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6章 妄言者,杀。妄动者,死!

嫡女风华 第146章 妄言者,杀。妄动者,死!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146章

    在顾清苑落下去的刹那,凌菲看着顾清雅,顾清素,眼神如煞,看过李虎,冰冷道:“不要让她们死了。”说完,亦是随着飞身而下,在下去的瞬间,挥手对着顾清雅,顾清素撒过一些东西,而后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李虎亦是懊恼不已,该死的!看到小姐没事儿就放松了警惕,一时不察竟然让小姐遇到那样不知名的境地,该死!要是小姐有什么万一,他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转头,看着其他几个暗卫,沉声道:“你们,速去找寻小姐。”

    “是。”几个暗卫领命,转身,飞身而下。

    看到他们下去,李虎神色不定,心里亦是不安,这个高度,小姐又不会武功,福祸难测。相爷要是知道了…。李虎不敢想,凭着相爷对小姐的疼爱,不知道会伤心到何种境地…。相爷伤心,小姐或许殉命,这一切…。想此,李虎看向一边的顾清雅,顾清素,眼里满是杀气…。

    看着李虎的表情,顾清雅,顾清素开始往后退。

    顾清雅看着李虎,伸手指向身边的顾清素,急道:“不是我,是她,是她推我的,所以我才会摔到扑倒顾清苑。我不是有意的,可她一定好成心的,是有预谋的,是她想害顾清苑在利用我。所以,如果你要人为顾清苑报仇的话,不要找我,这一切跟我都没什么关系,你去找她,找她去。”说着,就要把顾清素给推出去,可却被顾清素给躲开了。

    顾清素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清雅,捂着心里,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泪眼婆娑,哽咽道:“妹妹,你怎么能如此污蔑于我呢?我是你的姐姐,你这样真是太让人寒心了,就算你做了这样的事后,感到害怕,感到畏惧,你担心他们不会放过你。可,你也不能拿我这个姐姐做你的替罪羊呀!呜呜…说出这样毫无根据的话,我…。”

    “怎么毫无根据了?明明就是你推我的。”顾清雅怒道。

    “妹妹,你走在前面,而跟在你后面的可不止我一个,你怎么就会断定是我了呢?”顾清素难过道。

    此话出,顾清雅噎了一下,可随即冷哼道:“跟在我后面的都有谁?不就你和她两个人吗?”顾清雅指着曾氏,这个时候连娘都不再叫了,而在她的心里已经完全不想承认,曾氏这个跟别的男人睡的女人是她的母亲了,她是她的耻辱。

    顾清雅看着曾氏,面无表情道:“反正不是你,就是她。”

    曾氏看着两个女儿互相攀咬,姐妹互残,心里抽痛,刚欲说劝说什么,听了顾清雅的话,再看她看着自己时那嫌恶的眼神,承受不住猛然瘫倒在地,这算什么?这算什么?骨肉相残,母女反目,成仇,变恨…。

    这一场算计就算顾清苑死了。她们母女也再难回到从前了吧!包别提自己还是发生那样的事儿,如果被顾挺远知道了…。曾氏脸色青白交加,她不敢想,一点儿也不敢想…。千方百计的算计别人,而她们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到底是谁在算计谁…。

    想着,曾氏的眼里染上极致的恨意,猛然起身,向一边的三姨娘扑过去。

    三姨娘防备不及被扑倒在地,骑在三姨娘身上,曾氏对着三姨娘的脸,就开始使劲儿的挥巴掌,怒吼道:“该死的贱人,都是你害的,都是你!你和顾蘅合伙算计我们的是吧!我就知道你忽然提出来上香绝对没安好心,你害我至此,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该死的…。”

    三姨娘这个时候也已经回过神来,开始反击,挠,抓,踢,咬,嘴上的反击亦是不落下,讽刺道:“你才是贱人,你这**,被两个男人上了,你怎么不去死了,竟然还叫的那么放浪,看看你那享受的样子,你个烂货,荡妇,yin妇…。”

    “我要杀了你。你一定要死,你一定要死在我手里…。”三姨娘的话出,曾氏立时理智全无,狂怒嘶吼。

    两个女人瞬时厮打起来。

    顾清雅扫了一眼,就不再看第二眼,完全无视。

    顾清素面无表情的,神色冷嘲。

    顾允儿脸上满是着急,可却束手无策,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

    顾清素上前一步,看着李虎正色道:“你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吧!这次上香的事情,就是那位三姨娘提出的。现在的这一切应该都是提前计划好的,目的就是想算计我们,让我们死,此等人心肠实在太过恶毒,虽然同是顾家的人,可如果你想如何处置她们,我们是不会多说什么的,这也算是为了清儿妹妹报了仇。”

    “是,都是她们算计的,你看也能明白,清儿妹妹死了,我那个母亲被人玷污了,我们现在又被冤枉害了清儿妹妹,所有的人都倒霉了,就只有她们母女什么事儿都没有,连一点儿损伤都没有,很明显,她们和这一群人是一伙的,所以…。”

    “谁,死了?”

    顾清雅的话未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一股强大,骇人的胁迫感向众人袭来,及让人心颤的寒意亦随之而来,如同一张看不到的大网,覆盖所有,所有的人被圈禁其中,无法逃出那强势的掌控,所有的人心里一震,转头,顺着发声出看去…。

    紫衣,黑发,绝美,尊贵,优雅,清冷,强大,尊者。

    容颜绝美。

    眼神似冰。

    王者之气。

    看到这个男子,有人变色,有人惊喜,同时却也惊艳了所有人的眼。魅惑了有些人的心。

    首领之人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心里是深深的忌惮,戒备,还有无法控制的畏惧,这个男人,他是谁?

    顾清素看着夏侯玦弈眼里是满满的惊喜,心里是满满的痴迷,这个神一样的男子来了,他终于来了,只要有他在,自己一定会安然无恙的,这里的那些恶人,没有那个再能伤害自己了,最最要的是现在顾清苑也已经死了。

    顾清雅看到夏侯玦弈满脸欢喜,满是激动的跑到他的面前,开心道:“世子爷你终于来了。”

    听到顾清雅对这个男人的称呼,首领之人心里猛然大骇,是他!皓月第一世子爷,夏侯玦弈!

    麒肆看着向主子走来的女子,眉头皱了起来,伸手拦下,冷声道:“顾小姐呢?”

    被拦下顾清雅很是不高兴,听到他的问题,嘟着嘴巴,随意道:“她死了…。”

    闻言,麒肆脸色微变,转头,看向主子。

    夏侯玦弈神色未变,手却紧紧的握了起来,抬眸看向李虎。

    李虎疾步向前,拱手,恭敬道:“世子。”

    “人呢?”

    “小姐她…。她从山崖滑落…。”

    话未完,夏侯玦弈沉声打断,“时间,地方。”

    李虎指向顾清苑刚滑落的地方,神色难看道:“是哪里,时间有一炷香。”

    “麒肆带上影卫,找人。”

    “是,主子。”麒肆领命,脸色冷峻,转身,双手击掌,声音起,数百个黑人从天而降,那么多人,却无声无息,如果不是他们主动出现,任何人都无法察觉他们的存在,百人站在一起,目不斜视,眼神锐利,透着绝对的力量。

    “树木,草丛,山洞,河流,小溪,缝隙,任何地方都不许错过,下去,找。”麒肆沉声道。

    令出,百人颔首,继而,转身,散开,各个方向,各个角落,迅猛,飞身而下,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看着这样的手下,首领之人眼里慢是狂热,绝对的精锐,绝对的服从,绝对的强大,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带出的那些人,那些曾经还让自己自鸣得意的手下,现在看看真是可笑,自己好像也太天真,自傲了。

    “为何滑落?你是死的吗?”夏侯玦弈神色清冷,可言语里的震怒却是无法掩饰。

    李虎脸上满是愧色,“是属下无能。”

    “谁做的?”

    此问题一出,顾清雅,顾清素脸色微变。

    顾清素疾步上前,俯身,沉痛道:“世子爷,是三姨娘和三小姐她们策划的这一切,她们联合这些人谋害我们,是她们害的清儿妹妹遭遇那样可怕的事情。”说着垂泪,心痛至极的模样,然,那走路时那聘婷的姿态,拭泪时那优美的动作,顾清雅看着眼里满是讥讽,顾清素她可真是够不要脸的,光天化日的勾搭男人。

    夏侯玦弈听了,看都没看顾清素一眼,罔若未闻,看着李虎清冷道:“是谁?”

    “此次之事儿,是三姨娘和顾大公子合谋所为,至于现在这些到底听令于谁,属下无法确定。但是,小姐会坠落,却是她所为。”李虎指着顾清雅,冷声道:“故作跌倒,继而猛然推向小姐。”

    李虎话出,顾清雅怒道:“我说了是有人推我,我才倒下的,是有人在利用我,顾清苑的死跟我没关系。”

    “是否是有人推她,情况太急,属下没看清楚。但是,人倒地之时候,正常的都是极力的抓住一样东西稳住身体,而她却是无指张开,推向了小姐,这点属下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的。”李虎声音如冰。

    顾清雅听了脸色十分的难看,怒道:“我说了不是我,不是我,是有人推…。”

    然,话未完,只见,夏侯玦弈眼帘微动,手微抬,衣袖翻转,一袭紫光闪过,顾清雅迅速飞了出去,在顾清苑滑落的地方,同一个方向,伴随着惊恐的尖叫,迅速的向下坠落。

    所有的人大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夏侯玦弈竟然一声不说的动手,李虎也是怔了一下,可想到夏侯玦弈的秉性,瞬间也就释然了。

    “跟着下去,顺着去找。”夏侯玦弈看着李虎,清冷道。

    闻言,李会微愣,马上明了,同一个位置滑落,那么,掉下的地方也很可能在同一处,明了,李虎迅速转身,飞速向下。

    顾清素面色灰白,大惊失色,怔怔的看着一时无法回神,

    首领之人,亦是神色不定,为夏侯玦弈的冷酷,手段。此时,想起那个顾清苑曾经说过的话,苦笑,她预料的一点儿都没错。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她死,他为王,而是她死,他们所有的人陪葬,没有那个人能逃的过去,因为这个男人他不允许。一念错,却是生死之差!让人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夏侯玦弈忽然出手震住了所有的人,心里惊惧不定。

    曾氏趴在顾清雅滑落的地方,大声呼喊,可除了得到除了她的回音,再无其他,心里恨到极致,可却完全不敢反抗,只有深深的惊恐,什么母为子刚,什么母女天性,她都有过,可这在生死面前,她畏惧了,她胆怯了,她怕了,害女儿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可她却连一句都不敢,连一个仇视的眼神都不敢…

    三姨娘,顾允儿看着那个站在山崖边的男子,衣抉飘飘,似仙似魔,如此的惊艳,却有如此的可怕,这个时候她们心里深深的纠结,顾清苑死,她们绝对活不了。可顾清苑大难不死,她们同样的生死难料。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男子,等待着他的裁决,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这种好似等死的感觉,让气氛倍感压抑,沉闷,窒息,让人焦灼难忍,又惶恐万分。

    静默片刻终于有人忍不住了,站了出来,敬畏中带着一丝不忿道:“夏侯世子,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儿而已,如果你现在不高兴了,可以现在就把这些人全部带走。”说完,看夏侯玦弈没有一丝回应,男子眉头皱了起来,“夏侯世子,你这样找我们发泄怒火还是没有理由的吧!毕竟顾小姐的死,并不是我们造成的,是她自己运气不好被人给推了下去。”

    闻言,夏侯玦弈缓缓回头,看向说话之人,狭长的双眸,深沉如冰,面无表情,声音亦是平缓如水,语言更是简练至极,却更让人心颤,抖动,“杀!”

    夏侯玦弈话出,麒一亦随之而动,动作如风,剑势如鸿,人们只见,白光闪过,血红的液体立即喷涌而出,男子瞬息倒地,在没反应过来之时,已声息全无,一举,惊了眼,惧了心。

    夏侯玦弈波澜不起,神色清冷,风轻云淡,“妄言者,杀。妄动者,死!”

    一言出,所有的人瞬间定住,嘴巴亦紧紧的闭了起来,做一个安分的木头,沉默的石头。

    夏侯玦弈转身,垂眸,看下深深的崖低,放肆的丫头…。要活着…。

    ……

    无法控制持续下坠的身体,伴随着风声,叫喊声,继续坠落,直到陷入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清苑慢慢恢复意识,第一感觉就痛,浑身上下,各种刺痛,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丫的!好痛!不知道少什么零件没?想着,顾清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除了痛,好像都在。松了口气,眼帘微动,努力睁开酸涩的眼眸,就在一丝光亮闪现时,脚步声忽然在耳边响起,心里微动,本欲睁开的眼膜,再次合上。

    在顾清苑合上眼神的刹那,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鲍子,还有一个四十岁的男子走了进来,男人手中拿着野味,小鲍子疾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看到顾清苑还没醒来,眼里闪过失望。

    “公子,她还没醒吗?”

    “还没。”

    “你别急,她身上的伤都是刮伤,没伤到筋骨,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醒了,我们再等等吧!”男子温和道。

    “嗯!王叔,把水拿来。”

    “好!”男子拿过一边的水壶递过去。

    小鲍子接过,用盖子轻轻的倒出一些,一只手轻轻的托起顾清苑的头,小心的送入她的口中,看到顾清苑咽下,继续重复动作,直到感觉差不多了,才停止,放下,可却没有离开,在顾清苑身边坐下,静静的看着她。

    顾清苑躺在那里纹丝不动,呼吸平稳,做昏迷状,可意识却已经完全清晰,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投在自己身上的那道木光,没有一丝敌意,这从他喂自己喝水的动作也可以感觉到,而听声音,略显青涩,应该是为年少的孩子和一位中年大叔,是他们救了自己吗?

    对于没有敌意的人,再昏迷就没那个必要了,想着,顾清苑正欲睁开双眸,然,男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心里一禀。

    “公子,等老爷的事儿问出了,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老爷?处置?

    “为何要处置?”

    “公子,你不会是想留着她吧?”

    “为何不?”

    “不行,公子,她醒来看到你的脸,一定会怀疑你的身份的。不行,这样太危险了,要是事后她看出什么,或者查出什么,你和夫人可就危险了。不行,不能留着她。”男子强势道。

    “我的身份早晚都会泄露的,不可能瞒一辈子。她知道了就知道了吧!懊来的总是会来的,没什么好怕的,你最近不是感觉到有人在查探我吗?我的存在或许她们已经知道了。”小鲍子冷淡道。

    “公子,越是在这紧张的时候,我们越是要谨慎呀!”

    小鲍子听了,忽然激动起来,“王叔,我可以忍,也可以等着。可娘不能等了,也等不了了,为了那个自私的男人,我娘藏了一辈子,躲了一辈子,身份不明的耗了一辈子,连带的你也蹉跎了半辈子。”年轻公子说着,声音里面染上莫名的恨意,“她现在已经快死了,可,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记挂着那个男人,千方百计的想知道她的消息,王叔你说她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连让她出现在大家面前都不敢的男人,她值得吗?值得吗?”

    “公子…。”男子的声音亦是染上苦涩。

    听到这里,顾清苑虽然觉得无语,可也知道了这两个人的身份,也知道了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算是巧合?缘分?还是狗血?顾清苑叹息,一个执着的女人,一个为爱执着了一辈子的女人,又是一个李娇,顾长远他又害了一个。

    “王叔,你不要说了,关于我的身份暴漏也好,不暴漏也好,对于我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说着,顿了一下道:“等了了娘的心愿,等娘不在了。我们就离开,带着娘离开。离开京城这个肮脏的地方,走的远远的,从此再也回来,永远不再回来。”

    “公子,可是夫人她希望你能认祖归宗,她…。”

    “我不想,我也不稀罕,那个姓,是我这辈子最恨的。它除了承载了娘的痛,娘的悲,娘的苦以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公子…。”

    “王叔,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小鲍子说着,转向顾清苑,眼里带着复杂,“我是不会动她的。”

    “公子,就算你不动她,可她知道了你身份后,却未必不会动你呀!”

    “她不会。”

    小鲍子肯定的语气,让男子微愣,同时不解,“为什么?”

    “虽然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可她不坏。”

    “公子你怎么知道?”

    “王叔,我们为了打探消息一路跟着她们,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她,她是比其他的人要大义很多,可并不见得能容下你的存在。”

    “容不容的下是她的事儿,可,想不想动她是我自己的事儿,错了只能说是我看错了人罢了!”小鲍子随意淡漠道。

    “公子,你这样又是何必呢?”

    “我不是好心,只是,她也是个苦命的人。顾家那个夫人不管她,那个男人,明着宠爱她,暗地里却在捧杀她。她也不容易,现在如果不是我们恰巧在这里,她是生是死都难说。如此,还是算了吧!”小鲍子叹息道。

    小鲍子话落下,顾清苑缓缓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少年眼里的那抹不忍,看此,顾清苑眼神微闪,缓缓笑开。

    看到顾清苑醒来,少年微愣,然,在看到顾清苑的笑容后,怔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什么,收敛脸上所有情绪,眼里的那抹不忍亦是被冷漠代替,声音淡漠道:“你醒了。”

    顾清苑几不见的点头,声音带着一丝嘶哑,轻笑道:“是呀!弟弟!”

    弟弟!两字出,男子脸色大变,心里一震,眼里聚起杀意。少年眼里漫过冷意,皱眉道:“你都听到了?”

    “嗯!我都听到了。”顾清苑说着淡笑道:“我都知道了,你会不会改变主意,想杀我灭口?”

    “刚才想了。可现在,没那个必要。”

    “为什么?”顾清苑好奇,十分感兴趣道。

    “杀一个根本不怕死,或者,认定了自己不会死的人,我不想耗费力气。”

    顾清苑听了,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可马上笑声就变成了哀嚎,“呜,该死的!好痛,好痛…。”

    顾清苑那笑着,带着扭曲的表情,让少年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痛意让顾清苑不敢妄动,更不敢随意的大笑,可却无法阻止愉悦的心情,这个少年很有意思。

    顾清苑转动眼珠子,看了一眼旁边的水壶,自然道:“弟弟,我渴了,给我点水喝。”

    “不要叫我弟弟。”少年冷斥道。

    “哦!好!”顾清苑很是配合的应下,看少年脸色缓和,再次开口道:“姐姐想喝水,帮姐姐拿点儿水。”

    换汤不换药的话出,男子的面皮抽搐起来,少年咬牙!心里同时溢出一个感觉,她是比其他人大义,可也绝对比其他人刁钻。

    “顾清苑,不要太过分了。”少年咬牙,带着一丝警告。

    顾清苑听了,无辜道:“我没做什么吧!我只是想喝口水,你干嘛生气。”说着,训斥道:“小小年纪就这么爱生气,小心早早的就变成一个小老头。”

    闻言,少年的嘴巴抽了一下,“多管闲事。”

    “怎么是多管闲事呢?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姐姐,我们是一家人。”

    此话出,男子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少年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难看,冷声道:“顾大小姐认错认了,这里没有那个人是你的弟弟,也没有那个人是我的姐姐,更没有谁和谁是一家人。”

    “真的是我弄错了吗?翼儿。”

    翼儿!两个字让男子和少年同时变了色。

    少年紧紧的看着顾清苑,顾清苑回视,眼神淡淡。男子神色不定,心里骇然,她竟然知道公子的名字,她还知道什么…。?

    静默片刻,少年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没多久,也就个把月吧!”

    “是吗?没想过杀了我吗?”

    “没有。”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弟弟呀!”

    “你以为这话我会相信?”

    “可我自己很相信呀!”

    少年闻言,忍不住瞪了她一眼,顾清苑嘿嘿一笑,少年无力。

    “翼儿,你是不是想打探顾长远的事儿才跟来这里的呀!”

    “嗯!”对于顾清苑直呼顾长远的名字,翼儿眼神微闪。

    “你在顾家周围打探就可以了,何必跟来这里呢?”

    “他出事儿后,顾家的人基本都不准出府了,那些出府的,也是让我们确定他是真的入狱了而已,其他打探不到什么。娘很着急,前几日听到有人说,你去探望他了,所以,我们就跟着过来了。”翼儿面无表情道。

    “是吗?你,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你看到什么告诉我就好。”翼儿,完全懒得问也不在意。

    “好!彼长远还活着,精神也不错。不过,我探望过他后,他好像开始不好了。”顾清苑皱眉。

    “为什么?”

    “因为我跟他说了句话,他肯能不高兴了。”

    “什么?”

    “告诉他,他之所以会被关入大牢,都是我的主意,然后,他就生气了。”顾清苑叹气道。

    这话一出,翼儿眼睛骤然睁大,瞪目结舌,“你…。你…。”

    那位王叔更是目瞪口呆,瞬间凌乱,表情似雷劈,心里更是万分怀疑起来,这位顾小姐她…她正常吗?

    半晌,翼儿回过神来,认真道:“真的是你?”

    “是呀!”顾清苑挑眉,“你们好像很吃惊?”

    闻言,翼儿面色扭曲,屁话!女儿把父亲送到大牢,谁能不吃惊?鬼都能再死一回,丫的!没晕过去,他们定力已经够好了。

    “翼儿,你觉得我做的好不好?”顾清苑轻笑,一副邀功的口气。

    看的翼儿万分无力,“很好。”

    “真的?”顾清苑听了展颜一笑,自得道:“翼儿,我们果然是姐弟,连想法都一样。”

    翼儿听了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王叔听了,忍着凌乱的神经,忍不住道:“那个,大小姐,是不是太过?”

    “你想我救他出来吗?这个,也不是不可能……”

    “不用,这样很好。”翼儿面无表情打断道。

    “公子…。”

    “王叔,顾长远是皇上下令拿下的,他的那些罪名,如果他真的没做过,就不会有事儿,如果他做了,只能说他咎由自取,与他人无碍。”翼儿清冷道。

    听言,顾清苑眼里趣味更浓,这个弟弟貌似真的是个有趣的人。

    “翼儿,我身上的伤你帮我包扎了吗?为什么我感觉黏黏的。”顾清苑动弹了一下,努力的拿起胳膊看了一眼,当看到那深深浅浅的刮痕,顾清苑凝眉。

    看到顾清苑不满意的样子,翼儿轻咳一声,不由的有些心虚,眼神闪躲,“那个,男女有别不方便,所以……”

    “你是我弟弟,男女有别的屁!”

    “顾清苑,你是女子怎么可以说脏话?”翼儿皱眉道。

    “先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吧!这伤口虽然流血不多,可我伤口多呀!这样下去,我还不得死翘翘了呀!那以后连说脏话的机会都没有了。”顾清苑横眉冷目道。

    “那个,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打点儿水来,给你擦拭一下再包扎。”

    “好!”

    翼儿说完起身,看着男子道:“王叔,你来帮我一下。”

    “是,公子。”男子临走时,眼神不定的看了一眼顾清苑,带着不明还有探究。

    走出不远,声音传来。

    “公子,你觉得那个顾大小姐她,她正常吗?”

    “她是个疯子。”

    “真的吗?”

    “是,所以她说的那些话都忘记吧!”

    “哦!那,老爷的事儿。”

    “我会看着办的。”

    “好。”说完疑惑道:“可是,没听说过顾大小姐是疯子呀?”

    “才疯的。”

    “是吗?不会是被老爷的事儿吓着了所以疯了吧!”

    噗通…。什么倒地的声音。

    “公子,你怎么样?可有摔着?”担忧的声音随之而起。

    “我没事,很好。”咬牙切齿的味道。

    躺在那里的顾清苑挑眉一笑。

    “王叔,等一会儿你把那些野味想办法给她炖了。”

    “是,公子。”说完郑重道:“她现在这个情况是要好好补补脑子,要不然,老爷的事她可能什么都想不起来。”

    上顶之上

    影卫一个一个的出现,夏侯玦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有?竟然没有?

    麒肆走过来,脸色同样不好,神色沉重,伸手,张口,一个嫩黄色的发带,“主子,这个应该是顾小姐的。”

    闻言,夏侯玦弈垂眸,伸手拿起,放在手中,定定的看着,神色莫测。

    片刻,开口,话出,所有人面色巨变,看着夏侯玦弈眼惧是惊恐,心里同一个感觉,他,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