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3103章 先贤降罪

九龙至尊 第3103章 先贤降罪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陈九,为了维护我院安定,我帝暂时不愿意跟你计较,但你从今以后,应该解散了你的帮派,从新做人,否则的话,我神院的先贤们在天有灵,必定降下神罚惩罚你这等祸乱根源!”太子没有动手,只是神神叨叨对着陈九劝解警告起来。

    “哈哈,好一个太子,居然搬出来先贤来吓唬人吗?若是先贤们真有真灵,那怎么会容犬神社这群肮.脏的东西在此作乱?”陈九大声狂笑,直是讥刺连连。

    “臭小子,你才肮.脏呢,你一个人娶这么多的,在她们身体中进进出出的,那才是最肮.脏的人……”井上他们一干人等,直是嫉妒万分的咆哮起来,这眼睁睁的看着美人在前却是不能够享用,他们这身体过不了瘾,也只能够过过嘴瘾了!

    “行了,井上你们不要再污言秽.语了!”太子也不W@禁听不下去的斥讲道:“陈九有罪,若执迷不悟,自有先贤治罪于他,我们就不必操心了!”

    “太子,你不会傻了吧,你真以为先贤那些死鬼们,还能够显灵不成?”井上不可思议的瞪着太子,简直就是无法置信。

    “不错,先贤一直与我帝盟同在,任何冒犯我帝盟者,皆都是先贤惩罚的对象!”太子神神叨叨的,反倒像是一个神职人员。

    “去,又搞得什么鬼把戏!”井上不以为然的咧嘴道:“今日若是先贤真的有灵,那就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个小子!”

    “这个小子祸乱神院,当以重罚!”猛虎道主也是十分的支持起来。

    “陈九,你都听到了吧?现在再给你一个机会,马上跪下,向先贤们赎罪,解散帮派,体妻离家,也许你还能够有一条活路可走!”太子居高临下的,接着更是危言耸听起来。

    “什么?我草你.妈的太子,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儿吗?你们人帝盟有什么本事尽避冲我来,居然搬出死人来吓唬老子了,真当老子的尿点就这么低吗?”。陈九非但无惧的,而且指着太子的鼻子就叫骂道。

    “你……你敢骂他?”井上此时也不由吃了一惊,一脸坏水的建议道:“太子,他可骂你了,这可是大不敬,你不至于忍气吞声,依靠先贤替你出气吧?”

    “陈九,跪下认罪,否则抽死你丫!”太子面色一变,十分冷厉起来。

    “草.你妈,太子,我就草.你妈!”陈九气死人不偿命,仿佛不知死活一般的,继续指着太子的鼻头漫骂。

    “找死!”太子,他可是相当于人帝盟的二把手了,如今被陈九这么当众辱骂,自然也是脸面丢尽的,不打不快。

    ‘呼!’隔空的一掌向陈九搧去,风雷滚滚间,幻影重重,这一掌简直就是令人无法定位的,防不胜防。

    “陈九,你死定了!”井上他们一干人等,正在看笑话之际,一片紫意从天而降,接着霹雳啪啦的一阵乱响,端是打得这一片掌影消失了。

    “净心天主,你居然阻我?”太子捏着发红的手掌,直是瞪着一个身影很不满意。

    “有话好好讲,休得伤我会长大人!”净心,轻轻的捏着几根竹枝,只是出尘圣洁的,不染世俗。

    “好,看在净心你的份上,我就不与他计较,反正他扰乱神院,无视先贤,这本身就是死路一条了!”太子没有再出手,只是憎恨的瞪着陈九怜悯道。

    “够了,太子,你丫不敢出手就算了,别一口一个先贤的,吓唬谁呢,别说没有先贤,就算是有先贤,也不一定跟你们人帝盟一个鼻孔通气啊!”陈九不以为然的,大声叫骂。

    “陈九,既然你如此大胆,你敢对天辱骂先贤吗?”。太子突然又是挑衅起来。

    “我敢不敢,干你屁事,我才不上你的当!”陈九哧笑,并不接茬。

    “哼,你不敢也就罢了,但这丝毫也不会减轻你的罪责,陈九,你妖言惑众,扰乱神院秩序,今日若是不再悔改,那必将会有无数劫数降临!”太子再次严重的警告起来。

    “行了,太子,我草你.娘的,你能够好好说句人话吗?”。陈九骂斥,丝毫不给太子留什么面子的。

    “陈九,枉你也是一代峰主,居然如同犬神社一般,满嘴的污语烂言,我真不明白你这样臭男人,怎么会获得这些仙子们的青睐?”太子狠狠的唾斥着,明显也被气得不轻。

    “真诚,太子,好歹我陈九够真诚,哪像你们现在这般虚伪,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你们在想些什么,们怎么放心将自己交给你?”陈九满是自信的解释道。

    “小人得志,满嘴胡言,陈九,你的死期到了!”太子撇嘴,丝毫也不认可的,直是满脸的无情蔑视起来。

    “哦?死期?我倒要看看,今日谁能够杀我?”陈九张狂的俯视诸天元老,丝毫也不弱势的,指挑诸雄“你……是你要杀我吗?还是你……你们都看着我,谁敢杀我,放马!”

    “呃,这个……”面对陈九挑衅的行为,诸多元老的目光,却立即显得有些怪异起来,似乎不是害怕,也不是生气,反而是满脸的狐疑?

    “啊,夫君,你这是怎么了?”帝妃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变化,直是一下子看向了陈九的,那是满脸的担心起来。

    “怎么了?我很好啊,我能有什么事情,反倒是他们,一群耸蛋罢了,也敢找我的麻烦,谁敢,看我不弄……”陈九轻狂,不以为然的声音,突然嘎然而止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不会真是先贤降罪了吧,否则的话,岂能让陈九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成这般死人模样……”很快的,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直是让全场的气氛变得森冷诡异的,毛骨悚然起来。

    “啊……谁摸.我!”饶是井上突然间也是惊叫了一声的,那是满头的大汗淋漓。

    “井上兄,莫慌,是我树下,这事情有些邪门啊!”树下主神解释着,也是满脸后怕的看向了陈九的,始终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