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5生死未卜

嫡女风华 第145生死未卜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一番动荡,人被提直马背之上,为首之人招手,几人立刻上前,命令出,几人领命,转身,大步走向顾清苑几人来时所乘坐的马车之上,坐稳,调头,挥动马鞭,一声长喝,马匹受惊,一声长鸣,急速的奔跑起来,一瞬间就跑出了人们的视线。舒咣玒児

    看此,曾氏几人脸色已经很难用灰白来形容了。顾清苑眼神微眯,如果有人根据足迹来找寻的话,那可真是要扑一场空了,很常见的障眼法,可在很多时候却很有用。由此来看,这位首领,所谓的大侠或土匪,绝非是个莽夫……

    “上山!”一令下。

    “是。”百人应。

    这整齐划一的应对模式,让顾清苑心里寒意更甚。

    骑马行直过半,路途进入陡坡,骑马已是不适,弃马,开始徒步前行,凌菲搀扶着顾清苑,对于首领之人投来的视线,脸色冷硬,全身戒备。

    曾氏几人被踉跄不稳,步履蹒跚的跟着,行走太慢,不时被跟着身边的劫持之人猛然推一把,偶尔防备不急扑倒在地,心里冒火,可却敢怒不敢言,心里的怒火化为利剑一样的目光狠狠的射向顾清苑。

    顾清苑感觉到身后那如刀似的目光,心里冷笑,对于她们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对自己投以仇视的目光,顾清苑只能说,极品的人,总有极品的理由,她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她没空,也没那个心情。

    越往上走,顾清苑脸色越是冷凝,嘴角溢出冷笑,可真是个绝佳的好地方,绝对的易守难攻。

    为首之人看顾清苑这个时候完全不见惊慌,只见冷意的表情,眼里闪过异色,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顾大小姐对这里的风景可还满意吗?”为首之人忽然开口,让神经紧绷的曾氏几人吓了一跳,而听到他的问题后,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恨恨的瞪着顾清苑。

    闻言,顾清苑转头,看着那个悠然坐在抬椅上的首领,面色淡然,道:“大树参天,绿草如茵,百花遍地,百鸟飞舞,风景很美,地势更是绝美呀!”

    听到顾清苑最后一句话,首领愣了一下,而后猛然大笑起来,声音里带着一股莫名的愉悦。

    这次不但曾氏几人吓呆,就是下面头领那些手下之人,也不由的惊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顾清苑,那些顾大小姐到底说了什么,让首领笑的如此开怀。

    笑声落,头领深深的看了顾清苑一眼,“来人。”

    “大哥。”一手下疾步来到跟前。

    “给顾大小姐抬椅,抬着上去。”

    此言出,顾清苑挑眉,曾氏几人大恨,手下之人亦是愣了一下,可却没有迟疑,称是,转身,片刻,四个人抬着一个抬椅过来。

    首领之人看着顾清苑,神色莫测道:“顾大小姐可敢坐?”

    顾清苑看着那椅子,淡淡一笑,抬脚上前,从容坐下,转头,看着首领之人,轻笑,“多谢!”

    顾清苑如此,首领之人眼里满是趣味,“顾大小姐就不怕吗?”

    “怕呀!其实,我倒是很想首领大人能高抬贵手,放我们离开,这请求可有希望?”顾清苑认真问道。

    “没什么希望。”

    闻言,顾清苑的脸上慢是失望,叹气,感叹道:“果然没希望,那,既然来到了大哥的地盘上,一切就自然遵守你的规则,毕竟谁的地盘谁做主嘛!”说着拍了拍抬椅,点头,“这椅子,很舒服。”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谁的地盘谁做主,顾大小姐这话说的很好,深的我心。”首领大笑,笑中带着一种凌厉的畅快,笑中,看着顾清苑,语气不明道:“不过,顾大小姐真的觉得那椅子舒服吗?”

    “当然是实话,不过,也是恭维话。”顾清苑笑道。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为顾大小姐那声大哥,为这句坦诚的恭维,兄弟们,给我抬稳了,抬好了。”首领豪气大喝道。

    “是,大哥。”

    顾清苑坐定,椅子稳稳的抬起,前行,坐着果然比走着舒服多了,转头,看着头领,抱拳,义薄云天,江湖儿女豪气尽显,“多谢大哥。”

    首领之人看此,大笑,豪气回应,“不客气。”

    看到这一幕,虽然觉得不合时宜,可凌菲还是忍不住嘴巴猛然抽搐起来,小姐身上那莫名的匪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同时更为小姐那强大的适应能力感到深深的佩服呀!面对主子,挑衅,恭维,安抚,她每样都做到了极致。

    面对老夫人,她是个好孙女,听话,乖巧。

    面对顾家人,她笑语嫣嫣,不温不火。

    在外,她可以和刘大人轻松自如的打着官腔。

    现在,她竟然也可以和这些劫持之人打成一片,身上那个匪气…。还真不像是装的,好自然,好淡定,好…。凌菲止不住叹气,小姐她好多变,太多变了,或许以后主子会是那个被吃的死死的人,想到此,凌菲打了个冷战。

    曾氏几个人看到顾清苑一下子就坐到抬椅上了,恨得牙痒痒的,顾清素看着咬牙,眼里是满满的不屑,也只有像顾清苑这样粗蛮之人,才会得到哪些土匪的看重,秉性相投,同样的低贱之人。

    顾清苑坐在抬椅上面,每到一个地方,顾清苑习惯性的观察四周,不经意的看着那些可能会让人或许有一线生机的存在。

    “个大小姐看的这么仔细,可是想着如何逃走吗?”首领看着顾清苑毫不遮掩的打量着经过的地势,粗哑道。

    闻声,转眸,顾清苑点头,“嗯!生死当前,确实要想想怎么样才能活下来。”

    顾清苑的太过坦诚,不由的让首领之人,有些好奇了,“顾小姐,在这个时候你难道不觉得隐瞒,在心里默默的策划更好些吗?你可知道,你这样说出来,也许,会引得我们更加的戒备,那样你逃走的机会不是更下了吗?”

    “我倒是觉得在实力太过悬殊的情况下,还想着策划什么逃出生天,有些异想天开了,也许,坦诚还能又一线生机也不一定。”

    “哦!一线生机?顾大小姐想坦诚的是什么?”首领更加好奇道。

    “一般敌我双方对持之时,无论中间经历多少时间,殉亡的都有多少,可结果却不会超出四种。”

    “那四种?”

    “第一,你输我赢,你死我活。”

    “第二,你赢我输,你活我死。”

    “第三,双方惨败,你死我亡。”

    “还有第四种,出手既停,见血既收,双方和谈,达成协议,各据一方,同时为王,双赢。”

    “而我,比较喜欢这最后一种。”

    顾清苑说完,首领男子神色莫测,深沉的看着顾清苑,“顾小姐懂得兵法?”

    “不懂,我只是懂得生存之道罢了。”

    “是吗?”首领男人冷笑,“顾小姐喜欢第四种,是想着和我达成什么协议吗?”

    “可以这么说。”

    闻言,首领男人,放声大笑,脸上带着嘲讽,“顾小姐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怎么说?”

    “现在你我实力悬殊,你不觉得我杀了你自立为王,一人独大不是更好吗?何必做那和谈之事儿,划分了自己的领地,多此一举呢?”

    “首领大哥说的不错。”

    首领听了,眼里闪过冷笑。

    顾清苑看着,缓缓一笑,转头,看着他,眼眸深入古井,却又绚烂如火,风情云淡道:“可是,大哥忘了一点儿。在只有我们两方的情况下,我们是实力悬殊,而我确实毫无胜算。可,我们现在不是两方,我们是四方,我们在前阵,你后有人,而我后亦是有人。”

    顾清苑话落,首领之人眉心一跳,心里一禀。

    看此,顾清苑清冷一笑,“你后方之人等着坐收渔人之利,而,我后方之人,在事后,却一定要找人来泄愤。而那个人,就是你这位前锋之士。”

    “我死之时,你亦难逃一死,所以。如果动手我们之间的结果绝对不会是第四种,你为王,我殉命。而是,你死我亡,还有你这些弟兄,没有一个能拉下。”

    此言一出,每个人心里均是一震,行走的脚步不自觉停下,定住,转头。

    看向坐在抬椅上的两人。

    男人脸色冷硬,眼里杀气涌现,身体紧绷蓄势待发。

    女子脸色清冷,神色淡漠,眼神冰冷。

    气氛彻底沉寂下来,每个人不自觉的屏住呼吸,手亦紧紧的握起来,一种一触即发的压迫感向每个袭来,明明有那么多人,可却静的连落叶的声音都能听到。

    “顾清苑,首领大人找的是你,可不是我们,要死也是你自己去死,谁要跟着你一起去死,你个蠢货,少在这里胡言乱语,胡乱分析。”

    气氛弩拔剑张之时,一尖细,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虽然很是破坏气氛,可却打破了那种紧张的气氛,回头,顾清苑看向后面,看着顾清雅浑身脏乱,狼狈不堪,双眼爆红,用杀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顾清雅,面无表情。

    首领却是冷笑道:“看来,顾大小姐的一番用心,有些人并不了解呀!”

    “我用心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期望在首领你的身上。”顾清苑脸色淡漠道。

    “无知女子,死不足惜。”首领男子冷笑道。

    此话出,顾清雅瞬间瘫坐在地,曾氏亦是面如死灰,其她几眼底满是死寂。

    “顾清苑都是你害我,都是你害我,你这毒女,我要杀了你…。”回神过后,顾清雅疯狂的大叫着,就要往顾清苑这边冲来,然,刚动弹两步,就猛然扑倒在地,整个人僵在哪里无法动弹,看此,顾清苑眼神微眯,转头。

    首领男子的手正好收回,沉声道:“我虽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可生平却最厌烦蛇蝎心肠,愚昧无知的女人。”说完看着一边的手下,冷声道:“她再多说一句,现在就给我把她丢下山去。”

    “是,大哥。”

    此令一出,在无人敢多说一句,哪怕心里再不甘。

    “顾大小姐,对于你刚才说的结果,你喜欢第四种,可我更喜欢第一种,你死我活!”

    听言,顾清苑叹息,最佳谈判时机已过,无论什么事儿都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再说就不会有最初的那份震慑了。顾清雅她可真是够坏事,坏了事儿,也许会为此丢了命,这就是她不甘,不服的结果。

    顾清苑靠在椅背上,淡笑道:“大哥你想如愿并不难。”

    闻言,首领脸色很是难看,“顾大小姐就一点儿也不怕死吗?”

    “当然怕,所以,我才会想要第四种结果。可,显然大哥并不喜欢,我无可奈何。”

    听言,首领男子眼睛眯了起来,“那个人没说错,顾清苑你果然很不同。”

    听到首领说“那个人”三字,顾清苑眼神微缩。

    “顾大小姐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如果大哥可以透漏一二,我当然很愿意听上一耳。”

    “是你那个大哥。”

    闻言,曾氏几人咬牙。

    顾清苑笑了。

    “顾大小姐好像一点儿的不吃惊。”

    “不,我很吃惊。吃惊于首领大人为何如此尽心,忠心的维护着顾大公子身后的那个人,那个真正的幕后之人,就算明知道结果也许不会善了,却依然要把这件事做到极致?”

    话落,首领脸色突变,眼里闪过厉声,还有一丝敬佩,“顾大小姐心思真是不凡,如果你是一位男子,将来毕是一名将。”

    “名将”听到这个词语,顾清苑眼里闪过什么,听他话里的崇敬,再想他那些手下整齐划一的动作,顾清苑忽然明白了什么,抬眸,缓缓笑开,意味深长道:“严谨,统一,一令既下,莫敢不从,如果首领愿意,你,亦可以成为一代名将。”

    顾清苑说完,首领眼里闪过讽刺,可那眼底的那抹炙热,顾清苑同样看到了。

    “然而,这个世上不上你有才就一定会有施展的机会的,所谓,千里马好找,可伯乐却难寻。”顾清苑说着,看向首领,眼神如墨,透彻人心,妖异似魔,“大哥是千里马,可你身后的那个人,却,未必就是伯乐。”

    一言出,首领心里猛然一震,大骇,看着顾清苑那淡漠的神色,深深的忌惮,这个女子她…。太过不同,也过聪明,聪明的让人害怕,怪不得那个男人如此容不得她。

    “也许,那个人就是呢?”

    “真的是吗?我看不然。”顾清苑冷声道:“男子汉大丈夫,理当顶天立地,就算要报仇,就算要泄愤,也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来。可现在如此畏首畏尾,拿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来发泄心里的不痛快,这真的是男子汉所为吗?”

    “做人尚且如此,如果做将军他会如何?”

    “一朝敌军来袭,上阵杀敌之时,他能做到义无反顾,杀伐果断吗?”

    “能做到不畏生死,杀敌不畏亮剑吗?”

    “能做到,赢不为功,输不畏死吗?”

    一席话落,所有人被震,是心惊,是震撼,是心潮澎湃,是志高激昂,是热血沸腾,亦是,懵懂不明!

    首领男子神色不明,眼里闪过波动。

    顾清苑看此,继续道:“要想做伟人,必先学做人!做人都不能做到堂堂正正,恩怨分明。这样以权谋私,心胸狭隘的人,你觉得他能听进去,那,逆耳的忠言。会记得,曾经许下的承诺吗?”

    “一朝功成,万骨灰,兔死狗烹,鸟尽杯藏,谁更悲!”

    “是千里马,就要有跑起来的机会。是将才,就要有上战场的机会。有才,更要选对舞台。”

    “不畏死,不怕死,可却不能憋屈的死。那样死了也是白死。”

    “论忠心,守诺言,可却不能死守。更要辨是非,论黑白,不要把自己的忠,变成了愚忠。让诺言,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傻子,所以要怎么做,我希望首领能好好的想想。”

    顾清苑说完,首领神色不定,情绪不明。

    三姨娘看着,真正的大小姐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如此临危不乱,如此精明决断,让人望尘莫及。

    顾允儿看着苦笑,这就是顾清苑,那个让人只能仰望的顾清苑,明明就是同样的处境,可她却总是那么不同,每次都能做到你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而自己除了畏惧,恐慌,接受,不要说应对,连反抗都不敢。

    再看看眼前的这些人,无碍身份,无关地位,只是个人,顾清雅,顾清素,曾氏,包括自己和姨娘,每个人除了害怕能做什么呢?

    曾氏看着顾清雅,眼里闪过阴沉,顾清苑绝对不能留着,大房这边有她在,对自己这边而言就是个绝对的祸害,更别提,她们刚还对她落井下石把她推出来了,顾清苑必须得死。

    顾清素的手紧紧的握着,咬牙,极力的忍耐不愿意承认,顾清苑那样的粗蛮人怎么可能比自己要强,这根本不可能。自己琴棋书画,规矩,礼仪,比任何人都要强,那是自己努力了多年的成果,顾清苑她一样都比不了。对,她根本没法和自己比。

    男人喜欢的,需要的都是像自己这样的贤妻良母,是这样的贤内助。绝对不是如顾清苑那样牙尖嘴利的女人,一定不是,夏侯世子也一定如此,他喜欢的一定也是温柔,规矩的女子。一定是这样。而顾清苑说的那句夏侯世子对她说会一辈子对她好的话,也一定是在说谎,她一定是看出自己对夏侯世子有什么异样的心情了,她觉得争不过自己了,她害怕了。所以,才说那些话气自己的。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打消念头而已。她可真是够狡猾的,自己是绝对不会让她如愿的。

    顾清雅暗恨,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话自己也会说,只是他们不给自己机会了罢了。

    凌菲满是骄傲的看着顾清苑,这就是自己的小姐,这就是自己想以命相护的人,这就是主子选的世子妃,而在这世上,也没有那个人会比小姐更适合站在主子的身边。

    顾清苑看着那个首领男子,希望事情出现转机。而首领男子眉头紧皱,神色变幻不定…。

    关键之时,下面一个男子忽然上前,满含敌意的看了顾清苑一眼,转头对着首领男子道:“大哥,你不要听这妖女胡言乱语,她如此妖言惑众,不过就是为了自己活命罢了。大哥如果你真的听信了她的话,你可就成了背信弃义的人了。”

    说着冷笑道:“而且,就算我们放了她,谁能保证她反过头来不会立马反咬我们一口?马上找人来要了我们的命呢?大哥,这就是她计策罢了,她是想活,而想让我们死,大哥我们可不能上了她的当,要不然,我们不但毁了自己的信誉,那个人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男子这话出,首领之人眼里刚闪现的那抹犹豫消失,就是下面那些手下之人也恍然回神,看顾清苑的眼睛惊疑不定,带着怀疑,戒备。看此,顾清苑叹息,看来想峰回路转是很难了。

    首领男子,神色恢复清明,面无表情道:“顾大小姐说的很有道理,也许很多事情你都预料对了。但是,我既然答应了那个人会把事儿办好,我就不可以失言,哪怕最后证明我错了,我也不能失信。”

    “如此又何必呢?”顾清苑无奈道。

    “就如顾大小姐所言,男子汉大丈夫理应顶天立地,一言九鼎,怎可做那出尔反尔之事,所以,有些事势在必行,哪怕,最后是你死,我亡的结果!”

    “既然首领大哥已经决定,我也无话可说,看我们各自的运气吧!希望你能得偿所愿,也希望我能活着。”

    “是,看我们各自的运气吧!”

    到此,顾清苑不再说话,首领之人亦是不再开口,一众手下也各自沉默。曾氏几人眼里闪过失望,只有刚进言之人,眼里闪过得意,被顾清苑看在眼里,心里冷笑,是三皇子的爪牙吧!是监视的存在。

    功亏一篑呀!现在真的要看各自的造化了。

    军营

    军营巡视过后,南宫胤很是满意,对着夏侯玦弈毫不吝啬的大大赞扬了一番,在场的各位官员更是随着附和,大赞夏侯玦弈的带兵才能及用兵之妙法。

    对于这些源源不断的赞扬,或者恭维,夏侯玦弈神色淡淡,偶尔点头回应。

    该看的看过,该说的说过,南宫胤感觉有些累了,就在一众官员的簇拥下,去了主营房休息去了,夏侯玦弈送了几步,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营房。

    回到营房刚坐下,麒一疾步进来禀报,“主子,暗十五求见。”

    夏侯玦弈听了眉头皱了起来。

    对于那些还没正式出任务的暗卫,都不能用自己的名字,都是以代号称呼,而这些暗卫除非有主子的召见,或者绝对不能出擅自出暗房。

    看夏侯玦弈凝眉,麒一明白,主子最不喜欢没规矩,不听从指挥之人,现在这样是对暗十五的举动感到不喜了吧!但是,想到他说的事儿,麒一低声道:“主子,好像是关于顾小姐的事儿。”

    此话出,夏侯玦弈抬眸,“让他进来。”

    “是。”麒一转身,同时感叹,主子对顾小姐很没原则。

    片刻,一身着玄色衣服的高大男子跟着麒一的身后,走了进来,看到夏侯玦弈眼里满是敬畏,郑重跪下,恭敬道:“下人拜见主子。”

    “何事?”夏侯玦弈直截了当道。

    “回主子的话,今日大早凌菲去府见主子,而主子不在,而她很急,没法候着主子,继而她给小人说了些话,让下人传达给主子。”

    “说。”

    “顾家大公子,顾家二夫人,顾府三姨娘还有顾家几位小姐,用计,以上香为由引小姐出府。”说着伸手指着上面,伸出三,继续道:“而那个人很有可能也参与其中,所以,她担心顾小姐或许会有危险,希望主子出手相帮一二。”

    暗十五说完,夏侯玦弈脸色冷凝,起身,沉声道:“凌菲什么时候去府的?”

    “距离现在有快三个时辰了。”

    闻言,夏侯玦弈眼眸瞬时沉了下来,“为何现在才来禀报?”

    夏侯玦弈声音里面隐含的怒气,让暗十五一愣,随即回应道:“

    小人身份不够,而且,也不确定凌菲说的事儿是否紧要,所以不敢贸然来惊扰主子。”

    闻言,夏侯玦弈没说什么,只是身上的寒气倾泻而出,强大的威压让人窒息,亦感心惊胆战。

    看此,麒一,麒肆都明白,主子生气了,心里叹息,按说暗十五那么想,这么做也并没错,可,偏偏这事儿牵扯到了顾家那位主子,只能说他运气太过不好了。

    “麒肆,带上影卫迅速查探行踪。”

    “是,主子。”

    “麒一,派人分守顾家,南宫玉府。”

    “是,主子。”

    夏侯玦弈令出,飞身离开。

    暗十五看此,呆怔主子好像很紧张,这是要出什么大事儿了吗?想着,疾步追上准备离开的麒肆道:“麒首领,有没有什么要小人做的?”

    “你,祈祷吧!”麒肆看了他一眼,亦快速离开。

    暗十五满脸疑惑,不明,祈祷?祈祷什么?

    祈祷什么,祈祷顾清苑无事儿,祈祷他命无忧。

    城外,山上

    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曾氏几个彻底累瘫了,这个时候就算给她们逃命的机会,她们也都跑不动了。

    顾清苑从抬椅上下来,站在山顶,顾清苑看着周围,遥看下面,更想称一声妙了。这地势,这风景。我xx的xx的。四面环山,一处独立,山虽然不算陡峭可想上来却并不是容易,而且,下面有个什么动静,站在这上面看着很快就有被发现,想攻上来绝非易事,占地为王,居山为寇,这都是一个绝佳的地方。

    “大哥,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样?可还顺利吗?可有那个不长眼的反抗,找麻烦!”

    一个略带虚弱的男声传来,顾清苑回头,只见一个身材中等,瘦弱,脸色苍白的男子走过来。

    为首之人看到这个男子,疾步走过去,刚冷的脸色缓和下来,声音染上担忧,“二弟,你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

    “大哥,我还没到走不动的地步。”男子声音淡漠,为首之人眼里闪过苦笑。

    “大哥,哪位是顾大小姐?”

    “她就是。”为首之人指着顾清苑,眼里闪过复杂。

    看到顾清苑,虚弱男子眼里闪过惊艳,上前,走到顾清苑的面前,“果然是个美人呀!”说着嘴角溢出一丝莫测,阴冷的笑意,几不可闻道:“就是不知道等下要便宜了多少人?”

    这句话出,顾清苑眼里闪过冷光,冷笑,男人折磨女人的方法,就是原始,野蛮,兽行,以此达到让女人生不如死的目的。

    看顾清苑明明听到自己的话,竟然没有反应,是没听到?还是看到自己这副身体,完全不以为然呢?想此,男子的脸色沉了下来,阴森道:“顾大小姐还真是淡定呀!看顾小姐如此,等一会儿本公子倒是很有兴致第一个来,做顾小姐那个破处之人。”

    话出,顾清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色淡漠。

    凌菲的眼里满是浓烈的戾气,手紧紧的握了起来,一个病入膏肓马上就要死了的男人,竟然敢出言侮辱小姐,他一定要尸骨无存。

    曾氏几个人听到这话,心里就算对现在的形势惧怕的要死,可却抑制不住幸灾乐祸的心里。

    曾氏第一个出声,赞同道:“这位公子眼光真是好,顾清苑颜色好,那身肌肤更是滑滑嫩嫩的,她一定会让公子你满意的。”

    有些话顾清素虽然无法说出口,可心里却是万分期待,相当激动,赶紧去吧,赶紧去吧!跋紧让顾清苑失了身,那,夏侯世子是绝对不会再要了,哈哈哈,这可真是自己最想要的结局了。

    三姨娘紧紧的抱着允儿,心里害怕到了极致,他们现在如此对待顾清苑,那等一会儿会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呢?允儿亦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然,那位病弱公子却是完全不领情,深冷道:“是吗?看来这位夫人很懂呀!”

    “民妇是过来人,所以,看一眼就知道顾清苑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她呀!一定会让公子你乐不思蜀的。”曾氏完全老鸨的口气。

    “是吗?看来你懂得真的是很多了,那,床上功夫也一定很不错吧!”说完看到曾氏脸上闪过难堪,特别当着女儿的面,神色更添难堪。

    “既然如此了不得,怎么能浪费呢?弟兄们,带下去好好侍候一下这位夫人,让在场的几位小姐也学习一下,开开窍,要不然等一下办事的时候,怎么能让人尽心呢?”

    病弱男子这话出,跟在他身后的两个男子对看了一眼,开口道:“人虽然老了些,可那股风流劲儿可是掩饰不住呀!既然公子有命,那,我们就将就一下了。”说完放浪一笑,抬脚往曾氏跟前走去。

    曾氏大惊失色,顾清素,顾清雅这个时候也呆住了,怎么会这样,不是要做了顾清苑吗?怎么回话是自己的…。她们不敢想,太难以接受…。

    这下连三姨娘的脸色都变了,顾允儿更是吓得不行。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两个男子轻而易举的拉起曾氏,往一边的屋子里走去,曾氏挣扎着,叫嚷着,“你们去找顾清苑,她年纪,漂亮,那里都比我这个妇人好,你们去找她,素儿,雅儿,救我……”

    顾清素,顾清雅瘫坐地上怔怔的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首领男子本听到弟弟的话,心里还有些不赞同,可现在听着曾氏的叫嚷,眼里满是冷意,如此毒辣,自私的妇人也许就该如此。

    顾清苑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男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第一眼看到他就可以看的出,他不是一个身体康健的人,现在顾清苑可以肯定,他就是一被病魔缠身已经开始变态的人了。

    “顾大小姐,好好听着,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片刻,屋里响起女子的尖叫声,男子的yin笑声,女子叫喊,求饶,男子兴奋呼声,渐渐,渐渐,女子的声音变成了呻吟,欢悦的娇吟,男子的粗喘,低吼…。原始的**,**之声,其中那些改变,就算是不懂,没经历过的人也听的出来。

    曾氏开始确实是不愿意的,可后来,呵呵,那欢快的声音,可是绝对的乐意吧!

    听着,三姨娘的眼里满是不屑,嘲讽,骚妇!

    顾清素的眼里满是耻辱,脸色通红,顾清雅脸上满是戾色,嫌恶,真是不要脸…。

    病弱公子听着,神色不定,在看到顾清苑神色竟然还是没有一丝变化后,神色难看起来,嘲讽道:“顾小姐如此平静?不会是已经经历过人事儿,知道了其中的滋味,所以,才会一点儿好奇之色的都没有,如果真是如此,那,本公子也就不需要再等到什么了。”说着伸手就要去碰触顾清苑……

    刚伸手就被凌菲迅速挥开,挡在顾清苑的前面,脸色满是戾气,“谁若敢碰之,死!”

    阴戾,杀气,怒火,冰冷至极,凌菲的表情,让病弱公子怔了一下,随即冷嗤道:“我说,顾大小姐怎么会如此的有恃无恐,原来所依仗的就是身边的这样丫头呀!哼!不过,就是不知道等下这个丫头能顶多久…。”

    “二弟弟,其实,那个人想要的也不过就是她的命而已,我们不必做到那个地步。”这个时候首领男子上前,皱眉道。

    闻言,病弱男子眼里闪过戾色,“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大哥看到美人儿也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了,如果真的是那样,这位顾小姐,你就第一个上吧!怎么样,弟弟我够义气吧!”

    “二弟…。”首领之人脸色有些难看。

    “这样大哥也不满意吗?看来大哥是真的被美色迷住了,竟然连自己的梦想,还有我的身体都不顾了…。”

    “二弟,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做到那个地步。”

    “没必要?哼!大哥真的觉得没必要吗?如果到时候那个人不满意该如何?你的梦想没了,而我是命没了,到时候该怎么办?大哥,你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拖累了,想我死了,所以…。”

    “二弟,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明知道我从来没你有那样想过,我更没想过你是我的拖累,你…。”

    “既然不是,那你就去上了她,现在就去…。”说着猛地咳嗽起来…。额咳咳咳…

    “二弟,二弟你怎么样?”

    “咳咳…。如果你真的不是…。咳咳…嫌弃我现在就去上了她,去…。”

    闻言,首领男子看向顾清苑,神色不明。

    “大哥,二公子的身体重要,难道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置二公子于不顾了吗?大哥…。”半路之上进言之人,这个时候亦出现在眼前,扶着二公子痛心疾首,不敢置信道。

    此话出,病弱男子脸上怀疑之色更重,话语更加极端,“大哥,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弟弟,现在就去…。”

    话出,首领之人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清冷的顾清苑,抬脚向她走去…。

    看此,顾清苑眼里面染上冰冷,看来一切都无法避免了。

    凌菲手里亦是紧紧的握住了一样东西,转头看了一眼顾清苑,看她点头,不再迟疑,忍耐,猛然出手,五指张开,一袭白烟飞过。

    闻之,首领神色微变,立即捂住口鼻,大喝,“闭气,快闭气。”

    反应极快之人,警告声起时,已快速掩住口鼻,而反应慢的顷刻到底,浑身无力。

    看此,众人大惊,首领之人脸色阴沉,冷声道:“顾大小姐你竟然出暗招?”

    “生死当前,我从来不做君子,我更喜欢做小人。”顾清苑不温不火道。

    “顾大小姐,你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呀!说的大义炳然,可行为却是如此小人。”首领咬牙道。

    “首领大人倒是君子,可,你现在有打算做什么呢?打算强抢民女?”顾清苑清冷道。

    话出,首领脸色僵住,沉声道:“你该看的出,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是,我看的出,你是为了你那个病入膏肓的弟弟,所以,就算助纣为虐,就算明知道不可为却依然做了。而我,是为了保命。你有原因,我有理由,所以,首领大人刚才对我的批判是否太过自我了?”

    “大哥,你还跟她费什么唇舌,弄死她,给我弄死她…。”病弱公子,怒道。

    “顾大小姐看来是没什么好说的了。”首领冷声道。

    “生死有命,各凭运气吧!”顾清苑冷厉道。

    “兄弟们,动手!”

    “是!”

    百人,在凌菲的那股烟雾下,一半儿倒下了,其他的人迎着,神色很是戒备。

    “拿东西掩住口鼻。”

    “是。”

    这边开战,那边曾氏也终于结束了放浪的叫声,衣衫不整的跑了出来,脸上带着欢爱后的潮红,而在看到现在的局面后,转而变成惨白了,大步的往顾清雅,顾清素冲过来,担忧道:“雅儿,素儿,你们怎么样?雅儿,素…。”

    “走开,走开,你给我去一边去。”

    曾氏的话没说完,手还没碰触到她们,顾清雅就嫌恶的躲开,厌恶道。

    顾清素素日没说话,可脸色那嘲讽的眼神,厌恶的表情已说明了一切。

    “雅儿,素儿,你们…。”

    “不要叫我,听到你喊我的名字我就觉得恶心…。”顾清雅激动道:“你个荡妇,荡妇…”

    此话出,曾氏面无血色。

    此时,那边的人可没空看她们母女的肥皂剧,剑在手,人也迅速的动了起来。

    三姨娘带着顾允儿跌跌撞撞的往顾清苑的身边跑去。

    凌菲和首领之人已经打了起来,剑来,剑往,其他的人向着,顾清苑等人发动攻势。

    一时之间,尖叫,惊呼,奔走,场面乱作一团。

    而对上顾清苑之人,本以为这位大小姐轻而易举就能拿下,可没想到的,她竟然躲过去了,神色一愣,眼里闪过意外,真是没想到这位大小姐竟然会武功,看此,招式更加的凌厉起来。

    你来,我往,旋转,跳跃,闪躲,攻击,一招一式直击**,眼睛。

    男子看到顾清苑所攻击的部位,眼里满是恼意,这位小姐真是位不折不扣的小人。

    看到顾清苑竟然能应对,虽然惊,可这个时候却更加喜,三姨娘拉着顾允儿,躲着攻击自己的人,却围着顾清苑不停的打转,很多时候,拿顾清苑做挡剑牌。

    顾清苑眼神冰冷,而这个时候体力也开始脱节,有些吃力。

    此时,几个人忽然从天而降,飞跃而来,直奔顾清苑身边。

    看到几人,顾清苑眼里闪过喜色,是外公的暗卫,终于来了。

    “小姐,你怎么样?”

    “我还好。”

    “小姐属下来迟了,请小姐赎罪?”

    “来的正好,不早不晚。”顾清苑说着,看到他们身上带着不同程度的伤口就知道他们在路上被什么给阻拦了。

    “李虎,把他拿下。”顾清苑指着不远处被几人护在中间的病弱公子,冷声道。

    “是,小姐。”李虎领命,飞身而去,一番起落,打斗,病弱公子片刻落入李虎手中,带至顾清苑的跟前。

    “首领大人,还是休息一下,等一下再打吧!我们先谈谈如何?”顾清苑高声道。

    闻声,首领之人转眸,当看到顾清苑手边之人时,神色大变,疾呼:“二弟。”

    一众属下,看到形势竟然突变,手里的动作停下。

    逃窜的狼狈不堪的曾氏,顾清雅,顾情素几人得到喘息的机会,立刻向顾清苑这边跑去,奔走着,顾清素看着打斗中,已经快退至山边缘的顾清苑,再看看跑在自己身前的顾清雅,眼里闪过什么。心亦是激烈的跳了起来,手紧紧的握起,十步,九步,八步,七步,六步,五步,四步,距离越来越近,心越跳越快,忽然眼睛一亮,就是现在,时机到,手亦是猛的用力向顾清雅推去。

    顾清雅遂然不及,向前扑去,本想抓住什么东西,然,当看到前面是顾清苑时,抓变成猛推,大力袭来,顾清苑闪躲不及,惯性使然,后退,继而踩空,下坠,悬空,耳边传来,凌菲还有暗卫的呼声,还有风声。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刹那之间,却已生死两重天。

    凌菲,李虎神色巨变。

    顾清素嘴角露出得偿所愿的笑意,顾清雅微怔之后,意识到顾清苑已经死了,消失了,心里涌现出极端的欢快。

    顾允儿,三姨娘被这突然的惊变,吓了一跳,同时心里也是一松,顾清苑死了也好,而,现在危险也没有了,她死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