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四章 何谓喜欢

嫡女风华 第一百零四章 何谓喜欢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时光如梭,弹指间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飞逝的流转着,转眼间直二姨娘回来到现在,已经两个月的时间了。浪客中文网舒殢殩獍

    顾清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眉头轻皱,又过了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关于李娇中毒的源头,还是无丝毫的发现。

    有人这样耗着,拖着就算不让李娇死掉,可她身上的毒素一定在不断的增加,李娇现在熬的不是时间,是她身体的机能,如果有一天她身体的各个器官熬不住了,就算是自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怕是也来不及了。

    看来,暗处那个人是想生生的看着耗死李娇,想此,顾清苑眼神冰冷,心里发寒,如此毒辣,阴狠的手段,扭曲的心理,看着一个人挣扎着,熬着,耗着死去,真是变态的很呀!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眉心,这件事之所以这么难解,关键也在李娇这个当事人,如果她能配合,能…。哎!算了,李娇还是不用想了,恐怕这事儿给她一说,整个皓月的人都会知道有人要害她了。

    不过,打草惊蛇,引蛇出洞的办法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可这太冒险了,再加上李娇她根本就不知道防备,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防备谁,这样贸然捅破,也许会引起暗中那个人的忌惮,不敢再对李娇下手,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人在没有被发现之前,也许会直接干掉李娇。

    如果那个人真的那样做,就算查出是谁,知道是谁干的,还有个屁用呀!

    李娇这里没有进展,可有人的暗涌却快开始了吧!毕竟,她也平静的够久了,两个月的时间她准备的也最够了吧!二姨娘,这次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呢?又想用哪一计呢?呵呵,这次应该跟周全,动静也更大吧!

    顾家是表面平静,暗里阴损招数却层出不穷。

    而这两个月,京城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首先大元的那个慕容太子走了,在走之前面,给了慕容月一个纸条,让她透过暗卫交给了自己,当然了,上面写的不是什么雷人的诗情画意,你侬我侬的肉麻东西,而是一个纸条,据慕容月说,也是因为这张纸条,慕容昊才决定了那次城外的试探之举。

    上面写的不是别的,就一句话,“夏侯玦弈喜欢的人,是,顾家大小姐,顾清苑。”想起纸条上的那行字,顾清苑冷笑,这张纸条送的可真是够及时的。

    那个时候正是京里面流传,夏侯玦弈喜欢有的人是顾家小姐时,在众人猜测那个是人是谁时,也是慕容太子差不多在宫宴上基本确定那个人是顾无暇的时候,这张纸条就那么别有用心的到了慕容昊的手里,呵呵,真是有趣呀!

    如果不是那个别有居心的人,自己也不会惹上夏侯玦弈这个麻烦,完全不在自己计划中的定了亲。

    不过,那个人那么做的目的,是想让自己跟着慕容昊回大元吧!看着那张字条顾清苑不禁好奇,自己到底都碍了什么人的眼,又挡了谁的路?想让自己消失的人可真是不少呀!

    除了那些个闹心的事情,京里最近还隐隐流传出,夏侯玦弈和祁逸尘不合的传闻来,对此,顾清苑只有一句话,男人的世界她不懂!

    祁逸尘在自己养伤时,所表现出的那种莫名激动,还有面对夏侯玦弈时,那充满敌意的表情,还有那日在小亭子里面,眼里的痛色,压抑。由不得顾清苑不多想,虽然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都还没有喜欢过,更未爱过,可那不代表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一个男人,一个和你没什么关系的男人,忽然如此绝对不会没有理由的,虽然不知道原因,可如果祁逸尘真的对自己有了什么别样的心思,那,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儿,对自己亦是。

    和夏侯玦弈对上,无论是谁,想全身而退难度太大,如果是为了自己让他和夏侯玦弈对上,顾清苑更觉得没那个必要,所以,在他问自己是否喜欢夏侯玦弈时,自己说了“喜欢”,这个答案是最好的不是吗?

    可以让祁逸尘抽身,而自己在和皇上这一年之约的时间里,也不容许有丝毫关于名誉之事儿发生,自己只要循规蹈矩,好好的“喜欢”着夏侯玦弈,在等着皇上最后的裁决出来之前,好好准备一下自己的后路。

    小姐,你怎么还没睡呀!“就在顾清苑胡思乱想的时候,兰芝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带着担心:”小姐你身体刚好,晚上风凉,你还站在窗口,小心着凉了。“

    顾清苑回头看着兰芝小避家婆的样子,轻轻一笑。”小姐,你还笑,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还不赶紧休息,你忘了,你明日你还要去洪御史府吗?“”记得,兰芝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顾清苑挑眉一笑,眼神却有些复杂,是呀!明日还要去洪御史府,要去恭贺洪欣,她现在除了大皓月第一才女的身份外,又多加了一个,那就是太子妃!这也是最近京里最大的事了!

    现在是太子妃!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她就将会是皓月最尊贵的女人,而,到那个时候,也许,现在这个德艺双馨,还带着一丝正义感的女孩,也就不复存在了吧!”是呀!奴婢就是啰嗦,如果小姐知道爱惜自己,奴婢就少说两句。“兰芝说着,关上窗户,轻扶着顾清苑的胳膊,继续道:”小姐,赶紧睡吧!“”嗯!“

    兰芝服侍顾清苑躺下,给她盖好被子,脸上隐隐带着担心,明日去的小姐肯定不少,不知道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

    伯爵府

    夜深人静,府里的人也都已经入睡了,而麒肆和麒一这个时候还是和往日一样,守在夏侯玦弈门前,护卫着他的安全。其实,晚上暗中护卫夏侯玦弈安危的暗卫并不少,麒肆和麒一因为白日要跟着夏侯玦弈到处走动,晚上就是不值夜也没妨碍。

    可最近这段日子,准确的说,是在从祁逸尘的庄上回来的那天,他们除了偶尔小憩,那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夏侯玦弈。

    门口,麒一小声道:”麒肆你这段日子这么紧张,是不是有人要对主子不利?“

    闻言,麒肆转头白了他一眼,很是无力道:”麒一,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你才想起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太晚了些吗?不过,虽然晚了点儿,不过,总算是问了,我还有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开口问起呢?你也算是进步了。“

    对于麒肆的冷嘲热讽,麒一早就习惯了,他的取笑麒一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很是淡然的反驳道:”反正你这么尽心的守这,对主子不是坏事,既然对主子有好处,我问不问有什么差别。“”那你现在还问什么?“麒肆咬牙。

    麒一憨憨一笑,”那个,我不就是一时也有些好奇了嘛!“”那就继续好奇吧!“”哦!“麒一看麒肆不说,也不再多问,刚还说好奇的人,竟然如此简单的放弃了询问,不由让人感叹:他的好奇之心是有多低呀!

    麒肆更是咬牙,狠狠的瞪了麒一一眼,恨道:”每次都这样,遇到好奇的,难道你就不会多问我一次吗?“”为何?“麒一不解。”因为我想听!“

    听言,麒一想明白了什么,嘴巴抽了一下,”麒肆你可真是有毛病,多问你几次就高兴。“”怎么?我就是高兴!我知道的事儿,你不知道的,想知道多问几次,我感觉很舒服,说不定就会告诉你了。“”你这么说,不就是想感觉人家求你嘛!如果是,我还不想知道了呢!“麒一很有骨气的昂头,看都不再看麒肆一眼,还不自觉的往一边走了走,离他远些,力证,自己和这个变态的家伙是不是一路的。

    麒肆看此,反倒热切了起来,两步走到麒一的身边,轻声道:”麒一,可我想告诉你了。“”我不想听。“这厮果然有毛病。”可我就想说了,你不知道,其实我就等着你问我的,这么多天就我一个人知道,都快憋死我了。“麒肆说完,麒一整个脸都抽搐了起来,这家伙不是变态,他是疯子!”不听!“麒一对于这个疯子知道的事儿,现在是完全不想知道了。”身为暗卫对于主子的事儿,不闻不问,怎能如此不尽责呢?“麒肆忽然浩然正气道。

    麒一愣了一下,那个麒肆虽然有毛病,可主子事他是绝对不会开玩笑的,他如此戒备,难道真的有什么事儿不成,想了一下,麒一正色道:”好,你说吧!我想知道!“

    浩然之气荡然无存,麒肆笑道:”哈哈,这就对了嘛!“”好了,你快说吧!“麒一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麒肆这次可就爽快多了,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觉得主子这段日子有些不对劲儿?“”不对劲儿?没有啊!“”你真的没发现吗?一点儿也没觉得主子有什么不同吗?“麒肆不敢相信道。”噢!那个,就是那次和顾小姐从宫里出来后的那两天,好像有些异样,可最近这段日子,主子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呀!“”怎么会没有,你没觉得主子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吗?“

    麒肆瞪大眼睛,眼里的那莫名的期盼之光,能闪瞎麒一的眼睛,也不自觉的让麒一有些底气不足,”那个…。我没感觉到,我…。“”我真是傻呀!竟然会指望你能看出什么!“麒一的话没说完,麒肆就使劲儿的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感伤道:”哎!丙然像我这样太聪明的人,果然都是孤独的呀!“”你到底要不要说?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磨唧唧,还多愁伤感起来了。“麒一也有些不耐烦了。

    麒肆忍着吐血的冲动,安慰自己,算了,一个人聪明也挺好!”我问你,你对于,顾大小姐对祁公子说的那句,喜欢主子的那个答案,怎么看?“”能怎么看?很正常呀!“”正常你个屁!“麒肆忍不住爆粗口!”你干嘛那么激动,本来就很正常呀!彼小姐喜欢主子有什么不对的?“麒一对于麒肆的激动很是不解。”难道你就不觉得,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说喜欢这句话,顾大小姐她说的太轻易,也太淡然,随意了吗?“风轻云淡的给人一种无所谓的感觉。”顾小姐本来就和平常人有些不同,所以才会那样吧!“麒一说着想到什么,正色道:”而且,女子跟男人说喜欢好像也不是太难吧!那个时候悠然公主不也和主子说了吗?“”是,她们都说了,可悠然公主说的时候是什么表情,而顾小姐说的时候又是什么表情。“麒肆不等麒一回答,就自顾回应道:”一个是忐忑,期待,害羞,渴望,担心,可顾小姐呢!那是完全的平淡,平静呀!“”是有些不同,可都是喜欢吧!“”你觉得顾大小姐她真的喜欢主子吗?“麒肆深沉道:”我看不然,顾大小姐嘴上说着喜欢,可你不觉得她对主子的事儿根本就完全不在意吗?前段日子,主子去妓院的事儿,在京城闹得风风雨雨的,顾大小姐当时也听说了,可她听了后的反应你也知道吧!“”哦!凌菲说,顾小姐好像很惊讶,还很好奇,最后好像还笑了起来。“”是!这就是不正常的地方呀!如果一个女子真的喜欢一个男人,对于这个男人去那个地方,你觉得她会和顾小姐一样的反应吗?“”应该会生气吧!“”废话,当然会生气了,就像悠然公主那样,知道主子和顾小姐定亲,当时是怎么做的,先是以死相逼,而后又差点杀了顾小姐,做法虽然狠辣的让人不齿,可我觉得那样才正常。“

    麒一听了也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了,怔怔道:”你的意思是说顾大小姐,她根本不喜欢主子吗?既然如此,那她为什么那样说。“”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她自己,二:是为了祁公子。“”为了祁公子?为了自己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怎么会扯上祁公子呢?“”你不觉得祁公子对顾小姐很不一样吗?“”是有点儿,可那又如何?“”不是有点,是很不一样,你想想:主子和顾小姐定亲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到府里的,也是第一个反对的。“”主子下定的时候,他也到了,在顾小姐被算计的时候,他眼里的恼火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再来,在顾小姐围场受伤的时候,他的反应和李相不相上下,对主子可都是毫不客气表现出了他们的敌意,综合下来,祁公子之所以如此反常,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喜欢顾小姐。“”他对主子的那个敌意,和悠然公主对顾清苑的也小不了多少。“”祁逸尘的反常,只要看到的人,又不是和你一样的傻子应该都感觉到了,主子心知肚明,顾小姐应该也十分清楚吧!“

    麒一越听心惊,一句话而已,竟然能有这么多的潜在内情,自己听的都够累的。

    而麒肆却是越说越兴奋,不等麒一问就迫不及待的继续道:”所以,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如果顾小姐说不喜欢的话,那你猜会如何?哈哈,顾小姐会得到什么惩罚我不敢说。可祁公子一定会和主子对上的,他们两个对上结果会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吧!“

    麒一当然知道,祁逸尘绝对不是主子的对手的,不是说祁逸尘差,而是,他们学的东西不同,就已经注定了输赢。”不过,麒肆那也不对呀!主子已经和顾小姐定了亲了,祁公子他就算知道顾小姐不喜欢主子,又能怎么样?“”祁公子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他从来就是视规矩如无物,所以,也从不按规矩来,他既然喜欢顾小姐,那在知道顾小姐不喜欢主子的情况下,他一定会闹腾起来的,如此一来,那可就精彩了。“”顾小姐在和皇上的一年之约中闹出这样的事儿,一定惹到皇上不喜,那她可就倒霉了,而祁公子和主子对上,也一定讨不到好处的。“”想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顾小姐应该都想到了,所以,顾小姐才会说出那个答案吧!“

    麒一觉得头都晕了,静默了一会儿,很多地方都觉得很是头痛,最后,无力道:”麒肆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干嘛,我就想知道你这么多人如此守着主子干什么而已!“

    麒肆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等主子的最后反应了。“”什…。什么意思?“麒一忽然觉得这个答案一定是自己不想知道的。”看看主子怎么处置顾小姐呗!“

    麒肆话落,麒一猛然蹦了起来,”你…。你就为了这个在这里面让我陪着你守了两个月。“”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你刚才不是说,这样对主子是好事儿吗?为什么一副吃亏,不能接受的样子。“

    看着麒肆如此,麒一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更加的肯定,他果然是个疯子,疯子呀!

    而麒肆这个时候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了,心里舒服多了,也不管麒一在不在听,自顾道:”主子这段日子虽然和往日无异,可我站在主子身边,却能感觉到那股迫人的压抑感,想来,主子应该也对顾小姐的那个态度感到不舒服吧!“”哎!主子没喜欢过女人,心里各种陌生的感觉,想来主子肯定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吧!不过,我却知道,如果主子这次,会罚顾小姐或者给她点苦头吃什么的,那就证明,顾小姐在主子的心里还是足够特别的,毕竟你也知道,主子对于那么无关紧要的人,一般都是漠视的,所以,有的时候惩治也代表了一种在意呀!“”反之,如果主子这股压抑感消退,对顾小姐也没任何举动,那,就说明顾小姐在主子的心里不再有任何意义,而一年之后,顾小姐会如何还真就难说了。“”虽然,顾小姐是对皇上表的态,看着最后结果是有皇上决断的,可那只是表象呀!最后的结果,那,还是在主子的手里呀!可惜,顾小姐她应该不知道吧!不让绝对不敢如此放肆。“”她如何,本世子不好说,可你,如何?本世子还是知道的。“

    清冷的男声一出,麒肆脸色瞬间变了,咽了口口水,两头都不敢回,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麒一倒是抿嘴一笑,躬身,看着眼前清风明月般的男子,底气十足道:”主子!“

    顾家

    一大早顾清苑收拾妥帖就去了老夫人那里。

    老夫人看了看顾清苑的装扮,还有她送给洪欣的礼物,点了点头,夸赞道:”嗯!不错,清儿现在做事儿是越来越稳妥了。“”那是祖母教的好。“”那也是清儿学的好。“

    老夫人说完和顾清苑相视笑了起来,老夫人现在对顾清苑是越来越满意,人不但聪明伶俐,以前的骄纵也完全没了,又和伯爵府定了亲,现在和未来的太子妃关系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对自己这个老婆子也很是敬重,体面有孝顺的孙女,老夫人怎么会不满意呢!

    老夫人又和顾清苑慈爱的说了几句,道:”今天虽然是你们小女孩们的聚会,可现在洪小姐的身份不一般,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知道吗?“”是,我知道了祖母。“”那就好,好了不说了,赶紧去吧!可别误会时辰。“”是,孙女告退。“

    看顾清苑离开的背影,老夫人对着齐嬷嬷不禁感叹道:”清苑这个孩子现在是越来越出挑了,哎!谁能想的到,家里现在最体面的孩子竟然是她。“”老夫人,以后有你的教导,大小姐会越来越好的。“”呵呵!你现在也跟着清苑学会了,嘴巴是越来越甜了。“”老奴说的是实话。“

    老夫人听了笑了起来。

    画面转动

    顾清苑从老夫人那里出来,走在出府的必经之路上,看着不远处站立的人时挑眉,特别是看到她从看到自己的那一刻起,就怒目而视,完全敌示的态度,让顾清苑挑眉,看来禁足的这段日子,顾无暇反悔的不是过错,而是,在聚集对自己的恨意吧!”小姐,是二小姐。“梅香皱眉,特别是看到顾无暇看着小姐的眼神,让梅香很是防备,她不会想对小姐做什么吧!”嗯!我看到了。“

    顾无暇刚被老夫人解除了禁足,不过,也是只准她在府里的走动,无论什么是由,却都不准她出府。

    顾清苑走进,当看到顾无暇竟然收敛脸上的恨意,对自己微笑时,挑眉,如此隐藏情绪,还真让人无感的很。”大姐姐穿的这么漂亮是要去哪里呀?“顾无暇虽然带着笑,可这语气怎么听都有些不阴不阳的。”二妹妹觉得我今天穿的很漂亮吗?“顾清苑展开衣袖,看了一下,很是自得道:”我也觉得十分漂亮!“

    顾清苑不但答非所问,还毫不吝啬的顺着顾清苑的话夸赞了自己一句,这让顾无暇刚扬起的笑脸瞬间黑了小去,咬牙:那个是在夸赞她。”顾清苑你记住,一个人是不会得意太久的。“”这是二妹妹禁足的日子里,所得到的悔悟吗?“顾说着看顾无暇立马黑青的脸色,点头道:”嗯!看来,二妹妹能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感触一定很深吧!“”顾、清、苑,你这是在笑话我是吧?“顾无暇恼恨道。”二妹妹怎么能这么误会呢!我这明明是在夸赞你呀!“顾清苑很是无辜道。”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的,我告诉你,总一天我一定要把我受到的侮辱都还给你。“”二妹妹怎么如何还给我?“”我…。“”二妹妹你在这里呀!“

    顾无暇的话刚欲出口,就被一个清朗的男声出来,顾清苑的眼里闪过遗憾,转头看着向这边走来的顾蘅,颔首,轻笑道:”大哥哥!“”清儿。“顾蘅带着温和的笑意,道:”在和二妹妹聊什么呀!这么开心!“

    聊的开心?呵呵,顾无暇那个僵冷的表情,真不知道顾蘅是从哪里看出开心的,瞪眼说瞎话还能如此自然,看来伪君子的潜质他很有呀!不得不感叹一句,果然不愧是顾长远的儿子呀!

    顾清苑淡淡一笑,看着顾无暇森冷的小脸,道:”就是随便聊聊。“

    顾蘅却像是没看到顾无暇僵硬的表情似的,淡笑道:”姐妹之间多聊聊好,对了,今天要去洪府吗?“”嗯!是呀!“”大哥哥送你过去吧!“”不用了,大哥哥有很多事儿要忙,就不用麻烦了,我带着丫头去就好,时辰不早了,我就先过去了。“”好,坐车的时候当心点儿。“顾蘅如一个体贴的大哥哥般,交代着。”好!“顾清苑轻轻颔首,带着梅香抬脚离开了。

    当顾清苑走远后,顾蘅脸上的笑意褪去,看着顾无暇虽然表情无异,可眼里却多了一抹森冷,沉声道:”我不是说过,让你最近不要和顾清苑正面接触吗?为什么不听?“”我又没说什么,为什么不行。“顾无暇很是不忿儿道。

    顾蘅看顾无暇如此不受教的样子,眼里闪过冷意,没继续说教,转而很是随意道:”顾清苑已经定了,我相信不久后,祖母也该提出给你议亲了,凭着你现在在她心里的地位,我想…。“

    顾蘅的话没说完,顾无暇的脸色就变了,不甘心的看了顾蘅一眼,”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不再跟顾清苑碰面,但是,我的亲事你一定要给拖住,我绝对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随意被老夫人给许了人家。“”只要你听话,我自然有办法为你务测一门体面的亲事。“”你说话算话。“”当然,毕竟你嫁的好,我这个哥哥也会跟着沾光不是。“这句顾蘅倒是没有说瞎话,他倒是也不想顾无暇随便嫁一个人。”好,那我进入伯爵府,成为世子妃,你有办法吗?“”顾无暇,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这样的话,如果再让我听到一此,我就把你曾经对顾清苑做的事,都给老夫人说出来。“顾蘅冷冷道。”你…。你说什么?“”我说,我会直接毁了你,亲手毁了你,这样也许更能避免你给我带来更大的麻烦。“顾蘅面无表情道。

    顾无暇不敢置信的看着顾蘅,这就是自己的哥哥,虽然早就知道他心狠,可却没想到他的内心竟然是如此的无情无义。

    洪御史府

    洪欣这次招待各家小姐的地方,还是和上次一样,在她自家后院的小亭子里,只不过这次比上次隆重,精致了很多,而洪欣也矜持了许多,谈笑间也力持端庄,规矩,各家小姐相比上次也略显拘谨了不少,和洪欣说话时候,少了一份儿活泼,多了一份恭维。

    看此,顾清苑了然,看来身份改变的同时,也间接而不可避免的改变了很多东西,无论想不想,愿不愿,都回不来了。

    顾清苑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看着眼前宾客之间虽然极力的想热络气氛,可效果却不是很大,只是讪讪的说两句就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了,顾清苑看的出来,对于这氛围,洪欣的压力好像也很大,哎!太子妃现在还很嫩呀!镑家小姐现在对于交际也还是不够历练呀!

    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洪欣就会成熟起来,而几年后,各家小姐也都会成为宅斗高手吧!”给小姐请安,给给位小姐请安!“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走过来,俯身规矩,得体的行礼请安。”起来吧!“洪欣看着丫头不自觉的松了口气,面上却是淡淡道:”过来有什么事儿吗?“”回大小姐的话,宫里的教养嬷嬷来了,夫人让小姐先过去见见。“”好,我知道了。“洪欣应着,转头看着众小姐轻笑道:”抱歉,各位先坐,我去去就来。“”洪小姐不必客套,快快去吧!“”是呀!跋紧去吧!“”好。“洪欣微微颔首,起身带着丫头走开了。

    看洪欣走远,顾清苑发现,有的小姐长长的呼了口气,有的不自觉的放松了坐姿,见此,顾清苑不由好笑,看来负担都挺大的嘛!也是,十几岁的年纪,正处于青春期,巴结,恭维的话,她们这个时候应该最不喜欢吧!”清儿妹妹,最近可还好吗?“

    闻声,顾清苑随着声音看去,是李雪。”多谢表姐挂怀,我很好,外公,舅舅,舅母,表哥他们可好。“”都挺好的,表妹有心了。“

    不知道是不是顾清苑的错觉的,她怎么感觉在自己问起这话的时候,李雪嘴角的笑意僵了一下,而看自己的眼神不自觉的闪过一丝不快。

    皱眉,李府发生什么事儿了吗?”顾小姐说着很好,可我看顾小姐比起以往可是瘦了不少呀!“”真的呀!彼小姐最近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吗?我看不但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呢?“”是有点苍白呀!“

    顾清苑听着眼前几位小姐你一言我一语,对自己貌似很关心的言语,挑眉一笑,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看自己出糗吗?

    顾清苑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疑惑道:”瘦了吗?我没感觉呀!“”顾小姐,其实我们都理解,发生那样的事儿,你这心里怎么会好过呢?你们也不要说了,顾小姐会伤心的。“一位小姐很是善解人意道。”张小姐话不能这么说呀!我倒觉得有些事儿,说出来心里才会舒服些,要不然,如顾小姐这样全放在心里,对身体才不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是吧!所以我说,顾小姐,夏侯世子去那个地方的事儿,你还是放开些吧!不要老放在心里,会伤身体的。“

    顾清苑发现,这话一出,其他小姐掩唇一笑,看自己的眼神带着嘲讽。

    顾清苑和伯爵府定亲本来很多人就看不惯,也不能接受,不过因为上次顾清苑在围场的那一举动,让她们有些忌惮,不敢多说什么罢了。

    可现在不同了,夏侯世子竟然在和顾清苑定亲后,首次去了妓院,还是那么堂而皇之毫不避讳的去了,这还没成亲的就一点颜面也不给顾清苑留,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夏侯世子完全不把顾清苑放在眼里,当然心里也就更没她了,顾清苑她就是个笑话罢了。

    顾清苑看着她们讥笑,不屑,如看小丑似的看着自己,就连李雪的眼里也带着嘲笑,虽然在自己看过去的时候,马上变成了担心,可却显得那么的虚伪,可笑。”吴小姐,你刚才说夏侯世子去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那里?“

    顾清苑的这句话,让众位小姐愣了一下,对视一眼,暗道:顾清苑她难道不知吗?不会的,她是在强装,这京里面都知道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不认,应该就是怕颜面扫地吧!

    那位吴小姐听了冷笑道:”顾小姐,我们是好心的关心你,你又何必在这里跟我们装糊涂呢?夏侯世子去的事儿,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哦!那个我知道呀!“顾清苑说完,各位小姐笑了起来。”不过,去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笑容僵住。”是什么地方?“

    众小姐:……”那个地方是干什么的呀!我好像看到过,不过,没进去看过,你们去过吗?“”谁要去那个肮脏的地方呀!“”肮脏?什么意思?是做什么的让你这么觉得呀?“”是男人找女人的地方。“吴小姐认定了顾清苑是在装糊涂,不容许她这么蒙混过去,忍着羞意,咬牙道。”吴小姐怎么知道的?“顾清苑惊讶,忽然想到震惊道:”所以,你们刚才是在说夏侯世子他…。他去找女人了吗?你们看到了呀?“”这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呀!“

    我是问你、们、谁、看、到、了?”顾清苑一字一顿道。

    顾清苑这么问,众位小姐对看一眼,沉默了下来,虽然很人都这么说,可她们确实没看到,如果硬说看到了,到时候传到伯爵府,说不定会惹得伯爵府不高兴吧!

    “如此来说,你们是没亲眼看到了。”顾清苑说着,声音冷了下来,“各位小姐,既然没有亲眼看到的话,还是不要跟着人云亦云的好,如果是有人借此,在污蔑夏侯世子的名誉,那,你们可就是帮凶,还有各位都是大家小家,把找女人这话挂在嘴上怕是不太好吧!”

    “顾清苑你少唬人了,你不过是不想自己丢脸,不敢承认,何必在这里说些有的没得。”

    “丢脸?为那般?”

    “因为夏侯世子的心里没有你。”

    “所以呢?”

    “你…。你和人家定亲,人家却不喜欢你,你就不觉得可笑吗?”

    “那,吴小姐和你定亲的人,你可知道他的心里有你吗?”

    “我…。”这话让吴小姐一窒。

    “婚姻之事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只要听从就好,而我们女子要尊崇三从四德,相夫教子,恪守本分,做一个贤妻良母那就是身为女子最大的颜面,吴小姐你以为呢?”

    顾清苑说完深深为自己鞠躬,说的真是太好了,怎么可以把这么恶心的话,说出正义感来呢?看来到古代后,自己的演技果然直线上升了呀!

    “本世子还从来不知道,顾大小姐的闺训学的如此之好呢?”

    这个声音传来,顾清苑的脸黑了下来,刚才的成就感荡然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