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9章 明枪暗涌

嫡女风华 第139章 明枪暗涌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顾清苑走入老夫人的房中,看到半倚在软榻上清减了很多,气色也不是很好的老夫人,脚步微顿可也就一瞬,继而,马上随即疾步走过去,双眼发红的看着老夫人,脸上满是愧疚,声音里带着哽咽,“祖母…。”一声呼唤,却什么都没说,百感交集的感受让人不知从何开口,无声却胜过万语,就看各人的理解。

    “清儿,祖母无事儿。”老夫人拍着顾清苑的手轻柔道,说完叹了口气道:“你父亲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吗?”

    顾清苑点头,“孙女已经知道了。”

    “哎!这事儿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不想你来回的奔波累着了,也不想让你跟着一起着急,可,你是你父亲唯一嫡出的孩子,这么大事儿如果不支会你一声,要是你父亲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你却不在身边,这对你也不公平,所以,思量再三祖母还是让人叫你回来了。”老夫人感慨道。

    “是,孙女理解,也知道祖母的良苦用心,孙女都知道。”顾清苑泪眼婆娑,亦感动道。

    老夫人闻言,眼里透出一抹欣慰,继而,问道:“你母亲可知道此事了?”

    顾清苑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沉重道:“还没敢告诉母亲,担心母亲身体会承受不住,所以,现在还瞒着。”

    老夫人听了神色淡漠道:“先瞒着吧!毕竟你父亲到底会如何,现在也没最后定论,给你母亲说了,就她那个身体再出什么事儿,就更是乱上添乱了,瞒着也好,等最后有个什么说法了,再一并告诉她也不迟。”

    反正对于这个只会拖累人,给人添乱的媳妇,老夫人也从来没指望过她能帮上什么忙,不回也好,省的自己看到她更加闹心。

    “是,祖母。”顾清苑垂眸应道,老夫人对李娇的不喜还真的是不加掩饰呀!就算是在自己这个女儿面前亦是如此,她可是觉得自己和李娇的母女关系不好才会如此的吗?呵呵,也许吧!

    顾清苑的话刚落,一个圆滑且世故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哎呀!母亲,清儿可是已经回来了吗?我刚才还在门口迎接清儿!谁知道丫头告诉我清儿已经来老夫人这里了。”说着走进,看到顾清苑笑道:“清儿你这丫头动作可是太快了,不声不响的就来到了老夫人这里,如果不是丫头告诉我,我还不知道要在哪里等多久呢?母亲,你说,媳妇是不是个傻的。”

    这是打趣的话吗?听着可真是够别扭的,曾氏一个长辈在门口迎接自己,可自己一个小辈回来却连声招呼都不打,潜意思是这个吧!呵呵,在老夫人面前为她自己卖了一个好,然后好似不经意的刺了自己一句。这些个宅门夫人呀!说一句话来总是能绕几个弯弯出来,怪不得老的那么快!

    顾清苑起身,擦拭了一下那似有似无的眼泪,对着曾氏微微俯身,诚恳道:“二伯母竟然还去门口迎接清苑,清苑实在是受宠若惊,也让清苑惭愧,清苑太过担心祖母了,所以来的时候急了一步,没顾的上和二伯母你打招呼,让二伯母受累白走了一趟。都是很清苑的不是,以后清苑一定会注意,有什么事儿一定给二伯母你报备一下。”

    顾清苑这话出,老夫人看曾氏的眼神透出一抹莫名的光彩,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曾氏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咬牙,顾清苑这个死丫头说这话可真是诛心之言,自己不过是想向老夫人表示一下自己对大房孩子的关心罢了,当然她是有心想抹黑顾清苑点儿什么,可那最多也只是让老夫人感觉她礼数不周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她这个该死的丫头竟然回自己这么一句。她是因为担心老夫人才会忘了想自己打招呼的!还有,什么都向自己报备一下?

    该死的!这让老夫人听在耳朵里了会怎么想,岂不是让她感觉自己的是个小肚量且又妄想压她一头,是个很具野心的人吗?特别现在自己还替老夫人掌家的节骨眼上,她这不是想让自己引起老夫人的忌惮吗?

    想着,曾氏暗恨,脸上却扬起大大的笑容,轻斥道:“清儿你这丫头真是会浑说,老夫人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什么事儿只要想老夫人报备就好,至于二伯母刚才说那些话,不过是在门口左等右等看你再不回来心里担心罢了,没别的意思,更没责怪你的意思,你这丫头可是多心了。”

    曾氏一番话说完,老夫人神色波澜不动,眼里极快的闪过讥笑,顾清苑听了,淡淡一笑,“二伯母说的是,是清苑的不是误会二伯母了。”

    好的,坏的,顾清苑的回应都带着那丝歉意,让曾氏冒火,这好像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不是了,这个死丫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祖母,祖母…。”一声娇俏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急切,引得屋里几人转头,都往门口看去。

    顾清苑抬眸,看着顾清雅手上端着一个碗,疾步的往屋里走来,对于屋里都什么人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走到老夫人的面前,把碗放在老夫人的跟前,顾清苑看了一眼,是碗参汤!看着那碗参汤,再看顾清雅对着老夫人那关心备至,体贴入微的孝顺样,嘴角溢出一丝淡笑,讨好卖乖,这位清雅小姐的时机抓的很好。

    “祖母,你这些日子为了大伯父的事儿吃不香,睡不着的,人都瘦了很多了,祖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怎么会受得住,孙女看着实在是心急,担忧的不得了,可孙女是个女孩子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孙女只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照顾好祖母的身体。”

    顾清雅脸上那副万分愧疚,心思难安的神情,好似她不能为老夫人分忧就是一个罪人的样子,看的实在是让人感动不已呀!多好的一个孙女呀!多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呀!

    顾清雅说完,把手里里的参汤放在老夫夫人的眼前,贴心道:“孙女给祖母炖了碗参汤,很养身体的,祖母你可一定要喝下了。”

    老夫人听了再看顾清雅那忧心不已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淡笑,“雅儿有心了,祖母还好。”

    老夫人的话出,顾清雅的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哽咽道:“祖母,你明明就瘦了很多,孙女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是瘦了些,不过,身体没什么大碍你不用太担心了。”老夫人声音柔和道。

    “怎么能不担心呢?祖母,你要是为了大伯父的事儿倒下了,孙女的罪过可就大了,都是孙女没照顾好祖母,这,让孙女以后如何能心安…。”顾清雅难过道。

    这话说的,顾清苑真的觉得很是好笑,老夫人为了顾长远的事儿累到了,她顾清雅的罪过可就大了?呵呵,没照顾好老夫人是大罪,那顾长远这个害的老夫人的倒下的人,也许,可就要以死谢罪了。这是真是太有趣了!

    “老夫人,雅儿说的是呀!你可不能倒下了,这一大家子可都要依仗着老夫人,你可是家里的主心骨呀!所以,老夫人你一定要保重身体,而且,现在清儿回来了,媳妇相信,大哥的事儿一定会得到解决的,老夫人你刚宽心。”曾氏也随着开口,附和道。

    自己回来,顾长远的事儿就能解决了?曾氏这句入耳,顾清苑挑眉,这话说的…。

    “大堂姐回来了,看我,竟然没看到!”顾清雅看着一边的顾清苑脸上满是懊恼,可人却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只是嘴上却很是关心道:“大堂姐,回来一路可是辛苦了吧!”

    顾清苑点头,轻笑,“多谢二堂妹关心,我还好,倒是看到二堂妹如此用心照顾祖母,实在让我惭愧,二堂妹辛苦了。”

    对于顾清苑竟然如此直接的夸赞自己,让顾清雅眼里闪过意外,脸上却漫过自得,而嘴上满是谦虚道:“大堂姐言过了,照顾祖母还不是应该的,那里会辛苦呢!”说完不再看顾清苑,转头,对着老夫人道:“祖母,现在大堂姐回来了,孙女相信以大堂姐的聪明,还有身份。大伯父的事情一定马上就会得到解决的,所以,祖母你就放宽心,安安稳稳的在家等着大堂姐的好消息就成了。”

    说着,看向顾清苑轻笑道:“大堂姐,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大堂姐对祖母如此孝顺,也不想祖母继续为大伯父的事儿伤身,伤了身体对吧!所以,你是不会让祖母失望的是不是?”

    顾清苑听了,神色微怔,心里冷笑可却不得不承认,顾清雅这话说的很是高杆呀!如果自己回答是:呵呵,那可真是对老夫人的蔑视,老夫人都无法解决,束手无策的事儿,自己轻而易举就能解决?让老夫人听了自己那不是贴心,不是有功,而是嚣张!可如果回答不是,那,自己这个孙女可就显得对老夫人无心呀!孝顺什么的都是假的,同样让人高兴不起来。!彼清雅把威逼的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给你带着高帽下着套,她还真是有一手!

    曾氏对于女儿说的这番话可真的是满意极了,这个孩子脑子转的就是快,她倒要看看这次顾清苑要如何回答?

    顾清雅说完,老夫人神色不定,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顾清苑同样等待着顾清苑的回答。

    顾清苑眼里带着担忧的看着老夫人,转而,对着顾清雅却苦笑道:“比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二堂妹,聪明一词,我实在是担当不起,至于身份,二堂妹指的是什么,顾家的大小姐?相爷的外孙女?还是伯爵府未来的世子妃?”

    顾清苑说着不等顾清雅回应,忽而起身,郑重且严肃道:“二堂妹,这些名头虽然好像都是我的,可你也别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儿,这些却也都是皇上给的,父亲的职位,外公的职位,伯爵府的地位,那些都是皇恩浩荡之下才有的,而我只是皇恩下被赋照的一个罢了。”

    “而现在父亲会在宗人府,是皇上亲口下的命令,如此形势之下,二堂妹一句我能马上解决什么,我实在是不敢,亦无法肯定的回复你什么。就算心理对老夫人愧疚,担心。可我仍然不敢在皇上的命令之下,担保一句,我会马上解决之言。就算说了那也是妄言,是大话,是瞎话!如果传出去,也是对皇上大不敬的一句话,那样,不但救不了父亲,一句狂妄之词也许还会拖累顾家,所以,这样的话,我不能随便说,特别在这风头之时,二堂妹你也要慎言。”

    顾清苑一席话出,老夫人脸色微变,曾氏的脸色亦是难看,因为她们都明白,顾清雅刚才的话,如果往大了说,真要追究起来那就是妄议皇上的命令,是不敬,也是不服之言呀!

    顾清雅更是气得差点儿晕过去,这个贱人她自己没本事儿解决直接承认就好了,可她不承认也罢,竟然还给自己按罪名来了,还是那种让人死的罪名。她这根本就是恐吓,是危言耸听,是在咒自己,真是个歹毒的女人,太可恨了!

    顾清雅恨得咬牙痒痒的,冷笑道:“如大堂姐这么说的话,大伯父的事儿你是完全不管了,什么也不做了吗?”

    “二堂妹,我不是官员,我只是父亲的女儿,女儿的身份能做什么?查探父亲的事儿吗?我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能力。所以,现在我能做的,我顾家能做的就是相信皇上一定会公正处理,也相信父亲,相信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大堂姐说的倒是好听,可说白了,还不是什么都不做……”

    顾清雅的话未说完,就被老夫人打断,冷淡道:“好了,雅儿不要说了,清儿说的是,我们要相信皇上,会给你大伯父一个公道的。”

    “祖母……”

    看女儿不忿的样子,深知这样下去,女儿一定会说出什么让老夫人不喜的话来,继而,曾氏赶紧打断道,“雅儿,娘知道你心急你大伯父,可你一个女孩子能知道什么!还是好好照顾老夫人才是你力所能及的,还有,你手里的参汤那可是你一大早就去炖的,赶紧给老夫人用了吧!”说着不着痕迹的给顾清雅打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顾清雅会意,虽然心里万分的恼火,可却不敢在老夫人的面前太过较真惹得老夫人不喜,继而扬起一抹不自然的笑意,对着老夫人道:“母亲说的是,祖母,先把参汤给用了吧!一会儿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老夫人听了摆摆手,“先放着吧!我这会儿没什么胃口等一会儿再用。”

    “祖母,那怎么行呢?你…。”顾清雅还欲说,一边的齐嬷嬷看到老夫人的眼神,赶紧走过去,轻笑道:“清雅小姐,其实,你们来之前老夫人刚用了一些点心,这个时候应该不怎么想用,所以,这个险给老奴吧!等老夫人等一会儿饿了,老奴再给老夫人用。”

    顾清雅看着齐嬷嬷很是不高兴,拿着参汤的手没动,这个老奴还真是多管闲事,这可是自己辛苦炖的,是用来讨好祖母的,她在这里插个什么嘴,真是没眼色。

    看顾清雅如此,齐嬷嬷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心里冷笑,却神色不动,只是为难的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见此,眉头皱了一下,眼里闪过不喜,淡漠道:“好了,我累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祖母,可是参汤…。”

    “你不想放在这里,就拿回去吧!”老夫人面无表情道。

    闻言,顾清雅握着参汤的手紧了一下,心里委屈的想哭,曾氏看女儿如此,心里心疼的不行,对老夫人对自己女儿如此冷清,也感到很是不满,可现在还不是跟她翻脸的时候,先忍着,等顾长远吃了,这个家成了自己的,她一个半死的老婆子有她好看的。

    曾氏担心女儿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起身拉起顾清雅的手,轻笑着,对老夫人俯身,然后,带着顾清雅离开,顾清苑亦准备随着离开,老夫人却又开口了。

    “清儿,你先留下。”

    “是祖母。”

    曾氏,顾清雅的脚步一顿,曾氏的脸色更加的难看,顾清雅直接甩开曾氏的手疾步的走了出去。

    画面微转

    光儿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在窗前安静绣花的顾清素,放轻脚步走过去,低声道:“大小姐,顾清苑回来了。”

    闻言,顾清素拿着绣针的手顿了一下,意味不明的笑道:“回来的倒是挺快的。”

    “是呀!奴婢还以为顾清苑知道顾大爷的事儿后,就算畏惧老夫人不敢不回来,最起码也会想法托着,耗个一段日子再回来,可没想到她竟然比想象中回来的还快,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难道她不知道这个时候回来是没什么好日过的吗?”光儿很是不解道。

    顾清素听了放下手里的绣娟,摇头,“光儿,这些日子你应该也看出来了,顾清苑和以前相比可是变了不少,连顾清雅在她的手里吃了几次的暗亏,这足以证明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蠢蛋了,所以,她这次急急忙忙的回来,你看着觉得是愚昧的行为,也许,在她却是别有用意呢!”

    光儿听了点头,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思虑中,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低声道:“大小姐,刚才顾清苑回府后,她就直接去了老夫人那里,然后,清雅小姐和夫人也去了,可刚才,奴婢却看到夫人和二小姐脸色都很难看的从老夫人那里回来了,而且,二小姐好像还在抹泪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光儿说完,顾清素轻笑出声,眼里却满是讽刺道:“能有什么事儿,肯定是我那个二妹妹既想在老夫人的面前讨好卖乖,又想去看人家的笑话。而结果既然会哭着出来,那很明显的那就是没在人家的手里讨到什么好处了。”

    顾清素说着表情若有所思,嘴角溢出苦笑,“光儿,你说我现在是不是真的连顾清苑都不如,这么多年,我和顾清雅你来我往的明里暗里的交手的次数那是数都数不过来,可是我能占到便宜的时候却寥寥无几,可顾清苑却每次都能不动声色,不温不火的反击回来,让顾清雅是有苦说不出,你说,我为何就是不行呢?”

    光儿听了顾清素的话,眼神微闪,那么注重规矩的大小姐竟然给她说出心里的抱怨,看来她的心里对二小姐已经不能用芥蒂,隔阂来形容了,简直可以说的上是仇视了,虽然心里明了,可这些话光儿却不会说出来,那样是身为奴婢的大忌,大宅院很多事儿就是要揣着明白装着糊涂,那样才能活的长久。

    “大小姐,你怎么能这么想呢?顾清苑那个没规矩的,和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身为女子无论秉性,还是女红,才艺,她没有一处是比上小姐你的,至于,二小姐,大小姐那里是争不过二小姐,不过是顾忌着姐们情谊处处让着二小姐才会如此的。再说了,往年回京,顾清苑那个时候可是从来没在二小姐的手里过什么便宜,现在也许只是运气好吧!”光儿模拟量可道。

    “姐妹情谊?呵呵,是呀!如果没了那所谓的情意,谁输谁赢还真的是说不准呀!”顾清素听了,眼神微眯几不可闻的应道。

    声音很低,可光儿还是清楚的听到了,心里大骇,猛然一震,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光儿,我让你打探伯爵府世子的事儿,你可打探到了?”顾清素忽而改变话题,问道。

    光儿闻言,松了口气,正色道:“因为二小姐那个时候打探,被老夫人训斥了,所以,奴婢不敢在府里打探,继而,就在夫人掌家后,求着厨房采买的婆子,跟着她出了两次府,趁着采买的空档,奴婢偷偷的去打探了一下。”

    “如何?对于那个世子爷京城里的人怎么说?”

    “京城里的那些百姓很多根本从来就没见过那位世子,也只是听说而已,他们都说那些世子爷长的很是俊美不凡,在皓月无人能及,至于是否真的如此,奴婢就不知道了。”

    闻言,顾清素的眼里闪过什么,皱眉道:“对他的评价如何?”

    “他们只说夏侯世子是个了不得人,是皇上的宠臣,和太子皇家的关系都很好,上次的那个贵妃娘娘不就是因为夏侯世子的关系才宣召顾清苑的吗?如此看来,夏侯世子好像真的很得皇家的看重。”

    顾清素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如此完美的男人怎么会要顾清苑呢?“有没有听说他有什么隐疾,或者其他的…。其他麋乱的生活习惯…。”

    光儿听了摇头,“没有!”

    “是吗?如此说来,顾清苑的运气还真的是好的很呀!”

    “可现在顾清苑成了犯官的女儿,谁知道伯爵府的亲事儿会如何呢?”

    “是呀!谁能知道会如何呢?”顾清素说着神色不明,顾清苑这世子妃的位置如果做不成,那,这世子妃的位置该有谁来做才合适呢?想着,嘴角溢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光儿看在眼里,心里一紧,小姐她不会是想……

    福寿阁

    老夫人紧紧的看着顾清苑,沉声甚至可以说带着一丝戾色道:“清儿,你老实告诉祖母,对于你父亲的事儿,你是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顾清苑看着老夫人脸色十分沉重,苦笑道:“祖母,对于朝堂的事儿孙女懂得实在是不多,特别父亲的事儿还是皇上开的口,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有什么动静话,万一惹得皇上不高兴,弄不好会加重父亲的罪行,就算是想做什么也一定要谨慎才是。”

    “谨慎是一定要的,可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对于你父亲的事你是如何打算的?”

    “祖母,坦白的说要如何救父亲出狱,孙女心里还真是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不过,孙女会试着努力看看能否先先见父亲一面,能给父亲说上几句话,让我们对于这次的事儿提前心里有个准备,然后再做出相应的应对之策,祖母,你觉得如何?”顾清苑思索着,请示道。

    老夫人听了皱眉,心里对于顾清苑不能肯定的说出救顾长远的话,心里很是有些失望,她好像对顾清苑抱的期望太大了。其实想想也是,顾清苑她再聪明也是一个女孩子,朝堂的事儿她从未接触过,又能知道多少呢?不过,如果真的能见到顾长远,她回来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想着,老夫人点了点头,“好,就依你说的办吧!”

    “好,那孙女明日去李府一趟,请外公或表哥先跟宗人府的大人接触一下,看看孙女见父亲的要求可否通过?”

    “嗯!好,就这么办吧!”

    “好。”

    “好了,你赶了那么久的路也累坏了,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是,祖母,孙女告退。”

    “去吧!”

    顾清苑退下后,老夫人躺下,神色不是太好,齐嬷嬷看了走进一步,低声劝慰道:“老夫人你也不要太心急了,而且,老奴觉得大小姐说的也对,这事儿要慢慢的来才不会出现什么差错,能去见见大爷心里有数了,我们也知道如何应对了,这也算是一个保守的办法。”

    “是呀!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下,这也算是一个办法,不过…。”老夫人说着,摇头道:“不过,清儿这个孩子就是太谨慎了,有更有力的人她不去求,偏偏又去李家,这根本就是耽误事儿呀!”

    “老夫人你的意思是,伯爵府?”

    老夫人点头,“凭着伯爵府老侯爷,还有那个世子在皇上心里的地位,顾长远这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嘛!现在却要兜那么大的圈子。”

    “也许,大小姐觉得现在还没成亲,有些不合适吧!”

    “所以说这孩子有的时候就是太谨慎了,往日里守着规矩礼仪那是一定要的,可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忌着那些还真是有些迂腐了。”

    齐嬷嬷闻言,顿了一下,没有接话,而后欲言又止道:“老夫人你说,大爷入狱,小姐的亲事儿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或者变化呢?”

    “影响肯定会有的,但是变化却不一定会有,在清苑及笄礼上伯爵府老侯爷还有那个世子爷那个态度你也都看到了,他们对清苑可是看重的很,我感觉只要不是清苑的问题,这门亲事儿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清苑听些闲话是避免不了的。”

    “老夫人想的通透,老奴过于忧虑了,只要大小姐的亲事稳住,大爷的事儿总是会过去的。”

    老夫人听了慢慢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希望吧!”其实对于这门亲事儿会如何,老夫人说的好似很肯定,可心里同样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只是这个时候她是真的不敢想,顾清苑的亲事儿如果有什么变动顾家将会如何?雪上加霜不足以形容呀!

    齐嬷嬷看老夫人闭上眼睛,以为她累了,轻轻的拿起边上的薄被给老夫人盖上,刚欲退下,却听老夫人忽然开口。

    “齐嬷嬷。”

    “老奴在。”

    “顾长远出事儿,他那个儿子顾蘅在忙什么?最近几日怎么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回老夫人的话,大少爷好像也在为大爷的事儿奔波,昨天还来这里说要看看老夫人的,可那个时候老夫人在小憩,所以大少爷问候了老夫人几句,没敢打搅老夫人休息,就离开了。”

    老夫人听了嘲讽一笑,“就他那个身份,他能打探到什么,虽然他也是儿子,可在有事儿的时候一个庶子还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还没清苑一个女孩来的有用,看来,无论在什么时候身份都是比其他更重要的存在。”

    齐嬷嬷听了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二小姐的做出那样的事儿,也许,柳家还可以帮衬一二,可现在……”

    齐嬷嬷这句话刚出,老夫人的脸色就黑了下来,戾声道:“别给我提那个贱丫头,不成气的东西。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睛了,竟然会把那样蛇蝎心肠,不知廉耻的女孩子当眼珠子宠爱着,想起我就觉得恼火的不行,对那样一个丫头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儿。”

    “是,是,老奴糊涂不该提起。”看老夫人生气,齐嬷嬷赶紧俯身,告罪。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脸色难看道:“最近府里的人还有那个议论她的事儿吗?”

    齐嬷嬷听了眼神微闪,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怎么了?是有还是没有呀?”

    “回老夫人的话,现在府里的丫头,婆子倒是没说什么的,就是清雅小姐不时的问一句,然后那些个丫头婆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就跟老奴说了一声,老奴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齐嬷嬷很是为难道。

    老夫人听了眉头皱了起来,“清雅问她干什么?”

    “老夫人你可记得,以往清雅小姐回来最喜欢和二小姐玩儿在一起了,想来,这次回来看到二小姐的变化如此之大,心里忍不住就关心了一下吧!”

    “清雅和顾无暇玩儿的好?”

    “是呀!每年每逢有节气的时候清雅小姐回来住的那几天,两位小姐在一起玩儿的可是很开心的,那个时候,二夫人还开玩笑的说,二小姐和清雅小姐更像是亲姐们,性格很合得来呢!所以,又一次清雅小姐要离开的时候,两位小姐因为不舍得对方,都还哭了起来呢?现在想想好像是昨天的事儿,可谁知道,二小姐却变成了那个样子。”齐嬷嬷单纯的回忆且惋惜道。

    老夫人听了却是眉心一跳,细想,顾清雅,顾无暇还真的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那讨好卖乖的样子,还有…。想着,老夫人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老夫人的神情落入齐嬷嬷的眼里,慢慢低头眼里闪过精光,心里冷笑:顾清雅,你要是过的太得意了,有个人可是会不高兴的,更别提你竟然在老夫人的面前,公然给自己脸色看,哼!如此愚昧,狭隘的女子,要是让你得了势,那里还有我这个老奴好日过,既然如此,当然是你越不好,那我,才能更好了。

    李家,书房里

    李智看着李智和祁逸尘,面色严肃道:“你们准备去顾家?”

    “是的祖父。”对于李翼不问就知道他们的动向,李智和祁逸尘没有什么一丝意外,或者吃惊,在李家只要李翼想知道的事儿,他就一定会知道。

    “是清儿回来了吗?”

    “是,今天上午刚回顾家。”

    “是吗?”李翼听了眼里闪过什么,忽然对李智道:“智儿你先下去吧!”

    闻言,李智愣了一下,让自己下去?祖父这是有什么话要单独跟祁逸尘说吗?难道,逸尘刚对于自己那些问题的回答,祖父也知道吗?想着,李智心思不定,可却不敢违背李翼的意思,拱手,称是,看了祁逸尘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就剩下李翼和祁逸尘两个。

    静默片刻。

    李翼开口,“逸尘,去顾家是你提出的吗?”

    闻声,祁逸尘的手紧了一下,坦诚道:“是!”

    “为何?”

    “为清儿。”

    “为清儿?”

    “是,顾家形势不好,所以,晚辈想看看她是否安好。”

    祁逸尘的坦而不讳,还有无微不至的心理,让李翼的眼里划过满意。

    祁逸尘看着,微愣,而后某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开始萌发,心,亦是提了起来,脑子里告诉自己不可能,可还是止不住希望它是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觉,想象。

    “逸尘,万事难料,如若有心,且待半年吧!”

    闻言,祁逸尘心里一震,猛然起身,看着李翼无法掩饰的激动道:“相爷,你是说…。我…。我还有可能,可能……”

    李翼点头,祁逸尘笑开,那抹笑,让人感到复苏的春天,还有那花开的声音,一种别样的生机,希望,感怀!

    李翼看着刚硬的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浅笑,心里只是期望,自己的做法没有错。

    “所以,顾家暂时就先不要去了。”李翼说着顿了一下,“我想明日清儿应该会过来。”

    李翼什么意思,祁逸尘明白,点头,郑重道:“相爷,谢谢你。”

    “不用特意的谢我,最后结果如何,还是看你自己是否用心,而且,就如我刚才所说,万事难料,就算用了心,尽了力,也许不一定能如愿,所以,你好自为之,凡事也不要太过执着了。”

    “是,晚辈知道。”

    “嗯!那就好。”

    顾家

    顾清苑梳洗过后,刚在软榻上躺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三姨娘就来了。

    闻言,顾清苑挑眉,三姨娘,最近很多事儿可都有她的影子呀!那,这次过来见自己不知道又有什么让人出乎意料的事儿发生呢?这位藏得最深的三姨娘,顾清苑还真的有些期待,希望她能带给自己些惊喜来,比如,顾允儿是如何搭上二皇子的事儿,是谁在幕后策划,推动的呢?是这位姨娘,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