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9章 胡氏母女

嫡女风华 第209章 胡氏母女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章节名:第209章胡氏母女

    顾家

    去伯爵府的事情,老夫人头一天晚上就让人给两个妾室打了招呼。继而,在去伯爵府的这天,两方妾室天还不亮就火速的忙活起来了。两人忙活着交代拾掇女儿的穿着哦,忙着交代女儿如何说话,到了伯爵府如何应对。两人做着相同的事情,只是着重点儿却有些不同。

    何氏拿着一件做工精致,样式精美,华贵的衣裙。脸上扬起欢喜的笑容,看着顾云儿道:“云儿你今天就穿这件衣服去。”

    “娘,今天就要穿吗?”顾云儿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何氏手里华美的衣裙,眼里满是欣喜,又有些不确定道:“可是,会不会太过明显了——泄露了我们的心思。让顾清苑看了就会对我产生戒心?”

    “傻女儿,你就算是不穿这衣服,顾清苑就会喜欢你了?”

    顾云儿听了有些不明,“她为何不喜欢我?”

    何氏看女儿有些不明的样子,抚着女儿娇美如花儿的容颜,轻声道:“云儿,想当初在厉城的时候,你和胡氏的两个女儿同是庶女,可为何顾清雅,顾清素特别容不得你,事事针对你,时时盯着你找你麻烦?而你父亲对你比起那两个庶女也多了一份儿看重,这原因是为何你可知道?”

    何氏说着,不等顾云儿回应,冷哼道:“顾清雅,顾清素之所以容不得你。不就是因为你比她们长的漂亮,把她们都给比下去了。而你父亲之所以看重你,也是因为你颜色好。想你能嫁的好些,给他拉拢对他有利的人罢了!”

    顾云儿听了脸上没一丝惊讶之色,更没有意外,只是皱眉道:“娘,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可是顾清苑也会因为女儿的容貌,对我不喜吗?女儿听说她长的也很是漂亮的呀!”

    “漂亮?这话你可是从府里下人说的?”

    顾云儿点头,“是呀!”

    何氏眼里溢出嘲讽,“顾清苑现在是世子妃了,府里的那些下人巴结她还来不及,那里还会说她一句不好。而你我也没见过顾清苑,谁知道她们说的是真的假的的?”

    顾云儿听了若有所思,“夏侯世子能娶顾清苑为正妃,想来她长得不会差才是。”

    “这倒也是,不过,就算她长的不错,能比的过你吗?云儿就你这容貌,身段,在厉厉城的时候就没有几个女子能比的过你。娘相信在这京城云儿也绝地是出挑的。而女人的心里都是善妒,顾清苑看到比她还要出色的你,她能喜欢你吗?”何氏正色道。

    闻言,顾云儿神色不定,看顾清雅和顾清素对她的态度,顾云儿凝眉,说不定顾清苑还真的不会喜欢她。想着,心里叹气,抚着自己的脸颊叹息,难道她长的美也是错吗?

    “云儿,既然顾清苑注定不会喜欢你了,那么,我们又何必藏着,掖着呢!再说了,我们能进入伯爵府一次可是不容易的,如此就更不能轻易的错过了,要抓住机会好好的表现自己,重要的是让夏侯世子看到你的美,让他为你着迷,让他纳你入伯爵府才是最重要的。”何氏深感睿智道。

    顾云儿听了何氏那直白的话语,不由的羞红的脸颊,很是不好意思道:“娘,看你说的…。”

    看着女儿那羞怯,却更加动人,引人怜爱的模样,何氏不由叹息,这样一副花容月貌可惜却托生到了自己的肚子里。要是她托生到李娇的肚子里,那现在伯爵府的世子妃哪里还轮得到她顾清苑。那世子妃的位置非自己女儿莫属。

    不过,顾云儿有她这样一个妾室生母,或许她是不幸的。可反之,她有顾云儿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却是她翻身的最大资本。只要云儿能进入伯爵府,那自己可就是正室了。那时候,她们母女算是双赢呀!

    想着,何氏眼里满是无法抑制的激动,急切道:“云儿,你赶紧去换了,让娘再给你梳一个好看的发髻,好好打扮一下。”

    “好。”顾云儿拿起衣服,转身进入内间,眼里也带着期待。

    另一边,胡氏看着打扮妥帖的一个女儿点头,“不张扬,不寒酸,很好。”

    顾怜儿拉着身上的衣服,有些不高兴道:“姨娘,我们今天去的可是伯爵府,穿这样真的合适吗?”

    “就是因为去的是伯爵府才要你们穿成这样。”胡氏淡淡道:“今天这个日子,可是那对母女盼了好久的,凭我对她的了解。今天顾云儿一定会盛装打扮,光彩照人,艳压群芳的出现。而,你容貌不及她,又何必去抢那个风头呢!她想让我们做绿叶,那我们就如她意做一个安分的绿叶给她看。”

    顾怜儿听了更加的不喜,甚至带着一丝恼火道:“姨娘,你真的就那么怕那个何氏吗?你跟她一样可都是妾。而且,你还生下了哥哥,比起她来姨娘不是应该更有底气吗?可你为何总是要低她一头,事事都对她唯命是从听她的安排。就因为你这样软弱,你看看那个何氏从来到京城后,是越发的趾高气扬了。对你高呼低斥的,都摆起正室的谱了。”

    何氏听了顾怜儿对她怒其不争,近乎斥责的话语,一点儿也不生气,反倒露出一丝笑意来,“怜儿,要对付何氏我有的是办法,随便一个就可以弄死她,只不过我不想那么做而已。”

    闻言,顾怜儿不明,很是疑惑,惊疑不定道:“为何?姨娘为何不对付她?”

    “呵呵,我和她同是妾室,就是再厉害还能越过曾氏去!在曾氏的眼里我们都是她的眼中钉。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何氏整个高低。相反,我倒是希望何氏能活的久一点儿。毕竟有她这个笨蛋在前横冲直闯的,才能让曾氏没有太大的经历来对付我这个生下儿子,能威胁到她的妾室。”

    “坦白的说,因为有她可是让我减少了很多危机。而你们也因为有那个相貌出众的顾云儿在前面挡着,才让顾清雅,顾清素少找你们很多麻烦。”

    顾怜儿听了恍然,“原来如此,怪不得在厉城的时候,姨娘不让我们装扮的太过精致了,原来就是担心被顾清雅,顾清素给嫉恨上了。”

    胡氏轻笑,“不让顾清雅,顾清素注意到你们只是其一,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让曾氏觉得你们威胁到她的女儿。让她膈应你们,想法对付你们,毁了你们。本来看胡氏,还有她那个女儿的势头,我都准备好看曾氏给她们什么样的下场了,可是,没想到曾氏竟然提前死了。让她们母女逃过一劫,呵呵,我还真是有些失望。”

    “姨娘,那现在呢?曾氏和顾清雅,顾清素她们都已经不在了,我们还在顾忌什么,直接弄死胡氏和顾云儿岂不更好,省的她们威胁到我们。”顾怜儿神色平静的说着狠厉之言。

    而胡氏对女儿的言辞,脸色丝毫没有变化,眼里甚至还带着一丝赞扬,“姨娘这么做自然是有缘由的。你等着看吧,她这个时候越是得意,等以后就会死的越惨。”

    顾怜儿听了所有所思,“姨娘,难道她们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不成?”

    “呵呵,怜儿就是聪明。”胡氏夸赞道。

    胡氏的夸赞,让顾怜儿笑开来。

    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轻笑道:“如果不是她们还有用,在来京城的路上我就做掉她了,根本就不会容许她回到顾家,更不会由着她骑到我的头上来,而我之所以留着她们…。”

    胡氏的话还未说完,顾怜儿就急声道:“姨娘,你先别说,让女儿先猜猜。”

    “好,呵呵…。”

    “在厉城的时候,姨娘用她们来挡祸,来转移曾氏和顾清素,顾清雅的注意力。那这次在顾家,可是用她们来应对顾老夫人的刁难吗?”顾怜儿认真道。

    顾怜儿说完,胡氏摇头,心里叹息,女儿是聪明的可还是太年轻了,经历的不够多,看的不够长远呀!

    看胡氏摇头,顾怜儿凝眉道:“怎么了?可是女儿说的不对吗?”

    “不,你想的也没错。只是太表面了。”

    “难道她们还有其他用途吗?”顾怜儿不明白。

    “当然,她们还有大用途。”胡氏神秘一笑。

    “是什么?姨娘你告诉我嘛…。”

    顾怜儿话出,一个清脆的少女声传来,“告诉你什么呀?怜儿你又缠着姨娘问什么问题了?”

    听到声音,顾怜儿,胡氏抬头。一个年纪大约四十五岁,容貌清丽的少女走进来,少女容貌并不是十分美丽,单和顾云儿比就差了很大一截,可却有一双很是漂亮的眼睛。杏眼眼,瞳眸如墨,黑白分明,双瞳剪水亮如琉璃。看着,你会赫然发现这双眼睛和顾清苑的很像。

    “馨儿你来了。”看着自己的大女儿,胡氏微笑道。

    “姐姐。”顾怜儿起身,拉着顾馨儿娇嗔道:“我那里有缠着姨娘了,我是在跟姨娘讨论很重要的话题。”

    顾馨儿听了抿嘴一笑,伸手点了一下顾怜儿的额头,笑道:“你这小脑袋瓜还能讨论什么重要的问题呀!”

    顾怜儿听言,嘴巴嘟了起来,不高兴道:“姐姐,你可是不要小看我,姨娘刚才还夸赞我聪明了呢!不信你问姨娘。”

    “真的吗?我妹妹还有聪明的时候呀!”顾馨儿惊讶道。

    听着顾馨儿明显取笑的口气,放开她的胳膊,看着胡氏不依道:“姨娘,你看姐姐她欺负我。”

    看着两个女儿嬉笑,胡氏眼里满是慈爱,笑道:“好了,都那么大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来,都坐下,姨娘有话和你们说。”

    “好。”两个女孩听话的在胡氏跟前坐下。

    “姨娘,刚才你们在说什么?”顾馨儿轻言柔语道。

    胡氏还未回答,顾怜儿就把刚才和胡氏说的话,对顾馨儿讲了一遍。

    顾馨儿听了,点头,轻笑道:“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姐姐早就知道了?姨娘你早就跟她说了吗?”

    “这还用说嘛!稍微一想就能猜测的到,只有你这个小笨蛋才会需要姨娘提点才明白。”顾馨儿轻笑道。

    “姐姐又笑话我。”顾怜儿很是不满道。

    “呵呵…。”顾馨儿淡淡一笑,转而看着胡氏,正色道:“不过,女儿也想不明白,那何氏和顾云儿还有什么可利用的?”

    胡氏看了她们一眼,低声道:“你们可知道,你父亲让我们回来京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不是侍奉老夫人吗?难道还有别的原因?”顾馨儿凝眉道。

    “呵呵,你父亲要真是如此孝顺的人就好了。可惜他不是。”胡氏眼里带着嘲讽,“他的真正目的,不过是想用我们当棋子来对付顾清苑罢了!”

    闻言,顾馨儿,顾怜儿两人大惊。

    顾馨儿神色不定道:“姨娘,这话从何说起?而且,顾清苑现在是伯爵府的世子妃,父亲怎么会想和她对上呢?”

    “这就要从曾氏的死说起了。”

    闻言,顾馨儿一怔,随即道:“难道她的死和顾清苑有关系。”

    女儿的敏锐,让胡氏很是满意,“不错。”

    “姨娘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顾怜儿急不可耐道。

    胡氏回忆着儿子跟她说的,他跟着顾挺远来京城后,顾清苑和曾氏之间曾发生的事情,无一遗漏的跟顾馨儿,顾怜儿两人说了一遍。

    说完,两人怔在哪里,心里大骇,竟然还曾发生过那样的事情,真是让人无法想象呀!

    良久,顾怜儿叹息,“怪不得父亲提起母亲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原因竟然是这样的。”

    顾馨儿眼睛微眯,神色不定,“经历那样的危机,顾清苑竟然还活着,只能说如果不是她运气奇佳呀!都掉落山崖了竟然也没死。”说完吗,眉头皱起,“不过,顾清苑的脸上都留下疤痕了,夏侯世子怎会要她?”

    “听说,当初是留下了疤痕,不过,后来好像好了。”

    顾馨儿听了眼里闪过什么,低喃道:“如此还真是让人想探究呀!”

    “不过,现在顾清苑是世子妃了,父亲他真的打算利用我们对付她吗?这…这好像太过不现实了吧!”顾怜儿沉声道。

    “呵呵,我们都是女眷,当然不能用武力了。”顾馨儿说着顿了一下,眼里精光闪过,抬眸看着胡氏,“是顾云儿。”

    “什么意思?”顾怜儿有些不明。

    “父亲可是想用顾云儿的美色来引诱夏侯世子?”顾馨儿正色道。

    顾馨儿话出,顾怜儿眼眸睁大。

    胡氏点头,越发满意的看着顾馨儿,“不错,来的是你父亲曾经给何氏下了诱饵,说:只要顾云儿能进入伯爵府,他就扶她做正室。”

    “什么?让她做正室?这怎么可以…”顾怜儿惊呼。

    顾馨儿看着顾怜儿无法置信的样子,冷笑道:“怜儿你不必如此激动。父亲是说了这样的话,可你觉得何氏和顾云儿会得逞吗?连曾氏,顾清雅,顾清素都不是顾清苑的对手。她们怎么会有那个能力来对付的了顾清苑,太异想天开了。在我看来,父亲不过是想让她们用性命,来给顾清苑添一堵罢了!”

    说完看着胡氏道:“所以,母亲才说让我们好好的做顾云儿的绿叶这句话吧!”

    “哈哈,不错,馨儿说的不错。那你可曾想到,我留下她们的缘由是为何?”胡氏眼里带着期待道。

    “父亲让我们来京,那代表着他这是舍弃了我们,我们的生死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既然父亲如此不顾念父女情意,也不念和姨娘同床共枕的情意,那,我们又何必顾念他呢!”

    顾馨儿阴冷道:“他想利用我们对付顾清苑。以女儿看,我们不如投靠顾清苑,给顾清苑买个好,在京城落下脚对自己更有好处。反正,只要有顾清苑在,还有曾氏那个过往,父亲这辈子说不定都不会回到京城了,继而,如何让我们自己过的更好才是最重要的。”

    顾馨儿说完,顾怜儿眼眸睁大,胡氏眼睛晶亮。她的女儿果然没让她失望,她这份心机注定她一定会成大器的。只要有机会,胡氏深信。

    伯爵府

    “公主,大堂嫂,郡主请喝茶。”顾清苑看着眼前三人,微笑道。

    “好。”大公主轻笑,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

    夏樱兰喝着手里的茶,赞叹道:“弟妹这里的茶,真是好喝。”

    听言,顾清苑挑眉,她不愿意多想。可是,这话听着好像在说,伯爵府的东西比公主府的要好吗?有种别扭之感。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茶水,不好意思道:“大堂嫂过奖了。遗憾我却不是个懂得品茶的,可是浪费了这茶叶了。”

    好坏都是你说,我品不出来。自然,也无法评价你的真假。更不曾说过伯爵府的茶叶就是好的。

    顾清苑的话出,大公主眼里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放下手里的杯子,转眸看了一眼夏樱兰,淡淡道:“你什么时候也懂得品茶了?”

    听了大公主的话,夏樱兰或许心里也意识到了刚才的话有些不妥,心虚道:“媳妇那里懂得,不过,就是想在弟妹面前冒充一下风雅罢了。”说着看向顾清苑,不好意思道:“弟妹,其实,我和你一样都不懂得茶。”

    顾清苑听了心里好笑,果然想多的不是她一个。脸上却很是惊讶道:“真的?大堂嫂也不懂吗?”

    “是,我也是个不懂的。”说着脸上带着羞愧道:“本来我以为弟妹一定是个懂的。而我可是不想弟妹笑我,所以,就说了个大话,可没想到弟妹和我一样都是个半斤八两的。倒是我显得没弟妹诚实了。”说完好似又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清苑也随着笑开来,低声道:“其实,我刚才和大堂嫂一样也想说懂得。可转而一想,如果公主问我这是什么茶叶,那我可就真的傻眼儿了。犹豫了一下,我这才说了实话,呵呵…”

    顾清苑话出,一屋子的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夏樱兰笑的特别开怀。大公主也觉得很是好笑道:“我可是没想到你们这妯娌两人相像的竟然是这一面,你说,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

    夏侯絮轻笑道:“母亲,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见一家门吧!”

    大公主听了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夏侯絮,“是呀!不懂的品茶的还有一个你,你们可真是一家人。倒是我,懂了点儿可在你们面前倒是显得多余了,和你们不合群了。这是什么道理呀!”

    大公主那无可奈何,没处说理儿的样子,让屋里的笑声再次扬起,就连丫头也忍不住轻笑出声。

    顾清苑微笑,喝了一口手里甘甜清香入口的茶叶,还真是好茶叶。还真是和乐,祥和的一家人。然,这景象就和她刚才说的不懂一样,都是表象且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的假象。

    笑过之后进入正题,大公主开口道:“清儿,其实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老侯爷的寿宴来的。”

    闻言,顾清苑迅速放下手里的杯子,双眼无辜且绝对恭敬的看着大公主,一副完全等待命令的模样,“公主请说。”

    顾清苑那乖巧的模样,却让大公主眼眸微缩了却瞬间恢复亲和,温和道:“早些年,我们不在京城,侯爷的寿宴都是玦弈准备的。而且,每次都准备的很是妥帖侯爷也都很是高兴。所以,这次的寿宴还是顺着玦弈的想法办更合适。而我们呢!听玦弈的令,打打下手,尽一份孝心,也顺带的取取经。让我们一家人合力把侯爷的宴会给办好了。你觉得如何?”

    顾清苑听了连连点头,“公主说的是,我们一定要把侯爷的寿宴给办好了,只是…。”

    顾清苑的话还未说完,夏樱兰就已经接过去,高兴道:“如此可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就等着玦弈堂弟的吩咐了。有什么需要准备的让小厮知会一声就行。”说完看着大公主,赞叹道:“母亲这下可真的就两全其美了。”

    大公主脸上扬起笑意,点了点头。

    夏侯絮听了却有些不赞同道:“母亲,让小厮来好像不合适吧!要不然,我在这里候着吧!弈哥哥有什么吩咐的话,我来传达。”说着看向顾清苑,“当然,如果堂嫂不嫌我在这里打搅的话。”

    大公主听了点头,“你说的是,是我有些思虑不周了。清儿你看如何?”

    顾清苑听着大公主,夏樱兰和夏侯絮的一唱一和,脸上神色不变,心里却不由冷笑,让夏侯玦弈来办,命令着大公主这个身份尊贵的长辈,指挥着夏侯絮这个郡主堂妹。夏侯玦弈是威风了,可那落在外人眼里不显得太过自大,孤傲了吗?

    想此,叹息,脸上带着惭愧道:“公主有所不知,往年夫君办侯爷的寿宴,其实心里都很是没底。而往年的寿宴公主也都看到了,虽然寿宴说不上寒酸,可也绝对说不上面面俱到,夫君一个大男人就算是尽心而为总是会忽略很多东西。只是来贺寿的客人门理解,包容,才让一切都看起来很完美。然而,侯爷的寿宴办成那样,夫君的心里却很是难受,愧疚的。”

    说着,脸上带着期盼,眼里带着渴望的看着大公主,“而今年,公主和驸马回来京城,坦白说夫君和我的心里都松了口气。夫君说:今年的寿宴有公主和驸马两位长辈来操办的话,一定会比往年完善很多,而他和我也正好跟着学习一下,看看以往有那些没顾虑到的。而我从来没接触过寿宴的操办,这次可都要完全仰仗公主的指点和教导了。”

    顾清苑一席话出,屋里有片刻的沉寂。大公主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果然聪明的紧!这话可是完全说的滴水不漏。她和夏侯玦弈看到他们回来,不是不办,不是推托而是学习。而她作为长辈,那就是主心骨!总不好跟她一个新媳妇用一个借口,说不懂,说不会吧!

    夏樱兰听完神色不定,老侯爷寿宴,送礼可是不少且都是重礼,说的不好听那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呀!肯定是不小的一笔财富,而这钱财可都是要经过操办者的手的,就算最好要上交给老侯爷,可就是过过手也能落下不少钱财呀!她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舍弃了。这么小的年纪,却是沉稳的厉害,心思也够清明。

    夏侯絮淡漠一笑,她就知道顾清苑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她可是个精明的。

    大公主深深的看了一眼顾清苑,却只是看到眼前女子真诚的面容,虔诚求教的眼神,这模样让大公主的心口紧缩了下。她不怕狠的,不怕毒的,也完全不惧心机重的。然却最是不喜这滑不溜秋,让人完全抓不着,无从下手的。夏侯玦弈倒是真的找了个好媳妇。

    就在沉寂时,梅香走了进来,禀报道:“世子妃,老夫人和三位庶小姐来了。”

    娃子们,中秋节快乐。今天也探访了一下亲友,可惜,却也让俺悲剧了一下。俺每天坐在电脑前码字,有些腰肌劳损(中医院下的诊断,丫的!虽然俺从承认,因为感觉那是年纪大了才得到咳咳,),所以,俺今天是扶着腰去的。而那些没良心的人们呀!看到我,问了我两个问题,我瞬间哭了…。

    你怀孕了吗?

    你和你老公大战了几次呀!

    呜呜呜呜呜…。我悲剧…。我打滚,看我纤细的腰身,我怎么会怀孕!

    还有第二个,呜呜呜,我的名誉呀!解释都解释不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