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9章 荣华富贵

嫡女风华 第119章 荣华富贵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因为不咸不淡,不尴不尬的一番对话,让屋里的气氛多少弥漫着一丝淡淡的不自在,继而之后,顾清素一句没再多说,就转身告辞去了老夫人哪里了,顾清雅不阴不阳的说了几句也随之离开。舒殢殩獍

    顾清雅,顾清素离开后,兰芝,梅香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倒是顾清苑神色淡淡的去了内间,准备一些也许用的着的东西。

    而兰芝这个时候实在是忍不住,看着梅香道:“梅香你说,清素,清雅小姐那是什么意思,一大早的就过来,就是来看我们小姐笑话的吗?清素小姐还说什么,小姐没衣服穿她的衣服,这话说的真是可恼。”

    “好了兰芝,有些事,有些人我们心里清楚,记在心里就好,不要轻易的说出来,那样让有些人听到了,会说我们没规矩,也会让小姐难做的。”梅香意味深长道。

    兰芝听了点头,脸上带着惭愧,“我知道了,你说的对,是我有些沉不住气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我理解,看到她们如此毫不遮掩的看低小姐,我心里也是恼火的不行,不过,我们越是恼火行事上就越是要谨慎,要不然,给小姐丢了脸,她们就更加得意了,也会让她们借机说些有的没的,说我们没规矩,说小姐没管教好我们,所以,有些事该忍的时候一定要忍住,不能给小姐惹麻烦。”

    “是,我们应该先想着小姐的立场。”

    顾清苑在内间听着两个丫头的对话,淡笑。

    福寿阁

    老夫人看着眼前三个女孩的装扮,神色微动,清雅,清素的打扮比起清苑要精致很多,清苑的就看起来有些太过素雅了,老夫人看着本想说些什么,不过,随即想着,清素,清雅是回京后第一次出门做客,如果穿的太素雅了肯定会被人看低的。

    而清苑她本来就喜欢这样的装扮,这京里面的人大部分也都知道,而且清苑本身就气质出众,再加上她现在的身份,就是装扮上稍显简单了些,也绝对不会有人会小看她,既然如此,那就这样穿着吧!想此,老夫人没多言,安置好家里的事儿,就带着顾清苑三人去往祁家而去。

    不过,在启程的时候,发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小插曲,让梅香,兰芝因为顾清雅,顾清素大早上所带了那抹不痛快,消散了。

    其实也没别的,不过就是去的时候,顾家因为一起去的有四个人,继而就出动了两辆马车,明显的就是两个人一辆车,有一个人要和老夫人一辆马车,心里明了,顾清雅立马挽起老夫人胳膊,依偎在老夫人身边,娇嗔表示,想和祖母一辆马车。

    本以为她这么说,老夫人一定会高兴的应下,不过,可惜的是,她完全高估了自己在老夫人心里的地位。老夫人慈爱的笑着,语气同样的柔和,却无一丝迟疑推开了个清雅的手,婉拒了顾清雅的要求,转而让顾清苑扶着她上了前面的马车。

    顾清雅僵在了那里,难堪,羞恼,委屈,不满,可看到一旁曾氏冷厉的眼神中,却不敢流露分毫,在下人们若有所思的眼神中,眼眶发红的上了后面的马车。

    几位主子坐定,马上开始缓缓行驶。

    曾氏看着行走马车,眼里闪过冷意,而脸上却丝毫不显,在下人探寻的眼神中,带着亲善的笑容,扶着心腹嬷嬷的手,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进入院里,走进屋内,曾氏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红嬷嬷看此,挥手,屋里的两个丫头会意,轻轻俯身,机灵的退了下去。

    闲杂人退去,曾氏冷怒的声音响起,“也许,有些事儿我真的是想的太简单的了,清雅都提来了想和她坐一辆马车,老夫人竟然也能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一点情面都不更清雅留,就那么拒绝了。”

    “老夫人这么做,让那些下人看在眼里,不知道以后还会怎么怠慢,看低雅儿呢!”曾氏不满道:“老夫人真是太不给雅儿留面了,这明显就是厚此薄彼,薄带我的雅儿,看来,就是清雅再讨好卖乖,老夫人表现的再宠溺。可在她的心里清雅,清素却已然没有顾清苑这个丫头来的重要。”

    “夫人,你先消消气儿不要急。”红嬷嬷劝慰道:“老奴倒是觉得老夫人不是不给雅儿小姐的面儿,而是顾忌着顾清苑的身份,毕竟,顾清苑现在后面连着伯爵府。老夫人今天去的也是高门人家,要是让人家看到老夫人和雅儿小姐一辆马车,说不得她们会说老夫人轻待清苑小姐,这虽然是件小事儿,可也是一个话柄,老夫人她也是不想听到才会如此的!”

    “是呀!说到底不过就是身份的事儿,顾清苑她就是再没用,可只要有身份,照样可以过的比谁都好,就如她那个没用的母亲一样,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可凭着人家是相府嫡女的身份,照样可以过的悠哉,不用担心地位不保。”曾氏讽刺道。

    “夫人,她们现在看起来风光,可那也不过是一时的。顾夫人她没有儿子,她父亲也不能护她一辈子,还有她那个残破的身体,谁知道她能拖多久,就算她熬得住,那以后连个傍身的儿子都没有,她的日子如何根本不用想,所以,她以后的日子根本没法和夫人你相比。”

    红嬷嬷说完,看曾氏的脸色好看很多,继续道:“还有顾清苑,她虽然现在看起来比两位小姐风光,得老夫人的宠爱,又和伯爵府定了亲,可夫人你也清楚,顾清苑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凭着她的那个心智,她根本就无法在伯爵府立足,嫁过去也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只会是成为一个笑话。”

    红嬷嬷说着肯定道:“可两位小姐就不同了,她们只要得到机会,凭着两位小姐的才貌,秉性,一定会定的一门好亲事儿的,到时候,谁也不敢再小瞧两位小姐,怕是巴结都来不及呢!”

    红嬷嬷话落,曾氏的脸色已经彻底的缓和了下来,“是,你说的不错,不应该只看眼前的,要往后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光的日子也快转到我们身上来了。”

    “是的夫人,两位小姐现在受些委屈,那是为了以后的福气,并不是什么坏事儿。”

    曾氏这边的火气消了,可有人却还是一肚子的火气,老夫人的拒绝让她感到万分的难堪,特别是看到顾清素那有意无意流露出的异样笑意,落在顾清雅的眼里,那就是绝对的嘲笑。

    恼火道:“顾清素,你在笑什么?是不是看到我丢脸,心里觉得痛快极了?”

    “你想多了。”顾清素不愿意和她争吵,淡淡道。

    “哼!你脸上那个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不用否认,顾清素你可真是够歹毒的,我是你妹妹看到我丢脸,你不知道维护我一下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取笑我,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顾清雅恼恨道。

    顾清雅难听的用词,让顾清素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斥责道:“顾清雅你真的是太没规矩了,你…。”

    “我就是没规矩,也比你恶毒的强。”顾清雅同样冷斥道。

    “顾清雅你不要太分了,你可不要忘了,是你自己分不清形式,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哪里和顾清雅争宠,结果害得自己丢脸了,你怨的了谁,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天真了。”

    顾清素也不再留情,冷声道:“我们虽然同是祖母的孙女,可在外人的眼里,我们是无权,无势的商家之女,而顾清苑是侍郎的女儿,是相爷的外孙女,是伯爵府未来的世子妃,随便那一个身份都比我们出眼,你说,在外人在场的情况下,祖母她会宠爱你超过顾清苑吗?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你可就真的太天真了。”

    顾清素说完,看顾清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儿,淡漠道:“所以,我提点你一句,你在家里如何没规矩我管不着,也管不了,不过,在外面的时候,我希望你最好认清形势,不要想着自己多了不起,有多了不得,什么都想强出头,结果害得自己丢脸不说,还累及我的脸面上也不好看。”

    “呵呵,说到底,你根本不是为了我这个妹妹着想,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打算罢了,你可真是够自私的。”顾清雅冷笑道。

    “是,我当然是为了我自己打算,说到自私,我怕是不及妹妹你之万一吧!”顾清雅讥讽道,她还有脸说自己自私,要说自私自利没人比的了自己这个妹妹,只要能表现自己,她什么都做的出来。

    “哼!我懒得和你说,我的事儿不用你管,但是,你今天嘲笑我的事儿,我回去一定会告诉母亲的。”顾清雅跋扈道。

    顾清素闻言,冷笑道:“你这是想向母亲告状了?既然如此,那,你说我要不要把,你因为祖母不跟你做一辆车,你说的那些抱怨,我也说给祖母听呢?”

    “顾清素你这个无耻的小人,我什么时候抱怨了?”顾清雅怒道。

    “那我又什么时候嘲笑你了?”

    “你…。”

    “我如何?…。”

    顾清雅看顾清素那恃无恐的样子,讥讽的眼神,和她以往那规矩,木讷的样子完全不符,不由感到有些吃惊,可马上也就明白了什么,恼火道:“好啊!彼清素原来你以前那个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呀!我可真是没想到呀!”说着张扬的笑了起来,“顾清素你说,你不但不护着我,污蔑我,还在母亲眼皮底下耍心眼,你说,如果我把这些告诉父亲,母亲还有祖母,你会如何,她们又会如何看你呢?”

    “你在威胁我?”

    “不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不过,只要你现在跟我认个错,也许,我可以考虑不告诉她们,你…。”

    顾清雅的话未说完,顾清素就冷漠的打断:“那你就去告诉好了。”

    看着顾清雅不敢置信,一窒的样子,顾清素眼里满是讥讽,真是无知。

    “顾清素你…。”

    “小姐马上就要到了,老夫人传话,让那么准备一下。”外面一个丫头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顾清雅要说的话。

    “好,请回禀祖母,我们知道了。”顾清素轻声回应道。

    看着顾清素那副表里不一的样子,顾清雅咬牙道:“顾清素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揭穿你的真面目的,让人家看到你是多么虚伪的一个人。”

    “彼此彼此,妹妹亦是。”

    祁家

    翡暇阁

    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脸上带着亲近的近乎巴结的笑意,看着刘氏道:“妹妹,你们家太夫人十几年都不问俗世儿了,这会儿怎么忽然想起待客了呢?”

    “谁知道呢!也许是感到闷了,想热闹一下吧!”刘氏漫不经心的应着,看了一眼自家嫂嫂,她那讨好的模样,刘氏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不过,心里却十分的满意她的识相,娘家的产业之所以做的那么大,那都是自己的功劳,她对自己恭敬那是应该的,而也就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选中这个侄女来做自己的媳妇,对自己心存敬畏的人,才好拿捏。想着,看了一眼恭顺的立在自己身边的刘可儿,眼里闪过满意,这个侄女容貌不差,秉性也好,最重要的是听话,而听话的媳妇正是自己要的。

    “可儿,来让姑姑看看。”刘氏淡笑着拉过刘可儿,上下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一段日子不见,可儿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

    闻言,刘可儿不还意思的低下头,轻笑道:“姑姑过誉了。”

    “这孩子就是容易害羞。”刘夫人看着女儿羞涩的样子,取笑道。

    “女孩子就内秀的好。”

    “妹妹说的是。”刘夫人笑着附和道。

    刘夫人刚应完,刘氏又不冷不热道:“不过,也不能太内秀了,那样以后容易被人欺负。”

    这话让刘夫人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自然,笑答:“妹妹就是比我这个嫂嫂思虑的多,想的长远。”

    闻声,刘氏淡淡的瞥了刘夫人一眼,没有应话,这多少让刘夫人有些不自在,刘可儿也有些无措,可刘氏就像是没感觉到似的,转头对着,身后的丫头道:“光儿,去把我桌上的东西拿来。”

    “是,夫人。”

    光儿离开,刘氏不敢再轻易的答话,刘可儿更不敢轻易开口,气氛有些淡淡的沉寂,好在光儿回来的很快。

    光儿把一个盒子递到刘氏的跟前,恭敬道:“夫人。”

    “嗯!”刘氏接过打开,拿出。

    当看到刘氏手里的东西后,刘夫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刘可儿的眼里也闪过惊艳,好漂亮的发簪。

    “可儿,来。”

    刘可儿听话的走过去,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激动,当看到刘氏真的把手里的发簪戴到自己的头上后,刘可儿抚着头上的发簪,不敢置信道:“姑姑,这是给我的吗?”

    “怎么?不喜欢吗?”

    “不,不,可儿就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刘可儿急忙道。

    “一个簪子而已。”刘氏淡笑道。

    刘夫人看着女儿头上的簪子,这个时候刚才的不自在早已消失不见,笑逐颜开道:“要说对可人用心,就是我这个母亲也比不了妹妹你呀!”刘氏说着,对着女儿吩咐道:“可儿,快谢谢你姑姑。”

    “可儿多谢姑姑疼爱。”

    “起来吧!都是一家人,不用如此客套。”

    刘氏这句一家人,让刘夫人的眼里瞬间闪过什么,却又瞬息隐匿。

    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走进来,禀报道:“夫人,太夫人那里的已经开始了。”

    刘氏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丫头推下后,刘氏起身,看着刘夫人和刘可儿道:“太夫人的年纪大了宴客的话,要忙的事情肯定有很多,所以,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搭把手,帮帮忙。”

    “是,是,妹妹说的不错,让太夫人累着了,那可就是我们这些做小辈儿的不是了。”刘夫人正色道。

    “嗯!”刘氏应着,对刘可儿交代道:“可儿,今天随着一起来的还有各家的小姐,都和你年龄相当,你去了记得好好的招待人家,知道吗?”

    闻言,刘可儿愣了一下,让自己招待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怎么?我说的话没听到吗?”看刘可儿发怔,刘氏皱眉道。

    看刘氏不高兴,刘夫人赶紧推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可儿,你姑姑让你什么,你就做什么,怎么能不听话呢!”

    刘可人回神,俯身,赶紧道:“是,姑姑,可儿知道了。”

    “那就好,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太夫人都请了那家的千金过来。”刘氏说着,扶着光儿的手,往前走去。

    刘夫人随后,这个她已经知道了今天来此的目的,看着前面高高在上的刘氏,眼里闪过异彩,轻轻的拉了下自己的女儿,在刘可儿不解的眼神中,低声道:“可儿,一会儿你一定要好好的表现知道吗?”

    刘夫人的话,让刘可儿更加的疑惑,刘夫人看女儿还不开窍,刘夫人暗瞪了她一眼,附耳低语了一句。

    刘可儿眼眸骤然睁大,是惊,是喜,是羞,是忐忑,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紧紧的抓着刘夫人的手,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道:“母亲,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离十,所以,你一定好好好的抓住这次机会,那样你才能站在你表哥的身边,知道吗?”

    刘可儿使劲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不安,底气不足道:“可是我怕,我做不到。”

    “你傻呀!你只要好好的表现,这边有你姑姑给你撑腰,你怕什么,大胆些,祁家少夫人的位置一定是你的。”

    “你是说姑姑她愿意,我…。我做表哥的…。”太过害羞,刘可儿最后几个字没说出来。

    刘氏却肯定的应道:“当然,要不然今天你姑姑就不会特意的把我们叫来,还给你那么漂亮的发簪。”

    闻言,刘可儿脸上聚满喜色,心里更是开心到不行,点头道:“母亲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表现的。”

    “这就对了。”

    刘可儿笑着,心里激动的无法言喻,能做表哥的妻子,能天天看到他,能…。刘可儿脸上染上红霞,眼睛晶亮,那个如天上的云一般的男子,将会是自己的丈夫了,天底下没有那个人会比自己更加的幸运,幸福。

    人生之事,命运归途,万事难料,心,不由己。

    虽然早就知道祁家身为第一首富,肯定富贵非常,可当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不由的唏嘘,大气的庄园,精巧的设计,华贵的装饰,处处透出一种别样的奢华,看着那些精贵的东西,人生七大欲之,贪欲不由冒出,财富就在眼前,想收之,拥之,占之。

    顾清苑看着也不由惊叹连连,丫的!都是古董呀!这要是在现代的话,那就是绝对版的圆明园,这个时候,顾清苑绝对的明白了圆明园为何会不复存在了,喵的!这么多东西看在眼里,那,不抢了它就是对不起自己呀!不过,树大招风,财大招人,亦非绝对的好事儿呀!祁家…。算了,也许自己想多了。

    顾清苑在哪里想些有的没的,虽然惊叹,却没什么贪念,她是爱钱,可做强盗的想法,暂时还没有。

    顾清素和顾清苑这个时候就不单单是惊叹,那就是震撼了,看着祁家也真正的明白了什么是差距,什么才是财富,自己那些家产跟这里比较起来,那可真是连富有都说不上吧!只能算是个暴发户。

    顾清雅在感到被打击的同时,也下定了绝对的决心,自己一定要留在京城,拥有这样无上的富贵,过上人人羡艳的荣华日子,那才不枉自己来世上走一朝。

    顾清素深深的感到,自己拖着没定亲,是真的做对了,历城跟京城真的是完全无法比较,一个商人家里都如此的富贵,那,那些高门的家里不知道会是如何的奢华。

    地位,富贵,权势,京城都有,自己的梦想只有在这里才能实现,自己回来是真的做的太对。

    顾清素再次的感叹!本来看着顾清苑那样的打扮,还以为祁家也就一般,觉得自己打扮有些太多隆重了,现在看来,那可真是一点儿都不过呀!这样的装扮配这里还有些寒酸呢!想着,顾清素不由的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别人打扮,看没什么太大的差异,才放下心来,第一次做客,自己可不想丢脸。

    顾清苑一行人,在丫头的引导下,来到了一个充满檀香的院子,走进这个院子,很多人都愣了一下,这里的装饰和一路走来看到的那些景色相比,可真的是完全差异的存在。

    低调,肃穆,沉静,庄重,如果不是院里摆放着各种点心,茶,果,还有穿着统一的丫头在走动着,这个院子它还真的就是一个小佛堂的感觉。

    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这里的每样东西同样的价值不菲,珍贵异常,百年的梁木,千年的檀木,各种极致且稀有的物件繁而不缺。

    看着那些历史中存在的物件,顾清苑在丫头的带领下,挨着老夫人在一个长桌上坐下,而这个时候,顾清苑也真正的发现,祁太夫人是真的没请多少人过来,一个长桌,也就十个位置,就是备用的加起来也没二十个,看此,顾清苑暗挑眉,看来祁太夫人应该是有目标了,这里面的花可并不是很多呀!其中还包括自己一个定亲的。

    不知道祁太夫人会选中,那朵花儿给祁逸尘做媳妇,想起祁逸尘那不按规矩出牌的个性,顾清苑暗道:这个大大的相亲宴!祁逸尘那厮不知道是否知道,是什么感觉,或者他就在什么地方偷看着,想着,顾清苑不由抿嘴一笑,如果那厮在的话,也许早就跳出来,搞破坏了,哪里会那么安生。

    顾清苑静静的坐着,除了在有人来的时候,在老夫人的提示下给那个不认识的长辈请安外,就很是规矩的坐着,听着老夫人跟人聊天,介绍顾清雅,顾清素的时候,她们那甜腻,讨喜的请安,答话声,暗自点头,看来,她们为在京城扎根儿,已经开始奋斗了呀!

    半个钟不到的时间,祁太夫人终于出来了,抬眸,顾清苑看着,很是慈爱的一个老人,满头银丝,一根玉簪,暗紫色的衣服,低调,简单的打扮,一出来,就对着众人,微笑着请罪。

    “各位老妹妹见谅,见谅,老婆子怠慢了。”说着,自我打趣道:“说起来,也是我这老婆子没出息了,十几年没看到各位老妹妹了,心里还真是紧张了起来,这一紧张昨天晚上大半宿都没睡着,这不,等到大早上的才眯了会儿,却劳驾的各位等着我这个主人了,丢人了,我这里先给各位老妹妹道个歉。”

    “太夫人,您说这话可就折杀我们了。”

    “是,是,太夫人,知道你想见我们了,我们可是也激动地大半宿没睡着呀!”

    “哈哈,我还以为就我一个没睡着的,原来各位老夫人都一样呀!”

    “是,都是没出息的。”

    “不过,太夫人你以后可得常常出来,我们这些人对太夫人你可是想念的很,以后可是不能再隔这么常时间了,这十几年可是有些太长了呀!”

    “是,你说的对,以后没事儿我们就聚聚,毕竟,我这把老骨头能看到各位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祁太夫人豁达且带着一丝伤感道。

    来此的几位老夫人听了,心里也多少都不是滋味,年纪大了,提起岁月,那就是一种伤,岁月如梭,过去无法留住,后续的又不多,伤呀!

    顾清苑听着几位老夫人忆往昔,论过往,感日后,深深的感到了秋天的气息,一种树叶即将凋零的伤感。

    伤感了一会儿,祁太夫人率先错开话题,按了按眼角,道:“好了,我们就不说那些让人感怀的话了,那些个陈年旧事,让这些孩子们听了多无趣呀!”

    “说着,说着,就忍不住了。”

    “是呀!看到太夫人就控制不住的想多说几句。”

    “呵呵,以后有机会我们…。”

    祁太夫人的话未说完,就看到刘氏领着刘夫人还有刘可儿走了过来。

    看此,祁太夫人的眼里划过冷意,却立时消失,无迹可寻。

    “孙媳妇见过太夫人。”

    “晚辈见过太夫人。”

    刘氏俯身请安,而刘夫人和刘可儿就行了大礼,跪下问安。

    “常嬷嬷快,扶起来。”

    “是。”常嬷嬷疾步走过去,“刘夫人请起,刘小姐请起。”

    “多谢太夫人,有劳嬷嬷了。”

    “老奴不敢当。”

    “孙媳妇今日怎么过来了?”祁太夫人淡笑着问道。

    “孙媳妇听说太夫人待客,担心您受累,就想着过来看看,有没有孙媳妇可以效劳的地方。”

    “嗯!你有心了。”

    “孙媳妇该做的。”

    祁太夫人听着,看着刘氏淡笑,恭敬,眼里却带着隐忍的模样,祁太夫人眼里闪过冷笑,伸出手,常嬷嬷会意,扶着祁太夫人起身。

    在坐的各位老夫人那都是人精了,太夫人和刘氏虽然都带着笑容,可她们明显的感觉到,她们之间怪怪的。

    刘氏看着祁太夫人向自己走来,心不由的紧了一下,手亦悄悄的握了起来。

    看着祁太夫人走近,刘氏刚欲开口,意想不到的事情忽然发生,刘氏一怔,所有人一惊,顾清苑反射性的伸手,扶住了忽然到下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