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4334章 是我偷的

九龙至尊 第4334章 是我偷的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至尊金门,丹堂属于重地,如今丹药被盗,那绝对是大事件的,引起了全门的重视与愤怒。

    “大家跟我来,我有办法揪出潜藏在我们门中的内贼,找到失窃的丹药!”就在大家束手无策,毫无头绪的时候,金鸡又跳了出来,主动的带路。

    兴许是真有秘法,金鸡带着一群高层,寻着一股弱无弱无的药气,最终居然来到了金女的府邸。

    “鸡堂主,你确定自己没有搞错吗?金女要什么丹药得不到,还用得着偷吗?”大家对此结果,疑虑很大。

    “那我也不知道,反正寻着药气没错!”金鸡说得煞有其事的,大家只有将金纯唤了出来询问。

    “什么?你们怀疑我偷了炼丹堂的丹药?”金纯当即就是瞪大了俏眼,难以置信。

    “金女,请问你屋内还有别人吗?”金鸡明知故问道。

    “别人?你是说冰青仙子?她圣洁冰清的,怎么会干出这等鸡鸣狗盗之事,我想你们搞错了!”金纯还是很维护冰青的。

    “错与不错,叫出来对峙一番不就清楚了吗?”在金鸡强烈的要求下,金纯只好将冰青也唤了出来。

    “鸡堂主,你还来干什么?”冰青恶瞪一眼,厌恶极了。

    “好你一个冰青仙子,我昨日好心好意邀你赏丹,没想到你居然见财起义,趁我不注意,偷盗我教的宝丹!”金鸡张口就诬陷了过去。

    “什么?你血口喷人,那明明是你送给我的好不好?”冰青直感觉对方这是无理取闹。

    “送给你?这么说你承认丹药在你身上了?”金鸡喜出望外。

    “在又如何?你若想要回去的话,给你便是!”冰青才不稀罕的,立即丢出了数枚玉瓶。

    “这才几个?你独吞九成,给我留下一成,这叫还给我吗?”金鸡拿起丹药,却又立马数落起来。

    “你昨天明明就给我这么多好不好?”冰青气极,头一次碰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凭什么送给你?你又不是我的女人,分明就是你偷盗我教仙丹,你这个小偷!”金鸡立即大声的指责。

    “我早就说嘛,什么冰门七仙,根本就是鸡鸣狗盗之辈,今天不仅要让她吐出所有丹药,而且还要严惩!”金光冒头出来的,大快人心。

    “哎,人长得倒是不错,谁知道居然见利忘义,浑然不顾两教的关系……”诸多责斥,嘈杂响起。

    “没有,我没有偷,我不是小偷!”冰青委屈的,双目盈泪,辩解无力。

    “小偷,你这个下等人,你不是小偷,谁是小偷?”本身就有所歧视,此时一群金门高层,完全认定了。

    “冰青,念你修行不易,你如真心悔改的话,陪我去炼丹堂交出脏物,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只有让你叫执法堂带走了!”金鸡仿佛吃定冰青般,暗声威胁。

    “休想,你这个老银贼!”冰青怒视,怎么会不知道金鸡打得什么主意?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还请执法堂的几位兄弟,将她带回去严刑拷问,务必问出仙丹的藏匿地点!”金鸡随之发出了请求。

    “没有问题,进了我们执法堂,就算她几岁思春我们也能够搞清楚!”几位执法堂的弟子,面目狰.狞,凶神恶煞。

    “住手,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关押冰青仙子?难道你们想要引起两教纷争吗?”金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纯儿,你心性善良,但莫要被她骗了,如果她是清白的,身上何顾会有这些仙丹?”金烈身为其父,这话语还是颇有威慑力的,让金纯无法反驳。

    “算了,我跟他们走!”冰青叹息,尽避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但她问心无愧。

    “慢着!”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斥喝,陈九英明神武的带着十大护卫,隆重的走了过来。

    “陈九?怎么你要包庇这个罪人吗?”金鸡激衅着,有恃无恐。

    “不……”陈九目光扫视,眼下对方聚集一批高手,此时动手肯定要吃亏的,他并不做辩解的讲道:“丹药不是宫主偷的,是我偷的!”

    “什么?你什么时候去过丹堂?”金纯吃惊的,直感觉陈九是在顶罪,而有此疑惑的也不在少数。

    “昨日我去寻宫主,不巧看到许多仙丹,于是见财起义,偷了出来孝敬宫主!”陈九煞有其事的编排。

    “陈九,你不要胡说,那明明就是我偷的!”冰青哪能让陈九出来顶缸的,索性自己也承认了。

    “宫主,我知道你都是为了维护弟子,可弟子身为男人,当一人做事一人当才是……”陈九端是跟冰青理论上了。

    “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冰青可没有陈九那么多弯弯道道的,有些说不过他,心中特别的感动。

    “你们够了,既然你小子承认自己偷了丹药,那就去执法堂受审吧!”金鸡恼恨的,又是你这小子出来坏事,不过这一次看你还能够不能够活着从执法堂走出来了。

    执法堂,向来铁血无情,律法严明,像偷盗仙丹这样的大罪,轻迟废除修为,重则凌迟,反正那是没一个好!

    “可以,我可以跟你们去执法堂,但我们宫主无罪,你们不能够再为难她!”陈九到了此时还在维护冰青。

    “陈九……”冰青心神接连触动,想她堂堂的一宫之主,本来是教导陈九的,可却处处要受他维护,她的心中真是滋味难明,愧疚难当!

    “跟我们走吧,小子!”执法堂的几人说着就将陈九给带走了。

    “哎,这都叫什么事?”陈九身后的金衣护卫,也是无奈的跟去了,陈九偷没偷丹药,他们门清儿,可有些事情他们身份低微的,不能够当场说清啊!

    “怎么会这样?自己带他回来,是不是一个错误?”金纯傻眼了,面对如此蛮不讲理的宗门,她从未有过如此的失望。

    执法堂,几人严厉的将陈九押了过来禀告“副堂主,陈九枉负天恩,居然见财起义偷盗丹堂,如今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并且他已然认罪,还请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