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归属

嫡女风华 第七十九章 归属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第七十九章归属

    画卷上女子眉目如画,仙姿玉骨,倾城亦无双,手缓缓的抚上女子美丽的容颜,南宫胤威严深沉的眼眸,溢出慢慢的柔色,刚硬如铁冷酷的心也溢满柔情,咛喃道:“柔儿…。舒虺璩丣柔儿…。”看着南宫胤的表情,还有与他帝王完全不相符的伤感语气,如果有人看到了一定会十分吃惊,上面的那个柔儿姑娘是谁?她,又在那里呢?

    “柔儿,我们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他完全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各方面都很出色,在朕所有的孩子里他是最出色的,就如你一样,没有那个人能比的了,更不会有人能超越,可,你却那么早早的就离开了朕。”说到这里南宫胤的眼里满是杀气,“柔儿,你放心,朕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当初那些容不得你的人,朕,都会让他们给你陪葬,不会太久的,柔儿。”

    李家

    夏侯玦弈向顾清苑提亲的事,对李家的很多人也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李雪面色难看,看着大奶奶皱眉道:“娘,你说,夏侯世子真的向顾清苑提亲的了吗?”

    “此事,伯爵府的管家已经亲口承认了,那就不会有错了。”大奶奶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这么说的话,顾清苑她真的会成为世子妃了?”

    “是,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顾清苑她就会是伯爵府的世子妃,伯爵府未来的主子。”

    “是吗?”李雪心里很是复杂,有嫉妒,羡慕,还有疑惑,更多的是不明,“娘,你说,像夏侯世子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上顾清苑呢?在京城顾清苑可以说是出了名的差劲儿,夏侯世子不可能不知道呀!为什么还会向她提亲呢?女儿真是不懂?”李雪没说出的是,不说跟其他人比较,就是与自己相比较的话,她也是比不过的,无论是身份,才艺,秉性她都差自己好大一截,除了容貌比自己好那么一点点儿,虽然不想承认,这却是事实。

    李雪的疑惑,也是大奶奶不解的,一个男子向女子提亲要讲究的很多,除了要考虑女方的德艺,品格,名誉,更多的还有门当户对,能够相互扶持各自的家族,可,顾清苑无论从那个方面看都配不上夏侯世子,这是为什么呢?夏侯世子看重了顾清苑哪来呢?想当初,她这样的女子喜欢泓儿,自己都觉得不够格,可没想到现在她摇身一变成了未来的世子妃,想着,大奶奶冷笑,眼里满是讥讽,这还真是世事难料呀!以后就连自己这个舅母,丞相府的大奶奶,见到那个自己一直看不上的女子还要行礼问安了!

    倒是李娇运气真是好呀!好的让自己不甘心呐!案亲是丞相,女儿是未来的世子妃,就凭着这两个有力的靠山,她就是没有儿子也能稳稳的做好她侍郎府的夫人之位,没人敢小看她,那,她就可以继续随心所欲,由着自己的性子过她喜欢的日子,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事,她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这是自己最难接受的,也是自己不喜欢李娇的原因。

    “娘,娘…。”

    “哦!什么……”大奶奶回神,看到李雪疑惑的神色,道:“怎么了…。”

    “娘,你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不回应。”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着,顾清苑可能真的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特别地方,吸引了夏侯世子的目光吧!”

    “就她?要说特别的地方也就是比别人野蛮,比别人大胆吧!”李雪很是不屑道。

    “好了雪儿不说她了,倒是你,顾清苑现在已经定下了,你也该有个心里准备,说不定不久你祖父还有你父亲,也该会提起你的事儿了。”

    如果是往常李雪听了一定会觉得不好意思,可这会儿,李雪只觉得兴致缺缺的,没什么心情,顾清苑成了世子妃,而自己,除非成为皇子妃,否则,是不可能定的比顾清苑嫁的好的,这让李雪觉得很难堪,自认什么都比顾清苑好的人,结果却不如顾清苑嫁的好,这是何等的讽刺。

    “母亲,看着办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心呢?”大奶奶轻斥道。

    “这事儿,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呀!,那里是我能做的了主的。”李雪淡淡的说完,觉得很是心烦,不想再提起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娘,这都几天了祖父怎么还没回来呀?父亲不是说,祖父只是受了点轻伤吗?”

    “应该也就这几天了!”说起这个大奶奶心里也不是很痛快,相爷对顾清苑那个外孙女还真是够在意的,一听到顾清苑的马车惊了,当时毫不考虑就追了过去,也不想想自己的年纪,动作比顾清苑那个父亲还快,现在弄的自己受了伤,让夫君,谨儿为他担心的连家都不会的照顾他。

    “娘,祖父受伤,怎么不回来养伤呢?”

    “你父亲说,当时离祁逸尘的山庄比较近,就直接去了哪里了。”

    “那,我们是不是也该过去看看呀!这样不去的话,是不是不合适。”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了,可是,你父亲说,家里离不开人,有他在那里就好了,我有这份心意就好了,等你祖父回来再尽孝道也是一样的。”大奶奶神色淡淡道:“而且,顾清苑那个孝顺的外孙女也在那里,我们不用去也没关系。”

    “祖父是因顾清苑受伤的,她在那里照顾还不是应该的。”李雪带着不忿道:“说是照顾,就她能做什么呀!不过是图一个好名声罢了!”

    大奶奶听了眼神微闪,暗道:也许,自己也该去看看才是。

    祁逸尘山庄

    经过几天的调养,李翼已经能起身了,脸色也好了很多,见此,顾清苑,李谨,李智都大大的松开口气。

    李翼吃过药后,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三个人,看着李智,李谨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两个赶紧走吧!别误了时辰!”李谨在皓月担任吏部尚书大人,每日上朝议事是绝对要的,李智目前真在翰林院担任一个小小的编修,可在他这个年纪来说以已经十分难得了,他们两个都有公务在身,不可能每天都待在李翼的跟前照应他。

    李谨听了,“父亲,要不我再跟皇上请旨,再休一天吧!”李翼还有完全康复,李谨实在是放心不下。

    “无需,我身体已经大好,你不用担忧,而且,你已经休了三日了,再继续请休不妥,为父只是一点小伤,你没必要耽搁那么长的时间。”李翼目光精锐,不容反驳道。

    对于父亲话里潜在的意思,李谨十分的明白,当初,父亲受伤的时候给皇上禀报的就是一点小伤,可自己这样,难免会引起皇上的猜测,李谨明白,为难的点了点头道:“是,儿子知道了,我这就去上朝,父亲,你好好养伤,清儿,你外公就劳烦你照顾了。”

    “嗯!舅舅放心吧!”顾清苑扬起一抹浅笑,应道。

    “好。”看着那个眉目淡然的女子,当初,知道父亲是因为救她才会受伤的时候,自己真的很不能接受,可是,在听了智儿说,她在父亲受伤后,说的那些话后,李谨无法形容心里是何等的震撼,惊撼还有酸涩,所以,在那个时候也就释怀了,这所有的事儿,只能说是命,清苑她也是无辜的,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不会想父亲变成这个样子。

    想着,李谨对顾清苑最近的表现,心里也感到十分的安慰,清苑和以前比真的是变了很多了,父亲受伤后,她真的是很用心的照顾着父亲,好几次,自己半夜起身探视父亲的时候,都在床前看到了她的身影,每次,她都是轻轻的来,确认父亲无事后再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不但如此,每天还亲自做饭,变着花样的给父亲做些他能吃且养身体的饭菜,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不过,她做的真的不错,因为她,父亲受伤后,一点没瘦,气色也是越来越好了,就连逸尘都说,父亲恢复的比他预计的要快,要好,想着,李谨叹气,其实,这里面大部分都是清苑的功劳,自己虽然很担心父亲,可毕竟是个男子很多事都想不到,都是清苑在做。

    看着,李谨觉得这就足够了,父亲替她挡了一剑值得,清苑她是个好孩子,有情有义,有心,这就够了。

    李谨离开了,李智嘱咐了几句也随着离开了。

    屋里就剩下顾清苑和李翼后,静默了一会儿后,李翼开口道:“清儿,我听你舅舅说,夏侯世子向你提亲了?”

    “嗯!在祖父受伤的那一天,他命管家去的。”顾清苑为李翼掖了掖身上的被子,十分淡然道,看着她的表情,此等姻缘大事在她的心里好像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一样。

    顿了一会儿,李翼缓缓开口道:“能告诉外公是因为什么吗?”

    顾清苑听了李翼的话,少见的俏皮一笑,“当然是因为你外孙女我样样都出色呀!”

    李翼听了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眼里却更显担忧,伸出手抚上顾清苑头,慈爱且坚决道:“清儿,如果你不想,外公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外公游历官场这么多年,虽然不能挡去所有的风雨,但是有些外公还是能做到的。”

    李翼直觉感到,夏侯世子突然向顾清苑提亲绝对不单纯,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后,在李翼的心里,顾清苑是个十分难得的好孩子,如果夏侯世子是有什么目的才向提这个亲事的,自己绝对不答应,哪怕,拼了自己的老命也不能让清苑嫁过去,这样不幸的姻缘有女儿一个就够自己悔憾余生的了,清苑绝对不能再步上她母亲的后尘。

    顾清苑听了抬头,眼神微缩,看着老人睿智的目光,那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感受到自己头上的那个温暖的大手,它就像是一把大伞,尽力的为子女遮挡着外面的风风雨雨,缓缓垂下眼眸,轻声道:“外公觉得夏侯玦弈不好吗?”

    “夏侯世子吗?”李翼说着若有所思,目光沉了下来,低沉道:“对于他,因为身份的关系,外公虽不能常见到他,可每年也都能见那么几次,所以,从小到大,外公也算是看着他过来的。”

    李翼说着,眉头皱了起来,正色道:“但是,回忆起来,那个孩子从下到大好像对什么都是淡淡的,很少看到他对什么大喜,或大悲过,这么多年下来,那双眼睛更是什么都看不出了,只有那身上的气势越发的惊人了,二十岁的年纪,可那沉积的威压却非常人所能比较的,就连外公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在他的跟前都不自觉感到感到沉重的压力,作为男人来看的话,他是个绝对是个强者,这个不容置疑。”说完,话锋一转,有些遗憾道:“可他太过深沉,太过难以琢磨,也太深不可测了,清儿,跟那样人成婚,过日子,并不是一个好的归属。”

    顾清苑听完笑开来,眼里是满满的暖色,是呀!苞那样的人过日子是不会轻松的,这话只有真正为你着想的人才会说,只有他们才会褪去那个人身上所有的光环,只看他是否能带给你幸福。

    “外公说的对,夏侯玦弈会去提亲并不单纯,但是,至于为了什么,我也还没弄明白。”顾清苑目光清澈,坦承不讳道:“不过,我知道,最近的很多事都是由他引起的,包括外公的伤。”

    李翼听了这话并不是很意外,其实在受伤的时候,他就好像隐隐听到顾清苑叫着夏侯玦弈的名字,还有那句,“如果外公有任何不测,黄泉路上必须有你相陪”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翼就知道这件事儿,可能和夏侯玦弈有关,同时也为顾清苑竟然说出如此决然,狠戾的话感到心惊,不可否认的也有欣慰。

    顾清苑垂首,最近一连串的事情,想必让老人的心中也有过很多的猜测,如果不告诉他,只会让他更加担心,坦诚相告,也许,更能让他心安吧!

    思索过后,顾清苑把所有的事儿,一字不漏的告诉了李翼,不过,却除去了,一年之约的事儿。

    李翼听完,表情莫测,久久没有说话。

    顾清苑轻声道:“外公无需担心,虽然不知道夏侯玦弈为什么这么做,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提亲,也算是让我避免了去大元的结局,至于其他的,我能应付。”

    李翼听了点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的紧紧的,暗道:夏侯玦弈他到底想干什么呢?还有那个慕容太子,他是否会就此罢手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走了进来,神色恭敬道:“顾小姐。”

    “什么事?”顾清苑转头问道。

    “大元的公主来了,想见顾小姐。”

    顾清苑听了眼里闪过冷色,嘴角溢出一丝冰冷的笑意,竟然找到这里来了?虽然李翼因为惊马受伤,在祁逸尘这里养伤并不是什么秘密,可很多人探病都以李相需要静养打发了,倒是,这位公主竟然进来了,是因为她公主这高贵的身份吗?

    顾清苑缓缓起身,看着李翼轻声道:“外公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嗯!去吧!”

    顾家

    高嬷嬷看着准备妥当的李娇,眼里闪过焦灼,担忧,开口道:“夫人,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去看相爷还是等些日子吧!”

    说着,高嬷嬷心里暗恼:自己早就跟那些奴婢吩咐过,让她们不要在夫人的跟前提起相爷受伤的事,可,现在还是让这件事儿传到了夫人的耳朵,真是可恨,看来这院子里还是有不安分的奴婢,大小姐曾经派人转告过,相爷受伤的事儿,暂时先不让夫人知道,高嬷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大小姐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可这才几天夫人就知道了,这该如何是好。

    “没什么好等的,父亲受伤了,我这个女儿才知道已经是不孝,现在知道了,如何能不去。”

    “夫人…。”

    “好了,你不用说了,准备好马车,我这就过去。”

    看来是阻止不了了,高嬷嬷叹了口气,道:“是。”心里只希望夫人去,不会给大小姐闹出什么乱子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