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1章 我错了

嫡女风华 第191章 我错了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夏侯玦弈走到主院,顾清苑脚刚踏进主屋门槛,忽眼前人影晃动,闪烁的光芒,绚丽的色彩,猛然的让人眼睛闪了一下,闪瞎了!

    顾清苑眉头轻挑,抬眸,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二十多岁的年纪,柳叶弯眉,丹凤眼,粉面红唇;身量适中,身格适中;一身身华服,华美,贵气;梳这朝天鬓,头戴金丝八宝簪,脖颈上带着晶莹剔透的硕大珍珠,整个人装扮的很是光彩照人,贵气非常。

    人来到顾清苑的面前,热情的拉起她的手,殷红薄唇微启,笑声随着溢出,“哎呀!这就是弟妹吧!真是如画上走下来的人儿一般呀!人家都是见面不如闻名,可到了弟妹这里可是反过来了,那是闻名不如见面呀!”

    “在回京的这一路上,我可是听了一路的人都在夸赞弟妹。这心里当时就特别期盼见见弟妹,而回到京城,婆婆和公公对弟妹也是赞誉有加,喜欢非常!这不,我可是再也忍不住了。明知道今天是弟妹回门的日子,可还是跑来了。”

    顾清苑看到她的装扮的时候就觉得她很是像一个人,那神色,形态,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精明,八面玲珑。现在再听她言语果然,能说会道,善于迎奉,这形象和红楼梦里那泼辣的王熙凤还真是很像呀!

    而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顾清苑脑子里迅速闪现她的资料,公主府大公主夏侯敬的夫人,夏樱兰!州城人,其父是州城知府!

    夏樱兰说完,顾清苑轻笑,微俯身,“清苑见过大堂嫂。”

    清苑的身体还没俯下,就给夏樱兰给扶起了,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道:“弟妹,这可是使不得,使不得呀!按规矩说,你是世子妃我还应该给你行礼的。可现在没有外人,我也就没规矩的给略过了,所以,弟妹可是也不要跟我太过礼仪了。呵呵,那样显得一家人都有些生分了。”

    夏樱兰嘴巴说着,眼睛亦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到她的时候眼睛被闪了一下。而夏樱兰看到顾清苑的时候亦是怔了一下,为顾清苑那清丽脱俗的面容,同样的为她那简单,随性的装扮!她这身装扮出去,要是不说谁能想到的她就是伯爵府的世子妃呀!这也太简单了些吧!包何况今天还是回门的日子,她怎么就穿成这样了呢!

    是别有用心的穿给谁看的?还是本来就是个不会打扮的呢?

    夏樱兰心思不定,可嘴巴是不停,说完那些话,看着顾清苑眼里带着一丝不安道:“弟妹不会觉得我没规矩才好呀!”

    顾清苑摇头,笑道:“大堂嫂能来,我们很是欢迎。大堂嫂请坐!”

    “好,好!”夏樱兰听了脸上笑容扩大,笑的更加欢喜。

    刚坐下,就有些歉疚的看着顾清苑道:“其实,今天过来除了急着见见弟妹,更重要的想给弟妹陪个不是。”

    听言,顾清苑眼神带着一丝不解道:“赔不是?大堂嫂这话从何说起呀?”

    “就是,你和弈堂弟的大婚的时候,我们没能赶来实在觉得心里很是遗憾。”

    说着不等顾清苑回应就继续道:“其实,我和你大堂哥本是早就准好了一切。可没想到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家母忽然病倒了,不得已我们只能留下侍奉!其实,在家母好转的时候,我们本还来的及赶来的。可家母说,我这刚照应过病人,怕身上沾染了病气,冲撞了弈堂弟和你的喜气儿,所以,就没敢过来。还希望弟妹不要见怪才是。”

    “大堂嫂言重了,所谓百善孝为先,大堂嫂在家侍奉母亲,其孝心令人感动,清苑又怎么会怪罪呢!”顾清苑浅笑回应。

    听到顾清苑说不怪罪,夏樱兰抚了下心口道:“弟妹不怪罪真是太好了。”

    那副表情让人看了,好似她有多忐忑,多看重顾清苑的态度似的。

    “弟妹如此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怪不得公公,婆婆如此喜欢了。”说着看了一眼夏侯玦弈道:“弈堂弟是个有福气的,娶到了弟妹这么个可人儿为妻。”

    顾清苑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垂首,“大堂嫂过誉了。”看着夏樱兰停不下的嘴巴,顾清苑心里感叹:真的是很能说呀!嘴巴可是会越来越薄的。

    顾清苑感叹刚起。一个略带不耐的男声想起,“好了,先不要说了,这一来都是你的话了。”

    闻声,顾清苑转眸看去,听语气,再看那和驸马很相似的长相,他应该就是公主府大公子——夏侯敬了吧!二十多岁的年纪,面容称的上俊朗,可紧抿的嘴巴,还有那微皱的眉头,不自觉的让人看到他为人有些古板,严厉!可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却又给人以轻浮态,是个矛盾的组合体!

    而夏侯敬那轻斥的语气,夏樱兰脸色却没太大的变化,依旧笑容满面道:“我这不是看到弟妹太过高兴了嘛!一时就有些控制不住这张嘴巴了!弟妹,你可不要嫌我话多才好!”

    “不会。”顾清苑回应,这亲近的语气听着她好像她们有亲近似的,听着像是十几年不见的至亲一样,可老天作证,她们是第一次见面呀!

    “大嫂,你这样突然的说那么多,可是会吓到堂嫂的。”夏侯絮在一边轻笑细言道。

    “呵呵呵,我今天是真的有些太激动了,看来说的是真的有些多了。”夏樱兰笑道:“我这个人就是粗心大意,没什么心眼,大大咧咧的习惯了。平日也是爱说,不是忘了规矩就是太高兴了话多,都忘了这是个堂妹第一见面,让弟妹见笑了。”

    “不会,大堂嫂这是性情率真,坦诚。”顾清苑不吝啬赞美了一句。

    夏樱兰听了笑逐颜开。

    夏侯絮眼里闪过一丝冷笑,却没再多说。

    夏侯絮的神色被顾清苑余光收入眼底,嘴角溢出笑意,看来公主府也不见得平静呀!

    “弈堂哥很久没见了,你可还好。”

    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闻声,望去!

    一俊逸少年,面容俊逸,一袭浅蓝色的大袍,天空一样的颜色,透着青春,阳光少年!鲍主府的二公子——夏侯琪!十九岁。

    夏侯琪脸上带着激动,眼里满是崇敬的看着夏侯玦弈,说话间神色带着一丝局促!

    顾清苑看着他的表情,那就像是粉丝看到偶像一样的眼神,他崇拜夏侯玦弈吗?

    夏侯玦弈抬眸看了他一眼,只是淡淡道:“嗯!你还好吗?”

    夏侯琪想是没想到夏侯玦弈竟然会反过来问候他似的,受宠若惊,高兴的有些不知所措道:“好…我很好…。谢弈堂哥关心。”说完,想到什么赶紧开口道:“对了,今天来的时候母亲吩咐,看弈堂哥和堂嫂什么时候有空闲,请你们回公主府一趟,我们全家吃个团圆饭。另外,过几天就是祝福的寿辰了,父亲,母亲想这弈堂哥商量一下怎么给祖父贺贺。”

    夏侯玦弈轻抿了一口手里的茶水,淡淡道:“嗯!我知道了,有空会去的。”

    “好,好,那我们就等着弈堂哥,堂嫂了。”听到夏侯玦弈答应,夏侯琪很是高兴。

    夏侯絮脸上也染上笑意。

    只有夏侯敬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夏侯玦弈正色道:“玦弈,祖父的寿辰是个大日子。而且,凭着我们夏侯家在京城的地位,到时候京城的高门官员肯定很多都会来的。可看你这态度,根本就是完全不放在心上。你这样怠慢的态度,怎么能办好寿宴呢!”说着连声音都染上冷意,“特别你还是世子,你这样可是太不应该了。”

    夏侯敬一席话出,屋里本还算热闹的氛围瞬时变得冷凝,沉寂了下来。

    顾清苑低头,抿嘴一笑,她还是第一才看到有人当面如此训导夏侯玦弈,她很新奇!就是好不知道夏侯玦弈心情如何?

    而夏侯敬果然不愧是夏侯勇的儿子,果然很像呀!都是如此的爱挑刺。

    想起那日,她去公主府!夏侯勇第一次给她的会话内容就是训导什么是女子的本分!特别他一副,他是良苦用心,忠言逆耳都是为她好的模样!让顾清苑看的是苦笑不得,最重要的是她好像没做过什么有失女子本分的事情吧!怎么就先吃了一顿排骨,被训导一番呢!

    现在,同样的情景再次在夏侯玦弈的身上重现了。夏侯玦弈好像没说过一句不办,也没表露出分毫不想办的意思吧!怎么也就被训导一番呢!彼清苑想着摇头,看了一眼夏侯玦弈,也许是他的表情太冷淡到了吧!他应该慷慨激昂,激动难抑的演说一下,表现一下他的期待和激动之情,那样应该就显得他够用心了吧!

    想着,夏侯玦弈那慷慨,热情的形象入脑,顾清苑瞬时嘴巴抽了一下,头低的更向下了!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轻易抬头,以防眼里那幸灾乐祸的神色显露出来。闷笑着,同时在心里忏悔者,她不是一个好妻子,她该护着,不该偷着乐的。她错了!请原谅她这次吧!她下次,绝对忍住,绝对不笑。

    顾清苑垂首不言,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可她那好似惶然的样子,落在屋里几人的眼里,神色不定,顾清苑她是被夏侯敬突然的发难给吓住了吗?只有夏侯玦弈转头看着旁边头垂的低低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嗔怒,坏心眼的丫头!

    夏侯絮看着顾清苑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眼里闪过怀疑,顾清苑那样的性子,会这么容易就被吓到吗?不过,这个时候不是探究她心思的时候。夏侯絮有些恼火的看了一眼自己大哥,他这爱训斥人的毛病又犯了,真是跟父亲一个秉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看不清形式。想着刚欲开口解围,一个声音就先她一步开口。

    “大哥,你说的那是什么话,弈堂哥又没说不答应,你怎么就…。”夏侯琪的话还没说完,夏侯敬脸色就沉了下来,冷声打断道:“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没规没距的不成体统。”

    “大哥…。”夏侯琪皱眉。

    顾清苑依旧垂首不语。

    夏樱兰看着急忙站起来,急切出声打圆场道:“二弟,弈堂弟不要误会,你们大哥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很多年没怎么回来京城了,这次回来又巧逢祖父的寿辰,他心里就想着给祖父好好的操办一下。这不,现在想的听到寿宴就不由的特别敏感,这都是因为太过紧张的原因,没有其他的意思。”

    “大哥他就是个直脾气,弈堂哥千万别误会了…。”夏侯絮更跟着附和解围道。

    夏侯玦弈眼帘微动,淡然道:“我自然不会为了一句话就误会堂哥什么。”

    夏侯玦弈的话,让夏侯琪,夏侯絮,夏樱兰松了口气,然,一口气还没吐出,却被夏侯玦弈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噎在胸口了。

    “不过,既然大堂哥早就想着为祖父操办一番,这份儿孝心本世子实在是望成莫及。所以,既然大堂哥如此有心,那这次的寿宴就交给大堂哥来办吧!”

    夏侯玦弈话落,夏侯敬就猛然起身,眼里盈满冷意,“夏侯玦弈你这是在用寿宴的事情威胁我吗?”

    “不,大堂哥误会了,我这是成全你。难道你不是早就预想着给祖父办一场体面寿宴吗?”夏侯玦弈神色淡淡道。

    “哼!我当然是要给祖父办个体面的寿宴的。不过,同身为晚辈,你不应该抱着同样的心态吗?你如此不用心就不觉得惭愧吗?”

    “大哥…。”

    “夫君…。”

    三道急切的声音同时响起。

    夏侯敬深沉的看了他们一眼,冷声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玦弈好,一个不孝敬长辈的人,他这个样子要是被京城的人知道,还不知道要怎么说他这位世子…。”

    “大堂哥说的不错,一个没孝心的人来操办长辈的寿辰,岂不是对长辈更加不敬了!现在听了大堂哥的一番话,我准备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祖父这次的寿宴我就不参与操办了。”说着,起身,看着顾清苑道:“你刚进门,很多规矩也不懂,这次也不要插手了,跟着我去祠堂反省吧!”

    此话出,顾清苑忐忑不安起身,恭顺道:“是…。”夫唱妇随,以夫为天,她怎么能违抗呢!

    夏侯玦弈看了点头,淡漠道:“走吧!”

    “是!”

    夏侯玦弈大步离开。

    顾清苑抬头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几人,眼里带着不安,无措,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夏侯玦弈,颔首,继而疾步追了过去,完全是唯命是从的小熬人形象。

    夏侯敬看着脸色面沉如水,沉怒道:“夏侯玦弈真是越来越不成样子了,自己做错了事情竟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是不成体统。”

    夏侯絮咬牙,眼里溢出恼色,“大哥,你就别再说了。”

    夏侯琪脸上也满是急色,忍不住道:“大哥,你…。你没缘由的说那些话干什么呢!特别还在今天这个日子,弈堂哥怎么会高兴,你这样让堂嫂怎么看我们!你…。”

    夏樱兰也觉得心里憋火的很,而夏侯玦弈带着顾清苑这么甩手一走,让他们很是尴尬,更重要的是,就是再想解释些什么人却不在这里了。而回到公府恐怕还会少不得被训。真是让人恼火呀!自己这个夫君就是太过秉直了。

    主人不在,几个人再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咸不淡的跟后来进屋的周麒说了几句让夏侯玦弈,顾清苑不要介意之类的话,就离开了伯爵府。

    ……。

    顾清苑看着倚在软榻上,很是悠闲自得的夏侯玦博,站在他的对面,恭敬请示道:“夫君,去祠堂反省都要带什么东西过去呢?”

    夏侯玦弈听了抬眸,看着顾清苑道:“拿上你的被褥,直接过去就行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本世子会让凌菲给你送饭过去。”

    闻言,顾清苑挑眉,“夫君呢?”

    “我如何?”

    “不是夫君要去反省吗?”

    “一时兴起,现在兴致淡了,不想去了。”

    “那我…。”

    “你要去。”

    “为何?”

    “看到自己夫君被人斥责,你身为妻子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在一边偷着乐,实在是无法饶恕。趁着本世子现在心情尚可,不予重责于你,你自己就自觉的去反省吧!”夏侯玦弈面无表情道。

    顾清苑听完,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惭愧道:“让夫君看到我偷笑,实在是不该。我有错!我这就去反省。”

    说完转身去床上那棉被,抱起,头垂的低低的,走到夏侯玦弈身边,微微俯身,哽咽道:“妾身,这就去反省,谢夫君责罚。”说完越过夏侯玦弈就往门口走去,刚走两步,凌菲端着晚饭走了进来,看到顾清苑抱着被子,疑惑道:“世子妃这是…。?”

    顾清苑抬眸,看着凌菲,怯怯的摇头,低声道:“凌菲,我做错了事,被世子爷给赶出屋子了…。”

    “什么?”凌菲大惊,赶紧放下手里的饭菜,走到顾清苑身边,看向夏侯玦弈惊疑不定道:“主子……”

    夏侯玦弈转头,看着那个躲在凌菲身后装模作样的女子,瞪了她一眼,这丫头还玩儿上瘾了。

    “丫头,你是要继续玩儿,还是要吃饭。”

    凌菲听了夏侯玦弈的话怔了一下,随即嘴巴抽了一下,抚额,果然甘心则乱她怎么就相信小姐刚说的话了呢!

    顾清苑听了看了一眼饭桌上的饭菜,咽了一口口水,都是自己爱吃的,看着,果断做出了选择。抬脚把被褥放在床上,转身走到夏侯玦弈的身边,扶起他的胳膊,刚才悲切的表情消失无踪,而是嬉笑献媚道:“世子大爷,妾身扶你用饭。”

    看着顾清苑谄媚的表情,夏侯玦弈冷哼一声,沉声道:“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可知道怎么做了吗?”

    “知道,知道!我一定挡在夫君的身前,为夫君挡刀挡剑!绝对不让他人多说我夫君一句不是。”顾清苑很是郑重道。

    闻言,夏侯玦弈瞥了她一眼,看着桌上的饭菜道:“那,如果没那些吃的呢?”

    “没那些的好吃的吗?那,我一定躲在夫君的身后,看夫君自己挡刀挡剑…。”顾清苑铿锵有力道,比刚才的态度更加坚定。

    夏侯玦弈的脸瞬时黑了下来,“顾清苑…。”

    “嘻嘻嘻,玩笑,玩笑…。”

    凌菲看着无奈一笑,转身轻轻的走了出去!小姐又开始皮了。

    夏侯玦弈冷哼!彼清苑低语道:“其实,今天看了夫君应对的非凡才能后,我真正想的是再有这样的唇舌之争时,让夫君把我的也给挡了…。”

    “顾清苑,你个坏丫头…。”夏侯玦弈咬牙:“今天没你的饭菜,马上去反省。”

    “啊!夫君大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错了也没有…。”

    “夫君…。”

    “去反省…。”

    “能将功补过不?”

    “不能…”

    “你老大人大量网开一面吧!就饶恕小人这一回。”

    “哼!”

    “世子大老爷,为了弥补我的错误,我拿肉偿好不!”

    夏侯玦弈凝眉,对于顾清苑所谓的肉偿带着一丝不明。

    顾清苑轻笑,马上解惑,“就是身体…”

    夏侯玦弈:……

    静默片刻,轻咳一声,大气道:“看来你如此有诚意的份上,就饶你这一回吧!”

    顾清苑瘪嘴,“可我觉得亏了,不干了!”

    夏侯玦弈:……

    顾清苑说完,看了夏侯玦弈那俊美的面容,冷哼道:“贪财好色的家伙…。”

    夏侯玦弈面皮抽了一下,他发现和顾清苑斗法,不管是如何开始的,也不管开始他如何的胜券在握,可每次最后都是他落于下风。几次下来,夏侯玦弈真切的了解了顾清苑的刁钻,也第一次清楚的明白了,女色果然致命!

    第二天

    早饭过后,夏侯玦弈没再在家待着,起身去了朝堂,走时留话,中午陪顾清苑回家吃饭!

    夏侯玦弈离开,凌菲走进来禀报道:“世子妃,周管家在外求见!让奴婢问一下,今天是否跟府里的下人都见一下。”

    顾清苑了然,其实就是交接中馈之事,以往夏侯玦弈和老侯爷都忙,没空管理府邸,继而府里的一切都是有周管家打理,现在有了个清闲的就准备移交了。

    顾清苑叹了口气,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道:“走吧!去见见。”

    “是。”

    顾清苑抬脚刚走出房间,梅香就疾步走了过来,看着顾清苑恭敬禀报道:“小姐,奴婢刚在外听到消息,李家出事儿了。”说完看顾清苑凝眉,赶紧道:“不过,不是相爷,是李大奶奶和李大小姐。”

    顾清苑听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