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6章 是不是喜欢?

嫡女风华 第116章 是不是喜欢?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皇宫

    皇帝南宫胤垂眸,看着下面表情刚硬似铁的龙鹰,淡声道:“二皇子在军营如何?”

    “回主子,军训时,不忿,不服管教,不屑军士,对持主帅。世子得知后,派麒一出手和二皇子过招。结果,二皇子伤,世子令,不许医。并责令,二皇子在军营,就必须服从主帅,否则,军法处置。”影卫面无表情,毫无隐瞒,修饰,真实的回禀道。

    龙鹰,是守护皇上的暗卫,不需要感情,不需要顾忌,不需要情绪,只要能力,忠心,只效忠皇上一人江湖侠女泪。他们从来不会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也绝对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

    龙鹰,在很多人的心里,连他们的真实性都无法探究,就像是传说中的存在。

    南宫胤听了点头,“二皇子哪里不需再探了。”

    “是。”

    “下去吧!”

    “是。”

    龙鹰下去之后,南宫胤脸上溢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权之术,那孩子学得不错,也是,他一直都很出色,无论任何事都能达到自己满意。

    军营

    夏侯玦弈坐在主位,神色淡然。

    主位下,南宫玉躺在软榻上,神情恼恨。

    边上几位官员站立一旁,垂头不言,脸上惊异不定,手心里全是汗,心里不住祈祷,那种让人心惊胆战的对持可别再来了,会死人的呀!

    明明一屋子的人,可气氛却静寂的可怕,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等待着瞬间的爆发,箭弩在弦的紧绷感,让人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放慢,屏息等待。

    几位官员,站立不动不语,不移不惊,可心里却在快速的翻动着。

    心里翻转着,夏侯世子为什么这么做?这位主子的性格,秉性本来就难以琢磨的要命,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不长出现,有的时候就算是来了话也不说很多,可只要说话,简单的几句话,却绝对的一阵见血,说的你想死。

    而这次,少有的没说什么让人想转地缝的话,而是直接动手的,而那个动手的对象,看的他们更想直接死掉算了。

    南宫玉,夏侯玦弈,他们一个是皇子,一个是世子,一个是帝王的儿子,一个是帝王的宠臣,都是他们这些小辟员得罪不起,也惹不起的。

    可现在他们两个竟然对上了,夏侯世子竟然公然让麒一动手打伤了二皇子,这在这他们看来,根本就是在找死呀!可人家动手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眼一下,打过后,甚至连御医都不给请,妈呀!让他们这一边看的人却差点休克死掉。

    如果二皇子在军营里面出了什么事儿,夏侯世子这个打人的也许没事儿,可他们这些小辟员可就难说了,一个弄不好,项上这颗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呀!

    皇上为何忽然让二皇子来军营呢?还把他分到了夏侯世子的麾下,听从夏侯世子的指挥,这是何意呢?

    而夏侯世子又为何,对二皇子如此的不讲情面,毫不退让分毫呢?

    他们如此僵持,让他们这些小辟员该怎么办呢?

    劝说夏侯世子,让他放二皇子一马吗?想着悄悄抬眸看了一眼,那个面色淡漠的男子,马上否决,说动那些主子,还是先养养胆子吧!

    那,劝说二皇子听从夏侯世子的指挥,想着,低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眼神能杀人的二皇子,念头立即灭,让皇子低头,除非天下红雨。

    就在他们琢磨不定的时候,躺在软榻上的南宫玉忽然开口了。

    南宫玉半躺在软榻上,脸色有些苍白,可眼睛却红的在冒火,是怒火!看着坐在主位上,神色淡然的夏侯玦弈恼恨道:“夏侯玦弈本皇子受伤了,被你的护卫打伤了,你不给本皇子请御医医治,已经是大不敬,这个时候竟然还让本皇子去训练,你是想害死本皇子是不是?”

    “该死的绯色龙影!什么军纪,什么服从,在本皇子看来,都是借口,本皇子不就是差点伤了你的未婚妻吗?你这就是在借机报复,夏侯玦弈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你说,你如此的针对本皇子,不久是想为你那个未婚妻出口气吗?”

    南宫玉一番话出,屋里几个军营官员,脸上神情莫测,却一致的保持着垂首不语如木头般的姿态,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是想把耳朵也塞起来,听不到,看到不到,做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死人,也比现在什么都参与的好,这些内幕,他们虽然好奇,可是,却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呀!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原因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呀!二皇子算计了夏侯世子的未婚妻,夏侯世子让麒一打伤二皇子是为未婚妻出气,这么说的话,夏侯世子是为了顾家那个大小姐才会出手的吗?

    那个冷漠的完全没有一丝人气的世子,竟然会在乎一个女人,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完全无法想象呀!

    “二皇子,你想太多了。”夏侯玦弈神色不动,淡淡道:“如果本世子想为人出气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如此生龙活虎了。”

    “生龙活虎?”南宫玉听了差点儿吐血,指着他已经无法动弹的一条腿道:“夏侯玦弈,本皇子都快残了,你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本皇子生龙活虎。”

    夏侯玦弈闻言,淡淡的瞥了一眼,南宫玉的腿,好似才发现他行动不方便似的,挑眉道:“麒一,二皇子的伤是你弄的吗?”

    “回禀主子,属下也不是清楚。”

    “是吗?”夏侯玦弈点头,“既然不清楚,那就过去看看。”

    “是,主子。”麒一领命,抬脚走到南宫玉跟前,蹲下,伸手,在南宫玉戒备的神色中,探上他的腿。

    “滚开,你给本皇子滚开…。唔!懊死的。”南宫玉话未说完,腿在麒一的按压下,不由的痛呼出声。

    二皇子的痛呼声,让几位官员心里抖了一下。

    麒一面无表情道:“主子,没什么大碍,应该是骨头错位了。”

    麒一结论出,官员松了口气。

    夏侯玦弈点头,淡淡道:“接上。”

    “是,主子。”

    “本皇子,不用你接,你…。啊!”

    只闻一声咔嚓,一声惨叫,只见二皇子的脸色更加的惨白,官员心里一颤,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是接骨?还是有意的报复?

    “主子好了。”

    “嗯!”

    “夏侯玦弈你是故意的吧,你…。”二皇子说着,忽然发现,激动间,他竟然可以站起来了,眼里闪过一丝喜色的同时,忽然有腾的一下坐下,面色冷峻道:“本皇子的腿还没好,军训去不了。”

    这话!这瞎话!在众目睽睽之下,说瞎话!

    二皇子是把这屋里的人当瞎子了?还是傻子,蠢蛋!罢才他完好站起来的那一下,是众人的错觉不成?

    夏侯玦弈闻言,对于二皇子撒泼似的作态,挑眉,波澜不动,淡淡道:“二皇子确定不去?”

    “不是不去,是去不了。”

    “既然如此,二皇子就不用去了。”

    夏侯玦弈这话一出,都很是意外的愣了一下,官员唏嘘,今天这位主子开始走寻常路了?二皇子怔忪过会,眼里闪过得意,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夏侯玦弈算你识相网游之沉默术士全文阅读。

    相对于他们心存侥幸心里的那些人们,麒一却不然,暗叹:二皇子也许将会更惨吧!丙然!

    “麒一,带二皇子回暗房。”

    夏侯玦弈说完,转身离开,潇洒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徒留下面的那些官员,神色仓皇的看着二皇子,暗房?世子竟然让二皇子去暗房,那个他们去过一次,做了半年噩梦的地方,就是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的地方。

    麒一感叹:自己果然变得聪明了,主子的想法,自己果然也能猜到一分了,赞叹完自己,看了一眼,神色还有一丝迷茫的皇子,眼里闪过一丝同情,可脸上却不显分毫道:“二皇子,请!”

    “去…。去哪里?”屋里的异样的气氛,让南宫玉不自觉的结巴了一下,脸上戒备的神色更加深了。

    “暗房。”

    “暗房?那是哪里?”

    那是比地狱稍微好一点的地方,跟那里比,军营就是天堂呀!几位官员在心里默默的回应着。

    “二皇子去了就知道了。”

    “本皇子不去,本皇子腿伤了,哪里都不去。”南宫玉不是傻子,看他们看着自己时,眼里的那抹同情神色,直觉的感觉到,哪里绝对不是好地方,既然不是什么好地方,自己可不去,谁知道夏侯玦弈这厮会怎么折磨自己,他才不要去。

    “二皇子这个问题跟主子说吧!”麒一说完,忽然出手,没人看清麒一做了什么,却在眨眼间,他和二皇子已然在眼前消失。

    “麒一,你这个该死的混帐,放本皇子下来…。”

    一声暴躁的惊呼过后,消失在风里,留下的是一片静寂。

    屋里更是彻底的静了下来,几位大人,怔忪过后,面面相觑,继而,不约而同疾步走出屋子,嘴巴紧闭一言不发,心里却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继而,在第二天的时候,皇上忽然接到,军营几位大人请假的折子。

    南宫胤看着手上的几个折子,挑眉,这位病了?那位忽然晕倒了?还有突然有急事儿了?病的可真是时候,也够及时的呀!看着南宫胤暗嗤:一群老狐狸,不过,还是大笔一挥,丢下奏折,淡漠道:“准!版诉几位大人,在家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了,朕还需要他们继续为我皓月效力呢!”

    “是,皇上。”

    喜公公在后面看着,心里十分的了然,夏侯世子和二皇子斗法,这些个大人是两不参与,也不敢参与,这是都躲开了,而皇上也是心知肚明吧!所以,才没有怪罪,不过这只是面上,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知道了。

    顾家

    福寿阁

    顾清苑坐在一边,嘴角带着淡笑,看着老夫人喜笑颜开的样子,眼神微闪,看来,老夫人果然自己想的一样,顾家这位不在身边的二爷,比顾长远这位一直在身边的儿子,还有得老夫人的心呀!

    想此,抬眸,看向顾挺远的家庭成员和脑海里查探出的资料一一对照。顾挺远,年龄三十一岁,样貌和顾长远有三分相似,只是在气质和顾长远有很大的不同,顾长远是温文尔雅,稳重,严谨之人,而这位二爷就看起来很是幽默,风趣,倜傥之人,从回来到现在口舌如莲逗得老夫人是几次大笑不止,看此,顾清苑暗道:也难怪老夫人会对这位二爷用心了,顾挺远在老夫人的跟前就是个儿子,喜怒哀乐,插科打乐,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在长辈的跟前完全的展现之间,完全没有距离感的相处少年地师。

    而顾长远虽然对老夫人亦是孝顺有加,可却恭恭敬敬的,怎么看都感觉多了距离感,而少了那抹母子温馨之感,想此,顾清苑眼神微缩,对比之下,忽然发现,也许自己以前忽略了什么。

    “母亲,这就是清苑吧!”

    人影闪动,顾清苑抬眸,看着走到自己眼前的妇人,顾挺远的妻子,曾氏,历城人,商家之女,家底丰厚,人亦清秀,玲珑,举止间很有大家小姐的气度,一个商家女,能有这样的气质,看来也是用心培养了的。

    “是,这就是清苑,怎么?这才一年没见,你就不认得她了?”老夫人笑道。

    “清苑见过二伯母。”顾清苑淡淡一笑,微微俯身。

    “起来,快起来。”曾氏急忙扶起顾清苑,却没有松开她,转而拉起她的手,打量着顾清苑,眼里满是惊叹,看着老夫人感叹道:“母亲,人家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媳妇当时听这话还真是有些不以为然,可现在看清苑,却不得不说,老祖宗这话说的可真是太对了,你看,媳妇这才一年没看到清苑,媳妇都差点儿认不出她来了,这变得也太漂亮了。”

    “二伯母过誉了。”

    “我可是一点儿都没夸大!清苑不但模样越来越出挑了,就连身上这气度看着也让人心折呀!”曾氏说着,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女儿,转而对老夫人敬佩道:“看着清苑,跟母亲比,媳妇真是自叹不如呀!母亲一年的时间,就把可以把清苑教的这么好,可媳妇教了她们十几年,可她们还是没有一点儿长进,看来,这孩子呀!还是要在长辈的身边长大,才会有出息。”

    曾氏的这席话一出,顾清苑不自觉的挑眉,这话说的可真是够艺术的,几句话说出三个卖点,抬高,赞美了老夫人。

    听似赞美了自己,可这一年二字,可却是真正的明褒暗贬了,自己就被老夫人调教的这一年是好的,那,其他十四年呢?是有多差呀!

    更重要的是,隐含的表示了她想长留的意愿,孩子要在长辈的身边长大,那,她这个母亲自然也要随着孩子在长辈的身边了。

    “祖母,你看母亲,她看到清苑姐姐,就开始贬低孙女了,祖母,孙女不依。”

    清脆,甜美的少女声音,带着一丝娇嗔嘟着殷红的小嘴,娇俏的倚在老夫人的怀里,不满的抗议道。

    顾挺远的二女儿,顾清灵,十四岁。

    一边的一个少女,轻斥道:“灵儿,不许放肆。”

    顾挺远的大女儿,端庄,稳妥,温和,规矩的顾清素。

    顾挺远的两个女儿,还真是完全不同,端庄清秀的姐姐,活波甜美的妹妹。

    “祖母,你看到了吧!孙女在家里可是一点儿地位都没有,不是被母亲说不长进,就是被姐姐说没规矩,孙女真的是冤枉死了。”顾清灵倚在老夫人怀里,抬眸看着老夫人满脸委屈道。

    老夫人看着不由轻笑出声,“我们家灵儿在家竟然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呀!”

    “是呀!是呀!”清灵忙不失措点头,正色道:“不过,灵儿以后可就不怕了,有祖母在,祖母一定会替灵儿做主的,也一定会护着灵儿的,是不是祖母。”顾灵儿撒娇道。

    “那是当然了,祖母一定会给你做主的,绝对不会任由她们欺负我家可怜的小孙女的。”

    老夫人这话出,顾清灵马上笑逐颜开,高兴道:“我就知道,在这个家里,对我最好的就是祖母了花都酒剑仙。”

    “灵儿你可不能给祖母混说,我觉得母亲和大妹妹说你可是一点儿都没说错,你呀!就是个没规矩的,要不然你看看这屋里的几个姐妹,那个跟你一样没大没小的倚在祖母的怀里。”清润的男声,带着笑意道。

    “祖母,你看现在连哥哥都在说我了,呜呜…。祖母,他们都欺负我。”顾清灵好像被说的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了,把脸都埋在了老夫人的怀里,支吾道,明显是心虚,闪躲的模样,惹人怜爱的很,完全不会让人感到一丝的蛮横,骄纵,有的只有小女儿家的不知所措的天真。

    看到老夫人很是心疼,对着刚才的年轻男子道:“鹏儿,你可不能也跟着欺负你妹妹,要不然,祖母可是不饶你。”

    闻言,顾鹏苦笑,却还是恭敬的应道:“是,祖母,孙儿知道了,可是,孙儿真的是冤枉呀!”

    顾鹏那副无力又无奈的样子,看的屋里的人都不约笑了起来。

    顾清苑的嘴角亦带着微笑,看着那个俊朗且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顾鹏,顾挺远的大公子,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和顾蘅同年,生月却比顾蘅还大几个月,他可以说是顾家小辈中,最年长的一个了,不过,却也还没有成亲,连定亲都没有,据说是为了念书考科举怕分心,才没有定亲的,不过,真相是否如此,可就不得而知了。

    到此,顾挺远三个嫡出的孩子,顾清苑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印象,转眸,看了一眼边上一直带着笑容看着,却没有出声的另一个年轻男子,如果消息无误的话,这个应该是顾挺远的庶子,顾霖,年方十五岁,据消息说,他很得顾挺远的看重,看来确实如此。顾挺远庶出的孩子有三个,而这次只有他一个率先跟着回来了…。

    顾清苑正在想着,而那边顾霖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头忽然向顾清苑看来,却看到她正垂首喝茶,看此,顾霖眼光微转,又瞬间回转,却还是没发现顾清苑有任何异样,亦是没找到刚才投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

    看此,顾霖眼里闪过一道异色,如果自己的感觉没错的话,刚才看自己的人就是顾清苑的方向,可顾清苑…。看着神色自若正在品茶的人,皱眉,那道是自己的错觉吗?顾霖疑惑不解。

    顾清苑垂下眼帘,眼里闪过精光,两秒的注视就精准的感觉到了位置,如此敏锐的感觉,看来,也许,这位顾家二公子隐瞒了些什么吧!

    福寿阁里祥和,热闹,其乐融融,欢乐一团的气氛,让老夫人很是开怀,说笑间,直到真的累了,才屏退了他们,吩咐齐嬷嬷,安排二爷他们一家去了早就准备好的院子歇息去了,老夫人也起身去了内间,小憩去了。

    走进院前,顾挺远看着院子的名字“凌云小筑”眼里闪过讽刺,却转瞬即逝,抬脚领着几个人随着丫头走了进去。

    曾氏在外面,嘱咐了几个孩子几句,看她们点头应下,才让他们各自去休息,而她则是吩咐好丫头,婆子们把东西放好,才进屋。

    进屋后,曾氏看着半倚在软榻上,神色莫测的顾挺远,抬手挥推屋里的丫头,亲自给倒了杯茶递到他的面前,体贴道:“老爷累坏了吧!”

    顾挺远起身坐好,接过杯子,神色淡淡道:“我还好!倒是你辛苦了。”

    一句辛苦,让曾氏笑逐颜开,高兴道:“妾身就是再累,有老爷这句就够了。”

    顾挺远听了笑了笑,没有说话,曾氏看着心里明白,顾挺远现在心里肯定很不平静吧!想起那些过往,曾氏慢慢蹲下身体,依偎在顾挺远的身边,低声道:“老爷,妾身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你放心,那些欠了你的人,算计你的人,我们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是!十几年的时间足够了,是该讨回来的时候了金融时代。”顾挺远阴沉道。

    “那是一定的。”曾氏肯定道:“老爷这那些年受的委屈,一定要加倍的从他们身上讨回来,让他们也尝尝那个滋味。”

    顾挺远和曾氏说着,让人有些不明所以的话,而那边,顾清素和顾清雅也在没有休息。

    顾灵素看着大肆肆的倒在床上,毫无形象的顾清灵,皱眉,眼里闪过不喜,“雅儿,这里不是在历城,是在京城,你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成体统,如果被人看到了对……”

    “哎呀!你真是爱念叨,这屋里就我们两个人,有谁会看到呀!每天那么多的规矩,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你不觉得累,可我听着累,讨厌!人家累了想休息一会儿,都不得安生。”顾清雅很是不喜,厌烦道:“不跟你说了,我去找母亲去。”说完起身,完全无视顾清素难看的神色,蹦跳着走了出去。

    顾清素看着,眼眸沉了下来,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帕子,嘴角溢出冷笑:谁能想到的如此没规没距的女子,却是家里最受宠的一个,母亲疼着,父亲宠着,就连祖母也护着。

    反观自己,一直遵从教导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倒成了家里最不起眼的一个了,不过,没关系!自己就不信顾清雅这样悠哉的日子能过一辈子。

    她现在这么自在也不过仗着是在自己的家里罢了,如果成亲了,相信没有那一个婆婆会喜欢一个如此不成体统的媳妇,以后的日子有她受的。

    顾清雅不喜欢自己说她,其实,如果不是怕她如此没规矩的样子连累到自己,谁会去管她。她就是丢尽脸面跟自己也没关系,如此不知好歹,自己就等着她吃苦受罪的那天。

    这个时候一个丫头端着一盆水走进来,细心道:“大小姐,你累了吧!跋紧梳洗一下。”

    顾清素看着自己的贴身丫头,收敛脸上的表情,点头,起身,在丫头的服侍下清洁简单的清洁了一下手、脸,把棉布递给丫头,正色交代道:“绿儿,我们刚回来,对这里还不熟悉,也不比在自己府里自在,所以,你凡事更要谨慎些,知道吗?”

    “是,小姐,奴婢知道,绝对不会给小姐丢脸的。”绿儿跟在顾清素身边几年了,对于她的秉性很是了解,知道她是个规矩的,可更是个好面儿的,清楚的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回答,才会让顾清素高兴。

    顾清素听了,果然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你是个机灵的。”

    “小姐夸赞,奴婢不敢当。”绿儿脸上带着喜色,却仍然很恭敬,不敢有一丝逾越道。

    看此,顾清素轻笑了下,绿儿虽然不是很聪明,可却很规矩,这点儿让自己满意。

    静默片刻,顾清素低语道:“关于顾无暇的事儿,可有问到什么?”

    绿儿摇了摇头,低声回禀道:“奴婢刚说了一句,今日怎么没看到无暇小姐,那个丫头的脸色就变了,很是惊慌的样子,只给奴婢说了一句,现在在顾家最好不要提起无暇小姐,说完就匆忙走开了,不过,奴婢看她的神色很奇怪,有惊慌,好像还有不屑。”

    “不屑?”顾清素皱眉,“你没看错?”

    “奴婢肯定没有看错。”

    “是吗?”顾清素听言,眼睛眯了起来,喃喃自语道:“看来,一定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大小姐,奴婢还发现现在府里的人对清苑小姐很是敬畏,而且…。”说着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而且,奴婢听说,清苑小姐和伯爵府的世子定亲了玩美房东最新章节。”

    顾清素听了一震,不敢置信道:“你说,顾清苑和伯爵府定亲了?”

    “是的,小姐。”

    “伯爵府的地位在京城可是不一般,怎么会和顾清苑那样的人定亲呢?”顾清素有些不解,随即问道:“伯爵府的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有问道。”

    绿儿摇了摇头道:“奴婢没敢问那么多,不过,奴婢觉得应该不怎么样吧!毕竟清苑小姐她…。”

    剩余的话,绿儿没有说完,不过顾清素却很了解她想说什么,心里也十分的赞同,不过,顾清素抬眸,皱眉道:“你这次看到顾清苑和往年比起来,可感觉到她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同了?”

    “好像是有哪里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奴婢也说不好,就是感觉她比以往看清来安静了不少。”以往这位顾大小姐可是咋胡的很。

    顾清素听了,没再说什么,心里暗道:看来这一年里面,是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儿呀!也许,自己该去问问父亲可知道其中某些因由,而和顾清苑定亲的那个人有是什么样的人呢?

    祁家

    祁家家大业大,人丁亦繁盛,一个座大宅,四室同堂,人口过百,可真正能脱颖而出,被重视起来的却是寥寥无几,很多资质一般的人,不是在家吃白饭,就是被祁家掌家人分了一份儿不大不小的生意瞎忙着,学着打理,只有那些资质好的,才有机会真正接触到,祁家内部的生意,参与各项决策,极其讨论。

    在这样的大氛围内,祁家的暗涌可想而知,为往上爬,为保住现有,每个人都在做着不同的,也无法明说的努力。

    而在这些人中,只有一个是异类,那就是祁逸尘,身为祁家的人可对祁家的生意却是不闻亦不问,甚至连买东西都是宁愿去别家买,也不去自家产业,让人看了不免觉得好奇,也觉得好笑。

    可祁家的老太爷可是一点儿也笑不出来,每次都气得跳脚,让人把祁逸尘抓回来,憋着心里的万丈怒火,每次都憋住了打算好好的教导祁逸尘一番,出出气。

    可遗憾的是,每次都适得其反,祁逸尘回来了,几句话下来被教导的却不是祁逸尘,都是他自己,在他更加憋闷的快要背过去时,祁逸尘却已经不见了。

    而祁老太爷缓过来后,有气无处发,就开始揪着家里其他的小辈,大肆的训导,发泄在祁逸尘哪里都受到的挫折,其他小辈要在祁太爷的手底下讨生活,就算心里委屈,冤屈的要命也只能忍着,心里对祁逸尘却是又爱又恨,满意他被老太爷看重,却不和他们争抢家业,可又恨他每次惹到老太爷,都让他们这些无辜之人替他受罚。

    如此几年下来,祁家的人渐渐也摸索出了其中的过程,只要祁逸尘一回来,无论是不是别老太爷传唤回来的,他们都会迅速闪的远远的,几天之内绝对不接近家门一步,不过,就这也不是都能逃脱的,倒霉的时候,还是会被老太爷特别传唤,回去做那个替罪羊,出气筒。

    这一天,天气万里无云,风高气爽,百花随风飘香,让人不由的心情大为舒畅,游玩,对酒,吟诗,这样的日子可是再适合不过了呀!靶叹:这么美好的一天如果不畅快的乐一下,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祁家的那些个闲人看到这样的日子,那可就更不会错过了,十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热火朝天的商量着,讨论着,要去哪里玩儿,要玩儿什么的时候,那个魔咒忽然就出现了。

    “各位祁少爷,在商议什么呢?这么热闹。”

    这道邪魅的声音一出,热闹的场面犹如被忽然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沉寂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那种兴奋立即消失无踪,转为惊疑不定,回头,看向那个一身红衣,魅惑人心,可却更令人胆颤的男子时,只有一个感觉,完了武敌天下!快逃!

    心思动,脚步移,身影闪,刚还满满的一群人,眨眼睛就完全无踪了,只有飞舞的尘土,惊起的鸟儿,掉落的杯子,残留的吃食,告诉人们,你刚才看到的不是错觉,这刚才确实有人存在。

    祁逸尘看着,邪魅一笑,眼里闪过讥讽,看着跟随老太爷身边几十年的老管家,邪笑道:“老邹,看来小爷不是很受欢迎呀!既然如此那小爷还是离开好了。”

    “小祖宗,你可不要折磨老奴了,你这会儿走了,老奴会没命的呀!”邹管家闻言,哭丧着脸,急切道。

    祁逸尘看了挑眉,“你怕成这样,看来这次老头子的火气很大呀!那我可就更不去了,明知道没好果子吃的事儿,小爷才不会去触那个霉头。”

    祁逸尘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看祁逸尘真的准备离开,老邹急道:“小少爷,这次不是老太爷要见你,是太夫人要见你。”

    闻言,祁逸尘身体一僵,顿住脚步,脸上邪魅的笑容褪去,转头,神色不定,沉声道:“你刚说,是祖奶奶要见我?”

    “是。”

    “是吗?”祁逸尘神色莫测,静默片刻后,淡淡道:“走吧!”

    “是,小少爷。”

    老邹走在后面,看着祁逸尘高大却寂寥的背影,心里叹了口气,小少爷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心里的结呢?

    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祁逸尘在一个充满檀香的院子停了下来,闻着淡淡的佛香味,祁逸尘眼里闪过什么,继而,抬脚走了进去,邹管家在外面没再进去。

    祁逸尘走到门前,门口一个嬷嬷看到他,赶紧迎了过来,俯身恭敬道:“小少爷,太夫人在里面。”

    “嗯!”祁逸尘淡淡的应了一声,抬脚走了进去,掀开门帘,看着一个苍老的背影跪在佛像前,神色虔诚,规律的敲着手里的木鱼。

    祁逸尘静静的看着没去打搅。

    片刻后,老人放下手里的木鱼,却没有回头,慈爱的声音响起,“尘儿回来了。”

    “是,祖奶奶。”“来,过来,让祖奶奶看看。”

    祁逸尘听了,没有迟疑,听话的走到老人跟前,轻轻的跪在老人面前,看着老人苍老的面容,眼里闪过什么。

    老人虽说年纪不小了,可眼神却十分明亮,睿智,更加慈爱,看着祁逸尘,轻笑道:“真是岁月如梭呀!一眨眼的功夫,感觉昨日还在祖奶奶怀里抱着的孩子,现在已经这么大了,也越发的俊朗了,长成了一个美男子了,可惜,祖奶奶却已经老的不行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

    “祖奶奶一点儿也不老。”

    “是,祖奶奶一点儿也不老,还年轻的很呢!祖奶奶还想多活几年,看着我家小尘儿成家立业呢!”

    “祖奶奶…。”

    “尘儿,祖奶奶想看你成家,想看你安定下来,有个人能替祖奶奶好好的照顾你,那样,就是祖奶奶不在了,也能安心了。”祁太夫人忽然带着一丝伤感道。

    “祖奶奶……”

    “尘儿,你是不是喜欢顾家那个丫头?”

    祁逸尘一震,桃花眼骤然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