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15章 将不平静

嫡女风华 第115章 将不平静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115章

    顾清苑的问题让凌菲愣了一下,稍顿,明白了什么,了然一笑,恭敬道:“回小姐的话,奴婢叫凌云。”

    “凌云?”顾清苑听了,呢喃道:“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说完抬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凌云,淡淡道:“凌云,为何想成为我的死士?”

    “奴婢想守护小姐。”

    “守护?用生命为注,以背叛为价,只为留在我身边,值得吗?”

    “值得。”

    “为何?”

    “因为幸福,因为梦,因为是小姐,所以值得!”

    凌云的话,让顾清苑眼眸闪过异色,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静静的看着那眼神坚定,嘴角带笑的面容,静默片刻,才开口道:“凌云,如果你是因为我在茶楼推开你的那一下,才有如此想法的,你大可不必如此。当时我之所以那么做,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而且,当时,挡在我身边的就算不是你,我也一样会把她推开的,所以,你不用感恩!也不用感动!”

    “而且,我那么做,不是因为我有多伟大,只是单纯的因为我不喜欢有人挡在我面前为我而死罢了,不过,也就这一种我不喜欢而已,如果换成别的,那,也许,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你的身后。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把别人的命,看的比自己还重的人,很多时候,要我选择的话,我更愿意看着别人死,而我活着。”

    “所以,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了不起,也没有你以为的那种伟大到,牺牲自己保全她人的想法。你差点儿牺牲了性命,才换来的这个守护的机会,也并不值得。”

    顾清苑说完,凌云不但没有失望,失落,难过,反而笑的更加的开怀,且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了一句,“小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凌菲的?”

    顾清苑对于凌云忽然的转移话题,挑眉,不过却也没有隐瞒,坦白道:“一开始就知道。”

    “奴婢是哪里露出破绽了吗?”

    “我和凌菲没怎么接触过,破绽看不出,只是你们的眼睛不同而已。”

    “眼睛?”凌云听了一怔,“小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两个的眼神不同是吗?”

    “嗯!”

    “原来如此,看来易容术不是单纯的改变外在就最够的,还有真实的把自己当成那个人才会更加的逼真。”凌云恍然道。

    顾清苑看凌云这个时候竟然研究起来,易容术的心得来了,不由有些无力道:“凌云,我们现在好像不是在讨论什么技术问题吧惊涛骇浪!”

    “哦!小姐赎罪,奴婢岔题了。”凌云挠了挠头,憨憨一笑,回应道。

    看着凌云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自然,从容的摸样,顾清苑不由的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暗道:难道自己长了一张菩萨似的善良面容,或者,自己的头上带着光圈,像天使。

    让很多的人,只是看着就知道自己是个好人,是个值得信赖的善良之人吗?

    要不然,为何自己刚才明明说了那么多凉薄的话,却反倒是引得凌云更加的信服了呢?

    如果自己的脸真的有那种功效,自己第一个就先去普度一下顾长远,再跟他念个咒语,施主别再作恶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回头…。不过,回头是岸,还是死,还真是不好说呀!

    “小姐,你怎么了?”凌云看顾清苑抚着自己的脸颊发愣,疑惑:是哪里不舒服吗?

    闻声,顾清苑放下手,淡然道:“没什么,就是在想,我是不是长得很良善。否者,怎么会迎来一个对我如此死心塌地,死都要跟着我的暗卫来。”

    听言,凌云抿嘴一笑,正色道:“小姐,你刚才跟奴婢说的那些,在奴婢看来,小姐那样想并没有什么不对,而且,也让奴婢觉得那样的小姐更加的真实,值得敬仰。”

    顾清苑的嘴巴抽搐了一下,自己白说了那么多,这丫头是受虐型的。

    “小姐,因为,奴婢看人,从来只看她做了什么,而从来不听她说了什么。”凌云轻笑道:“有些人说的很好,可却心思歹毒,而有些人说的话虽然凉薄,可却有一颗真心。”

    “这么说,我在你的眼里是第二种人了?”

    “是。”

    “你还真是不会看人。”顾清苑吐槽一句,懒散的靠在软榻上,淡淡道:“既然你想,那就跟着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是,多谢小姐。”凌云眼里满是喜色。

    顾清苑看了暗自摇头,古代人的忠诚度和现代人的差别还真是大的很呀!就连生命的自主权都不在自己的手里,这是…。算了,还是不感叹的好,丫的!自己的还不是一样,在皇权至上的社会,还是少想什么自主权吧!

    “凌云,你如此你主子他怎么会同意?”

    “奴婢也不知。”凌云也觉得很不解,本来以为已定的结局,是不会再有什么转机了,可没想到,在李虎出现后,竟然奇迹似的峰回路转,主子竟会让麒一传令让自己随着李虎离开,这是凌云怎么也没想到的。

    “是吗?”顾清苑听了眼睛微眯,夏侯玦弈那厮可不是什么大肚能容,通情达理,心慈仁善之人,他会这么爽快的放人还好真是挺奇怪的。还有,李虎暗中跟着凌云的事儿,伯爵府那些暗卫不可能没有察觉,可李虎还能那么顺利的进去且不被阻拦的进入了府内,看来一定是夏侯玦弈那家伙下了什么命令了。夏侯玦弈这厮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呀!

    伯爵府

    顾清苑,凌云对于夏侯玦弈的命令感到不解,而麒一同样对主子的决定,感到万分不解,主子怎么会容许,暗卫自己挑选主人的事儿发生呢?凌云这个一定会死的人,竟然会出乎意料的毫发无损的离开了伯爵府,这太奇怪了,麒一想着。转头,看向边上自喻聪明绝顶的麒肆很是疑惑道:“麒肆,你说主子怎么会让凌云离开呢?”

    “我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麒一有些惊讶道守护校花武君录。

    麒肆白了麒一一眼,“你以为我是神呀!主子的想法我什么都能猜的到。”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聪明的不得了吗?怎么还有不知道的事儿。”麒一说着,撇撇嘴道:“看来,你根本也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厉害嘛!以后,什么聪明绝顶的话,还是不要多说了!太名不副实了。”

    麒一的话落,麒肆的脸上瞬间黑了下来,自己被这个木头嘲笑了,不,不是嘲笑,看他那个眼神,根本就是不屑,是不屑吧!丫的!吐血!麒肆心里很是不忿,咬牙道:“死木头,每次的事儿我多少都能猜到些,可你一此都没想到过,所以,我跟你比起来,可不就是聪明绝顶嘛!我哪里说错了。”

    “是呀!我是很笨。不过,你这么说的话,我忽然发现,你也就是跟我比起来才聪明那么一点儿吧!苞一个木头比,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麒一…。”麒肆憋气道:“该死的,我不止跟你比,我跟其他比起来也是聪明的。”

    “是吗?”麒一很是不以为然道:“既然如此了不得,那,主子这次的举动,你怎么完全猜不到呀!”

    “谁说我猜不到。”

    “那你说呀!”

    “我……”麒肆张口欲说,可随即又马上顿住了,盯着麒一那副刚正不阿的模样,左右打量,认真探究一番,挑眉,笑道:“麒一,也许,我以前真的小看你了呀!你小子现在都会使用激将法了,这神速的进步,害的我都差点上了你的当,着了你的道呀!”

    麒一闻言,淡淡的瞥了麒肆一眼,淡淡道:“什么激将法不激将法的我不懂,反正你就是不知道就对了,也不用如此勉强的为自己猜测不到,被我说不聪明,找台阶,找理由了。”

    “麒一,你这小子还取笑我上瘾了是吧!”麒肆恼火道:“我告诉你,主子他会放凌云离开,绝度不是因为她有什么特例,而是因为,那位主才会如此的。”

    “这个不用你说,就是我也猜的到。”

    “你…。你也猜到了?”

    “这有什么难猜的,主子对待任何事,人都和以往一样,可是只要有反常的事儿出现,就一定和那个主子有关,这么几次下来,我完全可以想象的到,所以一点儿都不难猜。”

    “你既然想象的到,还问我干什么?”麒肆咬牙切齿道。

    “本来我是以为你会知道比我多,现在看来,你和我想的根本一样!早知如此,我就不问了。”

    “麒一,你…。”

    “麒肆,你在生气吗?难道是感觉我和你一样聪明了,所以接受不了了生气了吗?如果是,那,你还真是没有容人之量呀!”麒一说完,不敢置信的看了麒肆一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那宽大的衣袖,还不自觉的摆动出晋魏之风来,看到的麒肆更是眼珠差点掉出来,一个武夫竟然摆起了学士的风姿。

    还有他那一副对学生失望老学究般的姿态看待自己,也差点没让麒肆吐血而亡。不过,也更加深刻的让麒肆认识到,麒一他不是个蠢的,蠢的那个是自己呀!这么多年竟然没发现麒一是个嘴里舌尖的。

    麒肆在这里懊恼的捶胸顿足,而那边转身离开的麒一却躲在暗处仰天狂笑不已,麒肆的表情太有趣了,喵的!敝不得麒肆这个家伙那么爱戏弄自己,原来戏弄人是如此的好玩儿呀!

    顾家

    中饭过后,顾清苑小憩刚起来,就看到梅香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不等询问就率先回禀道:“大小姐,二爷他们刚派人给老夫人送信来,他们已经进京了,不时就会到了御兽成妃最新章节。”

    闻言,顾清苑正整理衣服的手顿了一下,嘴角扬起莫测的笑意,从历城到京都最起码要四天的时间,可顾挺远却三天就赶回来了,看来,他对于回京真的是很迫切呀!如此的怀念京都吗?怕是不尽然吧!

    在知道顾家二爷一家要回来的时候,顾清苑就让暗卫查探了一下他们的过往。

    顾家二爷顾挺远,是顾家的第二个男丁,他和顾长远也是顾家仅有的两个男丁。顾挺远是顾老太爷的一个姨娘所出。

    不过,这位姨娘在生下顾挺远后,就产后血崩去世了。对于女子生产时,常见的也完全符合生命原理的,产后大出血失去性命之事儿的正常现象,顾清苑对于它的真实性不予置评。

    不过,也就因为这个原因,他这个生母不在的孩子。就被心慈的老夫人亲自向老太爷开口过继到了自己的名下,和顾长远一样,成为了顾家的嫡子。

    听说老夫人当时这一做法,在当时可是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因为在高门主母的眼里,庶出的孩子,就算他身份低微,可谁也无法保证他是否会发达,使出什么幺蛾子,继而,为了防止他们超越自己的儿子,避免这个威胁到自己儿子的情况出现,她们只会想尽办法打压这些庶女,庶子。是如何也不会想着,把他们抬到和自己孩子一样的高度。

    所以,她们在赞扬老夫人,大度,仁善的同时。也觉得不懂,怀疑,老夫人是真的想善待这个庶子吗?还是想利用他达到什么目的呢?更多的人倾向于后面那个可能性。

    不过,顾清苑对于老夫人的这一做法,却很能明了其中的用意。老夫人她没有儿子,对于被迫认领顾长远这个已经六岁大的儿子,她的心里一定十分的憋屈且恼恨。

    而且,顾长远的秉性如何,她是完全不清楚,更不能确定他长大后会成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因为顾长远生母的关系,老夫人怕是很难跟顾长远产生什么感情吧。

    在老夫人的心里,过继儿子只是为了巩固自己地位,在老了以后为自己养依仗而已,既然如此,她当然希望多一个选择的对象,如果顾长远不行的话,多几个后备之人,以供挑选当然是最保险不过的了。

    但可惜的是,在顾挺远之后,顾家却再没有男丁降临了,老夫人能做的也只有在他们两个中间挑选一个出来罢了。

    顾长远是被迫的认下的,而顾挺远是老夫人主动认下的,在心里上老夫人就对顾挺远比顾长远要少很多芥蒂。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顾挺远受到的教导比顾长远要多上很多,老夫人对顾挺远也比对待顾长远时要用心的多。

    从这些细节之处,顾清苑就可以看出来,在老夫人的心里应该很希望顾挺远能继承顾家的吧!不过遗憾的是,这位顾二爷因为从小被老夫人看重,以至于养成了骄纵的个性,虽然聪明有余可却智谋不足。

    而顾家两个儿子,在当时给京城里人的印象就是。

    稳重有礼,疼爱幼弟,谦谦君子般的嫡出大公子。

    骄纵轻浮,放荡不羁,难以管教的过继二公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长远,顾挺远的形象渐渐在众人的心里扎下了。

    那个时候很多高门夫人心里,这个时候好似也好似忽然明白了过来,顾老夫人她过继这个庶子,应该就是为了把他养废他,用他来衬托自己的儿子吧!

    她们在自认看透了老夫人用意的同时,也感叹:老夫人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够长远的,不但自己落下了好名声,还为自己的儿子带了更多的好处,真是一举两得呀!

    不过,让她们自己效仿的话,她们还真是做不到,这需要太多的忍劲儿了,也太冒险了,如果运气不好养活个心机重的,那可就等于给儿子弄了一个威胁出来,一个弄不可就得不偿失了美女宿舍男宿管全文阅读。顾清苑对于暗卫竟然能隐隐打探到这种消息,心里还真有些佩服,能打听到这样的八卦,足见他们这消息网做的可真是够深入的呀!

    不过,可惜那些高门的夫人还真是冤枉了老夫人了呀!老夫人她是真心的想把顾挺远给教育好的,可谁知道,她对顾长远的冷淡,对顾挺远的用心,竟然成就了顾长远,而养残了顾挺远呢!

    对于如此的结果,老夫人感到失望,遗憾。

    而顾清苑听完后,不自觉的想到了,穿越来后,自己的处境。还真是和顾挺远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是巧合?还是特意?顾长远捧杀了自己。那,顾挺远呢?真的是他自己不争气,还是也同自己一样,是被人捧杀了呢?那个人,也是自己那个慈爱的父亲,是他那个关爱幼弟的大哥吗?

    如果是的话,那顾挺远这次回来肯定会有有趣的事儿发生吧!

    而在这些过往中,更重要的一个就是,顾挺远之所以会离开京城,可并不是他自己主动离开的,而是被迫类似于被驱逐离开的。

    其原因也很简单,他被京城里的人给排挤,唾弃了。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竟然在参加科考的时候携带小抄—他作弊了。

    他这样的举动,那在当时可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也是绝对会被人鄙夷的,虽然当时老夫人多方走动,保住了顾挺远一条命可却没能让他逃过牢狱之灾,因为此事儿,他在牢里呆了一年的时间。

    而在这一年里,老夫人因为是女眷走动有诸多不便,所以,去牢里探望他最多的人不是老夫人,而是顾长远这个好大哥。

    命运就是如此,本来名声就好的人变得更好了,而名声本就不佳的人,因为此事变得更差了,可以说完全臭了。

    继而,一年后,在顾挺远从牢里出来的时候,京城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所以,他才会在逼不得已的境况下,离开了繁华的京都,被老夫人安排在了她远亲待着的那个城市,这样多少有个照应。

    老夫人和顾挺远本想着,等作弊的事儿慢慢消淡了就可以回来了,可是他们都没想到的是,这一去竟然是十几年的时间。

    这当然不是因为顾挺远不能回来,他曾经也回来过,可他的名声已臭,科举的之路也已走不通了,能做的也只有经商了。可他有这样那样的过往,谁愿意跟他做生意呀!在到处走动,处处碰壁的情况下,顾挺远也渐渐的心灰意冷,百般无奈再次的离开了京城,这十几年除了偶尔回来,从没留露出想留在京城的意愿。

    可这次却突然回来了,还有全家归来,据暗卫的探查,这十几年来,顾挺远因为做官这条路已经无望,就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经商上面,现在也算是小有成绩,也囤积了一些家业,并在暗中悄悄的查探着什么事情,现在好像有了什么眉目了,所以,才会突然回来。

    不过,至于是什么事儿,暗卫还没有查探清楚。

    凭着直觉,顾清苑可以感觉到,顾挺远这次回来绝对不寻常,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顾家因为他们的回来,怕是又将不平静了吧!

    侍郎衙门后院中,顾长远看着手中的信函,快速的扫过,看过之后,抬手放于蜡火之上点燃了,跳跃的火苗,忽然明亮的光芒,照应出,顾长远脸上那抹阴沉,冷毒的表情,入正吐信子的毒蛇,让人看了不禁心里一颤,惊悚不已。

    ------题外话------

    亲们,今天坐车有些累,休息一晚,明天努力万更,亲们,不要抛弃俺呀!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