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退亲

嫡女风华 第九十四章 退亲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九十四章

    对于公主悠长悱恻,伤心欲绝的呼唤,夏侯玦弈完全没有一丝反应,看都未看她一眼,而在场的几位小姐,垂下眼帘,遮掩住眼里的不屑凶狠,手辣,不知矜持,一个女子如此,就算是一国公主,也让人再无法对在崇敬起来,至于,护卫倒没什么感觉,只是看着夏侯玦弈护着顾大小姐的样子,让他们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夏侯玦弈垂首,看着怀中眼睛紧闭的女子,眼角那抹湿润,还有拥着时候,沾染至手上的腥红,狭长的眼眸漫过妖冶,优美薄唇轻启,也注定了一些人的生与死,“麒肆…。”

    “主子。”

    “杀!”

    一句话,一个字,却在所有人的心里扬起惊涛骇浪,杀?杀谁?包括自己吗?想法起,脸色瞬间大变。

    “是!”麒肆一手抬起,数十名和他穿着相同衣服的高壮男子,从天而降般出现在他们眼睛,让所有的人心里一禀,想逃,可却完全无法动弹,连声音都发不出。

    “动手!”麒肆话一落,人影迅速闪动,没来得及反抗,逃跑,尖叫,甚至连他们做了什么都没看清,十几个人影就已消失无踪,就如一阵风,然而,刚才还屹立在身后,左右的护卫,却一个不剩全部倒下,生息已然全无。

    这一幕让余下的几个小姐,清楚的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幻觉,想象,心中劫后余生之余,看夏侯玦弈眼神第一次除了惊艳,染上了恐惧。

    悠然公主对于那些护卫的死活完全没有一丝感觉,心里只有嫉妒,疯狂的嫉妒,看到这个女子受到的伤害,他不高兴了吗?所以,他就要全部杀了那些护卫!就因为他们袖手傍观,没有救她,他生气了?难道,那个女子在他的心里真的就那么重要吗?眼泪从满是愤恨的眼中落下。

    悠然公主猛然从马上跳下来,疾步走到大网前,看着里面的男子,理智全无,“顾清苑是我要杀的,夏侯世子杀了那么多护卫,接着是不是连本宫也杀了,为她出气?”嘶吼中带着颤抖。

    悠然公主的这句话,被随后赶来夏侯玦弈而来的慕容昊,南宫凌还有身后一干人,清清楚楚的听入耳中,脸色均闪过异色。

    慕容昊眼神微眯,夏侯玦弈忽然离开,自己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原来是英雄救美来了,看着网中相依的男女,眼神莫测。

    然而,当看清楚里面的形势时候,心中猛然一禀,死掉的黑熊,女子发带绕身,还有,射入黑熊咽喉力道明显不足的箭势,这些…。慕容昊缓缓抬眸,细看,才发现那个女子衣服带血,人好像也昏过去了。

    包围的铁网,一个女子对抗一头黑熊,一番残酷的生死搏杀,这就是眼前这位公主的手段,计谋吧!还真是够狠的。可惜的是,搏杀的结果,出乎这位公主的意料,她失望了吧!

    看着倒在夏侯玦弈怀中身材纤细的女子,慕容昊同样感到不可思议,凭着她那瘦弱的身躯,她竟然杀掉了一头黑熊!彼清苑,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慕容昊看的出,想得到的,南宫凌自然也想的到,至于随着一起来那些人,多少也猜到了些,虽然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相信悠然公主竟然会用如此残忍的方法对待一个女子,可想起不久前公主以死威逼之事夏侯世子退婚之事,再听刚才悠然公主亲口说出的话,让人不得不信,堂堂一国公主为了爱,真是疯了!也太可怕了!

    网中夏侯玦弈对于悠然公主,悲痛,愤然的怒吼,完全无动于衷,波澜不起,弯身拦腰抱起顾清苑,麒肆闪身,挥动手中长剑,铁网随着麒肆手中亮光,如破布般轻易被斩开,夏侯玦弈抬脚走出。

    悠然公主看此,疾步往夏侯玦弈身边冲去,麒肆冷冷一笑,强势拦下,看着悠然公主愤怒的神色,手中长剑微抬,剑柄轻触,悠然公主瞬间无法移动分毫,徒留一双杀气嗜血双眸看着麒肆。

    麒肆完全无视,转身,追上前面的黑衣男子,随之离开。

    慕容昊看着悠然公主心里冷笑,转头对身边的南宫凌,微微颔首,什么都没说,调转马头,亦顺着夏侯玦弈的方向而去。

    见此,众人心中一动,纷纷躬身告退,皇家的事儿,还是少搀和的好。

    眨眼间,围场就剩下南宫凌,悠然公主两人,南宫凌轻拍马背,走至跟前,垂首看着下面面色难看的妹妹,再看着前方已经看不清背影的男女,南宫凌温和的面容不变,嘴角却勾起诡异的笑容,让人看不懂,亦不明。

    看着顾清苑被夏侯玦弈抱着回来,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但是,当看清顾大小姐浑身狼狈,身上带血昏迷不醒的样子后,心里惊疑不定,可没等他们问候,夏侯玦弈就一言不发的大步走进了大帐,随后两个丫头疾步也走了进去,麒肆面无表情守在了帐外,见此,所有的人面面相觑,麒护卫的架势明显就是,完全的拒绝打搅姿态,这让他们犹豫不敢轻易上去询问,而有机灵的已经快速的向皇上的帐内跑去。

    帐内,夏侯玦弈不自觉的放柔动作把顾清苑轻轻放下,他自己没感觉,可一旁的凌菲却是目瞪舌呆,无法置信,虽然她对主子的性情不是很了解,可基本的还是知道的,极度的洁嗜,不喜人碰触,更从未和任何女子有过接触,可现在,主子的竟然抱着浑身脏乱的顾大小姐,还有就是…。就是主子刚才的那个动作,是温柔…。是温柔吧!这完全颠覆了,她对主子的认知!

    梅香这个时候可是完全注意不到夏侯玦弈的异样,她看着厚毯上的双眼紧闭的小姐,看着整个袖子上斑斑斓斓的全是血,急的有些不知所措,顾不得什么礼仪,拉起顾清苑的手,急切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小姐……”梅香急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今天早上看小姐反常的举动就觉得很是不安,本想紧紧跟着小姐的,可刚进围场就被人护卫给拦下了,没想到现在真的出事儿了。

    梅香的声音让凌菲回神,恢复神智的刹那就感到一道冷凝的目光,抬头见,主子正看着自己,心里一禀,垂首,疾步走到顾清苑的身边,看着浑身透着狼狈的女子,心中骇然,这样一个女子竟然入了主子的眼,虽然不知道主子心里是怎么想的,可她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

    凌菲心思不定,可手却一点儿也没敢闲着,快速翻看顾清苑的衣袖,当四道深浅各异血淋淋的抓痕,显于眼前时,让梅香的眼泪掉的更凶,心里更是惊疑不定,小姐她是被什么东西给抓伤的?竟然有这么可怕的痕迹。

    夏侯玦弈神色不动,可看到顾清苑的伤痕时,眼里却极快的闪过深冷。

    凌菲看着伤口,快速的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撒了上去,同时,顾清苑发出一声轻哼,眼帘微动,慢慢睁开眼睛,感到胳膊上的刺痛,垂眸,看到正在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凌菲,顾清苑淡淡一笑,活着的感觉不错,不过,某些地方感觉不是很好。

    “凌菲,我好像发热了。”头很重,呼吸很热。

    顾清苑的声音忽然想起,转头,看她已经睁开了眼睛,梅香脸色满是喜色,喜极而泣,急道:“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嗯!是不错。”顾清苑轻笑十分赞同。

    凌菲听到顾清苑的话,伸手抚上顾清苑的额头,眉头皱了一下,抬头,看向一旁的夏侯玦弈,眼中透着敬畏,“主子,顾小姐发热了。”

    受伤发热,虽然很正常,可却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医治不及时也是很容易出问题的,这很多人都知道,夏侯玦弈当然更知道。

    “药呢?”

    “主子赎罪,属下的药带的不全。”

    闻言,顾清苑倒是十分理解,有皇家人在的地方,很多东西都是不宜的,这个时候有药的也许就只有随行的御医了,想起御医,顾清苑马上否决了,要他们给自己看,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这个是非之地还是早点远离的好。

    想此,顾清苑转头,看向坐在厚毯边上的夏侯玦弈,支撑着身体起身,和他对面坐好,微仰头,嘴角弯弯,轻笑道:“世子爷,外面有药。”

    夏侯玦弈挑眉,顾清苑的潜在意思很明白,她想出去。看着女子淡然,随意的样子,谁能想的到,她刚才经历了一场无法想象的搏杀。

    凌菲见顾清苑说完后,主子不动不响,只是淡淡的看着顾清苑,狭长的双眸黑如深渊,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更无法揣测,他面对顾清苑时,是什么样一种心态。

    静默片刻,夏侯玦弈淡淡道:“回府。”

    夏侯玦弈话落,顾清苑就笑开了。

    看着顾清苑眉眼弯弯的样子,夏侯玦弈眼神微动,刚欲起身,却意外的看到衣袖被拉住,垂眸,只见,顾清苑拉着自己的衣袖借力站了起来,可起身后,却没把手松开,仰头看着自己,嘴角扬起,淡淡的说了一个字。

    “抱!”

    一个字让凌菲倒吸一口气,随即极快的低下了头,身体不自觉的轻颤了下,为顾清苑的大胆!

    梅香亦是瞪大了眼睛,惊疑不定,是小姐说错了,还是自己听错了?

    夏侯玦弈狭长的双眸深深的看着顾清苑,表情莫测,沉声,“顾清苑,你胆子太大了。”

    刚才顾清苑那个字落,心口不可抑制的收缩,夏侯玦弈清楚的感觉到了,陌生的,从未有过的感觉,不舒服!和看到那抹晶莹泪珠的感觉一样,异样的感觉,让夏侯玦弈不喜!

    “因为大胆,所以,我才活着!”顾清苑笑意不变,可嘴角却染上了一抹冷意,也许,不该抱怨,不该生气,不该任性,毕竟活下来了不是吗?

    可,想起当时面对黑熊情景,顾清苑心里该死的觉得委屈,自从和这个男人相遇的那一刻,自己遭遇了太多的麻烦,还连累到外公,差点儿丢掉性命,这次连带的自己都差点儿丢掉小命。

    前世到今生,自己加在一起总共也就活了十七年,前世的经历,让自己变得清冷,凉薄,可心还在,亦会感到累,在顾家面对各种算计,在外,还要为这个男人惹下的桃花买单,用性命在买单!

    自己不是圣母,也从未想过去当圣母,为了一个可以说完全陌生的男子卖命,还不求回报,凭什么?

    现在,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必须昏迷不醒,那样才能理所当然的病倒一段时间,等待各种后续之事结束,而在昏迷的情况下,想走出这个狩猎场,就必须有人带自己出去,这个时候夏侯玦弈是最好的选择。

    夏侯玦弈深深的看着顾清苑,狭长的眸子风云转动,无形的压力让人倍感压抑,大帐内的气氛开始凝滞。

    可顾清苑无动于衷,定定的站在夏侯玦弈的跟前,怔怔的看着他!身体的疲劳,不适,还有各种麻烦,让顾清苑头很痛,心里也从未有过的暴躁,妈的!如果夏侯玦弈这次敢袖手旁观,老子就给你来个鱼死网破,老子不玩儿了!

    俊男,美女相互凝视,多唯美的画面呀!正常的眼里不应该是深情吗?为何,他们之间却只能让人感到冻死人的较量!

    感受到屋里气氛的异样,凌菲的头垂的更低了,心跳如鼓!

    梅香看着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这个时候她也看出来了,大小姐好像在生气!虽然不知道理由,原因!可看样子应该和夏侯世子有关。

    帐内气氛凝重,而帐外一个人确实兴奋极了,虽然脸上不显分毫,可耳朵却竖的极高,连内力都用上了,就怕错失分毫的精彩,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麒肆。

    里面的情形,虽然看不到,可麒肆却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敢和主子明目张胆叫板的,顾大小姐是第一人,而身为属下虽然不该,可麒肆却控制不住,心里万分激动,一会儿,谁会妥协呢?

    如果是别人根本不用想,肯定不是主子,可顾大小姐却不同,不是因为主子变了,而是这位顾大小姐每次都叫人出乎意料,像上次,她竟然大胆的咬了主子一口,而主子竟然没有追究,那,这次呢!这次会怎么样?

    麒肆的猜测还没结束,脚步声响起,麒肆眼睛骤然睁大,脸虽然看的是前面,可眼珠却完全斜的不能再斜了,人影闪动,麒肆觉得自己的心都提起来了,是紧张,激动,期待,这个时候麒肆觉得自己好像扭曲了。(你终于真相了,变态肆)

    可当看到三个人走出,一个女子被主子抱在怀里的时候,麒肆大呼!扭曲也是值得的,这次的结果,果然再次的出乎意料,麒肆抬脚跟在后面,垂首暗道:以后主子不会妥协习惯吧!炳哈,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可世事无绝对呀!这两次的事儿不就是个例子吗?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也许以后,跟着顾大小姐才有饭吃!

    麒肆是兴奋,而凌菲则完全就是震惊了,最后,竟然是主子妥协,这…。当主子抱起顾大小姐的那一瞬间,凌菲完全怀疑,眼前的男子真的是主子吗?

    另一大帐中

    围场所发生的事儿,在夏侯玦弈抱着顾清苑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可却一直没有出声,帝王之心本就难测,现在南宫胤不开口,就更让人无法探测他心里的想法了。

    沉寂很就,南宫胤才开口,“来人!”

    南宫胤话落,就见喜公公疾步从了进来,躬身,敬畏道:“皇上!”

    “世子呢?”

    “回皇上,顾家大小姐伤重,好像开始发热了,世子刚带她离开了。”

    南宫胤听了,眼睛微眯,嘴角却溢出了一丝笑意,“是吗?”

    “是的,皇上!”

    “公主呢?”

    “在皇后娘娘那里!”

    “皇后可有说什么?”

    “皇后娘娘什么都没说,不过,却找了两个老嬷嬷把公主看了起来。”

    南宫胤听了点头,继续道:“其他人呢?”

    “跟着公主在一起的那几个小姐,各种跟在她们的母亲身边,聚在大帐内,不过,什么都没说,其他人亦一句未提起。”

    明明那么多人知道的事儿,可却没有一个人提起,对于这一现象,南宫胤神色没有一丝意外,今天来的都是混迹官场几十年的,个个都快成精了,此事,牵扯到皇家的人,他们躲都来不及,你想让他说,他都不会吐露分毫,装糊涂!一群老狐狸!

    不过,倒是那个顾清苑,让他有些好奇,这个女子,好像真的不同,竟然活着出来了!

    狩猎一行,不管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但是回来的时候,每个人的脸色都带了一丝凝重,特别是李翼,当然,还有跟随在悠然公主身边的几位小姐,在出狩猎场的那一瞬间,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不约而同的都哭了起来,大难不死的心情油然而生。

    李家

    书房中,李翼看着李谨父子三人,脸色十分的难看,虽然极力的压抑,可还是无法抑制的听出声音里带着颤抖,“最后的情景你们都看到了是吗?”

    “是,父亲,儿子看的很清楚,也听的很清楚,悠然公主她是真的要杀了清苑,而且,还是用那种残忍的方法,父亲,如果不是清苑命大,那…。后果如何,根本不用想!”李谨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冷声道:“父亲,悠然公主她真的是太过了。”

    “祖父,父亲说的不错,那个公主心思真的是太恶毒了,清儿她这次的是……”李智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头黑熊,当清儿面对它的时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呀!

    李泓不知该说什么,现在好像所有的事都脱离了他的认知,顾清苑也完全和他认识的不同,她杀死了一头熊?这是什么概念?如果当时是自己,自己能做的到吗?能活着出来吗?李泓不敢想!心里第一次觉得沉重,羞愧,也许,祖父说的对,顾清苑如果想针对自己,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父亲,现在该怎么办?”李谨看着脸色沉重的李翼,正色道。

    李翼听了没有回应,而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在李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案子下面的双手握的很紧,亦在不停地颤抖,是怒,亦是后怕!

    沉寂良久之后,李翼睁开眼睛,看向李智,沉声道:“智儿,你喜欢清儿吗?”

    “祖父…。”

    李翼的一句话,让书房里面的三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特别是李智惊愣的同时还有一丝不知所措的慌乱,“祖父,我…。”

    “让你娶清儿为妻你愿意吗?”李翼好像看不到李智的慌乱,继续道。

    李翼声音里面的那么沉痛,忽然让李智沉静了下来,片刻后,抬头,郑重道:“祖父,只要清儿愿意。”这句话也就是说他愿意了。

    “如果让你这辈子只有清儿一个妻子,终生不许纳妾,你愿意吗?”李翼面色不动,眼神更加锐利的看着李智道。

    “父亲…。”李谨目瞪口呆,惊讶的同时,亦有些无言。

    “祖父,孙儿愿意。”李智猛然跪在李翼的跟前,郑重道:“祖父,孙儿愿意,一辈子只有清儿一个。”

    李翼紧紧的看着李智,片刻后,李翼收回视线,脸色好看了些,点头,起身,睿智的眼眸精光闪过,沉声道:“起来,跟我去伯爵府。”

    “是,祖父!”

    李谨听了一惊,急道:“父亲,这个时候去伯爵府做什么?”

    “退亲!”李翼说完,带着李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留下脸色惊疑不定的李谨慎,还有心情十分复杂的李泓。

    ------题外话------

    头好痛,本想把公主的下场写了的,可头太痛了,喵的,偏头痛,太难受了,想吐,浑身发冷,亲们,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