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201章 渔公得利

嫡女风华 第201章 渔公得利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书房中,夏侯玦弈静静的坐在书案前,手里拿着文函可人却在发呆。对,就是在发呆!狭长的双眸不再如往日那般,浩瀚难测,幽深不明,而是盈满清晰可见的浅淡笑意!眼角那无限风情,还有嘴角那时不时扬起的轻笑,无一不彰显着男人此时的好心情。

    只是夏侯玦弈昨日还弑杀,阴沉,势必毁灭一些人的阴戾之气。今天却神奇的却又是一副神采飞扬,心情大好好的摸样,让一边的麒肆,麒一不由面面相觑,很是有些不适应,主子这情绪变化的也太快了些吧!不过,心里确定主子的心情的转变,肯定是和世子妃有关,因为能影响主子情绪的只有世子妃一人。只是他们好奇的是,世子妃到底和主子说了什么,让主子如此的开怀呢?

    麒肆看着忍不住想,难道他昨天和主子出的那个表现宠溺,疼爱,再说甜言蜜语的招数,主子他用了?想着,麒肆脑海里抑制不住的浮现出,主子深情款款,柔情似水的对世子妃小意的模样!想着,嘴巴抽了一下,身体止不住抖了一下,还真是无法想象也无法适应!

    不过看主子心情这么好,也许主子真的用了,而世子妃喜欢主子那样,所以,昨天一下子被主子给感动了,然后反过来对主子也说了很多好听的?如此主子今天才会如此的高兴!

    想此,麒肆不由的得意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是否可以向主子邀个功呢!就算是不给他奖赏,最起码抵了他以前的过也行呀!

    想着,麒肆给麒一打了个眼色,抬脚轻轻的走了出去。麒一会意,放轻脚步随后走到了外面。

    看到不远处等在那里的麒肆,麒一上前,低声道:“叫我出来何事?”

    “麒一,你有没有发现主子今天的心情和昨天还真是一个反差呀!”麒肆同样压低声音道。

    “嗯!我看出来了。”

    “你就不好奇吗?”

    “好奇!”

    麒一的回答,让麒肆不由微愣了下。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麒一看麒肆听了自己的回答,惊讶的样子,好笑道。

    “没有,只是有些出乎意料,我以为你会和以往一样说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主子,听主子的差遣,其他的不应该过问,更不应该探究什么的。没想到你竟然也…。”麒肆笑道。

    “呵呵呵…。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吗?而且,世子妃曾经说过,遇到反常的事情时候,多看一些,多想一些,没什么坏处!”麒一轻笑道。

    闻言,麒肆瞪眼,“世子妃都没提点过我。”

    “世子妃说你不需要提点。不过,却让我以你为例,告诉我主子的事情什么能关心,什么不能关心。更不要随便参与,看看你被罚的次数,我深感世子妃说的很对呀!”

    麒肆听了嘴巴抽了一下,随即哭丧着脸儿道:“世子妃她偏心。”

    麒一听了脸上笑容扩大。

    麒肆看麒一那拽样儿,咬牙,“麒一你少给我得意,我告诉你这次主子之所以心情那么快变好,我可是立了不小的功劳。”

    “你的功劳?”麒一眼里满是怀疑道。

    “当然是我。”说着麒肆把他给夏侯玦弈出的主意,还有心里的猜测给麒一讲了一遍。

    麒一听完神色不定,“麒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你觉得主子是能说出那些话的人吗?还有世子妃,她…她也不是那种因几句话就会感动的人把!”说着麒一肯定道:“你想太多了。”

    “可我感觉一定就是如此,所以,我想着要不要去主子面前邀功功呢!”麒肆眼里透着期待道。

    麒一看着摇头,诚心劝解道:“麒肆,聪明不要反被聪明误,你忘了上次主子大婚你做的事情了?”

    听言,麒肆一噎。

    麒肆呀!麒肆!如果他真的敢上前邀功,他可真的有悲剧了。而且,他也实在是太高看夏侯玦弈这位,对感情的告白还处于幼稚园阶段的主子了。对于夏侯玦弈来说让他表现出如偶像剧里那情圣似的男主,他还真的是差了很远呀!

    不过,他确实是用了麒肆给他出的主意,只不过是刚开始就已失败告终了。所以,如果麒肆聪明,最好不要想着邀功还是赶紧隐没自己,祈祷夏侯玦弈忘记他昨天出的馊主意吧!

    还有,至于夏侯玦弈心情为何如此的好,当然和顾清苑有关了。只是却没有如麒肆所想的那样,是因顾清苑说了什么惊天动的感人的言辞。她只是夸了他家主子一声可爱,然后说了一句,有他在身边很好!他家主子就心花怒放了。唉!懊说他们这位难以讨好的主子,有的时候其实真的很容易满足吗?

    书房

    “主子!”

    听到声音,夏侯玦弈回神,抬眸,看着眼前的影卫,“消息可都传给他们了?”

    “回禀主子,都传到了。”

    “很好!版诉暗中的人,跟南宫夜好好的接触一下,再送他份儿大礼让他好好高兴一下。”

    “是,主子。”

    “下去吧!”

    “是!”影卫领命闪身消失。

    夏侯玦弈眼眸沉了下来,眼底满是阴冷,沉怒,既然他们都不安分,那么他也完全不介意给他们都找些事情来做。

    皇宫

    皇后看完手里的信函,怒目圆睁,脸色铁青,心里更是怒不可歇,如果不是多年的磨砺的城府和韧性,皇后真想毁了眼前所有的东西来发泄心中那极致的怒火。深深的吸了口气,皇后看着眼前面色同样很是难看的大皇子南宫凌,“这消息真的是永烈传给你的?”

    “千真万确。”南宫玉沉声道。

    闻言,皇后拍桌怒起,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冷怒道:“那个不成器的东西,都被送到封地了竟然还如此的不长心,竟然闯这样的祸出来,真是可恨至极。”

    南宫凌眉头紧皱,“母后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用,还是想想接下来该如何收拾这个残局吧!”

    说着南宫凌眼里闪过杀意,南宫玉那个该死的东西!上次他闯的祸好不容易才算平息下来,这次他又来这么一出,好死不死的他又去动那个女子,挑衅夏侯玦弈。他自己不长心,想要去找死他不管,可他每次都连累到皇后,波及到他,这让南宫凌无法忍受。

    皇后听了点头,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憋闷,沉声道:“伯爵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夏侯玦弈和顾清苑都不在伯爵府,想来是去了他外面的庄子上。”

    “凭你对夏侯玦弈的了解,你觉得他这次会怎么做?”

    “儿子说不好,夏侯玦弈此人,他要做一件事你猜到的只能是大概的结果,可绝对无法猜透其中的过程。不过有一点儿可以肯定,绝对不会如此无声无息隐没过去。”

    这皇后自然能想得到,同时也有些疑惑,“不过,如果他想追究到底,不是该把顾允儿留下吗?怎么会把她给送回陵城了呢?”

    “送回去可不代表他会大度的揭过此事。只因了解南宫玉,清楚送顾允儿回到南宫玉的身边才是对她做好的惩罚罢了!”南宫凌冷声道:“而且,一个顾允儿在与不在,绝对不会影响到夏侯玦弈想做的事情。”

    南宫凌说着眼神微眯,“不过,从他这次竟然没和以往两次一样,把认证,物证送到父皇的面前,有皇上来裁决的举动来看。儿臣有一个感觉。”南宫凌顿了一下,看着皇后几不可闻道:“他要废了南宫玉。”

    此言出,皇后心里猛然一震,眼神微眯。

    南宫凌看着皇后的神色,良久才开口道:“更重要的是,这次的事情我们知道了。父皇还有宫里那些虎视眈眈之人自然也瞒不住,想来不久也都会知道。那时对我们才是一场劫难,所以,此事如果想过去,母后还请好好斟酌一番。”

    皇后听了抬眸,看着南宫凌心思不定,“你的意思是?”

    “母后,南宫玉是你的儿子,也是我同胞的弟弟,是我们最亲近的人,也是我们最能信任的人。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都不希望他出事儿。可眼下,三弟一而再再而三的对顾清苑下手,此事一旦散播开了,只怕朝堂上那些老臣关于母后教养孩子,又要有话说了,而且发出的声音比起上次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父皇,他上次已是不喜,对母后说出了警告之言。那么,这次又会如何?也许在父皇的眼里,三弟这样做不但是夏侯玦弈的挑衅,更是对他的一种不敬!”

    “既然如此,也许我们也该试着调整一下,这次不再被动的等着父皇的宣判,先一步开口。先向父皇认错,给父皇一个交代。”

    南宫凌话出,皇后神色几经变幻,南宫凌话里潜在的意思是什么她明白的很。既然南宫玉的结局差不多已定了。那么,何不先一步把南宫玉给推出去,这样被处罚的也就是南宫玉一个人,而她和南宫凌不会被波及,牵连!

    皇后明了,也清楚这样处理也许是最好的,可心底深处还是有一股无法抹去的悲凉。南宫玉就算是再不成才,那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就这样放弃了他,皇后心里这着实不甘。

    看出皇后的犹豫,南宫凌淡淡道:“母后,儿臣知道这样做你的心里对三弟过意不去。儿臣对三弟也觉得愧疚。可往深处想,这样也是为了三弟好。如果等韦贵妃,还有南宫夜先开口,只怕对三弟更加不利。更会趁此攥住这件事来煽风点火,倒是不但是母后,就是儿臣恐怕也会被父皇不喜。”

    这话出,皇后眼里那本就浅淡的犹豫瞬间消散,如果南宫凌会为此被皇上不喜,那南宫凌的安危就真的不算什么了。毕竟她最大的依仗是南宫凌,而不是那个已经快要废了的南宫凌,利弊立马清楚,皇后点头淡淡道:“我知道怎么做。”

    南宫凌听言,眼底闪过一抹极快的光芒,似嘲弄,似冰冷,似笑意。但在皇后看过来的时候却又消失无踪,只有满满的沉重之色。

    皇后和南宫凌商定好了后续之事,可还却还没等到他们行事,已经有人快一步向皇上开口了。这大概是皇后和南宫凌没想到的吧!他们没有预料到有人比他们还快的得到消息。

    南宫胤看着站在下面欲言又止的南宫凌,皱眉道:“有事就说,吞吞吐吐的作何?”

    “是。”南宫夜赶紧应,神色不定的看着南宫胤,“只是这件事儿臣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不要说了!”看着南宫夜那扭捏的样子,南宫胤很是不耐烦道。

    听出南宫胤言语里的不快,南宫夜慌忙跪下,恐慌道:“父皇息怒,不是儿臣不果断,而是这事牵扯到三皇弟,夏侯世子,还有伯爵府世子妃,儿臣实在不知该不该讲。”

    南宫胤听到那些人的名字,眉头瞬时皱了起来,沉声道:“发生了何事?说!”

    “是!”南宫夜应声,赶紧道:“回父皇,事情是这样的。昨日午时,中饭过后不久。儿臣府里的一个小厮外出办事儿时候,很是巧合的在街道上看到了夏侯世子身边的麒一,还有世子妃身边的凌菲。看到他们那个小厮急忙过去打招呼,然而,麒护卫和那个丫头却是看也没看小厮一眼,只是脸色很是难看的看着前面的马车。”

    “那个小厮看着麒护卫难看的神色,不由直觉的想了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想着他就多看了一眼那辆马车。”南宫夜说着,顿了一下看到南宫胤道:“而当时风吹起车帘一角,那小厮惊骇的看到一个女子竟然手拿着一把匕首,对着伯爵府世子妃…。”

    “匕首?女子?是谁?”南宫胤凝眉道。

    “那个小厮不认识,不过根据小厮的描述,现在儿臣基本可以确定是拿个女子是顾家三小姐顾允儿,也就是三弟在前往陵城的时候向顾家要的那个女子。”

    此话出,南宫胤已然想到了什么,可神色却是丝毫不动,“后来呢?”

    “后来那个小厮仗着会一点儿武功就追了过去,而后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他看到了什么?”

    “顾允儿用匕首劫持世子妃去了城外,同时出现还出现了几十名护卫,守在那个顾允儿的身边,听从她的指挥。那个小厮当时看到这样的情景,担心武功太低被发现,就没敢再上前,也不敢回转通报,就偷偷的在远处看着。继而,全部的对话他们没听清楚,只是隐约听到,她被虐待…顾清苑无情无义,还有顾长远弃她不顾,她要复仇,要报复什么的。”

    “说话间,就用刀抵在世子妃的咽喉上,对着麒一喊要见谁,让他马上带他过来。然后,麒一离开了一会儿,却是带着顾长远过回来的。在后来,那个顾允儿不知道和顾长远两人吵嚷了些什么,一怒之下就动手了…。顾长远被刺了一刀,世子妃受了伤,不过,好在夏侯世子和十几个暗卫及时赶到,世子妃好像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受了些轻伤。就是顾长远他死了。”

    南宫夜说完,南宫胤眼睛微眯,定定的看着他,看着惊疑不定,可却不慌,不乱的神色,良久才开口道:“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父皇!”南宫夜恭敬退下,转身,眼里溢出一丝兴奋的笑意。

    南宫夜离开后,南宫胤抬手,一个黑衣蒙面男子闪现在眼前。看着他,南宫胤沉声道:“二皇子刚才所说的和你看到的可是一样?”

    “回主子,属下因半路被人拦截所以没看到事情的过程,只看到了结果。其结果和二皇子刚才所说的相差无几,顾长远是被匕首刺死,夏侯世子带着世子妃离开的时候,属下隐约看到她的身上带着血色。而回来后属下也在伯爵府周围暗中打探了一下,昨日确实有一辆马车停在伯爵府门口,而世子妃也确实出去见了马车内的人。而后上了马车。”暗卫面无表情如实的禀报道。

    “拦截你的人是谁可看清楚了?”

    “看穿着还有装扮,跟在城外被夏侯世子所斩杀的那些人是一路的。”

    南宫胤听完,再联想昨日夏侯玦弈在御书房忽然离开的异样,脸色沉了下来,眼睛微眯,眼底满是戾气,阴森,南宫玉竟然如此不受教!看来他是连王爷的位置都不想要了!还有南宫夜,这整件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真的是巧合吗?

    眼前的影卫半路都被拦截了。可他那个武功低微的小厮竟然看到了全部的过程?哼!那个所谓的小厮,不会是早就安插在伯爵府的眼线吧?南宫玉再次对上伯爵府,他这二皇子是想再来一次渔翁得利吗?

    “下去再查,派人注意皇后,二皇子的动向,有发现那立即禀报。”

    “是。”影卫领命,瞬间消失。

    “喜公公!”南宫胤看着门外唤道。

    “老奴在。”喜公公疾步从外面走来。

    “去宣召刘学周,让他马上进宫一趟。”

    “是,皇上。”喜公公领命,疾步离开,心里惊疑不定,看皇上的神色,他敏感的感觉到又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

    马车内,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凝眉道:“真的不在庄上多待几日吗?”

    “嗯!我们几天不回府爷爷会担心。”顾清苑轻笑道:“而且,过几日就是爷爷寿辰了,有些事情还是早些解决好。”

    顾清苑话听在夏侯玦弈的耳朵里,他最先感觉到的不是顾清苑对老侯爷的孝心和敬重,而是反射性的心里有些发酸,看着顾清苑故作不经意道:“嗯!本世子的生辰你也如此上心就好了。”

    “你的生辰?什么时候?”顾清苑没多想,直接问道。此话出,顾清苑猛然意识到了某种不妥。果然,抬头就看到男人的嘴巴抿了起来。看此,顾清苑赶紧垂下眼帘,叹息,成婚后她面对夏侯玦弈在心里上是各种放松,大意出错呀!看来以后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呀!因为男人不好哄,而且,哄人的后果是怎么样的她也已经体会过来,权衡一下,还是装糊涂吧!

    想此,顾清苑转眸伸手掀开车帘,轻咳一声,望天,感叹道:“今天的夕阳很漂亮呀!”

    “娘子…。”

    “夫君,你看那朵云像不像匹马?”

    “顾清苑…。”

    听到男人的改变称呼,顾清苑就已明白男人的态度,放下车帘,再次叹息,大意出错呀!

    “夫君…”

    “身为贤妻,却连自己夫君的生辰都不知道,这是否有些不太不应该了呢!”

    “不应该,绝对不应该。”顾清苑义愤填膺,选择同仇敌忾,虽然讨伐的是自己。

    “那,贤妻准备怎样弥补?”夏侯玦弈淡淡道。

    “只是弥补怎么可以,我觉得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反省。竟然连自己夫君的生辰都不知道,这实在是无法饶恕的错误。”顾清苑满脸正气道:“所以,我决定自罚禁足,白天绝对不出现在夫君的面前,惹得夫君不快。晚上关禁闭睡书房不打搅夫君清净,直到夫君气消为之。”

    顾清苑话出,夏侯玦弈的脸黑了下来。睡书房?关禁闭?这个坏丫头,她这是惩罚自己?还是惩罚他?

    看夏侯玦弈难看的脸色,顾清苑凝眉,以壮士断腕的决定道:“夫君不满意吗?那,就加重惩罚,罚我…。”

    “罚你肉偿!”

    顾清苑的话还没说完,夏侯玦弈就面无表情的接应道。此话出,顾清苑的嘴巴抽了一下。这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