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40章 让人吐血的顾清苑

嫡女风华 第140章 让人吐血的顾清苑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外公为何会这么做,祁逸尘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虽然狗血。原因为何顾清苑却很明了,让一个绝对偶像级的大帅哥心仪,感觉并不坏,心里还虚荣了一把。但是,当时间发生在订婚后,当地点发生在古代,那,可真是惊大于喜了,特别订婚的对象还是那个龟毛的家伙,掌控欲特别强的人,那,现在这种情况就等于在自找麻烦,为自己,也为祁逸尘。

    “祁逸尘,夏侯玦弈的秉性如何你该清楚,所以,以后这样的事儿不要再做了。”顾清苑淡漠道。

    “我只是想看你过的好不好而已,难道只是这样也要顾忌夏侯玦弈吗?”祁逸尘苦笑道。

    “祁逸尘,也许在你心里这就是所谓的用心,可在我看来,有的时候这种关心,会成为一种负担。”

    闻言,祁逸尘脸上闪过一抹受伤,“顾清苑,这就是你心里真实的感觉吗?”

    祁逸尘那无法掩饰的痛色,落入顾清苑眼底,眼眸微闪,神色却更加的清冷,“是。”

    “是吗?”祁逸尘桃花眼里满是苦涩。

    “祁逸尘,人生之事不如意十有**。凡事都不会是你心里有,它就会在手。就因如此,才会有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在这之下也会有贪嗔痴,有了这些才有了人生。”

    “爱恨情仇,这些都可以有,可对待那一个就不要太多执着,执着之下,你所能得到的会更少。太过执着,就会让你忘了当初的初衷,让他成为你心里的执念,虚妄。让你产生错觉,觉得得不到的那个才是最好的,强势的想得到,拥有。”

    “祁逸尘,一念执着,你将会错失更多本来可以得到的。所以,顺心而为的同时,也试着放下吧!”

    顾清苑说完,祁逸尘心里抽痛,是她太过理智,还是自己太过冲动,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从前祁逸尘不想放手,现在就更加不想。

    “顾清苑,是一念执着还是刻骨铭心,我这里清楚的很。”祁逸尘指着心口,沉声道:“人生万事,我不求,我只求一个,就算是执着,就算最后没结果,在我心里,值得!”

    闻言,顾清苑眼里闪过无奈,叹了口气,自己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吗?还是祁逸尘他太过坚持?不过,坦白的说,对于没见过几次面的祁逸尘,听着他对自己说此番话,除了感叹他竟然是个情种,并没有其他的太大的感觉。

    毕竟在现代看过太多爱的死去活来,最后却无疾而终的爱情,在古代,看着李娇这个现成的例子,顾清苑对于一个男人山盟海誓,天崩地裂的深情宣言,无法产生共鸣。

    男人对一个女人,不要说情深一世,荣宠一生,也许连最起码的从一而终都做不到,又如何奢望其他!

    顾家

    顾允儿看着从昨天开始就变得魂不守舍,神色难安,甚至脸上偶尔还会闪过惊惧,这让顾允儿看的很是惊疑不定。

    “姨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还是发生什么事儿了?”顾允儿关心道。

    听到顾允儿的声音,三姨娘回神,看着女儿自从和三皇子接触过后,变得越发柔美,靓丽,那种情窦初开的女儿情,让她犹如一朵盛开的花朵,夺目而炫丽,看着女儿三姨娘眼里满是痛色,忍不住潸然泪下。

    顾允儿看自己话出,三姨娘竟然掉起眼泪来,吓了一跳,急道:“姨……姨娘,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姨娘…。”

    看女儿担忧不已的样子,三姨娘抬手擦拭眼泪,强颜欢笑,道:“允儿,姨娘没事儿,就看着允儿不自己不觉都长成大姑娘了,也许在过些日子就要去皇子府了,我这心里一时百感交集而已。”

    “姨娘,怎么连你也打趣起女儿来了。”听此,顾允儿脸上忧色被潮红的羞涩代替,嘴上不依,眉眼却满是甜蜜的笑意,心里那满满的情谊一目了然。

    三姨娘忽然正色道:“允儿,你跟姨娘说,你是真的很喜欢三皇子?”

    看三姨娘忽然郑重的神色,顾允儿怔了一下,而后,忍着心里的羞怯,点头,低声道:“姨娘,三皇子他真的很好,女儿…。女儿很喜欢和他在一起。”

    “是吗?”三姨娘脸色没有一丝喜色,有的只是慢慢的苦涩,当初听从顾蘅的建议,让女儿接近三皇子真的是做错了,做错了!

    “姨娘,你…。你不高兴吗?”

    “允儿,其实现在姨娘想想觉得找一个殷实的人家,做一个正妻也许会更好,所以…。”

    三姨娘话出,顾允儿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激动道:“姨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刚开始接近三皇子的时候你可是同意的,怎么…。怎么现在又说这种话,你这是要置女儿于何地,你,你想让女儿做那种朝三暮四,放荡的之人吗?姨娘,你真是太分了,女儿忍着女儿家的廉耻之心,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和三皇子来往,你……”说着忍不住低泣起来。

    “好了,好了,允儿你别哭了,是姨娘不是惹得你伤心了。”三姨娘抹泪道:“姨娘只是觉得不安,只是担心你去了皇子府后,会和姨娘一样受委屈。”

    “姨娘,不会的,三皇子他对我很好。”说着顿了一下,眼里闪过苦涩,“就算以后有了皇子妃,他也不会让女儿受委屈的,一定不会的。”

    三姨娘听了摇头,眼泪掉的更加凶猛,“允儿,三皇子现在喜欢你,只是是因为你年轻,貌美,也令他有新鲜感,可那是不会持久的,当有比你更加年轻,漂亮会讨他欢心的女子出现,他就看不到你了。更重要的是,后院之中,当家的人是皇子妃,你的一切都在她的手里握着,什么掌握在人家手里,你的日子还能好过吗?允儿,我们不去皇子府了,我们不去了行不行,趁现在还来的及,我们……”

    “怎么?三姨娘这是想反悔了吗?如果是,这可不是让人高兴的决定。”

    三姨娘的话未说完,顾允儿心颤,怔忪之时,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清爽,温和,嘴角带着笑意,可却满是阴冷。

    顾蘅的忽然出现,还有出口的那句警告意味明显的话语,让三姨娘的心里慌乱了一下,可想起顾清苑的话心里更寒,畏惧之心更浓,如此,三姨娘瞬间平静了下来。

    顾允儿对于顾蘅的到来,像是没感觉到似的,神色恍惚,眼里是悲,是不甘,是不信。

    三姨娘抬头看了一旁的丫头一眼,吩咐道:“扶三小姐会房里休息。”

    “是,姨娘。”丫头走到顾允儿的身边,扶着她,轻声道:“小姐,奴婢扶你回去。”

    顾允儿起身,神色怔怔的往外走,在快走至门口的时候,顿住脚步,回头,惶然的神色褪去,有的只是决然,不顾一切的坚定,“姨娘,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进入皇子府,成为三皇子的人,我不要再被人看低,不要如此憋屈的活着过一辈子,我要成为人上人,我一定要…。”说完,大步离开。

    顾蘅听了挑眉一笑,眼里溢出满意之色。

    三姨娘苦笑,成为皇子的妾真的就比其他人高上一头了吗?真的可以活的不憋屈了吗?允儿,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也怪自己太心急了,被顾长远的忽然出事儿打乱了分寸,不过,现在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都还来的及,来得及。

    “大公子请坐。”

    顾蘅点头,闲适坐下,看着三姨娘温和道:“三皇子对三妹妹可是中意的很,而三妹妹自己也是很愿意的,两全其美的事儿,三姨娘又何必拦着三妹妹去享受那荣华,富贵呢?这样可不是为了三妹妹好呀!”

    “享受富贵?”三姨娘冷笑,“大公子说的倒是很动听,看着是在为我们打算,是为允儿谋出路,其实不过是想利用允儿为你自己铺路而已,让允儿搭上三皇子,让三皇子为你这个大公子谋得一席之地罢了。”

    三姨娘话出,顾蘅爽朗一笑,却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意图,点头,坦白道:“三姨娘说的不错,在我给你们提起这个建议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用允儿的一生,为你自己筹谋一时,大公子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三姨娘咬牙道。

    “过分?呵呵,三姨娘这样说可就有些伤和气了,三妹妹得到一个好归属,永享富贵,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至于我只是顺便得到些东西罢了,这是双赢的局面,三姨娘当初不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答应的吗?”

    “如果不是大公子骗我说老爷马上会死,马上会被皇上下令斩立决,我又怎么会如此心急的为允儿谋出路。”关心则乱,乱就出错,一时的惊惧,让她着了顾蘅的道。

    “骗?怎么?三姨娘觉得以父亲现在的罪名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吗?”顾蘅面无表情道:“就算父亲回来了,你以为她还能继续做着侍郎大人的位置吗?只要进入宗人府,不死也会脱层皮,想一切如以往,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你说,我们不在这个时候为自己打算,要等到一切都成定局的时候再去做吗?”

    “三姨娘,到了那个时候,很多事情可就由不得我们了。等顾挺远当了家,曾氏掌了权。那时,你觉得三妹妹会有什么下场,能比现在的好吗?哼!只怕那个时候能留住一条命就不错了。”顾蘅说着眼里闪过戾色,低声道:“去见了顾清苑一面就觉得自己亏了吗?开始为三妹妹不值了?如此,我倒很想知道顾清苑许了你什么更好的出路了吗?”

    “大公子想太多了,大小姐她什么也没许给婢妾。”三姨娘面色冷凝道,顾清苑是真的什么都没许给她,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三姨娘,因为妾室的身份,你忍气吞声,隐忍十几年才有了一片安定。那,你觉得三妹妹又该隐忍多少年,才能获得那片安定呢!或者,你觉得三妹妹手腕,心机都比你高,能够一直荣宠不减,一生都会无忧呢?更重要的是,女人都需要孩子傍身的,在三妹妹诞下孩儿的那一天,你觉得那是三妹妹的保命符,还是催命符呢?无家世,无靠山,无手段,前途堪忧!”

    现在想起这番话,三姨娘都觉得背脊发凉,心里冒寒气,允儿会如何,根本就不用想,只有死路一条。

    顾蘅看着三姨娘变幻不定的脸色,冷笑,“三姨娘,如果你想这个时候倒戈,我奉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你可不要忘记了,我们是怎么接近三皇子的?”

    听言,三姨娘眉心一跳。

    南宫颦儿是南宫玉的妹妹,而,南宫颦儿和顾清苑的过往就注定了,三皇子绝对不会喜欢顾清苑。他们就是猜测到南宫玉的这一心理,凭着他们庶女,庶子的身份成功靠近了南宫玉。

    “三姨娘,你说如果让顾清苑知道了这一真相,她会如何呢?”

    三姨娘听了苦笑,也许顾清苑什么都已经知道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那句,无靠山的话来。她可是未来的世子妃,如果她愿意,她那个身份就是允儿最有力的靠山,可惜,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三姨娘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别再想着回头了,现在这情况,就算我不逼你。可三妹妹那么讨人喜欢,你以为,三皇子就会放手了吗?如果你敢出尔反尔,那可是戏弄皇子,是大不敬,如此一来,你连纠结,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会…。”顾蘅说着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马上就被处死了…。也许还包括三妹妹…。”

    顾蘅话落,三姨娘脸色煞白无血。

    看着三姨娘的神色,顾蘅起身,冰冷道:“三姨娘,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有空的话还不如多教三妹妹些保命之法,那样对她更有用,也更有好处。”顾蘅说完离开,留下瘫坐在地,心神俱悔的三姨娘。

    李家

    李翼回来的时候,祁逸尘已经离开了。

    顾清苑看着,李翼看向自己时,眼里那不着痕迹的打量,探究之光,心里好笑,上前,轻笑道:“外公,外孙女今天来的时候,很是巧合的在书房里碰到了祁公子…。”

    “咳咳咳…。”正在喝茶的李翼,猛然被呛了一下,虽然极力的压抑,可身体反射问题无法控制,半晌才止住咳嗽,看着顾清苑,努力维持着以往的严肃,沉声道:“哦!打招呼了吗?”

    顾清苑点头,笑道:“嗯!打招呼了,外孙女还跟祁公子说,他年纪也不小了,让他不要耽误时间,赶紧找了可心的女子成亲,相亲相爱的过一生,外公孙女做的好吧!”

    李翼听了,叹了口气,也不再回避,正色道:“清儿可是觉得外公做错了?”

    “不,外公的心思我明白,也理解。”顾清苑淡然道:“孙女不否认,祁逸尘他是个好人,也是个有担当的人。因此,他值得更好的人,孙女不适合他。”

    “如果是因为定亲的事…。”

    “不,与定亲无关。”

    “那是因为什么?”李翼是真的有些不明了。

    “外公,孙女和他所求的不同,也许,很多想法也不尽相同。”

    “孙女是个女子,自然也希望有一个家。可我要的那个家,那个男人的身边,除了我,我不许有第二个女人出现,小妾,姨娘,都不许。”

    “外公我不求富贵荣华,身份,地位,只要有温饱就好,可是,我要公平,我许他一生,身心唯一,他,也必须做到。外公这才是我想要的。”

    顾清苑说完看李翼愣在那里,惊疑不定。看此,顾清苑眼里带着一丝没落,苦笑道:“也许,外公也觉得我是异想天开,胡思乱想吧!”

    “清儿…。”李翼眼里闪过心疼,可,对于顾清苑的话他却无法回复什么,一个男人一生只有一个女人,这,不可能。

    “外公,孙女去过祁家,从祁太夫人的言语里可以听出,祁家的下任家主很有可能就是祁逸尘。外公,管理那么大一个家族,不是一件简单且容易的事儿,他要担负的东西有很多,就算他再有心,也有很多逼不得已的时候,而孙女的所求,在很多时候都是一种为难。既然如此,还是放手的好。”

    “而且,看祁夫人和祁逸尘的相处方式,还有言语间的对话,能想象的出祁逸尘以前也许过的并不好,所以,像他那样的人,更需要一个全心全意的女子来守着他,孙女不合适。”

    “清儿,也许逸尘他并不想担负祁家呢?也许那个时候就可以…。”

    “外公,你觉得祁逸尘是那么没责任心的人吗?祁逸尘对祁太夫人很敬重,如果祁太夫人坚持,他是一定会接下祁家的。”顾清苑说完,李翼无言以对。

    “而且,一个男人一时冲动做下的决定,谁能保证在感情变淡的时候,他不会后悔。而在那个时候,谁要为他挽回,是该怨他自己,还是该怨那个女子,一对佳偶变怨偶,这才是做大的悲剧吧!”

    李翼听完,叹气,对于感情的事儿,娇儿她是想的太少,清儿却又想的太过透彻了!可那份坚持,同样的让人束手无策。

    “清儿,有的时候难得糊涂也是福!”

    “是,孙女一定会学着糊涂。”顾清苑站军姿,行军礼,郑重道。

    这个丫头,李翼看着好笑,心里却很沉重,清儿的那些所求,祁逸尘如果做不到,夏侯玦弈就更做不到了,清儿如此,一生都过的都不会开心的。

    “外公你不用替孙女担心,所求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儿,孙女会在其他地方替自己补回来,不会亏待自己一分的。”顾清苑笑道。

    “嗯!”除了点头,能说什么呢?

    “外公,对于母亲外公可有什么打算?”

    闻言,李翼的眉头皱了一下,“清儿有什么想法?”

    “我想让母亲离开顾家,而且,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

    “清儿指的是…。”李翼眼里闪过精光。

    “多年无子,自请下堂。”

    “不过,现在顾长远的事儿未定,你母亲如此或许会惹来不小的非议。”

    “文书在手,至于什么时候公开,当然会在母亲接受,一切都妥当的之后了。”

    顾清苑话出,李翼叹息,清儿要是李家的孩子该有多好,同时也为顾清苑那种尽在掌握的气势所震。

    “清儿,关于顾长远的事儿…。”

    顾清苑淡笑着回应,“是我!”

    借了别人的台子,搭了这场戏。

    虽然有心里准备,李翼还是感到惊骇,亦感到担忧,顾清苑的性子太过决然了,她在自己受伤的时候能说出“陪葬”二字的时候,李翼就感觉到了,这样的孩子不会吃亏,可也容易受伤。

    顾家

    老夫人看着顾清苑,直接了当道:“如何?见你父亲的事儿可有门路?”

    “祖母,明天就能去见父亲了。”顾清苑喜色难掩,激动道。

    “真的吗?真的可以见到你父亲了?”老夫人猛然坐起,不敢置信道。

    “是的祖母,可以了。”顾清苑肯定道。

    一边的曾氏,顾清雅听了眼里闪过失望,心里暗恨,竟然被她给办到了,真是可恶。

    “母亲,媳妇就知道清儿出面肯定能行的。”曾氏夸赞道。

    “是呀!堂姐真是厉害,祖母和父亲走动了那么多天,都没办成的事儿,堂姐一出头就办好了,真是厉害呀!”顾清雅满是敬佩道。

    这一唱一和的话一出,老夫人脸上的笑意立马隐退,眼里闪过不快。

    顾清苑好似没看到似的轻笑着回应道:“二伯母,堂妹过誉了,其实,这事儿我根本不是我功劳,是祖母的。”

    “我的?”

    “是啊!其实,在祖母去了李家后,外公虽然没答应什么,可在暗地里一直在悄悄的打探父亲的事儿,只是这这风头上不好声张而已。而经过这么多天的打探,已经有了眉目了。孙女今天就是不去,外公也准备派人过来支会一声的,孙女只是赶巧了,要不然,孙女今天刚去,怎么能这么快就有结果呢!”

    “是吗?这么说,亲家一直在为你父亲的事儿操心了。”

    “父亲是外公的女婿,外公当然是要操心的。”

    “是,是。”老夫人脸色好看了很多,李翼插手的话,长远的事儿说不定真的会峰回路转也不一定。

    曾氏却在一旁听的心惊,顾长远的事儿不会有什么变动吧!如果他不死,那,自己和老爷所计划的一切可都会成为泡影了,想着,曾氏焦灼不安起来。

    顾清雅也很是恼火,顾清苑这话说的可真是漂亮,不但把功劳推给了老夫人,还消除了老夫人对李家的不满,该死的!彼清苑是真的变了,不得不承认。

    顾清苑扫过曾氏和顾清雅变幻不定的脸色,嘴角溢出一丝莫名笑意,转头,看着老夫人为难道:“祖母,只是去宗人府少不得要打点一二,可是孙女手里…。”说着,看着曾氏欲言又止,意思却很是明了。

    顾清苑这举动一出,齐嬷嬷的嘴巴抽了一下,赶紧低头,肩头却抑制不住极不可动的颤抖着。

    老夫人眼神微闪,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叹了口气。

    顾清雅差点儿跳了起来,曾氏咬碎了满口银牙,倒吸一口冷气,然而在老夫人那似有似无投过了的视线下,忍着要暴走的冲动,慢慢起身,扬起僵硬的几乎扯不动的笑意,“去见大哥那个是大事儿,其他的忙媳妇帮不上,这打点的事儿,媳妇倒还是可以尽些微薄之力的。”

    闻言,顾清苑急忙起身,对着曾氏大大的俯了身,毫不吝啬她的礼仪,感动道:“二伯母的恩德,清苑一定铭记在心,永世不忘。”

    老夫人也点头,很是欣慰道:“二媳妇有心了。”

    “都是媳妇该做的。”

    顾清苑轻笑,磨牙的声音,她听到了。

    这事儿一出,曾氏和顾清雅再无看戏的兴致了,以准备打点一事

    为由,立刻退出了老夫人的院子。

    顾清苑和老夫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也起身告退了。

    在她们都离开后,老夫人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齐嬷嬷道:“清苑这孩子这心眼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那些个小心思,看的人想发笑。”

    齐嬷嬷也笑着应道:“是呀!不过,大小姐是不是太过直率了,这样一来,二夫人也许会不高兴吧!”

    “哼!不高兴又如何,她和清雅两个人说的那个话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听不出来,清苑会不高兴也是正常的。”说着,好笑道:“就如你说的清苑这孩子就是太过直率了,连算计个人都不知道遮掩一下,真是个傻孩子。”

    “老夫人,要说,大小姐这样的,可比那些心里弯弯绕绕的人可是好多了,如果这府里的人都如大小姐这般,也就没那么多让老夫人闹心的事儿了。”

    “是呀!都如清苑这样的,我就省心了。”

    老夫人房里发生的这一幕,在她们都毫无所觉的时候,却不知道她们的这番话带给一个人多大的冲击,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麒肆。

    刚从绣房里面出来,就被夏侯玦弈派来关注顾清苑的动向,继而就听到这席,让他觉得比绣花更加恐怖的对话,甚至忍不住怀疑,是自己绣花绣傻了,还是说这些话的人傻了,又或者,这个世界已经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个了?

    聘来院

    顾清苑数着齐嬷嬷送来的银票,挑眉一笑,曾氏还挺大方的嘛!竟然拿出了五千两来给自己打点,不错!看了一场热闹,拿了五千了,曾氏一定会记一辈子的,感触也颇深吧!

    兰芝,梅香,凌菲都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忍不住发笑,小姐她真是太坏了,可,也太痛快了,看到那个不安好心的曾氏还敢不敢时不时的挑衅小姐。

    “小姐,这下那个曾氏长教训了吧!”兰芝笑道。

    顾清苑听了,挑眉一笑,“其实,她走的有点早了,我很遗憾呀!本来如果她在停留一会儿,我还想说,宗人府那个大人喜欢的是金元宝呢!白白让我错失了一个敛财的机会。”

    顾清苑这话出,兰芝瞪大了眼睛,梅香忍不住笑出声,凌菲的面皮猛然抽搐起来,更加觉得麒一的钱还在,他是多么的幸运呀!

    伯爵府

    麒肆忍着各种凌乱之感,对着夏侯玦弈把顾府发生的事儿禀报了一遍。

    说完,麒一的瞪目结舌,顾小姐好…。好…。好危险,猛然记起她问自己有多少钱的事,抑制不住的打了个冷战,大感,主子英明。

    夏侯玦弈本因顾清苑接触祁逸尘的事儿,心里很是阴郁,而现在听了麒肆的话,一口气猛然就堵在了那里,不上不下,哭笑不得,更加难受,深吸一口气,吐出心里那股浊气,夏侯玦弈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自己的眼光果然好,找了个麻烦,找了个能气死自己的世子妃来。

    顾清苑这个丫头,她怎么…。怎么不能省心些呢?

    看着夏侯玦弈那无力的样子,麒肆,麒一面面相觑,同时明了,上天果然是公平的,没有那个人是万能的,是什么都能解决的,如主子,顾小姐就是他最大的难题,弃之不舍。得之,他又冒火!自己给自己找罪受,那个人说的就是主子。

    宗人府

    顾清苑一大早就来到了宗人府,肃穆,暗沉的格局,直接的透着一股压抑,沉重,让人来到了这里不自觉的就屏目心神。

    感叹之时,一个亲和带笑的中年男声传来。

    “顾小姐,抱歉,抱歉,有事儿耽搁来迟了一步。”

    闻声,顾清苑回头,看着一四十,个子中等的男子走来,一身代表性的官服让顾清苑知道,这位就是宗人府的刘大人了,这一说话带笑似笑面佛的亲和之人,能坐到宗人府的这重要职位,恐怕这位也是为笑面虎吧!

    “刘大人言重,小女不敢当。”顾清苑微微俯身,轻笑道:“刘大人公务繁忙,特意来此一趟,小女深为感激。”

    听顾清苑自称小女,刘浩眼神微闪,这位世子妃很有意思。

    “顾小姐客气,这是本官的分内之事,都是应该做的,当不得顾小姐一谢,顾小姐请!”

    “刘大人先请!”

    凌菲跟着顾清苑的后面,听着顾清苑和刘大人打着官腔,低头轻笑,如果不是上面写着宗人府三个字,只听对话,还以为他们是去下馆子用饭呢!

    走入宗人府大牢,刘浩,顾清苑心照不宣,刘浩转身去了一方,顾清苑继续往里而去。

    刘浩行至一半,忽然转身,回转,在拐角处停下,正好看到顾清苑的背影。从容,淡定,不紧不慢,步履轻缓,好似现在所处之地不是阴沉,冰冷,各种阴暗气息充斥的大牢,而是,风景优美的大道一样。看着刘浩脸上笑意扩大,也许,以后对这位顾小姐是真的该敬着些,想着,转身离开。

    凌菲带着顾清苑一路听着,不时的听到某个牢房里发出的各种声音,走到最深处,声音渐渐远去。

    僻静,隐秘,看着顾长远所呆的地方,顾清苑轻笑,很是满意,是个修生养性的好地方。

    牢房之中,顾长远听到声音抬头,当看到是顾清苑时,微怔,眼里闪过恼恨,冷声道:“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探望父亲的。”顾清苑说着,看凌菲不知道从那里变出的一个椅子,悠然的坐下,看着牢里蓬头蓬面,神色间再无一丝温谦之像,取而代之满是阴戾之气,看此,顾清苑轻笑道:“父亲大人,最近可还好吗?”

    “顾清苑少在这里绕圈子,你到底来干什么?”

    “一些日子没见,父亲好像暴躁了不少,父亲,年纪大了染上这毛病可是不太好,修生养性才能长命百岁。”

    “哼!长命百岁?有你这样的女儿我怎会长命百岁。”顾长远嗤笑道。

    “看来父亲不喜欢说养生了,那,我就跟父亲说说家务事儿吧!”顾清苑很是善解人意道:“父亲这次入狱,可是引起来极大的动荡。老夫人担心父亲死了,她做不成官员母亲,也担心会被你的罪名连累,很是积极的为父亲你的事儿到处奔走,现在已经病倒了。”

    “大哥为了担心你死后,他无法顺利继承家业,所以,在你死之前,他正在为了自己的后路积极的准备着。父亲,大哥确实很有头脑,他现在利用顾允儿搭上了三皇子这个大靠山,顾允儿成妾,他得家业。”

    “这些都是我们家的,再来就是二房的,在他们的心里父亲你已经是个死人了,顾挺远每天都乐不可支的忙着置办东西,建立自己的产业,准备着尽快的接替你的家主的位置,在京城打下一片天地,还有,现在顾家的中馈已经在二夫人的手里了。”

    “这些都是家里最新的境况,如何?父亲可还满意吗?心里感动否?”顾清苑微笑着问道。

    顾长远听了冷笑,“顾清苑如果你想用那些事儿打击我,你是白费心机了,他们会如何,在我进来的那一天我就想到了。”

    “真的?父亲不愧是活了几十岁的人,看问题就是比女儿透彻。”顾清苑说着不看顾长远脸上的怒火,慢慢的从袖袋里拿出一张纸,展开,放在长远的面前。

    “父亲既然都想到了,那么,这个应该也想到了吧!”

    顾长远抬眸,当看到上面的几个大字会,眼睛猛然睁大,“和离书”

    “顾清苑,你这是什么意思?”

    “父亲应该明白。”

    “你想让我签这个?”

    “是。”

    闻言,顾长远大笑,而后,讥笑道:“这是你的意思吧!”

    顾清苑听了没说话,顾长远看此,冷哼道:“怎么?你这个女儿设计把我这个父亲关起来还不算,现在还有害死自己的母亲吗?你可真是够孝顺的。”

    顾长远这句话出,顾清苑只能感叹:树没皮难活,人不要脸则无敌呀!

    凌菲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眼里闪过冷冽的杀意,顾长远自己谋害李娇,现在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是小姐,他,真是该死!

    “老话说的好呀!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父亲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你的女儿学你手刃了自己的父亲,多好的循环呀!这不挺正常的吗?顾大人何必如此惊讶,想想你自己,对比自己的女儿,这很容易就接受了吧!”顾清苑淡然道。

    “顾清苑你……”顾长远真是想吐血,咬牙切齿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哎!女儿倒是想认下,可惜你还好好的活着,我无法如愿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顾清苑很会说。

    “至于母亲吗?没了你,也许她会活的更好。”

    这句话出,顾长远大惊,顾不得上火,沉身道:“你…。你把李娇的蛊毒治好了?不,这不可能,这根本就是无法医治的,绝对不会好的。”

    顾清苑听了心里冰冷至极,笑意褪去,清冷道:“怎么?母亲好了,父亲好像很失望?”

    紧紧的看着顾清苑的表情,心里亦快速的翻转,先不论顾清苑说的是否是实话。顾清苑为李娇治病这么大的动静,李翼不会不知道,那么,现在顾清苑拿出这个东西来,李翼也必定是知道的了!彼清苑胡闹,可李翼却绝对不会拿自己女儿的命开玩笑,如此,来说的话,难道李娇的病逼毒真的好了,那,自己手里最后的王牌也就没了…。想此,顾长远的眼里闪过慌乱,表情亦是开始转变。

    静默片刻,顾长远看着眼前的东西,沉声道:“顾清苑让我签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出去。”

    “不可能。”

    “那就别想我签字,顾清苑这个字我不签,李娇她永远无法脱身,就是我死了她成了寡妇,也是我顾家的人。”顾长远恨戾道。

    “父亲,你也是做了那么多年官的人了,怎么还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呢?”顾清苑摇头感叹道:“你以为你不签字,这份文书就出不来了吗?”

    “你…。什么意思。”

    顾清苑慢慢起身,走进,看着顾长远,笑颜如花道:“其实,想让你签字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斩断你一个胳膊,那上面可是带着五根手指头呢!我想用那个指头按下手印都不是问题。再来,就是让父亲你永远安息,我亦可以轻而易举的如愿,比这里跟你费唇舌可是简单的多了。”

    “顾清,你敢!你不要忘了,我现在还是皓月的官员,就算你背后有人,如此无法无天的事儿,皇上也绝对是不会容忍的。”顾长远脸色难看道。

    “是吗?皇上日理万机,重要的事有很多,父亲这点儿小事一时半会儿的很难想起来。而且,就算皇上想起来了,只能说父亲是畏罪自缢,不会追究谁的责任。如果我运气好,皇上没想起来,只要隐而不报,让你父亲你那伟大的尸身多留在世上几日,一切可都尘埃落定了,父亲,你说,这是不是很完美。”一番让人毛骨悚然的话,顾清苑说的风轻云淡,顾长远却是深深的恐惧。

    “顾清苑,是你想的太完美了,这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如果我死了,我亦有办法把你给拉进来,你是逃不掉的。”

    “也是,办法都是人想的,父亲能让人联想到我的身上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不过,我相信父亲大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顾清苑你可真是够天真,也够自以为是的,你让我死,你觉得我还会对你手下留情吗?”

    “手下留情,那个我可是从来没奢望过,但是,父亲看看这个也行就会改变想法了呢!”顾清苑说着,从凌菲的手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顾长远的面前。

    顾长远看着没动。

    “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在我在场的时候,我可是希望父亲你活的好好的,打开看看吧!是你很怀念的东西。”

    顾长远看着,心里猛然开始不安起来,伸手,慢慢打开,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后,脸上骤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