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8章风涌将起

嫡女风华 第168章风涌将起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海域

    蓝陌看着收拾的马马虎虎的厨房,再看两个男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走到锅灶前开始动手做饭。几个男人站在一边看着蓝陌熟练的摘菜,洗菜,切菜,炒菜,凌菲在下面熟练的烧火,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就从锅里飘了出来,闻着这诱人的香味有人的肚子不受控制的叫了起来。

    青椒鸡蛋,红烧茄子,清蒸鲤鱼,烧青菜,还有一个汤,简单的四菜一汤,一样两份儿。做好菜,摆好桌,盛好饭。蓝陌看着他们淡淡道:“好了,吃饭吧!”

    “是,公子。”麒一,麒肆,李林几人在一边的桌子前站好,看夏侯玦弈,蓝陌,容景烨三人坐在,才落座。

    麒肆吃着香喷喷的米饭感动的差点儿掉泪,他从来不知道吃饭是如此艰难的事情,这碗儿饭来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蓝陌吃着手里的米饭,不经意的看到夏侯玦弈手上被什么划破的伤口,眼里闪过什么,可却什么也没说。

    容景烨吃了一口菜,不住点头,毫不吝啬的夸赞道:“陌儿做的饭菜很好吃。”声音中带着绝对的讨好和恭维。

    “好吃就多吃些。”蓝陌淡笑道。

    “好。”容景烨听了脸上笑容扩大,转头看了一眼夏侯玦弈,眼神温和却又带着某种莫名的光彩。

    夏侯玦弈对于投在自己身上那抹视线完全无视,若无其事的夹起一块儿鱼,自然的放在了蓝陌的碗里,淡淡道:“吃鱼。”

    看到这一幕,刚才窸窸窣窣的吃饭声音忽然顿住,屋里有一瞬间的静寂,麒肆几个看着神色惊疑不定,不过不可否认比起容大夫人口头单纯的夸赞,主子这一布菜的举动更加显得体贴,主子赢了!虽然动作很生疏,某些比较心里也很幼稚!

    容景烨看着怔了一下,随即抑制不住的笑出声,面容更加温和,可眼里却透出一抹妖异之色,却稍纵即逝。

    蓝陌看着碗里的鱼块儿,抬眸,看了一眼夏侯玦弈,头发略显凌乱,衣服也沾染了灰迹,现在这个样子跟在他京城那副一尘不染的样子比较起来真是狼狈了不少。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拂袖而去,会发火,会说大胆,放肆,然,他却什么都没说。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忽然来到这里应该不是路过吧!

    蓝陌神色不定的样子落入夏侯玦弈的眼底,拿着筷子的手紧了一下,缓缓垂下眼眸,遮住了眼里的暗色,落寞!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没良心的女子看到自己绝对不会高兴,也更加不会欢迎他吧!

    一顿饭因为心情不同,每个吃出来百种不同的滋味。晚饭结束,容景烨就起身回去了,蓝陌也回到自己的屋子,夏侯玦弈看着蓝陌离开的背影,顿了一下,随后跟了过去。

    凌菲,麒肆几人在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个,对视一眼,没有一个敢跟过去。麒一,李林转身去了厨房,开始动手收拾碗筷,洗刷。

    麒肆走进来看到就是这一幕,两个大男熟练,利索,自然的收拾着厨房。看着麒一拿剑的手,拿起了筷子自如的洗涮着,麒肆的嘴巴歪了一下,上前,惊疑不定道:“麒一,你在干什么?”

    “在洗碗你没看到吗?”麒一白了他一眼。

    “废话,我也知道你在洗碗。我想问的是你做这个干嘛?”

    “我为何不能做?”

    “这…这些活那里是你一个男人干的?这是女人的活儿。”

    “麒肆,你会耕田吗?”

    “哦!”

    “你会捕鱼吗?”

    麒肆:…。

    “你会做饭吗?”

    麒肆:…。

    “麒肆这些你都不会做的话,在这里你能做什么?”

    麒肆再次被噎了一下。

    “你看鱼是小姐钓的,今天吃的那些菜也是小姐琢磨着,请教着种下的,饭也是小姐做的。我们是下属,可你不觉得很多时候我们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吗?”

    “来海域半年了,钓鱼我才刚刚学会,种田我很多还弄不懂,做饭的话到了现在我也就只会摘菜,生火而已。有段日子我真的觉得自己忽然变的很没用,练就了十多年的武艺,在这里根本完全排不上用场。不但是我,就是李林他们几个也和我差不多。所以,刚来的时候家里的生计差不多都是小姐在支撑。麒肆,你能了解我们那个时候的心情吗?”

    麒肆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一下道:“可是,你们出来的时候没带银票出来吗?为何还…。”

    “呵呵,当时我也是那么想的,我们手里明明有钱的,为何还要辛苦做那些?小姐问:如果有一天他们的钱都没了,他们又该指望什么呢?过日子,过日子,都是过出来的。要是你光指望着手里的钱,那么,再多的钱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这些道理我们虽然懂,可心里却真的很挫败,明明是来保护,照应小姐的,可来到这里后却落得被小姐照顾的地步。但是,小姐说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有什么人是什么都会的。所以,我们不会这些很正常,慢慢学就好了。”麒一说着脸上扬起复杂的笑意,看着麒肆,道:“麒肆,学习那些看似简答的活计,我是真的出了不少的丑,可,却让我觉得这样的日子过着很充实。有一种家的感觉。这里没有主子,也没有下人,小姐每天跟着我们一起下海,耕田,洗衣做饭。有的时候一时兴起在出海抓鱼的时候还会比赛一番。抓的最多的人,可以七天什么都不用做,而抓的最少的人要洗七天的碗筷。呵呵,我输的最多,当然也就洗的最多。小姐也输过,也是一样的连续洗碗洗了七天,麒肆,这样的日子你能想象吗?”

    麒肆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可却能感受到那里浓浓的欢乐,怪不得看到主子和他到来,没人是真的欢喜的,也许,他们打破这平静,安详的生活吧!

    “以前我觉得只要功夫好,走到哪里都不用怕。可现在我却不那么想了,功夫再好能变出一桌饭菜吗?能会缝衣?所以,我现在也慢慢觉得,没有什么工作是低贱的,那些能做出一桌好菜,能缝出一身好衣的女人也同样的很了不起。”

    麒肆听了怔怔的看着麒一良久没有说话,直到麒一把厨房收拾赶紧,整齐。才神情复杂的开口道:“麒一,你真的变了很多。”

    “是呀!我也觉得自己变了很多。小姐也说我现在是绝对的好男人,出的厨房,打的了仗,什么都难不倒我。”麒一憨笑,眼里的骄傲毫不掩饰。

    麒一说完,李林在门口唤道:“麒一,今天该你洗衣服了,不要想着给我们偷懒,收拾好了就赶紧去。”

    “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去。”麒一笑着大声回应道。

    麒肆听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麒一看到麒肆还是无法适应的表情,笑道:“麒肆,干了这些活儿不会让我变得没出息,我还是一个合格的暗卫,不会变成一个娘们儿。只是很多的俗事儿让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人。”说完,转身,走几步忽然顿住,转头,低声道:“麒肆,主子这次来是想带小姐回京的吗?”

    “主子没说,不过,我感觉除了这个不会是其他。”

    “是吗?”麒一听了叹气。

    “怎么?你觉得那样不好吗?”

    “如果是以前,我不会有什么感觉,甚至会觉得主子来接小姐,就是给小姐莫大的荣宠了。可现在,我忽然觉得主子他…他太过强求了。”麒一说这抬头,看着麒肆认真道:“麒肆,小姐跟京城的那些喜欢攀权富贵的千金不同,小姐她是真的喜欢这里的生活,她不是在耍什么心机,更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所以,比起京城那些浮华生活,这里才更让小姐过的开心。”

    “麒一,你该明白,有些事儿不是我们做属下的能参与的。”

    “是呀!我明白。”说完不再多言,转身走了出去。麒肆看着叹气,半年的分离,让主子更加的放不下,可,顾小姐却是…。唉!

    房间里

    夏侯玦弈走进房间看着站在窗下的人儿,静静的看着那纤弱的背影,心里盈满无力感,莫可奈何,他该拿她怎么办才好,无法舍弃,又无法放手,却又无法逼迫她,本来只是单纯的好奇,可现在被牢牢困住的却是他自己。想着,夏侯玦弈眼里满是挫败。

    男子看着女子背影,女子凝望着外面风景。

    静默良久,蓝陌转身,正好看到夏侯玦弈眼里闪现的隐忍与无奈,然,再她定睛再看的时候却已消失无踪,再无踪迹可寻。刚才她看到的好似错觉,可,蓝陌知道那不是。

    夏侯玦弈上前两步,走到蓝陌身前,看着她明显比在京城红润的小脸儿,淡淡道:“在这里可还好吗?”

    蓝陌抬眸,点头,“嗯!很好!你呢?可还好?”

    “不好不坏。”

    两人说完,气氛再次沉寂了下来,蓝陌咬牙!丫的,这莫名的气氛是为那般?想此,蓝陌仰头,“夏侯玦弈忽然来这里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夏侯玦弈淡淡道。

    闻言,蓝陌挑眉,“真的?”

    “不然,你以为本世子来干什么?”

    蓝陌扬眉,嘴角溢出笑意。

    看此,夏侯玦弈眼眸黯沉。如果说,他是来接她会京城的她是否还会开心?

    蓝陌看着夏侯玦弈还穿着那身灰迹斑斑的衣服,关心道:“夏侯玦弈,你不换衣服吗?”

    “没衣服换。”

    “你来的时候没带衣服?”

    “没有。”

    “这里可没卖衣服的。”

    夏侯玦弈:…。

    “要不现在你脱下来,让麒一赶紧给你洗一下?”

    夏侯玦弈听到这句话,眉头微皱,不过却什么也没说,今日他都做饭了,麒一洗衣服好似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点了点头,夏侯玦弈动手开始脱衣服,衣服褪至一半儿忽然顿住,看着蓝陌道:“你不出去吗?”

    蓝陌听了瞪眼,咬牙:“夏侯世子可真是个规矩的人呀!可如此守规矩的一个人,昨天晚上为何竟然擅闯女子闺房?”

    “本世子来到这里本来是想跟你这个主人打声招呼的,可,没想到刚走到你身边,就被你抱住而无法脱身了。所谓,客随主便,本世子不敢反抗只能留下了。”

    “不敢反抗?”蓝陌听了脸儿黑了又青语调上升,完全无法令人相信。

    夏侯玦弈看蓝陌丝毫不信的样子,叹气,继而伸手拉开内衬对襟露出胸口处,指着上面的抓痕,“我曾经是反抗过的,可,这就是好反抗的后果。后果如此严重,我如何敢轻易再动。”

    蓝陌看到夏侯玦弈胸口青红交错的抓痕,嘴巴狠狠的抽了一下,真的是她抓的?如此说的话,她早上脑海里的那些画面都是真的了?丫的!

    看蓝陌脸色开始变得那看,夏侯玦弈叹息,“其实,不但是这里,别的地方还有,如果蓝公子不信的话,本世子还可以…。”

    “不用了。”蓝陌咬牙打断道。

    “真的不用了?”

    “不、用。”蓝陌磨牙。

    “这么说,蓝公子是相信本世子不是有意的了。”

    “是,完全相信。”蓝陌吸气,半年不见夏侯玦弈这厮好像变得无赖了。

    “那就好。不过有件事本世子想为自己,向蓝公子讨个公平?”

    “什么?”

    “那就是,蓝公子你强亲本世子的事儿,该…。”

    “夏侯玦弈…。”

    噗通…。

    一声怒吼声,一物件儿掉地上。

    凌菲看着掉落地面的茶壶,默念,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听见,小姐强亲主子?这件事我根本不记得,想着,慢慢慢慢的眨眼退了出去。

    看到凌菲逃也似的消失的背影,蓝陌眼睛冒火,头发冒烟,脸颊通红,至于是羞的,还是气的?不好分辨。

    夏侯玦弈挑眉,垂眸,嘴角溢出笑意,“蓝公子不必急,其实,这账很好算的,也很好还的…。”说着,在蓝陌喷火的眼神中,忽然伸手扶上她的后颈,继而低头,吻上那抹印入心底的馨香。

    蓝陌微怔,垂下眼帘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逸面容,感到唇上那抹温润,还有那厚重却清新的男性气息,眼神微缩,本欲咬下的牙齿收回,转而浅浅的回应。回应刹那,抚在后颈的那只大手骤然收紧,一只手猛然扶上她的腰身,她瞬时落在一个绝对强势却也温暖的怀抱。同时感受到男子精健紧绷的身体,还有那更为沉重的呼吸,炙热的唇舌。

    蓝陌虽然没经过人事儿,可她对于男女之事却一点儿也不懵懂,在现代那些事情看得太多了,她很清楚的知道,夏侯玦弈他动情了。明了刹那,脚微抬,膝弯曲,然,刚动就被夏侯玦弈修长强劲的双腿给夹住了。

    夏侯玦弈微微退开分毫,额头抵住蓝陌,看着她懊恼的神色,声音低沉黯哑带着**的性感,“丫头,你还是那么放肆。”

    “你还是那么可恶!”蓝陌瞪眼。

    闻言,浑厚的笑声从喉头溢出带着真实的愉悦,退开,可却没有放开蓝陌,收回扶在她后颈的大手,转而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还有那娇嫩如花的樱唇,眼眸暗沉,“丫头,不要轻易的玩火,下次再敢如此…。”

    夏侯玦弈没说完,然,蓝陌却明白那潜台词是什么,扬眉,“夏侯玦弈,男人要懂得隐忍知道吗?要用脑子思考,不要用身体思考!女人给你献殷勤的时候,要想想是不是美人计。不要人家一勾手你就上钩,那样早晚你府里会装不下。你没听过古人说过的一句话吗?温柔乡,英雄冢。”

    夏侯玦弈听了,轻笑:“那,你现在是跟本世子使用美人计吗?”

    白了他一眼,“我现在是男人。”

    “男人,本世子也愿意中计…”

    蓝陌忽然觉得,夏侯玦弈现在跟在京城的时候好像很不一样,褪去那冷漠的,整个人忽然变得很是不羁,魅惑。蓝陌皱眉,伸手,抚上夏侯玦弈的额头,“夏侯玦弈,你是不是病了?”

    闻言,夏侯玦弈脸黑了一下。蓝陌看此笑了,正常了!

    京城

    “嫂嫂今天怎么得空过来了?”韦贵妃看着坐在下首的韦大奶奶亲近道。

    “好些日子没见到贵妃娘娘了,你哥哥心里挂念就让我过来看看,娘娘最近可好?”韦大奶奶笑容满面道。

    “哥哥嫂嫂有心了,我很好。”韦贵妃动容道。

    “娘娘好,我们就放心了。”韦大奶奶欣慰道。

    姑嫂两人坐在一起又说了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事,韦大奶奶开始沉默了下来,看着韦贵妃欲言又止。韦贵妃看了明了知道她这是有什么话要说了。

    “胡嬷嬷。”

    “娘娘。”

    “你带着宫女到本宫的库里把前些日子进贡来的茶叶提出一些来,等下让嫂嫂带回去。”

    “是,娘娘。”胡嬷嬷听了韦贵妃的话马上会意,娘娘这是借此把殿里的人支出去。

    “娘娘真是太客气了,这怎么担当的起。”韦大奶奶很是受宠若惊道。

    “嫂嫂不必客气。”说着看着胡嬷嬷道:“好了,都去吧!”

    “是娘娘。”胡嬷嬷俯身,转头,看着殿里的所有的宫女道:“走吧!”

    “是!”丫头应声逐个走了出去。殿里瞬时安静了下来。

    韦贵妃端起手边的茶水,姿态优雅,轻抿了一口,看着韦大奶奶道:“嫂嫂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奶奶英明。”

    “呵呵,有什么事儿嫂嫂就说吧!”

    “娘娘,其实,是老爷让我带些话给娘娘。”

    “哥哥?”

    “是。”

    “什么话?”

    “老爷说,关于顾清苑,如果用的好可以有更大的作用。而且,完全不用等到她坐上伯爵府世子妃的位置。”韦大奶奶低声道。

    “哦!怎么说?”韦贵妃听到这些并没有太大的兴致,这些话在她听了,就是他们夫妻想为韦柔儿打算,想让他们的女儿坐上世子妃的位置罢了!

    韦大奶奶看着韦贵妃的神色,想起在家里时韦柔儿和老爷说的话,慎重道:“娘娘,说句心里话,我们不想顾清苑坐上世子妃的位置,确实是想让柔儿能得到更好的位置,但是,更重要的是为了二皇子和娘娘考虑。”

    “为二皇子?”韦贵妃听了眉梢微挑。

    “是的娘娘。”韦大奶奶正色道:“娘娘,回头看看以前,仔细的想想。顾清苑和悠然公主,三皇子对持的结果。一个被发配,一个被封王。这在无形中为娘娘除去了两个闹心的人。也让皇后娘娘丢了颜面,更重要的是让大皇子少了两个绝对的助力。娘娘完全不用做什么就能有这样的局面出现,那不可否认的说,都是顾清苑的功劳。”

    韦贵妃听了点头,“顾清苑在无形中确实给本宫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娘娘说的是,不过,这些看似都是顾清苑带来的,可如果她的身后没有伯爵府在,没有夏侯世子在的话。要说,皇上会为了顾清苑一个小小的侍郎府嫡女,如此严惩悠然公主和三皇子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归根结的说都是夏侯世子在后推动的结果。而由此也可以看出,夏侯世子对顾清苑是绝地的看重,更为关键的是,夏侯世子得皇上的宠信,而且他为人也从来不讲什么情面,更不曾畏惧过谁的身份。”

    韦大奶奶说完,韦贵妃神色不定,“嫂嫂你想说的是…。”

    “娘娘,你说如果以前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一遍,这次让大皇子的人出面来对付顾清苑的话…。娘娘你说,夏侯世子会如何?”

    闻言,韦贵妃心里一震,眼睛猛然大亮,随即皱眉:“主意是不错,可大皇子可不比南宫颦,南宫玉两人,他那里可不是轻易能插进去人的。”

    韦大奶奶听了神秘一笑,道:“娘娘不必担心这个,老爷已经想到办法了,也已经有了最合适的人来做这件事。”

    “谁?”

    韦大奶奶微微俯身在韦贵妃的耳边耳语了一句。

    韦贵妃大奶奶听听了凝眉,“那个人?他怎么会出面?这不太可能吧!”

    “娘娘,虽然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这其中自有缘由,老爷也已经确认过了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韦贵妃眼里扬起莫测的笑意,如果这件事真的能办成的话,那,对皇儿来说确实有着莫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