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8章 同死

嫡女风华 第198章 同死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清苑走下马车,看了一眼四周,杳无人烟。周围郁树丛林,杂草横生,一残破的院子掩埋这其中。这地方够荒芜,够阴森,犯罪的典型地点。

    “大姐姐这探测风景的样子,不由的让妹妹想起一年多前我们被劫持的那次,大姐姐也是和现在一样,先看路线准备逃跑!呵呵呵,一年多过去了,看来大姐姐一点儿都没变呀!还是那样心有成竹,不惊不慌的模样。”顾允儿看着顾清苑冷笑道:“就是不知道这次大姐姐是否有上次的运气?”

    “如果三妹妹愿意高抬贵手的话,我想我这次的运气应该也不会很差。”顾清苑淡笑道。

    “高抬贵手?顾清苑你这是在求我吗?”顾允儿大笑道。

    “当然!很诚心的求三妹妹。”顾清苑微笑,一脸真诚道。

    “诚心?顾清苑求人可是要有个求人的样子的。”顾允儿阴沉道:“想当初我跪下了来求你,也没见你有一丝的心软,现在你以为这样嘴巴一说,我就会放过你吗?”

    “那三妹妹想我怎么做呢?”

    “怎么做?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顾允儿阴冷莫测,眼里带着莫名的兴奋。

    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看来顾允儿想看的不止是她的祈求,她更想看她惊恐,畏惧,无助的求饶吧!想让她面临曾经她所经历过的那种绝望,屈辱,不堪和愤恨!然后再让她死去。

    麒一,凌菲紧紧的跟在后面,看着顾允儿怒火中烧,握在手里的剑是蠢蠢欲动,咬牙!真想一剑砍了她。

    当初顾允儿她自己为了巴上三皇子,为了讨好三皇子,和她那个姨娘一起算计世子妃。后来计谋失败,被三皇子厌弃,折磨,迁怒,落得了一个害人害己的下场。现在竟然有脸来责怪大小姐当初不救她。还理直气壮的来说什么惩罚世子妃,可真是无耻至极。

    看着麒一,凌菲那冷怒,带着杀意的眼神,顾允儿冷冷一笑,挑衅的看了他们一眼。脸上带着自得的笑容,她现在就喜欢看人家心里恼怒,憋屈,恼恨可却束手无策的样子!那让她觉得万分的畅快。

    那让她觉得,过去的那一年里,她不是最无用,无能的一个。这世上跟她一样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和她一样都有不敢做的事情,都有需要隐忍的时候。所以,他们越是恼火,她就越痛快。现在什么都掌握在她的手里,他们完全拿她没办法,哈哈哈…想想真是痛快呀!

    “哎呀!美人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可都忍不住准备动手了…”

    顾清苑刚踏入那残败的院子,就听到一个粗蛮的声音传来,抬头,一高大,粗狂的男人入目,年纪三十多岁,面色黝黑,浑身透着一股草莽,野蛮之气。看到顾清苑的时候眼睛大亮,呆呆愣愣的看着,眼睛都眨一下。

    顾允儿看着男子的眼神,眼里闪过讥讽,脸上却满是娇美的笑意,“如何?我这大姐姐漂亮吧!”

    “漂亮,漂亮,真他奶奶的好看,像是画里出来的一样。”大汉兴奋的大笑道:“老子本以为美人你已经是这天下难寻的绝色了,没想到还有比你更美的…哈哈哈哈…。老子艳福真是不浅呀!”

    “刘蛮你这么说,可是觉得我不如大姐姐漂亮了?”顾允儿脸上带着不快冷笑道。

    听到顾允儿的话,刘蛮一愣,而后大笑起来,伸手用力的搂过顾允儿,大笑道:“呦!美人生气了呀?哈哈哈,别气,别气,算是老子不会说话,我跟美人认错。”说着毫无顾忌的在顾允儿的脸上亲了一下,圈着顾允儿腰间的大手上移,一手握住她的胸口的柔软捏了一下,低声道:“今天晚上好好补偿给美人…。”

    那不羁,**的画面,让凌菲和麒一眼里的戒备之色更浓。

    顾清苑的眉头皱了一下,随即垂下眼帘。

    顾允儿的眼里闪过屈辱,可更多的却是麻木。伸手推开刘蛮面无表情道:“先办正事儿。”

    “好,都听美人的,办正事。”刘蛮子搂着顾允儿,走着忍不住转头再看了顾清苑一眼,舔了舔嘴唇,眼里溢出yin光,看着顾允儿道:“美人等到事办成了,这小娘子是否就…。”

    “等事情办成了,这小娘子当然就是你的了。”顾允儿笑道。

    “好,好…美人对我可真是好。”

    看着刘蛮那兴奋的样子,顾允儿心里冷笑,她倒是很愿意给他,可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命得到。

    这样的对话,让麒一,凌菲眼睛都红了,拿着剑的手,青筋直暴。顾清苑却是神色淡淡。

    走入院子,眼前的场景让顾清苑眼神微眯。

    二十多个高大,黑衣劲装男人站成一个圈,而中间有四人围城一个小圈,将李娇围在正中央。李娇被捆绑在椅子上,嘴巴被堵!看到顾清苑的时候,眼眸睁大,眼泪随之留下,双眼发红,眼里满是焦灼,担忧,懊悔,悲愤,人开始激动的挣扎起来,支吾着想说些什么…。

    顾清苑看着李娇的眼睛,是担忧,是懊悔,是悲愤,是哀伤,可就是没有恐惧,没有求救,更没有喜色!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不用细想,不用分析,顾清苑心里就明白,心口却更觉得憋闷。

    顾允儿看着顾清苑消散的笑容,笑道:“大姐姐,对于看到的可还满意吗?”

    顾清苑转眸看着顾允儿,淡淡道:“说出你想要的。”

    “哈哈哈,大姐姐你可真是太心急了,怎么?看不得李娇受罪吗?”顾允儿嗤笑道:“你们母女之间竟然还有情谊,我还真是想不到。”

    顾允儿说完,笑声一顿,紧紧的看着顾清苑,阴冷道:“好,既然大姐姐如此迫不及待,那么就先让我看看大姐姐的诚意好了。”说着看向刘蛮,“我大姐姐急了,你就先去尝了甜头吧!”

    “现在吗?这不太好吧!”刘蛮嘴上说着不太好,可却已经开始擦拳磨掌,眼里满是猴急样儿。

    “怎么?你不想吗?不想的话那就…。”

    “不,不,我听美人的,我都听美人的,美人让我去我自然不会违背美人的命令。”刘蛮说着向顾清苑走去。

    顾允儿对着围李娇身边的人道:“把她嘴巴里的布给拿出来,也让我看看这动人的画面,听听那母女情深的对话。”

    “是!”男人拿出李娇嘴里的布团。李娇立时急喊道:“清儿快走,清儿快走…。我不用你救,你赶紧走…。”

    顾清苑无视向着她走来的男人,看着李娇说话间,那嘴角溢出的猩红,温和道:“好,一会儿就走。”

    “清儿…。走,赶紧走…。”李娇哽咽,痴痴的看着顾清苑的面容,嘴角溢出微笑,她这辈子有清儿不算太惨,她比很多人都幸福,都好命。

    顾允儿好心情的欣赏这动人的画面,除了对顾清苑的平静不算太满意。“刘蛮,我给你提个醒,我这个大姐姐可是个厉害的,你可要小心着点儿。”

    “厉害,厉害点儿好。老子我就喜欢厉害的。”刘蛮眼里满是yin光的看着顾清苑,大笑道。

    “不要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哈哈,有这样的美人,那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刘蛮这个时候早就被美色眯了眼睛,完全听不出顾允儿那别有含义的话语。

    顾允儿冷冷一笑,对着一边的那些黑人吩咐道:“去看着大姐姐身边的那两人,不要让他们乱动扫了刘大当家的兴致。”

    “是!”三个黑人上前,围在麒一,凌菲的身边。

    “如果他们敢乱动一下,就在李娇的身上给我开个洞。”顾允儿说完,看着麒一,凌菲脸色更加那看,眼睛都爆红了。顾允儿得意的笑了起来。这种掌握一切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刘蛮转头看着顾允儿,高兴道:“美人你可真是太体贴了!”

    “只要你玩儿的高兴就好。”顾允儿笑道。

    “有这样的美人我怎么会不高兴。”刘蛮子走进顾清苑,激动的心都砰砰之跳,真是越看越美呀!只是跟着来一趟就有这样的美事儿,他真是赚大发了呀!刘蛮看着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刘蛮走到顾清苑的面前,咽了一口水,yin邪道:“美人不要害怕,我会好好疼惜你的。”说着伸手手就要去碰触顾清苑。

    “不想死,就住手!”麒一,凌菲阴冷道,浑身蓄势待发状。

    “清儿,快走,清…咳咳…。恶…。”李娇嘶喊,咳嗽呕吐起来,吐出来的都是猩红血块,点点撒落在身上,看着触目惊心。

    顾清苑看着眼睛眯了起来。

    “咳咳…。清儿,我快不行了,所以,你根本不必要救我,你走,不要让那样的龌蹉的人碰你,咳咳…不要被威胁,赶紧走…。”李娇喘着气,虚弱无力道。

    “哈哈哈,这一幕可真是精彩,精彩呀!”顾允儿笑的很是欢快道。

    刘蛮对那些却是完全没兴趣,眼神痴迷,伸手去抚上顾清苑的脸颊,“美人,我们先去快活一下吧!这些不要在…。啊…。”

    刘蛮的话未说完,就猛然一声惨叫起。

    人们一愣,只见刘蛮脸部表情扭曲,双手按着**,哀嚎不已!而,顾清苑表情淡淡的收回自己的脚,整理了一下裙摆。看此,恍然,是被踢到要害了。

    黑衣人看向顾允儿,以为顾允儿会下令给李娇一刀,可让他们意外的是,顾允儿不但一点儿恼怒之色也没有,还很是开心的看着这一幕。

    “刘大当家我刚才就提醒你,我大姐姐是个厉害的让你小心着点儿的,你怎么就没听进去呢!”顾允儿好心情的欣赏着,刘蛮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心情很好都:“这就是被美色所迷的下场呀!”

    顾允儿的话,李刘蛮脸上更加难看,扭曲。

    顾允儿看着顾清苑,感叹道:“大姐姐还真是下得去脚呀!”

    “这不正是三妹妹想要的吗?”顾清苑轻笑道。

    “哈哈,大姐姐聪明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呀!”顾允儿起身,眼里满是期待道:“希望下面的对持,姐姐也别让妹妹失望才是呀!”

    顾清苑听了淡笑,抬手,看着手里的东西,“有妹妹给我的东西,想来一定会让妹妹如愿以偿的。”

    顾清苑手里那寒光闪烁的物件让所以的人都怔了一下,那不是别的,赫然是一边匕首。

    听着顾清苑和顾允儿的对话,再看顾清苑手里的东西,在场的人心思转动,瞬时明了,她这是想让顾清苑和刘蛮对持,厮杀呀!

    想着,惊疑不定的看着顾允儿,都说最对妇人心这话果然一点儿也不假。这女人在用着刘蛮的时候,对他那是柔情蜜意的很,随意刘蛮怎么折腾她,她都一副享受高兴的样子。现在大概是用不着了,马上就翻脸了!都说戏子无情,这女人比戏子浪荡,也更比戏子无情。

    刘蛮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看着顾允儿眼睛冒火,怒吼:“你这个贱妇竟然敢利用我,算计我?”

    “哼!难不成你以为凭着你那狗熊样子,我还喜欢你不成!蠢货…”顾允儿毫不掩饰她的不屑,嫌恶。

    此话出,刘蛮脸上瞬间涨的通红“你个贱妇,我杀了你…。”

    “杀了我?哈哈哈,先杀了你眼前的人再说吧!”顾允儿说着走到刘娇的身边,拿过黑衣男人手里的剑放在李娇的脸上,看着顾清苑道:“大姐姐,母亲会不会出点儿血就看你的了。”

    “顾允儿你想用我威胁我的女儿,你想错了…”李娇说着就牙齿用力咬下,然,却被顾允儿快一步把自己的手给塞到了李娇的嘴巴里。李娇没咬到自己的舌头,意识到是顾允儿的手,就更加用力的狠狠的咬了下去。

    手上的力道让顾允儿吃痛,眼里冒火,怒道:“松开。”

    李娇却是充耳不闻,依然用力咬住不放。

    顾允儿大怒,另一只手抬起,对着李娇的脸挥了过去。“啪…。”的一声,李娇脸上瞬时出现五个清晰的手掌印,脸颊马上红肿起来。顾清苑的眼眸瞬时冷了下来。

    “把她的嘴巴给我塞起来。”顾允儿看着手上的血痕,恼火道。

    “是!”

    李娇的嘴巴重新被塞住,而顾允儿那一巴掌,让李娇意识开始模糊。

    顾允儿被李娇咬了一下,看戏的心情大坏,“刘蛮,如果你不给我折磨死顾清苑,我就立马让这些人剁了你。”

    “你个贱人,你…。你敢…。”刘蛮大怒,然话未说完,就被顾允儿接下来的话给怔住了。

    “刘蛮看清眼前的形式,如果再敢多说一句,我现在就命人弄死你。”顾允儿面无表情道。

    此话出,刘蛮子顿住脚步,阴狠的看着顾允儿。

    看着刘蛮不动,只是狠狠的看着自己,顾允儿耐性大失。如果不是为了看顾清苑狼狈,祈求的样子,她何必给他耗费这么多唇舌,既然他现在不听话那就算了。而且,她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夏侯玦弈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赶到。等到那些人来了,她可就功亏一篑了。

    比起看顾清苑被折磨,她当然更愿意看着她死去,就算少了些乐趣也不重要。

    想此,顾允儿冷声道:“既然不想玩儿,那就不玩儿了。都给我动手。”

    “是!”

    顾允儿令出,黑衣人立刻动了起来。

    麒一,凌菲迅速移动,护在顾清苑的身边,抬手。

    瞬时近百名影卫,如从天而降似的猛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身上那强悍,铁血,弑杀气息,让在场的黑人心里一震,脸色紧绷的厉害,这么多人潜伏在四周他们竟然没发现,这太可怕了。

    顾允儿的脸上遂然大变。该死的!后面那些人竟然都没拦住吗?让他们这么快都赶过来了。看着那些人,一年多前的情景浮现在眼前,让顾允儿大恨,难道这次又要失败了吗?不,她不甘心,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这次失败的后果可不是被折磨那么简单,她这次是在用命赌。失败了也代表着她将要去死了。南宫玉是绝计再也容不下她了。

    想此,顾允儿心里戾气盈满,眼里带着同归于尽的疯狂执念,拿起手中剑,抵在李娇的咽喉,看着顾清苑大喝道:“让他们都退下,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刘蛮看到那些影卫,就是再蠢也感觉到了事情严重了,眼前的女子绝对不会是和顾允儿说的那样,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市井夫人,想此咬牙,看着顾允儿冷怒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哈哈哈,她不是别人,正是皓月夏侯世子的妻子,伯爵府的世子妃,怎么样?听到这个明头你可是后悔刚才没玩了她了?”顾允儿大笑道。

    刘蛮却是脸色骤然灰白,“你个贱妇,你竟然欺瞒我至此,你个贱人…”刘蛮跳脚怒骂。

    顾清苑清冷的看着顾允儿,“顾允儿,拿开你手中剑,我可保你无事离开。”

    “我不稀罕!”顾允儿阴森道:“你让我放了李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用你的命来换。你现在,立刻在我面前自刎我马上放了李娇。”顾允儿冷怒道:“如果你敢不听,我马上就要了她的命。”

    顾允儿说着,拿着剑的手按下,李娇的脖颈上瞬时出现一道血痕。

    看此,顾清苑脸色冷了下来。

    顾允儿嘲讽,道:“怎么?没那个胆子了吗?你要看着自己母亲死在你的面前吗?顾清苑你果然是个冷血的…。”

    而顾允儿的那一刺的痛意,却让意识模糊的李娇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对持的情景,还有脑海里那模糊不清的对话,还有顾允儿那叫器的声音,李娇隐约能明白的形势。也分析出,只要她没了,顾清苑就一定不会有事。

    想着,看着顾清苑冷冽的神色,眼神柔和,虽然快要死了,可李娇却一定也不觉得恐惧,害怕,甚至还有些欣慰,她终于能为她的女儿做些什么了。

    “清儿…。”

    听到李娇虚弱柔和的声音,顾清苑转眸。

    “清儿,这辈子娘除了拖累你,忽视你,什么也没给过你。娘对不起你!”李娇说着喘了口气,泪眼婆娑的看着顾清苑,“我不是个好母亲。可我的女儿却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儿。娘有你这样的女儿,是娘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李娇那好似诀别似的话语让顾清苑心里溢出不好的预感。

    “清儿,以后娘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李娇说着不舍的看了顾清苑一眼,继而猛然低头,对着顾允儿放在她脖颈上的长剑撞去,用力,上前…。

    注意到李娇眼神,顾清苑已然意识到她想做什么,心里一禀,急道:“顾允儿,李娇要自杀,快放下手里的剑,不然我活剐了你…。

    顾清苑忽然冷厉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明了她说什么,再看李娇的动作,瞬时明了…。

    顾允儿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猛然被一个力道击中,吃心的痛意让顾允儿脸色一白,痛呼出声,手里的剑也瞬时落地。可还是晚了一步,李娇的脖颈上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夏侯玦弈闪身出现在顾清苑的跟前,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那些人。

    顾清苑抬脚疾步向李娇跑去,心口那不受控制的跳动,让她心脏发疼。

    顾允儿看到夏侯玦弈出现,眼里溢出绝望,完了,完了,一切都要结束了。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抱着李娇,衣服上被染上的血红,狭长的双眸溢出嗜血之色,薄唇微启,”杀!“

    一令出,杀气瞬时蔓延,刀光剑影,血腥之气随之而出。

    顾清苑砍断李娇身上的绳子,把李娇抱在怀里,看着她脖颈上不断的溢出的鲜红,抚着她惨白的面颊,听着她粗喘的气息,李娇的情形预示着什么,顾清苑明白的很。

    心口紧缩,喉头发紧,预想不到的情绪,冲击,让顾清苑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的抱着李娇。”清…。清儿…。“”…我在…“顾清苑话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

    李娇双眼模糊的看着顾清苑,吃了的抬手,抚上顾清苑的脸颊,触摸那道湿意,李娇眼泪画出眼角,可脸上却满是笑意,”清儿…娘…。娘好高兴,我终于做对了件事…。“

    顾清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抱着李娇,那种即将逝去的空寂,让她眼泪不住的滑落,抬眸,无助的看着夏侯玦弈,”夏侯玦弈…。“

    在李翼受伤时,在顾清苑身上见到的那种哀伤,夏侯玦弈再次看到了,那种无声的哀戚,让夏侯玦弈心里紧绷发疼。从腰间拿出一颗药丸放在李娇口中,又在李娇身上点了几下。

    李娇粗喘的气息,瞬时减缓了不少,伤口处的血液也慢了下来。

    夏侯玦弈看着,犹豫一下,开口道:”她还有两个时辰。“

    顾清苑听了点头。

    李娇却觉得很满足,两个时辰她可以跟她的女儿多说几句话了。”清儿,不要觉得难过。对于我来说死是种解脱,活着反而是折磨。“李娇看着顾清苑,微笑道:”这最近的这些日子,我想着过去十几年对清儿的忽视,想着对你外公的不孝,想着这一生愚昧的执着爱情的结局,我恨顾长远,可我更恨我自己。我对不起我女儿,我也愧对你外公。“”每天这些过往回忆,压抑我透不过起来。清儿,娘是个没用的,承受不了那么多,我早就想一死了之了。所以,现在我是如愿了,特别在临死的时候还能有清儿在身边,我很满足,很开心…。“”要见外公吗?“”不,我没脸见你外公,我也不想你外公再为了我这个女儿难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外公他会伤心很久。我不想…。所以,等我死了以后,也不要给你外公知道,就让他觉得我这里女儿在哪里治病吧!能瞒一日是一日。“”清儿,等我死了,我的尸体不要葬入顾家,也不要葬入李家,随便给我找个地方就好。“”清儿…。“”好!“

    听顾清苑答应,李娇笑开。”清儿,我想见顾长远。“

    李娇话出,顾清苑眼神微缩,却没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应下,”好。“

    夏侯玦弈抬手,护在他们身边的的影卫,其中一个闪身离开。

    皇宫

    南宫夜脸色很是难看,看着韦贵妃道:”母妃,你说李翼他忽然辞官到底是什么意思?“

    韦贵妃脸色也有些阴沉,李翼竟然会来这么一出,让人心里十分恼火,”我一时也难猜透。“”会不会跟和韦家结亲的事情有关?“”应该不会,李翼他就算是不喜这桩亲事,可也绝对不会拿丞相的位置来赌气。他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韦贵妃皱眉道。”那是为何?“南宫夜很是不快道。”现在还不宜直接的探查什么,你先派人暗中探查一下,看看这几日李家可有发生什么异常之事?“韦贵妃对于李翼因一桩亲事就做出如此极端的举动,实难相信,她直觉感到李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使的李翼如此的。”好,那儿臣回去就派人去查。“”嗯!记住做的隐蔽些。“”是,儿臣知道。“

    南宫夜疾步离开,韦贵妃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到。韦贵妃的脸色瞬时沉了来,伸手拿起手边的杯子摔下,眼里满是戾色,李翼无论是否是为了亲事辞官的。他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举动,都令她很是恼火。

    伯爵府她无法掌控,现在就连李家也开始跟她作对了,真是该死!

    韦贵妃怒火中烧,有人同样陷入水深火热。

    城外

    顾长远惊疑不定,惊恐万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人头,断肢,血肉模糊,看着令人触目惊心,浓厚的血腥味让人一直不住想呕吐。

    而更让他心惊的是,顾清苑怀抱着李娇,而,李娇浑身是血,远看犹如死尸。李娇那模样让顾长远第一个想的,就是顾清苑那句,生不同日,死同日的毒辣之言。想此,顾长远脸色灰白,神色很是难看,忽然让人带自己出来,就是让自己来赴死吗?

    看着顾长远变幻不定的神色,顾清苑神色淡漠。李娇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到极致的男人,轻轻拍了拍顾清苑的手,顾清苑眼神微缩。

    李娇抬眸看着顾长远,眼里有恨意,可更多的却是如往昔的深情,”远哥,你来了。“

    李娇突然开口,顾长远不由的吓了一跳,竟然还没死吗?

    顾长远那惊骇的表情,让顾清苑的眼里闪过冰冷。李娇却是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脸上依然是柔和的笑容,看着顾长远道:”远哥,我刚才已经求了清儿,让她放你出来。“

    此话出,顾长远的眼睛一亮,却只有一瞬,脸上就盈满怀疑。顾清苑她会听李娇的?

    看顾长远不相信的样子,李娇看着顾清苑道:”清儿,你已经答应我要放过你父亲了可不要反悔,知道吗?“

    顾清苑静静的看着李娇,好一会儿才开口,”好!“

    此话出,顾长远眼里闪过喜色,看着顾清苑确认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嗯!真的,你从今天起可以不用回大牢了。“顾清苑面无表情道。”远哥,你看我没骗你吧!“李娇轻笑道。

    顾长远听了没回应李娇,而是定定的看着顾清苑道:”那曾经说过的那句同死,是否也不算数了。“

    闻言,顾清苑抱着李娇的手紧了,脸上却没有太多异样,只是淡漠道:”如果你想,我可以成全你。“”不,不,我不想。“

    顾长远那急切回避的样子,让李娇咳了起来,顾清苑轻抚李娇的背,纤长的睫毛让人看不清神色。

    咳嗽让李娇又开始呕血,脸色也开始苍白,不过却极力的隐忍着,看着顾长远道:”远哥我不行了,在我临死前,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李娇说着对顾长远抬手。

    顾长远犹豫,顾清苑转眸看去,”不想过来吗?“

    顾清苑的话,还有那冷清的眼眸,让顾长远心里一缩,赶紧走到李娇的面前,蹲下看着李娇,温和道:”娇儿…。“

    那虚伪的样子,让人看了都手痒想砍了他。

    李娇看着顾清苑道:”清儿,我想跟你父亲说几句话。“说着看向顾长远,”远哥你能抱抱我吗?“

    顾清苑给李娇擦拭了一下嘴边的血色,转头看了顾长远一眼。

    顾长远赶紧道:”好!“从顾清苑的手里接过李娇,顾长远柔和道:”娇儿,想对我说什么?“”远哥,曾经有一段日子我很恨你,也无法接受你对我没有一点儿的爱意,有的只是利用。可现在,在马上就要离世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脑子想的还是以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那些我如何也忘不了的美好誓言。所以,我现在不要计较那些令人痛心的事情,只想好好看看你。“

    李娇深情款款的看着顾长远,伸手抚上顾长远的脸颊,眼神开始恍惚,”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远哥是那么年轻,那么好看,笑的时候能把人的心都给融化了…。“”李娇说着,顾长远听着,心里很是厌烦,可脸上却满是柔情,“那个是娇儿也很是漂亮,像花儿一样…。”

    “是呀!那个时候我们都是那么年轻…。”李娇说着手好像开始无力,慢慢的往下滑落。

    顾长远看李娇神色越来越差,心里明了,她这是快不行了。心不在焉的听着李娇回忆那些往事,心里开始走神。暗想着,顾清苑就算现在放了他也难保她不会秋后算账,所以,京城他是不能再待了,他要好好的计划一下去哪里!

    顾长远眉头皱了起,心思转动,也许!他可以去顾挺远那里,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顾挺远和自己是合不来,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顾清苑。顾长远很有信心说服顾挺远和他站在一条线…。

    呃…。顾挺远正想着,忽然心口一阵剧痛,剧烈的痛让他脑子一片空白,呼吸一窒,低头,眼眸随即睁大,血…。匕首…。他的心口插了一把匕首…。

    看清,那撕心裂肺,挖心般的痛意袭来,无法忍受,顾长远遂然倒地,不敢置信的看着脸上满是笑意的李娇。

    “你…。是你…。”

    看着顾长远难无法接受的样子,李娇笑道:“是呀!是我做的,我如此的爱着远哥,我实在无法忍受我一个人走,放远哥一个留在这世上,所以。我们一起走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你…。你个疯子…”顾长远脸上苍白,眼睛爆红。

    “哈哈哈,我们彼此,彼此,你折磨了我十多年,我给了你一个痛快。轮疯,我比不过你顾长远。”李娇冷冷道。

    “李娇…。你…。”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李娇说着心口开始剧烈的收缩,脸色却开始变得很红润,眼睛晶亮,人也一下子有了力气,看向顾清苑,“清儿…”

    看着李娇的忽然变的很精神的样子,顾清苑眼眸紧缩,伸手握住李娇的手,“母亲…”

    “清儿,母亲心愿已了。只是此生还有太多的遗憾无法弥补,只能等来世了。如果老天有眼,希望它能允许我在地下保佑我的女儿…。希望我女儿一世安好…。”李娇说着瞳孔开始放大,神智开始模糊,含糊不清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声音开始颤抖,“夏侯世子。”

    “嗯!”

    “好好疼爱清儿,不要伤害她…。”

    “我会。”

    “清儿…”

    “我在。”

    顾清苑应着,可李娇意识开始涣散了,只自顾的叫着,“清儿…。清儿…。”

    “我在…我在这里…”

    “父亲…。父亲…。”

    “我会好好照顾外公…。”

    这句李娇好像听到了,眼角流出一滴晶莹泪珠,眼睛闭上,手从顾清苑的手心滑落。

    顾清苑缓缓闭眼,眼泪滑下,一时前世爷爷在她面前去死的场景浮现,也是如李娇一样,浑身是血,叫着她的名字,离开了世间…。

    “丫头…。”夏侯玦弈伸手擦拭顾清苑脸颊上的泪珠,眼里带着担忧。

    顾清苑睁开眼睛,轻轻放下李娇,抬眸看着一边喘着粗气,满脸不甘的顾长远,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心口的匕首,缓缓握住。

    “顾清苑…你要做什么…。?”顾长远艰难开口,声音低哑。

    “送你一程。”顾清苑说着握着匕首的手用力,按下,又猛的拔出。

    “啊…。”顾长远嘶吼出声,血液迸出,喷了顾清苑一脸。

    顾清苑淡漠的看着在地上哀嚎的顾长远,清冷道:“果然连血都是凉的…。”

    “顾清苑你竟然弑父…。”

    “其实,我很不屑…”顾清苑说完,转身不再看顾长远一眼,转而走到神情呆滞的顾允儿身边。

    “大…。大姐姐…。”顾允儿看着顾清苑开始不住的后退,以往那胆怯,无助的样子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