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1章 离世之时,陪葬之日

嫡女风华 第141章 离世之时,陪葬之日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两个小金坠儿,一支玉簪,很常见的东西,很平常的东西,可那上面的刻印的字入眼,顾长远神色巨变,拿着坠子的手虽然极力的控制,可却抑制不住的在颤抖,脸色深沉的阴森,眼里更是戾气满溢,可眼底的惊惧却无法掩饰,是惊,是怒,是畏。

    看着顾长远变幻不定的神色,顾清苑眼里划过冷笑,看来有些人不是没有心,只是他的心是因人而异的存在着,对待那个死心塌地对他的李娇,他可是心硬如石,毫不在意,完全的漠视,甚至拿她当他泄愤的工具。可有些人却深深的牵动着他的心,差不多的身份,却完全相反的对待,这是何等的讽刺,又是何等的可恨。

    “顾清苑,这些你是从那里来的。”顾长远压抑着心底极度的恐慌,厉声道。

    “当然是从主人的身上得来的。”

    顾清苑话出,顾长远暴戾色骤起,阴冷,赍恨声出,“顾清苑,你找死……”

    话音起,声未落,亮光闪动,飞过,向前,刺入,吃痛声入耳,顾长远遂然到地,顾清苑挑眉,转头看了一眼表情冷戾的凌菲,女侠!

    顾清苑惊叹的眼神,让凌菲面皮抽了一下,迅速收敛平淡道:“小姐,他口舌不敬,奴婢只是刺了他的痛穴不会死。”

    顾清苑点头,转眸看了一眼,面色青白,衣服迅速汗湿的顾长远,暗道:看来真的很疼呀!

    “顾大人不必太过激动了,这东西的主人可是都还活的好好的。”

    闻言,顾长远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太多,咬牙道:“顾清苑你到底要干什么?”

    “父亲应该知道才是。”

    “只是要我签了这个吗?”

    “暂时是这样。”

    听了顾清苑的话,顾长远眼里冷色更加浓烈,狠厉道:“早知道你是如此一祸害,我就不该留着你。”

    “顾大人,你不是一直秉持着谁手段高,谁就活的好这套理论,然后心安理得算计着他人吗?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轮到自己了,就这么无法接受了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女儿如此出色,你应该更加的骄傲才是。”

    顾清苑轻笑道:“就如祖父大人在外偷偷的养了外室,有了父亲后,还能隐瞒五年。而父亲大人遥胜很多呀!竟然可以隐瞒十年,血缘关系还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人的秘密果然够多,当看到这一消息的时候,顾清苑还真是怔了一下,顾长远他竟然养了一个外室,人竟然还在京城。看似冒险的做法,可却隐匿的滴水不漏,把人安置在自己的产业下,查探产业之时,正大光明的见着面。

    而为了不引人注意,猜疑,让一个暗中保护她们母子的人充当孩子的父亲,时不时的会见她们“一家人”以示作为家主对她们的关心,为此,孩子的“父亲”深深的对顾长远的关怀表示感激涕零,发誓要做牛做马跟随他一辈子,赞扬着,宣扬着,让顾长远本就光辉的形象,更添一层锦绣。

    顾长远做的也真是够彻底的,这么多年竟然能忍着不露分毫,不动声色。不过,就是不知道夏侯玦弈是如何知道的?这厮好像知道的特别的多…。想着,顾清苑不自觉的后背一凉,那见到祁逸尘的事儿…。

    心里猛然涌现出不好的预感,这让顾清苑什么兴致都没了,看着顾长远,面无表情道:“把这个签了吧!”

    “哼!你以为拿她们威胁我,我就会就范了,顾清苑你想的太简单了,我是不会签的,随便你要怎么办吧!”顾长远冷笑道。

    “拿情义威胁顾大人?呵呵,对于顾大人如此铁石心肠的人,我还真的没有抱太大的期望。”顾清苑淡漠道:“但是,顾大人这席大义炳然的话。除了让我彻底的明白了,顾大人是个多么冷血的人以外。你那铿锵有力的求死之言,我却完全感觉不到丝毫英雄的大义,还是魄力,反之,我更多感觉到这只是顾大人的一种潜在威胁罢了,也是胆小怯懦的行为。”

    “顾大人,你在你看来是否觉得,要是你签了这个东西你就再无可用的价值了,觉得自己肯定死的更加的快了?是吧!你可是想拿这个最后再搏一把,赌一次吗?”

    顾清苑说完,看到顾长远面色没什么波动,仍然冷冷的看着她,只是某些东西却在不经意的发生着改变,比如,眼底流淌过的那抹惶然,看来每个人在生死的面前都无法做到淡定呀!

    “不过,顾大人你太过滤了,你就算是签了这个,你仍然会活的好好的,不会有任何的生命之忧的,反之,如果你特别坚持,那就是在逼迫女儿使用出非常的手段了,那样,就算是活着,也会少些什么吧!”

    攻心之术,在于打蛇七寸,威逼或利诱,要到达目的就看你喜欢那种方式了,而顾清苑最喜欢一起来。

    顾清苑话出,气氛彻底沉寂了下来。

    顾家

    老夫人忍着心里的焦灼,双手合十,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半晌心里实在是定不下来,念的什么自己都不清楚,最后索性放弃,这样心不诚再冲撞了佛主就不好了。

    “齐嬷嬷,也不知道清苑见到长远了没有?”老夫人担忧道。

    “老夫人现在都这个时辰了,大小姐肯定是见到了,要不然早就回来了。”齐嬷嬷看了看时辰,回应道。

    老夫人听了点头,“说的也是,哎!这事儿实在是太闹心了。”

    “老夫人你别急,现在事情有了眉目了,可比以前一筹莫展的时候好多了。”

    老夫人摇头,“这事儿一天没有定论我这心里就放心不下。”说着顿了一下,眼神微眯,低不可闻道:“万一长远的事儿不是空缺来风,而是确有实事儿,那…。”

    齐嬷嬷听了心里一禀,没敢急着应话,斟酌之后,才低声道:“老夫人,官场上的事老奴虽然知道的不多,可人都说:官字两个口,怎么说怎么有。”

    闻言,老夫人眼里闪过精光,转头看着齐嬷嬷,眼神莫测。

    齐嬷嬷忐忑,“老夫人,是不是老奴说错什么了?那个,老奴不懂就是瞎说的…。”

    “不,你没说错,你这话说的很好,齐嬷嬷这话说的很好呀!”老夫人笑着夸赞道。

    “那个,老奴就是担心老夫人随口那么一说,对不对心里也没什么底…。”

    “说的很对,官字两个口,这话说的极好。”老夫人凝眉,“看来,长远的事儿要善了,要靠清苑了。”

    凌云阁

    花了五千两银子去帮顾长远这个劲敌,曾氏这钱花的,可不单单是憋屈,简直就是要命呀!继而,在银子交出去的之时,曾氏就气的到下了,顾清苑自个也是火冒三丈,不要说安慰曾氏了,忍不住还对曾氏说了两句责怪的话,说曾氏那么大年纪了竟然连顾清苑都斗不过,竟然在她的手里吃那么大亏,真的是太丢人了。

    这句话出,曾氏本就阴郁的心情,加了一把火,瞬间爆发了,对着顾清苑就是一顿冷斥,母女两个心情都不好,说起话来,都有些失了分寸,继而,大大的闹了个不愉快,顾清雅抹泪跑了出去,曾氏这次气怒交加差点晕过去,最后,躺在床上直呻吟。

    顾挺远从外面回来知道这一事儿后,也是气恼不行,可看曾氏那个样子,咬牙忍了,只恨:顾清苑那个丫头怎么这么使的出来,她爹顾长远是暗里阴,这个丫头明里都是阴的,他们可真是父女。

    “好了,别气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顾挺远叹了气,道。

    “老爷,妾身真是没用,竟然连一个丫头都对付不了,还把钱花在那个人的身上,老爷,妾身真是…。”曾氏说不下去,牙根儿都咬的生疼,心口憋闷的透不过气来。

    “算了,别膈应了,过去了就先不要提了,要往前看,这个家以后是你在当家,顾清苑一个小丫头,想怎么收拾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顾挺远这么说,曾氏的心里舒服了一点儿,随即又有些担心道:“老爷,现在李翼插手顾长远的事儿,妾身实在担心会有什么变动发生呀!”

    闻言,顾挺远眼神微缩,嘴角溢出冷笑,“想脱身,没那么容易。”

    “老爷,你有什么办法?”

    “今天我看到了一件有趣的事儿,且是一件对我们大大有力的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顾挺远神秘一笑,对着曾氏低声转述。

    曾氏听着眼睛越睁越大,惊疑不定,时而眼睛发亮,时而眉头紧皱。

    顾挺远说完,曾氏分不出心里是喜,是恼,皱眉道:“老爷,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亲眼所见。”

    确定,曾氏不阴不阳道:“还真看不出来就三姨娘那个木讷的女儿,竟然搭上了三皇子,她可真是够能耐的呀!”

    听出曾氏嘴里的酸味儿,顾挺远瞪眼,“这个时候还计较那些有的没的干什么,只要对我们有利就行。”

    “老爷打算如何运用。”

    “三皇子风流年少,最是暖香惜花时,三小姐一番软语娇言,吹个风,何事办不成呢?”顾挺远意味深长道。

    闻言,曾氏眼睛一亮,“不过,那个三姨娘可不是一个蠢的,她会听我们的吗?”

    “她会听的。”

    看顾挺远说的如此肯定,曾氏不明,但在听到顾挺远附耳一言后,恍然大悟,豁然明了,赞叹:“老爷果然高见。”

    曾氏话出,顾挺远心里得意笑开,此时,一个丫头匆忙走进来,看出曾氏不快,却顾不得请罪,神色不定,道:“老爷,夫人,有人过府了。”

    “谁过府了,如此大惊小敝的,没有一点儿体统。”曾氏训斥道。

    丫头回禀,曾氏一怔,顾挺远亦是一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立即起身。

    顾清雅,顾清素亦得到了信儿,虽然心思各异,动作却一致,同时往老夫人的院子而去,心里有好奇,有期待。

    ……。

    马车上,顾清苑看着“和离书”上,顾长远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面色清冷,眼里闪过冰冷的笑意,早就想到的结果不是吗?早就知道顾长远那样的人,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放下,什么都能做的出来,那样的人又如何能指望他对李娇还有一丝半毫的情意呢?这就是全心全意,死心塌地的结果?生死相许!不离不弃!狈屁!

    宗人府

    顾长远怔怔的坐在地上,脑海里面满是顾清苑离开前说的那些话…。

    “顾长远你活到现在没有一件事儿是做对的,从你弑母开始你就是扭曲的,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那贪婪,不满足的心,你所谓的那些理由,都是推托之词,都是笑话之言,用那些完美的词语掩饰你那卑略的行为。”

    “为了不被人嘲笑,为了被人高看一眼,你弑母,只为回到京城而已。”

    “为了往上爬,为了少奋斗,为了你那一席之地,你娶了被丞相捧在手心里的李娇,只为了能借助丞相府的势而已。”

    “你对李娇下蛊,从来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因你不满外公漠视你,不提携,不为你铺路,你感觉下错赌注了。可你却没有退路,还要宠着,包容着,演着你的深情,忍着李娇骄纵的脾气。费力那么大工夫,心力,没有为自己迎来一片光明的官途,只得到了一个不通情理的妻子。你感到失望了,你愤怒了,觉得不甘心了,暗害了李娇只是为了发泄你的不满罢了。”

    “至于捧杀我这个女儿,不过是向外公挑衅的一个手段罢了,就算用处不大,可你依然觉得心里很是痛快,别人让你不舒服,你也让别人不舒服,这就是你的心理吧!”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在李娇临死之前,外面那个孩子你一定会想办法让他过继在李娇的名下,成为顾家的嫡子吧!”

    “顾长远,你扭曲了自己人生,杀害了自己的母亲,暗害了自己的妻子,捧杀了自己的女儿,毁了别人的一生,却心安理得,自鸣得意的活着,自私自利,无耻,无心,没有那个人比你做的更加彻底…。”

    顾长远摇头,否认,心里更是无法认同,不,不,不是这样的,自己不是那样的人,自己才是一个受害者,自己才是那个可怜人,是他们对不起自己,是他们对不起自己的。

    母亲打着为自己好的名义不让自己回京。

    李翼打着公正的名义不管自己分毫,冷眼看着自己在仕途这条路上慢慢的挣扎。

    李娇打着爱着自己的名义,却蠢的要命,自己不止一次跟她提过,自己想给她好的生活,必须有一个好的官位,然后可笑的是,她竟然说跟着自己吃苦她也是愿意的,真是一个无知的女人,无知也就罢了!还愚昧,天真的令人无法容忍,天天在自己面前回忆以前,那些在她眼里满满的甜蜜往事,可在自己心里那就是自己错误的开始,在李翼袖手旁观时,她对于自己就是一个绝对的拖累,是个屈辱。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没有自知之明,都是她自己的错,都是她的错。

    顾长远想着往事,面部表情渐渐变得扭曲,眼神亦开始变得疯狂,整个人透着疯癫之态。这些他都不承认,那些都不是他的错,而,顾清苑最后的那个决定他更无法接受,也不想接受。

    “顾长远,说出口的承诺,讲出口的誓言,那不是会是过眼云烟,说说就算了的,就算无法全部实现,一个却是必须要的。不过,你现在好像没那个能力,那,就让女儿帮你一把吧!”

    “生不能同日,那,死就同时吧!”

    “李娇离世之时,就是你出狱陪葬之日。”

    这就是顾清苑要帮自己实现的?顾长远无法控制心里的惊,惧,恨,嘶吼出声,顾清苑你这个疯子,疯子…。顾家

    顾清苑刚从马车上下来,齐嬷嬷就匆匆忙忙的迎了过来,不等顾清苑开口,就急忙道:“大小姐你可回来了。”

    “齐嬷嬷这么急,可是…。”

    顾清苑话未完,齐嬷嬷就赶紧道:“夏侯世子来了。”

    齐嬷嬷这句话一出,顾清苑的眉心抑制不住的一跳,止不住眉头轻皱,“什么时候来的?”

    顾清苑的反应让齐嬷嬷一怔,这是…是不喜吗?奇怪!虽然心里很是意外,可却没有迟疑,道:“来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闻言,顾清苑闭了闭眼,丫的!竟然屈尊降贵的等着,看来自己是躲不开了,这后果,貌似有些严重,该死的!标毛的男人。

    凌菲看着顾清苑的表情,心里一突,看来丞相府发生的事儿,主子已经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惩罚小姐,虽然那不是小姐有意为之,可这个说法在主子那里无法说通。

    喵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想着,顾清苑大步往里走去。

    那准备赴死就义的气势,看到齐嬷嬷一怔一怔的,很奇怪。

    凌菲叹了口气,默默的祈祷,希望小姐好运。

    福寿阁

    夏侯玦弈坐在主位上,对于身边众人投在身上那各色的目光,好似没感觉到似的,神色淡漠,波澜不起,似平静水,却深沉如海,无法探其喜怒,更无法窥探其心思。

    对于他突然的到来,他不开口,无人敢问。

    对于夏侯玦弈,皓月的每个人都知道,知道他的尊贵,知道他的俊美,知道他的冷清,知道他的不凡。可却没人清楚的了解他的秉性,他的喜好,他的性情,只知一点,绝对不容挑衅,亦不敢挑衅。

    老夫人坐在下首,想张口说些什么,可却完全不知从何开口,客套之话已说。本想询问来意,奈何心里万分忐忑,心里犹豫不止,如果没有顾长远的事儿,夏侯世子过来,老夫人肯定诚心的欢喜,可现在,却添了莫多的不安,唯恐一问,得来一声,退亲!这她可是承受不住。

    顾挺远看着这位从来京后,只闻其声,从未见过其人的世子爷,心思不定。暗暗心惊,那通身的气派,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尊贵,慑人的气魄,骇人的威压,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那无上的气势,让人只能臣服,只能臣服。

    多年经商的历练,自喻的玲珑手腕,在这个时,在他的面前,却不敢妄言一句,顾挺远不由苦笑,这就是人和人的区别吗?

    曾氏同样的心惊不已,心里更是暗恨到了极致,和顾清苑定亲的人竟然是如此了不得的一个人,李娇那个病秧子竟然有这么出色的一个女婿,真是让人不甘。

    顾清雅这个时候早已忘记女子的矜持,怔怔的看着夏侯玦弈,世上竟然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如果说祁逸尘让她惊艳,那,夏侯玦弈就是绝对的让她心颤,痴痴的看着,眼里满满都是情丝,这个时候心里甚至开始纠结,祁逸尘和夏侯玦弈该选择那个才好呢?她该选择谁呢?

    顾清素低着头,默念闺训,可却无法抑制跳动的心,心里的障,止不住的想,看一眼,看一眼,再看一眼那个男人,心口在抽搐,整个身体都变的麻木,没有任何感觉,入了魔,失了魂,一瞬间,这个男人渗入骨血,让人为之痴狂,生为他而,死为他而去。

    “世子爷,老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丫头的一声禀报如同魔咒,打断了屋里各人的心思,让人恍然回神。

    老夫人不自觉的松了口气,赶紧道:“赶紧请大小姐进来。”心里感叹:跟这位世子爷相处,真是要命,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是,老夫人。”丫头领命疾步的走了出去,屋里那沉重的气压,让她连头都没敢抬起,心里不由的开始猜测,伯爵府不会是来向大小姐退亲的吧!

    顾清苑身影出现,夏侯玦弈抬眸,不经意对视,顾清苑轻笑,夏侯玦弈眼眸暗沉。

    看此,顾清苑微微挑眉,不着痕迹的转移视线,抬脚上前,微微俯身,“见过夏侯世子。”

    ------题外话------

    娃子们,准备干掉一个,可是我卡文了,丫的,卡死,我要想想,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