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66章 成了短袖?

嫡女风华 第166章 成了短袖?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驸马府

    晚饭之后,夏侯勇梳洗过后,走入房间看着坐在镜子前正在卸妆的大公主,上前,在她身边坐下,随意道:“如何?山庄之行可还愉快?”

    大公主取下头上的金簪,转身看着夏侯勇扬起一抹莫测的笑意,“超乎想象的好。”

    闻言,夏侯勇也来了兴致,笑问道:“看来这两个人让你很满意了?”

    “呵呵呵,我和顾夫人年纪相当,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早就知道。只不过没想到的是过了这么多年,李娇还是如此的单纯,天真,不谙世事,你说我怎么会不满意呢!”大公主说着眼里闪过讽刺。

    “那位顾小姐呢?关于她的传言可是不少呀!”

    夏侯勇他们以夏侯玦弈大婚为由回到了京城,刚巧在他们回来的时候,顾清苑恰巧离开了。顾清苑对于大公主一家,知道其存在,可却没刻意的去打探过。她没想过会和她们有过多的牵扯。但是,大公主他们对顾清苑这位未来的世子妃可是打探了彻底,继而,对于顾清苑虽然还未谋面,可他们却一点儿也不陌生,比京城一般的人对她都要了解,但是,了解也更加的疑惑…。

    “是呀!每个消息,各种说法。有人说她是愚昧,粗蛮,胸无点墨,是京城最不堪的嫡女。还有人说,她是夏侯玦弈最喜爱的女子,更有人说她是可不容小觑的女子。”

    大公主说着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京城这些人每天都在议论着不同的传言,可却没有几个是能相信的,说她愚昧又说她是夏侯玦弈最喜欢的女子?这可真是自相矛盾,而且,说夏侯玦弈那冷血的之人如何喜欢一个女子我还真是无法相信。”

    夏侯勇点头,“没亲眼看到都不足为信。”

    “夫君说的是,所以,对于前两种说法,我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倒是第三种说法,看南宫颦,南宫玉的确切的下场,倒让我觉得更可信些。但是,看到顾清苑本人后…。”大公主摇头。

    夏侯勇道:“如何?”

    “小家子气,肤浅,心里在想什么一眼即可看穿,跟她母亲李娇完全一样。”

    夏侯勇听了皱眉,“和李娇一样?那样一个愚蠢的人,夏侯玦弈怎么会和她定亲?还有,如果她真的这么愚笨,南宫颦和南宫玉这两个人怎么连她都算计不过,最后落的一个被发配,一个被封王的下场,这…不符合常理呀!”

    “我也还没想透,不过,当时他们对持的场面到底如何,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我可以肯定以顾清苑那浮躁的样子,她绝对不是南宫颦的对手,更别提南宫玉了。所以,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夏侯玦弈在暗处做了些什么,才会成就了今天这个局面。”大公主分析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顾清苑很有可能只是夏侯玦弈推出来的挡剑之人。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延迟着婚期了。”夏侯勇眼睛微眯着,若有所悟道。

    “不是延迟,我觉得夏侯玦弈根本就没有成婚的打算,他只是在利用顾清苑罢了,等到顾清苑没用了,他马上就会退亲吧!”大公主冷笑道:“如此来看的话,我们以前还真是太高看夏侯玦弈了,这样的阴招他居然也会用,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我听说那位顾小姐还毁容了这可是真的?”

    “是真的,脸颊上有一处疤痕,不是很严重可伤在脸上也很是难看。”

    “愚笨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一个无颜女,如此来看的话夏侯玦弈退婚应该是迟早的事情了。”夏侯勇肯定道,他是一个男人,站在男人的立场来看,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一个容颜受损的女人,更别提还是夏侯玦弈那样有着洁嗜的人了。

    大公主听言,看了一眼夏侯勇,眼里溢出讽刺却又稍纵即逝,无从探究,淡淡道:“我倒是希望这门亲事不要退才好。”

    “为何?”

    “夫君,你也看到了皇上和韦贵妃正在极力的撮合,想把韦柔儿送到伯爵府。在这个档口,一旦夏侯玦弈退亲,那么,韦柔儿很有可能就是世子妃。”

    “让韦柔儿这个无论心机,手腕都比顾清苑要强上百倍的人来做世子妃,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一个愚笨的世子妃比起一个精明的,我更喜欢顾清苑坐上那个位置。”

    “话虽然如此,但是,凭着顾清苑现在的样貌,怕是很难保住这世子妃的位置呀!”夏侯勇凝眉道。

    大公主听了莫测一笑,“所谓事在人为,有些事情不努力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夏侯勇听了眼睛一亮道:“你有办法?”

    大公主没有回答,转而随意道:“我这么多年没回来了,现在好不容易在京城待一阵子,我明日想进宫看看皇后嫂嫂跟她好好聊聊…。”

    大公主话出,南宫勇瞬时明白了什么,韦柔儿做世子妃皇后怕是很不乐意吧!

    夏侯勇看着大公主笑道:“公主英明。”

    “夫君亦是。”

    “哈哈哈哈…。”夏侯勇闻言朗声大笑。

    看夏侯勇高兴,大公主轻笑,然,眼里却没有一点儿的笑意。

    海域

    艳阳高照,天空蔚蓝,万里无云,天气大好,徐徐的微风,海水的气息,田园的风景,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不由的跟着大好。然而,事实上很多人的心情却很是阴郁,再好的天气,也无法让他们的心情好起来。

    院子里

    麒一,李林,凌菲几人脸色很是难看,看着相对而坐的蓝陌和容景烨,再看看他们中间桌子上那两个精致的荷包,神色更加的阴郁,更多的却是哭笑不得。

    蓝陌拿起手边的荷包,看了一眼上面的鸳鸯图案,暗赞一声:绣的真不错。可惜,送错了人!叹息一声,拿起,抬眸,看着对面的男子,很是不忍心道:“容公子,虽然你长的好,身材好,手艺好,可是,我们不合适呀!我喜欢的是女人,不喜欢男人,所以,这个荷包你收回吧!我无法收下…。不过,你的荷包绣的很漂。”说完,脸上满是无可奈何,脸上那副咫尺距离且相隔天涯的遗憾表情,看的身后麒一几人差点没抽过去。而凌菲为那句,喜欢的是女人,不是男人汗毛瞬时竖了起来,抖了一下。

    对面的容景烨,扶额,揉了揉眉心,深吸了口气,抬头,恢复以往的风轻云淡,温文如玉,好生道:“蓝公子,这个荷包不是我要送给你的,是有人托我送给你的。”

    蓝陌听了挑眉,神色间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脸上却更加的遗憾,万分可惜道:“这么说的话,容公子你喜欢的不是男人了?”

    “是,让蓝公子失望了,在下喜欢的是女人。”容景烨抑制不住的咬了咬牙根儿。

    “哦!那,这个荷包是谁让你给我的?”

    “村长千金,胡小姐。”

    闻言,顾清苑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虽然她不是颜控,可,想起村长女儿的长相,顾清苑还真是无法淡定,黑,壮,矮,眼睛小,鼻子塌,嘴巴大,当然她也不是一点儿优点儿都没有,她牙齿很白,头发很黑。

    要重要的是她地位可是不低,因为是村长的女儿,又加上她上面有五个哥哥,就她一个女儿,村长对她可是疼爱的很,几个哥哥也个个护着她,如此宠溺之下,她的脾气如何可想而知。随着这位大小姐的逐渐长大,最近几年里,在这个村子里人们最畏惧的不是村长,而是这位大小姐。特别家里有儿子的人家,那更是心惊胆战的,生怕儿子长的太好,一不小心就成了村长家的钦点姑爷。

    看着蓝陌脸皱如包,如丧考妣的模样,容景烨眼里露出笑意,淡笑道:“蓝公子不高兴吗?”

    “废话,你觉得我该高兴吗?”蓝陌白了他一眼,咬牙道。

    “在下不好说。”容景烨温和道。可眼里那抹笑意,怎么看都觉得他在哪里看笑话。

    “容景烨。”

    “在。”

    “你把这个拿回去。”

    “蓝公子这恐怕不合适,要是胡小姐问起的话,在下很难交代呀!”

    “有什么难交代的,我已经有娘子了,身份和胡大小姐也不相配,你好好劝劝她不要往火坑里跳,她一定能明白的。”蓝陌很是良苦用心道。

    “胡小姐说了,她不在意那些。”

    “容景烨你都还没说,你怎么知道?”

    “胡小姐让在下把这个交给蓝公子的时候,就已经跟在下说了。”

    听言,蓝陌一下子趴在桌子上,好想打滚!

    “蓝公子你怎么了?”容景烨柔声道。

    “没什么,就是被胡小姐的用心给感动了。喜极而泣,感动的想哭了而已。”蓝陌闷闷道,在心里安慰自己,她也算是招惹到桃花了,说明她的男装很成功,很有魅力,还是是被这里位置最高的女子喜欢,她很欣慰,很欣慰呀!

    “呵呵,胡小姐看到蓝公子如此一定很高兴。”容景烨轻笑道。

    “容景烨,你在幸灾乐祸?”蓝陌猛的抬头,咬牙道。

    “没…没有,蓝公子想多了。”容景烨赶紧否认。

    “是吗?”

    “千真万确。”

    “那么,你觉得胡小姐如何?”

    “哦!很…。很不错。”容景烨升起不好的预感。

    蓝陌听了笑了起来,精神一下子来了,“容景烨。”

    “…。在。”

    “你想不想以后在这里搭火都不交入伙费?”

    “我很想…。”容景烨说完,看到蓝陌眼睛猛然大亮,容景烨眼里划过笑意,却话锋一转道:“可是,那样蓝公子太吃亏了,对蓝公子不公,我过意不去,也做不成吃白食的事。所以,我还是交入火费吧!”

    蓝陌听了立马变脸,“交钱也不让你搭伙。”

    “蓝公子…。”

    “李林。”

    “公子。”

    “你去村长家周围散播谣言去。”

    “什…。什么…。”

    “就说,容景烨,容大夫很喜欢胡小姐,对胡小姐仰慕已久,很想娶她为妻…。”

    李林听完目瞪口呆,石化,小姐她…她好强大。

    “蓝公子,你…。你这不是…。”不是在害他吗?容景烨哭笑不得,更为蓝陌当着他的面说这些话凌乱了一下。

    麒一感叹:顾小姐现在越来越…。越无耻了,虽然这样想很是大不敬,看他还真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

    凌菲低头,唉!对于小姐很多时候的无赖行为,她还是很不习惯。

    “怎么?容公子不高兴吗?”

    “我…我和蓝公子心情一样,喜极而泣。”

    蓝陌看他如此模样,轻笑,“容景烨。”

    “在…”风轻云淡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力。

    “嘻嘻嘻…。你帮我一个忙如何?”

    “帮忙当然可以,但是,那个谣言…。”

    “那个,开玩笑,开玩笑!”

    “那就好,那就好!”容景烨松了口气,神色恢复以往的自然,淡笑道:“你让我帮什么忙?”

    “附耳过来…。”蓝陌招手。

    容景烨怔了一下,也就瞬间,起身,上前,顾清苑半起身在容景烨耳边轻语几句。

    麒一,凌菲几人看到两人的距离,手紧了又紧!而在麒一忍不住要抬脚上前时,蓝陌已然退开,容景烨的脸色十分怪异,让人不由惊异,蓝陌到底给他说了些什么。

    “蓝公子,你真的让在下那么说?你确定?”容景烨神色不定道。

    蓝陌很是肯定且万分坚决道:“很确定。”

    “那,我可就真的那么转达了。”

    “多谢,多谢,今天来入伙吧!不收入伙费。”

    “好。”容景烨笑着起身,拿起桌上的荷包离开。离开前不经意的看了凌菲一眼,那眼神复杂的让凌菲眉心忍不住一跳。

    麒一几人看的万分好奇,蓝陌转身看到他们几人,笑道:“你们想不想知道,我跟容景烨说了什么?”

    闻言,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是知道好,还是不知道好呢?知道的话会不会又吓死自己?

    “那个,小姐,奴婢想知道。”凌菲想到容景烨的那个眼神,忍不住道。

    “夫人想知道,我自然要说。”蓝陌笑道:“其实,这件事还真跟夫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夫人也必须知道才好呀!”

    “跟奴婢有关…”不知为何,凌菲感觉越来越不好。

    “是呀!”蓝陌点头,正色道:“因为,我跟容景烨说,让他转告胡大小姐一句:其实我蓝陌也就是长的好看了些,人俊逸倜傥了些,厨艺好了些,可那都是外表呀!真实的我,看着是个男人,其实呀!我内在是个太监呀!…。夫人你跟着我吃苦了呀!”

    蓝陌此话出,麒一,李林几人迅速低头,凌菲也很是后悔,果然不该问的呀!

    京城,李家

    李翼看着手里的信,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意,看来清儿她过的很好,也很开心。如此他也就放心了。看着,想起清儿每次都不经意的开玩笑道,等他不做这个丞相了,想他也去过那样简单的生活!看似玩笑的言语,可李翼却知道,清儿是真的想让他放下肩上的胆子,好好的安享晚年。

    李翼叹息,他如何不想呢!可是家里这么多事情,他怎么能放得下呢!特别是李娇,凭着她的性子留她在京城他无法放心。可如果带着她一起离开的话,那样的苦日子她根本就过不了。唉!还是再等等吧!

    “相爷,庄上出事儿了。”此时,李虎闪身出现在李翼的跟前,脸色沉重道。

    闻言,李翼凝眉,“说!”

    “假扮小姐之人,今日忽然狂躁起来,人也变得十分暴躁,属下看好像出事儿了。”

    李翼听了皱眉,沉声道:“走,去庄子上。”

    “是。”

    庄上

    顾清素看着愤恨的看着凌菲,指着自己的胳膊和腿,怒道:“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我的?”

    凌菲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她血迹斑斑的胳膊和腿,淡漠道:“小姐在说什么,奴婢不明白。”

    “你个贱婢你还不承认,我的身边就你一个丫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打理,你说,不是你是那个?”顾清素无法抑制心里的恐惧和暴怒。

    “小姐的一切是奴婢在打理,现在小姐在怀疑什么?”

    “你还问我怀疑什么,我身上这个模样,一定是你在对我动了什么手脚。”

    “小姐,关于你身上的伤已经找大夫看过来,大夫说过并无大碍,小姐的怀疑没有理由,也没有依据。”凌菲面色越发冷淡道。

    顾清素听了一噎,是,身体发痒,是找了大夫看过了,大夫也明明说过没事儿的。可为何却越来越严重,以前抓伤了只是恢复的慢。可是现在竟然连愈合都不愈合了,伤了就是一道长长的血痕,旧伤还没愈合,又添新伤。一段日子下来,胳膊和腿已经没有几处完好的地方了。血肉模糊的样子,让人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很是吓人。现在这副模样,她自己看着都觉得嫌恶,一般的男人都不会要她把!如此,还做什么世子妃!

    身上的伤,心里的恐惧,惊怕,已经够让她煎熬的了,而在这个时候竟然又告诉她,那个韦柔儿要进伯爵府做侧妃!这让她如何能在平静下来。夏侯玦弈见不到,成亲没个日期,她现在却成了这副摸样,还来了一个女人想瓜分她的位置…。

    顾清素实在觉得她再无法忍受,也不能再这么等着坐以待毙了。再等下去,她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成空。那样的结果可不是是她要的。她做了那么多,忍了那么久,却什么也得不到,她无法忍受。

    想着,顾清素咬牙,如果最后的结果她无法得偿所愿的话,她势必要一个人来偿还她的付出,她要顾清苑用命来还。

    “凌菲,你去伯爵府,请夏侯世子过来一趟。”

    凌菲闻言,正色道:“小姐这不合规矩。”

    “你少给我说那些废话,让你去你就去。”顾清素声音里满是戾气道。

    凌菲听了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

    令一个院中

    李娇看着高嬷嬷道:“我怎么听着清儿的院子里很不平静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夫人没事儿,老奴去看过了,就是几个丫头不听话被小姐给斥责了一番。”高嬷嬷不急不缓的回禀道。

    “是吗?”

    “是的夫人,你放心吧!”

    “没事儿就好。”李娇说完,拿起手里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高嬷嬷看李娇不再追问,心里悄悄松了口气,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个院子,神色不定,那个院子里面的人真的是小姐吗?为何给她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像,还有她现在的处境,说是来伺候夫人的,可看起来却完全是和夫人一样被软禁起来了。

    再想相爷曾经的交代,让她们没事儿不要去打搅大小姐。这在高嬷嬷看来也很是有些奇怪,一直以来相爷都希望大小姐母女都多相处一下,培养一下感情。可现在却又不想她们多接触的态度,让人很是不解,同时心里也越发觉得很不对劲儿…。心里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可高嬷嬷却一点儿也不敢显露。因为心里清楚,有些事儿还是不知道的好,不过看相爷平静的样子,她知道小小姐应该是无事的,只要小小姐平安这就够了。

    凌菲从伯爵府回来,李翼正好达到庄上。

    “李相。”凌菲颔首,神色冷漠,举止却带着一丝恭敬。

    “凌菲,你们小姐可还好?”凌菲的态度如何,李翼并不太在意,直接却也隐晦的问道。

    “回相爷,小姐只是有些一下不舒服,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主子已让奴婢拿了药回来。相爷不必担心。”凌菲同样回答的不露丝毫痕迹道。

    李翼听了,放下心来,点头,“那就好,好好照顾你家小姐。”

    “是,奴婢会照顾好小姐的。”

    “嗯!”

    海域

    蓝陌看着眼前的人,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容景烨,她是在等消息,可却没想过要亲耳听到当事人的亲口回答。

    容景烨注意到蓝陌的眼神,若无其事的挪动了一下脚步,躲开那抹视线,神色有一丝的尴尬,他不是有意的。

    “蓝陌,本小姐问你,容大夫说的可是真的?”泼辣且咄咄逼人的女声响起,理直气壮的质问道。

    蓝陌收回视线,快速调整脸上表情,看着上红下绿怒气冲冲的胡小姐,沉重的点了点头,神色很是受伤道:“是,容大夫说的都是真的。”

    胡小姐听了细细的眼眸,猛然睁大,带着满满的怒火,羞怒道:“蓝陌,本小姐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无用的男人。”

    “是,我无用,我对不起胡小姐,我更加对不起我家娘子。”蓝陌沉痛道。

    “哼!幸亏本小姐发现的早,要不然岂不是要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了…”胡小姐说着看了一眼凌菲,神色悲愤道:“蓝家娘子,以前我还曾嫉妒你有如此俊美的丈夫,可现在我很同情你。像蓝陌这样徒有外表,却无能的男人,你还是不要跟他过了。”

    凌菲听了脸色僵硬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蓝陌在一边很是愧疚的开口道:“胡小姐说的是,我也想着,什么时候放我家娘子自由,让她找个好男人照顾她一辈子,我…。我也就放心了。”

    “呸!你说的倒是好听,本小姐看你只不过是想借此休了你家娘子,然后,你就可以和容大夫一起逍遥快活了吧!小人…。”

    “是…。哦!不是,那个,胡小姐你刚才说我借此休了我家娘子,然后…。跟…。跟谁逍遥快活…?”蓝陌觉得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惊人的话。

    凌菲,麒一,李林一时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神色怔怔。

    “蓝陌,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承认,怎么?被本小姐给说穿了,你就想否认了…?”

    “不,没有,在下怎么敢呢?我就是一时有些…。有些吃惊,我那么快就有了可以一起逍遥快活的人罢了!”

    “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了,容大夫都已经跟我说了…”

    “说什么了…?”蓝陌很是虚心求教,眼神却不着痕迹的用三昧真火焚烧了一下那个眼神开始闪躲的男人。

    “你…。你自己不是男人,竟然开始勾搭容大夫,你…。你真是…想想本小姐曾经对你这样的男人动心,真是我此生做大的耻辱。”

    “勾、搭、容、大、夫?”蓝陌磨牙!

    “怎么你不承认…。”

    “不…。我怎么会不承认,我完全承认…”蓝陌声音越发的轻柔,心里却已经开始磨刀霍霍。

    “胡小姐,其实,陌儿没有勾搭我,我…我们是两情相悦的。”某个男人完全不看蓝陌,双眼望天,说了一句情比金坚的维护之言。

    此话出,蓝陌神色莫测的笑了。

    麒一,凌菲,李林几人的脸儿瞬时黑了。

    胡小姐指着他们,无法置信,“你…。你们…。我真是看错你们了。”说完,万分嫌恶的看了他们一眼,悲愤的跑了出去。

    随着胡小姐来的两个丫头,急忙追了过去,临走的时候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两个俊逸非凡的男子,眼里透着不屑还有可惜。

    如此眼神,让蓝陌的手越发的想掐上某人的脖子。

    她们离开,院子里彻底静了下来。

    五人,十只眼,一致转头看向容景烨,杀气,怒气,千刀万剐之气,让容景烨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蓝陌神色万分真诚道:“那个,蓝公子,你听我说…。”

    “我当然会听你说,来,说说,我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有一腿的?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烨儿!”蓝陌声音十分的轻柔,神色也十分的有爱,可最后两个字,却让容景烨不由的抖了一下。

    “那个,陌儿!不,蓝公子。其实我那么做是有理由的,绝非有意的!”容景烨带着一丝讨好道。

    “你说,我在听。”

    “好,好。就是在我去给胡小姐送还荷包的时候,把你给我说的话都跟她说了一遍。她听了以后很是吃惊!”

    “然后呢?”

    “然后就说了些不好听的…”

    “再然后呢?”

    “再然后,她…她就把荷包送给了我。”

    蓝陌听了怔了一下,“送给了你?”

    “是,她说,没有鱼虾也好,她将就一下送给我了。”容景烨苦笑道:“我当时太过惊喜了。然后,就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没什么想法,就是想着不能委屈了胡小姐,让她将就于我,我怎么过意的去。”

    容景烨说完,蓝陌望天,这已经不能用狗血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天雷滚滚。

    麒一,凌菲几人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心口闷的难受!同时他们也猛然发觉,这位容公子好像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木讷,反倒很狡猾。

    沉默了片刻,蓝陌走到容景烨身边,叹了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烨儿,为了我们两个被同一个女人所伤。走!喝一杯去。”

    “哦!好!”

    李林愣愣的看着两个并肩离开的背影,转头看着凌菲道:“凌菲,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去准备两个菜去。”凌菲无力道。

    “真的让公子跟容大夫喝酒?这,不太好吧!”

    “是不太好,可总比让胡小姐嫁给公子好吧!”

    “唉!算了,我还是好好的去看看公子吧!”

    “这村庄怎么比京城还乱呀!唉!”

    几个人感叹着,感觉看着小姐真的比执行任务还难呀!看来以后不但要防着靠近小姐的男子,靠近小姐的女子更要防着呀!

    蓝陌没什么酒量跟容景烨喝了两杯,感伤了一把,琼瑶了一番,发泄发泄情绪,一会儿就感觉到天摇地晃了,大概知道自己好像喝醉了,什么话也不再说。招手让凌菲扶着她进房间,倒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凌菲无奈一笑,拿起床上的被子给顾清苑盖上掖好,看蓝陌已经睡熟,起身,放轻脚步准备离开。忽然感到到异样的气息,身体反射性的戒备,迅速抬头。然,在看到眼前之人时候,眼眸豁然睁大,“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