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九龙至尊最新章节 - 第2055章 天贤居士

九龙至尊 第2055章 天贤居士

作者:盘古书名:九龙至尊类别:穿越小说
    “哈哈哈,诸位,今天真是荣幸啊,托各位的福,我最喜欢的雪月小姐居然主动的送上门来了,今天她是我的,你们可以从仙阁上每人选一位仙子下来陪侍!”看到了雪月明媚的美艳模样,肥头大耳的煤王爷,直是高兴的大笑起来。

    “多谢王爷!”几位富绅,自然是感激连连的,甚是欢喜。

    “王爷且慢,我觉得这之间还有一些事情,必须说清楚才是!”就在这时候,天贤居士突然站了出来,警惕的看向了陈九。

    “哦?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啊?你看美人都来了,我要是不抓点紧办了她,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煤王爷倒是一个猴急的性格。

    “王爷,你不要忘了,你派出去的人都被杀了,而今她主动的上门,岂不是很可疑吗?”。天贤居士郑重的提醒道。

    “噢?可疑什么,我看是美人想通《无〈错《小说WWw.wCXiaOShuO.coM了才是,流落在外的,哪有在我王爷生活得逍遥自在?”煤王爷果然是猪头猪脑的,实在是让众人汗颜。

    “王爷,你可真是好聪明啊!”陈九忍不住的讽刺起来,心中直叹傻人有傻福的,这样的傻大叉居然当得了王爷,这不是让人嫉妒死吗?

    “咦,小和尚会说话,王爷我聪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煤王爷反倒还十分洋然得意的。

    “这……”陈九真是有些无语了,此人不杀,那天理何在?

    “雪月,你快说,我派出去的人是怎么死的,你怎么又愿意来了,都老实交待出来吧,本王恕你无罪!”煤王爷接着又例行公事般的询问起来。

    “是……”雪月翻了翻眼,也不由气得够呛,但眼下自认势弱的她,只得编排讲道:“他们遇到了另一伙强盗,跟他们拼杀,以致于全军覆没了,而我则是趁乱逃出,最后被这个小师父所救,走投无路,只想求助王爷,落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还算是你识像,居士,你看现在没什么问题了吧?”煤王爷迫不急待的就要抱着美人了。

    “这……这好像跟我们调查的情况不符,据我们所查,这件事情,跟法济寺脱不了干系的!”天贤皱着眉头,并不认可的。

    “管它呢,美人既然来了,管那些秃驴作甚,要是你不喜欢,改天本王派兵灭了他们便是!”煤王爷一脸的不在乎。

    “灭我法济寺?煤王爷,你恐怕是没有机会了!”陈九阴冷的笑了起来。

    “小和尚,你什么意思?”煤王爷一下子没理解过来的。

    “没什么意思,而是今天以后,煤王府将要从世间除名了!”陈九霸道的讲道。

    “大胆,你这个小和尚,真是不识抬举,来人呢,将他给我拿下,斩去手脚,丢入万蚁池!”煤王爷大恼,张嘴间就要取陈九的性命。

    “是!”立即就有十位兵士穿着铁甲走了过来,欲要拿陈九问罪的。

    “为虎作伥,死不足惜!”陈九倒也不慢的,手刀起落间,十位兵士,头颅滚落,直挺挺的死于非命。

    “嘶……”此杀人的手法,立即就令众富绅们倒吸凉气,直是吓得今晚没有了兴致!

    “小师父,您……”雪月反应过来,直是看着陈九,满脸的无法理解。

    “雪月小姐,你还真以为我会把你卖了不成?”陈九微微一笑,倒也没有继续多讲的看向了煤王爷斥喝道:“煤猪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混账,我要亲手撕了你!”煤王爷暴起,直是震得整个天雀台摇摇欲坠,几近坍塌。

    “倒是有点本事,放马过来,看看谁撕了谁?”陈九平静以对,丝毫无惧。

    “啊,看我肥肉化肌,战力无穷!”煤王爷吼斥间,整个人那肥头大体的模样,赫然一下子变得十分精.壮起来,只不过还是滚圆圆的,十分的怪异!

    “什么肥肉化肌,我看是瘦肉精吃多了吧?”陈九哧笑,不屑一顾。

    “死!”煤王爷出手了,那肥手拍击间,御空而起,他竟然掌握了一些天地至理,乃是一名宗师好手!

    “怪不得就你这猪脑都可以统御一方,原来本事不弱!”陈九恍然间,一脚踏出,暴臊的佛元弥漫下来,犹如佛祖发怒。

    ‘轰……’逆势而起的,煤王爷庞大的身躯,也被陈九踹飞了出去,那是跌落雀台,一片土石倒塌,砸死了数位富绅,只剩下三位在苟言残喘!

    “噗,你……你到底是谁?”煤王爷吐血间,端是轻意不敢上前了。

    “我?法济寺三弟子久悲!”陈九很是嚣张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原来是法山的弟子,是法山让你过来的吗?”。天贤居士皱眉间,隔空瞪向了陈九。

    “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天贤居士,你妄为人人敬仰的一名贤良居士,现在居然窝在这煤王府,跟这大奸之辈勾扯不清,我要是你的话,早就羞愧而死了!”陈九毫不客气的对天贤居干漫骂起来。

    当得起天贤居士这样的名号,他自然不是无名之辈,只是传说中他多么的贤良,助人为乐,但实际上,却是跟煤王爷串通一起的,完全就是假好人,伪君子,一条披着羊皮的狼!

    这种人,让陈九觉得更加的可恨跟可恶。

    “哼,我这是在教导煤王爷,你懂什么?不过你敢侮.辱我,今日不论你是谁,哪怕是你师父来了,也没用,你必死无疑!”狼子野心,天贤居士欲除陈九而后快!

    “哦?倒要看看你那假贤良,伪道德,究竟有什么厉害的?”陈九张开双臂接招,义愤填膺。

    “给我跪下!”天贤脸色急变间,一张手掌,隔空的便向陈九拍击而去,看似不温不火,实则力重千钧。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何能当得起我一跪?”陈九暴喝间,手臂猛然增.粗的,那是撑破了衣襟,一下子便将这张手掌给搁打了出去。

    “好小子,好一副狂暴的蛮力,法山收到你这样的弟子,不知好好珍惜,却是派你来送死,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悲!”天贤诧异间,再次挥手喝道:“贤德天则,罪人服诛!”