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21章 休想逃离

嫡女风华 第121章 休想逃离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缓缓回头,看向身后,一身紫衣雅人深致,无上高贵,风华无双的男子,溢出一丝淡笑,不得不说,夏侯玦弈这副皮囊,真是秀色可餐,绝对有做桃树的资本,怪不得,引得蜂蝶不断。可惜这厮是个冷情的,错过了很多的艳福呀!

    顾清苑那漫不经心,打量,评估般的眼神,让夏侯玦弈脸色沉寂了下来,抬脚,移至顾清苑跟前。

    看夏侯玦弈神色难辨,顾清苑抬眸,微笑,“夏侯世子,请坐战争领主!”

    夏侯玦弈看顾清苑从容,淡定的模样,眼神紧缩,“知道本世子会来?”

    “奢想过世子爷回来验收成果。”

    闻言,夏侯玦弈眼眸暗动,女子有的时候太多聪明,让人难以掌控。

    夏侯玦弈坐下,却没有开口,顾清苑亦是沉默,今日的谈话,也许将会是个转折,谈的好,一年之约结束后就会省力很多,反之,如果谈崩了,那可就要走很多的弯路,就算如此也不一定能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

    片刻之后,夏侯玦弈淡漠开口。

    “为何帮祁家?”

    “因为祁逸尘。”

    答案出,冷意袭来,威势压人,顾清苑淡笑,冷清的男子莫名的有了某种占有欲,出乎意料!

    “为何?”

    “还他一命之恩,他救过我外公。”

    “他喜欢你。”

    “也许!”

    “在乎吗?”

    “欣赏!他很有眼光。”

    “觉得自己很好?”

    “从来没觉得自己差过。”

    “可并不讨喜。”

    “你老受累了。”面对不讨喜的自己。

    一番并没什么实质性的谈话结束,夏侯玦弈缓缓靠在椅背上,神色忽然放松下来,荣辱不惊,淡泊清冷却又矛盾的现实,财迷的女子呀!

    淡看富贵,漠看权势,无视自己,大胆妄为,人都会有弱点儿,这个女子…。也有,爱钱!可在面临那泼天的富贵时,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个贪欲,各种不懂,各种不同,各种不明,引得人想探究。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忽然一副什么都不想问,只是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挑眉,“世子爷,今日过来不知有何要事?”

    “没有。”

    “那,世子爷如此随意的进入臣女的闺房,怕是不合适吧!还是说,这是世子爷的另类癖好。”

    “也许!”

    这男人在耍赖皮!

    “世子爷,臣女觉得关于一年之约,我们也许该谈谈了。”

    闻言,夏侯玦弈眼帘微动,这个女子果然是早有准备,而这个问题她终于提出了,不过…。夏侯玦弈清冷一笑。

    “一年后,你——将会是本世子的世子妃,这没什么需要谈的。”

    夏侯玦弈直接的定论,让顾清苑眼眸紧缩,“世子爷,也许,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不是个主意,而是,一个事实!”

    “也许,皇上并不希望我…。”

    “你会是本世子的世子妃,这,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暧昧不是罪。”

    狂傲至极,张狂极致,逆天,恼人!

    “夏侯世子是否太肯定了些。”夏侯玦弈这不可一世的样子,顾清苑还真是恼火,可…。更多却是忌惮,如果他来真的,自己想逃脱,恐怕连那个万一都不会存在,该死的!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吗?就这样被掐死在摇篮里了吗?真是不甘心。

    看顾清苑无法掩饰的染上恼意的眼眸,夏侯玦弈眼里闪过深冷,“看来,这个结果并不令顾小姐满意,如此,本世子倒想听听顾小姐你,想要的是什么结果?”

    “说了就可以实现吗?”

    “不可以!”

    “那还说个屁呀!”顾清苑恼火,是成为禁脔,还是对上夏侯玦弈,这两条路,顾清苑一个都不想要。一个太憋屈,一个胜算太渺茫。要成为死局了吗?

    “顾清苑…。”

    “是,是我错了,我不该说粗话,我该做个有教养的大家小姐。”顾清苑深呼一口气咬牙道:“夏侯玦弈一定要如此吗?”

    “为何不愿意做本世子的世子妃?”

    “我为什么一定要做?”

    夏侯玦弈:……

    看夏侯玦弈沉默,顾清苑起身,恼意消褪,神色冷峻,伸手抚上他的心口,冷然道:“就因为这里感到了异样,好奇,不同,所以,想探究了。而我,在你没有想明白,弄清楚,在那股不解消散以前都是你研究的对象,是吗?”

    “夏侯世子这是你不想放手的原因吗?那是否,直到你不再感到好奇了,我没那个研究价值了,你心里觉得无所谓了,才会丢弃,对吗?”

    顾清苑直击内心的话,让夏侯玦弈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像对,可又完全的不对,是哪里不对?

    “夏侯世子,如果你真的是那样想的话,请赎臣女没那个牺牲,奉献的精神,也没那个心情成为你研究的对象,满足你那个懵懂的好奇心。”顾清苑冷声道。

    “这不会由你。”

    霸道,可恶,小人,混蛋,欺负人!

    夏侯玦弈看自己话落,顾清苑抚在自己心口的手,变成掐,挠,虽然她点力道,完全没有任何杀伤力,可那刺刺,痒痒的感觉,十分的怪异,身体莫名的紧绷,眼神随即暗沉,修长大手轻抬,衣袖翻转,怔忪间,顾清苑遂然落了夏侯玦弈的怀里。

    夏侯玦弈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顾清苑微怔,随即眉头轻皱,素手用力,推开,欲脱离。却感,放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同时收紧,声音暗哑:“别动!”

    这两字出,顾清苑脑海里闪出狗血一幕,女子无意撩拨,男子**跳动,那,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样?想此,遂然抬眸,只见夏侯玦弈脸色无异,神色亦淡然,挑眉,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这厮怎么可能会随意发情。

    哎!彼清苑果然是菜鸟,前世十六岁,这世十五岁,男人发情在她的认知里,那就是脸部狰狞,眼冒绿光,喘着粗气,手脚乱动,夏侯玦弈现在淡定的表情,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符合,顾清苑果断的以为,是自己想多了。

    可她却没发现,夏侯玦弈紧绷的身体,失控的心跳,太过幽深的眼神。

    手下柔软的触感,鼻翼下淡淡的幽香,让夏侯玦弈某个地方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生变化,凭着傲人的定力,才使夏侯玦弈这个时候不至于露出丝毫的异样,在顾清苑看过来的时候,还是那副淡定如斯的表情。

    “夏侯玦弈,关于世子妃的事儿,我们能不能再商量一下,折中一下呢召唤圣剑!”

    美人在怀,虽然谈的话题不甚愉快,身体也隐忍的有些难受,不过,夏侯玦弈心情却不算太差,继而,淡淡的瞥了顾清苑一眼,慢斯条理道:“如何折中?”

    “如果夏侯世子真的很好奇的话,一定要明了自己的内心,那,小女倒是也很乐意做世子妃。”

    前后不搭,完全矛盾的话,让夏侯玦弈眉头轻佻,“然后呢?”

    “嘻嘻,就是夏侯世子能不能满足臣女一个小小的请求呢?”

    献媚的表情。

    “说。”

    “我可以不可以不待在伯爵府。”

    这话出,夏侯玦弈的脸色沉了下来,“什么意思?”

    “你管我吃,住,给我发月银,而我带着世子妃的名头,等你需要我出面的时候,我随叫随到,你觉得如何?当然不给钱,给个期限也行。”

    顾清苑真心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虽然无法彻底脱离夏侯玦弈的掌控,不过有吃有住,有人保护,就是把自己当成猪养着也没关系,当然了,如果能出面应酬应酬,攒点银子的话那自己就更加的满意了。

    等夏侯玦弈好奇心消失,甩了自己,自己就拿着银子,消失,隐遁,完全不会妨碍他寻找新的,再次令他感到好奇目标,这两全其美呀!这注意,很不错。

    夏侯玦弈听完,神色不明,语气平缓,道:“你的意思是,顶着世子妃的头衔,实质上却是本世子的属下。”

    夏侯玦弈话出,顾清苑刚想点头,却立时感到气压不对,冷意太甚,眼眸微转,立时改口,“当然了,如果世子爷觉得不好,就当我没说,什么都没说。”说完,缓缓退开,然而刚站定,就被夏侯玦弈猛然拉回。

    “顾清苑,你给本世子听着,既然做本世子的世子妃,就必须呆在本世子的身边,而,你曾经说过的那句喜欢,无论为何说出的,本世都记在心里。”

    “所以,无论你有没有信心,相依相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本世子都要,所以,你那些小心思还是少打算的好。”

    夏侯玦弈说完,看着顾清苑清冷的小脸,沉声道:“除非本世子主动放手,否者…。凭你聪明,如果妄想逃离,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还有,和祁逸尘之间的牵扯,最好到此为止,如若不然,祁家会如何,本世子不敢保证。”

    夏侯玦弈说完,放开顾清苑闪身消失在眼前。

    夏侯玦弈离开,顾清苑只有一个感觉,谈崩了!情况更糟了!夏侯玦弈这厮,让自己更不懂了!靶觉到了他莫名的占有欲,可却低估了,他对某些事儿的反应,是男人太难懂了,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小姐。”

    闻声,顾清苑转头,看到凌菲,重重的叹了口气,“凌菲,你家主子是个怪人。”

    凌菲嘴巴抽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关心道:“小姐你没事儿吧!”

    “暂时没事,以后难说。”顾清苑有些烦躁,坐在椅子上,没什么形象的趴在桌上,懒散道:“凌菲,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是,奴婢都听到了。”

    在顾清苑和夏侯玦弈谈话的时候,凌菲一直静静的外面守着,虽然他们谈话的声音不大,可凌菲还是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惊讶于小姐的想法,也吃惊于主子的反应狱女妖娆。

    “凌菲,凭你对夏侯玦弈的了解,你说,如果我真的逃走的话,胜算会有多大?”

    “小姐,奴婢觉得最好不要那么做。”

    “是吗?你这么说的话,就是不会成功了,一丝可能性都没有吗?”

    凌菲摇头,肯定道:“如果是别的奴婢不敢说,可在皓月除非主子主动放手,否则,小姐绝对出不了皓月京城一步,就算小姐运气好,逃脱了。可那也只是一时的,绝对不会长久,不日,小姐一定会被找到,而,那个时候主子一定会生气的。”

    “惹得那厮生气的话,我会很惨吧!”

    “这个,小姐如何奴婢不敢说,不过,和小姐有关的人,就很难说了。”

    “会被迁怒,是吗?”

    “也许,因为主子心里的火气总要发出来,更重要的是,也要给……”

    “给我一个警告,一个教训是吗?”顾清苑接应道。

    凌菲听了没开口,默认了,而顾清苑眼神冷凝,可也知道凌菲说的是真的。夏侯玦弈刚才不就在做那样胁迫自己的的事儿吗?警告自己不要再跟祁逸尘有任何的牵扯,不然,祁家就会如何,如何?

    靠!他不高兴了,不满意了,就可以任意妄为,那自己呢?不高兴了,不乐意了,又该如何?想此,顾清苑忽然更加的无力,能如何,忍着呗!谁让人家是老大,有那个资本!如果自己是武则天,自己也会傲一把,可惜,那是梦。

    看顾清苑沮丧的样子,凌菲有些不懂,“小姐,为何不想做世子菲,呆在伯爵府,主子他,不好吗?”

    听了凌菲的问题,顾清苑坐正身体,没有回答,转而问道:“你觉得我在顾家的日子如何?”

    闻言,凌菲一顿,垂下眼帘,诚实道:“衣食无忧,备受宠爱。”说着顿了一下,“不过,顾家明面上平静,祥和,可私下却是暗涌不断,小姐想要过的安生,并不易。”

    听言,顾清苑点头,“是,你说的很对,看的也很透彻,在顾家,我看似万事无忧,可很多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坑中,难以翻身,顾家一个小小的侍郎府尚且如此。何况是伯爵府。”

    “俗话说:一如侯门深似海,虽然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祖宗一般的日子,可,你既然享受了些东西,那就要付出些来换取。比如,你要时刻防备着,时时警惕着,那支箭会向自己射来,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生活在无尽的算计,暗算中,凌菲,你觉得那样的日子好吗?”

    听言,凌菲一窒,有些无言,有些迷茫,“可是,好像很多人都是这么过的。”

    “是呀!很多人都是这么过的,也许是我想要的太多了吧!”

    顾清苑淡淡道:“其实,如果想通了,进入伯爵府也很不错的,最起码,名头很噱人,一般没人敢欺负,也没敢小看,很多人还都要看你的脸色,恭维着你,巴结着你。而且,如果心情不好,你还可以去欺负欺负别人,就如你主子一样,多威风呀!”

    “再来,你家主子长的也很好,有权,有钱,又帅的一塌糊涂的,是个标准的王老五,带出去也让人很有面子,让人羡慕,嫉妒,多好!”

    “就算你主子以后有了小老婆,那,我也是老大,她们也都得听我的,在我的眼皮底下讨生活,权利很大呀!生活无忧,美男在手,就是过日子的时候,费点脑子而已,闲来无事的时候,管理好后院里的那些千姿百媚的花朵,打理好她们的衣食,养好她们的身体,让她们多生几个重生嫡女小妻。”

    “而自己这个老大也上点心,别一不小心被她们给干掉,篡了位了。好好的保住自己地位,小命!然后,把府里打理的妥妥帖帖,热热闹闹的。那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也挺简单的是不是?”

    “小姐…。”顾清苑的一席话,莫名的凌菲觉得悲凉。

    顾清苑说完,沉寂了好一会儿,收敛情绪,起身,淡淡道:“凌菲,告诉暗卫,夏侯玦弈过府的事儿,让他们不要禀报外公,谁若不听,就让他离开吧!”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小姐这样做是怕李相担心,再次和主子对上吗?

    “嗯!去吧!”

    凌菲离开,顾清苑去了内间,躺在床上,慢慢合上眼睛,夏侯玦弈为何一定要如此坚持!

    伯爵府

    夏侯玦弈从顾家回来就去了上浴间,后面的麒肆,麒一看此,对视一眼,神色不定。

    “麒一,主子发火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问?”

    “是啊!我都看到了。”麒肆说着,感叹道:“主子还是在意了,本以为主子这次能打破以往,不过问顾小姐的事儿了,可是没想到,反应竟然这么大。”

    “切,说的好听,你期待的不就是这个吗?”

    “麒一,你还真是了解我。”

    “滚,谁稀罕了解你。”麒一嫌恶道。

    “还真是无情。”麒肆看了麒一一眼,伤感道。

    麒一懒得看麒肆那装腔作势的样子,而,麒肆看麒一不为所动,也收起了那虚假的表情,转而十分兴奋道:“麒一,你觉得主子这次发这么大火的原因是什么?”

    “还能有什么,不就被顾小姐的话给气到了吗?”

    “我觉得倒不尽然。”麒肆很是高深道。

    “怎么?你觉得还有别的原因?”麒一有些好奇。

    “我觉得主子之所以失控的原因,是因为…。”麒肆说着,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身后,确定,肯定没人后,声音压得极低道:“我觉得主子会那么大的火气,是因为,欲求不满。”

    “什…。什么…。”麒一惊呼,却瞬间被麒肆给捂住了嘴巴,可麒一眼里的那抹不可置信还是一览无遗,清晰可视。

    “你想死呀!叫那么大声。”

    麒一挣开麒肆的手,惊疑不定,小声道:“我就是太吃惊了,主子他真的会因为那个,才失控的吗?”

    “主子也是男人,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呀!”麒肆说着很是肯定道:“主子当时的那个表情,我可以肯定主子当时一定…。”

    “一定怎么了?”

    “一定是动情了,可惜,主子太君子了只能忍着,而禁欲的结果就是火气大了,要不然,主子哪里会发那么大的火气。”麒肆万分确定的说完,感叹道:“主子年龄也不小了,京城里和主子那么大的孩子都有了,可主子却连女人都没碰过,现在好不容易开窍了,也愿意接触女人了,我觉得真应该让主子快些和顾小姐成亲,要不然,我身为属下还真是担心长此以往,主子会憋出病来呀!”

    “嗯妈咪被潜,宝宝不认爹!你说的很不错,你家主子确实该成亲了,要不然真是的要憋出病来了,那老子的孙子可也就没了。”

    这声音一出,麒肆的背脊瞬间来了透心凉,眼里闪过苦笑,完了!

    “麒一,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事儿没办完,你守着主子,我先走了…。”麒肆说完,看着还在发怔的麒一,提气就要遁走,却先一步被人给拉住了衣领,催命般的声音再度穿来,“麒肆如果你小子敢溜走的话,老子就把你刚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说给你主子听。”

    闻言,麒肆立时泄气了,僵在哪里,无奈回头,看着老侯爷扯动圆滑的笑意,道:“老侯爷,您说哪里话,属下哪里是要溜走,属下不过就是有事儿还办完,所以,想先走一步罢了。”

    “放屁,你小子少来,你这废话哄骗麒一这个木头还可以,在老子面前少来这套。”

    老侯爷这直白的话一出,麒一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是笨了些,可也没到那个程度吧!麒肆明显是想逃,自己还是看看的明明白白的好不!老侯爷这次真的看低他了,他冤枉。

    可这个时候,老侯爷兴奋,麒肆苦闷,没有人在意麒一的心情。

    “麒肆,你交代不?不交代的话,老子可就…。”

    “侯爷,属下交代,交代还不行吗?”

    “算你识相,走,赶紧给老子说说去。”老侯爷说着拉起麒肆就走。

    “侯爷,小的冒昧问句,你老这个时候不睡,还来这里可是有何要事?”麒肆被老侯爷惦着,走路踉跄嘴巴却还不忘问道。

    “没什么要事,老子看二皇子在暗室快疯了,过来跟你主子说两句。”

    “哎呀!侯爷,这个可是很重要的事呀!要不,你先跟主子说,小的稍后再向您交代。”

    “放屁!什么事还能有你主子破了童子身的重要,你小子给老子老实点儿,少耍花花肠子,要不然老子就把你以前做的事儿,都告诉你主子。”

    “是,是,不过,你老小声点儿,被主子听了小的命可就没了,那你老可也就听不到了。”

    “就是死也得给老子说了再死。”

    “侯爷…。”

    麒一站在那里,看着老侯爷,麒肆,一个紧抓,一个欲逃,嚷嚷闹闹的离开,松了口气,随即咧嘴笑开,躲过一劫!炳哈,不过,刚麒肆说的也不错,主子还是早些和顾小姐成亲的好,那样,主子的日子肯定会过的和以往完全不同吧!

    第二日

    顾清苑昨晚因为谈判崩裂,晚上没休息好,头有些痛,起身梳洗过后,本想着给老夫人请过安后,再回来睡个回笼觉的,可没想到却接到暗卫传来一个让她头更痛的消息来。

    祁家太夫人待客,并不是为了探究佛法,其真实的目的是为了给祁逸尘挑选媳妇,而,太夫人所选中的人选不是别人,就是顾家的大小姐,现,伯爵府未来的世子妃——顾清苑。

    聘来院

    凌菲神色泠凝看着顾清苑担忧道:“小姐,现在怎么办?如果这事儿传开的话,对小姐很不利。”

    顾清苑按了按眉心,眉头轻皱,这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呢?不会是祁太夫人,顾家的人应该也不会,那到底是谁呢?

    是当天在场的客人看出了什么吗?毕竟,祁太夫人忽然待客,自己多少能猜到中间潜在的目的,那些个精明的老夫人会猜到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凭着她们的心智,这种完全不讨好,可以说是惹麻烦的话,她们会说吗?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好处,最起码,自己多少有些麻烦,如此说的话,是有人要针对自己吗?

    思虑一番过后,顾清苑抬眸,沉声道:“既然暗卫也是刚得到消息,那么,这消息应该还没在京城散开才是,而能看出其中猫腻的人,那天做客的几家可能性最大盛世嫡妃最新章节。”

    顾清苑说着吩咐道:“你现在让暗卫去那几家打探一番,记得小心些,不要引起更大的波动,就算是发现什么也不要行动,先回来禀报。”

    “是,小姐。”

    凌菲领命就欲离开,却又被顾清苑叫住,“凌菲先等一下。”

    “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如果这些话,不是无意传出的,而是有人诚心散播的话,那,散播谣言,消息流通的最快的地方肯定就是人口聚集,流动性又大的地方了,这些地方会是哪里呢…。”

    “酒楼,茶馆儿,戏院,还有那些乞丐。”凌菲听了快速回应道。

    顾清苑听了,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在夏侯玦弈手底下受过训练的人,反应果然迅速。

    “那,奴婢让暗卫把那些地方也查探一下。”

    “嗯!查探那个地方,就不用太含蓄了。”

    “奴婢明白。”

    “嗯!去吧!”

    “是。”

    凌菲离开,顾清苑眼眸沉了下来,而在兰芝,梅香进来后,却又恢复了和以往无异的神态,梳洗过后,和往日无异的去了福寿阁,给老夫人请安。

    请安中,顾清雅亲近的抱着老夫人的胳膊撒娇,说着讨喜的话,逗得老夫人开怀,而顾清素规规矩矩的坐着,时不时的接应几句,简单的几句话,讨好了老夫人,又好似无意的斥了顾清雅,引得顾清雅那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几次,却无法在老夫人面前多说什么。

    顾清素那艺术性,完全弹性的接应,让顾清苑侧目,端庄,大方的清素小姐,貌似心里也很不规矩呀!

    顾清苑嘴角带着淡笑的看着,问到自己的时候,也很是老实的回应,其他,绝对不会去跟她们争的宠爱,抢那个风头。

    顾清苑如此识相,让顾清雅,顾清素十分的满意,继而,放下架子,很是弥足珍贵的夸赞了顾清苑几句,那施舍般的姿态,看的顾清苑想笑。看来,也许在她们的心里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顾清苑吧!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被人看低,好像比被人忌惮,想算计的好,心里暗叹:希望她们对自己的定位一直不变。

    在老夫人那里待了一会儿,看老夫人累了,顾清苑就规矩的退下了,一路上看,听,府里的还是很平静,看此了然,看来那个消息还没传到府里来。

    而回到聘来院后,顾清苑意外的看到凌菲竟然已经回来了,在等自己,看到自己疾步的迎了过来。

    “小姐,查探清楚了。”

    闻言,顾清苑挑眉这效率也太高了些吧!不过,这个时候那个不是最重要的。

    “是谁?”

    问声落,答案出。

    让顾清苑很是意外的答案,一个怎么也没想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