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五章 喜欢夏侯玦博吗?

嫡女风华 第一百零五章 喜欢夏侯玦博吗?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顾长远刚回到府里,二姨娘身怀有孕,已经被老夫人接回府的消息就传入了耳中,听到这个消息,顾长远神色有些复杂,似欢喜又似感激,歉疚,而后,顾长远在下人们暗暗猜测中,没有去二姨娘那里而是去了老夫人那里。舒殢殩獍

    顾长远的这一举动,下人们看在眼里,心里都有数了,看来,老爷最重的还是孝道,最敬重的还是老夫人,二姨娘她就算有了身孕,在老爷的眼里也许是件喜事儿,可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了不得的大事儿,最起码在孝道之下。

    福寿阁

    顾长远看着老夫人脸上满是歉疚道:“二姨娘的事儿,让母亲受累了,都是儿子的不是!”

    顾老夫人对于顾长远第一时间到这里跟自己说好,心里十分满意,语气也十分柔和,深明大义道:“没什么受累不受累的,二姨娘是犯了不小的错,让我这个心里很不舒服。可那些都过去了,她现在怀了我顾家的骨肉,你的骨血,我不是不会为了心里的那点不舒服,就让我的孙儿受委屈的,所以,我把她接回来那也是应当的,府里的条件不庄上好,她可以好好的养身体,能再为你生个孩儿出来,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老夫人的一番话,让顾长远脸上染上感动,“母亲仁善,大义,儿子更加惭愧,都是儿子能力不足没管好她们,让她们老是惹得母亲闹心,都是儿子的不是。”

    “你我母子之间说那些干什么,你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只有你好了,顾家才能好,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才能好不是,至于后院的事儿,那本来就不是你一个男子该管的,你只管做好外面的事儿就好,家里的事儿你就不要操心了,我老婆子还能动弹,还能分担。”

    听此,顾长远感叹:“顾家能有今天,都是母亲的功劳。”

    老夫人听了指着顾长远笑了起来,“好了,你呀!不用给母亲戴那么高的帽子。”

    “儿子说的是实话。”顾长远微笑且诚恳道。

    齐嬷嬷在一旁看着老夫人和大爷之间很是其乐融融,很是温馨的母慈子孝画面,慢慢的垂了头。

    老夫人和顾长远说了一会儿话,感到有些累了且时辰也不早了,关心道:“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去休息吧!”

    “好,那母亲也早点儿休息,儿子告退了。”

    “好。”老夫人刚说完,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赶紧开口道:“远儿呀!有些个事儿忘记给你说了。”

    “什么事儿?母亲你说!”

    “今天媳妇又不舒服了,还昏倒了,请了大夫过府给看了一下,大夫说,这次比起以往好像要严重,所以!你等下去看看她吧!陪陪她!”说着顿了一下,“至于二姨娘那里,她怀有身孕,今天又劳累了一天了,你今天暂时就先不要过去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吧!你还是先去看看媳妇吧!”

    老夫人说着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你也知道你那个夫人的秉性,她是急性子,脾气也不好,如果因为最近的事儿,让她心里恼火了,跑去李相府说些有的没的,那可就不好看了。”

    顾长远听了眼里闪过讥讽,不过却稍纵即逝,很是恭敬的点头,道:“是,母亲说的儿子都明白,那儿子去看看娇儿去。”

    “嗯!去吧!”

    “儿子告退!”顾长远转身走了出去。

    老夫人看着顾长远的背影,嘴角溢出冷笑,齐嬷嬷看着老夫人的那抹笑意,心里明了,那是针对二姨娘的,二姨娘身怀有孕,又是第一天回来,可大爷却连看都没去看她一眼,更是一句话都未说,直接去了夫人那里。

    呵呵!老夫人这招可真是够狠的,不但理所当然的打压了二姨娘,扫了她的颜面,还很深远般的制止,避免了府里出现那种宠妾灭妻的苗头。

    反正老夫人的这一做法,无论到哪里都没人能说出一句不是来,只会赞叹老夫人深明远大,顾家规矩严谨,更重要的是就是夫人想对李相告状说些什么,也是无从说起,老夫人这招玩儿滴水不漏。

    婷来院

    二姨娘从知道顾长远回府的那一刻就一直在等着他,在听到他第一时间去的是老夫人那里的时候,二姨娘脸色很是难看,可也只能咬牙等着,如果放在以往,这个时候自己有了身孕有的是办法,让顾长远回来,可现在,就是有再多的计策,她都不敢用,只能忍着,等着。

    二姨娘本以为顾长远从老夫人那里出来,就会来自己这里了,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

    二姨娘脸色深冷的看着眼前的丫头,咬牙道:“你刚说什么,你说老爷他去哪里了?”

    二姨娘阴冷,咬牙切齿的模样,看的小丫头心里发颤,心里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真是不该贪二姨娘的那几个钱,也不该以为二姨娘她有了身孕,翻身的机会就来了,想卖她一个好,为她去打探老爷的动向,她这个样子真的是太吓人了。

    “为你话呢?为什么不说?”二姨娘厉声道。

    “姨…。姨娘,老爷他…。从老夫人那里出来后,就去了夫人那里了。”

    二姨娘听言,脸色十分的难看,手指尖狠狠的刺进了手心里,暗恨:这不用想是老夫人的注意,她这是在打压自己,自己怀了孩子,可老爷却连看都没看,这让府里的人看了,会怎么想,她们定会觉得,老爷还在生自己的气,继而,对于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在意,也不是欢喜,那个老不死的果然够狠,她这一弄,自己就成了府里的一个笑话了,真是可恨。

    二姨娘压抑着要打人,砸东西泄愤的冲动,看着丫头戾声道:“我问你老爷进府后,听到我怀孕回府的消息可有说什么?”

    丫头摇了摇头,“老爷什么都没说,就…。”小丫头的话刚说完,脸上忽地就被人扇了一巴掌,小丫头吃痛,不敢置信的抬头,却看到顾无暇从一旁站了出来,抚着手掌,阴冷,不屑的看着她,见此,小丫头知道,刚才对自己挥巴掌的不是二姨娘,而是二小姐。

    小丫头心里十分不忿儿,眼里却十分委屈的看着顾无暇,呜咽道:“二小姐,奴婢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打奴婢。”

    “不知死活的贱婢,本小姐打了你,那是给你脸子,就凭你这办事不利的样子,就是杖毙了本小姐也有这个权利。”顾无暇很阴,不屑看了丫头一眼,张狂道。

    闻言,小丫头心里万分憋屈,可却不敢再开口,低着头,眼里满是不忿,暗嗤:不就是一个庶女嘛!还是一个不受宠,名声已坏的庶女,除了在我们这些下人面前张扬,还句句一个本小姐,自我感觉很了不起的样子,真是可笑。

    顾无暇看这个丫头竟然低着头,既不人错,也不对自己叩头求饶,怒道:“该死的丫头,你是不服气吗?想跟本小姐叫板了是吧!好,那今天本小姐就打的你求饶为止。”说着抡起手掌,对着小丫头的脸就要挥过去。

    然而,手刚抬起,却被一只大手给拦住了,清润的男声响起,“住手!”

    看着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手,顾无暇大怒,恼火道:“是那个,不知死活的…。”话未说完,看清是谁后,顿住了,可仍然满脸不快,皱眉道:“大哥,你拦住我干什么?”

    顾蘅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头对着那个脸色煞白,可却眼神透出不甘的丫头,轻柔道:“怎么样?没事儿吧!”

    小丫头被俊朗,谦和的大公子这么看着,还这么温和的和自己说着话,刚还煞白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赶紧低下头,局促不安道:“回…回大公子的话,奴婢…。奴婢无事!”

    “没事就好,二小姐她心情不好,不是有心的,你要放在心上。”

    顾蘅安慰中带着类似抱歉的话语,让小丫头受宠若惊,急忙摆手,“奴婢知道,奴婢知道,奴婢不会放在心上的。”

    顾蘅看着小丫头的样子温和的笑了,这一笑让她那个丫头的脸更加的红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兰心。”

    “兰心,你先下去休息吧!等下我让小厮给你送瓶消肿药,这两天也不要做活了,也不要到到处走动,等伤好了再做事儿。”顾蘅很是体贴温和道。

    兰心闻言脸上的红霞带上娇羞,含羞带怯感激的看着顾蘅,俯身,“多谢大公子关心,其实,奴婢不用歇息也没事的。”

    “还是歇两天吧!”

    “是!”

    “下去休息吧!”

    “是,奴婢告退!”兰心离开前,忍不住又看了顾蘅一眼,才转身离开。

    等兰心离开会,顾蘅的脸上的笑意褪去,脸色沉了下来,猛然松开顾无暇的手,冷声道:“这个是你竟然还敢惹事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顾无暇揉了揉被顾蘅抓的生疼的手腕,看了二姨娘一眼,愤恨道:“姨娘,这就是你的好儿子,我的好哥哥,先是设计把你送到庄上,说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保全我,还答应你会好好照应我的,当时说的那么好听,可都是忽悠我们的屁话,我在被老夫人禁足的那段日子,我这个哥哥根本就对我不闻不问的,我是死是活,他根本就不管。”

    说着冷笑一声,看着顾蘅讽刺道:“现在就连我教训一个丫头他看不去,对人家一个丫头呵护备至的,而对我这个妹妹就是横眉冷目的,真是可笑。”

    “好了,无暇你不要说了,你哥哥那也是为了你好。”二姨娘接过话,正色道:“现在我刚回来,你也还没被老夫人解除禁足,如果我们再闹事儿的话,被老夫人知道了,对我们更不利,所以…。”

    “好了,你不用说了,在你心里你这个儿子做什么都是对的,我这个无用的,不能给你争脸面的女儿,做什么都是错的,就连为你出气也是错的,好,以后你的事儿我不管,我如何也不用你管,你只管依靠你的好儿子就好了。”顾无暇说完,恼恨的瞪了顾蘅一眼,冲了出去。

    “暇儿,暇儿…。”二姨娘看着顾无暇跑开的背影,大声的唤着,就要追过去,却被顾蘅给拉住了。

    二姨娘顿住脚步,看着顾蘅急道:“蘅儿,你快去看看你妹妹去,别让她…。”

    “她不会怎么样的,你放心吧!我已经派人看着她了。”顾蘅平淡道:“姨娘,无暇不能在这么惯着了,要不然,她这辈子就可就完了。”

    “蘅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呢?暇儿她现在是有些莽撞,冲动,可那不是因为这段日子受了太多的委屈嘛!等她心情好些了,再好好开导她一下,她就不会这样了。”二姨娘维护道。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姨娘你心里有数,这些冠冕堂皇的表面话,就不用跟我多说了。”顾蘅冷淡道。

    “蘅儿…。”

    “我不是跟你说让你过段日子再回来的吗?为什么就这么迫不及待自己跑回来了,你可知道,这样会让老夫人她对你不喜,就是对我也会戒备的。”顾蘅的话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斥责。

    可二姨娘对此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平淡的反驳道:“你说的我当然知道,可我真的是等不了了,你是不知道庄子上的那个日子有多难捱,再加上我现在有了身孕,也没个人护着,要是那些个奴婢暗中得了什么指示,也许,我这个孩子马上就没了,那样的话比起现在被老夫人不喜,岂不是损失更大,所以我思虑了一番,还是决定回来稳妥。”

    顾蘅听了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也没在说说什么,只是淡淡道:“现在已经回来了,再多说也无意,你就好好的养着身子吧!其他的无论任何事儿机暂时不要参与了,好好的管教一下无暇就行。”

    二姨娘听了一怔,眼里闪过什么,却有瞬间隐没,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看二姨娘竟然如此爽快的应下,顾蘅眼神微缩,闪过一道极快的亮光,静默了一会儿,二姨娘忽然想到娘家的事儿,急道:“蘅儿,你舅舅他们对无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无暇跟我说的不明不白的,我这心里也是不清不楚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有无暇说的那么严重吗?你舅舅他们真的记恨上我们了吗?”

    “姨娘,和舅舅之间的事儿,你先不用管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那怎么行,你跟我说说,我好回去给他们解释一二呀!你舅舅可是我们最大的依靠,我们可是不能和你舅舅他们家有任何的间隙呀!那对我们很不利,我们…。”

    “好了,姨娘我说了舅舅的事儿你先不要搀和,如果有需要你出面的地方,我会告诉你的。”顾蘅不容反驳道。

    “可是…。”二姨娘还是很担心,娘的依靠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失去了,对她来说可是致命的,但是,看着儿子的样子,二姨娘顿住了,没再说下去,因为她了解顾蘅的脾气,他既然不说,就是再问他也不会说的,二姨娘叹了口气,不放心的交代道:“好,我知道了我不问了,但是,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处理,有用的到我的,一定马上告诉我。”

    “嗯!我知道了。”顾蘅点头应了一句,忽然问道:“给我说说顾清苑的事儿吧!”

    “顾清苑的事儿?什么事儿?”

    “就是我离开顾家的这一年,你所知道的关于顾清苑的任何事儿。”

    祁逸尘山庄

    在暗卫的查探下,知道祁逸尘这几日都在城外,他自己的庄子上,顾清苑没敢耽搁,让暗卫提前给祁逸尘打了个招呼,晚上把府里的事儿安排妥当,就让暗卫带着她,悄无声息的潜出顾家,快速的往祁逸尘的庄子上赶了过去。

    当赶到庄子上的时候,发现祁逸尘并不在自己房间里,开始顾清苑还以为他有什么急事儿出去了呢?后来看到他留下的纸条,才知道,他在后院的小亭子里面等自己。

    看此,顾清苑摇头,这厮会不会太高调了些,他难道不知道,这事儿也许该隐秘这些吗?挠头,算了,人家的地盘儿人家做主,去小亭子里吧!

    而去往小亭子里的路上,暗卫竟然连行踪都没再隐匿,就那么大肆的带着自己过去了,为此,顾清苑皱眉。

    而那个暗卫似乎也看出来了,赶紧出声解释道:“大小姐请放心,在属下给祁公子说起,你今天要来见他的时候,他就提前把这里的下人都打发了,现在,根据属下的观看,确实是没什么外人在的,所以,我们这样过去没什么大碍的。”

    顾清苑在解惑的同时,也有了更深的疑惑,不就是过来跟他拿两颗解毒丸吗?用得着那么大的动静吗?男人呀!不懂!

    当走到小亭子前,暗卫放下顾清苑,悄然的去了暗处守护,顾清苑站定,向小亭子里探寻过去,当看清下亭子里的景象时候,嘴巴抽搐了一下。

    只见,亭子里面,一男子,对月而立,一身白衣,一壶清酒,手持酒盏,对月而饮,清风明月,美男赏月,是首诗,是副画。

    这样的姿态千古成名的有两个,男的有李白。女的,就是奔月的嫦娥姐姐了,祁逸尘这架势,是做御医做烦了,想效仿李白成就一代诗仙吗?不过,凭祁逸尘那跳脱的个性,貌似有一定的难度呀!

    就在顾清苑感叹不已的时候,男子清亮的声音传来,“来了不过来,站在那里不动干什么?”

    “呵呵,看景儿!”顾清苑说完,看祁逸尘瞪了她一眼。

    看祁逸尘翻白眼的动作,顾清苑轻笑,这一瞪,刚才的如诗如画的景象,一下子就消失无影了,气氛全没了,看来这家伙要成就诗仙这气质就要培养不少的时间,想着淡淡一笑,抬脚走了过去。

    祁逸尘看着嘴角带着淡笑,面色淡然向自己走来的女子,垂在身边的手不自觉的紧了一下,面上去努力维护着往日的随意,淡淡道:“可是顾夫人有什么不适了。”

    对于祁逸尘在外公跟前亲近的称呼李娇为姑姑,而在自己面前如此冷淡的称呼李娇为顾夫人,顾清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家伙本来就喜怒无常,不按套路出牌的,也许,怎么称呼也要看他的心情吧!

    其实,顾清苑想错了,以前祁逸尘称呼李娇为姑姑,是为了礼仪,其他的并没有特别的亲近之意,可自从李娇在庄上不分青红皂白的对顾清苑出手,又在下定的那天对顾清苑如此冷漠后,祁逸尘就不自觉的,对李娇这位对女儿如此冷清的母亲,感到很是厌恶,继而才会如此冷淡的称呼她为顾夫人。

    可是这些顾清苑当然是不明就里,听到祁逸尘直接问,点了点头,道:“嗯!比起外公寿宴时,好像又加重了。”说着抬眸看着祁逸尘,轻问道:“那个吸附毒药的药丸还有吗?”

    “有,不过,从顾夫人现在的情况看,那个效果应该不大,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又严重了。”

    “我知道,先暂时压制着吧!我会尽快想办法找出中毒的原因。”

    看顾清苑慎重的样子,祁逸尘的眉头皱了一下,沉声道:“你就那么想救她吗?”

    祁逸尘的问题让顾清苑一愣,皱眉道:“为什么这么问?”

    “她对你并不好不是吗?根本就没把你当女儿看待。”

    祁逸尘的话,还有他眼里闪过的冷意,让顾清苑怔了一下,随即了解,淡笑道:“所以呢?就因为她对我不好,我也该还以颜色,不管她的死活了是吗?”

    “难道不是吗?既然她没把你当女儿,你也没必要把她当母亲。”

    祁逸尘言语里极端的冷漠,隐隐带着一丝莫名的恨意,还有眼里闪过的那抹受伤,让顾清苑眼神微闪,淡淡道:“很多时候,不论是事,还是人,都不可能是一对一的,也不可能简单的以你对我好,我报以恩,你对我坏,我报以仇,能那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对于母亲和我之间,剪断的是脐带,可剪不断的是血缘,我对她可以没有情谊,也可以忽视该有的责任,可却无法理清因为她所延伸的血缘,还有因为她我才能得到的温暖。”顾清苑抬眸,清冷的嘴角染上一抹暖意,“为了那抹温暖,我愿意护她周全。”

    祁逸尘听完怔了怔,静静的看着顾清苑,桃花眼里有些迷惑,可更多的清明,了然道:“是因为李相吗?”

    顾清苑点头,没有否认,“是!”

    “可如果没有李相你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顾清苑坦诚道:“不过,绝对不会弑母,也不会把她当仇人,最多就是陌生人而已!”弑母太逆天,还以颜色太累,陌生人最好。

    “是吗?”祁逸尘垂下眼帘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从衣袖里拿出个盒子,递给顾清苑平淡道:“这里面的是我早些日子弄出来的,应该比上次那个成效要好些,你拿去吧!”

    顾清苑接过,微笑道:“多谢!”

    “你这谢意还真是简单!”

    “忠心感谢,善良,仁义,风流倜傥,俊逸非凡,医术高超的祁大御医。”

    顾清苑一连串的赞美,感谢的话说出,祁逸尘的嘴巴抽了一下,可却无法抑制,桃花眼上扬的那抹风情。

    顾清苑看祁逸尘明明高兴,却还强忍的模样,扬眉一笑,这厮就是个闷骚型的,摇了摇头,把盒子放进自己的袖带里,看着祁逸尘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祁逸尘听顾清苑要回去了,眼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可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好!”

    顾清苑双手轻拍,刚随着顾清苑来的那个暗卫,转瞬就出现在眼前。

    对祁逸尘挥了挥手,欲转身离开,却忽然被祁逸尘拉住办膊,微愣,回头,当看到祁逸尘紧抿的嘴巴,还有略显压抑的眼神,眼神微缩。

    “顾清苑!”

    “嗯!”

    “你,喜欢夏侯玦弈吗?”

    静了一下,顾清苑才开口,道:“是与否,重要吗?”

    “重要!”

    祁逸尘说完,顾清苑的眉头皱了一下,眼光流转,扫过祁逸尘身后,那抹悄无声息出现在那里的男子,挑眉,忽而展颜一笑,移开视线,抬头看向祁逸尘,风轻云淡,两字轻飘出口,“喜欢!”

    两字入耳,两个男子神色各异,祁逸尘的脸色骤变,拉着顾清苑的胳膊上的手猛然用力,眼里闪过痛色!

    祁逸尘的猛然用力,让顾清苑有些吃痛,可她却没有开口,脸色亦十分平静,就像没感觉到似的,只是看着祁逸尘眼里闪过无奈,还有一抹不明所以的苦笑,爱和喜欢真的那么简单吗?

    轻轻挣脱,顾清苑转身离开,随着暗卫,瞬息在他们眼前消失,徒留面色微白,压抑的祁逸尘,还有他身后表情莫测的夏侯玦弈。

    顾家

    在二姨娘回府的第一天,顾长远竟然去了李娇那里,而对于怀孕的二姨娘,顾长远就像是不知道似的既没有去看一眼,连慰问都没有,这一举动让府里的人,让府里的下人心里惊疑不定,心思也更加的活泛,看来在顾家后院中,地位最牢靠的当然是老夫人这是不用说了。

    而夫人虽然没有儿子,可大小姐和伯爵府定了亲,老爷还是十分敬重的,而二姨娘就算是有儿有女,现在又怀了身孕,却还是无法与夫人比拟,如此来看,姨娘在怎么得宠,那还是个妾,要宠要罚,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跟着她完全没保障,还是不要跟她走的太近的好,要不然一个不好说不定会落得跟以前那些跟着她的奴婢一样的下场。

    如此一来,本还因为二姨娘怀孕持观望态度的奴婢,因为顾长远的这一举动,都平静了下来,也都像是不知道这回事儿似的,该做什么做什么,二姨娘那里没主子吩咐,谁也不往前靠近一步。

    这一风向,顾清苑看在眼里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因为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游戏刚开始而已,蹦跶的时间还没到罢了!

    老夫人也只是冷笑了声,什么也没说。

    倒是,李娇听说后,病可就好了一大半儿,高嬷嬷看在眼里,苦笑了下,只能安慰自己,不管如何夫人的病好了很多,就是好事儿,她怎么想就随她吧!

    可顾无暇却无法平静下来,这和她想象的相差太多了,她本以为姨娘怀孕,巴结,恭维她们的人马上就会多了起来,老夫人也会放下以前的事儿,她们的日子又该和以前一样了,她已经想好了各种解气的画面,计划着如何教训前些日子对她们怠慢的奴才,然后再如何扬眉吐气的出现在顾清苑的面前。

    可是,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不要说老夫人,父亲,顾清苑没什么反应,就连府里的下人也完全没反应,希望再次幻灭,让顾无暇心情大坏,特别是现在看着二姨娘抚着肚子的姿态,冷笑道:“你这么宝贝有什么用,府里根本就没人看的上,根本就不当回事,生下也是没什么价值的。”

    “暇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这是你弟弟。”二姨娘现在真是不能相信,这么淡漠,无情的话,竟然是从自己女儿嘴里说出来的。

    “我说什么了,不就是说一句实话吗?再说了,现在还没生下,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弟弟。”

    “因为我怀着他和怀着你哥哥的感觉是一样的,所以,我知道这次我怀的就是弟弟。”

    “就算是弟弟,那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生下来和你那个儿子一样,除了算计自己的姨娘,妹妹,别的他是一点儿也不会,要他有什么用处。”

    “无暇,你真的是太放肆了,你…。”二姨娘捂着心口,脸色十分的难看。

    可顾无暇看了完全无动于衷,讽刺的看了二姨娘一眼,起身冷漠道:“以前你天天说,就算是姨娘,就算是庶女,也一样可以过的不比嫡出的差,可现在看来完全都是废话,如果你是正室的话,你怎么还会受这样的罪,而我那里受这样的委屈。”顾无暇说完不看二姨娘更为难看的脸色。

    冷笑道:“你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要指望你是完全没可能了,以后,我还是靠我自己吧!”说完这番情谊淡漠,刺人心寒的话,转身离开。

    二姨娘看看顾无暇绝情无意的背影,怔怔的瘫坐在椅子上,无法言语,自己那个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铁石心肠的让人心里发冷,深吸了口气,二姨娘暗道:也许,儿子说的对,自己这个女儿已经变了,如果不好好管教一下,她可真的就废了,说不定,还累及到自己还有儿子。

    聘来院

    顾清苑正在想着如何查探李娇中毒的事儿,就看到兰芝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看着兰芝蹑手蹑脚,如偷儿的模样,顾清苑轻笑,问道:“兰芝,你看上本小姐什么东西了?”

    “啊!小姐你吓死奴婢了!”兰芝看到本在闭目养神的顾清苑忽然开口,抚着心口惊魂不定道。

    顾清苑浅浅一笑,问道:“要做什么?要那个架势进来?”

    “奴婢这不是怕惊扰到小姐休息吗?”兰芝说着走到顾清苑身边,轻声道:“小姐,老夫人请了大夫过府了。”

    “为何?”

    “说是给二姨娘诊脉的,看看胎气如何?”兰芝说着顿了一下,低声道:“小姐,二姨娘怀孕的时间太巧了,老夫人她是不是怀疑什么了,所以才特意找大夫给她看看的呀!”

    “你这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

    “小姐,奴婢倒觉得说不定就是真的,如果大夫一诊脉二姨娘她没怀孕,那可就好玩儿了,竟敢欺骗老夫人,然后老夫人大怒,当场发卖了她,那该有多好呀!”

    看着兰芝渴望的样子,顾清苑摇了摇头,假怀孕那是不可能的,二姨娘不会这么傻,用这么容易就被拆穿的招数,顾清苑想着忽然脑中一闪,眼眸微眯,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难道会是那样吗?

    “兰芝,你去把凌菲叫来。”

    兰芝还在说着二姨娘的各种结局,听到顾清苑的吩咐,急忙回应道:“好!奴婢这就去。”

    一会儿的功夫兰芝就领着凌菲走了进来,“小姐你找奴婢!”

    “嗯!有个问题想问你!”

    “小姐请说!”

    “兰芝,你先去门口守着。”

    “是,小姐。”

    兰芝离开后,顾清苑开口问道:“凌菲据说你所知道,有没有……”

    凌菲认真的听着,当顾清苑说完后,凌菲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眼神微缩,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有那种可能。”

    闻言,顾清苑眼睛一亮,“真的有?”

    “是的小姐。”

    “那,你能不能探出来。”

    “这个奴婢只是在书上看到过,也知道确实存在,不过,奴婢却没有接触过,但是,只要让奴婢探测到,根据书上描述,奴婢还是有把握的。”

    “是吗?”顾清苑听了笑了起来,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色道:“那还等什么,走吧!我们去探探去。”

    “是,小姐。”

    福寿阁

    老夫人看着给二姨娘诊脉结束的大夫道:“如何?”

    “恭喜老夫人,贵府姨娘确实是身怀有孕了,脉象应该有两个月了,只是贵府姨娘身体有些虚弱,要好好的养养。”大夫带着笑意恭贺道。

    老夫人看着大夫带笑的样子,也扬起一抹笑意,点头道:“是呀!是喜事儿!”说着吩咐道:“齐嬷嬷刚才大夫的话你可都听到了,赶紧吩咐厨房一声,让她们多备些二姨娘爱吃的东西,给二姨娘补补身体。”

    “是,老夫人。”齐嬷嬷躬身疾步走了出去。

    二姨娘看此,赶紧起身,恭敬,感激道:“俾妾多谢老夫人抬爱!”

    “赶紧坐下吧!你身体不便就不要那么多礼了。”老夫人很是妥帖道。

    “是!”二姨娘缓缓坐下,可老夫人越是如此,她心里却越是不安的紧。

    “顾老夫人,如果无事那小民就告退了。”

    “好,红缨替我送大夫出去。”

    “是,老夫人。”

    “小民告退。”

    大夫离开,当屋里就剩下老夫人和二姨娘的时候,气氛一下子就沉寂了下来,而在这个时候,顾清苑带着轻笑,走了进来。

    “祖母。”

    “清儿,你来了,来来,到祖母这里来。”看到顾清苑,老夫人脸上立马染上笑意,很是慈爱道。

    “是,祖母!”顾清苑亦是面容带笑的走了过去,当走到二姨娘身边时候,顿住脚步,淡淡道:“二姨娘也在呀!”

    “是,俾妾见过大小姐!”二姨娘看着顾清苑再次起身,请安道。

    “你身体不便,不必如此多礼,凌菲扶二姨娘坐下。”顾清苑平淡道。

    “是,小姐。”凌菲抬手很是自然的轻托起,二姨娘的胳膊,扶着她坐下后就马上放开来。

    不过,凌菲松开时候,看着自己眼里的那道光,让顾清苑嘴角的笑意加深,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