紧,为世子爷那冷骇至极的手段。

    不过,韦家,二皇子之后,京城就再无其他事出,周麒也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可,没想到的是在这节骨眼上,竟然得知郡主在那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消失。还有那几乎相同的无声无息的失踪方式。

    这,如何不让人心惊胆战!难道,郡主也曾参与了谋害世子妃的事情,而现在已经被世子爷给…

    想此,周麒倒吸一口凉气,手心冒汗。再想侯爷的反应,周麒暗道:难道侯爷都已经知道了吗?如果是的话,那,一切可就真的说的通了。侯爷心里现在一定很难过吧!

    不过,想想世子爷的那个性子,再对比韦家的下场,周麒叹气,这结果怕是已经手下留情了吧!如果不是侯爷在,驸马府怕是也要就此沦陷了吧!

    柳家

    “琳儿,我可怜儿女儿呀!老天它可真是天不公平了,呜呜…你又没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为何它要这么折腾你呢!”

    柳大奶奶看着越发单薄的女儿,痛哭道:“酒楼的事情差点儿要了你的命。好在,皇恩浩荡,贵妃恩典,二皇子疼爱,给了你皇子妃的位置,现在婚期马上就要到了,你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那曾想,二皇子他竟然就出事儿了呢!”

    柳大奶奶抹着眼泪,哭道:“一出事儿,还是那么大的事情,竟然双腿废了,呜呜…。他那样要让我的女儿怎么办呀!我女儿后半辈子难道都要守着,那样一个残疾之人过一辈子吗?这…这对我女儿太残忍了…”

    柳琳儿听着柳大奶奶悲戚,替她叫屈的话,神色淡漠,面色很是平静,可眼里溢出一丝森冷,莫测的开怀笑容!那副模样看起来诡异至极,让人看了不由毛骨悚然。

    柳琳儿看着柳大奶奶哀戚的样子,转眸,眼睛看向不明方向,神色莫测,心里涌现疯狂的笑意,南宫夜残了,他竟然残疾了…。哈哈哈…。老天果然开眼,真是开眼。他残了可真好,如果他要是好好的自己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

    特别在她前几天确定了某个事后,南宫夜的残对她来说,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她柳琳儿翻身的时候到了,那些曾经笑话的人等着吧!好好的等着吧!

    伯爵府

    房中,夏侯玦弈看着慕容烨道:“准备离开了?”

    “嗯!”

    “这次准备去哪里?”

    “先去一趟海域,看看我和陌儿曾经住饼的地方。”

    “慕容烨不想和祁逸尘一样,就马上闭嘴!”

    “呵呵,夏侯玦弈你可不要太过分了,陌儿已经在你身边了,本王说两句都不行呀?”

    “你说呢?”

    “知道了,大不了本王不在你面前说不就好了。”

    “慕容烨…。”

    “夏侯玦弈不要太霸道了,要不然,本王就…”

    “就如何?”

    “本王就天天鼓动陌儿离开你。”

    夏侯玦弈听了瞪了他一眼,冷笑。

    慕容烨有些挫败,憋屈,眼眸阴沉,“真是让人不甘心。”

    “你就继续不甘心吧!本世子不阻止。”

    看着夏侯玦弈那自得的样子,慕容烨咬牙!懊死的!真是让人恼火!

    “本王要向陌儿告状去!”慕容烨说着起身,往外走去。

    夏侯玦弈听了没有说完,也没有阻止,任由慕容烨走了出去。

    片刻,慕容烨黑着脸儿又回转回来,看着夏侯玦弈眼睛微眯,“夏侯玦弈,算你狠!”

    夏侯玦弈听了挑眉,神色自若的品着手里的茶,嘴角扬起一抹轻笑。那个丫头在意他们,他可以接受!不过,却也已是最大限度。想随时见到那丫头,那是白日做梦!

    “夏侯玦弈,陌儿可知道你是如此狭隘之人吗?简直就是小人。”

    “知道!我家娘子偶尔对本世子别称,小心眼夫君。”夏侯玦弈毫不避讳道。

    然,慕容烨听在耳里,神色却是更加难看。磨牙!夏侯玦弈这厮,他还能再无耻些吗?那口气分明是气人的炫耀!让人恼火至极!

    “本王走了。”

    “不送。”

    “夏侯玦弈,认识你本王可真是不幸。”

    “彼此彼此。”

    “哼!本王过些日子就回大元。”

    慕容烨话出,夏侯玦弈眼里闪过什么,“有动静了。”

    “嗯!好玩儿的事情开始了,本王也回去凑个热闹!”慕容烨说着顿了一下,瞥了夏侯玦一眼,“也顺带为陌儿做点儿事儿。”

    闻言,夏侯玦弈挑眉,“那你就好好努力吧!”

    “果然小人,对你有利的事情,你怎么不那么忌讳了?你怎么不说不准本王提起陌儿了?”

    “对本世子有利,同样不也是对你有利吗?”

    “可出力的却只有本王。”

    “来日方长。”

    夏侯玦弈话出,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有些东西不言而喻。

    在慕容烨离开的第二天,夏侯玦弈也带着顾清苑往陵城而去。

    陵城一篇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