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101章 决绝猎杀

嫡女风华 第101章 决绝猎杀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宫里的人?顾清苑眉头微皱了下。浪客中文网

    “请问车上,可是顾侍郎府的顾大小姐吗?”

    “请问你是…。?”凌菲应既反问道。

    “奴婢是四公主身边的宫女。”

    “原来是四公主身边的姐姐,奴婢刚怠慢了,车上是我们大小姐,请问四公主可有什么吩咐吗?”

    “姑娘言重了,姐姐两字奴婢不敢当。”宫女同样多礼,回应道:“不瞒姑娘,今日四公主出宫游玩,刚在前面茶楼品茶的时候,听很多人说起关于顾大小姐的事儿,心里对顾大小姐很是敬慕。而现在这么巧的看到了顾家的马车。所以公主就让奴婢过来问一下,如果顾大小姐不介意的话,想请她到前面茶楼聊几句,不知是否可以?”

    马车里,外面的对话清晰的落入耳里,不仅挑眉一笑,巧?是挺巧的!呵呵,世上巧合的事儿,是有不少,无巧不成书嘛!

    但是,在想起自己临走时,外公对自己的叮嘱,顾清苑对于这个巧合,淡淡一笑,眼里精光闪过,可惜,这个巧合也许是不经中,特意出现的吧!

    想此,顾清苑叹气,最近自己深深觉得身不由己这个词,最近还真是为自己打造的,喵的!太坑爹了,明知道有坑,可还要往里跳。能做的只有应对,却无法避免,就如悠然公主的事一样。

    也许,所有的人都一样吧!只有清除了某些绊脚石,某些危机,才能获得更多的东西,还要更多的平静,既然规律如此,那,自己也自当遵守,不会回避。刀已架在头上,是受一刀,还是挪开那一刀,不用想,自己选着第二种。

    心念定,手微抬,帘子掀开,如同开启了另一条通往平静,或者通往搏杀的轨道,迎接自己的将会是新一轮的考验,为此,顾清苑感叹:如此修炼,不是成仙,就是做鬼。

    “大小姐。”凌菲轻唤,眼里闪过担忧,多年暗卫的直觉,凌菲明锐的感到了一丝不寻常。

    顾清苑看了凌菲一眼,浅浅一笑,扶着凌菲的手走下马车,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句。

    一句轻言,车夫略显疑惑。

    凌菲的眼里闪过亮光。

    而宫女却是大惊,看着顾清苑的眼眸闪过惊惧。

    宫女的神色落入眼底,顾清苑却面色无异,心里却已有数,平静淡笑道:“公主盛情,清苑莫敢不从,请带路。”

    “是,顾小姐请随奴婢来。”宫女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却再不敢多看顾清苑一眼,领着顾清苑,凌菲两人疾步往一边的茶楼走去。

    走进茶楼,顾清苑是真的笑了,这空无一人的茶楼,何来的人声鼎沸,又何来的议论如潮?

    看着眼前的一位穿着华丽,看到自己时却神色闪躲,有些不安的少女。想来,这位就是四公主南宫云儿吧!在宫里的宴会上貌似看到过,可惜,存在感不是太强,听说生母是后宫妃位不高的嫔妃所出。

    不过,这个时候顾清苑还真想问一句,那些在茶楼里听到自己事迹的话,这位公主是从哪里听到的?是自己眼瞎了,看不到这里的人山人海。还是说,这位公主通的阴阳,听的鬼话。

    顾清苑看着空荡荡的四周,挑眉轻笑的样子,让眼前这位公主,神色都很是不自在。

    “公主,顾大小姐来了。”

    “哦!彼大小姐,这里的茶水很好喝,你请坐。”

    就在南宫云儿以为顾清苑会说些什么!问些什么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顾清苑神色自若的收回视线,神色间更是连一丝的疑问,不安都没有。

    “臣女见过四公主。”顾清苑嘴角带笑,微微俯身。

    “顾大小姐快起来,快起来。”四公主赶紧走过来,双手扶起顾清苑,对于顾清苑的不追问,心里在松一口气的同时,更多的却是不解。

    打量着这位气质,容貌都出挑的女子,心里满是疑惑,她为何这么镇定呢?她就不好奇嘛?对于这里的空无一人,就感不到异样吗?

    南宫云儿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探究,刚才宫女去请顾清苑,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假的,四公主对顾清苑确实很好奇,仰慕。不为别的,就为她竟然能在南宫颦儿,那个心狠毒辣的女人手里保住一条命,还为此,让南宫颦儿为她的算计付出代价,四公主就好奇的不得了。

    她很想知道,这到底是顾清苑本人十分了不得?还是因为伯爵府对她庇护的结果呢?不过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务,四公主的心口缩了一下,可想起伯爵府,四公主南宫云儿扶着顾清苑胳膊上的手紧了一下。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那抹异样的力道,顾清苑缓缓抬眸,看到南宫云儿看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有她眼神里面透出的信息。

    看着,顾清苑眼神微闪,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那是为难,是无奈,当然更多还有祈求,看此,顾清苑眉头轻挑。

    忽而,脚步声响起,闻声抬头,当看到迎面走了的人时候,顾清苑眼里闪过冷笑,果然如此吗?转眸再看眼前南宫云儿那副无辜且好似被逼无奈的表情,淡漠一笑。

    虽然,在外面通过那个宫女的神色,顾清苑就猜到了,南宫云儿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里,很大的可能在某个预谋的前提下。

    然而,南宫云儿现在的表现,神色。还是让顾清苑对她感到十分的恶寒。

    南宫云儿也许是有很无奈,可让顾清苑感到更多的,却是她在皇宫里历练出的冷血。在她以自己为引,引得自己前来的时候,她应该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不过,可笑的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在她的眼里看到没有一丝不安。看到的只有,她的无辜,她的难处,她的无奈,怎么?她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苦逼的表情,在这个时候还在想着让自己对她表示同情,并理解吗?真是自私的冷酷,让人只感可笑且无语。

    看来,皇宫里出来的苗子,良心这两字早就遗落在娘胎里了吧!

    本来,顾清苑对于那些为了自己活的更好,拿第三人做伐子的事儿,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想要自己活着,活的更好,就必定会有牺牲,是牺牲自己,还是牺牲她人,这是很好做的选择题。就看你心狠的程度,还有你自己的手腕能力了。

    不过,在你踩着别人往上爬,获得好处的时候,就不要再装出这幅无辜的欠抽样。推一个人入火坑,然后再表示自己的无辜,这,太不要脸了。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可真是想的太好了,也太可笑了。可以谅解她的无奈,却为她的无耻感到恶心。

    顾清苑无一丝迟疑的抽出自己的胳膊,淡然的站在一旁,看着那个向着她们这边走来的男子。

    南宫云儿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眼神莫测,她在宫里生活十几年,作为一个不受宠嫔妃所出的公主,还能活的好好的,除了她对任何出风头的事儿,都不争抢的隐忍力,还有她敏锐的察言观色的眼力。

    而她现在明显的感觉的,这位顾家大小姐面对自己时有最开始的淡然,变为了现在的冷漠。

    这种出乎她意料的转变,让南宫云儿心里一紧,垂下眼帘遮挡住眼力的波动,还有冷意,这么快就被看透了吗?为何?然而这个时候却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分析,观察,看着走到跟前的男子。

    南宫云儿俯身敬畏道:“二哥哥。”

    “嗯!”南宫玉面色冷淡,随意的应了一声,走到顾清苑的跟前,看着顾清苑,眼里闪过一丝阴沉,暗嗤:长得倒是真的还不错,看来夏侯玦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也是个重色的。

    “你就是顾清苑?”

    “是,臣女见过二皇子。”顾清苑规矩俯身。

    “起来吧!”

    “是,多谢二皇子。”

    “本皇子听说,你的弓箭之术很好。”

    “二皇子过誉了,很好两字臣女当不起,臣女只是认得弓箭,会拉起而已。”顾清苑浅笑着回应,因为自己射死一头黑熊所以就认为自己箭术好吗?那他还真是想象的有些大了。

    听此,南宫玉冷笑,她这是以为自己不知道围场的事儿吗?想隐瞒,想逃过,她想的太简单了!真是狡猾却又无知的女人。看来夏侯玦弈的眼光还真是不怎么样。

    “你这么说,是认为本皇子说错了吗?”南宫玉沉声道。

    闻言,顾清苑心里吐槽,丫的!找茬的口气可真是够明显的,一个毛都没长全,又在叛逆期的臭小子,还真是够喜怒无常的。

    “臣女不敢。”

    “是吗?这么说本皇子就是说对了,既然弓箭射的很好,那就给本皇子拉一个,让本皇子看看。”说完不给顾清苑开口的机会,看了一眼身后的随从,强势且很是土匪道:“带上顾小姐到后院来。”

    “是,二皇子。”随从应,看着顾清苑面无表情道:“顾大小姐,请。”

    微颔首,顾清苑一句废话不多说,抬脚跟了过去,逃跑,应对,可都很耗费力气的,多留点力气很重要,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的南宫云儿,冷笑,她现在觉得任务完成了,想脱身了吗?她想,可自己却不想。

    “四公主,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就不去了,我对那个一窍不通,去了只会妨碍二哥哥教你射箭,所以,我还是在这里喝茶等你们吧!”南宫云儿看着顾清苑眉目淡笑的样子,止不住心里一跳。

    “可是,刚才四公主说想和臣女聊几句的,臣女如此岂不是违背了四公主的盛意,那…。”顾清苑说着,很是歉疚的看了一眼,前方的皱眉看向这边的南宫玉道:“那臣女还是下次再跟二皇子学吧!”

    顾清苑话落,南宫玉眼神带警告的看了南宫云儿一眼,强势道:“一起去。”

    “是,二哥哥。”南宫云儿乖巧的应着,可心里却暗自咬牙,如此一来自己可就不好脱身了。

    伯爵府

    “主子,顾小姐进入了流水茶楼,那里是二皇子的私业。”麒肆看着窗户前,负手而立的主子回禀道。

    自从二皇子回京城后,主子就开始命人在暗处跟着顾小姐,亦是无声息的保护。因为主子早就料到了,凭着二皇子的个性,为了南宫颦儿的事儿,一定会想法找上顾清苑,现在果然不出所料。

    夏侯玦弈闻言,神色不动,眼里却闪过冷意,手上玉扳子转动,静默片刻,淡淡道:“把这消息,传给太子。”

    “是,主子。”夏侯玦弈令出,麒肆既了然。

    二皇子是皇家的人,那么,自然还是有皇家的人出门比较好。明面上,太子出面解决是最适合不过了。

    至于暗里,那,当然是主子来比较好,也可以做的更多。

    茶楼

    二皇子所谓的后院,也就是茶楼暗门后面的一个空旷的院子。

    看着院里的东西,顾清苑挑眉,长弓,长剑,短刀等,这里还真可以说是个小小的练武场了,当然,在某些时候也可以是屠杀场,比如现在,那些武器对于自己来说,可都是危机。

    南宫玉见顾清苑到了这里,眼里就惊讶可却没有害怕,眼里闪过讥讽,果然是个无知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哼!这样的蠢女人,也许就是死了还不知道什么怎么回事儿呢!

    南宫玉抬手,一个小厮立马把一个长弓送到南宫玉的面前。

    南宫玉接过,看了一眼,递给顾清苑道:“顾大小姐试试吧!”

    “是!”顾清苑应声接过,拿起,弓放正,箭上弦,用力,却只能拉半满就再无法撼动,完全不想强求,对准,放手,看着箭向前面的靶子飞去,可遗憾的是,连靶子都没碰到就落地了。

    看此,顾清苑无奈一笑,这玩意儿自己这身板儿还真是有心无力呀!

    南宫玉倒是冷冷一笑,“看来,刚才本皇子还真是冤枉顾小姐了,顾小姐好像是真的不怎么会呀!”

    “臣女惭愧。”

    “既然如此,那,就让本皇子教一下顾小姐吧!”

    “不敢有劳二皇子。”

    “怎么?你这是不愿意?”

    “不,臣女是惶恐。”

    “废话少说,看着。”南宫玉声音忽然染上冷戾,弓在手,箭上弦,轻微用力,放手,箭势如风飞向箭靶,正中红心。

    “二皇子箭法果然高超。”动作老练,姿态优美,自己这个菜鸟完全无法与之相比较,顾清苑感叹:可惜呀!他却是咱在自己的对立面,这箭随时都会指向自己。

    对于顾清苑的赞美,南宫玉轻哼一声,听在耳里不知是回应,还是嘲笑,不过,随便他什么意思,顾清苑也不在意。

    “顾大小姐可能不知道,对于箭术来说,除了本身的技术外,更重要的箭靶,只要箭靶好,就是你技术不行,哪怕只要你会那弓箭,同样能射出很好的成绩来。顾小姐你要不要学学,本皇子可以特例教给你。”南宫玉声音猛然轻柔下来,看着顾清苑嘴角溢出一丝莫测的笑意。

    那抹笑意落在顾清苑眼中,心口微缩,心里满是冷彻刺骨的寒意,他和南宫颦儿果然不愧是兄妹,同样的变态,同样的残忍至极。

    “二皇子盛情,臣女心领,更感怀在心。”说着,顾清苑脸上笑容隐没,平淡的看着南宫玉,淡然道:“不过,臣女不想学。”

    顾清苑没兴趣和他研究箭靶!他那所谓的不需要技术的弓箭术,确实存在。

    因为他要的确实不是技术,他要的是,活靶子!要那些自己往箭上冲的活靶子!

    特别,那个活靶子最后会变成自己的时候,那,自己更不需要了。

    顾清苑的忽然的拒绝,让南宫玉微愣了下,继而,眉头就皱了起来,冷厉的看着顾清苑道:“顾大小姐好大的胆子,也好大的架势呀!竟然连本皇子的面子都不给。”

    “不,二皇子误会了,臣女的胆子小的很。臣女不学,是因为不敢。臣女怕传出去,污了二皇子你这个教导之师的名誉而已。”

    “你不想,可本皇子却偏要教。”南宫玉话落,手里弓箭陡转,决然对向顾清苑,身上一直压抑的戾气尽数显现。

    南宫玉这一举动,让顾清苑眼睛微眯,脸上同样露出冷色,可却没有一丝惊惧,不出所料的事儿。

    凌菲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垂在两边的手悄悄的握起来一样东西。

    四公主南宫云儿脸色也是猛然大变,自己果然想的太简单了,顾清苑今天如果有了三长两短。南宫玉这个出手的人,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自己可就难说了,南宫颦儿这个嫡出的公主算计顾清苑都没逃过责罚,自己这个牵引着,就更难以逃脱了,心提了起来,现在该怎么办!

    那个宫女也是吓的双腿发软,进宫这么多年,虽然算计见过不少,可这样**luo的猎杀,可是从未见过。

    而场上的几个小厮,还有南宫玉身后的那个随从,面色却无一丝的改变,就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似的,静静的看着。

    南宫玉看顾清苑神色淡定的样子,心里忽然冒出一丝火气,真是不知死活,这个时候竟让还敢在这里跟自己硬气,怎么?她这是有恃无恐,觉得自己是不敢对她射箭吗?

    想此,南宫玉猛然拉动长弓,冷声道:“顾清苑,本皇子心善,如果不想做本皇子的箭靶子的话,本皇子也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闻言,顾清苑浅浅一笑,好奇道:“选择?臣女想知道有几个选项。”

    “本皇子要你那双手!”

    听此,顾清苑轻笑出声,抬起自己洁白如玉的两只手,很漂亮的手,没了那可太可惜了,想此,顾清苑抬眸,笑问道:“臣女听说悠然公主的双手废了,怎么?现在二皇子是要臣女这双手来陪葬吗?”

    南宫玉听顾清苑如此轻而,毫无愧疚的说出颦儿的事儿,身上杀气更浓,狠厉道:“你这是在找死,本皇子好心留你条命,你却如此的不识好歹!那就好保护你那双手,拿你的命来为颦儿陪葬吧!”

    南宫玉话落,手里大弓拉起,对着顾清苑射去。

    场上所有人呼吸一顿,紧紧的盯着那只长箭,还有它即将带走的一命。

    顾清苑眼里冷光凝聚,神情冷戾,长箭飞来那刻,动作毫不迟疑,脚步移动,飞快转身,一箭擦过发梢,带着一阵强风,飞逝而过。

    时间忽然定格。

    顾清苑竟然躲了过去。

    场上的几个小厮,都有些吃惊。

    凌菲的手握的更紧了,脸上也紧绷的厉害。

    南宫云儿心里一抖,屏住呼吸,心口一窒,看着场上那个,神色到现在都无恐惧的女子,那决然的姿态,飞舞的长发,位居上位的威压,冷静还有那淡漠的冷酷。

    南宫云儿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感心里汹涌的澎湃,抑制不住的有些颤动。

    生死不惧,杀伐果断,风华绝代,威视天下,这样的威仪竟然出现在一个女子的身上,面对危机,搏杀,不祈求,不哀怨,不哭泣,不逃避,勇敢的面对,决然的反击。

    南宫云儿觉得自己某处被深深的撼动了,原来,女子也可以如此的傲视无双,决绝无畏的活着吗?飞扬的恣意。

    南宫玉大感意外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怒火,她竟然敢躲开,她是想造反吗?她这完全是不把自己这个二皇子放在眼里呀!

    第二支长箭上弦,南宫玉脸上是完全的厮杀之意,这次大弓全开,一箭出,箭风起,尘土飞,箭势更加狠厉,带着完全的猎杀之气。

    顾清苑心念动,刚欲闪躲,却看一人影忽然闪动,决然挡在自己身前,心微动,继而决然推开。

    再抬眸,长箭已直眼前,心口缩,血冷凝。忽而,本已快刺入身体的长箭,方向猛然转变,微楞,却已落入一个强健,带有青草气息的怀抱。

    另一边,脚步声起,一个男声响起,温润的男声带着无法掩饰的气急败坏,“南宫玉,住手!”

    变故再生,场上更是寂静一片。

    顾清苑闻到这个味道,已经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了,抿嘴淡淡一笑,这次英雄救美来的不算太迟,刚刚好!不错,进步了!而该来的人也都来了,闹剧结束了。

    夏侯玦弈看着连头都未抬,自然的倚在自己怀里的女子,神色莫测,手臂忽然用力,女子吃痛抬头,夏侯玦弈却已然移开了视线,看着那边神色难看的南宫玉,还有面带怒气的南宫凌。

    “二皇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如果本世子的未婚妻有丝毫的损伤,那,就是你做的!”

    “夏侯玦弈,你太放肆了,你…。”南宫玉叫器声刚起,就忽然顿住了,张口无声,脸色铁青,看来是被人点了穴道了。

    夏侯玦弈扫过身后的麒肆,麒肆会意,双手击掌,几个黑衣人忽现,可也就眨眼的功夫又瞬间消失,而再看,你会发现,刚场上的那几个小厮不见了。

    南宫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而夏侯玦弈却带着顾清苑淡然的转身离开,在通过茶楼的间隙,夏侯玦弈一手微抬,顾清苑只见亮光一闪,转头,却发现身后,火光突现,眼睛骤然大睁,抬头看着夏侯玦弈面无表情的面容,感叹:这作风,强悍!真强悍!炳哈哈!丫的!可心里好痛快!

    顾清苑本以为会和前几次一样,夏侯玦弈这厮又会和自己坐一个马车回去,说几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不过,这次貌似自己想错了,顾清苑神色有些怔忪的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宽广景色,慢慢的蹲下身体,拿起一株看了一眼。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小麦吧!

    嗯!天气热了,应该快成熟了吧!这么热的天气,自己为何感到冷飕飕的呢!啧啧,后面那厮的为毛像个冷库似的,冒寒气,冻死人了!气场太危险,为了安全,自己还是好好研究一下,这只吃过却没有亲眼看过的小麦吧!嗯!长得好像挺复杂的样子,值得研究。

    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微眯,看着蹲在地上,在哪里装腔作势的女子,眼里闪过怒火,沉声道:“顾清苑。”

    “小人在。”

    “站起来!”

    “是。”顾清苑很是识相配合的站了起来,看着夏侯玦弈正色道:“世子爷有什么吩咐?”

    “顾、清、苑,你真的是太大胆了。”

    “哦!有的时候,好像是大了些,呵呵呵。”

    女子装糊涂的态度,让男子的嘴巴抿的更紧,冷冷的看着她,静默片刻后,冷声道:“为何推开凌菲。”

    夏侯玦弈的问题让顾清苑一顿,随即了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

    在第二支箭向自己飞了的时候,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人影,不是别人,就是凌菲!

    想此,顾清苑叹了口气,凌菲的举动,让自己很意外,也有些疑惑,她可以说并不是自己的奴婢,跟着自己的日子也不长,为何就要做出那样的举动呢?生命不是一个人最宝贵的吗?她为何,要为了自己这个跟随不到几日的人,那样轻而易举的就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了呢?

    “顾清苑,为何不回答?你可知道,因为你这大胆的举动,你可能会…。”最后一个字夏侯玦弈没有说出口,也不想忆起当时看到那一幕时候,所带给自己的那个冲击,还有那窒息的感觉。

    顾清苑看着夏侯玦弈泠凝的表情,眼里闪过不解,可却很诚实的回应道:“凌菲替我挡了那支箭,我也许就会逃过一劫,可那样,凌菲她一定会死。以别人的命,续自己的命,我,做不到。”

    说完,顾清苑嘴角闪过苦笑,虽然有的时候这样的做法在别人的眼里,觉得自己是的迂腐的傻。

    可他们不懂,以命续命,背负无辜之人性命的事,自己再也不想,永远也不想,因为爷爷,那是自己心口永远的cang。

    “那,你可知道,如果你死了,凌菲也绝对活不了。”

    闻言,顾清苑真的有些吃惊,不过马上明了,这就是暗卫的使命吗?不过,凌菲的性命什么时候和自己是一体的了?抬眸看了夏侯玦弈一眼,是这厮!

    “那又如何?凌菲的生死不在我的手里,而在你的手里不是吗?你的决定不是我能操纵的,我只能支配我自己的,我,不想,此生都不想。有一个人再挡在我跟前,为我挡劫,为我丢了性命,不过,对于我死,你就让凌菲陪葬的话,我没有任何感觉。”

    “你还真是…。让人不懂。”

    “有什么可不懂得,我人都死了,对于人家的生死,我还有个屁的感觉呀!”顾清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死了没感觉,活着总有感觉吧!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看都不看是谁,就靠在人家怀里,顾清苑,你是白痴吗?”夏侯玦弈少有的话里染上火星味儿。

    “知道是你,还看什么!”顾清苑白了他一眼。

    顾清苑话落,奇异的发现,咦!冷库不冷了,什么原因?转头,看向夏侯玦弈,这厮还是那副表情呀!面瘫的让人什么也看不出。

    顾清苑今天的经历,几起几落,惊险刺激,过的是一点儿也不平静。

    而此时的柳家,同样也是不平静,鸡飞狗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