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2224章 嫌命太长

九龙至尊 第2224章 嫌命太长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吊儿郎当的,面容帅气,无拘无束,似豪门败家少爷一般,那蔑视一切的目光,端是让斗赢他们也都一下子愣住了“不知这位是?”

    “小子,火神院好像没有你这号人物吧?”火诺也是出言斥问,充满了敌意。

    “大人,这是雀儿公主身边的小奴,也是一个恶奴,跟这老东西是一伙的!”嫣格夫妇,却是面色不善提醒起来。

    “九儿,你怎么来了!”看到了这个人影的出现,绝望中的嫣然他们,无疑更加的着急了,如果非要死的话,他们宁愿自己死,而绝不想连累陈九受一丁点的伤害。

    父母对于子女的爱,通常都是无私的,他们甘愿用自己的生命保护自己的子女,哪会舍得让他们只身犯险?对于陈九的行为,他们自然认为这是太傻了!

    “这边有人这么不要脸,我来学习一下这树不要皮,必死%无%错%小说3W.WCxiaoshuo.coM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境界!”陈九解释间,直是戏虐的看向了斗赢他们。

    “什么?你一个小小的仆人,居然敢嘲笑我?”斗赢瞪眼,自然是十分的愤怒。

    “嘲笑你又如何,刚才是不是你们所说,同境界一战,他只要胜了,那么便既往不咎,而现在却又出尔反尔的,你们难道还要脸吗?”。陈九指着斗赢的鼻子,狠狠的质问道。

    “闭嘴,你一个奴仆,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利,让你过来这里惹事生非的!”火诺怒喝,一脸的不满。

    “三师兄火诺是吗?我是公主最喜欢的小奴才,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怎么你不跟我一条阵线,难道还想跟别人一起打我?你要知道你要是打了我,那就是打了公主,到时候公主大人完全可以怀疑你有叛教之疑!”陈九并无惧怕的,对着火诺斥喝起来。

    “胡说八道,我信仰火神大人,怎么可能会叛教呢!”火诺解释,这样的罪名他可承担不起。

    “没有叛教吗?那你伙同恶人,来我火神院逞威风,耍蛮横,如今又要强抢我们火神院的神器,还要杀我火神院的仆人,火诺,我看你以后改姓斗好了,这火已经不适合你了!”陈九严重的数落道。

    “什么?我没有,此恶奴罪大恶极,神器更是来路不明,我完全有理由对他进行审判!”火诺不甘心的辩解道。

    “什么来路不明,我告诉你,这是雀儿公主赏赐下的,连这个老奴也是雀儿公主暂时给于嫣然的,你们要是对他不利,那么就是搏公主的面子,到时候公主一怒,状告火神你们谋她神器,你们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乍乍呼呼的,陈九说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情的。

    “老奴也是公主带来的吗?”。火诺疑问,有些不确定的询问起来。

    “是的,的确是雀儿公主输过来的!”嫣格他们此时倒是没敢说慌的,老实交待道。

    “这……公主的人啊!”火诺立即就是迟疑起来,他顿了一下看向了斗赢讲道:“老弟,你看这人是公主的,神器也是公主的,你今天是不是就退让一步算了?”

    “哎哟,哎哟,我好惨,我快要被打死了,我真的好惨啊……”斗败端是又装模作样的叫了起来。

    “这……火诺兄,难道你就不顾我们多年的情份,看着我儿被这么白打了吗?”。斗赢皱眉,明显对于这个结果很不满意的。

    “可是……”火诺为难,因为她真的不想因此得罪火雀儿,他自然知道这个公主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叔,你还是我叔吗?我都要被别人打死了,你还管不管我啊……”死命哀求着,斗败直是一万个委屈。

    “不就是一个仆人吗?他随便说几句话,就把你吓住了,火诺兄,亏你还是火神院的顶梁柱,居然对一个仆人都要低三下四的吗?”。斗赢不甘心的,直是对着火诺激衅起来。

    “哼,一个仆人,我自然不会放在眼中,我心中敬仰的只是公主罢了!”恼斥间,火诺也是赶紧喝讲道。

    “公主又没有过来,我们教训一下这个仆人,事后她又能够说什么吗?”。斗赢接着劝讲道:“仆人毕竟是仆人,就算是闹到火神那里,他会为一个仆人而惩罚你我吗?”。

    “话是这么说倒是没错,但是……”火诺依然迟疑着,纠结下不了决定,因为他是谁也不想得罪的。

    “叔,我是你的侄儿,你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死吗?你看看我现在浑身是伤的,你若不给我主持公道,我非得冤枉死不可啊……”斗败哀嚎,直是哭爹喊娘的,十分悲痛。

    “行了,别嚎了,跟杀猪似的,有本事你马上给我死去!”陈九听不下去的,直是指着斗败骂了起来。

    “什么?你一个小仆人,你居然敢咒我,我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嫌命太长了吧!”斗败敌视陈九,直是目光不善。

    “不是我嫌命长,是你自己嫌命长的在那里一个叫着想死,我说你要是真想死,我不介意出手帮帮你!”陈九话锋一转的,好意提醒道。

    “你帮我?”瞪眼间,斗败直是好笑的讲道:“好啊,有本事的话,你就帮帮我吧,我就是想死了,我嫌命太长,你来杀了我啊!”

    “大家听到了吧?这可是他自己想死的!”陈九顿时一摊手的,表示自己很无辜。

    “小仆人,你要不杀我,你就是孬种,你要是不杀我,你就不是男人,你要是不敢动手,那就有多远滚多远去,别妨碍我们在这里办事!”斗败继续的吼叫,对陈九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

    “哎,这年头,人人都在求生,居然还真有人一心寻死的,你说这遇到了,我不帮一把,岂不是嫌得我品德太不高尚了吗?”。唉声叹气着,陈九在众人惊鄂的目光中,真的来到了斗败的跟前。

    “小子,你敢!”斗赢死死的瞪着陈九,他就不信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小仆人真的不要命了敢伤害自己的儿子,再说他打不打得过自己的儿子还另说呢!

    “九儿,不要冲.动!”陈天河可是知道陈九的品性,直是劝解着,担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