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51章 皇宫秘闻,夏侯玦弈的身世

嫡女风华 第151章 皇宫秘闻,夏侯玦弈的身世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容貌娇美,气质柔和,体态纤细,柔美,一席浅粉色的长裙,更映衬的出那纤柔的美,小鸟依人,惹人怜爱,引人呵护,这样看着就不由的想把她拥入怀中,自己女子一枚看着尚且如此,要是男人看了,更加引发保护欲了吧!

    顾清苑在打量人家的时候,亦感到她们在打量自己,当看到自己脸上的那道伤痕的时候,眼里闪过各样异色,大奶奶极快的笑意之后,是满满的心疼。李雪惊讶过后,是满满的自得。而那些娇美的小姐,吃惊过后,是满满的怜惜。

    看到那抹怜惜,顾清苑眼神微闪,起身,嘴角溢出微笑,看着大奶奶和李雪带着过来的这位如花似玉的纤柔小姐,抬眸,眼里带着疑惑道:“舅母,这位小姐是?”

    “清儿,这位是中书韦大人家的小姐。”李奶奶拉着女子的手,笑的是一脸的柔和,亲近。

    听到“韦姓”顾清苑眉头轻挑,当听到李雪后面接应的一句话后,脸上的笑容扩大。

    “韦小姐不但是中书大人的千金,同时还是韦贵妃的侄女呢!”李雪那副与有荣焉的语气,明白的表示了她对这位韦小姐的喜爱。但是,看着自己时,那眼里一闪而逝的挑衅,也清楚的表达了对自己的不喜,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看此,顾清苑扬眉,这位表姐以前就算不喜自己,可最起码在表面上,还会作态一二,现在是完全不遮掩了,看来是对自己的不喜真的到达一定程度了。对此,顾清苑凉薄一笑,人与人之间磁场不对,只能说没缘分呀!无奈,却从不想强求。

    “韦小姐,赶紧请坐下吧!”大奶奶指着顾清苑身边的椅子,热切道。

    韦小姐俯身,“多谢大奶奶。”

    软侬细语,那能滴出水来的柔嫩,娇柔声音,让顾清苑感叹,女人如水,如水的女子,大概就是这样的吧!苞这样的女人比较,自己那就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呀!汉子!

    “韦小姐太客气了。”大奶奶笑道:“韦小姐你能特意来看清苑,应该是我们向你道谢才是,你说是吧!清苑。”

    顾清苑点头,轻笑道:“舅母说的是,韦小姐谢谢你来看我。”

    闻言,韦小姐脸上扬起腼腆的笑意,看着顾清苑柔声道:“当不得顾小姐一谢。本是我扰了顾小姐的静养,顾小姐不怪罪于我,我就很满足了。”

    “韦小姐说哪里话,你一片诚心来探望,怎么还会有怪罪一说呢?”大奶奶笑语嫣嫣道:“如此说来,我们不成了野蛮之家了。”

    闻言,韦小姐的脸上溢出一丝无措,“大奶奶,我们没那个意思,我…。”

    “呵呵,我知道,我那里会不懂韦小姐是什么意思呢?刚才就是一戏言而已,戏言。”大奶奶笑道。

    韦小姐听了放下心来,李雪看着大奶奶嘟着嘴巴,不满意道:“娘,韦小姐是个实心肠的人,你要这样开玩笑,会吓着她的。”

    大奶奶听了瞪眼,伸手点了一下李雪的额头,轻斥道:“你这丫头,竟然敢说起我这个当母亲了,你这胆子可真的是太大了。”嘴上说着斥责的话,可那眉目含笑的样子,可是完全不带一丝火气。

    “娘…。”李雪捂着额头,撒娇道:“娘,我哪里敢呀!”

    看李雪对大奶奶讨好卖乖的样子,韦小姐掩唇轻笑。

    顾清苑看着亦是一笑,神色淡淡。

    “你这个皮猴,你就不怕人家韦小姐笑话你呀!”大奶奶也笑开来。

    “怎会笑话呢!李小姐很是纯在,可爱,很讨人喜欢。”韦小姐笑言道:“还有,大奶奶叫我柔儿就好。”

    大奶奶听了看韦柔儿的眼光更加的喜爱,笑容满面道:“好,好,柔儿你们在这里说话,我去厨房吩咐一下,中午留下在这里用饭。”

    “大奶奶不必如此麻烦的,大…。”

    “不麻烦,不麻烦。”大奶奶说着,起身抬脚离开,走到门口,看着一边的丫头,婆子吩咐道:“好好伺候几位小姐。”

    “是,夫人。”

    大奶奶离开,气氛有一瞬间的沉寂。

    片刻,韦柔儿起身,拿过身后丫头后的礼品,放在顾清苑的面前,微笑道:“一点儿小礼物不成敬意,给顾小姐补身体用。”

    顾清苑含笑接过,“多谢韦小姐。”

    “顾小姐不必客气。”说着扬起那眉目如画的眼眸,眼里是满满的柔光,“昨日我进宫去见姑姑,听姑姑说起顾小姐,姑姑对顾小姐很是喜爱,而对顾小姐这次的遭遇也很是怜惜。所以,就让我如果没事就过来陪陪顾小姐,希望顾小姐姐不要觉得我冒昧。”

    “怎会冒昧?让娘娘挂心,清苑实在惭愧。韦小姐有心,清苑很是感激。”顾清苑淡笑道。

    闻言,韦柔儿笑开来,“顾小姐,你叫我柔儿就好。”

    顾清苑点头,“好!柔儿,呵呵,真是人如其名,温柔美丽。”

    听出顾清苑话里的夸赞,韦柔儿脸上染上一抹羞涩,“顾姐姐过誉了。”

    顾姐姐?听到这个称呼,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

    韦柔儿好像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不安道:“我听贵妃姑姑说,顾小姐已经及笄了,算着你应该比我大几岁,所以,唤你顾姐姐了,这…。”

    “这样很好呀!这样才显得亲近不是。”李雪看韦柔儿不安的样子,看了顾清苑一眼眼里透着不满,她一个犯官的女儿在这里拿什么架子,拽什么拽。

    对于李雪对自己不喜的目光,顾清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淡淡一笑道:“是呀!这样才显得亲近。”

    顾清苑无所谓,可一边的凌菲,看到李雪对顾清苑的敌意,眼里闪过冷光,鉴于这次的事儿,凌菲现在对于任何接近顾清苑的人都带着绝对的戒心,防备。

    三个女孩坐在一起,谈笑声也算是不断,只不过大部分都是李雪在说,韦柔儿回应,顾清苑轻笑,偶尔,韦柔儿不经意的说起些琴棋书画,引得李雪热烈的回应,顾清苑就显得更加的沉默。看此,韦柔儿的眼里闪过什么,李雪的眼里满是不屑。

    渐渐的顾清苑越发的沉默,李雪越发的兴奋,韦柔儿脸上还是那柔美的淡笑,就算李雪一直只顾和她说着话,她回应着可却也不会冷落了顾清苑,不时的投以微笑,或者,询问她的想法。

    顾清苑看着韦柔儿腼腆,却很是游刃有余的应对着这带有淡淡尴尬的氛围,神色不见一丝的无措,看此,顾清苑眼里漫过精光,看来这位韦小姐交际的手腕和她的名字和外形可是有很大的不同呀!

    说笑间,凌菲看到走进来的人,一喜,上前一步,轻声道:“小姐,世子来了。”

    此话出,说笑声顿时停住,三个女孩同时转头,只见,一身紫衣,尊贵无比,雅致绝美,男子背光走入,如神禘降临,这一出场,李雪和韦柔儿怔住,顾清苑也有一瞬间的恍然,妖孽降临了,这厮最近真的这么闲吗?

    夏侯玦弈看了一眼坐在顾清苑身边的李雪,韦柔儿眼神淡漠,继而无视,抬脚走到顾清苑的身边。

    李雪,韦柔儿回神,赶紧起身,俯身恭敬道:“臣女见过夏侯世子。”对于夏侯玦弈的忽然到来,两人心里惊疑不定。

    “嗯!”夏侯玦弈淡淡的应了一声,在顾清苑的身边坐下,清冷的面容柔和下来,伸手整理了一下她耳边的乱发,自然的动作,绝对的宠溺。

    李雪看着那尊贵不可及的男子,在顾清苑的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体贴,心里不由嫉恨。韦柔儿看着眼神微缩,随即低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顾清苑的嘴巴抽了一下,这厮现在真的可以去演偶像剧了,那些男主角宠溺的动作他现在做的是万分的自然,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丫的!绝对的到位,顾清苑仰望!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略带不适的样子,眼神微闪,却神色不变,柔声道:“今天可还好吗?”

    “还好。多谢世子爷关心。”

    “那就好。”夏侯玦弈听着她客套,规矩的回应,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转头,看向凌菲,“给小姐拿件儿披风来。”

    “是,世子。”

    看顾清苑不解,夏侯玦弈开口道:“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转转。”

    此话出,李雪咬牙,韦柔儿仍然垂首沉默。

    “出去?”顾清苑现在越来越不懂,夏侯玦弈他到底要做什么了?

    “嗯!我们的婚期已经定下,有些东西也该准备一下了,带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提前送入府中。”

    夏侯玦弈的说着淡然,然,却让在场的几个人都变了脸,顾清苑心里紧了一下,眉头轻皱,“不是还有半年吗?现在就准备是不是早了些…。”脸上不解,心里却是一紧,他不会真的把婚期给提前了吧!

    “皇上说,大皇子大婚后,就是好日子,所以,我们的婚期提前了。”夏侯玦弈说完,紧紧的看着顾清苑,然,却只看到她淡淡的笑意,再无其他。看此,夏侯玦弈眼神暗沉。

    此话出,凌菲的眼里满是喜色。

    李雪倒吸口气,面对这个毁容的女人,夏侯世子不但没有退婚的意思,竟然还提前举行婚礼了?他到底是怎么想到?

    韦柔儿神色不动,可身体却是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轻声道:“婚礼的东西,世子爷选喜欢的就好,我没什么意见。”

    “顾清苑,真的不想去看看吗?”夏侯玦弈神色不动,眼里却闪过警告,本在顾清苑耳边的手,慢慢移向脸颊。

    威胁之意十分的明显,顾清苑咬牙,垂下眼帘,“今日韦小姐来探望于我,这个时候离开怕是不合适,要不,改日如何?”

    顾清苑话落,韦柔儿急忙站出来,道:“顾姐姐不用顾及我,婚礼之事重要,绝对不能耽搁,顾姐姐赶紧去吧!雪儿姐姐会招待我的。”说着看了一眼李雪。

    李雪心里恼火,可她当着夏侯玦弈的面,她也不敢说出反对的话来,脸色僵硬道:“是,你去吧!我会招待柔儿妹妹的。”

    这个时候,凌菲把披风拿来,夏侯玦弈接过,亲手为顾清苑披上,整理好,自然的拉起她的手往外走去。

    经过李雪,韦柔儿的身边,顾清苑微微颔首,跟着夏侯玦弈离开。凌菲随后跟着。

    李雪,韦柔儿移动脚步,看着前面牵手而行的两人,各有心思。

    李雪率先忍不住,脸上带着笑意,打趣道:“柔儿,不是我说,我这个表妹可真是个厉害的,你看,连夏侯世子这样的男子现在都对她呵护有加的。”

    好似打趣的话,可眼里的那抹不忿儿韦柔儿还是清楚的看在了眼里,心里明了,脸上却不露分毫道:“夏侯世子是个重情的,顾姐姐是个有福气的。”言语里面带着单纯的羡慕。

    “是呀!不但是个有福气的,还是个有手段的。”李雪说着委屈道:“柔儿妹妹,不是我这个做表姐的说她的坏话,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顾清苑做的太过分了。她每次来就在祖父的面前讨好卖乖,甚至,为了衬托她自己,还向祖父还有哥哥说我的坏话,惹得祖父对我不喜。明明我才是李家的人,可在这个家里,无论是祖父,还是哥哥都偏向她。”

    说着泪染双眸,伤心道:“柔儿妹妹,你说她是不是很过分?”

    闻言,韦柔儿满是惊讶,不敢置信道:“雪儿姐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看顾姐姐不像是那样的人呀!”

    “你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顾清苑最会装无辜,装可怜了。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她都毁容了,夏侯世子对她还如此的放心不下,堂堂一个世子,大婚的东西竟然还想着挑选彼清苑喜欢的,征求她的她意见,由此,就可以看出顾清苑她的手段有多高明了。”

    韦柔儿听了脸上露出一丝惶恐,神色惊疑不定。

    看到那抹惶恐,李雪的心里舒服多了,脸上却很是沉痛道:“有的时候我心里真的觉得很委屈,不过想想,我是做表姐的。她不懂事儿,我不能跟着她一起胡来,所以,很多时候就算心里不舒服,也只能忍着。”

    “雪儿姐姐…。”韦柔儿眼里满是怜惜。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你好不容易来一趟,这些糟心的事儿说来只会让你跟着不快。”李雪按了按眼角,强颜欢笑,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

    马车之上,顾清苑掀开车帘的一点缝隙,静静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或匆忙,或悠闲,或嬉笑,或怒骂,形形色色的人谱写着一副真实的生活画面,看着,嘴角溢出一丝淡笑,真实的人生,或许有很多不完美,可却各有不同的精彩。

    看顾清苑少有的安宁姿态,夏侯玦弈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伸手拉严车帘,顾清苑转头,只听他淡淡道:“有风。”

    闻言,顾清苑轻笑,安稳坐好,看着夏侯玦弈打趣道:“世子爷,你现在越来越体贴了哟!”

    “本世子以前就很差吗?”

    “不是差,是十分的差。”

    “顾清苑…。”

    “看看,看看,又生气了。”顾清苑白了他一眼,“每次都喜欢问,每次还非要听到回到,可每次听到后又都会生气,夏侯玦弈你可真是够别扭,难伺候。”

    顾清苑放肆的话语,随意的态度,自在的样子,让夏侯玦弈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但却不是生气,眼里极快的闪过意外,虽然顾清苑没亲口说过,但是,从她对做世子妃的排斥态度可以看出来,她对于婚期提前的事情应该不会很高兴才是,可为何现在又好似不在意了呢?想着,夏侯玦弈的眉头皱了起来,开口问道:“顾清苑,对于成婚的事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当然有了。”

    “什么?”

    “我希望成婚前,世子爷你能单膝跪下,然后大声的对我说,你喜欢我。”顾清苑笑道,说完就看到夏侯玦弈一向泰山崩于眼前,都不变色面皮抽了一下。

    “夏侯玦弈你说我这个愿望能实现不?”顾清苑期待道。

    “你说呢?”夏侯玦弈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惊人的东西。单膝跪下?大声说喜欢?夏侯玦弈扶额,一个男子向女子跪下,他无法想象。

    “看来这个是没什么希望了,不过,我还有别的希望,你要不要听听?”

    “说。”

    “嗯!我希望成婚后,能做到三从四德。”

    这句话倒是真的让夏侯玦弈真正的意外了一下,这个丫头竟然还知道三从四德?“哦!你准备怎么做?”

    看着夏侯玦博弈那绝对怀疑神色,顾清苑坐正身体,看着他严肃认真道:“身为丈夫必须做到。妻子出门,要跟从。妻子命令,要服从。妻子错了,要盲从。”

    此话出,夏侯玦弈的脸黑了一大半儿。

    “四德:妻子的生日,要记得。妻子花钱要舍得。妻子打骂要忍得。心里除了妻子,再也没有其他人的。”

    说完,夏侯玦弈的脸儿是完全黑了。

    这个丫头,放肆她认第二,绝对没有那个敢认第一。这些所谓的三从四德,是完全说给自己听的,是给自己规定的?

    “夏侯玦弈你觉得你能做到那个?”顾清苑笑问道。

    “你说呢?”

    顾清苑看了叹了口气,“夏侯玦弈你一样都做不到呀?哎!三妻四妾比起三从四德,你能做到的是第一个,第二个你是如何也做不到吧!”

    闻言,夏侯玦弈皱眉,为何顾清苑就是如此的难以接受呢?对于顾清苑的身心唯一,夏侯玦弈多少能体会,可全部,他却无法全部理解。

    “顾清苑,有些东西或许会有,但是,有些却绝对不会改变。”夏侯玦弈隐晦道。

    顾清苑听了抬眸,嬉笑神色褪去,淡淡道:“有的会是三妻四妾,不会改变的是你对我的宠爱吗?”

    夏侯玦弈沉默,却也是默认。

    顾清苑淡笑,这样的承诺,如果放在一个古代的小姐身上,或许够了,可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罢了!罢了!

    顾清苑垂下眼帘不再说话,眼里划过冷意,我命由己不由天,更不会任由他人如此强势的掌控自己的一生,只要还有一丝机会,总是要试试才知道成败,不是吗?

    想着顾清苑慢慢的闭上眼睛,叹息,如果夏侯玦弈真的只是一个伯爵府的世子,那么,在那一府之中,争取一片净土,也许还有一线希望。然,如果他的世子身份只是一个烟雾弹,那么,在那个地方想争取到什么根本不可能,不要说净土,就连平静都不会有,所以,有些事儿真的是该提前准备一…。想着,顾清苑猛然睁大眼睛…。

    抬眸,看着夏侯玦弈紧在咫尺的面孔,还有唇上那一抹温润,微愣,温润?被亲了!不经同意被亲了?该怎么办?插眼睛?踢**?扇耳光?

    顾清苑想法起,可还没等到行动,外面麒肆的声音传来。

    “主子,到了。”

    闻言,夏侯玦弈退开,顾清苑回神。

    看着顾清苑殷虹的嘴唇,夏侯玦弈眼里闪过暗色。

    看着夏侯玦弈异样的眼光,顾清苑的眼里划过恼意。

    夏侯玦弈看了她一眼,转身,下车。

    顾清苑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微眯,抬脚,对准,用力,踹去!

    夏侯玦弈完全没有防备,虽然迅速的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然,那一时的踉跄,狼狈,还是被顾清苑看到了。还有麒肆,麒一看着自己那只脚,瞪目结舌的表情,眼里闪过的惊叹!以及夏侯玦弈难看的黑脸儿。

    顾清苑满意一笑,淡定的收回自己的脚,优雅下车。

    顾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特别这次顾家的事儿闹得那么大,京城的每个角角落落都在议论着,更何况这次的案子,可以说是公开在审判的,对于那天的审判的情况,目睹的人还是不少的,自然,其中的很多细节,很多人也都是知道的,虽然很多人不明白,这么大的事,而且,还牵扯到皇子,为何要闹得那么的大?不过,不解是一回事儿,却一点儿都不妨碍他们看乐子,皇家的事儿他们不敢议论,但,顾家的那些人,他们都在毫无顾忌的议论着。

    关于曾氏的事儿,自然也不会漏掉了,继而就算顾允儿不说,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到了顾家每个人的耳朵里,顾家那些下人对于这位被斩立决的二夫人,再无一丝同情,心里对她那样不堪的女人鄙视到了极致,对于她的死,默道一声好,死有余辜!

    谋害顾清苑性命,她斩立决,她们同情曾氏!而在知道曾氏不洁后,马上觉得死有余辜!在她们的心里觉得名誉是比性命更重要的事儿!这些古代的女人呀!彪训学的可真是够彻底的。彻底到那些东西的概念,超越了人命。或者,因为谋害的不是自己,才会如此的大度?

    下人们尚且如此,那,顾挺远这位戴了绿帽子的主儿可就更家怒不可遏,觉得羞辱到了极点。

    顾鹏站在一边,看看屋里全部被毁坏的所有,彻底。还有顾挺远暴怒的样子,眼里满是苦涩,同样还有恼恨,自己现在不单单是罪犯的儿子,还是一个令人不齿女人的儿子,这一辈子都会被这个不贞的母亲给压得抬不起头来。

    “那个该死的女人,贱女人,她竟敢如此的对我,该死,该死的!”顾挺远双目通红,暴戾之气难掩,又开始疯狂的砸东西。

    顾挺远的心情,顾鹏十分的理解,一个女人做出那样的事儿,就算她不是主动去做的,可同样让人无法容忍,可现在不是泄愤的时候。顾鹏上前,正色道:“父亲,母亲的事儿已经如此了,而且,将要被行刑这件事你就是再气也改变不了什么了。现在我们该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才是紧要的。”

    闻声,顾挺远停下手里的动作,脸上盈满阴森,阴沉道:“我费了那么大的努力回到京城,现在又丢了那么大脸,怎么可以什么都得不到呢?”

    “父亲,你还想着接手顾家吗?”顾鹏皱眉道。

    “我当然要接手。”

    “可是,父亲,现在顾家这么个形势,除了让我们沦为笑柄,一点儿实质性的用处都没有。接手它还有什么用处呢?”

    “不论如何我都要接手顾家。顾长远这个卑鄙的小人,曾氏这个该死的贱人,等我接手了顾家,第一件事儿就是把他们给我逐出顾家的家谱。”顾挺远恼恨道。

    “父亲,就算你要接手,恐怕也不会太顺利了。”顾鹏凝眉道。

    “什么意思?”

    “老夫人已经准备去接顾清苑回来了,等她回来了,凭着母亲,素儿对她做的事儿,你以为她会让你轻而易举的接手顾家吗?如果她是一个没什么依仗的闺阁小姐还好说,可现在,有伯爵府和丞相府这两座靠山在,她肯定会阻拦的。”

    “阻拦?哼!她要是敢阻拦我就敢一不做二不休废了她。”顾挺远阴狠道。

    “父亲,想动她那里那么容易,你看看母亲她们。费尽心机的算计,可最后结果呢?自己丢了性命,顾清苑却还好好的活着。”

    “我怎会如那个贱人一样愚昧,用那些笨方法。”

    “反正儿子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先不要动顾清苑的好。”

    “动不动她?就看她识不识相了。”顾挺远说完,冒火道:“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去一个地方。”说完大步的往外走去。

    顾鹏急声道:“父亲,你要去哪里?”

    “去大牢,看看你那个贱人母亲。”

    顾鹏听了一怔,随即了然,看来父亲心里的这把火还没有发泄完。

    李家

    李智看着顾清苑,脸色沉重道:“清儿,这么快就回顾家吗?”

    “外公,今天我外出很多人都看到了,那,我清醒的消息想必很快就会传开来。既然已经醒来,就算顾家如何的对不起我,可我这个晚辈也不可能连家门都不回一下吧!”说着顿了一下道:“而且,李虎也说了,祖母明天要来接我,反正早晚要回去,何必等到她来接我呢?”

    李翼听了叹了口气,很多事儿就是那么无奈。

    “你身体如何?”

    “我没事儿。”

    祖孙两个说完,沉寂片刻,李翼开口,“清儿,今天夏侯玦弈来了?”

    顾清苑点头,“嗯!他来告诉我婚期提前了,让我准备一下东西。”顾清苑淡淡道。

    闻言,李翼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却有太大的意外,夏侯玦弈对清儿的心思,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坚持到如此地步,就算顾长远入狱,就算清儿毁容,就算皇上不喜,他还是要迎娶清儿进门,不过,想起宫里这两日流传的消息,李翼脸色难看。

    “清儿,有件事,外公想提前告知你一声。”

    “外公你说。”

    “皇上已经开口,他会亲自替你们举办婚礼。但是,同时也会替夏侯玦弈选择两个侧妃入府。”

    闻言,顾清苑挑眉,淡漠一笑,“想的到。”

    “不过,夏侯玦弈没有答应。”

    “没有答应,可却不是永远不答应。”顾清苑淡笑道。

    听言,李翼眼神微闪,坦诚道:“是,夏侯玦弈说,在正妃没有诞下长子之前,他不会纳侧妃,也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入府。”

    闻言,顾清苑叹息,要以一个古代男子而言,夏侯玦弈能做到这个程度也算是不错了吧!也算是尽了力。

    想着,顾清苑收敛神色,低声,几不可闻道:“外公,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看顾清苑谨慎万分的样子,李翼压低声音道:“什么问题?”

    “夏侯玦弈他真的单单是一个世子吗?”

    顾清苑话落,看李翼脸色大变。看此,顾清苑叹气,皇家的隐秘之事果然太多。

    李翼声音放的极低,缓声道:“是不是外公不能绝对的肯定。但是,早年,在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曾经喜欢一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甚至和当时的太后对抗,可,那个时候皇上已经和现在的皇后定了亲,而皇后娘家那个时候在朝堂占有极重的位置。稍有差池,失去的可不是一门亲事,而是储君的位置。”

    “这种关系后半生,甚至是生死的大事儿,太后怎么容许毁在一个女子的手里。结果可想而知,皇上的努力无疾而终,还换来太后一句警告,如果再敢提那个女子一句。她马上刺死于她。反之,如果皇上隐忍,她可以答应,等一切成如愿,功成的时候,她可以恩准接她入宫为妃。”

    “后来,皇上和皇后成了亲。然,皇上却再也没提起过那个女子,是死,是活也无从得知。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为皇上生下了一个孩子,但是,到底是真是假无从探究。”

    李翼说完,顾清苑神色莫测,“外公,夏侯玦弈的父母呢?”

    “他的父亲是侯府大公子,只是身体孱弱,一直在外调养,而她的母亲,一直在外陪着,没见过几次,现在想想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夏侯玦弈是什么时候回到伯爵府的?”

    “大概五六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公子病危,他们就回到了京城。然,大公子不久就役了,他们也就再也没离开、而不久之后,他的母亲也跟着离世了,夏侯玦弈就跟在老侯爷的身边长大。”李翼回忆道。

    听言,顾清苑的眉头皱了起来,“外公,老侯爷就一个儿子吗?”

    “两个。”

    “那一个在哪里?”

    “不在京城,他娶了当朝长乐公主,做了驸马。而,皇上因为从小和长乐公主的感情特别好,所以,特别恩赐,给了她这个妹妹一块儿封地。”

    “是吗?”顾清苑瞳眸越发的暗沉,“外公,这位二公子是在做了驸马后,就离开京城去了封地?还是后来才去的?”

    “伯爵府大公子身体不好,长久在外,皇上不忍老侯爷骨肉都不在身边,所以,特令二公子在老侯爷的身边先尽孝,直到,大公子一家归来,才让他们离开京城。”

    顾清苑听完,缓缓靠在椅背上,吁了口气,看来,果然不是自己多想了。夏侯玦弈,他,百分之八十就是皇上和那位心爱女子的儿子,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是内定的储君,是未来的皇上,是自己最不想碰触的对象。皇宫,也是自己最厌恶的地方,那个人间炼狱。那里面的人比的是狠毒,泯灭的是良心,收取的是权势,还有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