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89章 试着

嫡女风华 第189章 试着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傍晚十分,夏侯玦弈才回到他和顾清苑的院子。

    守在门口的兰芝,凌菲看到夏侯玦弈回来规矩俯身,“奴婢见过世子。”

    “嗯!”夏侯玦弈随意的应了一声,抬脚往屋里走去!然,进屋却没看到顾清苑,皱眉!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兰芝,凌菲两人道:“世子妃呢?”

    “回世子,世子妃做了晚饭,现在在老侯爷那里陪他用饭,顾公子也在。”凌菲禀报道。

    夏侯玦弈听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是世子妃做的饭?”

    “是!”

    闻言,夏侯玦弈不再说什么,抬脚往老侯爷的院子走去!

    夏侯玦弈走远,兰芝才敢开口,脸上有些惊疑不定道:“凌菲,世子爷好像受伤了。”

    凌菲点了点头,心里暗道:看来主子刚才和硕王爷,祁公子他们动手了!

    世子的事情,兰芝不敢过问太多,只是有些担忧道:“凌菲,世子爷听到是小姐做的饭好像不高兴的样子?是我看错了吗?”

    凌菲听了淡淡一笑,“你看错了,世子怎么会不高兴!”

    兰芝听了松了口气,点头道:“也是,肯定是我看错了!小姐孝敬老侯爷世子爷怎么会不高兴呢!”说完,越来越肯定,自己肯定是看错了。

    凌菲看兰芝放心的样子,垂下眼眸没多说什么,其实,兰芝一点儿没看错,世子确实在不高兴!至于缘由,呵呵…。虽然幼稚可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小心眼的毛病又发作了吧!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凌菲发现对于任何占据小姐心神的人,物世子都会有些排斥。特别是让小姐注重的人,当然这些人不出现在小姐面前世子也没什么反应。当着,这些人他自己除外!

    在海域的时候,大元王爷慕容烨是主子最不喜看到的人。

    在皓月,祁公子,顾公子同样不被主子喜欢。现在恐怕又多了老侯爷吧!主子小心眼生怕小姐忽略他的样子,有的时候看着很是好笑。

    夏侯玦弈刚走入老侯爷的院子就听到,老侯爷的笑声从屋里传出来,并带着大声且毫不吝啬的夸赞声:“清丫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做猜,还做的那么好吃!不错,不错呀!”

    “爷爷喜欢就好!”

    “喜欢,喜欢,很喜欢呀!”老侯爷一连几个喜欢,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有多满意!

    “姐姐,真的很好吃!”顾恒也随着附和夸赞道。

    “喜欢的话,我经常做给你吃。”顾清苑轻笑道。

    “好…”顾恒声音带笑。

    “那我呢?我呢?不做给我吃吗?”老侯爷生怕被漏掉了急忙插话道。

    “自然也做给爷爷!”

    “好!好!”老侯爷欢快大笑,笑过!开始继续吃饭,嘴巴里含着饭菜,含糊不清道:“夏侯玦弈这个对老人不敬不孝的人,竟然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老天果然不开眼呀!”

    老侯爷话出,顾清苑的嘴巴歪了一下,顾恒被呛了一下忍不住咳嗽起来,不过心里却觉得老侯爷的话说的很对!

    麒一低着头,已经不敢看夏侯玦弈的脸色!不过,虽然不敢从脸上探究什么,可从主子身上的冷意可以感觉到,老侯爷的话绝对不会让主子喜欢。

    老侯爷话落,就看到夏侯玦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屋里欢乐的气氛有瞬间的凝滞!老侯爷的眼里闪过一抹慌色,却转瞬即逝!看了夏侯玦弈一眼,冷哼一声,继续快速的吃着桌上的饭菜!彼恒起身,颔首道:“世子!”

    是世子不是姐夫,看来夏侯玦弈暂时在顾恒心里的定位还是抢走顾清苑的人呀!

    顾清苑抬眸,当看到夏侯玦弈嘴角竟然带着伤痕,眼神微闪!男人果然最后都喜欢用拳头来解决问题,这一下午的时间想必三个人打的很痛快吧!想着,顾清苑摇头无奈一笑,没有多问,只道:“夫君你回来了,来坐下吃饭了!”

    夏侯玦弈扫了他们一眼,抬脚走到顾清苑跟前,在她身边坐下!看着眼前盛好的饭,拿起!那边老侯爷挑衅的声音就响起了!

    “喂!你小子跟人家打架去了吗?”老侯爷说着,不等夏侯玦弈回应就只顾的嗤笑道:“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用想肯定是打输了,你还真是丢我伯爵府的脸。”

    顾清苑听了抿嘴一笑,对于老侯爷没有负担的挑衅夏侯玦弈忽然觉得她很能理解!想和夏侯玦弈聊天,闲话家常那根本就是难如登天!如果按正常的方法来,恐怕结果只能是自说自话!你说,他不说!你笑,他不乐!你怒,他更加没反应!所以,对夏侯玦弈这样冷清,淡漠的人!想引起他的情绪,最快的办法就是挑衅!虽然冒险可绝对有效,看来老侯爷也很习惯用这招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夏侯玦弈看也没看老侯爷,对于他的挑衅像是没听到似的,拿起碗筷,开始吃饭!筷子拿起,落下,一只手却迅速伸了过去拦住,并把菜盘霸道的揽在怀里,理直气壮道:“你不能吃!”

    夏侯玦弈凝眉!

    老侯爷瞪眼道:“清丫头说她前两天没来得及给我这个爷爷请安,所以,特别做了这桌菜给我!这是清丫头特地做给我的!没你的份儿!不让你吃!”老侯爷孩子气道。

    夏侯玦弈放下筷子,淡淡的瞥了老侯爷一眼,转头看着顾清苑道:“清儿,回去吩咐丫头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离开几天。”

    夏侯玦弈话出,顾清苑还没来得及开口,老侯爷就瞪眼急道:“离开?去哪里?”

    “府里被破坏的严重很多东西需要重建,所以,我准备带着清儿去庄子上住几日。”夏侯玦弈轻抿了一口手边的茶水,少有的配合回应道。

    “只有你们两个去吗?那老子呢?”老侯爷恼火道。

    “府里重修,没个主子怎么行!祖父自然要留下看着。”夏侯玦弈理由很是充分道。

    “老子不要留下!”老侯爷张口立马反对。

    夏侯玦弈听了挑眉,淡淡道:“既然祖父不准备重修。那,我们就在庄子那边住下吧!”说完看了一眼麒一道:“吩咐护卫把本世子和世子妃的物件拢箱,装车,马上准备去庄上…。”

    “夏侯玦弈你敢…。”老侯爷跳脚。

    “去庄子上还有不敢一说吗?”夏侯玦弈淡然道。

    “你…。”老侯爷指着夏侯玦弈怒道:“要去你去,清丫头不许去。”

    夏侯玦弈没有说话,可眼里却分明写着几个大字,绝无可能!

    顾恒听着眉头皱了起来。

    顾清苑看着不声不响完全秉持沉默是金的原则,不参与到他们祖孙的斗法中,不过,跟前眼前的形式看,输赢很明显呀!

    “哼!你是个不孝顺的,我不跟你说,我跟清丫头说!”老侯爷忽然放弃跟夏侯玦弈争论,转头看着顾清苑道:“清丫头你说,你准备怎么办?”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是为难了一下,不过也就是瞬间马上坚定道:“我自然是听爷爷的。”

    此话出,夏侯玦弈嘴巴抿了一下,老侯爷大笑,形势的大逆转让他很是高兴,特别是跟夏侯玦弈的对持中他占了上风,这样老侯爷的心情更好!

    “哈哈哈,老子的命还是好的!虽然孙儿是个不孝顺的,可现在老子有了一个乖巧,孝顺的孙媳妇!炳哈哈哈…。”老侯爷笑着,把手里的菜放在夏侯玦弈的跟前,施舍般道:“看在清丫头的面上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来这菜给你吃了!”

    顾恒埋首看不清神色,可微翘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老侯爷的肆意张扬,让夏侯玦弈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了顾清苑一眼。顾清苑眺目看着别处,她没看到!这个时候让夏侯玦弈吃瘪她很乐意看到。

    至于去庄子上在顾清苑看来,根本就是夏侯玦弈用来拿捏老侯爷的一个说法罢了!他们才刚成婚,就整日的不在伯爵府呆着,这是在主动给自己制造话题呀!就算是修葺府邸,可她和夏侯玦弈离开,留下老侯爷一个人忙活,也很难自圆其说!

    关注伯爵府的人本就不少,只是以前只有夏侯玦弈和老侯爷两人,就算是想探究些什么也没有渠道!爱里没有女主人,夫人,小姐们进府不合适!而朝堂的那些大人个个都是人精,想必没有那个会直面他们问些什么吧!

    可现在不同了,伯爵府有了世子妃夫人,小姐们就有了窜门的理由。想来即日起,伯爵府将会有一段不平静的日子!要接待不少的客人!这是个必经的阶段,应对的好,来往的人会少些,应对不好,那就是麻烦!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是少制造些话题的好!

    一顿饭在结束在老侯爷的欢声笑语中,那畅快的笑声,差不多连整个伯爵府都听到了。顾恒的心情也不错,吃了两碗饭,吃完饭临走的时候表示明天给顾清苑带好吃的过来,其意思就是告诉他们明天她还来!至于夏侯玦弈没吃几口饭,不是他不想吃,而是菜基本被老侯爷和顾恒包揽了!

    吃完饭,夏侯玦弈,顾清苑离开了老侯爷的院子。世子爷大人面色如常,不见一丝火气,更不见丝毫不快。而对于顾清苑倒戈帮老侯爷更是一句没提。这样的反应,完全是绅士的表现!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恐怕还要等待后续来说了!

    回到院子里,夏侯玦弈拿起一本书就坐在软榻上看了起来,顾清苑看了夏侯玦弈一眼,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书轻轻一笑,转身去了洗浴间!不久,顾清苑从洗浴间出来,坐在梳妆台上擦拭头发,很是顺便的看了一眼全神贯注看书的夏侯玦弈,一眼看过,随即挑眉,轻笑道:“夫君…。”

    “嗯!何事?”夏侯玦弈完全舍不得从书上移开视线,忙里抽空应了一声。

    看此,顾清苑嘴角的笑意加深,淡笑道:“夫君看的书好像很深奥,一炷香的时间了还在看那一页。”

    此话出,夏侯玦弈拿着书的手僵了一下。

    顾清苑起身,脸上带着满满的好奇,走到夏侯玦弈身边,“夫君看的是什么书,需要如此耗费精力!”

    看着走进的顾清苑的,夏侯玦弈淡然的合上手里的书,放在一边,淡淡道:“赶紧把头发擦拭干了,不然容易头痛。”

    对于夏侯玦弈的关心,顾清苑很是领情,笑容扩大点头,“好!”只是脸上带着隐忍的笑意,竟然是自己昨天晚上看的类似民间小笔事的杂记!真是深奥呀!

    顾清苑那了然的眼神,隐忍的笑意,落入夏侯玦弈的眼里。让他脸色也跟着僵硬了两分,忽然出声唤道:“麒一。”

    “主子!”麒一快速来到夏侯玦弈跟前,恭敬道。

    “你去一趟第一楼买些吃的来。”

    “是!”麒一领命转身。

    “等一下。”

    麒一顿住脚步,转身。

    “记得让孟岱做。”

    麒一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反射性回应道:“可是孟岱已经过世了呀!”这主子知道的呀!怎么还会让他来做呢!

    夏侯玦弈听了淡然的看了麒一一眼,“你记错了!”

    “属下…。”麒一的话未说完,看到夏侯玦弈眼里深黑的冷色,眉心一跳,随即低头应道:“是,属下知道了。”

    “知道了就去吧!”

    “是!”

    麒一领命离开,顾清苑继续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对于夏侯玦弈不经意看过来的视线,抿嘴一笑!这男人脾气可真是别扭的可以!简单一句话的事情非要绕个弯儿,等着人家主动开口!呵呵,是因为还没习惯某些东西吗?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夫妻间最基本的坦诚可是重要的!他也该学着试试!想着,顾清苑更加闲适的擦拭头发!

    而麒一从屋里出来后并没有马上去第一楼,而是立即去了麒肆的住处,待了一会儿出来,脸上带这豁然开朗,原来如此的表情不疾不徐的回转到夏侯玦弈的院中。

    顾清苑擦干头发,麒一回来,完全不出人意料的是空着手回来的!

    “启禀主子,孟岱今日有事儿告了假没在第一楼,所以,属下没买到主子要吃的东西。”麒肆一脸正气的禀报道。那老实的忠厚的面容,完全看不出是在说谎!彼清苑看着,了然,看来是取了经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

    “可主子还没用饭这样对身体可是不好!要不,属下去给主子做些吃的来。”麒一脸上满是担忧道。

    看来学得麒一这次学得东西不少!都学会做戏了,虽然表情,眼神都欠缺了些,但是假以时日顾清苑相信他一定会跟着麒肆学坏!

    “不用了,下去吧!”

    “主子…。”

    “下去!”

    “是!”麒一看夏侯玦弈不容置疑的语气,不敢再多说,转身疾步走了下去,只是心里惊疑不定怎么跟麒肆说的不一样呢!

    麒一下去,夏侯玦弈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那个眉眼淡笑看着自己的女子,轻咳一声,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娘子…。”

    “夫君!”

    “我饿了,你给我做些吃的。”

    “好!”

    夏侯玦弈听了嘴角溢出浅笑,顾清苑拍了拍他的心口,轻笑道:“夏侯玦弈,夫妻之间最不需要的就是弯弯绕绕,而你也要试着学会依赖,依靠一个人,试着告诉她的你的开心和不开心,你的喜欢和不喜欢,试着分享喜怒哀乐,知道吗?”

    夏侯玦弈眼神柔和下来,静默片刻,柔声道:“好!”

    “夫君乖…”

    “丫头你…”

    “嘻嘻,是夸赞的话你将就着听吧!”顾清苑看夏侯玦弈对于自己那句感到很是无力的样子,轻笑,拉着他的手笑道:“走吧!”

    “走?”

    “嗯!今天太晚了,我给下简单的下碗面吃,你帮我切菜。”

    “切菜?”

    “很有趣的,走吧!你也试试…。”

    “这个也要试吗?”

    “当然!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贤德的好娘子,而我夫君的目标是做一个出的厨房,上的朝堂的好男人!”

    “你的目标,怕是很难实现!至于我的,我可没说过…”

    “我也感觉到我要实现很难,所以,现在努力帮你实现你的…”

    “丫头,你不觉得这是在欺负人吗?”

    “不觉得,我只感觉我在帮人成才,而且,夫君有这个天赋就更加不能错过了。”

    “我该说谢娘子抬爱吗?”

    “嘻嘻,不用客气!”

    “唉…。”夏侯玦弈脸上满是无奈,眼里却盈满笑意!

    凌菲,兰芝,麒一几人看到两个主子牵着手自然的往厨房走去,虽然两人的对话让人哭笑不得。

    然看着夜空闪烁的满星,柔和的月光,习习的晚风!在这样一个夜晚,让人觉得万分温馨。

    ------题外话------

    在理情节有点儿卡文,马上开始伯爵府新章节!懊出现的出现,该上场的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