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八章 顾蘅归来

嫡女风华 第八十八章 顾蘅归来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齐嬷嬷看着老夫人忧心的样子,想起大夫看过大小姐的症状后说起晕倒的原因:心口不舒服主要是心绪太重,心中郁结,至于头痛,很可能是因为受到极大的刺激或者重创引起的旧疾复发,说到底,大小姐会病倒都是因为这次发生的事儿引起的。

    一个少不经事的女子遭遇到这样的事儿,没有那个心里会毫无芥蒂,完全不在意的,当时大小姐看着平静,心里肯定也是吓得不轻,一个男子忽然对着你说那些话,没晕过去就算是不错的了,大小姐能挺过去,就很是了不得了。

    “老夫人,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了,大夫不是说了嘛大小姐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心病,我们好好开导一下,再好好养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齐嬷嬷劝解道。

    老夫人听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清苑额头受我们都太大意了没有精细的养着,现在又被人算计这么一出恶心的事来,她心里能不委屈吗?”二姨娘,顾无暇算计,她那个母亲还在那里呵五斥六的,而且还是是在伯爵府人面前,她一个孩子心里承受那么多,不病倒才怪。

    老夫人想着恼恨道:“如果不是那些个不省心的,非要闹腾,怎么会有那么的事儿,如果不是怕外人看出什么来,说我顾家家风太乱,我当时就发卖了她,以往看着还是个懂事的,没想到也是包藏祸心的,还有无暇,我以前真是白疼她了。”

    顾无暇为什么算计顾清苑,老夫人心里明白的很,不就是因为夏侯世子喜欢的是顾清苑嘛!她心里不是舒服了,嫉恨了,老夫人想着暗嗤:你自己没那个本事,没那个命让人家看上,就会动那些个歪心去害人,看着她是不想让清苑好过,可她就没想过如果真的得逞了,自己这个祖母会不会好过,顾家的名声有该如何!

    “老夫人,二小姐还小也许就是一时想歪了吧!”

    “她也没比清苑小多少。”老夫人说着感叹道:“也许,我真的是老了,连人都看不透,也看不准了,清苑这孩子以往看着没规没矩的,人也莽莽撞撞的,我看了很是不喜觉得她没有无暇来的识大体,懂事,机灵,可现在看来,清苑那样不正是说明她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鬼心思吗?相反,那些个机灵,眼珠子一转就是一个点子的才可怕,清苑这孩子病了都不想让我这老婆子知道,怕我操心受累,可那些个我看重的,宠着,疼着的,却是想着法子的闹腾不让我省心。”

    老夫人这个时候越想越觉得顾清苑挺好的好,虽然她有很多地方都比不了无暇,比如琴棋书画,可她却比无暇孝顺,心里想着自己这个祖母,老夫人这个时候也想明白了,一个人她会的再多,可她没有心,自己对她再好也是百搭,倒是清苑这样的,知道孝顺才是最重要的。

    老夫人的这番说辞如果让顾清苑听到了一定会感慨,真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呀!以往的缺点现在都成了优点了。

    “李相寿宴献艺弹琴的事儿,二姨娘口口声声说,顾无暇药里被下毒的事儿,桩桩件件的我都看在眼里,记得清清楚楚的,她们想干什么,我又岂会不知,不过是看着她们在我跟前十几年的份儿上,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追究她们罢了。”老夫人说着声音里盈满是戾气,沉声道:“对她们好,可却让她们误以为,我这个老婆子眼瞎耳聋是个糊涂的了,竟敢得寸进尺的闹腾起来,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念着往日的情分。”

    齐嬷嬷看老夫人的表情心里一禀,看来,老夫人这次是真的恼了二姨娘、二小姐她们了,顾家的风向因为大小姐这一病也要随之发生改变了。

    佛堂

    二姨娘神色十分憔悴,昨天照顾了顾无暇一个晚上,基本没怎么敢睡,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浑身都感到十分的难受,在顾家十几年,虽然只是一个姨娘,可因为肚子争气,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么多年过的也是养尊处优的日子,那里受过什么罪,这两天这么折腾的,二姨娘真的有些受不住。

    二姨娘忍着身体的不适,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顾无暇松了口气,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顾无暇从昨天来到佛堂,就不停的反复的摔东西,吼叫,发泄着她心里的不甘,愤恨,无论二姨娘怎么劝说,顾无暇都完全听不进去,直到她自己折腾够了,精力用尽才停下来。

    二姨娘本想着,顾无暇只要平静下来,自己再好好开导一番,她应该就能冷静下来了,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顾无暇是不闹腾了,可却不吃不喝,亦不说话,整个人了无生机一派死寂状态,像是想要求死的姿态,可在那表情灰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却投射着骇人的光芒,阴沉,癫狂,冷如骨髓,犹如厉鬼让看到的人都不由的感到骨缝里开始发寒。

    就连二姨娘看着顾无暇这个样子都觉得胆战心惊的,虽然也曾想过如果万一失败了,无暇肯定会难以接受,可她反应这么激烈,让二姨娘有些恐惧了,开始担心,恐慌,无暇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儿的。

    顾无暇脑子里现在满是夏侯玦弈搂着顾清苑离开的那一幕,让她感到肝胆欲裂,让她心口如刀刺般的疼痛,从昨天到现在感到想自己的心一直在滴着血,那个在心里如神诋一样的男子,却搂着顾清苑那个白痴,傻瓜,蠢货,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这和让自己去死有什么分别,当时真的想冲过去撕了顾清苑。

    “暇儿…。暇儿…你说句话呀!不要吓唬姨娘。”二姨娘拉着顾无暇冰冷的小手,惊慌道:“暇儿,都是姨娘不好,没能让你如愿,可你千万不要泄气,不要做傻事呀!”

    顾无暇冷漠的抽回自己的手,冷冷的看着二姨娘,阴冷道:“做傻事?你放心我是不会去死的,就是死,我也一定会拉上顾清苑的。”

    “暇儿,顾清苑的命怎么可以和你相比,她就是贱命一条,而你是姨娘的宝贝,所以,我们一定要活着,要活的好好的,看着她去死,那样才是对的,要是为了她,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不值得。”

    顾无暇却是讽刺一笑,顾清苑被夏侯世子宝贝着,自己被一个姨娘宝贝着,谁的命贱,谁的命好,顾无暇从来没认识的这么清楚过。

    二姨娘看顾无暇讥讽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想想顾无暇现在心情不好,她肯定不是有心的,也绝对不是在看不起自己,所以,不应该给她较真,继而,二姨娘扬起慈爱的笑意,关心道:“暇儿,等一会儿丫头可能就送饭过来了,你多少吃些,要不然你的身体会扛不住的…。”

    二姨娘的话刚说完,就看佛堂的门从外面打开来,一个嬷嬷端着饭菜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看也不看二姨娘她们,把手里的饭,随手往地上一丢,冷漠道:“二姨娘,二小姐吃饭了。”

    老嬷嬷的态度气得二姨娘咬牙切齿,这该死的老奴真是长了一双狗眼,自己也不过就是一时失力而已,她就敢这么对自己,真是可恨。如果是以往自己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可这个时候还是要忍着,等到出去后,自己再就会算账也不晚。

    想着二姨娘扬起僵硬的笑意,客气道:“辛苦嬷嬷了。”说着从头上摘下一个发簪递到老嬷嬷的手里,可没想到的是,这个老嬷嬷反手就给推了回来,神色丝毫不为所动,正色道:“二姨娘的东西老奴可是要不起,二姨娘还是赶紧收起来吧!”

    看老嬷嬷把簪子推还回来,二姨娘的眼里闪过不屑,心里也有些恼火,还真是贪心呀!一个价值十两的簪子竟然还嫌少,可现在除了这个嬷嬷,自己又接触不到其他的人,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想知道外面的情况,也只能舍些东西了,继而,二姨娘咬牙,从手腕上又摘下一个手镯一起递了过去,亲和道:“这些身外之物,比起嬷嬷来回奔波为我们送饭的辛苦相比,实在是值不当一提,嬷嬷赶紧收下吧!你要是不收我们心里可是过意不去。”

    老嬷嬷看了一眼二姨娘手里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呀!肯定值不少的银子,这样的好事放在往日,可是求都求不来的,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收下了,可现在不同以往了,二姨娘现在的处境也完全不能和往日相提并论了,以前想巴结上二姨娘那是找到找不到机会,而现在嘛!凡是和二姨娘,二小姐有有牵扯的可都人人自危了,钱财虽然重要,可也要有命花才行呀!

    想着,老嬷嬷移开视线,不再看那些东西,十分坚决的推开来,起身,面无表情道:“老奴给二姨娘,二小姐送饭都是老奴分内之事,没什么好辛苦的,所以,老奴万万没有理由收二姨娘的东西。”

    看老嬷嬷是真的拒收让二姨娘一愣,十分意外,可随即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又出了什么事儿了?

    看着准备离开的老嬷嬷,二姨娘心里一紧急忙起身,拉住老嬷嬷的胳膊,压抑着心里的不安,轻笑道:“嬷嬷的为人俾妾真是十分敬佩,但是我和二小姐现在出不去,不能好好的谢谢嬷嬷,不过,这两天大公子就会回来的,到时候俾妾跟大公子说说,让他一定要好好的向嬷嬷道个谢。”

    二姨娘虽然说的亲和真诚,可话里的潜在意思,却让老嬷嬷的心里一震,对呀!怎么把大公子给忽略了呢?

    二姨娘现在虽然失力惹得老夫人厌恶了,如果是别的姨娘想翻身肯定是难了,可二姨娘不同,她还有一个儿子,而且,还是顾家唯一的儿子,这是二姨娘最大的王牌,如此一来,等到大公子回来后,二姨娘会如何谁也无法确定了,想着,老嬷嬷一直面无表情的面孔,一下子转变为十分为难的样子,看着二姨娘低声道:“二姨娘你不要怪罪,不是老奴不帮,而是现在老奴也十分的难做。”

    二姨娘见此,知道她明白了,赶紧点头,轻声道:“嬷嬷放心,俾妾不会让嬷嬷太为难的,你只要跟我稍微透露一下外面的形势就好。”

    老嬷嬷听了犹豫,挣扎了一番,暗道:有大公子在,说不定二姨娘随时都会恢复以往的风光,那,自己现在给二姨娘买个好,绝对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了,那些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自己不说,二姨娘早晚也会知道的,既然如此,自己告诉她也没什么大妨碍,想着,老嬷嬷压低声音,在二姨娘的耳边低语言了几句,看二姨娘脸色大变,低声道:“二姨娘,这顿的饭菜还是不错的,你和二小姐多吃点吧!也许,下次就没这么好了。”老嬷嬷说完不敢再多待,疾步的离开了。

    老嬷嬷离开后,二姨娘支撑不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鬼,看到顾无暇眉头皱了起来,挪到二姨娘的身边,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二姨娘咬牙恨道:“顾清苑你够厉害。”老夫人也够狠的,可这句二姨娘没有说出来。

    “顾清苑她又做什么了?死不死快死了。”顾无暇本死气沉沉的,可一听到顾清苑的名字立马就激动了起来,诅咒道。

    “没死,她、病、了。”二姨娘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

    “病了?”顾无暇听了大笑起来,恶毒道:“那就是说离死也不远了,赶紧死吧!”

    二姨娘看着顾无暇摇头,自己这个女儿她真的是被夏侯世子迷惑了心智了,只要看到顾清苑倒霉她就高兴,可她难道就不觉得顾清苑病的太过及时了吗?

    顾清苑这一病,老夫人马上就对自己院子里的人下手了,呵呵,想来顾清苑这一病,赢得了更多的同情吧!也给了老夫人足够的理由,做她早就想做的事儿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一切,就在顾清苑这一病之下,全部化为乌有了,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打死自己都无法相信。

    步步紧逼,寸步不让,防不胜防,快,准,狠的击打对手,以前那个蠢如木头的顾清苑,什么时候成长成这样了,她,真的是李娇那个白痴的女儿吗?

    仪来院

    听说顾清苑病了,三姨娘和顾允儿也赶紧去探望了一下,可因为顾清苑还在昏迷,大夫也交代要静养,所以,她们也没敢多做停留,说了一些吉祥话儿,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坐在三姨娘的旁边,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顾允儿嘴角溢出大大的笑意,对着三姨娘笑道:“姨娘你说,二姨娘和顾无暇从佛堂出来,知道老夫人把她们院里的丫头,婆子全部都打发了,会不会气的吐血呀?”

    三姨娘听了轻笑道:“就算是不吐血也差不多。”打发了那些人,老夫人再招人进府,肯定都会把她们捏在自己手心里,到时候把她们分到二姨娘的院子,那可都是老夫人的眼睛,二姨娘想再使什么幺蛾子,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就算二姨娘想收买,也得看看她运气如何了?如果好的话,也许,会收买到一个墙头草,如果运气不好,那,可就是在老夫人那里留下了一个把柄。

    顾允儿感叹道:“如果不是大小姐忽然病了,二姨娘和顾无暇也许也只是被罚关佛堂,那里会有这么大快人心的事呢!这样一来,二姨娘她们肯定会老实一阵,我们的日子也会好过多了,你说是吧!姨娘!”

    三姨娘没有回应,只是听到顾允儿说到,大小姐忽然病了?这句,让她的心里一抖,顾清苑她,是真的病了吧!如果不是,那,顾清苑她可真的是太会运用时机了,也太会把握人心了。

    ……

    一连五天过去了,二姨娘所等的顾蘅没有回来,据说是因为又些事儿耽搁了,二姨娘和顾无暇都开始有些急了。

    二姨娘她们那边不顺,顾清苑这变也不是很好,一连病了五天了,顾清苑虽然药不停的吃着,所有的补品也在给她食用着,可却始终不见太大的好转,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时而清醒,事儿昏迷,这让老夫人,顾长远可是担心的不得了。

    在这期间李家的人来了两次,一次是大奶奶,一次是李翼亲自来了,最后连伯爵府听到信儿后,都派管家来了一趟,带来了很多的补品,问候一番后,第二天,老侯爷直接带着一个御医去了顾家。

    御医看后,所说的话跟为顾清苑诊治的那个大夫说的差不多,这让老夫人和顾长远松口气的同时,也更加的担忧了,既然没什么大碍,可为什么就是不好呢?

    思虑一番过后,齐嬷嬷忽然道:“老夫人你说,大小姐会不会是被什么煞气给冲到了?”

    老夫人听了一震,继而马上想到在佛堂的二姨娘,顾无暇眼睛闪过阴冷,这两个人自己让她们去佛堂是思过的,可不是让她们念咒的,也许,歹人就该用鬼来镇,想此,老夫人冷声道:“齐嬷嬷,我看二姨娘她们的佛经念的也差不多了,你带着几个嬷嬷,送她们去祠堂,让她们去给祖先忏悔一下吧!”

    “是,老夫人。”齐嬷嬷低眉顺目的应道。

    有些事说来也是怪,在二姨娘和顾无暇移去祠堂的第二天,梅香就来到老夫人的跟前禀报,说,大小姐比昨天好了很多了,今天早上还自己起身用了早饭呢!老夫人听了大喜,心里也更加认定,是有人在暗中作怪。

    伯爵府

    老侯爷看着案前正在看书的夏侯玦弈,摆出长辈的架势,正色道:“玦弈,顾家的那个丫头病了好几天了,你不过去看看吗?”

    夏侯玦弈神色不动,淡淡道:“不合规矩。”

    老侯爷听了翻个白眼,不屑的想,天天把规矩放在嘴上的人,却是最不守规矩的。

    “本侯爷那天去看了一下,御医说没什么大碍的,可怎么就那么难好恢复呢?看着昏昏沉沉的,没有一点儿精神。”老侯爷说着喃喃自语道:“难道那个丫头心里真的那么脆弱,上次那个事就能让她病上那么久?”

    老侯爷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夏侯玦弈拿着书的手顿了一下,可随即恢复淡然,而一旁,麒肆,麒一的嘴巴抑制不住的抽搐了起来,麒肆更是忍不住吐槽,当然没精神了,那位主子晚上只要有空就会跑过来折磨一下刘岚,嘴上说是要问幕后主使,可自己看她那样,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在找乐子,现在刘岚身上是没伤了,可精神上可能快疯了,至于,侯爷说的脆弱,那是完全不存在的,那位主要是脆弱的话,那,自己就是麒一,木头一样。

    聘来院

    老夫人坐在床边,看着顾清苑消瘦的小脸,心疼道:“你这孩子,真是不让祖母省心呀!这才几天呀!怎么就瘦了这么多呢!”

    顾清苑听了感动的看着老夫人,惭愧道:“让祖母操心了,孙女看祖母也清减了不少,祖母,你可要保重身体,孙女没事的,已经好了很多了。”

    “你这孩子,自己都病倒了还没好利索,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祖母好的很,不用你担心。”老夫人听着顾清苑的话,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酸楚。

    “祖母知道这次的事儿,让你受委屈了,你心里觉得委屈是应该的,可越是这样越该放开些,跟祖母说说,要相信祖母,祖母会给你做主的,不要把什么都憋在心里,知道吗?”

    “是,孙女知道了。”顾清苑应着,眼泪慢慢的掉了下来,声音里面带着一丝颤抖道:“谢谢祖母相信孙女。”

    “傻孩子,祖母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好的,怎么会不相信你。”老夫人真诚且自然道。

    顾清苑听了更是感动,可心里却感叹:老戏骨就是不一样。

    两日后,顾清苑的身体好了很多,已经可以走动了。

    清早,兰芝,梅香侍候顾清苑梳洗好后,看着她略显苍白的下脸,担心道:“大小姐,你的身体还没好利索,不用这么急着去跟老夫人请安,老夫人是不会怪罪的。”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好多了,也该试着活动一下了。”顾清苑轻笑道。

    “那,奴婢扶你过去吧!”虽然顾清苑说的有道理,可兰芝,梅香还是很不放心,上次大小姐忽然晕倒,她们真的吓坏了。

    “好。”顾清苑走出屋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抬头看着天上一尘不染,蔚蓝的天空,嘴角溢出笑意,“今天应该是一个好天气。”

    “是呀!大小姐,最近的天气都挺好的,等你身体再好些,只要不变天,就可以常出来走动一下了。”兰芝看着顾清苑,应道。

    “嗯!”天气变幻无常,风云变化莫测,而,顾家的局面也该变一变了。

    福寿阁

    听到红缨的声音,齐嬷嬷转头,看着被兰芝,梅香轻扶着走进来的顾清苑,急忙迎了过去,担心道:“大小姐你身体好诶好利索,怎么来了?”

    “我身体好多了,想来看看祖母。”

    “你这孩子,我这老婆子有什么好看的,你呀!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齐嬷嬷快扶着她坐下。”老夫人轻斥了一句,声音里却满是关爱道。

    顾清苑在老夫人的下首坐下,轻笑道:“祖母,孙女没有那么娇弱,祖母天天吩咐丫头给孙女炖补品,孙女现在都吃胖了呢!”

    “吃胖了好,吃胖了身体才能更结实。”老夫人看顾清苑的气色确实好了不少,也放心了很多。

    顾清苑又和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祖孙之间气氛很是温馨,和谐,直到齐嬷嬷出声,道:“老夫人,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

    顾清苑听了疑惑道:“祖母,要出门吗?”

    “我准备去福安寺院一趟。”

    “福安寺?祖母是要去拜拜吗?”

    “是呀!最近顾家不安,连续不断的出事,所以,我就想着去庙里拜拜,去添点香油钱,去求个太平。”老夫人应道。

    “可福安寺离这里可是不近,祖母你去身体受得住吗?”

    “没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去了,坐马车去没什么问题的。”

    “祖母,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就不要去了,等你身体好利索了,如果想去祖母再带你一起去。”看顾清苑的样子,老夫人以为她是闷坏了,想跟着自己出去转转,开口宽慰道。

    “那好吧!”顾清苑转头看着边上的齐嬷嬷道:“齐嬷嬷,好好照顾祖母。”

    顾清苑淡淡的一句交代,却让齐嬷嬷眼神微缩,抬头看着顾清苑恭敬且谨慎道:“大小姐放心吧!老奴一定会照顾好老夫人的。”

    “嗯!”

    柳家

    柳家书房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于桌案前,对着下首一个少年男子道:“蘅儿,你打算今天就回顾家吗?”

    “是的舅舅。”年轻男子的温和,有礼的回应,让人光听着都觉得,这是一位谦和有礼的翩翩君子。

    “今天回去合适吗?要不要再等几天。”

    “不了,今天回去正合适,祖母去上香了,这个时候回去,有些事儿正好可以和二姨娘通口气。”

    看着眼前稳重,心思缜密的外甥,柳浪叹了口气,“当时要是你在家就好了,你姨娘绝对不会落的这么惨败的地步。”

    这位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家二姨娘的娘家哥哥,而这个年轻男子,就是二姨娘苦等不到的儿子,顾蘅。

    顾蘅听了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其实,他回来已经有几天了,回来的那天正好是出事儿的那天,但是,当顾蘅知道事情的结果后,当即转身,没有回顾家,而是去了柳家,因为,他知道,那个时候回去不会有任何人欢迎他,因为他是二姨娘的儿子,既然如此,他又何往那个刀口上去撞呢!缓一缓更好。

    二姨娘的结局已定,他就是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二姨娘算计的不单单是顾清苑,也牵扯到了伯爵府,自讨没趣,自不量力的事儿,他从来不喜欢去做。

    倒是一年没回来,顾清苑的身上好像发生不少的改变,不但让姨娘和无暇的算计失手,还和伯爵府定了亲,想起伯爵府那位世子爷,顾蘅想着眼睛渐渐的眯着起来,嘴角的笑意加深,顾清苑真的特别到,入了他的眼吗?

    聘来院

    半晌时分,顾清苑没等到要来之人,倒是听兰芝禀报,顾家的大公子,顾蘅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顾清苑挑眉,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