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3864章 悟道模式

九龙至尊 第3864章 悟道模式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好了,同学们都选好座位了,那现在就来互相介绍一下吧!”公孙诸天主持着班上的大局,令每一个同学都又介绍了一下自己。

    公孙爱、比蒙山、瑶光贵,这是三个引起陈九注意的人物,因为在介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显露了敌意!

    陈九,首富身家,尽避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但他亲自讲出时,大家还是惊呼了一片,纷纷投来了仰视的目光,想要交好的意思再也明显不过了!

    子母霜,子母家族的出身,再加上她本身的惊才绝艳,这直接就成为了二年三班的班花,无人可与其比肩。

    “我们班以后就由子母霜同学负责班内事务吧!”公孙诸天更是直接委以了重任。

    “多谢公孙老师和同学们抬爱!”子母霜义无反顾的接下了这个荣誉。

    “同学们,你们都是天地的骄楚,能够来到春秋学院,既是你们的荣幸,也同样是我们学院的荣幸,我希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这一份机缘……”公孙诸天接着又是打油打气的,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

    “好了,现在正式开始上课了!”公孙诸天看着大家有些人开始打瞌睡儿了,也不由得赶紧转变了话题。

    公孙诸天,来自公孙家族,他无疑是一个炼器大师,所以他教授大家的,也都是一些炼器知识!

    对于器,大多数人的认识并不深,此时听着公孙诸天系统化的讲解,端是很多人听得入迷了。

    “同学,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就在陈九无聊的时候,身后的子母霜突然说话了。

    “哦?你有什么问题?”陈九扭头看了一眼,对于她满是疑惑。

    “你让我进来一下!”子母霜说着站了起来,想要进入陈九的隔栏里。

    单人单椅,每一个隔栏自成空间,这子母霜想要进去,必须也得经过陈九的同意才行,而陈九怎么可能拒绝她呢?

    ‘嗡!’子母霜一进来,陈九就开启了‘悟道’模式,这种模式下,隔栏空间完全被封闭的,即便是公孙诸天也无法探测内部的动静。

    当然,外部虽然无法探测了,但内部还是可以看到外部的动静的,这种悟道模式的设立,也是为了防止学生被打扰的,给他们营造一个最安全的氛围!

    一个人的时候启动倒也没什么,但子母霜刚进去陈九就启动了悟道模式,这实在是会让人怀疑,他们会不会在里面干些什么?

    怀疑归怀疑,这看又看不到,大家也只能够继续听讲的,不去在意这一件事情了!

    密闭的隔栏内,陈九死死的盯着子母霜,再也无需顾忌的询问道:“你这到底是搞什么?”

    “陈九,你不辞而别,直接来了一个人间蒸发,你还有脸问我搞什么吗?”子母霜同样有些气怨的。

    “我……我那样做也是迫不得已!”陈九忍不住有些伤感。

    “迫不得已?我倒想听听你是怎么迫不得已的!”子母霜追问,非常期待陈九正式表白的。

    “别说我了,我倒想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而且你的修为怎么退步这么多?”陈九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想再提。

    “陈九,我们家族多少还是有些底蕴的,这想要进来春秋学院,还是有些特殊手段的,至于我的修为退步,这乃是我求姥姥们对我施展了时光回逆之术所致!”子母霜没有隐瞒的解释道。

    “永久的时光回逆吗?你疯了?这样作对你伤害很大的,而且很可能令你终身无法再凝聚神格!”陈九吃惊,一脸的不可思议与心疼。

    “有些东西我已经错过一次了,我不想再错过第二次!”子母霜略微的提醒道。

    “你是说春秋学院吗?”陈九明显误会了。

    “陈九!”子母霜当即就有些急眼“你为什么突然离开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着急!”

    “怎么?没有人吃族长的馍了,族长还担心肉馊了吗?”陈九禁不住调笑道。

    “你……我……我就是担心肉馊了,你还吃不吃了?”子母霜羞臊间啐问道。

    “族长,你这里的肉,大把男人想吃,你何必非要喂我一人呢?”陈九摇了摇头,似乎兴趣已经不大了。

    “可我就想给你一个人吃,这不行吗?”子母霜期冀的看着陈九讲道。

    “不好意思,族长,我已经吃厌你的肉味了,我想换换口味了!”陈九无情拒绝了子母霜的美意,因为在他看来这子母霜根本就还是那个自私鬼。

    “什么?你吃厌了……呜呜……”子母霜一听伤心欲绝的,直接就是掉起了眼泪,自己这么不顾一切的来寻他,他居然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了吗?

    “哎,你别哭啊,你这个样子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陈九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就是你欺负我了,还不准人家哭了吗?”子母霜埋怨间哭得更厉害了。

    “哎,我好歹已经吃了你几年了,这再好的山珍海味也会腻的好不好?你就不能够让我换换口味吗?”陈九叹息间,也是一肚子的怨气。

    “呜呜……你欺负人……”子母霜痛哭着,此时的女人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行了,你别哭了行不行?吵死人了,再哭出去哭去!”陈九难得狠心了一回,因为他已经对子母霜不抱希望了。

    “我不出去,我不哭了,你别赶我走!”子母霜慌了,她紧张的一下子蜷到了陈九的桌下面,小声抽泣着就是不肯出来。

    “你……随便你吧!”陈九无奈间,倒也没有强行赶人,因为毕竟在一起几年了,他岂能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就这样,子母霜犹如一只受伤的小猫般,躲在了桌下,而陈九故意不理她的,又装模作样儿的听起了课。

    相安无事,这样的情况若是持续到下课的话,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许真的就完了,可就在陈九下着决心,以后不再放子母霜进来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下面一阵柔软的感觉传了过来。

    “啊,你干什么?”陈九吃惊,他实在是想不到子母霜居然这么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