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90章 回门

嫡女风华 第190章 回门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简单的一碗面,虽然菜被他给切得有些奇形怪状,看着不是很好看,可却不影响面的美味,更不影响他吃面的心情,一碗面被夏侯玦弈吃的净光!吃完还邀功似的看着顾清苑!那好似等待夸奖的孩子似摸样,让顾清苑看的好笑!心里划过丝柔和,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夸了句乖!夏侯玦弈听了瞪眼,可却怎么也无法掩饰眼角的笑意,故作不在意的哼了一声,起身去了洗浴房!彼清苑吩咐丫头把碗筷收了!就转身去了内间,习惯性的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不久,夏侯玦弈洗好出来,走入内间看到顾清苑已经睡着了,半倚在床头,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眉宇间有淡淡的疲惫,夏侯玦弈看了眼里溢出怜惜,轻轻的拿开她手里的书扶她躺好!夏侯玦弈的动作虽轻,可顾清苑还是感觉到了,可却不想睁开眼睛,顺着夏侯玦弈的力道躺好。片刻,就感到一具温热的身体在她背后拥着她躺下!彼清苑纤长的睫毛不由轻颤了下!男人也许看到了,低声道:“好好睡吧!”

    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浅笑,转身慢慢依偎在男人怀里,听着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在这样清凉的夜晚有一个可以相互取暖的人其实也很不错!

    夏侯玦弈看着主动倚在自己怀里的女子,眼神瞬时柔和下来!依赖一个人,依靠一个人,有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有一个可以跟你一起分享一切的人,这是每个人都万分渴求的,却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得到吧!而他得到了,得到了这颗纯粹的心,让他心里不再感空洞,寂寥!看到世间除了阴暗,不堪,还有一抹风景在他身边!

    相拥而眠的两个人,透着温暖,温馨!

    早上,顾清苑起来!兰芝,梅香就开始给她装扮起来,今天是顾请回门的日子,那也是个重要的日子不能大意!

    兰芝看着手里的鲜亮的衣服道:“小姐,今天穿这个回去吧!”

    顾清苑看了一眼那隆重,鲜亮的红色,摇了摇头道:“拿个简单的点儿的吧!”

    兰芝听了在心里叹了气,看来小姐就是成了世子妃,还是不喜欢那华丽的装扮呀!不过,再穿那简单,素雅的衣服合适吗?兰芝神色不定,有些担忧道:“小姐,穿的太素雅会不会有人说什么闲话呀!”

    顾清苑听了轻笑,“你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会操心了!”

    “奴婢就是担心,小姐穿的太简单了让某些人小看小姐。”

    “兰芝,小姐现在的身份在这里摆着,有那个敢小看小姐的!小姐穿上面都不会有人敢说三到四的。所以,挑小姐喜欢的衣服就好!”梅香笑道。

    兰芝听了马上不再犹豫,高兴道:“是,小姐现在是世子妃了,看她们也不敢再随意的欺负小姐了!”说着疾步往衣柜走去,“奴婢这就找件小姐喜欢的衣服来。”

    顾清苑看着摇头,唉!有些话听起来虽然势力,可现实就是如此呀!只要她在这个位置上,也没人敢以貌取人吧!

    一袭浅绿色纱裙,腰间用一素色的带子束起,勾列出纤细的腰身,一头乌发轻轻挽起一个简单但精致的发鬓,没有过多的首饰,只用两根和衣服同色的发带装扮,而额上用一晶莹的绿色翡翠小珠做成了一花钿,稍大的一颗正好坠落在眉上方一点。简单的装扮,透着不经意的贵气!大方不**份!

    夏侯玦弈走进来看到顾清苑的装扮,眼睛闪过一抹亮色,再简单的衣服穿在这女子的身上,从来不会有一丝寒酸之气,反倒折射出一种洗尽铅华的美!

    看到夏侯玦弈进来,兰芝,梅香,凌菲赶紧俯身请安,“奴婢见过世子!”

    夏侯玦弈随意应了一声,抬脚来到顾清苑的身边,柔声道:“很漂亮!”

    此话出,顾清苑马上做含羞带怯状,俯身,规矩道:“谢夫君夸奖!”

    夏侯玦弈看着顾清苑规矩的样子,很是中肯的给出意见,“人家做规矩看着是规矩,而看你做规矩,怎么看都觉得你是如此的不规矩。所以,关于规矩娘子以后还是少做两次吧!”

    夏侯玦弈话落,三个丫头不由抿嘴忍笑!以前,看小姐每次给人请安,行礼,明明没什么差错,可是不知为何她们看着就是觉得小姐跟其他人不同。看来她们以前的感觉没错呀!而也总算是那感觉是什么了。

    顾清苑抬头瞪了夏侯玦弈一眼,这厮越来越不捧场了!

    夏侯玦弈淡淡一笑,道:“好了,准备好就出发吧!”

    “是!”

    顾家

    顾清苑今天回门,顾家自然早早的就开始准备一切了,主子积极,下人们也都很积极。当然下人积极的是等着看到那位谪仙一样的世子爷,同时也想看看世子爷对顾清苑这位坚持要娶到的世子妃,在成婚后,是否还有以前那么看重。

    如果那么上心,那就说明顾清苑是真的得世子的心。反之,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只能说那是世子大爷的征服心里,没有得到的时候是好的,得到以后可就没什么稀罕的了。

    在各人各种心里下,在翘首以盼中,顾清苑和夏侯玦弈终于来了。老夫人亲自在外迎接,顾家上下热情欢迎,接待!同时探究。

    只见,马车来到家门口后,夏侯玦弈率先下车,却没有走开,而是静待顾清苑下来后,才和她一起接受顾家上下的行礼,请安!不经意间的举动,却透着一种体贴。

    而这位世子爷虽然已经是顾家的女婿,可和以往来府的时候态度却并没有太大的转变,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只有在面对顾清苑的时候才会有一丝柔和,一直陪在身边。吃饭间,偶尔为她夹菜,神色自若更加自然,看的老夫人和屋里伺候的几个下人惊疑不定,而特别在看到兰芝,凌菲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心里更加惊疑不定,世子爷他不会经常为顾清苑布菜吧!

    这…这样的话可就不是看重了,那可真是绝对的宠爱呀!如此一来,也足见夏侯世子对顾清苑绝对不会只是一时的兴趣,明了,肯定后,对顾清苑也越发的恭敬起来!

    老夫人本也想跟夏侯玦弈多说几句话,然,夏侯玦弈那冷清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想表示一下热切都无从开口,继而,为了不碰钉子,在吃饭间老夫人只能跟顾清苑不停的说道着!表示着关心,慈爱,疼爱。顾清苑浅笑回应,感激,感谢!

    一顿饭,就在这样不冷不热,客客气气中结束。中饭结束,顾清苑带着夏侯玦弈在她曾经住的院子看了一圈,缅怀了一下曾经的时光。就回到福寿阁跟老夫人告辞离开,老夫人很是不舍挽留。

    可顾清苑看老夫人的眼里却并没有一丝不舍,说不定心里还巴不得他们离开吧!身份尊贵,又少言寡语的孙女婿,听话,恭顺却完全不被拿捏的孙女,招待他们想来肯定让老夫人减寿不少。

    现在他们回来了,在外人眼里面上是不差了,他们要走,老夫人巴不得吧!

    从顾家出来,夏侯玦弈带着顾清苑直奔他私产下的一酒楼。

    顾清苑看着眼前一桌色香味具的饭菜,高兴的眉眼弯弯,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吃的香甜也不由的胃口大开,不自己不觉间跟着吃了不少。

    看来这回门饭,两人是都没吃饱呀!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是没吃饱,老夫人是吃的消化不良呀!

    解决了肚子问题,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问道:“下午有什么安排吗?”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顾清苑点了点头,静默片刻,开口:“我想去庄子上看看。”

    闻言,夏侯玦弈神色没有太大的意外,“好。”

    夏侯玦弈城外庄上。

    高嬷嬷扶着李娇在院子里慢慢走动着,轻声道:“小姐,今天天气挺好,我们再走一会儿吧!”

    李娇摇了摇头,有些气虚道:“不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那老奴扶你进屋。”

    “先不进屋了,在院子里坐一会儿吧!”

    “好!”高嬷嬷应声,扶着李娇在院中的软榻上坐下,“老奴给你拿个薄被去。”

    李娇点头,继而开口嘱咐道:“把荷包也拿来。”

    听李娇说荷包,高嬷嬷轻声道:“小姐,这会儿你累了先不绣了吧!”

    “不剩下多少了,我想赶紧绣完!”李娇声音带着一丝无力,神色染上伤感。

    高嬷嬷听了,看着李娇虚弱的样子,眼睛酸涩,赶紧转头,故作无恙道:“好,老奴马上拿过来。”

    走到屋里高嬷嬷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李娇的身体如何,还有多少日子小小姐没说,可她看着李娇一天比一天虚弱的样子,也猜得到李娇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而想必李娇自己也感觉到了吧!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小姐做过太多糊涂的错事,她也曾经因为小姐对小小姐和相爷的做的事情感万分心寒,那个时候甚至想如小姐这样不管不顾女儿,罔顾父亲的人,就算受到任何惩罚都不为过。可现在看到小姐落到这个地步,她还是忍不住心里发疼,也总算明白了,小小姐那句,不是所有的错都会有悔改的机会的。如小姐现在就是想,可老天却不再给她时间了。

    院子里李娇看着眼前生气盎然的景色,眼里闪过羡艳可却只是一瞬间就转为枯寂,苦笑。以前她以为她这辈子比别的女子做的都多,活的也比她们勇敢!她敢争自己想要的姻缘,而不是和她们一样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人安排,听天由命的过日子,跟她们比起来,自己是了不起的!

    而也一直以为自己的坚持是对的,因为她就算身体不好,就算没有儿子,可依然被自己的丈夫疼爱着。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从来就没觉得自己错过,更加觉得幸福就是要靠自己争取才是对的。

    可现在走到了这一步,她才彻底的明白,她是有多蠢。而她选择的那个男人是有多无耻,龌蹉!

    跟着他一起离开京城的时候,她满怀期待,犹如新生,期盼着那如诗如画般的田园生活。可在真的过去那样的日子后,她才知道现在和梦想的差距是有多大。而,现实是多么的残酷,那个男人是多么的无情,冷血。

    农家生活,没有锦衣玉食,更没有人服侍。她从小就十指不沾阳春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完全不懂的做饭。而顾长远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她第一次觉得,她好像太天真了,再多的情情爱爱在饿肚子的时候,好像情爱忽然变得不重要了。

    最起码那个时候顾长远的深情,安抚,在饥肠辘辘的时候听着没有了以往的甜蜜,她开始觉得委屈了!不过,为了心中的执念她愿意忽视那些。和顾长远两人摸索着,做了些不咸不淡,不熟不生难以下咽的饭菜,吃着那些,心里任然告诉自己,那只是暂时的。苦日子会过去的,顾长远他不会忍心让自己吃苦。而自己也相信凭着顾长远的能力一定会再次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

    想着,李娇不由的自己笑了起来,眼里是满满的自嘲,讥讽!她果然是蠢的呀!

    两天的苦日子过去,她还没说什么,顾长远就率先忍不下去了,那温和儒雅的面容开始变的阴沉,并开始提议她赶紧给父亲送信,向父亲求饶,哀求,认错…。等!其归根结底就是想让父亲接他们回京城,可打的名头却是不忍心她吃苦,因为过着那样的日子他太心疼!

    可她在父亲生死之时都选择了沉默,且还曾经放出豪言,她既然离开就不会再回去,更加不会后悔,亦不会向任何人求救,求饶。没良心的事她做了,大话也说出去了。所以,对于顾长远提出的要求,她不愿意答应,并坚定的表示她愿意跟着他过苦日子,再苦都愿意。

    呵呵,谁曾想她这样深情意重的话出,顾长远听了完全不是感动,而是马上翻脸儿了,吼叫,斥责,可句句还是说着为她好。

    顾长远那从未见过的一面,当时她吓坏了,可还固执的认为,他是爱之深责之切的表现,那样一个温和的男人,却那样害怕让自己受罪而变得如此急躁,不安!那个时候她竟然还感动的无以加复!

    想到这里李娇真的觉得,她那副蠢样,一定把顾长远气得吐血吧!所以,在劝说无果,她坚持顽固的情况下,顾长远那身温和的面具再也戴不下去了。开始显露出他的真面目出来。继而在她发病,受着那非人痛苦折磨的时候,那个曾经说和她中了一样蛊毒的男人,却在一边看着,眼里满是兴奋,痛快的大笑着,脸上那解恨的表情,清楚的让人知道,他心里对她李娇是多么的痛恨!

    那扭曲的表情,阴狠,毒辣的眼神,还有那如刀似箭的愤恨之言,在她承受那毁灭性的折磨时,他就在一旁大肆的说着他对自己的恼火,对自己的愚蠢的愤恨,对自己性情的厌恶,因为对她是太过难以忍受,所以,他连让自己痛快的死去都做不到,一定要折磨自己到极致,才能出他心口挤压的那口恶气,憋闷!

    继而他就给她下了蛊毒,就这样还不够,他还捧杀了她的女儿,甚至暗地里宠信着二姨娘,顾无暇毁了清苑。而在前些日子父亲入狱后,他更是抓住一切机会,陷害父亲,意图要了父亲的命。

    那些刺耳,剜心之言,都是出自那个她爱了一辈子,信了一生的男人。

    李娇想着那些足以让她死去,毁灭的话语,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发抖,眼里溢出泪水,眼底却是切齿腐心,仇恨入骨,同归于尽的毁灭之色。

    高嬷嬷从屋里出来,看到李娇如此神色,脸色骤然大变,疾步跑到李娇身边,急切,紧张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痛了,小姐…。”说着不等李娇回应就急道:“老奴去煎药,老奴去找人…。”

    “嬷嬷…。”李娇拉住慌不择路的高嬷嬷,平静道:“嬷嬷我没事儿。”

    高嬷嬷皱眉,担忧道:“可是刚才…。”

    “我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罢了。”李娇淡淡道。

    闻言,高嬷嬷心里紧了一下,以前的何事能让小姐如此的恨,高嬷嬷自然想的到。叹了口气道:“小姐,那些事情就不要想了,那个人敢这么对你,小小姐和相爷是不过放过他的,他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所以,小姐不要再想到他,都忘掉!好好的养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不想吗?那些几乎是我的一辈子,我如何能不想,如何能忘记。”李娇苦涩道。

    “小姐…。”

    “清儿一直都没说错,我这辈子除了爱顾长远什么都不会。而现在,我除了恨他亦什么也不会。”李娇说着捂着心口,道:“我恨顾长远,可我更恨的是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是天下最蠢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加可笑…。”

    “小姐你别这么说…。”

    高嬷嬷劝慰的话没说完,李娇抬手打断,淡淡道:“是与不是我从来没这么清楚过。”说完,拿过高嬷嬷手里的绣了一大半儿的荷包,看着,苦笑道:“这个荷包,是我为自己女儿唯一做的东西,只看这点儿就知道我这个做母亲的,以前是有多失败了。”

    “小姐…。”

    “高嬷嬷你说清儿她会喜欢吗?”李娇带着不安道。

    “会,小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李娇听了绣了几针,忽然皱眉道:“也许,我不该绣荷包给清儿。”

    “为何?”高嬷嬷不明白。

    “我是个失败的人,无论做为女儿,妻子,母亲我都是不成,像我这样的人做的东西怎么能给清儿带来好运呢!”

    “小姐,你想太多了。”

    李娇摇了摇头,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荷包,神色不定。

    静默良久才道:“高嬷嬷,今天是清儿大婚回门的日子吧!”

    “是,今天是小小姐回门的日子。”

    “也不知道清儿过的好不好?”

    “一定会好的,夏侯世子对小姐很看重,不会薄带小姐的。”

    “男人的看重能维持多久…。”李娇说着赶紧顿住,转而郑重道:“不过,清儿是个聪明的,绝对不会看错人才是。”

    “小姐说的是,小小姐一定会过的很…”高嬷嬷的话未说完,忽然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出现的两个人,怔忪道:“小…。小姐…”

    “嬷嬷,怎么了?”李娇看着高嬷嬷惊疑不定的样子,皱眉道。

    “小姐,是小小姐…”

    闻言,李娇猛然转头看着已走到自己跟前的女子,眼里溢出惊喜,“清儿…。”

    看着李娇意外,欢喜的样子,顾清苑眼神微闪,轻笑道:“母亲!”

    “清儿,真的是你。”李娇有些不敢相信,她以为顾清苑一定早就对她这个母亲失望透了,是如何也不会再来见她了!本想着,在她仅有的这段日子是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女儿了,可是没想到,清儿她竟然来了,特别还是在今天这个回门的日子。

    李娇眼角丝润,紧张起身,有些忐忑道:“清儿,你今天来是…。?”

    “今天是回门的日子,所以,我跟世子爷来跟母亲请个安。”顾请淡笑道。

    “真的吗?”李娇不敢相信,转眸看了一下夏侯玦弈。

    夏侯玦弈看着那个眉目柔和的女子,才转头对李娇微微颔首。

    看此,李娇喜极而泣,高兴道:“清儿,谢谢你能来,谢谢你来看我…。”

    顾清苑看着李娇感动的样子,叹息,眼前的女人做了一辈子的梦,梦碎了,她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她虽然不值得同情,可却是个可悲的女人。而自己占据了她女儿的身体,所以,在她所剩不多的日子里,她愿意做些什么,让她一生不至于太过悲凉,遗憾!

    顾清苑扶着李娇坐下,看着她手里的东西,淡笑道:“是母亲绣的吗?”

    “是,我闲着没事绣着玩儿的。”

    顾清苑看着上面双福的图案,眼里闪过什么,点头道:“很漂亮!”

    “清儿…。清儿喜欢吗?”

    “嗯!喜欢!”

    “小姐,老奴就说小小姐一定会喜欢的。”高嬷嬷这个时候忍不住插口道:“这是小姐准备送给小小姐的礼物,不过,担心小小姐不喜欢,所以…。”

    “嬷嬷…。”李娇打断高嬷嬷的话,不安的看了一眼顾清苑。

    顾清苑轻笑,“是送给我的吗?”

    “…。是,不过…。”

    “那母亲绣好了,我来拿。”

    闻言,李娇连忙点头,“好,好…。”李娇应着,心里高兴,清儿说要过来拿,那就是她还能见到清儿了!

    高嬷嬷看着李娇恢复一点儿神采的面色,心里对顾清苑很是感激。

    “小姐,夏侯世子,老奴给你们做点儿饭去。”

    “不用了,我们用过饭了。”

    “那老奴给小姐和世子爷倒茶来。”高嬷嬷说着疾步往屋里走去。

    顾清苑坐在李娇的身边,陪着她说话!虽然顾清苑话不多,大部分都是李娇在说,可顾清苑仔细聆听,浅笑回应的样子,让李娇很是开心!

    夏侯玦弈是完全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顾清苑!心口盈满柔软,这个女子从来不是一个容忍一切的人,在别人对她出手的时候,她绝对会反击且从来不会手软。然,她却很少去仇视谁。

    就如李娇!她好像并不是很在意李娇对她的忽视,反倒对李娇罔顾李相的性命时,表现出了她的不容,继而在她给李娇停药后,她什么都没说。可在李娇痛悔后,她又多了一分包容之心。

    还有顾长远,对于捧杀她表现的很激动,可在偶然提起时却平静!只是对顾长远无耻的给李娇下蛊毒,她很是难容!继而,对于顾长远她从来不会多说一句,更不曾期盼顾长远那样的人会悔过!

    她包容了李娇,可对于顾长远却表现了冷厉!竟然说出让她和李娇死同日的话来。

    ……。

    从庄子出来,坐在回京的马车上,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道:“她还有多久?”

    “不会超过一个月。”

    顾清苑听了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夏侯玦弈轻轻把她揽入怀中,低声道:“如果用药的话,也许还能支撑半年,不过,蛊虫也许反噬。”

    顾清苑听了,静默良久开口:“有些痛还是不要在经历了。”

    夏侯玦弈听了没有说话,半年的时间改变不了什么,除了痛以外!既然如此,还是不要改变的好,不受痛苦的离开也许更好。

    从庄上回来,刚进入府中,周麒就疾步的走过来禀报道:“世子爷,世子妃!”

    “何事儿?”

    “大公子,二公子,郡主还有大夫人来了。”

    夏侯玦弈听了皱眉。

    顾清苑挑眉,听这称呼像是大公主的孩子吧!

    “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半个时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