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33章 丧心病狂

嫡女风华 第133章 丧心病狂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顾长远入狱已经有五天的时间了,京城的众人抱着各种心情,不动声色的瞻望,等待着皇上对顾长远的处置,但是在他们心里已经认定了,皇上若开恩,他活!皇上震怒,他死!无论生死,侍郎这个位置绝对跟他无缘了,继而,他们也开始盘算着侍郎的位置空出来后,他们如何争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人来接替顾长远,可惜,本以为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事儿,皇上那边却忽然没了动静,不问,不提,好似完全不记得有这桩事了,这,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皇上到底是什么用意。

    京城里的人在焦急的等待着,顾家的人可就更加焦灼了,这种被吊着不知道会不会被顾长远牵连的心情,让人更加水深火热,寝睡难安。

    顾家

    老夫人倚在榻上,脸上的倦容很是明显,神色也很是难看,几日来提心吊胆的等着皇上最后的判决,让她身心俱疲,清瘦了不少,整个人都显得很是有气无力的,稍微一动弹就气喘吁吁的,继而,这几天只能每日都躺在榻上,老夫人如此,齐嬷嬷照顾起来比往日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整个人也跟着清减了很多。

    此时,齐嬷嬷看着眼前连动也没动过的饭菜,担忧的劝解道:“老夫人你多少吃点儿吧!要不然,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坐在下首的顾挺远也随着劝解道:“母亲,你就吃些吧!你这样让儿子如何能放心出去办事儿呢?”

    老夫人无力的摆了摆手,沉重道:“长远的事到现在也没个定论,我哪里吃的下呀!”

    “老夫人,大爷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

    “是啊!大哥一定会没事儿的。”

    老夫人摇了摇头,“你们就别安慰我了,长远的事儿不说逢凶化吉,能够不牵连家里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

    齐嬷嬷听了,张口却说不出更多宽慰的话来,皇上开口拿的人,绝对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过去的。

    顾挺远亦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垂下眼帘遮住眼里那满满的笑意,但是,在抬眸的瞬间却转为满满的郑重,坚定道:“母亲你放心,儿子一定会尽力打探,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救大哥出来的机会。”

    老夫人听了,点头,很是欣慰道:“母亲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实心,重情重义的。”老夫人说着顿了一下道:“挺远,当年关于科考作弊一事,我记得你跟说过,你是无辜的,你什么都没做过,是被人给陷害的,这…。这都是真的吗?”

    顾挺远听了眼里满是苦涩,“母亲,儿子那里敢欺骗你,儿子当年真的没有作弊。”

    “是吗?”老夫人听了,眼里闪过什么,所有所思。

    屋里的气氛也为此沉寂了下来,静默片刻。

    老夫人才几不可闻道:“那么,陷害你的那个人,就是长远吗?”

    老夫人的这个问题出,齐嬷嬷的头垂下,并慢慢的推了出去。

    而顾挺远听了缓缓摇头:“儿子不想哄骗母亲,关于陷害儿子的人到底是谁,儿子真的不确定。”说着脸上溢出苦笑,却依然宽容道:“虽然刚听到大哥被带走的罪名后,儿子也曾难以接受,心痛的不行,可现在儿子已经想通了,不论科举的事儿是不是大哥所为,都已经过去十几年的时间了,儿子也早就放下,不在意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想办法把大哥给救出来,其他的过后再说吧!”

    老夫人听了,脸上满是动容,“你能如此想,母亲就放心了。”说着拉起顾挺远的手,意味深长道:“挺远你姓顾,你大哥也姓顾,你们是那种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关系,很多时候都是只有你们两方都好了,顾家才能更繁茂。就算有个什么磕磕绊绊的,私下解决就好,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如果你大哥倒了,我们顾家在官场上的这条路也就断了,说不定还会为此影响后辈呀!所以,还是先保住你大哥重要呀!”

    顾挺远听了心里满是了冷笑,老夫人这话说的可真是够大义的,虽然心里不愤,可脸上却不显分毫,珍重道:“嗯!儿子知道,儿子这几天都在奔走,可惜的是那个事儿没提到儿子,要不然,儿子立马就可以去官府,哪怕去皇上的跟前都可以,马上为大哥开脱,也好让大哥早日出来,母亲早日放心。”

    “你由此心就好,不过,你去打探,那些大人可有说什么办法可以救出你大哥吗?”

    顾挺远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很是无奈道:“儿子这几日也没少奔走,也求见了不少的官员,也给他们打点了不少,可惜,这事儿是皇上亲自开的口,他们只说会去向皇上提提,让儿子静待消息,其他的却什么也不敢保证。”

    老夫人听了,脸上满是失望。

    “母亲,李相那边怎么说?”顾挺远问道。

    在顾挺远出事儿的第二天,老夫人就去了李家,可顾挺远这几日在外走动,却没听到李家有什么任何的动静,这是不管了吗?

    闻声,老夫人的脸上冒出一丝火气,“李相爷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既古板又固执。”老夫人说着冷笑道:“他贵为当朝丞相,而长远是他的女婿,如果他能扶持一把的话,何苦这么多年了长远才坐上侍郎的位置。这他不帮也就算了,可现在长远被抓人命关天的事儿,他这个岳父大人,竟说还在那里大言不惭的说等结果,会细查,如果长远没做,就不会有事儿,反之,谁也就不了他。”

    老夫人恼恨道:“你听听他说的那是什么话,真是够冷血的,为了他的那刚正不阿的名声,为了他那丞相的头衔,他是完全不管长远的死活了,他难道就不怕长远出事儿了,他那个宝贝女儿就要守寡了吗?”

    “母亲,这皇上开口了,李相也为难吧!”顾挺远漫不经心道。

    “什么为难,他就是心狠。”

    老夫人说完,顾挺远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表情却是完全赞同,心里对于李相的不插手,更是感到万分满意。

    “好了挺远,你不要在我这里耽搁了,赶去出去忙活吧!”

    “是,母亲,那儿子去了。”

    “嗯!”

    顾挺远离开,齐嬷嬷适时的回来,不声不响的站在老夫人的身边。

    老夫人感到心口闷的很,深深的呼了口气,无精打采的看着齐嬷嬷,有气无力道:“这几日家里怎么样,都还安分吗?”

    齐嬷嬷听了赶紧回应道:“大爷的事儿刚出来的时候,府里的人也都是人心惶惶的,都在议论着,可被二奶奶听到了狠狠的责罚了一番,并警告那些个下人,如果那个再敢多嘴多舌的议论大爷的事儿,就直接杖毙了,这番威慑之后,府里安定多了。”齐嬷嬷面色带着惊叹道:“二奶奶管理中馈很有一套,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把府里打理的妥妥帖帖的,还不时的去安抚一下两位姨娘,开解让她们,现在老奴看二三姨娘,和四姨娘的气色可是比大爷刚出事儿那会儿好了不少了,就是府里的下人们也都对她敬畏的很,老夫人,有二夫人在,府里不会出事儿的,老奴担心的是你的身体呀!”

    齐嬷嬷说完,老夫人的神色有些不定,脸色变幻莫测,眼里闪过一丝冷笑,“你放心吧!我老婆子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不会就此倒下的。”

    闻言,齐嬷嬷大大的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一丝轻笑,“老夫人能这么想,老奴就放心了,那,老奴去把这些饭菜给老夫人热热去。”说着就准备离开,却被老夫人给叫住了。

    “齐嬷嬷先放下吧!我现在不想吃,等我想吃的时候再热吧!”

    “老夫人…。”齐嬷嬷有些不赞同。

    “齐嬷嬷,扶我起来。”

    “老夫人,你身体虚弱,有没用饭,老奴看…。”

    “躺了几天了,我想动弹一下,去院子里面转转。”

    “老夫人…。”

    “不用多说了,走吧!”

    看老夫人坚持,齐嬷嬷无法只有听命,脸上带着担忧,心里却十分的明了,老夫人所谓的出去走走,不过是要去看看二夫人到底是有多“尽心”的管理着府里的事儿,是不是有二夫人在,府里的人已经忘了,这个府里真正的当家人是那个了。

    山庄

    顾长远坐在装饰低调却奢华的房间里,眉头紧皱,神色变幻不定,把自己如此轻易就带出宗人府大牢的人到底是谁?是救自己的人?还是陷害自己的那个幕后主使?看宗人府的人完全不加阻拦的任由那个黑衣人把自己带走,那个人的身份绝非一般,应该和自己所猜测的相差无几,是皇室的人…。而这里的华贵的装饰间接的证实了这一点儿。

    顾长远想着,看了一眼房门完全无一人把守,而把自己带来的那个黑衣人放在这里也不知所踪,如此架势,完全不担心自己会逃走似的,而事实上顾长远也确实没想过要逃走,因为他还真的没天真到认为那个人会任由自己离开……

    就在顾长远惊疑不定,预想着宫里的哪位贵人会出现的时候,人,终于来了,脚步声响起,顾长远的心不知觉得提了起来,手紧紧的握了起,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看人影闪动,逐渐接近,纤细的身影让顾清苑的眼里闪过一抹意外,是个女人?

    而当那抹纤细的年轻少女出清晰的出现在顾长远的眼前时,顾长远心里赫然一震,眼睛豁然睁大,竟然是她——竟然是自己的女儿,顾清苑。

    顾清苑走进,看着顾长远惊骇不已,吃惊赫然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轻笑,适然走到他的面前,淡笑道:“父亲大人,几日不见可还好吗?”

    顾长远看着顾清苑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就算自己如此狼狈也看不到她有丝毫的意外,惊讶,看此,顾长远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算计自己的人顾长远想过很多人,可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这可真是有趣呀!自己终日打鹰,最后却被鹰打了眼。顾清苑她一个生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每日足不出后的闺阁小姐,竟然能完全不动声色,无声无息的把自己逼迫到这一步,这手段,这心机,自己可真是养活了一个好女儿。虽然明知道她不同了,可还是低估她了。

    “顾清苑你不是陪着你母亲出京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顾长远心中明了,却故作无知道。

    “母亲在半路听说父亲出事了,坚持要回来,现在在顾家急得不行,到处的打探父亲的消息,找门路。”

    “那,清儿是听母亲的话来救为父出去的吗?”

    “不,我没有母亲那么无知,父亲现在的结果可正是我想要的,怎么在这个时候救父亲出去呢!”顾清苑笑的很是纯良道。

    而顾长远的心却猛然沉了下来,果然是她!“顾清苑,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是。”

    顾清苑干脆利索,毫不推脱的回答,让顾长远微愣,随即冷笑,她可真是够坦诚,也够无畏不凡的呀!

    “顾清苑,我是你的父亲,你费尽心机把我送入大牢,到底是为那般?”

    “不为别的,只是看着父亲那张伪君子的面容,很是有些腻歪了,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着想,就说出了一些父亲曾经做过的伟大事迹,给大家找个乐子,以供大家评说。”顾清苑说着,看到长远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挑眉一笑,“顺便也让父亲再回想,感受一下,当日那种算计的手后的满足感,女儿一番良苦用心,想必父亲十分满意吧!”

    “顾清苑你还真是愚不可及,如此算计我,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顾长远冷笑道:“你可知道,你让我这个父亲顶上这样的罪名,你也就成了犯官的女儿,被人歧视,鄙视,冷嘲热讽,你在京城亦将无法立足,而顾家在我不在的那一天,亦会落入他人的手中,到了那一天顾家也没了你的容身之处。”

    “你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毁了你自己,却为他人做了嫁衣,顾清苑,这就是你最好算计的结果。你什么都得不到,而伯爵府也不会要一个犯官的女儿为世子妃,无依无靠,被人不耻,厌恶,就是你最后的结局。”

    顾清苑听完点头,很是中肯道:“父亲大人口才果然了得,看来,当年母亲死心塌地非要跟着你,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天花乱坠般的说辞,确实很能蛊惑人心,可惜,这番精彩的述说最终目的却是为了顾大人你自己而已。就如你曾经跟母亲说的那些个山盟海誓,甜言蜜语,也不过是裹着蜜糖的毒药,足以令她生不如死。”

    顾清苑话出,顾长远眼神微缩,眼底满是阴沉,“顾清苑不知道的事儿最好不要乱说。”

    “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不知道你为了接近相府大小姐,制造的那些看似巧合,却精心安排的巧遇。还是你为了娶到相府大小姐,演的那些苦肉计,还是说的那些感人至深,如诗,如画,如故事里写的那样,许她一世长情,万世轮回般美好的爱情,许下那让人向往的锦绣未来,深情款款的表演,令她倾心,感动,直到生死相许,不离不弃。”

    顾清苑说着脸色染上冷意,“可惜,她所以为的深情男子,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顾清苑你…。”顾长远双眼暴怒,可看到守护在顾清苑身边那个数目凌厉的婢女,压抑下挥手的念头,冷笑道:“怎么,在为你母亲不值吗?我还真是没想到那个从来没把你这个女儿放在眼里的母亲,在你的心里竟然占有那么重要的位置,还真是让人意外呀!反倒是我这个对你宠爱有加的父亲,得到你如此大逆不道的报答,顾清苑,你可真是好坏不分,是非不辨。”

    闻言,顾平淡一笑,“替母亲不值得吗?这个念头我还真的没有,她今日的一切本就是她自己识人不清,又被那些虚幻且毫无价值的誓言给蒙蔽了,既然,路是她选择的,是福,是罪,没有人能替她分担,我只是感叹,顾大人演技之好,披着那身羊皮可以逍遥至今,让人佩服。”

    “顾清苑你太过放肆了。”

    “是,如果按身份来说,我这个女儿确实放肆了,可作为一个人来说,比起顾大人你可是差远了,捧杀自己的女儿,种蛊毒于自己的夫人,这就是你这个慈爱的父亲,深情的丈夫所为,这类丧失人性的事儿,没有那个人比你顾大人做的更加彻底。”顾清苑说完,看顾长远神色难看,轻笑道:“顾大人在生气吗?可是,我有那里说错了吗?”

    “完全的信口雌黄,满口胡说,不知所谓。”

    “顾大人的这番辩解,还真是完全没力道呀!不过,如果顾大人真的觉得女儿说错了,冤枉了你,那,我可以跟这次科举的事情一样,交由宗人府,让他们真是的查探一番,确定一下事情的真实性。如果女儿说错了,女儿以命为注向父亲赔罪,反之,父亲以死谢罪,父亲,你觉得这个注意如何?很公平吧!”

    顾清苑说的云淡风轻,顾长远却是脸色骤变,

    顾清苑话落,顾长远再也无法掩饰身上森冷的戾气,沉声道:“顾清苑,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长远这个时候开始开始心惊,顾清苑她到底知道多少?那种阴私,见不得光的事儿,被看透,拆穿,随时都有可能被坦于阳光下,这种如剑在喉的威胁感,没有那个人会不惊不惧,毫无感觉,这样的事儿被摊开,足以令顾长远万劫不复。

    “父亲大人如此,是承认了女儿刚才的话吗?”

    顾长远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如剑的看着顾清苑。

    顾清苑看着,毫不在意,轻轻的抿了一口手边的茶水,说那么多话这喉咙还真是不舒服,特别是对着一个让人心里无法感到愉快的人,更不舒服了。

    “我想如何,父亲应该想得到才是。”

    静默,片刻,顾长远冷冷的看着顾清苑,“顾清苑,把我送入大牢,再来跟我谈条件,你是否弄错了顺序了。”

    “没弄错呀!如果父亲好好的那我不是太被动了吗?现在这种情势很好。”

    “哼!我身陷牢狱,性命难保,你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说什么吗?”

    “顾大人如此不配合,我这个女儿会很为难的。”

    “哼!”顾长远冷笑。

    “不过,如果我可保顾大人洗脱罪名,免除牢狱之灾,顾大人你要拿什么来换取这个机会呢?”

    “顾清苑你这话说的未免太大了,你以为我会相信。”

    “凌菲,把东西给顾大人看看。”

    “是,小姐。”凌菲应声,从怀里拿出一沓宣纸放在了顾长远的面前,淡漠道:“顾大人看看吧!”

    顾长远看了顾清苑一眼,才低头去看那些东西,本不以为然的表情,在看到宣纸上面所写的东西会,眼眸猛然睁大,急速拿起,快速翻看,越看眼睛越亮,越兴奋,太过激动手都在不经意的抖动着,当上面所有的内容看完,已是忍不住大笑出声。

    顾清苑看着顾长远的表情,淡漠一笑,果然够扭曲。

    “清儿,这些你是那里来的?”顾长远兴奋道,有了这些东西,自己的罪名不但可以全部清除,还可以一并除去那个心头大患,哈哈,痛快呀!

    “这个父亲无需知道,既然内容看过了,那,父亲打算拿什么来换取呢?”

    顾长远听了脸上的喜色渐渐退去,正色道:“你想要什么?”

    “解开母亲的身上的蛊毒。”

    “那个有些困难,不过,只要你母亲待在我身边,就算不解也没什么大碍的。”

    闻言,顾清苑是真的笑了,眼神却更加的病了,“顾大人所谓的不会有大碍,就是生不如死的熬着,托着,耗着,直到李娇的身体被掏空,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去,是这样吗?”

    “清儿,解蛊的办法为父暂时是真的想不到,但是,如果你坚持给李娇解蛊的话,也并不是绝对没有办法,但是得给我时间,容我研究一下。”顾长远说着,叹了口气,心情沉重道:“清儿,其实我也不想那么对待你的母亲,我那么做也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为了我什么?”

    “你母亲她出生相府,从小饼的就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从不知人间疾苦,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就养成了骄纵,任性,蛮横的性格,这么多年来,你也看到了我都是宠着,哄着你母亲过来的,稍不如你她的意思她就会不高兴,不过,我是个男人,到时无所谓,可你,是她的女儿,她竟然对你不管不顾,完全不过问已是很大的失职,还时不时的对你恶言相向,甚至厌弃,这些我真的无法忍受,我跟她说过很多次,可她就是不听,任意妄为,看她如此待你,我这个做父亲的真是看不过去了,所有才会…。”

    顾长远的话未说完,顾清苑已然听不下去了,骤然起身,面色冷凝,冰冷道:“如果顾大人想说这些无用的废话,请赎我没那个兴致奉陪了。”说着不给顾长远辩解的机会,清冷道:“凌菲,剩下的你来问吧!如果顾大人还是不配合的话。”顾清苑说着顿了一下,“只要不死,至于用什么办法,你看着办!”

    “是,小姐。”

    “顾清苑,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父亲,你…。”顾清苑忽然的翻脸,让顾长远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没什么不可以的,女儿没有如父亲弑母般,要了你这个父亲的性命,已经是莫大的恩德了。”

    顾清苑这句话出,顾长远整个人骤然爆出极端的戾气,杀意,抬手就要挥向顾清苑,怒不可遏道:“顾清苑,你找死。”

    顾长远声势凌厉,怎奈却是一介武夫,根本无法和凌菲这样受过训练的人相比,刚出手,就被凌菲一掌击倒在地。

    顾清苑起身,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捂着心口,吃痛,面色发白的顾长远,淡漠道:“顾大人的反应如此惊人看来是真有此事儿了,本来对于你为何捧杀自己女儿,毒害,折磨李娇的事情,我还真是不想知道你那扭曲,变态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可现在我还真是有些好奇了,一个人,如此丧心病狂,实在是太少见了。”

    “凌菲,让顾大都交代一下吧!想必一定很精彩,我很期待到底扭曲到何种程度,才会做出这类的事情。”

    “是,小姐,奴婢会一一请顾大人说清楚的。”

    “嗯!那,不耽误你听故事了。”顾清苑说完,不再看顾长远一眼,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