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风华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谁的错

嫡女风华 第六十四章 谁的错

作者:浅浅的心书名:嫡女风华类别:穿越小说
    顾家

    佛堂之内,顾无暇两眼无神的蹲坐在地上看着立于自己前面的佛像,从开始的暴躁,恼恨,委屈在尽力了漫长的等待中,渐渐的心里满是惶恐,不安。

    刚来佛堂的时候,她本以为,祖母她关自己也就是一时气急了才,凭着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过不了多久就会放自己出去的,还有姨娘,她很快就会得到消息,然后也一定会来救自己出去的,可是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不要说祖母,姨娘,就连她们身边的齐嬷嬷,王嬷嬷也没过来看过自己一眼,这是为什么?祖母她…。难道真的如姨娘说的那样,对自己不过就是利用吗?心里对自己这个孙女并没有多少的情义,现在一犯错,立马就毫不留情的把自己关了起来,可祖母这样,那姨娘呢?难道她对自己的好也是不单纯的吗?要不然,为什么还不来救自己出去呢?

    缩在顾无暇身后的丫头,看着二小姐神色不停的变幻的样子,不自觉的往后缩了一下,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让二小姐注意到自己,要不然,她说不定又会动手打自己,本以为,二小姐是顾家最得宠的小姐,也是最温柔,善良的,可没想到,她刚才发怒的样子,看起来,比大小姐还恐怖。

    吱的一声,佛堂的们忽然打开了,顾无暇转头,当看到来人时,怔怔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暇儿……”

    听到唤自己,顾无暇才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哭喊着向二姨娘扑了过去,“姨娘,你…。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连你也不要我了呢?”

    看着女儿狼狈,不安的模样,二姨娘眼里满是心疼,轻搂着顾无暇柔声道:“傻丫头,姨娘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面有多害怕。”

    “对不起,姨娘来晚了。”

    顾无暇听着二姨娘怜惜自己的话语,心里终于踏实了,抱着二姨娘哭了一会儿后,抬头,“姨娘,我们走吧!女儿真是不想在这个多待。”

    顾无暇说完,见二姨娘没有动,神色也有些莫测,不由,“姨娘你怎么了?你……你不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二姨娘没有回答顾无暇的话,而是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丫头,看她脸颊红肿,破皮,清楚自己女儿打的,继而,看着她温和道:“兰心,你先出去吧!王嬷嬷在外面让她带着你去上点儿药去。”

    “是,是,多谢二姨娘。”兰心感激涕零的走了出去。

    只留二姨娘和顾无暇两个人在佛堂,没有人知道二姨娘给顾无暇说了什么,反正,兰心知道二姨娘没带二小姐离开的时候,很是意外,心里也更忐忑,她不会继续在自己的身上发泄怒火吧!可让她意外的是,二小姐竟然十分平和,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还对自己问候了几句,在兰心惊惧不已中,还有模似样的竟然开始念起佛经了。

    夜晚城外

    一座破庙前面,一辆马车停在前面,一个赶车的小厮坐在门口,看似守门的样子,却已然陷入沉睡,庙中一个老嬷嬷躺在堆满稻草的破床上,不舒服的使劲翻着身体,最后实在是不舒服,干脆坐了起来,看着下面挤在一起睡着的几个丫头,面色不善,这几个丫头真是个灾星。

    往日,自己送丫头去庄上,那住的好,吃的好,还能从她们身上弄点钱财,可这次,她们自己没几个钱,连客栈也都邪门的统统客满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更别提吃什么好东西了,越想心里越恼火,猛地下去,对着她们几个抬脚就踢了下去,看着吃痛惊叫的丫头,怒斥道:“叫什么叫,给我闭嘴,真是扫把星,害的我也跟着倒霉。”

    “嬷嬷,我们怎么了,你凭什么打我们?”一个丫头不愤道。

    “还真是个没脑子的,怪不得会被送到庄子上去,真是活该。”

    “嬷嬷我们是被冤枉的,是被大小姐算计了。”

    “是呀!本来是她问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谁知道她会倒打一把。”

    “是吗?看来,对处置你们一事,心里对我的怨气很大呀!”

    门口忽然传来的声音,让里面的丫头脸色瞬间惨白,惊恐的看着门口,老嬷嬷虽然也是心里发憷,可比那些吓得快要瘫掉的丫头还好些,颤抖着大呼,“是谁?给我出来,不要给我装神弄鬼的,我告诉你老婆子我什么都见过,可不怕你,有胆子给我出来,看我不收了你。”

    “嬷嬷打算怎么收我?”顾清苑抬脚走进庙中,扫过里面的情形,看着她们看到自己那副见鬼般的表情,轻笑道:“怎么?几日不见,都已经不会认人了吗?”

    “大……大小姐,你…。你怎么在这里?”桂嬷嬷惊讶不已,但是,在看到跟在大小姐身后的高大男子时候,眼神闪动,暗道:大小姐和一个男子出来,而且还是在这杳无人烟的地方,不会是……。?想着,桂嬷嬷心里了然,眼神不屑的看着顾清苑道:“大小姐你放心,今天你和男人单独外出的事儿,老奴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顾清苑听了愣了一下,随即了然,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面色有些尴尬的暗卫,遂然笑了起来,“那,我可真是要谢谢嬷嬷了。”

    “大小姐不必客气。”

    这个时候丫头们也从惊慌中缓过了过来,听着大小姐和桂嬷嬷的对话也已然明白了过来,同时不齿的看着顾清苑,还真是没想到,大小姐蠢也就算了,还如此的不检点,竟然和男子私通。

    桂嬷嬷顿了一会儿后,眼里闪过算计,走到顾清苑跟前,饱含深意道:“大小姐老奴这么有心为小姐着想,大小姐是否也……”

    顾清苑听言挑眉,这是在跟自己要封口费了,顾清苑点头,“桂嬷嬷说的是,就是不知嬷嬷想要多少?”

    看顾清苑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桂嬷嬷笑了,伸出一个巴掌,“老奴也不要多,小姐给老奴五百两就足够了。”

    “五百两?”自己今天刚敲诈了李泓五千两,接着就有人敲诈自己五百两,还真是有趣。

    桂嬷嬷看顾清苑好像惊讶的样子,以为她是嫌多,赶紧道:“大小姐老奴要的可是不多,你要知道,五百两就可保你名声,而且,说句实在的,凭着大小姐你做的事,要是被捅破了,那,可是要命的事儿,所以,说句大话,老奴可是救了小姐一命。”

    “嗯!这么一说好像也是。”

    “呵呵,大小姐明白就太好了,那……。”

    “我知道了,会给你的。”

    “多谢大小姐。”桂嬷嬷看顾清苑答应笑开了脸儿。

    丫头们见桂嬷嬷这么轻而易举就拿住了大小姐,还得到了五百两的银子,不由心思也都动了起来,一个丫头站了出来,看着顾清苑底气十足,理所当然道:“大小姐,奴婢也不要五百两,你给奴婢五十两就行,顺便在把奴婢等放了就行。”

    此丫头一开头,下面的几个那里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也纷纷站了出来,七嘴八舌的提起了条件。

    站在顾清苑身后的暗卫见此,眼里闪过杀意。

    顾清苑倒是淡定的很,看来她们一眼,对着桂嬷嬷招了招手,道:“嬷嬷现在我身上正好有五百两,要不先给你,要不然你也看到了,那些丫头都要可就没你的。”

    “好,好,多谢大小姐心疼老奴。”桂嬷嬷双眼放光,喜笑颜开,看顾清苑伸手在袖带里掏钱,双手伸了过去,等着大把的银票到自己手里。

    丫头们见此可就不满意了,“大小姐你这样对奴婢等可是不公呀!”

    “是呀!大小姐你可知道,这事儿,奴婢等说出去,对大小姐也是同样不利的呀!”

    “对呀!……。”

    丫头们的抱怨还没完,乍然听到桂嬷嬷高声嘶叫起来,一惊,忽然看到桂嬷嬷哀叫抱着一只手倒地,有些不解,但在看到手上的东西时,惊声大叫,是匕首,竟然是一把匕首。

    顾清苑桂嬷嬷被匕首贯穿手背,而变得血淋淋的整只手,轻笑道:“嬷嬷一巴掌的报酬可还满意吗?”

    顾清笑颜如花的美丽容颜,看在桂嬷嬷的眼里,却仿佛看到了恶魔,“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老奴刚才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才会对大小姐不敬的,大小姐你大人大量,饶了老奴一条狗命吧!”桂嬷嬷忍着手上的剧痛,爬到顾清苑的跟前,狠命的求饶,心里惊骇不已,太可怕了,顾清苑竟然会用匕首。

    丫头们反应过来后,个个惊声尖叫着开始往外跑,顾清苑见了并不在意,因为知道她们根本跑不掉,果然,在看到门口几个高大的黑人男子后丫头们脸色剧变,慢慢的退了回来,这个时候只要不傻,都已经明白过来了,大小姐根本就不是和她们想象的那样是来私会什么男人的,而是特意来找她们的。

    身后的暗卫也被顾清苑突入而来的举动给震了一下,只听闻顾大小姐跋扈,脾气不好,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动刀,还有她那迅速,而干净利索的动作,看着这种场景不惊不惧,淡定不已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难道说,顾大小姐这不是第一次动手了吗?这真是太人吃惊了,想此,李虎不由的为二公子今天挑衅顾大小姐捏了把汗,那一脚和这一刀比起来,可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同时也疑惑,这样的顾大小姐怎么就得到相爷看重了呢?只因为她身上那种杀伐果断的气势吗?

    顾清苑看了一眼,丫头们灰白,惊惧的神色,转头对着身后的暗卫道:“给她止血,不要让她昏过去。”

    “是,小姐。”暗卫听令没有丝毫迟疑,大步走到桂嬷嬷的身边,在她身上点了几下,桂嬷嬷感到刚才的剧痛一下子消失,转而变得麻木。

    “大小姐饶命呀!大小姐饶命。”

    顾清苑看着挑眉,现在的情形和刚才她们嚣张的样子,还真是天壤之别呀!杀鸡儆猴的效应果然不小。

    “想我饶你们一命,并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能让我满意。”

    “大小姐你说,只要奴婢能做到的,奴婢一定拼了命的去做。”

    “很好。”顾清苑在一个破旧的椅子上坐下,面色如水,“在夫人院里做事最久的丫头出来。”

    顾清苑话落,众丫头向一个丫头看去,顾清苑看了她一眼,“做了多久?”

    “回……。回大小姐的话,做了三年。”丫头牙打颤道。

    “把这三年来,你看到的,那个奴婢对夫人最用心,说给我听听。”

    顾清苑的和这个问题,让下面的丫头们愣了一下,大小姐她这是什么意思?只有桂嬷嬷脸色不定。

    “怎么?不知道吗?”

    “不,奴婢知道,知道。”

    “那就好。”顾清苑说完,看着下面的丫头,道:“你们也都听着,如果她那句说了假话,或者添油加醋了,你们指出来,我可以给你们记上一功,当然,这可不是让你们找茬,该怎么做各自都掂量一下,记住,我要听的是实话,而且,机会只有一次。”

    暗卫站在顾清苑的后面,看着顾清苑询问着,那些丫头就开始竹筒倒豆子般的,把各自看到的统统说了出来,来的时候本以为,顾大小姐这么做成效应该不大,可是,现在听着那些丫头交待的事儿,发现,那些个不起眼的丫头,就像是暗处的那些眼睛,往往因为她们不起眼,有些人才会防范不严,继而,从她们的话里发现不少有猫腻的人。

    顾清苑询问完毕,对李虎点了点头,李虎会意,打了手势,就见和李虎同样装扮的高大男子,动作十分迅速的带着里面的丫头,在她们还没来的及反抗的时候,就瞬间消失了,只把桂嬷嬷一个人留了下来,见此,桂嬷嬷神色惊疑不定,这是什么意思?她们被带到那里去了?是被灭口了吗?那自己呢?单独留下自己是什么意思?

    “桂嬷嬷,你在顾家做的最久,想来一定知道顾家更多精彩的过往吧!”

    “大小姐是不是老奴说了,你就会放过老奴。”

    “当然。”顾清苑看桂嬷嬷十分怀疑的样子,知道她不相信自己,“桂嬷嬷我既然出现在你们面前,自然就不允许你们和顾家再有丝毫接触,所以,你们说了该说的,我会派人把你们送到一个地方去,远离京城,让我自己放心,而你们保命,明白吗?当然了,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我也很好选择,那,就是现在就送你去西天,向阎王报到去,该怎么决定,你自己斟酌吧!”

    桂嬷嬷闻言瘫坐在地上,这还有什么好斟酌的,说了也许还有一丝希望,不说马上就死,看着顾清苑那平静无波的样子,不由苦笑,真是没想到呀!彼家心机最重的不是二姨娘,不是老夫人,竟然是这位所有人称蠢的顾家大小姐,缜密的心思,狠辣的手段,还有那副始终不怒,不惊的表情,她不愧是顾长远的女儿,和他一样骗了世上所有的人。

    “嬷嬷想好了吗?”

    桂嬷嬷没有说话,顾清苑也不急,过了一会儿后,桂嬷嬷咬牙道:“大小姐奴老奴知道一机密之事,愿小姐听后,能绕过老奴一命。”

    “哦!什么?说来听听。”

    “是关于你父亲的。”

    顾清苑虽面色不变,心里却缩了一下,眼睛微眯道:“我父亲?”

    “是。”

    在桂嬷嬷的讲述中,顾清苑的眉头越皱越深,就连李虎也大吃一惊。

    桂嬷嬷讲完后,顾清苑又问了她几句,继而在她不防备中,猛然将她打晕在地。

    “小姐……”

    “李虎就留她下来吧!”

    “小姐,也许她还知道什么别的隐秘之事,这……。?”

    “她所言之事是否属实,还有待查实,但是,桂嬷嬷此人在顾府待得时间太久,如果她消失不见,会引起某人的猜疑,打草惊蛇是大忌。”

    “是,属下知道了。”

    “嗯!吩咐他们做事吧!”

    “是,小姐。”李虎出去后,顾清苑看着地上的桂嬷嬷,叹气,顾长远如果此事是真,你可真是渣的够狠。

    “小姐,我们回去吧!”

    “好。”看顾清苑点头。

    “属下失礼了。”李虎走到顾清苑的跟前,拦腰抱起她,飞速离开。

    而在他们离开后,不远处的暗处赫然潜藏了一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里满是兴味。

    李家

    顾清苑回到李娇的房间,看到李翼还在,而且脸色很是难看,见此,顾清苑心里一禀,“外公。”

    李翼抬头,“清苑回来了,怎么样?没遇到什么事吧!”

    “没有,很顺利,等回到顾家后我让高嬷嬷看一下有些丫头卖身契上的真实名字,到时候外公查探一下她们的来历,看她们进府里之前是否就已经和某些人接触过了。”

    “嗯,好。”

    “外公,祁御医来过了吗?”

    “来过了,是中毒。”李翼沉声道。

    果真如此吗?顾清苑看着李娇心里有些复杂,“祁御医可说有什么医治的对策吗?”

    “没有,怎么治疗要等确认你母亲是中了什么毒。”

    “是吗?”顾清苑脸色也不好看,无法化验,要确定下来实在是太渺茫了。

    “清苑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外公也回去了。”

    “好。”想起桂嬷嬷说过的事,看着李翼的背影,眼神紧缩,“外公……。”

    “嗯!”听到顾清苑叫自己李翼回头,在看到她眼里的那抹担忧愣了一下,“怎么,还有事儿吗?”

    “没有,外公回去也早点儿歇息。”

    “好。”李翼如有所思的离开了。

    “小姐你回来了?”高嬷嬷从外面进来,看到顾清苑轻声道。

    “嗯!”顾清苑坐下后,高嬷嬷端了杯水给她,却没有问她事情发展如何,因为她心里谨记,越是机密之事,除非主子主动给你说,而自己是没权利问的。

    “嬷嬷,给我讲讲父亲,母亲的过往吧!”

    “哦!好。”虽然不知道顾清苑为什么忽然想听这个了,可也没有隐瞒,把知道的都告诉了她。

    顾清苑听完,神色不明,“你是说,外公开始并没有反对母亲嫁给父亲,而是在提出此事不久,忽然坚决反对的?”

    “是,不过至于相爷反对的原因老奴就不是很清楚了。”

    “母亲做了什么才使得外公同意的?以死相逼吗?”顾清苑眼神淡漠,嘴角划过一丝无奈的笑意。

    “是。”高嬷嬷神色也有些苦涩。

    是吗?难道多年前,外公就知道了顾长远的某些事才会那么坚决反对的吗?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这种外公自责,愧疚,李娇中毒的结果,归咎原因该是谁的错,是外公的一时心软,还是李娇的天真,痴情,所遇非人,识人不清呢?那顾长远呢?如果证实一切是他做的,那……。李娇会活不下去吧!一个女人为了爱情,伤害了父亲,舍弃了女儿,最后丢失了自己的性命,这就是她拼死求来的幸福吗?

    书房内

    李翼听了李虎的禀报,“这么说清苑都知道了吗?她可有说什么?”

    “没有,顾小姐很平静,只是神色不是很好。”

    “知道父亲是那样的人,她……”想起顾清苑最后看自己那担心的眼神,李翼苦笑,这个时候还在想着自己这个外公吗?她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自己一时的错误决定,让她母亲嫁给了顾长远,她又怎会有那么多的磨难。

    在李家的第三天,顾长远就来接李娇了,看着李娇,顾长远对大奶奶感激道:“还是大嫂会照顾人,娇儿在这两天神色就好了很多了。”

    “姑爷这话我可不敢居功,这呀!都是清苑的功劳。”大奶奶笑的八面玲珑。

    “嗯!清儿这次也为你母亲费心了。”顾长远看着顾清苑夸赞道。

    “父亲过誉了,女儿也就是给母亲端端药而已。”听到顾长远夸奖自己,顾清苑脸上是忍不住的开心。

    相互客套一番,顾长远就偕同李娇,顾清苑给李翼拜别了。

    “父亲,女儿要回去了,你好好保重。”李娇看着李翼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嗯!回去吧!回去好好养身体。”李翼说完看着顾长远神色平淡,道:“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是,岳父。”顾长远很是恭敬道。

    “外公保重。”

    “好。”

    送走顾长远她们后,李智看着正好回到府的李泓道:“泓儿,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我有事儿出去了。”

    李智看到神色闪过的样子,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清苑,可你是个晚辈,今天姑姑,姑丈离开,你怎么也得送一下吧!”

    “是,我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自己这个时候那里敢出现嘛!彼清苑那个死丫头说再见到自己就给要银钱的,自己现在那里有那么钱给她,不躲着她该如何?想着李泓不由暗恨,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了呢!

    “那就好。”走了几步后,李智开口道:“其实,清儿现在比以前懂事了不少,人也通情达理多了,所以,你不要老是对她抱有成见。”李智说完,就看李泓看自己眼神满是不可思议,“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懂事?通情达理?她要是通情达理,这皓月就没有不讲道理之人了,你不知道她……”李泓很是激动,可话说一半又马上顿住了。

    “她……她怎么了?”

    “没什么…。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完不给李智询问的机会,就大步的离开了。

    李智看着摇头,这小子怎么对清苑就那么不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