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2368章 一坨壮粪

九龙至尊 第2368章 一坨壮粪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师父,只要你不是故意逗我笑就成!”陈九绷住笑容的,立即摆出了一副任它天塌地隐,我自面不改色的气度出来。

    “青帝这个小子,当初上来时,我就觉得他有问题,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了他,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鸿祖高深莫测的询问间,随即就解释道:“他这个人虽然心肠坏了一点,但却是天份绝佳,倒是可以做一个不错的鼎炉之选!”

    “鼎炉,师父你莫非还要跟他双.修不成?”陈九讶异间瞪大了眼睛的,非常吃惊。

    “双你个大头鬼,你以为是人都像你一样,那么喜欢双.修吗?”。鸿祖没好气的敲了一下陈九的脑门,郑重讲道:“我说得鼎炉,乃是利用他的身体,来为我培养一俱道胎!”

    “青帝身上的那个道胎,是你寄存上去的?不是他自己修炼的吗?”。陈九更加的吃惊了,连道胎都可以培+无+错+小说+3W.+WCXiaoSHUo+com育,这手段太逆天了一些,要知道道胎成熟后,那可是能够长出大道来,相当于直接打通了走向主神的捷径。

    绝世至尊与主神之间,最不能够逾越的鸿沟,那就是一个拥有大道的支配权,一个无法主宰大道的,这一道沟壑,可谓是困死了无数人!

    “当然,他小子要修出道胎,还有些差距!”鸿祖点头间,再次惊人的讲道:“这个道胎,是我提炼出来,为依儿准备的,但青帝先上来了,所以我就借着他的身体先养上一段时间,如今它也快成熟了,依儿正好也出现了,这冥冥中自有天意主导,是谁的就是谁的,他青帝阴险小人,注定是要受到报应的!”

    “什么?师父,你是说这个道胎,那是为依儿准备的?”陈九一下子简直就是震惊极了。

    “当然,你以为我会跟你开玩笑吗?”。鸿祖非常正色的肯定了这一件事情的真实性。

    “这……呵呵……哈哈……”陈九迟疑间,终是憋不住的,抑制不住内心中的喜悦之情,他看看鸿祖,又看看洛依,那是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天助我也,陈九的心中,喜悦之情简直就是海浪一般的,一波波的袭击着他的心田,本将青帝视为了最强大的对手,可是到头来,他却只是为了成就自己妻子的一个鼎炉而已,这实在是太有戏剧性了!

    青帝,恐怕他要知道自己的命运后,那非得气得吐血不可,陈九非常的期待,期待将来某一天,亲自的将这个事实,告诉青帝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会有多出彩?

    “什么?道胎是什么?难道将来还要从师兄身体内移植出来给我?这样得有多恶心才是?”就在陈九高兴之际,洛依却是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傻丫头,你没看这个小子那傻笑样儿,你难道以为师父所作的,会让你感觉到恶心吗?”。鸿祖溺爱的摇了摇头无奈道。

    “依儿,你不必感觉到恶心,这道胎又不是青帝的,这只是师父在他身体内栽下的一颗种子罢了,它汲取营养,最终自己成长,那跟青帝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陈九害怕洛依拒绝的,立即就是解释起来。

    “怎么会?在他身体内长出来的,怎么会跟他没有关系?这个人我最讨厌了,我才不要接受有关他的任何东西呢!”洛依摇头嘟嘴的,显然是不愿意再跟青帝有所瓜葛。

    “依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陈九着急间,直是再次讲道:“我且问你,人间的大粪脏不脏,恶心不恶心?”

    “你……当然脏了!”洛依一脸肯定的讲道,想不明白陈九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是啊,大粪虽然脏,但用它滋.养出来的药草食物,却是十分肥.美甘甜的,这你总不会否认吧?”陈九又质问道。

    “呃?你的意思是将青帝比作大粪,将道胎比作药草食物?”洛依天生聪慧,也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陈九的用意,心中顿时好受不少。

    “不错,世间万物,如果细化来分的话,其本质都是一个个不同的颗粒物罢了,只有我们人体的基因与灵魂,才是主宰它们的真正玄妙,所以说,只要不涉及这两种东西的,其它的东西,也不过只是一些营养罢了,你根本就不必在意的!”陈九正色的讲道:“青帝现在也就是相当于一坨比较壮的粪,他为道胎提供营养,除此之外,道胎与他根本就没有关系,你不必恶心的!”

    “噢,我明白了,谢谢你老公!”洛依细细琢磨间,也觉得陈九所说,非常有道理的,也随即认可了他,表示自己会接受青帝的道胎。

    “哎,作为一个师父,这么去算计自己的弟子,我这老人家,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舒服!”鸿祖突然又是感叹起来,满脸的自责起来。

    “师父,你这叫清理门户,废物利用,而且我们不说,那谁又会知道呢?”陈九劝解间,更是讨好讲道:“师父不是喜欢这些食物吗?我以后天天让人给你做,这还不行吗?”。

    “去,你以为我真是一个吃货啊?”鸿祖翻了翻白眼,慈祥的面容上,又是笑眯眯的讲道:“你小子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吧?”

    “呃?师父,你可是一代主神,纵横天地,无敌寰宇的,你该不会还看得上我身上的这些小物件吧?”陈九也是满脸的紧张起来。

    “哎,算了,有些事情还是将来再说吧,你确定自己能够治疗她的灵魂之火?”鸿祖又是叹息了一声,没有强求什么的关心道。

    “我能行的,这个东西,我有经验!”陈九拍着胸脯,那是一万个保证道。

    “好吧,既然如此,你早点替她们治疗,别让她们出现什么意外才好,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事,通过这块令牌联系我!”鸿祖接着丢下了一块令牌的,那是果断离开了。

    圆形令牌,上面苍劲的写着一个大字‘鸿’,它有着一种莫名的气息,像是混沌,但却仿佛更古老一般,让人琢磨不定!

    “谢谢师父!”陈九感谢间,高兴的把玩着令牌,直是对着洛依感叹道:“依儿,没想到你师父这么平易近人啊?”

    “老公,你什么时候替我们治疗啊?”洛依的目光中,却是媚.波流转的,有着一些另外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