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4193章 我的规矩

九龙至尊 第4193章 我的规矩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我就偏要打呢!”陈九根本不给冰洁反对的时间,一巴掌狠狠的向她胸前搧打了过去。

    ‘啪!’一声脆声,全场女人们直觉得心脏一滞的,那是看着冰洁不由自主的心疼了起来。

    “啊……你……你居然真敢打我前面,我要杀了你!”冰洁,一瞬间抓了狂的,玉掌成爪的向陈九乱抓。

    “还敢还手,我看还是打你的轻!”陈九说着重重的一巴掌又向前面打了过去。

    ‘啪!’一声,直见冰洁的玉躯都被打起的,犹如钟摆般任由陈九提吊着乱摆。

    “呀,你……你快住手!”冰洁从崩狂中被打醒的,急得红头涨脸。

    “住手?我为什么要住手啊?”陈九嘻笑着调侃道。

    “你……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随便打女人这里?你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冰洁急恼的埋怨道。

    “女人?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女人吗?你这里平得跟个广场似的,你把头一蒙,前后都不分,谁知道你是女人?”陈九毫不客气的揭短。

    “我……难道在你们男人眼中,我们前面的大小就这么重要吗?”冰洁被点到痛处的黯然神伤,她的身体快被云行者玩遍了,可他就是不碰自己前面,也是因为这前面的关系他才不肯娶自己……

    “冰洁,你好像挺在意自己前面的啊?它是不是令你非常的自卑啊?你说出来给我听听,我也许能够帮你!”陈九突然变得很好心起来。

    “你……”冰洁望向陈九的目光,她神伤的眼神渐渐迷离了,那一直压抑在心底的话,脱口而出“我喜欢师兄,可他一直嫌我前面太小配不上他!”

    “哦?你喜欢哪位师兄啊?”陈九借势的询问道。

    “云行者师兄!”冰洁满脸渴望的讲道。

    “什么?冰洁仙子居然喜欢云行者!”诸多宫主和弟子们大为诧异,但此时还不是太震惊,因为云行者毕竟是当届第一,女人会喜欢他也是有情可原。

    “冰洁仙子,据我所知冰院女子皆要保持清洁之身,你居然去喜欢云行者?你们之间有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陈九看似随口的一问,其实也是有预谋的。

    冰澜中毒,陈九已经怀疑冰洁了,苦于之前没有证据,但今天冰洁的突然发难,这就让他几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又没有惹到她,她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以前不是太明白,但现在他几乎全清楚了。

    “有!”迟疑一下,冰洁回答的很干脆。

    “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一一为我们道来!”陈九替所有女人们问出了她们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经常跪在师兄的面前,吃他下面……师兄也会钻到我的裙下……”冰洁迷迷糊糊的,带着一丝幸福感的全说了。

    “无.耻,下.流,这成何体统!”宫主暴怒,女弟子们红脸震惊的,实在是想不到平时看着圣洁和善的冰洁仙子,居然会做出这等苟且之事。

    “冰洁,你为什么要针对冰颖仙子,她好像没有惹到你吧?”陈九接着继续的询问,对这男女间的套路倒是太熟悉了。

    “我喜欢师兄,可师兄却喜欢她,每次爬到我的裙下都将我当成冰颖,我受不了这种替代感!”冰洁满脸痛苦的讲道。

    “云行者你这个恶心东西,最好一辈子不要让我见到你!”冰疑实在也是气得不轻,严重划清界限。

    “冰洁,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陈九思想间充满了郑重。

    “我……我对不起冰澜,借着品茶大会,我替师兄向她投毒,不过不是想害她,而是想算计陈九!”冰洁很是愧疚的讲道。

    “冰尘宫主,看看你带出来的好徒弟,居然祸害同门!”冰春寒当即发难的,瞪向了其中一个妇人。

    “这……这冰洁一时鬼迷心窍,我对此事毫不知情啊?”冰尘宫主是冰清是一位风韵娇好的妇人,此时也是满脸的委屈。

    “一句毫不知情就行了吗?”冰春寒脸色生冷的,不肯罢休。

    “无情宫主,你看这样好不好?冰洁她对不起冰澜,我愿意赔偿一块水行仙石,这行吗?”冰清扫了一眼陈九,想要息事宁人。

    “水行仙石吗?念你不知情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冰春寒为了陈九,这立马也放弃追究了。

    ‘啪……’两位宫主刚刚达成协议,陈九那边的巴掌立即又招呼的打上了。

    “你怎么又打我?”迷迷糊糊的,冰洁还没有完全清醒,不过在她潜意识中,陈九不应该再打她的才对啊!

    “我的规矩就是一百巴掌,不过鉴于你刚才表现很好,还算是有点良心,我就光打你这一边好了!”陈九解释后不再给冰洁说话的时间,一口气的搧了她一边胸一百巴掌,解气的将她丢了出去。

    “你……”瞪了瞪眼,冰洁咬了咬牙,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说的回到了擂台下。

    “离我远点,你这个贱.人!”受伤的身心再次受到打击,因为冰洁忽然发现喜爱自己的宫主变得跟以前判若两人了。

    “师父,为什么?”冰洁实在是难以理解。

    “云行者下面好吃吗?你把我们冰尘宫的脸面全丢光了!”冰清憎恶的唾弃,如果不是对冰洁寄于后望,那恐怕早就不容她了。

    “师父,你……你怎么知道了?”冰洁瞪得眼球差点没有掉出来。

    “你刚才被陈九慑魂,把什么都说了!”冰清叹息一声腰杆都挺不直了。

    “啊……”冰洁一捂樱口的,简直就是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完了完了,这一下大家会怎么看自己啊?自己这些年积累起来的名声,怕是全毁了。

    “事已至此,你如果还念师父的恩情,那今后就跟云行者一刀两断,不准再有任何的来往,否则的话你就不再是我徒弟!”冰清决然下了命令,这已经是她能够容忍的极限了。

    “我……弟子谨尊师命!”虽然舍不得,但冰洁也知道该怎么取舍。

    “还有哪位师姐想要过来赐教的吗?”解决了冰洁后,陈九并没有走下擂台,反而四周扫视着,摩拳擦掌的又开始了挑战,这还会有人敢上来跟他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