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7章 做客

嫡女风华 第117章 做客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祁逸尘看着祁太夫人,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祖奶奶,你查探她?”

    祁逸尘这话出,祁太夫人笑了起来,“看来小尘儿是真的喜欢人家呀!这个时候想的不是自己,而是人家。舒殢殩獍”

    闻言,祁逸尘一窒,神色有些不定。

    “不过,尘儿不用不高兴,祖奶奶没有查探人家,就是前一阵祖奶奶想见你了,派人到你庄上找你,无意中听哪里的丫头说起的。”祁太夫人温和道。

    “是,是孙儿想多了。”祁逸尘带着惭愧道。

    “祖奶奶理解,尘儿有想保护的人了,这很好。”祁太夫人慈爱道:“能跟祖奶奶说说那丫头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祁逸尘听了,眼里闪过柔光,“这个,孙儿也说不好,反正,她很好。”

    “呵呵呵,真是傻孩子!”

    祁逸尘淡淡一笑道:“那个丫头胆子大的吓人,还老是说一些语出惊人的话来,有的时候她很凉薄,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可她的心,却很软,很纯粹,爱恨分明,她……”祁逸尘不自觉的把顾清苑城外遇袭,围场被困的事都给太夫人说了出来,语气随着事情的发展,或恼怒,或心痛。

    祁太夫人在一边静静的听着,脸上带着淡笑,可心却沉了下来,尘儿他已经陷的这么深了吗?

    祁逸尘说完,看着祁太夫人脸上的笑,脸上少有的染上一丝不好意思,有些尴尬道:“孙儿好像说的多了。”

    “呵呵,说的是不少。”祁太夫人说着看祁逸尘的嘴角僵硬了一下,微笑道:“不过,祖奶奶听的很明白,那个丫头她,就如尘儿说的很不错。”

    祁太夫人的一句赞同,让祁逸尘的脸上聚满喜色。

    祁太夫人看了眼里闪过复杂,却没再多问别的,只是认真的交代道:“尘儿,那个丫头现在身份不同,你…。该注意的一定要注意,要不然,稍有差池会给人家惹来麻烦的,知道吗?”

    “是,孙儿明白。”言语里的苦涩无法掩饰。

    看此,祁太夫人叹了口气道:“尘儿,凡事不要太强求,也不要太执着,那样只会伤人,也伤己。”

    “孙儿懂得。”只是很多事儿,却心不由己呀!试过,努力过,躲开过,挣扎过,可心里总是莫名的牵挂,被困住的感觉,让祁逸尘自己也倍感无力,人的一生会有很多过不去的坎儿,可祁逸尘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被情关给困住了,甚至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末日咆哮最新章节。

    “尘儿,祖奶奶想见见顾家那丫头,你介意吗?”

    “见她?”

    “你放心,祖奶奶都会安排妥贴不会让那丫头难做的。”

    “孙儿只是担心她会不喜欢。”

    祁逸尘这话倒是真的让祁太夫人给愣了一下。

    祁太夫人惊讶的样子,倒是让祁逸尘有些不解了,疑惑道:“祖奶奶,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祖奶奶只是没想到而已。”

    “没想到什么?”

    “没什么。”祁太夫人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道:“那,祖奶奶少请些人过来,也不待很长的时间,你看怎么样?”

    祁逸尘思虑了一下,才点头应下道:“好,不过,祖奶奶关于孙儿那个……你就不要…。”

    “祖奶奶知道,我不会多说什么的,我就是想看看我尘儿喜欢的丫头长什么样子而已,想跟她说说话。”

    喜欢吗?已经没那个机会了,祁逸尘苦笑。

    祁太夫人有和祁逸尘说了一会儿话,就让他离开了。

    祁逸尘离开后,祁太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显得有些沉重。

    一个老嬷嬷这个时候走进来,低声道:“太夫人,老奴扶你起来,休息一下吧!”

    “好。”祁太夫人扶着老嬷嬷的手,站起来,在一边的软榻上慢慢坐下。

    “太夫人喝口水。”

    “嗯!”祁太夫人接过,轻抿了几口,放下,看着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嬷嬷道:“常嬷嬷,刚才的话可都听到了?”

    “是,老奴都听到了。”

    “你怎么看?”

    “小少爷他上心了。”

    “是呀!是太上心了。”祁太夫人叹了口气:“尘儿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桀骜不驯,万事不喜被拘束,行事也都按照自己的喜好,对外人,不喜的从不留什么情面,就是对家里的人也是同样的不讲什么情谊,整个祁家,除了我这个老婆子说的话,他还听几句。”

    老夫人说着,神色不定道:“你说,就尘儿那样一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人,现在却对一个女子处处周到不说,甚至可以说上小心了,就连我这个老婆子想见那丫头一面,他都担心人家会不高兴,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把尘儿收服的如此服服帖帖的?”

    “太夫人,从小少爷说的那些事儿中,老奴感觉,这个顾大小姐还真不是一个简单且特别的人。”

    “如果不特别怎么会入了尘儿的眼呢!不过,厉害的人,我老婆子见的多了,没什么稀奇的。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个丫头是否真的和尘儿说的一样,有个纯粹,有情有义的心。”

    常嬷嬷听了点头,道:“是,太夫人说的对,什么都没有人心来的重要。”说完顿了一下道:“不过,就算顾打小姐她真的如少爷说的那样好,可她现在的身份……”

    祁太夫人听了,手里佛珠转动,沉声道:“尘儿有心,如果那个丫头也有意的话,老婆子我不介意和伯爵府争上一争。”

    常嬷嬷闻言大骇西凉铁骑最新章节。

    看着常嬷嬷震惊的表情,祁太夫人却很是平淡道:“你也知道,祁家能有今日,一大半都因为尘儿才得到的,既然如此,老婆子就用这一大半的家业为尘儿换来这个机会…。”万千家产换来一道赐婚的圣旨,应该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的事。

    “不过,伯爵府哪里?”

    “等我见过那个丫头后,我会去伯爵府一趟,找老侯爷谈谈。”

    “可是老太爷哪里……?”

    “他会同意的。”

    常嬷嬷听了没再多说,对于太夫人她很是了解,太夫人既然说了,祁家的走向就差不多已经定了,不过,用一大半的家业却换取一个女子,真的值得吗?

    常嬷嬷的神色落入太夫人的眼里,了然,轻笑道:“你可是觉得用祁家十几积累的财富换取一个女子不划算?”

    “老奴是觉得太震撼了。”

    “你或许觉得震撼,可我觉得很划算。”祁太夫人正色道:“尘儿的心太飘忽不定了,也太冷漠了,这次好不容易有一个女子入了他的心,那,怎么也该试着为他抓住。他年龄已经不小了,而我年纪也已经够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睛都闭上睁不开了。等不起了,我想在走之前,看尘儿安定下来,如若不然,我只要想到成尘儿也许会和前十几年一样,心中寂寥的过完一辈子,我就是死了也闭上眼呀!”

    常嬷嬷听了,忍不住眼睛酸涩,声音也染上一丝颤动道:“太夫人,小少爷他会好好的,您老也会长命百岁的。”

    “心思是好的,可世事无常,万事难料呀!”祁太夫人叹了口气,闭目不再说话,有些话她没说透,她这样除了是为祁逸尘,也是为了祁家,不过,这其中的某些问题,她想留个顾家那个丫头来解答,毕竟要做祁家掌权主母,单单有心还是不够的。

    常嬷嬷看祁太夫人躺下,知道她是累了,轻轻的把一个薄被盖在太夫人的身上,太夫人马上又醒来了。

    “老奴惊扰到您了。”

    “没有,我没睡。”祁太夫人吩咐道:“你把请人过府的事,重新安排一下吧!”

    “是,老奴知道了。”

    “还有此事绝对要隐秘,绝对不能泄露分毫,你该知道,如果此事稍有差池,不但会让那个丫头难做,还会伤害到尘儿。”

    “老奴明白,一定小心行事的。”

    “嗯!去吧!”

    “是!”

    常嬷嬷离开后,祁太夫人重新闭上眼睛,暗叹:顾家大小姐,顾清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呀!要不然,这把老骨头,可真是等不到尘儿成家的那天了!

    顾家

    顾挺远一家回来的第一天,晚饭时分,老夫人责令所有的都去了她的院子,说是全家人难得聚的这么整齐,让全家人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热闹热闹。

    团圆饭的气氛确实很热闹,顾长远和顾挺远兄弟二人,一年未见,显得尤为思念,弟恭兄友爱,兄弟情深,手足义重,很是和谐,温馨的一幕。

    而李娇这次也出席了,不过,也就象征性的露了个面,说了几句话,倒是曾氏很是关切的,说了很多关怀李娇的话,可惜李娇神色却淡漠的很,给人以毫不领情的感觉,以至最后曾氏神色也有些不自在,怯怯的也不敢多说了,顾清苑看此,眼里闪过什么,而老夫人的眼里却清楚的闪过不喜,而后,李娇也没多待,连饭都没吃,就以身体不适离开了军少狼兄,三两只最新章节。

    李娇离开,曾氏清楚的送了口气,让看到的人不由感到,她这个弟媳看起来很怯李娇这个长嫂呀!不过,李娇离开后,气氛确实轻松了不少。

    席间话最多的,也最会逗老夫人的开心的,当然还是顾清雅了。

    而顾清素还是规规矩矩的,嘴角带着淡笑,小口吃着饭菜,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一举一动就像是有尺子在量着似的,绝对不会过了那个度,让一旁的顾清苑看的不由手发痒,真想去看看她身上是否有什么按钮,机关在控制着,这完全仕女的举止,看的人很是,憋闷!急躁!

    而顾蘅,顾刚,顾霖小一辈堂哥,堂弟看起来相处的也很是愉快,年龄相近,气质相近,听着他们的话题,就连趣味也很相投,说的也是欢声笑语不断。

    三室同桌,融洽,欢乐,有爱,看起来很是温馨,暖心呀!不过,这种美好的景象,也许只是海市蜃楼,只是假象而已。

    顾清苑吃着桌上的饭菜,不时的感觉到两道投在自己身上,那完全探究的目光,让顾清苑的眼里闪过笑意,可却没有抬头去看,因为她们在探究什么,顾清苑心知肚明!

    大概一个小时候,晚饭就在这欢快,其乐融融的氛围中结束了。

    聘来院

    顾清苑回去梳洗过后,就躺在软榻上由着兰芝给自己檫拭着**的长发。

    梅香站在一旁看着顾清苑,关心道:“小姐,奴婢看那你今天晚饭都没用多少,要不要奴婢再给你拿些点心过来。”

    “不用了,我晚饭前都吃的差不多了,现在刚好。”

    闻言,兰芝不由好笑道:“小姐,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晚饭会用不好,所有才会让奴婢提前给你准备那些吃的呀!”

    “兰芝真聪明,这都猜的到呀!”顾清苑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可眼里却满是打趣的神色。

    “小姐,这句听着一点儿也不像夸奖,怎么听都像你在说奴婢笨!”

    “兰芝,你连这都听出来了,你是真的聪明了。”

    “小姐…。”

    梅香看小姐又开始戏弄兰芝了不由觉得好笑,心里却却觉得万分幸运,能跟在小姐这样的主子身边,真好!

    不过,想起顾二爷他们一家人,梅香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二姨娘,二小姐不在了,小姐好不容易可以过平静的日子了,没想到他们又回来了。要说,二爷一家人和小姐并没有太多息息相关的牵连,不过……想起今天晚饭时,清素小姐,清雅小姐还有二奶奶看小姐的眼神,梅香总是感觉怪怪的。

    “梅香,梅香…。”

    “啊!小姐你叫我?”

    “梅香,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小姐叫了你几声了,你都没反应。”

    “小姐赎罪,奴婢走神了。”梅香恭身回应道:“奴婢刚才在想,今天晚饭时,两位堂小姐,还有二夫人看小姐的眼神好像和下午的时候很是不同,所以…。”

    闻言,顾清苑挑眉淡淡一笑道:“怎么不一样了?”

    “奴婢说不好,反正奴婢不喜欢她们看你的眼神,感觉透着一股不善。”

    顾清苑听言,暗叹:不得不说感觉这东西,也都是天生的精准或迟钝,梅香的敏感度很强,细微的变化都能感觉的到,跟自己这个当事人的感觉差不太多,梅香这也算是一种天赋吧重生——舐血魔妃!

    兰芝听了紧张道:“梅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她们想对小姐不利,想对付小姐?”

    “兰芝,你先不要紧张,现在还说不好,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不一定准确的,也许是我多想了呢!”梅香有些不确定道。

    兰芝稍微松了口气,可还是谨慎道:“人心难测,反正无论如何,我们都要防着些。”

    兰芝说着有些不喜道:“而且,那两位堂小姐一直以来对小姐也不是特别的亲近,往年回来,那个清雅小姐,还老是和二小姐有意无意的讽刺我们小姐几句。那个清素小姐虽然没说过什么,可她股子做派,看我们小姐的时候,总是皱眉,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奴婢不喜欢她们。”

    梅香听了点头,认真道:“兰芝说的不错,我们是要小心些,小姐,你也不要大意了。”

    顾清苑看着两个丫头草木皆兵的样子,揉了揉眉心,这两个丫头现在无论什么事儿都会让自己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这紧绷的神经,还真是让人担忧呀!

    “小姐……”

    顾清苑看她们不放心的样子,点头郑重应道,“是,是,我们都要当心些。”还是应下好,省的她们弦蹦的太紧了,那一天就断掉了,哎!迸代大宅们,费的是心力,耗的是神经,过的不是日子,是算计,是关卡,走到最后的那个就是最后的赢家,如此,几十年过下来的话,基本可以修炼成柯南了。

    凌云小筑

    顾挺远晚饭过后,并没有回来休息,而是和曾氏说了声,出去转换就出府了。

    屋子里,曾氏看着清素,清雅两个女孩,认真道:“今日,有些事儿你父亲要我跟你们讲一下,也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对顾家现在的形式有个新的了解。”

    清素点儿点头,道:“母亲请说。”

    “娘,你说,女儿听着。”清雅娇俏道:“不过,娘,我想知道二姨娘和顾无暇她们去哪里了?”

    “顾无暇现在是柳家大公子的姨娘,而二姨娘,已经死了。”

    曾氏淡淡地一句话,却让顾清素大惊,就连顾清雅也是不敢置信,惊讶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顾无暇成了她表哥的姨娘了,而,那个二姨娘,她竟然死了?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儿呢?娘,这…。这是真的吗?”

    “这都是真的,千真万确的事儿。”

    “天,顾无暇竟然成了姨娘,真是太有意思了!”顾清雅觉得好笑道:“她虽然是庶女,可却高傲的很呢!怎么会给人家做姨娘,还是她那个草包表哥,这太不可思议了。”

    想比顾清雅看笑话的心里,顾清素倒是现实的多,皱眉道:“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现在也还没弄清楚,不过,你父亲正派人在暗中悄悄的打探,等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们的,不过,你们以后再府里,特别是在老夫人的面前,最好不要提起她们,知道吗?”曾氏特别交代道。

    “为何?”

    “这还用问吗?这府里的丫头一听到,顾无暇,二姨娘几个字脸色就变了,想来这一定是老夫人不喜欢,她们也才会这么忌惮,怕惹了老夫人不高兴,受到处罚。”顾清素不温不火道。

    顾清雅听了那头头是道的分析,有些不高兴了,暗嗤:自己这个大姐就是爱多嘴,卖弄她那点儿下聪明,真是讨厌异界大魔神最新章节!彼清雅嘟着嘴巴,完全不会应顾清素的话,看着曾氏乖巧道:“娘,你不让女儿提,那女儿就听你的不提。”

    曾氏听了,笑开来,“娘就知道你是个小精灵。”

    “那是,娘这么聪明,女儿自然也不是个笨的。”顾清雅讨喜道。

    果然,曾氏听了笑逐颜开,看着顾清雅的眼里满是宠溺,自己这个小女儿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会讨自己开心。

    顾清素看着,曾氏和顾清雅完全忽视了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只顾的在那里说笑,心里满是冷意,自己这个妹妹就会讨巧卖乖,而自己的母亲也就喜欢那一套,而对自己这个规矩,礼仪,琴棋书画,女红什么都比顾清雅强的大女儿,她却从来不多看一眼,对自己是完全的不重视,眼里只有她那个小女儿,真是可笑。

    不过,没关系,自己也不想为了讨母亲的开心,就学顾清雅那个无脑样。

    曾氏和顾清雅说笑几句,好似才忽然想起顾清素刚说的话般,对着顾清素道:“刚才,素儿说的很对,下人的表现就能看出主子的态度,顾无暇和二姨娘一定是做了什么被老夫人厌恶的事情了,所以,既然老夫人不喜,我们也不要去触那个霉头,知道吗?”

    “是,母亲。”顾清素淡淡应完,看着曾氏,问道:“母亲,女儿听说,顾清苑和伯爵府的世子爷定亲了,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伯爵府?娘,伯爵府在京里的地位怕是不低吧!”

    “是,那是除了皇家,最高的门槛了。”曾氏说着,表情莫测。

    “是吗?顾清苑竟然定的那么好。”顾清雅很是不快道:“娘,人家伯爵府怎么会要顾清苑那样又笨,又蠢,还什么都不会的人呢?那个伯爵府的世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次顾清素倒是很赞同顾清雅说的话,那么高的门槛,如果那个世子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怎么也不会求娶顾清苑那样没规没距的人吧!

    曾氏摇了摇头道:“伯爵府的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从来没见过,不过,你父亲说,伯爵府世子爷—夏侯玦弈,是真正的人中龙凤,是皇上的宠臣,权臣,地位比起皇子丝毫不弱分毫。”

    曾氏的这话出,顾清素和顾清雅的脸色都有些变了,是不信,是郁闷,是嫉妒,是不甘,更多的却是怀疑。

    顾清雅不自觉的扭动手里的帕子,眉头紧皱,心里百味复杂,咬牙:自己比顾清苑还大了几个月,可却还没有定亲,拖着,耗着,不过就是为了回到京城定下一户更好的人家来,自己也想着,凭着自己的条件,还有教养,在顾家女儿这一辈中,自己一定会是嫁的最好的一个。

    顾清苑蠢笨,粗蛮,根本就是野人一个,虽然出身比自己好,是官家嫡女,可她那样的人,有教养的人家是绝对不会要她的。

    而顾无暇是庶女,自己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至于顾清雅,她的处境和自己是一样的,可自己有信心在成亲后,一定会比她这个不懂规矩,轻重不分的丫头要过的好。

    可却没想到顾清苑竟然会定下这么一门,自己难以超越的亲事来,要是自己最后定的亲事,还没顾清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定的好,那可真是够憋屈的。

    顾清素的心里有些不甘,那顾清雅可就是完全的不忿了,恼火道:“娘,我才不信呢!如果那个人真的那么出色的话,他怎么会和顾清苑定亲,这中间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问题,要么,那个人就一定是个丑八怪,没人愿意和他定亲,没办法了,才会将就着定了顾清苑的…。”

    顾清雅说着说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肯定道:“一定是这样的,哈哈,丑八怪配蠢蛋,真是太有趣了婚宠—诱妻成瘾。”

    顾清雅话落,顾清素的眼里闪过亮光,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顾清苑的这门亲事还真是没什么值得嫉妒的,不过,这样倒也正常了。

    曾氏也是若有所思,其实,曾氏对于顾清苑的这门亲事也抱有很大的怀疑。可她也知道顾挺远是绝对不会在她的面前夸大其词的,继而,一直没想到伯爵府为何会和顾清苑定亲的缘由,现在听顾清雅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有这种可能,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有些好笑道:“雅儿这小脑子里怪东西装的就是多,什么都能想的出来!”

    “可女儿说不定都说对了呢!”

    “你呀!我们就不要再这里瞎猜了,到底长什么样,总是会见到的,到时候就会知道了。”曾氏说完,忽然严肃道:“不过,有点儿你们应该也发现了,那就是顾清苑好像和往年有些不一样了。”

    “是,有些不一样了。”顾清素正色道:“以往那种跳脱的性子好像改了不少。”

    “是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话少了点儿而已。”顾清雅不在意道。

    “嗯!不过,这只是其一,其二就是老夫人对顾清苑的态度变了,变得亲近了,就连眼神也没有了以往的那抹厌烦,反倒是透着一股喜爱。”

    “这个女儿倒是还没注意。”顾清素皱眉道。

    “老夫人是不可能会喜欢顾清苑的,娘,你看错了吧!”

    “不,我绝对没有看错,老夫人确实是对顾清苑不同了。”

    “那又如何,老夫人就算是喜欢顾清苑,也绝对不会越过我去。”顾清雅很是自得道。

    这次曾氏没有附和,摇头,意味深长道:“顾清苑现在不比以往了,她现在是伯爵府的未来世子妃了,现在有这重身份在,无论是老夫人还是府里的小人,不会有一个再会小看她一分,就算是你,如果有一天你和顾清苑发生了冲突,也许,老夫人也只会站在顾清苑的这边,而不会绝对的向着你。”

    “不可能,绝对不会的,我……”

    看着顾清雅不信的模样,曾氏沉声道:“没什么不可能的。”

    “也许,我现在该让你们认清一下你们要面临的局面。素儿,雅儿,这里是京城跟历城很不同,这里可以说是权贵的聚集地,在历城的凭着我们家的财势,那些官员还会礼让我们三分,可在这里比我们有钱的人多了去的,没有那个会多看我们一眼,无论是身份,地位,权势,财富,这京城我们都是不起眼的,所以,你们在这里要特别的注意,也要清楚,这里很多人都是我们惹不起的,所以,在这里你们不能轻易的和任何人发生争执,就算是受了什么委屈,也要先忍着,等弄清楚了那个人的背景,再做出应对之策的,绝对不能冲动行事,知道吗?”

    “是,母亲。”

    “娘,让你这么一说,我们过的该有多憋屈呀!”顾清雅满脸不快道:“早知道如此,我们还不如呆在历城呢!多自在。”

    “你这孩子,怎么说起泄气话了,难道你想在历城那个小地方生活一辈子吗?京城的繁华你不是都见识过了吗!那是历城能比较的吗?”

    曾氏这话,顾清雅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可还是有些不开心道:“京城是挺好,可让我看人家的脸色,我不喜欢。”

    “傻孩子,谁让你一直人家的脸色了。娘不是说了嘛!这里是权贵的聚集地,只要你们能抓住机会,定下一门好亲事,还会有谁会小看你们。”

    曾氏说完,顾清雅脸上的不快消失,转而信心十足道:“娘说的不错,顾清苑那样的都可以和伯爵府定亲,女儿可是比她好多了,一定会找一门比她更好的亲事的邀宠全文阅读。”

    顾清雅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合适,比伯爵府好的那可就是皇家了,不过这个时候曾氏不想让女儿太受挫,只是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除了这个,我还有事儿要交代你们。”

    “母亲(娘),你说。”

    “你们要多亲近顾清苑,且什么事儿都要顺着她,让着她,不要…。”

    曾氏的话还没说完,顾清雅就忍不住打断道:“娘,你是要我们把顾清苑当成祖宗伺候吗?我可不干。”给一个蠢蛋献殷勤,那就是对自己的侮辱,顾清雅可不屑去做。

    顾清雅的话,让曾氏的眉头皱了一下。

    而那边顾清素这个时候不想管那么多,她只想知道原因。

    “母亲这么做可是有什么用意吗?”

    “素儿,雅儿,你们记住,顾清雅她就是再差,可她有一点却是你们比没有的,现在也比不了的,那就是她的身份。”

    曾氏话落,顾清雅不甘,却又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的身份现在该死的比不了顾清苑。

    “母亲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们想接近高门,就要借助顾清苑的身份,让她带着你们进入那些高门之地,然后,接机好好的表现自己,让那些高门夫人看到你们的优秀,那样你们才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你们,懂吗?”

    第二日

    顾清雅,顾清素还没向顾清苑献殷勤,机会却已经来到了眼前。

    半晌,顾老夫人看着手里的帖子,对着身边的齐嬷嬷道:“我们和祁家也没有什么来往,祁太夫人竟然会给我下帖子,我还真没想到。”

    “老夫人,这也是好事儿,祁家虽然是商家,可在京城里的地也很是不一般呀!”

    老夫人点了点头,道:“不过,祁太夫人已经多年不待客了,不知这次忽然邀请是为何事?”

    “老奴也听送帖子的丫头说,祁太夫人这次好像邀请的都是京城里喜好佛法的老夫人,不过,也并没有邀请多少人,老奴想,祁太夫人修佛可是不少年了,对佛法可是有一定的研究了,想来是有了一定的心得了,请几位老夫人过去聚聚而已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倒也挺有意思的。”老夫人倒是来了些兴致。

    “那老奴去准备一下,明日用得着的东西。”

    “嗯!去吧!”

    “是。”齐嬷嬷应着,刚准备离开,忽然拍头,懊恼道:“你看老奴这记性,还有件事儿给老夫人禀报了。”

    “什么事儿?”

    “祁太夫人说,明日去的时候,让各位老夫人把家里的小姐们也带过去玩玩儿,还说,京里现在的小辈们,她有好多都没见过,想看看小时候那些小孩子们,现在都长多大了,想看看她们。”

    老夫人听了笑道:“这祁太夫人看来是真的沉寂的太久了,想好好的热闹一下了。”

    “老奴也是这么觉得的,人老了,也想看看年轻的面孔了特种教师。”

    “是呀!就是我也一样,看着清儿她们在眼前晃悠,我这心里也觉得很开怀。”

    “那,老奴去跟大小姐说一声,让她也准备一下。”

    “好,去吧!”

    “是,老夫人。”齐嬷嬷应完,刚准备离开,又被老夫人叫住了。

    “齐嬷嬷等等。”

    “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去跟二夫人也说一声,让她给素儿,雅儿也准备一下,明天让她们也跟着去。”

    闻声,齐嬷嬷眼神微闪,却未显露分毫,恭身应道:“是,老奴这就去。”

    顾清雅,顾清素得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真好,机会这么快就来了,不过,遗憾的是去的是商家,如果是官家的话就更好了,不过,这也不错,这也算是在京城里开始了第一次露面了。

    曾氏也很是开心,慎重道:“你们新做的衣服不是还有吗?赶紧去试试,上上身看看合适不!如果…。”

    “娘,我看还是赶紧去京里的成衣铺去看看吧!我们那些衣服都是在历城做的,不知道京城这里流行不,要是都过时了,我们明天穿出去,不是丢脸丢大发了嘛!”顾清雅急切道。

    “对,对雅儿说的是,我去跟老夫人禀报一声,一会儿出去看看。”曾氏说完,带着丫头疾步的离开,往老夫人哪里而去。

    顾清苑心里倒是有种莫名的感觉,祁太夫人,祁逸尘的祖奶奶,听说很多年都没待客了,现在忽然接待客人了,名义是探讨佛法,可却又让带着小辈过去,这给顾清苑以矛盾的感觉,明明应该是清净的场合,可却又让安定不了的小辈去,这…。感觉怪异。伯爵府

    夏侯玦弈坐在小亭子里,悠闲的看着眼前的风景,偶尔往鱼塘里撒点鱼食,迎来鱼塘一阵动荡,跳跃,抢食,别有一番风景。

    静默片刻,夏侯玦弈淡淡道:“二皇子如何了?”

    “人瘦了,脾气更加暴躁了,反应敏锐了。”麒肆回应着,暗嗤:不过,人也快疯了,快到极限了。

    “再待两日。”

    “是,主子。”想来这次暗室一行,二皇子一定体会颇深吧!

    静寂时刻,影卫忽然闪身出现,“主子。”

    “嗯!”

    “祁家有动静了。”

    闻言,夏侯玦弈挑眉,“说!”

    “祁太夫人明日待客,其中有顾大小姐。”

    影卫话落,麒肆的眼睛骤然大亮,好戏来了。

    夏侯玦弈的眼眸沉了下来,眼里风云暗动,表情莫测。

    “麒肆。”

    “主子。”

    “二皇子脾气消下去之前,就一直待在哪里吧!”

    “是。”

    麒肆应完,抬头,夏侯玦弈已经消失不见了,麒肆看着感叹:有人要倒霉了,明日有好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