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春药?

嫡女风华 第六十六章 春药?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婷来院

    二姨娘面色阴沉,眼里满是戾气,看着王嬷嬷,沉道:“打探的如何?”

    “好像在李相寿宴过后,就开始有这种不利于二小姐的传言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议论的人不多,我们没有察觉到,可现在好像那些市井小民也知道了些什么,姨娘,你也知道有些事一旦传到那些那些人的耳朵里,想收拾可就难了。”王嬷嬷有些担忧道。

    王嬷嬷说的这些二姨娘岂会不知,如果只有那些官家夫人在说,自己还可以请娘家嫂子在那些夫人面前,为无暇辩解,推脱一二,可现在是那些小老百姓,要制止根本就无从下手。

    “二姨娘,你说此事和大小姐有没有关系。”王嬷嬷探究道。

    “说不好。”二姨娘眼睛微眯,冷声道:“可如果此事真的是有意为之的话,那一定就是顾清苑,毕竟,家里的下人在我们的误导下,都认为无暇此事犯错,主要是因为受了顾清苑的蒙骗,这为无暇博得了同情,挽回了声誉,可对顾清苑却是完全不利的,她会反击并不足为奇,可我没想到的是,她和我们用了同样的方法,而且,比我们更狠,我们散播在家里,她竟然弄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姨娘,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把误导下人的那些话,也散播到市井去。”

    二姨娘听了摇了摇头,叹气道:“没有用了。”

    “姨娘,这…。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还不明白吗?无暇她在寿宴上的时候,已经说了弹琴是顾清苑的主意,可现在的流言出来,却提没提此事,想来,已经有人在压制了,或者……”二姨娘说着,冷笑道“顾清苑她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做过什么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她们议论的也都是才艺,穿着,既然没提二小姐是被蒙蔽的,也没提顾清苑是被算计的,如此一来,我们想再说什么都很难。”

    王嬷嬷听了逐渐明白了什么,恍然道:“如果外面的人都在为大小姐不平,说大小姐是被二小姐算计了,那,说不得就老夫人就会怀疑大小姐,大小姐当时可是说,此事,她谁都没有说,既然都没有说,外面为什么的人都知道了,想来,大小姐是在骗老夫人,也是想毁了二小姐,闹得顾家不宁,可现在…。?”

    “现在说是顾清苑散播的,我们根本就没有证据,甚至连一点儿由头都没有,只能说是无暇自己不规矩,才会被人议论的,怨不得谁。”二姨娘咬牙,顾清苑你真的是什么都想到了吗?

    就在二姨娘气恼不已的时候,兰心突然闯进来,声音满是惶恐,惊惧,“姨娘,姨娘,你快去看看吧!二小姐她晕倒了。”

    二姨娘听言,脸色一沉,大步走了出去。

    福寿阁

    对于顾无暇外面的那些流言,自然也传到了老夫人的耳里,老夫人听后,只是冷哼了一声,暗嗤: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以前真的是白抬举她了,此后,就什么也没再说,就连丫头来禀报说二小姐晕倒了,老夫人也只是冷冷的吩咐了一句,让二姨娘好好照顾她,其他没多说一句。

    齐嬷嬷在一旁看了,清楚老夫人这次是真的恼了二小姐了,继而识相的也没有多提二小姐一句,只是好似十分不解道:“老夫人,大小姐的琴技什么时候那么好了,老奴听外面很多人说,大小姐可是弹的很好听呢!”

    老夫人听了一愣,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后,吩咐道:“去叫大小姐过来一趟。”

    “是,老夫人。”

    婷来院

    二姨娘坐在床边,抚着顾无暇苍白的小脸儿,眼里满是心疼,养了几天好不容好点儿,现在又…。想此,二姨娘转头,“兰心,怎么回事?我不是交待让你照看好二小姐的吗?”

    二姨娘森冷的表情,让兰心胆颤,扑在她的跟前,急切道:“二姨娘,奴婢真的有尽心尽力的照看二小姐的,二小姐这次晕倒真的不是奴婢的错,是……”

    “是什么?”

    “今天二小姐她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就在院里里面走动了一下,然后…。然后,就听到她们说,二小姐弹琴不如大小姐……”

    “好了,别说了。”二姨娘声音如冰,“王嬷嬷,带着她去看看都那些个不长眼的在嚼舌根,每个人都给我打十大板,告诉她们,再有乱说的就杖毙。”

    “是,二姨娘。”

    “你们乱说,乱说,我怎么会不如顾清苑…。你们乱说……”床上紧闭双眼的顾无暇忽然挥动着双手,摇着头,开始呓语,话语满是不敢相信。

    “暇儿,暇儿,醒醒,醒醒。”二姨娘皱眉轻唤道。

    二姨娘的声音让顾无暇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神色担忧的二姨娘有一瞬间的怔忪。

    “暇儿,你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看顾无暇呆愣的样子,二姨娘眉头紧锁,可话还没说话,顾无暇就一下子坐了起来,拉着二姨娘的胳膊,激动道。

    “姨娘,姨娘,你告诉我,那些丫头说的是真的吗?现在外面的人是不是都在说我不如顾清苑,是不是?是不是?”

    “暇儿,丫头们的话怎么能信呢?你不要多想,安心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安心,我怎么能安心?那些丫头如果不是听说了什么,是绝对不敢乱说的。”顾无暇脸色惨白,神色更是慌乱不安,惊惧不已,“姨娘,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名声可就完了,我会变得和顾清苑以前一样,人人厌弃,被那些小姐们嘲笑,看不起,也许……”顾无暇说着,想起那个如月一样清明的男子,像他那样完美的人,怎么也不会喜欢一个名声有瑕疵的女子吧!想此,不由的绝望,嘶吼道:“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话刚落下,二姨娘忽然伸出手,一巴掌对着顾无暇打了过去。

    脸上猛然一痛,让顾无暇一震,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姨娘,冷笑道:“怎么?现在连姨娘都开始看不起我了吗?”

    “暇儿,我不是,我…。”二姨娘看着顾无暇红肿的脸颊,有些后悔,伸手探过去。

    “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离我远点儿。”顾无暇激动,气愤道:“我知道,我现在名声臭了,你们都开始不屑于我了,你们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们,你走,走。”

    “闭嘴。”二姨娘满眼怒火,用力的拽住彼无暇的双手,厉声道:“顾无暇你就这么点儿出息吗?稍微有点儿挫折就寻死觅活的,你这样输不起,还拿什么和顾清苑斗,遇事先想到就是自己去死,而不是反击,你这样活该一辈子被顾清苑压在头上,就是你死了,在她的眼里也是一个想起来就觉得痛快的笑料。”

    “姨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是顾清苑在害我。”

    “除了她不会有其他人。”

    “那个贱人,我要去撕了她。”顾无暇气得小脸扭曲,咬牙切齿,起身,一副找她拼命的架势。

    “暇儿,你冷静点儿。”二姨娘拉住彼无暇正色道:“这事儿我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你这样过去是讨不到好的。”

    “这还需要什么证据,这不是明摆着吗?我算计了她,她心里恨我,然后散播谣言报复我。”

    二姨娘听了冷笑:“顾清苑她只从回到府里后连府门都没出过,你说她散播的,谁能证明?如果没有人能指正是她做的,只会让人觉得你无理取闹,栽赃嫡姐。”

    顾无暇一下子瘫坐床上,“难道就任由她毁坏我的名誉吗?”说完忽然眼睛一亮,急切道:“姨娘,我们可以去告诉祖母呀!她一定相信我,为我做主的。”

    二姨娘听了讥讽道:“你可知道,在你昏迷后,你祖母她在干什么吗?她连看派人来看你一眼都没有,而是在跟害你的那个人,在弹琴,说笑,可是开心的不得了,人家根本就没把你放在心上,是你太天真了。”

    “不…。不可能。”

    看着顾无暇不敢相信的样子,二姨娘压低声音,“无暇你给我听着,在这个家里你能依靠的只有我,能信赖的也只要我这个姨娘,其他的人,无论是老夫人,还是你父亲,在关系到利益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推开,你是生,是死,没有人会在乎,你明白吗?”

    二姨娘不容置疑的眼神,还有冷决,狠厉的话语,让顾无暇忽然明白,在这个家里很多事,也许,完全不如自己看到的那样,就像是父亲对顾清苑,那让自己嫉妒,羡慕的宠爱,竟然是捧杀!姨娘也是,之所以对顾清苑那么好,不过就是想毁了她。

    “是,姨娘,我知道了。”

    看顾无暇冷静下来,二姨娘正色道:“暇儿,你放心,姨娘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这次顾清苑胆敢坏你名誉,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姨娘,你已经想到办法了吗?”

    听此,二姨娘啐了毒似的笑了起来,“你安心的养身体,等着看,姨娘怎么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聘来院

    刚从老夫人那里回来的顾清苑背脊猛然一冷,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眉头轻皱了下。

    “小姐,你是不是累了?”兰芝看顾清苑神色不是很好,关心道。

    “嗯!有点儿。”

    “那小姐你去休息一下,等用饭的时候,奴婢再叫你。”

    “好。”顾清苑走入内间,躺在软榻上,开始闭目养神,而兰芝见此则是放慢脚步轻轻的走了出去。

    “兰芝,小姐呢?”

    “小姐累了,在休息你小声些。”

    “好。”梅香赶紧压低声音。

    静了一会儿后,兰芝道:“梅香,你说小姐她是什么时候学了那么好听的曲子了。”想起今天顾清苑在老夫人那里弹的琴曲,兰芝好奇道。

    “小姐本就会弹琴,只不过,不是很擅长而已,现在小姐自己琢磨了一种适合她的,弹起来当然顺手了。”梅香理所当然道。

    “嗯!你说的对,不过,小姐真的好厉害呀!在书上看到诗词故事,凑到一起竟然能写出那么动人的词来,连老夫人都夸赞小姐写的很好。”兰芝与有荣焉道。

    “小姐当然厉害了,你以为是你这个笨脑袋呀!”梅香取笑道。

    “我脑子是笨,可只要小姐聪明就好了,有什么关系。”兰芝完全不在意道。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傻丫头,好了,不说了,我去看看晚上给小姐做点儿什么好吃的。”

    “好,你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小姐。”

    “嗯!”

    顾清苑躺在那里听着两个丫头的窃窃私语,嘴角溢出一丝淡笑,其实,只从宴会上弹琴之事后,自己就知道有一天老夫人会问起,关于自己什么时候弹了一手好琴技的事儿,为此,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今天在老夫人跟前,特地选择了一首古典的曲词弹给老夫人听,也让老夫人知道,自己并不是很会弹琴,不过是琢磨了一种弹的顺手的方法而已,对此,老夫人相不相信自己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不会太深究这个问题,一个胸无点墨的孙女和一个才艺不错的孙女,她喜欢的自然是第二种。

    福寿阁

    “祖母,刚刚洪小姐派人给孙女送了张帖子,说过两天要在府里办一个

    茶,诗会,请孙女也过去参加,祖母你看。”顾清苑把一个帖子递给老夫人,神色有些忐忑。

    老夫人接过看了一下,脸上带着笑意,点头,“这是好事呀!既然洪小姐给你下了帖子到时候你就去吧!”

    “可是,祖母,孙女对那些东西不是很擅长,也从来没有参加过那样的聚会,所以,心里面没底儿的很。”

    “有什么擅长不擅长的,祖母看你那些词写的就挺好的,那样的宴会也没什么特别的,说是茶、诗会,其实不过就是京里的小姐们拉关系的一个由头而已。”老夫人讲解道。

    “祖母这么一说,孙女心里安定了不少。”顾清苑松了口气。

    老夫人看顾清苑慎重的样子,笑了笑,这丫头现在对事,比以前可是知道轻重了不少,不过,对于洪小姐竟然会邀请顾清苑,老夫人还是很意外的,不过由此可见,上次顾清苑说寿宴之上洪欣帮她的忙,也并不是在信口胡言了。

    顾清苑现在是改变了很多,想来,洪欣会看重她也是有一定理由的,最重要的是,洪欣无论是家世还是名望,在同龄小姐里还是很高的,能和她的走的近些,对顾清苑有不少的好处,如果顾清苑真能通过洪欣让京城的人对她改观,再凭着她的样貌,那……老夫人不自觉的盘算了一番过后。

    看着顾清苑亲和道:“既然去参加宴会,怎么也得再做件儿像样的衣服,齐嬷嬷,你一会儿派人去成衣阁请个师傅过来,让带些京城最近流行的新样式过来,给大小姐做件衣服。”

    “是,老夫人。”齐嬷嬷应着,心里却是很不平静,从大小姐受伤醒来后,在不知不觉间,不但让老夫人不再厌弃于她,还让老夫人对她上了心,这种改变不得不让人惊叹。

    “祖母,孙女还有新衣服不用再做了。”顾清苑感动的看着老夫人,道:“如果可以的话,孙女想出府一趟,为洪小姐选件礼物送给她,祖母你看可以吗?”

    老夫人听了点了点头道:“嗯!清儿想的周到。”

    “那孙女等一下就去看看。”

    “好,记得带上丫头,小厮。”

    “是,祖母。”

    ……。

    根据古代的规矩,顾清苑带上轻纱遮住自己眼部一下的位置,然后带着兰芝,梅香,还有两个小厮出府了。

    走在古代的大街上,顾清苑看着两边的街道,暗叹:电视剧里那些古代场景还是挺靠谱的,现在自己走在这大街上,还真没有特别陌生的感觉。

    “小姐,你准备给洪小姐送什么礼物呀!”兰芝询问道。

    “还没想好,先看看吧!”顾清苑左右看了看随意道:“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奴婢觉得洪小姐既然是才女,那么一定喜欢琴、棋、书、画这类的东西,小姐送这些应该不错。”兰芝想了想道。

    “兰芝虽然说的不错,可是,奴婢倒觉得,洪小姐对于那些东西,一定也见过太多了吧!毕竟她的外公可是太傅,小姐再送恐怕很难出彩。”梅香思索道。

    顾清苑听了笑了笑,“嗯!梅香说的不错,既然那些东西不能送,那我们就送别的。”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顾清苑选定礼物,并没有直接回府里,而是带着兰芝她们去了一家茶楼,单独要了一间雅间,坐下后,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梅香,道:“梅香,家里的几个主子都喜欢什么,你都知道吗?”

    “奴婢知道个大概。”

    “知道个大概就好,你去买些回来,我们在这等着你。”

    “是,小姐。”

    “记得,带个小厮过去帮你拿东西。”

    “是,奴婢知道。”说完梅香接过银票走了出去。

    “小姐你想的真是周到。”

    “出来一次总不能只为人家买东西,不想着家里人一点儿吧!”顾清苑轻抿了一口茶水,暗道:不过是社交的一种手段而已。

    顾清苑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轻响,转头,看到忽然闪现在眼前的两个人,眼里闪过惊讶,竟然是他。

    兰芝更是惊的眼睛圆睁,嘴巴打张,夏侯世子?

    麒一看这屋里的两个女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也是迫不得已才会闯进来的,眼前的情形,夏侯玦弈自然也注意到了,“麒一,走。”

    “主子,我们现在出去会泄露行踪的,而且,你现在的状况,根本支撑不住,不行,那样有些事情就会难以收拾了。”麒一急切道。

    夏侯玦弈眼神沉了下来,看向顾清苑,兰芝两人,表情莫测。

    “主子,要不要…。?”

    麒一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可他眼里的杀意,已然让顾清苑知道,他那未完之话想说什么了。

    兰芝也是直觉的感到了危险,口感舌紧,颤颤巍巍的挡在顾清苑的跟前,颤抖道:“你……你们要干嘛?”

    兰芝紧张防备的态度,让麒一眼里的杀意更浓。

    “兰芝,下去。”顾清苑皱眉,咬牙!妈的!出来一次,竟然能遇到这样的事儿,这运气真是好到了极点。

    “小…。小姐。”

    顾清苑轻轻推开兰芝起身看向眼前的两个人,夏侯玦弈的脸色很是不对,如玉般的俊美面容上全是潮红,虽然极力忍耐,可那快速起伏的胸膛,汗湿的额头,不由的让顾清苑怀疑,他……不会狗血的中了春药吧!想着顾清苑嘴巴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