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3002章 锅里碗里

九龙至尊 第3002章 锅里碗里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净心,多谢你的吉言,不过你这是干吗呢?”陈九舒心间,也是不解的看向了净心,这正共修着呢你乱动什么?

    “我……”净心的脸蛋唰得就红.润了起来,真是恨不得咬这个男人两口的,也太不解风.情了吧!

    “陈九,难道这还看不出来吗?师尊这不是想美了嘛!”彩蝶难得说了一句公道话的,算是点醒了陈九。

    “这样啊,净心,你确定不会有事吗?”。陈九则是担心的看向了那颗竹心,并不是不想给她美,而是正事要紧。

    “没,你轻点就没事的!”净心娇.羞的回应着,无疑也是想了半天了。

    “那好吧,净心,你协助我完成了万道神功的开创,理应受到我的优待才是!”陈九说着,直是温柔的宠爱了,在他的宠.幸下,净心终于得偿所愿的,那是一瞬间杀死了所有乱爬的蚂蚁,。让它们皆都消停了下来。

    “夫君,我也要帮你开创神功!”彩蝶自然又有些等不急了。

    “彩蝶,你别先闹了,你以为是什么人都可以协助夫君的嘛,夫君这是要摆脱前人功法的潜在风险,自创神法,你所修炼的只是我紫竹神功的变种,不可能有如此纯粹的引导进化力的!”净心虽然是好心,但的确挺打击人的。

    “哼,我不行就你行?你的功法还不是前人的?你别把夫君害了就成!”彩蝶不是味的反驳道。

    “这……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前人的功法,并非一无是处,如果没有前人的铺路,我们如何到达如今这个高度?”净心并不是一味的否定前人的功法,而是详细的讲解道:“我们虽然先前走在前人的道路上,但后期想要超脱,想要摆脱,想要风险自控,那就必须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才行,这个道理你明白吗?我跟夫君共修,那只是在辅助他踏出一条自己的路,而这条路并非是我指定的,所以我怎么可能害了夫君?”

    “不错,彩蝶,净心所说极是,这种神功你还真是帮不了我什么忙的!”陈九随即也点头,表达了对净心的认可。

    “哎呀,你们怎么合起伙儿欺负人家,人家就不是想要美一下嘛,干吗给人家讲这么多的大道理?”彩蝶说不过两人的,只是嗔怨着说出自己的心事。

    “噢,原来是想美啊,那你直说不就行了?”陈九期待的笑了起来,对于让美人美乐的事情,他也是乐此不疲的。

    “夫君,你不能够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净心此时倒是不悦起来,她明显还没有真正满.足呢!

    “师尊,有些时候锅里的饭香,你不能够不让夫君吃啊!”彩蝶却也等不及了。

    “哼,香不香也不是你说了算,只有夫君才说了算!”净心也不服弱的瞪了一眼,接着看向了陈九撒娇道:“夫君,你说这饭,是碗里的香,还是锅里的香呢?”

    “咳咳,这个……”陈九也挺尴尬的,他想不到两女居然将这样的难题交到了他的手中。

    “夫君,一定是碗里的香,对吗?因为只有吃到的,才是最香的,是吗?”。害怕输掉的,净心直是扭动着,又对陈九诱.引道。

    “师尊,你这话可就错了!”彩蝶在另一边,也是不甘示弱的讲道:“有道是,吃不到的才是最香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对于男人来说,永远都是锅里的才最香!”

    “哼,夫君才不是那样的男人呢!”净心却是不予认可的。

    “夫君,你倒是说说,哪里的饭才最香?”彩蝶询问间,两女自然再次注视向了陈九的,想要一个答案。

    “呃,其实要说哪个香,那的确挺难分辨的,因为这毕竟是不同的风味嘛!”陈九面对这种情况,其实也不是一次二次了,他缓和间,也是解释起来。

    “哦?那我是什么风味,师尊是什么风味啊,你更喜欢哪个风味呢?”彩蝶一脸迫不急待的再次询问道。

    “彩蝶啊,你是一种清淡的韵味,就好像是鲜.嫩的竹笋一般,入口即化!”陈九看着彩蝶,正色的称赞道。

    “夫君,那你还不赶紧吃两口?”彩蝶羞喜的撒娇道。

    “高兴什么,夫君这是在说你寡然无味呢!”净心却是不认同的奚落道。

    “师尊,拋开我们的身份不谈,我就不信你能够比我强?”彩蝶不服气的,直是瞪向了净心。

    “夫君,人家啥味啊?”净心有些害.臊,但更加期待的,也是看向了陈九。

    “嗯,净心,你初尝之下,仿佛一杯温开水般,解人饥.渴……”陈九目光正视着净心,直是开始描述起来。

    “听听,你就是一杯温开水,连味道都没有……”这边没说完呢,彩蝶就忍不住的嘲笑起来。

    “哎呀,夫君,人家跟你这样,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这话说得净心,自然很不高兴了,这任哪个被男人玩了,事后却说她没什么感觉,太松之累的话,岂不是对她最大的打击吗?

    “怎么会没有感觉?我不是说了,你清纯的犹如一杯开水般,可以解人饥.渴,这不就是最好的权释吗?你要知道,只有白开水最耐喝,也最是让人喝不厌,而且你这白开水,不是普通的开水,如果细细品味的话,会甘甜味美的,让人饮之不够!”陈九立马就是正色的赞美道。

    “夫君,你好坏!”这么一听的,净心又是眉开眼笑,得意洋洋的看向彩蝶道:“你听到了吗?我的味道才最美!”

    “哼,夫君,是这样的吗?”。彩蝶恼斥间,自然瞪向了陈九,想要一个公平答案的。

    “彩蝶,净心,你们都是我的,何必非要分个高下呢,这人不管什么东西吃多了,总会吃厌的,我觉得这就好像你们让我说什么饭最好吃一样,这恐怕很难分出一个高低的,因为只有饿才最好吃!”陈九摇了摇头,自然没有厚此薄彼的讲道。

    “夫君,什么是‘饿’啊?”净心一时间没能够明白,就连彩蝶也是怒斥道:“饿又是哪个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